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3 | 浏览:837|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重生之帝后再嫁 - 若枫---91书城原创首发正版文 ...

Rank: 1

91UID
9473503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1 
最后登录
2019-6-19 
各位好,第一次在这里发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
正文可以在书城里搜到哟


书名:《重生之帝后再嫁

作者:若枫
重生之帝后再嫁.jpg



文案:
她是意府嫡小姐,前世被最宠爱的妹妹害的惨死,且她死后妹妹不肯放过她生下的女儿;命令下人活生生将其捂死!
这一世她重生而来,立下死誓:她定要将她前世所受的苦痛、委屈、折磨,尽数还给那意府的“好妹妹”!



内容标签:重生、复仇

关键词:厉赢、意华







第一章 魂体重生
 
  “啊——”伴随着凄厉的叫声,屋外雷声阵阵,声声沉闷。
  
  屋内的香塌之上躺着一女子,双手紧握明黄色床单,眼角滚落一滴血泪,气息尽数褪去。
  
  “哇——哇——”婴儿的啼哭声在空旷的宫殿之中不断回响,屋外忽然下起瓢泼大雨,雨声一阵又一阵砸入众人心间。
  
  夜已深,层层迷雾遍布整个皇宫,笼罩了所有人的希望。
  
  “皇后已逝——哀——”尖细的男性声音响彻宫中,身着明黄衣袍的帝皇怀中抱着一女婴,眸中热泪滚烫。
  
  可是所有人都没有留意到,握在香塌之上的女子身子里竟是渐渐浮出了白色的气体,凝成了一道他人看不到的白光,消失在了屋中。
  
  就在这时一身着华贵衣裙似是后宫嫔妃的女子踩着碎步,迈过了门槛,将屋里的其他人赶了出去。
  
  她坐在香塌之上,看似温和的摸了摸已故的皇后的脸。
  
  那白光在空气之中闪烁了两下,竟是化成了与已故皇后一模一样的脸庞与身段,眼神深邃的看着那嫔妃。
  
  那嫔妃忽然一笑,轻启朱唇。
  
  “呵,意华啊意华,你纵然受尽恩宠又当如何?不还是死后连个魂体都没能存活吗?到了黄泉底下,你可别责怪本宫,要怪,就怪你阻挡了本宫的路!”
  
  那女子忽而笑了两下,随后从袖中拿出一枚发簪,为已故皇后戴上。
  
  “阿姊,你瞧,这可是你母亲生前的簪子呢?哦,对了,你知道你母亲怎么死的吗?我告诉你,好不好?你的母亲啊,可不是你自认为的因病而故呢,而是我的母亲,将你母亲身上的肉,一刀一刀剐了下来,随后放入壶中蒸煮,让你吃下,你可是吃下了你母亲的肉啊阿姊!”
  
  那幻化成了已故皇后的魂体一听,顿时就跪在了地下,**不停的扣着喉咙,纵使气体正在消散也浑然不知。
  
  “阿姊啊,你不是好奇,为何皇上要除掉意家吗?今日啊,我便告诉你,意家,那是罪有应得!你知道吗?父亲在临死之前,还握着你跟你母亲的东西在流泪!真令人作呕!你瞧,就算你是皇后,最后胜利的人,不还是我意朝吗?哈哈……”
  
  那魂体听完这些话,浑身上下的光周盼变成了白色,只那光却无人能够看透。
  
  “阿姊啊,这就是你生的女儿吗?当真是好看呢,我没想到啊,就算将你身子用麝香给拖垮了,也没能让你无法生育,这也无妨,既然你已经死了,总得有人下去陪你,小云子,传令下去,皇后难产,一尸两命。”
  
  只见那意朝身边的太监点

Rank: 1

91UID
9473503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1 
最后登录
2019-6-19 
了点头,随后伸出了手,将在襁褓之中的孩儿的嘴巴捂住,那孩儿挣扎几下,随后就没了呼吸……
  
  意华的魂体站了起来冲了过去,可是纵然拼尽全力,也没能阻挡那太监活生生的将她的女儿给掐死!
  
  她恶狠狠的转过头,仇恨的看着一脸笑意的意朝,冲了过去!
  
  “意朝,意朝,你害我身陨,害我家破人亡害我母亲害我孩儿!我杀了你!啊!”那魂体站了起来,一下子就朝着坐在香塌上的意朝冲去,想要掐住她的脖子。
  
  只那魂体终究是透明之物,纵然靠近也只能穿过他人身子,无法触碰。
  
  而那意朝则是拿出手怕擦了擦眼角因为兴奋而落下的泪水,嘲讽般的笑了笑。
  
  意华的魂体想要冲出去,可却不料走到门口之时,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住了,根本出不去。
  
  她跪坐在地上,眼泪一滴又一滴的掉入了地上,凝成了一道白光将她包裹了起来,她拼尽全力挣扎,想要靠近那已经死去了的孩童。
  
  “不,不要,来人呐!救救我的孩子,啊!!!!”
  
  意华的魂体凄厉的叫声萦绕在白光之中,传不出半分。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男子进来了,只这男子的脚竟是悬在空中,未曾落于地下。
  
  “意华,你已在世上无了生存之地,现今你独女也已消亡,望你尽早轮回,切不可逆天行事!”
  
  女子轻勾唇角,可伴随着她那恐怖的样子,竟让人不寒而栗。
  
  “呵,轮回?本宫生前未曾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天道?本宫不信天道!该死之人不死!你算什么天道!有本事就将本宫灭杀与六界之中!否则本宫定当变为厉鬼,搅得六界不得安宁!”
  
  意华的魂体睁大双眼,眸中血泪滴落,一滴又一滴砸入白色光晕。
  
  “你这又是何苦?只要轮回,你便可忘却前尘,下一世,你定当不会如此。”男子微微叹息。
  
  意华的魂体低下头,入眼的发色竟是如雪一般的白色!
  
  “呵,既然天道不公,那本宫就替这些冤死之人,寻这天道的交代!纵然本宫消散与六界之中,也定当从天道身下狠狠咬下一口肉来!噗—”
  
  红光之内的男子抬起头,叹息一声。
  
  “此女魂体哀怨过大,无法轮回,恐生事端,今下天旨,重回二七年岁!”
  
  疼,刺骨的疼,睡梦之中的女子不安的攥紧床铺,猛然睁开眼睛,眼眸有一抹猩红闪过。
  
  “小姐?这是生了梦魇?怎这几日总睡不好。”旁边站着的嬷嬷自言自语,将脸盆放在了架子旁。
  
  女子

Rank: 1

91UID
9473503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1 
最后登录
2019-6-19 
眼中闪过迷茫,看着周围的一切,只觉得陌生又熟悉。将手放到眼前,又摸了摸脸,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狂喜。
  
  “小姐,快起身洗漱一番吧,老夫人那儿有要事告知,若是迟了,只怕老夫人又得罚您了!”一旁的丫鬟撇了撇嘴,急忙走上前扶住了女子。
  
  “樱珠?”女子轻声唤了一句,那丫鬟手中动作忽而停住,看向女子。
  
  “无事,帮我梳头吧。”女子笑了笑,摆了摆手,笑意却是不达眼底。天道,果然还是让她重来了吗?
  
  女子与丫鬟到达大堂之时,堂内已聚集了几个妙龄少女,个个身段柔美。
  
  “祖母。”女子半跪在地,低下的头颅让人看不见脸上的神情。
  
  “你身子不适,便不用行礼了。”
  
  上方坐着的头发带着些许花白,身上气质却半分不少的老夫人抬了抬手,但是眼里的冷淡却没有瞒的过女子。
  
  “意华姐姐!我在这儿!”就在女子,也就是意华刚起身之时,一个身着淡蓝色衣裙的女子突然跑了过来。

Rank: 1

91UID
9473503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1 
最后登录
2019-6-19 
第二章  香囊
 就在那人快要扑到意华怀里时,她下意识的就闪躲了一下。是她——意朝!
  
  “姐姐,你怎的躲着我?”意朝眸中热泪翻滚,那一副可怜的样子让在场的人皆是皱了皱眉头,意华心中冷笑,这意朝便也是最擅长这装可怜的一招了。
  
  意华脸色苍白的淡笑,随后上前一步,轻拉意朝的纤纤细手,那副疼爱的模样让意朝险些松懈。
  
  “阿朝别多想,阿姊只是有些疲倦,未曾躲你。”意华笑了笑,拉着意朝就入了位置。只让人看到的是她们姊妹的情深,未曾看到意华眼中的冰冷。
  
  意朝啊意朝,夺夫之仇,弑女只恨,这些账,我与你,一笔一笔,慢慢算。
  
  过了一会儿,姨母们也已经到齐了。
  
  “今日将你们传召过来,是要告诉你们一声,**即将登基,现今**后宫尚无妃子,届时新皇上位,会进行选秀,你们也都是识得礼仪的,从今日起,会有专门的嬷嬷前来教导你们些宫中事宜。”
  
  上方的老夫人手中握着一串佛珠,不停的旋转着。
  
  “谨遵祖母教诲。”在场的妙龄女子皆是顿了顿身子。
  
  老夫人摆了摆手,随后身旁的嬷嬷走了过去,老夫人伸出手搭在了嬷嬷的手上,“我也累了,望你们这段时间安分一些,若是让我发现有任何的小动作,呵。”
  
  老夫人冷哼一声,这声音就像是压在了在场的姨母心中的一颗大石,沉重且无法卸下。
  
  意华放下手中的茶杯,轻抚鬓角,略施粉黛的俏脸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端着身子站了起来。
  
  “阿姊!等等我!”意朝眼珠一转,上前拉住了意华的衣袖。
  
  “撕拉—”一声,意华今日刚穿的水蓝色名贵衣裙就这么被撕裂了。
  
  意华眉间似有厌恶闪过,但也不过就这么一瞬,待意朝满脸愧疚的看过去之时,意华已恢复了原样。
  
  意朝状似不安的扯着衣角,双眼迅速聚集泪珠,看起来可怜极了。
  
  “呵,阿朝这是怎么?阿姊与你何曾介意过这区区一件衣裙?”
  
  意华淡淡的笼着袖子,淡淡的勾了勾唇角,眼角的笑容未直达眼底。
  
  “既如此,那多谢阿姊了!”意朝俏皮的笑了一下,但藏在衣袖底下的双手却是紧握成了拳头,意华怎能如此淡然!她应该是一副厌恶的姿态的!应该是的!
  
  意华看着意朝,眼神锐利的看到了意朝藏在袖子底下紧握的双手,笑容更甚。“阿朝若是有闲,不若去学习一番礼仪,如此进入宫中,到也不会失礼。”
  
  意华说完,便也没顾

Rank: 1

91UID
9473503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1 
最后登录
2019-6-19 
着意朝身后那样冰冷的目光,端着樱珠的手,就离开了大堂。
  
  “樱珠,是对不住你了。”意华忽然对着身旁的樱珠笑了笑,那笑容隐藏着更多的,却是愧疚之意。
  
  樱珠本就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倒是也没当一回事。
  
  “小姐这是说甚么,奴婢自小跟在小姐身边,旁人不知小姐性子,只当小姐性子冷淡,只奴婢知道,小姐对府里之人,那都是极好的!”
  
  意华听着,只点点头,却未曾再说些什么了。
  
  和善又如何?她前生半点恶事都未曾做过,且在百姓受灾之时伸出数次援助之手,纵然如此,她最后不还是落了一个难产而死的下场?还白白连累了那小女思华?
  
  回到房中,意华只觉空气之中有着一股淡淡的味道,那味道极淡,若不是细细去闻是绝对闻不到的,但她刚醒之时脑子混乱,也未曾发觉。
  
  “樱珠,本宫……我这房中可有香囊类的东西?亦或是香料?”意华皱了皱眉头,那味道是她极为不喜的,心中的怪异也警醒着她那不对劲的感觉。
  
  正在倒茶的樱珠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小姐,您说的香囊是有两个,是三小姐送的,您还每天都佩戴着呢。”
  
  意华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那阴沉似乎能凝成实质一般,让站着的樱珠觉得周围的空气都下降了几个温度。
  
  “将那香囊找出来,仔细检查,切莫遗漏。”
  
  意华手中握着茶杯,一下又一下的旋转着,压住心中快要喷发的暴怒之意。
  
  紧接着樱珠从床旁找出一个,又从铜镜旁找出一个,放在了意华的面前,虽不知为何意华要找出这些香囊,但樱珠也未想问。
  
  “樱珠,你可知道,这香囊之中的东西,是何物?”
  
  意华淡淡的勾着自己的唇角,一下又一下的摩挲着手中的茶杯,眼睛深处有着压抑的恨意。
  
  身旁的樱珠摇了摇头,满脸茫然。“奴婢不知。”
  
  意华拿起桌上的香囊,拆出其中一个,只见倒出来的东西里,有着几朵醒目的红色小花。
  
  樱珠拿起其中一朵小花,眼神茫然。
  
  意华冷笑一声,“樱珠,这小花,是否出奇的好看?”
  
  不停旋转着的红色小花花蕊中间有着一点白色的东西,意华拔出那白色的东西,眼眸的恨意就越发浓郁了。
  
  樱珠摇头表示不知。
  
  “这花本身是毫无问题的,但是樱珠,这花蕊中央的这一点白色的小东西,可是能让我身体变得多病,且难以受孕。”
  
  意华放下手中的红色小花,意

Rank: 1

91UID
9473503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1 
最后登录
2019-6-19 
朝的算盘,打的可还真是响亮的很呐!
  
  樱珠的小脸一下子就变得苍白了起来,不消一会儿就变为了愤怒,将手中的红色小花重重地拍在了桌上!
  
  “这三小姐居然如此歹毒的心思!小姐你等着,奴婢这就去寻老夫人,定要寻个公道话!”
  
  樱珠说着说着就要迈开步伐,却不料被意华抓住了。
  
  “不必了,祖母的心,可不在我这嫡小姐的身上,将这香囊烧了吧。”
  
  樱珠心中的气愤半分也没有减少,但是却也不敢违逆意华的话,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小姐这一次醒来,比从前冷了不少。
  
  意华坐在梳妆台前,铜镜映出她此刻白皙稚嫩的绝色脸颊。
  
  二七年华之女,已然是可为人妻之时了。只意华知道,在进宫的这一段时间之内,意朝的小动作,绝对是少不了的。
  

Rank: 1

91UID
9473503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1 
最后登录
2019-6-19 
第三章  后花园的相遇
 
  屋内摆放在桌上的快兰花散发着淡淡的馨香,意华走过去轻抚。
  
  “小姐,三小姐给您送莲子羹了。”樱珠跑去接了站在房门的那个小外套手中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莲子羹乃是取了早上最鲜嫩的莲子,意华看了心中倒是没有什么变化,直接就拿了起来,一口又一口的送入嘴中。
  
  樱珠却是有些担心,方才小姐还识破了三小姐送的许久了的香囊,这怎的又喝下了三小姐送来的莲子羹!
  
  “小姐……”樱珠想要出言规劝,而意华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伸出了手,指了指门外。樱珠瞬间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沉默的站在了一旁。
  
  意华淡淡的勾起了自己的唇角,即使是食用这水类的东西,嘴巴里也未曾发出丝毫的声音,样子及其的优雅,欣赏起来也是极为的舒服。
  
  将一碗莲子羹尽数喝进腹中,意华放下了手中的碗,细细听去,门外的丫鬟已经走远了,不由得冷笑了一声,随后从袖中拿出手帕,淡淡的擦了擦唇角的水渍。
  
  “小姐,那丫鬟走远了,只奴婢看了好几眼,能够确定那丫鬟就是三小姐派过来送莲子羹的丫鬟!”
  
  樱珠跺了跺脚,脸上满是愤怒。
  
  意华站起身。
  
  “不用在意,这莲子羹中加了什么,我自然是知晓的,只不过这莲子羹之中加的东西,单独服用可没有用处,这是要服下莲子羹,而后晚上又吸入香囊之中的气味,这才有效。”
  
  意华脸上没有任何愤怒的表情,一派的淡然让身旁的樱珠抖了一下。小姐自醒来之后,性子越发阴沉了。
  
  “我乏了,让那些不长眼的好好瞧着。”意华慵懒的打了个哈欠,眼神之中自带媚意,樱珠急忙应下,半蹲身子退了下去。
  
  亮眼的烛光在微风的轻抚中不停摇晃,意华睁着半迷糊的眼睛光脚下榻,手中拿着一把剪子,上前将烛芯减掉一半。
  
  方才还亮眼的烛光瞬间就昏暗了下来,微风一吹火光便散去了。
  
  “小姐,夜深了,不知可要现在就寝。”樱珠走上前,手中拿着一件桃色的轻薄纱衣。
  
  意华挥了挥手,眼中平淡无波。
  
  “不急,这夜,还不会亮。”
  
  意华走回床边,白皙而又细嫩的脚伸进了那绣花鞋中,衣裙盖过绣花鞋,徒留一抹白色。
  
  “小姐这是要去哪儿?”樱珠不解的跟在后面,眼中布满疑惑,以往小姐这时候就困倦了,可瞧着今日这幅模样,竟是异常的精神。
  
  “你不必跟着,我只是去小花园走一走。

Rank: 1

91UID
9473503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1 
最后登录
2019-6-19 
”意华握着手中的帕子轻挥两下,散发出淡淡的香味,讨喜的很。
  
  意华走到后花园中,靠在一处假山上,这假山及人高,倒也不担心会摔。
  
  她的眼神微微在这夜色之中微微的闪烁着泪光,半蹲身子从树上摘下一片叶子,耳中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意华眼中迅速闪过一抹狂喜,他要来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停在了意华身后。
  
  意华状似忽然发觉般转过头,眼中带怯。
  
  “姑娘何故夜深在这儿?”厉赢看到面前的意华,眼中迅速闪过了一抹激动,夹杂在激动里的一丝爱慕快要溢出。
  
  意华淡然的笑了笑。
  
  “这是我的家,公子又是何时闯入的?”
  
  厉赢瞧着意华这幅淡然之样,只觉心中激荡,想上前一步又恐吓到她,压抑着的情绪让他有些不耐。
  
  “小姐勿怪,在下是今日前来与您家中的兄长讨论事情,因天色太晚这才逗留,习惯晚睡又觉屋中过于烦闷,这才来此,没成想竟惊扰了小姐,还请小姐别见怪才好。”
  
  厉赢淡笑的样子让意华心中一痛,脑海之中无法控制的想到了他看着她死在香塌之上的那死灰的面容。
  
  他本是个冷漠之人,毕生的柔情因她而生,因她而死,她又怎会半点波动都没有?
  
  “既是如此,那公子请便就是,我有些困倦,便不陪着公子了。”
  
  意华只觉眼中一阵温热,眸中的热泪滚落下来,她急忙擦去,随后擦过厉赢的身子,急匆匆的离去了。
  
  厉赢轻笑一声,看着意华的背影,眼中满是爱意,他还不够强,还要再等等。
  
  我的华儿,我等你已经许久了。
  
  意华回到宫中时,意朝站在她的门外,樱珠张开自己的双手挡着意朝。
  
  她冷笑一声,眸中的温情迅速褪去,余下的就满是怨恨与冷漠。
  
  “你个下贱的婢子!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拦着本小姐,滚开。”意朝说着就推开了樱珠的身子,樱珠摔到一旁,手臂在地上擦了一下,瞬间就有血珠溢出。
  
  意华皱了皱眉头,加快步伐走到门口之处,扶起了樱珠。
  
  “小姐……”樱珠抽泣了一下,声音带着些许的哽咽。
  
  “傻姑娘,受这委屈作甚?随我进去。”
  
  意华嘴角噙着笑意,走进了自己的屋中,但樱珠总觉得那笑容带着让她害怕的冷漠,小姐何时变成这般模样了?
  
  “意朝,你在做什么?”意华半靠在门上,眯了眯自己的眼睛,满眼冷漠的看着意朝在她屋中翻箱倒柜。
  
  意朝的动作瞬间就停

Rank: 1

91UID
9473503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1 
最后登录
2019-6-19 
顿住了,那两个婢女也跪在了地上。
  
  “姐姐,您可回来了!”意朝急忙上前想要拉住意华的手,却不料被意华躲过,她嘴角的委屈瞬间就停滞了一下。
  
  “姐姐,你这是……”
  
  意华笑了笑,没有搭理意朝,而是由樱珠扶着走到了桌子旁,在香塌坐下。
  
  “坐吧,与我说说,为何来我这儿翻箱倒柜?还有,母亲教你的礼仪,就是让你欺辱婢女的吗?”
  
  意华的眼神在一瞬间就变得锐利了起来,紧紧的盯着意朝的眼睛,让心虚的她不由得倒退了一步,心中闪过一丝惧怕。
  
  “姐姐,朝儿屋中的手镯不见了,心中急切这才过来找你,你一直是朝儿心中的方向,朝儿心中害怕,想过来让您说道说道!”
  
  意华听完,嘴角的笑意却是更加的明显了,更甚至是带着那么一丝的嘲讽。

Rank: 1

91UID
9473503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1 
最后登录
2019-6-19 
第四章  诗会的请帖
  “与我说道?意朝,你的东西不见了,应当是与母亲诉说,不论别的,单是你这欺辱我婢女这一条罪过,就足够让你名声败坏,你可明白?”
  意华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眼中的凶狠一闪而过,半跪在地上的意朝无端察觉到一股气势压在了自己的身上,不由得抖了两下。
  
  她恶狠狠的握着自己的拳头,心中怨恨无数。
  
  “姐姐,您的意思是要为了一个婢女,与我断绝关系吗?”意朝抬起头,眼中的灵光闪过,微勾唇角的样子令意华无端厌恶。
  
  意华从怀中扯出手帕,淡然的笑了一下,眸中的寒意让这屋中的温度都已经下降了好几个度。
  
  站在意华身旁的樱珠突然就抖了一下。
  
  “意华,你可知你的身份?不过是一个庶女罢了,哪儿来的胆子,如此质问我?”
  
  意朝一听,顿时就有些无法控制的抬起了自己的头,那副怨恨的表情丝毫不加以掩饰,就像是要活活吞了面前的意华一般。
  
  “姐姐,你怎能如此说话?妹妹这次过来只不过是要寻您说一个公道话罢了,你又何必咄咄相逼!”
  
  意朝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手帕擦拭了一下,眼中根本就不存在的泪水,那副样子看起来倒真像是被人欺负了一般。
  
  意华忽的笑了一下,紧接着就走上前去,眼神之中带着些许宠溺的摸了一下意朝的头发,看起来倒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朝儿,你说,阿姊对你差过吗?你为何要如此对待于阿姊?我曾如此的信任于你,可我没想到的事情就是原来藏得最深的人就是你,伤我最深的人同样是你。”
  
  意朝一听眼神瞬间就闪躲了一下,低下了头根本就不敢面对这意华。
  
  “姐姐,这是在说什么?妹妹听不懂。”意朝只觉得这个时候心里面打鼓似的,总觉得面前的意华这是话里有话。
  
  意华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就收敛了一下眼睛里面的那种伤痛。
  
  “无事,若是没有别的事情便退下去吧,别再过来寻事了,意朝,你应当明白,庶女的身份是不容许你有任何出格的行为的,明白了吗?”
  
  意华从桌子上拿起了茶杯,随后轻轻地摆弄了几下,抿了一口。
  
  意朝藏在袖子底下的手狠狠的握了起来,就连指甲都已经掐进了肉里,手中都已经溢出了血丝,也没有任何的察觉。
  
  “这次的事情着实是妹妹思虑太少,还请阿姊不要责怪,妹妹这就退下去。”意朝过了许久之后这才抬起了自己的头,但是这一次眼中却满满的都是尊敬,看不出来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