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7 | 浏览:79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女官探案记 - 山海清泠---91书城首发原创正版作品 ...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9628677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310  
积分
65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7 
最后登录
2019-9-22 
各位好,第一次在这里发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
正文可以在书城里搜到哟

书名:《女官探案记

作者:山海清泠
女官探案记.jpg




文案:
尸山血海中苏醒,她记忆不清,备感莫名!小小知县,破奇案,平冤情。
凌意㟏自一个被屠的小山村苏醒,得神秘男子相救,从此她打定主意誓要找出屠村凶手。
在查案的过程中,神秘男子舒睿再现其身,两人配合默契,一次又一次巧妙的解决了山神惩罚案
河中浮尸案,火烧程家案,寺庙诱拐案,部落诅咒案等等一系列复杂古怪的案件,随着这些案件的深入,屠村的凶手渐渐浮出水面……
而一路陪伴的舒睿,他到底是谁?屠村案中他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内容标签:架空、推理、悬疑
关键词:舒睿、凌意㟏








第一章楔子
  血!鲜红的血!整个世界都是一片鲜红,浓稠刺鼻的血腥味充斥胸腔,红!是刺目的红!
  
  凌意㟏醒来,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片尸山血海,四处不完整的尸体,死不瞑目的村民。
  
  这是一个被屠的村庄。
  
  记忆排山倒海般涌来,她记起来了,几年前她突然来到了这个村子,通过发展高效种植,带动经济,带领村民致富。
  
  一切本来都是好好的,可是在一个月黑风高夜,一群蒙面的黑衣人突然来了云水村,他们二话不说便直接开始屠村。
  
  村子里的老老少少都无一生还,他们有些人甚至还在睡梦中,就再也醒不来了。
  
  凌意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着,她一身鲜血,眼中死寂,冷风一吹,月夜下传来了声声狼嚎。
  
  “嗷呜……”
  
  这么重的血腥味自然很容易招来林中的凶猛动物。
  
  接着只见一只银灰色的狼冲她飞扑过来,那银色的兽眸,嗜血而凶狠。
  
  凌意㟏侧身一躲,月夜下银狼如同滑过一道银光,地上的残缺血肉顿时四溅纷飞。
  
  银狼扑了个空,像是愤怒般嚎叫了一声,死死的盯着她,再次转身扑来。
  
  狰狞的獠牙近在咫尺,凌意㟏瞳孔紧缩,她下意识抓起地上一节尖锐的人肋骨,身子微躬,直接将尖骨狠狠刺入了银狼喉管。
  
  拔出,鲜血迸溅,瞬间染了她满脸,本就满是血红的破烂衣服,此时更是又染了一次色。
  
  狼群沸腾了,个个向她扑来,接二连三,仿佛是在为刚才的银狼报仇。
  
  凌意㟏眼中寒光乍现,身体深处本能苏醒,只见她动作快如闪电,本不是很强壮的身体却恍如一道残影!
  
  血花飞舞,冰冷的双眸充斥杀意,出手狠戾,招招致命,都是些玩命的手段,一人与群狼互不相让,步步紧逼!
  
  而这一切都被暗处一双充满兴味的黑眸收入眼里,他隐藏在黑暗中,就像是暗夜的帝王!
  
  一只又一只,凌意㟏渐渐有些力不从心,终于锋利的兽爪划开了她的血肉,她咬紧牙关,动作略微迟缓。
  
  也就是这个时候几匹狼看中时机,兽爪狼牙齐下,她浑身顿时增了好几道深入见骨的伤口。
  
  血,瞬间染遍全身!
  
  失血的感觉很是不好,被狼爪划伤的地方如同被万针刺,那种痛仿佛要刺穿她的灵魂,她忍着巨大的疼痛,豆大的冷汗从脸颊滑过,脸色苍白无比。
  
  狼群瞬间群起而攻之,看着那些趁此机会扑过来的森森獠牙,凌意㟏深觉自己的渺小无能,她痛恨死了这种无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9628677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310  
积分
65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7 
最后登录
2019-9-22 
力之感!
  
  她真的就要死在狼口之下了吗?可是好不甘心,她还没有弄清楚是谁屠了村子,她还没有亲自抓到凶手,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嗷……!”
  
  下一秒几只狼来不及叫唤,脑袋和身体就分了家,而在凌意㟏看来,眼前只有几道白光闪过,一把银森森的长剑就横贯在了她眼前。
  
  男子衣袂飘飘,墨发飞扬,深邃的黑眸如夜空璀璨的星辰,夺人心神。
  
  凌意涵的第一直觉,这个男人很危险!
  
  男子手里的剑招招致命,清冷的面容端的是高贵锐气,渐渐的倒在血泊的狼也越来越多,很快便一只不剩。
  
  她怔怔看着对方出神,男子提剑走了过来,剑尖滴落的鲜血打在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忽然男子将剑直指向她,一阵无声的凌厉之气扑面而来。
  
  没有人会坐以待毙!
  
  凌意㟏眸光寒闪,暗暗蛰伏着,只要男子露出丁点破绽,她便有机会!
  
  男子沉沉看着她,眼眸深邃如寒渊,眼底隐隐透着几分复杂,似是想到了什么。
  
  就是现在!
  
  她一跃而起,整个人如同一道残影退到一定距离,而在她动的那一刻,男子的剑竟也随之而动!
  
  好敏锐的直觉!能有这样的下意识反应,足以证明此人定是经过了千锤百炼!
  
  这人究竟是什么人?难道会是他杀了所有人吗?
  
  不管什么原因,此人出现在这本就不寻常,想要杀她,那也要做好被杀的准备!
  
  凌意㟏霎时闪身,紧握着尖锐的骨刺,如同野兽一般,眼含嗜杀之气。
  
  “人是不是你杀的?!”
  
  她的一举一动都被男子尽收眼底,此情此景,男子忽而笑了,狭长的眸子邪魅而诱人。
  
  唇角的弧度也加深了几分,他笑道:“你觉得是吗?刚才我可还救了你不是?”
  
  眼看着男子再次向她靠近,凌意㟏警惕的身子瞬间绷紧,厉喝道:“不要过来,否则我要了你的命!”
  
  男子眼中危光一闪而过,随即笑了,“哈哈哈……我从出生起就有很多人想要我的命,可我还是活到了现在,知道是为什么吗?”
  
  无视了她的警告,男子步步逼近……
    
  “哐啷!”
  
  划破空气的瞬间,长剑落地,白森森的光晃得人眼睛直颤。
  
  长剑和骨刺双双掉落,凌意㟏瞪大了眼,在刚刚的那一秒间,男子的剑竟然还是划破了她的衣服。
  
  “你……”
  
  她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意识就渐渐离她远去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9628677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310  
积分
65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7 
最后登录
2019-9-22 
,在最后一刻,她似乎看到男子冷峻的面容离她越来越近……
  
  再次醒来,凌意㟏发现自己正身处一陌生房间,身上的血迹早已不见,伤口也被包扎好了。
  
  怎么回事?这又是哪里?
  
  “醒了?”
  
  耳边传来一道优雅低沉的嗓音。
  
  男子一身华贵金丝勾勒的白袍,嘴角带着一抹妖娆邪魅的弧度,冲她缓缓一笑。
  
  “是你!”凌意涵脸色猛的冷了下来。
  
  男子理所当然道:“当然是我!丫头,我可是又救了你一次,你准备怎么报答我呢?”
  
  不待凌意㟏回答,男子又摸着下巴略作思考状,随即自顾自回答道:“虽然你那干瘪的身子没什么看头,但我还是可以勉为其难接受的。”
  
  “你!无耻!”凌意㟏脸色通红,那是气的!
  
  “丫头,这看也看过了,摸也摸过了,我可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他深邃黝黑的双眸紧紧盯着她,那眼里赤裸裸的霸道让她心惊。
  
  这人实在是让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凌意㟏挣扎着就要起来,谁知男子却立马按住了她。
  
  她抬头,却对上男子诡异狭促的笑意,“丫头,刚醒来就这么主动,我很喜欢,可这是不是太急了点?”
  
  凌意㟏一愣,顺着对方的视线,她这才发现男子正一寸寸扫视着她裸露在外的皮肤。
  
  见状,气得她差点咬破了嘴唇。
  
  真真是无耻至极!
  
  男子笑的更欢了,这丫头让他改变了主意,不过这样一来也更有意思了不是,他喜欢看她不服输却气得牙痒痒的可爱模样。
  
  从遇见她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对那个村子,她不会袖手旁观!
  
  凌意㟏别扭着将男子赶了出去。
  
  也不知男子给她抹的是什么药,短短一天时间,伤口竟已经结痂,她穿上男子给她准备好的衣物,推开了房门。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看样子她睡了不少时间。
  
  男子正在外面擦拭着他的长剑,见她出来微微一笑。
  
  这把剑让凌意㟏再次回忆起云水村的惨状,她忍不住问道:“你老实告诉我,村子的事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
  
  男子顿住,别有深意看着她,幽幽道:“不能说完全没有一点关系,但村子被屠不在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凌意㟏眸子微眯,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寒光。
  
  “丫头,想要知道真相就自己去查吧!”
  
  说这话的时候,男子的神色明显多了几分郑重。
  
  凌意㟏皱眉,可能事情比她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9628677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310  
积分
65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7 
最后登录
2019-9-22 
想象的还要复杂得多!
  
  “我们还会再见的。”男子说着就要离去,凌意㟏下意识拦住了对方。
  
  “等等!”
  
  男子邪魅一笑,“怎么?舍不得我?”说完一把搂过她纤细的腰,轻挑起她下巴,对着那粉嫩的红唇重重的吻了下去。
  
  在凌意㟏震惊的神色下邪邪道:“记住,我叫舒睿!是你唯一的男人……”说完整个人迅速消失在月色之中。
  
  留下凌意㟏一个人气得想杀人,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恢复常态。
  
  根据舒睿刚才的话她推断出云水村被屠,这其中的缘由肯定不一般。
  
  舒睿到底是什么身份她不知道,这件事和对方到底有多深的关系她也不清楚,最大的问题是她连她自己为什么在那也不记得了。
  
  事发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什么都不记得?屠村的话,为什么偏偏她活了下来?
  
  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忘记了什么,但是对于这个世界她总有一种莫名的陌生之感,似乎与之格格不入。
  
  眼下的情况并没有多余的时间让她恢复记忆,她只有想尽办法自己去查!
  
  时值明朝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世道混乱,当政者毫无作为安于享乐,横征暴敛,大肆搜刮民脂民膏,致使民不聊生。
  
  宠妃当道,祸乱朝纲,宫中郑皇贵妃更是贼心不死,一心想要她的儿子福王成为下一任帝王,福王停留宫中迟迟不肯离京去封地上任。
  
  另一方面边境女真族也含恨起兵,气势如虹,明朝将领节节败退,朝堂人才短缺,明神宗却置之不理,荒废国事,整日都在宫中与宫女嫔妃厮混。
  
  时局如此凶险混乱,当政者却视而不见,明朝危矣!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9628677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310  
积分
65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7 
最后登录
2019-9-22 
第二章山神的惩罚(一)
  万历四十四年(1616),青州,禾县。
  
  五月的天说变就变,刚刚还晴空万里,现在就打起了豆粒,一场瓢泼大雨过后,山间飘起了袅袅薄雾。
  
  “你们两个说,天公都不作美,这禾县还去不去了?”一身着寻常服饰,面容俊美的男子淡淡说道,神情很是漫不经心。
  
  服侍在他身旁的两人,一男一女,容貌也赛过常人,女子回答道:“公子切莫说笑了,圣旨已下,公子总不能抗旨不遵吧?”
  
  被称作公子的俊美男子也不恼,只是淡笑道:“小乔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可爱啊,今后没人要可怎么办?”
  
  “那小乔只好一辈子赖着公子了。”已经习惯了对方的调戏,小乔再也不像从前那样害羞胆小了。
  
  俊美男子又转向女子身旁的男子道:“小奇你看看你妹妹,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小奇一脸面瘫道:“公子你若是不去招惹舍妹,舍妹还是很可爱的。”
  
  俊美男子一噎,顿时不说话了。
  
  这俊美男子不是旁人,正是女扮男装的凌意㟏,转眼时间已经过了五年,这期间她历经种种才到了知县的位置。
  
  禾县并非是什么富庶之地,相反有些寻常百姓家还有可能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历任到此的知县无一不都是无权无势,或是得罪了权贵的人。
  
  刚好凌意㟏正属于前者。
  
  而跟随她的两人是她几年前救下的一对兄妹,兄妹俩为报恩情便留在她身边为她办事。
  
  三人慢悠悠到了禾县县衙,和上一任知县交接好事宜,凌意㟏便正式成为了禾县知县。
  
  上一任知县留下了一名主薄,此人年龄有些大,是禾县土生土长的人,留下此人美名其曰是能帮她很快熟悉禾县,事实如何就待时间证明了,凌意㟏也没拒绝。
  
  就算如此,如今的县衙也还缺少一名县丞和典史。不过她还来不及考虑这些,就有人来找她了。
  
  新官上任,禾县的一些强豪乡绅立马打着接风洗尘的名义来打探虚实,凌意㟏自然也没有拒绝。
  
  初来乍到,她也想摸清点底细。
  
  一行人来到了禾县有名的福满楼。
  
  福满楼在禾县是最出名的酒楼,有权有势的人都会来这吃饭,在这里迎接新任知县,再合适不过了。
  
  席间,推杯换盏间气氛很快热络了起来,凌意㟏始终保持着微笑,有问必答,只不过这些回答细细推敲起来,实则根本没什么有用的信息。
  
  三五几次下来,这些人也不是傻子,不再试探,其中一个名叫沈仕豪的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9628677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310  
积分
65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7 
最后登录
2019-9-22 
富豪站了出来,他笑着拿出一个盒子。
  
  “凌大人,这些是小人一点心意,是给大人新添几件家具用的。”
  
  有了他开头,后面几个人也跟着推出了大小一致的盒子,也纷纷表示了同样的意思。
  
  凌意㟏眸光微闪,面上作一派不知状,惊讶道:“诸位这是什么意思?本官初来乍到,哪用的到那么多家具?”
  
  沈仕豪也不在意她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依旧笑眯眯道:“大人,家具总有更换的时候,这些大人拿着也是有备无患啊!”
  
  “哦?诸位拿这些来难道就没有什么别的要求?”
  
  闻言,沈仕豪和其他人对视一眼,眼含深意,然后道:“怎敢对大人有所要求,只不过希望大人做事时能按我们禾县的传统来。”
  
  “禾县的传统?不知是怎样的传统呢?”
  
  “大人放心,我们肯定不会让大人为难。这禾县的传统说来也简单,就是希望大人能在一些小事上行个方便,我们禾县一向习惯自行解决,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凌意㟏没有回答,片刻后她扶住了头,脸色有些白,歉意对众人道:“真是对不住各位,本官一向身子骨不太好,今日实在是惭愧,不如改日本官再亲自邀请各位如何?”
  
  沈仕豪几人对视一眼,脸上的笑意明显降了几分,不过还是微笑着说:“是我等的不是,大人一路舟车劳顿,应该好好休息才是。”
  
  “多谢各位体谅。”凌意㟏温和说着,然后起身离开。
  
  桌上那几个装满了金银珠宝的盒子原封不动。
  
  凌意㟏离开后,和沈仕豪一起的人其中一个道:“东西没动呢。”
  
  “看来我们这位知县大人还不太清楚禾县的规矩。”沈仕豪别有深意说道。
  
  “那怎么办呢?”
  
  “我们就让他彻底明白明白!”
  
  “砰!”的一声,沈仕豪用力关上了盒子,神色阴暗。
  
  其他人与其对视,而后顿时了然。
  
  回去的路上,凌意㟏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刚才在沈仕豪说话间,她便观察揣摩出这人的心思。
  
  对方希望她能按照他们禾县的传统来,所谓的禾县传统,不过是看着他们欺凌弱小,强取豪夺,草菅人命!
  
  看他们业务熟练的程度,显然做那样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恐怕历任知县大多都被收买了。
  
  她没有当场发作,只是不动声色以身体不适为由离开,就算对方不爽,眼下也还不至于彻底撕破脸皮。
  
  人的行为和语言可以透露出许多信息,也许不经意间就会暴露隐藏在心底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9628677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310  
积分
65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7 
最后登录
2019-9-22 
深处的秘密。
  
  这五年来,一路披荆斩棘走到现在,她早已熟悉世人言行举止下的深意,习惯了看透人心。
  
  沈仕豪等人这点小小把戏瞒不过她的法眼!
  
  不知不觉已经回到了县衙,小乔兄妹也刚刚回来不久,见凌意㟏回来便及时将调查到的一切告知了她。
  
  禾县人口不多,对沈仕豪等人一部分人是绝口不提,避之不及,另外一部分人就是阿谀奉承,称赞连连,最后一部分人是将之当作活菩萨一样信仰。
  
  细心的小奇发现称赞沈仕豪等人的那部分人,大多都是过得比较好的富人,而将之当作活菩萨的那部分人却是最最穷苦的人家,其他人就是一般的普通百姓。
  
  “公子,你说这是不是很奇怪?”小乔说道。
  
  凌意㟏淡淡道:“这奇不奇怪暂时也不重要,不过今天那顿饭倒是有意思多了。”
  
  “公子的意思是……”
  
  “静观其变,我相信他们会有下一步动作的。”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9628677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310  
积分
65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7 
最后登录
2019-9-22 
第三章山神的惩罚(二)
  第二天,天气晴朗,在这样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凌意㟏决定去街上逛一逛。
  
  街道上声声叫卖不绝于耳,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也是不少,虽是一个小县但也有它繁荣的地方。
  
  走着走着,慢慢的凌意㟏意识到了一个奇怪现象,几乎每一个摊贩摆放的卖物上都有同样一种东西,紫罗兰。
  
  有些是晒干的,有些是盆栽,也有些是纯**,大多还是有生命的盆栽,而且看众人的样子,对紫罗兰这种花明显持一种神圣的态度,为什么呢?
  
  凌意㟏来到一位卖花的婆婆那里,她看了那里所有的花,对比其他鲜花,紫罗兰长势最好。
  
  她随意拿起一株紫罗兰花苗,还没开口询问,老婆婆就满脸着急过来了,“哎呀,这位公子你小心着点,这幼苗可经不起折腾!你慢慢的将它放到我手里,一定要慢点!”
  
  凌意㟏尽量小心将花苗放到老婆婆手里,心里又刷新了一层认识。
  
  她和颜悦色询问道:“老婆婆,这花苗有什么特别的吗?”
  
  “公子不是本地人吧?”老婆婆肯定说道。
  
  凌意㟏笑笑没有反驳,老婆婆才接着道:“我们这儿的人都知道,这紫色的花儿是山神赐下的神物,山神显灵这花啊就会变色,山神什么都知道哩。”
  
  变色?这倒是有意思了,可为什么她总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呢?
  
  “真的有山神吗?”她像是涉世未深的公子哥,疑惑问道。
  
  老婆婆本来还有些生气,可看他这模样便无奈道:“小公子,神灵是不可怠慢的,不可对其不敬!”
  
  按照老婆婆的说法,禾县的人都十分推崇紫罗兰这种花,他们认为那是山神显灵的凭据,同时也是山神对他们的一种庇佑。
  
  但到底庇佑了什么,老婆婆却顾左右而言他,并没有言明。
  
  凌意㟏也没有强求,她在老婆婆那里买了两盆,她脑海里似乎有些想法,她想买回去看看。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的西面传来了阵阵惊呼,“山神显灵了!”
  
  紧接着所有人都放下手中的一切朝西边而去,凌意㟏也十分好奇,她将手中的两盆花交给小乔,让她回县衙带些人过来。
  
  随着人群,凌意㟏走了过去,突然前方有人喊道:“啊!死人了!”
  
  闻言,凌意㟏加快了脚步,在城郊的山下树林,她看到了一具尸体,远远看去应该是一具男尸,他趴在地上,地上有大片血迹。
  
  当她赶到的时候,尸体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人群议论纷纷。
  
  “怎么会死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9628677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310  
积分
65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7 
最后登录
2019-9-22 
人?我们会不会也有危险?”
  
  “还是赶快报官吧!”
  
  大多数人毕竟只是普通人,遇到这样的事他们的第一反应也在情理之中,可也有人却不是这样想的,他们信誓旦旦反驳。
  
  “闭嘴!这是山神显灵!这是山神降下的惩罚!”
  
  “没错!肯定是这人犯了错才会被山神惩罚!”
  
  也有人很快认出死去男人的身份。
  
  “这,这是李大!”
  
  “就是那个不检点女儿的爹?”
  
  “是呀是呀,听说他女儿生性放荡,被人直接抓到通奸呢!”
  
  “天呐!现在李大死了会不会就是山神怪罪他教女无方呢?”
  
  “没错,一定是这样……”这个结论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认同。
  
  “让让让!官府来人了!”这时候有人高声惊呼。
  
  这时苏奇带着几个衙差及时赶到现场。
  
  “大人!”
  
  凌意㟏微微点头,人群微惊,原来新来的知县大人就在他们眼前。
  
  “所有人后退!”有衙差说道。
  
  凌意㟏大略扫视了一下现场,这时候刮来一阵怪风,空中忽然飘落下来几朵红色的花。
  
  人群中顿时有人惊呼:“变,变色了!红色的花瓣!山神!这一定是山神的惩罚!”
  
  红色花瓣刚好飘落在凌意㟏手里,她发现这竟是紫罗兰的花瓣,人群议论纷纷,似乎已经认定一切都是山神的旨意。
  
  凌意㟏对此却是嗤之以鼻,这世间哪来那么多的妖怪神佛呢?
  
  衙差将李大的尸体翻过来,有人吓得失声尖叫,苏奇等人也是一片骇然。
  
  只见李大的整张脸塌陷,面目全非,凌意㟏走近,“死者面部重度塌陷,鼻梁骨全部粉碎,脑骨碎裂,死亡原因是重物重击所致;尸斑融合成大片状,呈弥漫性紫红色,尸僵扩散至全身,由此判断死者死亡至少是五个时辰以上,死亡的时间应该是昨夜的戌时到亥时之间。”
  
  “说得好!没想到大人年纪轻轻就如此精通验尸之道,实在令老朽佩服!”
  
  衙差这时候才将仵作带来,白老赶来正好听到凌意㟏说的话,他忍不住称赞,不说对方说的对不对,只是一些专业术语就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
  
  “大人,这位是禾县有名的仵作白老。”
  
  凌意㟏微笑,“白老,这验尸之事本官也只是略懂一二,谈不上精通二字,还是请白老再仔细检查一番才好。”
  
  白老更加满意,“大人过谦了。”
  
  白老检查一番之后得出的结论和凌意㟏说的相差不大,心中对凌意㟏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9628677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310  
积分
65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7 
最后登录
2019-9-22 
更是佩服。
  
  “死者的面部皮肉和骨头大多已经连在一起,眼眶碎裂,头部有脑浆流出,这死得实在是有些惨!”白老为仵作多年,见此情景他还是忍不住感慨。
  
  “把尸体抬去停尸房!”有衙差说道。
  
  几个衙差将死者尸体抬上一辆牛车,一衙差拿出一块白布准备将尸体盖上,就在这时候白老突然道:“等等!”
  
  他上前,从仵作小箱子里拿出了一个状似镊子的工具,他在死者杂糅的脸上夹出了一缕细丝。
  
  “这是什么?”凌意㟏询问。
  
  白老拿近看了看,然后才道:“这是丝绢上的丝,这种丝织成的丝绢非一般人能用得起,不过这丝上似乎曾染过些什么。”
  
  “哦?不知白老能否检验出?”凌意㟏连忙追问。
  
  白老轻轻嗅了嗅,略微沉思后才严肃道:“这,老朽需要些时间。”
  
  “那就烦请白老多多费心了。”凌意㟏说道,然后派衙差将白老送回。
  
  李大的尸体也被抬去了停尸房,凌意㟏吩咐几个衙差一一询问在场众人发现尸体的经过,记下口供,她自己则带着苏奇去了死者李大的家中。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