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9 | 浏览:36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岂曰情深,奈何缘浅 - 孔阳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书名:《岂曰情深,奈何缘浅 》 岂曰情深,奈何缘浅.jpg

首发原创文,正文可在书城里搜索观阅,目前已完结,欢迎各位收藏嘻嘻嘻~


标签:豪门
关键词:安琳、顾远、孔阳




第1章 绝症

12月12日。
    我出院了。
    我叫安盈,是安家的“大小姐”,顾氏集团总裁顾远的“爱妻”,一个“癌症”康复患者。
    然而,这一切代表着身份和过往的名词,在我脑中,全都可以打上一个引号。
    一年前,怀孕三个月的我,在一次正常体检之中,发现自己患上胃癌。
    那一瞬间,我只觉得天崩地裂一般。
    我的丈夫顾远,以及我的父亲安常山,给了我最大的安慰。
    在我痛哭着想要用生命保住我们爱的结晶时,顾远告诉我在他心中,世上的一切,都比我不过的生命。
    我流产,做了胃切除手术,在我刚刚离开的这家癌症康复医院中开始了长期化疗。
    就在我被化疗折磨的奄奄一息,完全不似人形,甚至都快要放弃生命时。
    顾远、我父亲和我的继母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看着他们愤怒的样子,我茫然无措。
    “安盈,你知道你不喜欢安琳,可是你现在身体已经这样了,怎么还能对来照顾你的妹妹下手加害?我没想到,你是这么狠毒的女人!”顾远双目赤红,愤怒的望着我。
    “盈盈,你太让爸爸失望了。”安常山的眼中透露出浓浓的失望。
    “大小姐,我求求你,一切都是我不对,求你放过盈盈吧。”继母周芳更是在我面前跪了下来。
    我被这如同话剧一般的夸张场景给搞懵了。
    而后,我才知道,主动来照顾我的安琳,居然吃下了大剂量的化疗药物,造成了多脏器损伤,正在抢救。
    还有一个小护士指证,她亲眼看到我把自己的药物加入了安琳的食物之中。
    “安盈,我既然决定娶你,就代表我已经放下跟安琳的感情,想要好好和你在一起,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你以前机关算尽,我都忍了。”顾远附身,看着我时,双眸中带着愤怒和轻蔑。
    “我……我没有……”我虚弱的解释。
    “你已经得了这么重的病,我们还为此失去了孩子,为什么就不能做个善良的人,为自己积点福。”
    顾远一句句,都直往心里最痛的地方刺。“你太让我失望了!”
    他们三个人离开了病房,那一刻我只觉得,我的天黑了。
    虽然听说顾远有意在控制新闻,但消息还是散播了出去。
    安家大小姐安盈,在抢了妹妹的爱人之后,身患重病,还要加害妹妹。
    这样的传言,耸人听闻,但并不是空穴来风。
    没错,我爱顾远十年,我们结婚已有两年的时间。
    但在这十年里,顾远确实有将近五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年的时间,都是我的异母妹妹安琳的男朋友。
    我恨周芳插足父母的婚姻,还在外面生下了安琳这个私生女,更恨他们让我母亲因此事而羞愧郁郁而终。
    更何况我爱顾远爱的炙热又深沉,所以,我毫不容让的追求着顾远。最终还是赢得了顾远的心。
    这是我不能摆**过往,但现在看来,我也并没有赢,因为当安琳出事,顾远还是仅凭一个不相干的小护士,就定了我的“罪”!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章 没有病

顾远再也没有来看过我,我的父亲也是。
    但他们并没有停止我的治疗,只有一个沉默寡言的兰姐,在这里照顾我。
    我的身体也更加虚弱下去,我以为我会这样死去,背着我从未做过,但已经将我钉在耻辱之柱的污名。
    然而,7个月后,我竟意外的得到了一个转机。
    原本为我治疗的陈医生,因为突发脑梗昏迷入院,一位年轻的女医生赵颖接替了他的职务。
    在她给我做两次详细的检查之后,她突然来到我病房,要跟我单独谈谈。
    “安小姐,您是什么时候确诊的癌症?”赵颖问我。
    “7个月前,我在市医院做产检时。”我那时全身都没有力气,只能靠在床头,用虚弱的声音回答她。
    “然后,您就做了手术?”赵颖又问。
    “先做了流产手术,那时我怀孕三个月。这些,在病历上应该都有吧?”我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个医生会来问我这样的问题,而且还一脸的凝重严肃,像是出了什么大事。
    “是有记载没错,不过,手术是陈医生主刀?”
    “嗯!”我点头。
    “但是,我反复比对了您的化验单据,指标不对,不是癌症患者应有的指标表现啊。”赵颖说的很慢,似乎正在努力把话说的更婉转。
    “意思是,我好了?”我疑惑的问道。
    赵颖为难的望着我,摇摇头,说:“我的意思是,根据您现在的情况来看,你根本就没有得过癌症,您现在的反应,完全是因为使用化疗药物造成的。”
    我眼前一黑,终于是撑不住,晕了过去。
    如果没有之前安琳中毒那件事情,我应该还会以为自己确实是被误诊,陈医生可能为了自己的名誉和前途,一直将错就错下去。
    但是,我刚刚开始化疗,安琳就中毒,从此顾远和父亲再没有来过,我的病情无人过问。
    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吗?
    我第一次撑着病体,下了床,就在我要去找赵颖时,兰姐上前扶住了我,一直不跟我说一句话的她,突然流了泪。
    “小姐,您不记得我了吗?”她颤抖着,从衣服里拿出了一枚胸针。
    我看到那枚胸针之后,颤抖的不能自已。
    那是我母亲的最心爱的遗物,在她去世之后,父亲寻找不到这枚古董胸针,还把在病中照料她的佣人全部赶走。
    只有我知道,那枚胸针是母亲作为答谢,送给了在病中给予她关怀照顾的陌生护工,并一再叮嘱我,这件事情谁不要提及,连父亲也不能说。
    我母亲单独给予我的遗书里清楚的告知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如果有一天,我陷入困境,就去一个叫青山村的地方寻找这枚胸针的主人。
    “你是我母亲那位护工,你怎么会……”我看着她脸,真的认不出来,当年她还是个年轻干练朴实的姑娘,而现在却更像是一个历尽生活磨难的沧桑妇人。
    “小姐,我不是陌生的护工,是夫人特意把我请来,她让我拿着这枚胸针,离开这里,但要时时刻刻关注您的情形。我从新闻上听说,您得了绝症,还害了……”兰姐没有再说下去。“所以,顾总为您找护工时,我就来了,一直在照顾您。”
    那一天,我没有去找赵颖,而是将那枚胸针紧紧的握在了手中。
    因为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围绕着我的一定是一场可怕的阴谋,母亲的胸针提醒我,我安盈不能坐以待毙!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3章 回归

在赵颖的帮助之下,我开始新的治疗。
    名义上是因为我体内癌细胞数量已经被控制到正常指标,可以减少并慢慢中止化疗。
    但实际上却是她一直在帮助我修补我被化疗几乎损害过度的身体。
    三个月来,我大大小小做了八次手术。
    心脏、肝脏、肾脏都是受损最重的地方,即便手术之后,我身体依然虚弱的像是一张纸,风一吹都能跑。在我的要求之下,我的真实病情由赵颖隐瞒了下来,并且,我留下了那些原始资料,作为证据。
    治疗依然痛苦,但这些比起之前,都已经不算什么。
    因为对我来说,我要活着从这里走出去的渴望,大过一切。
    只有回去,我才能查出真相,让杀我孩子还想用最残忍方式让我身败名裂、痛苦而死的人付出代价!
    我是特意选在12月12日这天出院。
    因为今天是安琳的生日,听说安琳最顺风顺水,不仅恢复了健康,还顺利坐上安氏集团副总的位置。
    我想,我应该给我的“好妹妹”送上一份礼物。
    当我推开兰苑别墅的大门,走进去的时候。
    正在热闹欢庆的生日聚会被我这个不速之客打断,音乐、人声全部戛然而止。
    穿着肥大不合体羽绒服的我,被无数双惊诧的目光注视着,仿佛我是从地狱归来的鬼魂。
    我笑了,在这些人的目光之中,缓缓走向人群的中心。
    如果现在能有面镜子照着我自已,我想我能看到,即便是虚弱消瘦的不成样子,我依然是那个一瞬间就能抢走所有人关注的安氏千金安盈!
    “你怎么来了?谁允许你出院的?”顾远皱眉,向我走来,我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愤怒、一丝惊讶,或许还有一线关怀?
    我笑了,关怀?怎么会有呢?
    “医生说我康复,可以出院了。记得今天是安琳的生日,接一个半死不活的我出院,实在是太晦气。所以,我自已回来。”我笑着,声音沙哑中带着疲惫。
    我这话一出,原本是关注焦点的安琳,瞬间苍白了脸。
    我知道,这话会引起别人的误会,为了安琳的生日,连好不容易癌症康复的病人都不肯去接,无论如何都太过残忍。
    “为什么没人通知我?”顾远目光一凛,注视我时,多了几分不耐。
    我知道,他一定是生气了,以为我又要来搞事情。
    他还真猜对了,我怎么会是把所有委屈都吞进肚子里的人呢?这也不附合我**姐姐的人设啊。
    “通知?顾总,您太忙了,自从安琳据说是被我,一个化疗之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后,连床都起不来,话都说不了的虚弱病人下毒毒害之后。顾总就承担起了照顾妻子之外的女人的重担,再也没有去看过我。我哪有时间通知您我康复的消息呢?”我抬眼,看着顾远时,带上三分挑衅。
    顾远果然立刻被我激怒了,他伸手就要去拉我,而上手一抓,却是过于肥大而显得空荡的衣袖,他愣了一下,仿佛是没有想到我会瘦成这个样子。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4章 闹场的

“盈盈,你别胡闹了。既然出院了,就好好回房间休息。”安常山走过来,他看着我的眼神里有恼怒,但也有疼惜,到底他是我的父亲,但嘴上,却还在指责着我的无理取闹。
    “胡闹?怎么?我来给安琳送个生日祝福,都不可以吗?”我眨眨眼,压下所有的情绪。
    “当然……爸,姐能出院,是天大的喜事儿,她病情刚刚恢复,心情不好,是一定的。爸……顾远……快让姐姐坐下休息一下吧。”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种时候,安琳那朵小白莲花戏精,怎么能不出来开始她的表演。
    她走过来,一手扶着我爸,一手轻轻拉我老公,那感觉像是她才是这家的女主人,还用那种关怀欣喜又带着委屈的眼神看着我,那么楚楚可怜,那么让人恶心。
    我没理她,只是顺着顾远拉我衣服的动作,就势把外衣**了下来。
    “啊!”我听到人群中发出一声声惊呼和倒抽冷气的声音。
    没错,的确应该惊呼。
    我穿着康复院的病服,瘦的根本撑不起那件衣服,拉起的双手腕上,有无数次扎针留下皮下瘀血,已成青紫一片。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具身体应该已经千疮百孔。
    “这……”顾远也忍不住发出了疑问,他伸手想去握我的手,却被我不着痕迹的避开。
    我走到了安琳身边,冲她笑,说:“安琳,生日快乐啊。”
    “姐,谢谢你,我没想到,你受了这么多苦。”安琳眼睛一眨,几乎要哭出来。
    “去年,也是在这里办的生日聚会。那天我没参加,也就没法给你祝福。”
    安琳听我这话,脸色突然大变,嘴唇都有些颤抖。
    “因为,那天,我正在医院做手术,流掉我已经三个月的孩子。”我再也保持不住笑容,我能听到自已的声音,咬牙切齿,每吐出一个字,都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
    这时,不光是安琳,就连顾远脸上都流露出不忍与痛惜,我的父亲更是难过的涌出了泪花,而继母周芳此时却用一种怨毒的眼光在看着我。
    看来,我这句话,真的刺到了某些人的神经。
    “那一天,我失去了孩子。马上要再上手术台,切除四分之一的胃。听说,当天生日聚会很欢乐?我和我的孩子,都没有机会来热闹一下,真是太遗憾,太抱歉了。”
    在场的许多人,都流露出了异样的神色,我知道,他们去年都来参加过安琳的生日会。
    就连我的丈夫顾远,也在我手术之后,匆匆赶来,为安琳送了祝福。
    只有我从手术台上奄奄一息的下来,在生死一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线挣扎。
    他们的欢乐,建筑在我的垂死挣扎之上,只要是正常有良知的人,都不会觉得理所当然。
    更何况,顾远!他是我的爱人,我的丈夫。安常山他是我的亲生父亲。
    安琳一张脸惨白如纸,她已经伪装不下去那副优雅的样子,似乎立刻就要昏倒一般。
    但总有人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找不痛快。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那还不是因为你在的时候,总是欺负安琳,她才连生日都不敢过。你病的都快死了,还想毒死安琳给你垫背,你活该!”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5章 不得安宁

我瞅了说话的女人一眼,我认得她,她是安琳的好朋友叶静静。
    她这话,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在场的人群,再次骚动。
    显然我刚才的辩解不足以打消他们对我这恶毒之人的认定。
    但,我已经不再是那个被突如其来的委屈搞懵,只能不断说不是我的傻子。
    “这位是?”我看向叶静静,嘲讽的问。
    “哼!你装什么,怎么,被我说穿了,就装不认识我啊!”叶静静得意的扬起下巴。
    “静静,你别这样,你别说了,姐姐她……”安琳委屈的拉住了好友。
    “安琳,这是你的朋友吗?我劝你,像这种不三不四的朋友,最好还是少交。一点家教都不懂吗?一个外人,也配插嘴我们安家的事吗?”我冷笑。
    “你!”
    “叶小姐!请自重!”我还没有开口,顾远就先说话了,他声音冰冷,面色也黑的吓人。
    顾远的厉害,这城里无人不知,叶静静立刻噤声,不敢再多发一语。
    “安盈,你累了,我带你去楼上休息。”顾远走到我的身边,轻轻扶住我的胳膊。
    我看他那副体贴的模样,就觉得好笑,明明眼中仍然是愤怒和轻蔑,难道都开始去戏精学院学习了吗?
    “还有一件事儿,这里好像是我母亲留给我的房子?”我问。
    这下子,周芳和安琳简直就要绷不住了。
    “我不太喜欢,别人把我的房子,搞得乱哄哄的。也不喜欢别人没经过我的同意,就在这里给不相干的人搞什么聚会。”我轻声说,适当的表现出了我的虚弱和疲惫。
    然后拎起自已的包,走向了二楼。
    让我没想到的是,顾远突然走了过来,竟然一把抱起了我,直接走上了楼。
    我们的房间,还跟我离开时一样,温馨,按我自已的喜好布置。
    与顾远结婚的时候,我执意将母亲给我留下的别墅拿来做我们的婚房,只是想告诉顾远,我跟只看中他财势的安琳完全不同,我可以骄傲的跟他肩并肩,走完人生路。
    但现在,看看这个房间,我都觉得是个笑话。
    “我记得,这里本来有张婴儿床。”我倚着床头,指了指床的左侧,轻声说。
    “你到底又要搞什么?”顾远嘴唇轻颤一下,但终于还是吐出了质问。
    “我搞什么?”我抬眼看他,那张脸依然让我迷惑,因此,也让我看不清,这脸上对我从来都只有敷衍和不耐。
    “你是故意在今天出院,而且不通知我们任何人是吗?”顾远走过来,他低头看完,漆黑的眼眸中酝酿着我看不清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的情绪,也给我带来巨大的压迫感。
    “呵!”我轻笑,嘲讽的是他,和依然会因为这男人一个眼神就痛的心口发麻的自已。“我通知了,又能怎么样?你们会去接我?还是把我继续关在医院等死?或者说我下毒杀人,把我送进警察局?”
    顾远伸手捏住我的下巴,虽然愤怒,却还是控制了力度。
    “你够了!你下毒害安琳的事情,她已经不再追究。我们也没有再想提起。你好不容易出院,能不能安分一点过日子。”顾远声音压抑低沉,似乎是努力控制着情绪不要爆发。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