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2 | 浏览:59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摄政王妃很傲娇》 - 忍冬儿--91书城首发原创正版文 ...

Rank: 1

91UID
9264409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各位好,第一次在这里发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
正文可以在书城里搜到哟



书名:《摄政王妃很傲娇》
作者:忍冬儿
摄政王妃很傲娇.jpg




文案:
摄政王莫景昱最近有些郁闷,
回想此生,也不会见到比禾汐更生猛的女子了吧。
那晚初见,她便火急火燎的将他撕的光光……
后来,他去府上找她,她却毅然丑拒……



内容标签:穿越
关键词:莫景昱、禾汐








第001章 舒服吗?
热!
    燥热!
    仿佛有一股火侵蚀心田,从小腹油然而生,一路上窜,燃烧理智。
    禾汐使劲拽着自己的衣服,身体上的纱衣成了束缚,唯有肌肤裸露在空气中,方能减轻那股滚烫的热。
    这是中了药物?
    禾汐咬咬唇,四根指头狠狠地嵌入掌心,留下一道道殷红的痕迹,疼痛袭来,让她的理智略微清晰。
    猛的,紧闭的房门被人用脚狠狠地踹开,撞在墙上又被弹了回去,可见力道之大。禾汐撑起身子,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目光发寒,紧紧盯着对面的刀疤脸。
    “哈哈哈,没想到这护国府的嫡小姐还是个尤物,反正待会儿就要被送去qinglou糟蹋了,不如让爷先尝尝鲜,保证让你玉仙玉死。”
    刀疤脸摩拳擦掌,尤其看到禾汐香肩半露、神色迷离的样子,就一阵精重涌动,恨不得马上扑过去,看禾汐在自己胯下娇喘。
    这样的感觉,应该很销魂才是。
    刚刚穿越,就被人下了药物打算卖去qinglou?再卖到qinglou之前还要被人贩子糟蹋?
    要是这么安于命运的捉弄,她就不是禾汐了。
    “你倒是快点嘛,人家好热哦。”禾汐声音酥软,紧了紧袖口中的匕首,仔细估量了刀疤脸的身高,待会儿应该可以插中要害。
    “哦?哈哈哈,小骚货,这么快就迫不及待了?别急,爷这就要了你。”说完,刀疤脸露出
下流的笑容,抽开裤子上的绳子朝禾汐扑了过来。
    “来嘛。”禾汐微微一笑,往边上一闪,刀疤脸扑了个空。
    “呦呵,小娘子还喜欢玩猫抓老鼠的游戏?爷就先陪你玩玩。”刀疤脸嘿嘿一笑,解开绑在禾汐手上的绳子,毕竟这样才有趣,捆着多没意思。
    做完这一切,刀疤脸看准位置,又猛的一扑,结果还是扑了个空。几次三番下来,刀疤脸没扑倒禾汐,反而把年久失修的柴房搞得尘土飞扬,杂乱不堪。
    “妈的,戏弄老子。”刀疤脸有些愠怒,欲望也被怒火消磨了大半。
    就在他打算对禾汐强上的时候,只见禾汐趴在了自己身上。不,准确说是“钳制”,因为他看到了禾汐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匕首,明晃晃的令人生寒。
    “怎么样,舒服嘛?”禾汐勾唇,戏谑的看着刀疤脸。
    “不,不舒服……”刀疤脸话音刚落,只见禾汐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脖子上沁出细细的血珠。
    “嗯?”禾汐眉头微蹙,很明显不满意刀疤脸的回答。
    “舒……舒服,女侠饶命,小的……小的再也不敢了

Rank: 1

91UID
9264409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刀疤脸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有些大小便失禁,他是典型的狗仗人势,惜命的很。
    “舒服还不快叫。”禾汐压低了声音,隔着窗外的月光,人影若隐若现。看那贼眉鼠眼的动作,不用说,肯定是刀疤脸的同伙,要是他进来,禾汐不一定有把握对付过两个大汉。
    “啊……啊……啊……”刀疤脸照着禾汐的指令,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只是刚叫了三声,就挨了禾汐一个巴掌。
    “叫销魂点,用绳子把自己的手绑上。”禾汐没有功夫再和刀疤脸周旋,因为她很明显的可以感受到被自己压制住的燥热,现在在一点点的喷薄而出。
    “啊~好爽,啊~”刀疤脸一边叫,一边拿过绳子给给自己绑上。
    在确定绳子绑紧,刀疤脸没有做手脚之后,禾汐冲着他的屁股狠狠踹了一脚,刀疤脸猝不及防摔了过去,竖直在地上的半截锋利的木棍狠狠插在他的心脏。
    没有发出一丝惨叫,至死,刀疤脸还露着害怕的神情。
    禾汐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虽没想过要杀他,可这种亡命之徒活着也是祸害。转身一跃,从窗户逃了出去。
    门口的矮个子等了半天不见屋内有动静,想到在来之前,刀疤脸信誓旦旦的说教他尝荤。有免费的女人谁不想碰,更何况还是国色天香的女人,单单听刀疤脸的叫声就知道有多玉仙玉死。
    只是现在,屋内没了动静,难道刀疤脸是骗自己过来放风?
    矮个子越想越气,平日里没少吃刀疤脸的亏,朝着门拍了两下,喊到,“喂,我说你玩够了没有,又想骗我是不是?你赶紧出来,不然我告诉老大,你把护国府的嫡小姐糟蹋了……”
    门是轻掩的,没拍两下就开了。刀疤脸惊恐的瞳孔刚好对着门口,矮个子没发完的牢骚就这样被咽在嗓子里,“妈呀,杀人了,杀人了,快来人啊……”
    这里是荒郊野外,多的就是林荫小道。禾汐没跑出几步便听到身后嘈杂的声音和星星点点的火光。不用说,肯定是那群人追过来了。
    禾汐脱下身上的纱衣,故意挂在岔路口的一边,躲在树后观察动静。
    果然,那群人追到岔路口停了下来,纱衣显眼,矮个子嘿嘿一笑,“大家朝这个方向追。”
    只是,还没跑出两步,便被身后胖子拎在手里,“蠢货,障眼法懂不懂,你看着纱衣很明显是被人挂上去的,你跑个路,衣服能被挂这么高?”
    说罢,一群人熙熙攘攘的朝另一个方向追去。
    禾汐勾唇,等他们跑远,才往身后那个岔路口跑去。
    刚刚太过惊险,身体里的药效发挥的很快,

Rank: 1

91UID
9264409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即便是疼痛,似乎也没有办法压制住它了。
    唯一的解药,是男人。
    难道自己有幸躲过了强Q,却要因为玉求不满而暴毙身亡?
    禾汐咬咬牙,努力使自己清醒,小腹深处的燥热,一点一点吞噬着她的心智。这要到哪里去找个男人,难不成回去找已经死了的刀疤脸奸jian尸?
    突然,被一个横躺在树下的身体绊了一下。禾汐顺势看去,只见一个眉目凌冽,气质邪魅的男子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管他是死是活,是个男人就对了,上他也比上刀疤脸要好。
    身体的燥热让禾汐只能用扯,好在古人的衣服都是用一块布绑,撕起来并不困难。可就在她的手碰到男人裘裤的时候,她的手被一股强有力的力量握住。
    “你在干什么?”莫景昱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危险的气息,盯着眼前这个试图对自己图谋不轨的女子。

Rank: 1

91UID
9264409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002章 你是不是不行?
“借你身体的一根东西用一下。”禾汐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中了这么烈的药物,就算是禁欲多年的道姑都不一定能撑住,她能挺这么长时间已经是极限了。
    “一根东西?”莫景昱眉头微蹙,他中了毒躺在地上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禾汐一点也不温柔的撕破自己的衣服。
    “对,就是一根,要两根你也没有,今日帮我,改天定将报答。”裘裤不像裘衣,禾汐撕不开,只能趴过去用牙咬,又是手又是嘴,几番下来,反而让莫景昱起了反应。
    “女人,你赶紧住手……”话还没说完,莫景昱的裤子便已经被禾汐扒了下来。
    “我去,怎么这么软,你阳伪?”
    “……”
    “到底能不能找到地方啊?你是不是不行?要是不行我来……”
    “……”
    “你不会还是处吧?”
    话音刚落,只见某人用力一挺,禾汐顿时痛的红了眼眶,“啊”,一声尖叫冲破云霄。
    ……
    晨曦微醺,层林尽染,一支精锐的队伍守候在莫景昱身边,看着自家主子身上横行着一个女人,穿着主子的衣服,香肩微露,四处都是暧昧的痕迹,不用想都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都是属下玩忽职守,才导致四爷在小树林里遭遇不测,失了清白,属下罪该万死。”秦屿单膝跪地,向莫景昱请罪。
    “哦?你怎么知道是四爷失了清白,而不是那女子?”边上的另一个侍卫问到。
    “四爷遭人陷害,中了剧毒,根本动弹不得,用脚趾头想,也是这乡野村妇强……强上了四爷。”秦屿声音越来越小,毕竟名扬四海的摄政王在小树林里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上了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咳咳……”莫景昱清了清嗓子,看着自己身上的某人,还保持着强上的姿势。经过了一夜的翻云覆雨,竟然将他堵塞的经脉打通,元气恢复了大半。
    “四爷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是否将这女子带回去纳入房中?”秦屿试探的问到,自家四爷可不能白白被人睡了。
    “先不急,先去查查这女子的来历和身份,然后本王再做打算。”莫景昱靠着树干坐起身,向来不怎么近女色的他,心底升起一抹温存,将禾汐遮在脸颊的发丝拂开。
    站在队伍中的黑六上前一步,“属下认识这女子,是护国府的嫡小姐禾汐,据说还在闺中养了一个野男人,如果没猜错,好像是四爷将要退婚的准王妃。”
    “你确定?”其中一人问到。
    “千真万确,护国府的嫡小姐自打出生,额头上就有一祥凤,你

Rank: 1

91UID
9264409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们看。”说罢黑六指着禾汐的额头,可不是,那祥凤栩栩如生,分外灵动。
    这……居然就是他恶贯满盈、不守妇道、刁蛮任性以及不分青红皂白的准王妃?
    莫景昱只觉得心口一股真气紊乱,他千里迢迢跑来退婚,竟然在半路上被她给强上了,很重要的是,这女人居然还在闺中养野男人?
    见莫景昱不说话,黑六以为自家主子不信,接着说,“这护国府的嫡小姐贪恋美色,家中的钱财被野男人骗走大半,再加上护国大将军去世的早,家中奸佞当道,好像过得还挺惨。”
    “行了,别说了,本王知道了,再说本王怕把前年吃的饭都要吐出来。”莫景昱嫌弃的把自己的袍子从禾汐身下抽出来,秦屿点了她的睡穴,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
    自家主子不高兴,黑六不由噤了声。莫景昱有多嫌弃这个准王妃,他们是知道的,不过老天要捉弄人,也没办法不是。
    “那,您的准……这女人要怎么办?”秦屿等莫景昱神色稍缓,问到。
    “扔出去。”莫景昱背着身子,现在只要一想到昨夜的那段“春宵”,他就浑身都不自在。
    偏偏秦屿没办法理解这“扔出去”的意思,抬起头环顾四周,“四爷,这荒郊野外的,扔哪儿去?”
    “有多远扔多远。”说罢,莫景昱率先走了。
    为了不脏莫景昱的眼,禾汐被侍卫抬了六里路丢在路边,直到日上三竿才慢悠悠的醒来。
    禾汐揉了揉发痛的肩膀,依稀记得自己昨晚睡了个男人,可周围没有一点“打野战”的痕迹,倘若不是身下的疼痛袭来,禾汐八成要以为自己睡了鬼。
    既然现在无事,那总要跟某些人算账才是。
    凭借着宿主的记忆,禾汐忍着痛一步步向城中走去。
    走了整整三个时辰,好不容易摸索到自己的闺房门口,“刷”的从里面飞出来一个玫红色的肚兜,要不是禾汐躲闪及时,非砸在脸上不可。
    屋内一阵男淫女笑传来,慕容忆正拿着绳子将禾月莲绑在床上,胸前依稀可见那抹桃红。
    慕容忆双手摩挲着禾月莲的脚,“小骚货,你喜欢吗?”
    “忆郎,你好坏,啊……”禾月莲嬉笑着,不停的挠动着脚,慕容忆并没有停手的意思,反而双手摩挲着一路向上。
    禾汐猜想,这个男人应该就是被养在闺房里的那个小白脸。至于床上的淫银妇,则是远方过来投奔自己的表姐,好吃好喝这么多年,竟然在背地里干这种事情。
    禾汐捡起被这对奸男狗女扔在地上的木屐狠狠地砸过去。只见木屐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稳稳的落在慕容

Rank: 1

91UID
9264409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忆的前脑门上,又弹起来拍在禾月莲的脸上。
    “**,哪个不长眼的,”慕容忆顿时没了兴致,脑门上起了硕大的一个包。话音未落,在看到禾汐的下一秒立马叫了出来,“妈呀,有鬼啊,鬼……鬼……”

Rank: 1

91UID
9264409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003章 好一对狗男女
哪里有鬼?
    禾汐环顾了四周,鬼在哪里?再看慕容忆惊恐的神色,八成把自己当成鬼了。
    既然这样……
    禾汐勾勾唇,故意伸长了舌头,一步一步跳着向前,形同僵尸。
    慕容忆这小白脸哪里经得住这么吓,吓得屁滚尿流,赶紧窜到床上,躲在禾月莲身后,“你,你,你别过来,我也不是有意要害死你的。”
    害死?不是被下了药物卖去qinglou嘛?怎么成了害死?这里面还有猫腻?
    “你们害得我好惨,我冤孽太重,阎王不让我投胎,特意准许我上来拿了你们这对狗男女的命一同下去,好将你们下油锅,过刀山,再用五味真火烤七七四十九天,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禾汐的这番话,直接将禾月莲吓晕了过去,顶着一张印有鞋拔子印的脸,偏向慕容忆。
    慕容忆看着禾汐瑟瑟发抖,见禾汐一步一步跳近,嘴里乱喊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径直冲了出去。
    禾汐停下脚步,不屑的看了一眼慕容忆连滚带爬的背影,还以为这男人有多痴情呢,不过是只贪生怕死的狗罢了。正好禾月莲被他绑在床上,也省的她自己再动手,将门反扣了去找伺候在自己身边的丫头婆子。
    自家小姐被人绑了卖去qinglou,她们不会不知情,既然留着是个祸害,那她势必要清理门户。
    禾府不小,从主屋去下人房有一段距离。为了防止势单力薄,禾汐特意通知了管家带着家丁一同过去。
    说是管家,其实是禾老爷生前的部下,忠心耿耿,兢兢业业,在禾老爷死后,含辛茹苦将禾汐抚养长大。可禾汐偏偏娇纵蛮狠,被猪油蒙心,用十万黄金从城主女儿手中买了个“金姑爷”。
    一两黄金等价于一千两银子,而墨城的物价是三文钱一碗馄饨。禾汐买慕容忆用的十万黄金,可以够整个墨城百姓吃喝一年。
    如此金贵,可不就是个“金姑爷”么。
    据说这“金姑爷”貌比潘安、器大活好。禾汐这一举,可谓成了墨城的笑柄,无论哪家饭后茶余,都要笑上一番。
    因为管家不待见慕容忆,所以禾汐也不待见管家,连同护国府的护卫,一起被禾汐赶到府外住着。一等一的高手护卫也成了家丁,整日做着劈柴烧火,挑粪种菜的活儿。
    现在听闻大小姐有令,各个放下手中的活计摩拳擦掌跟了过来,毕竟还是兵器比菜刀拿着顺手。
    禾汐到的时候,丫头婆子正在房间里分东西,忙的不可开交。
    “这金镯子是我的,是我从小姐房间里偷出来的,你

Rank: 1

91UID
9264409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不能装了去。”
    “好,金镯子归你,这玉簪子我可拿走了,还是当初我在小姐身边说姑爷美言她,她才赏下来的。”
    “尽管拿去,你那样的话,我也没少在小姐面前说,她赏了我可不止这点儿。”
    原宿主还真败家,散尽万贯家财,只为博渣男一笑。
    “来人,把她们都给我拿下,还有其他伺候在我身边的下人,一并给我抓了来。”禾汐瞥了一眼几个丫头因为惊慌失措而掉在地上的金珠子,命令到。
    “是。”
    不过片刻,十三个丫头婆子,除了贴身丫鬟小菊,一个不落的被护卫抓了过来,按在地上。
    “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发生了什么,我们完全不知情啊。”其中一个年纪大的婆子赶紧跪倒在禾汐脚下,拉着她的衣裙求饶。
    “不知情?整日玩忽职守,只知道算计主子钱财,养着你们,还不如养着一只狗来的实在。”禾汐目光凌厉,将婆子踢到一边,吩咐到“来人,给我把她拖下去杖毙。”
    “小姐,不是这样的,我说,我全说,还求小姐饶我这条狗命。”婆子吓得魂不附体,要知道这护国府的嫡小姐,从来都是草包一个,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精明了?
    “且慢,让她说。”禾汐抬起胳膊,制止要将婆子拉下去的护卫,盯着地上的婆子,闻到,“你倒是说说看,可知道慕容忆和禾月莲通奸?还有他们商量着如何暗害本小姐的事情。”
    “知道,知道,我全都知道,”婆子跪着挪了过来,连手中的包袱掉了也顾不上捡,“姑爷和表小姐通奸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据说还是小姐您的贴身丫头小菊给牵的线。
    昨天早上,奴婢路过厨房,看见姑爷在往您的粥里放东西,没过一会儿,就看见小菊过去将粥端去了您的房间,还是事后表小姐告诉我,姑爷放的是五步断肠散,我们这才收拾东西准备散伙的。”
    五步断肠散,第一步神志不清;第二步穴位刺痛;第三步全身发黑;第四步七窍流血;第五步全身溃烂,如万蚁噬心疼痛而死。其残忍不言而喻,一直是江湖的禁药,慕容忆给她下这样的毒,是得有多大的深仇大恨?
    “然后呢?你知情不报、吃里扒外,眼睁睁的看着本小姐被贱人杀害,然后收拾东西跑路?”禾汐一针见血,扫视着地上的十二个人,目光寒冷。
    “小姐,你不要听她胡说,姑爷一直爱慕着小姐,怎么会和表小姐通奸,这婆子分明是想挑拨离间,坏了姑爷和小姐的关系。”其中一个颇有姿色的丫头说到。
    禾汐记得她,那丫头平日里和禾月莲走的近,还和慕容忆眉来眼去

Rank: 1

91UID
9264409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和禾月莲,慕容忆待在一起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本小姐让你说话了?多嘴,给我掌二十个巴掌。”
    只听“啪啪”作响,几下过后,原本花容月色的脸蛋,立马肿了起来,习武之人,下手力道可见一斑。还有几个想要说话的丫头立马噤了声,生怕禾汐将火全部发泄在自己身上。
    只有那个婆子,将额头不停的磕在地上,吓得连求饶的话都不敢说。
    “我中了药物要被卖到qinglou的事情,你可知道?”禾汐看向婆子,直接无视了那个多嘴的丫头。
    “奴婢不知。”婆子两只眼睛一转,趴在地上不敢抬头。

Rank: 1

91UID
9264409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004章 清理门户
“不知?那就直接杖毙了扔到野外去喂狗。”禾汐说的云淡风轻,仿佛像扔垃圾一般简单。
    “不要,小姐饶命,奴婢说,说,姑爷让小菊将小姐毒死,可小菊在街外的老相好赌输了钱,赌场的人要拉小菊去抵赌债,然后那个老相好就给小菊出主意,反正小姐也要死了,不如卖到qinglou,还能回个本。”
    婆子一股脑儿全倒了出来,禾汐眯了眯眼,“赌债?”
    婆子点点头,“是赌债。”
    “护国府万贯家财,你们几个粗使婆子丫头都捞的钵满盆盈,更何况是我的贴身丫头。会因为区区赌债,冒险把我卖去qinglou?看来从你这婆子嘴里也套不出什么实话,拖出去杖毙。”
    接到命令,几个护卫不管婆子哭天抢地的求饶,直接带了下去。行刑的地方离这儿并不远,婆子杀猪般的惨叫和板子皮开肉绽的声音,在这儿听得一清二楚。
    不一会儿,便有护卫过来通报,“回小姐,已经杖毙。”
    “好。”禾汐看向其他人,“吃里扒外的狗东西没必要留,本小姐今天清理门户,她们就按军规处置,该浸猪笼的浸猪笼,该投江的投江,剩下的人跟我去偏房。”
    偏房,住着的无非是慕容忆的母亲郑玉秀和妹妹慕容雪。仗着慕容忆是禾汐的“心头肉”,没少在护国府称王称霸。
    这不,大老远的看见禾汐带着人浩浩荡荡的过来,郑玉秀扭着腰肢,将大门给扣上了。
    隔着门框,慕容雪仰起声调说,“我娘今天不适,送来的下人就先让他们侯在门口,你下次再来吧。”
    “给我踹开。”禾汐直接无视慕容雪,对身边的人说。
    木质门栓哪里抵得过千斤踢力,只听“垮”的一声,门便开了。
    慕容雪还站在院子里,看着眼前的光景目瞪口呆,指着禾汐说不出话,“你……”
    “抓起来。”三个字,简单粗暴,连同护卫的行动也一样,雷厉风行。郑玉秀扭扭捏捏,一个劲儿问候着护卫的祖宗。可护卫置若罔闻,抓着她的手丝毫没松懈。
    “你凭什么抓我们?如果让我哥知道你这么对我们,肯定不会原谅你的。”慕容雪最喜欢挑禾汐软肋,每次只要一提慕容忆,绝对能让她服服帖帖。
    慕容雪昂首挺胸,“你赶紧让这些人给我们道歉,再送来金银万两,绸缎千匹来给我们压惊,我倒是可以考虑不将这件事情告诉我哥,不然,你这辈子都休想做我嫂子。”
    慕容雪很显然不知道慕容忆和禾月莲被她捉奸在床的事情。
    “哦?要用金银万两,绸缎千匹来给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