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7 | 浏览:576|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丑妃倾城》 - 云在青霄水在瓶---91书城首发原创文,请多多支持 ...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各位好,欢迎各位来看我的文,已经和91baby书城签约啦
书友们可以直接进入书城里搜索
希望大家多多收藏和点赞哟

书名:《丑妃倾城》
作者:云在青霄水在瓶
丑妃倾城.jpg




文案:
她本是相府小姐,却因人陷害容颜尽毁。
凌启国纷争四起、权势纠纷下。
她又成了无辜的工具。
几周辗转、历经磨难。
最终恢复倾城容颜,丑妃不丑,妃本倾城。



关键词:淳于逸风、顾采薇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青梅竹马、强强、重生、情有独钟


——-——————————————






第一章 初入王府
三月初三
    成景王府中。
    “听说了么,皇上这次下旨逼王爷娶得王妃是天底下最丑的女人。”一个小丫鬟小声窃语道。
    “嗯,我也是听说,是相府的二小姐顾采薇,传闻相府的两位小姐,一美一丑,二小姐丑比东施,三小姐美若天仙。”
    “可惜三小姐今日嫁了皇上,而咱王爷却得娶这二小姐,哎,你们想不想看看咱们这个新王妃有多丑。”
    顾采薇一身红色嫁衣,凤冠霞帔,刚从拜礼堂上下来,经过走廊便听到这样的话,是一群王府小丫鬟在兴致勃勃地议论她。
    她的脚步不由定住。
    她们说的没错,她是顶着一张丑颜嫁过来的,她三岁时不知道谁给她下了毒,毒好之后让她容貌尽毁。
    她原本也有一张清秀的脸,至少称得上平滑无痕,如今这副样子,她确实配不上他们王爷。
    她被皇上下旨嫁给成景王,她也没有想到。
    成景王,那是一个骄傲的男人,听闻他十三岁接将军印,曾征战沙场为凌启国立下赫赫战功,他少年封王,权倾朝野,这样的他,怎么会看上她,顾采微苦笑。
    今日出嫁,那个男人没有去相府迎亲,也没有出门口迎接,甚至都没有出现在拜礼堂上,她就被这样的娶进了王府大门,身后两个小厮跟着便要送她回喜房。
    顾采薇想想多少有些心酸了。
    “大胆!你们竟敢私议王妃,活得不耐烦了。”顾采薇身后的小厮对前面挡着路议论的丫鬟们喊了一嗓子,声音不算严厉,像是一种提醒。
    前面的丫鬟神色微惊,立马捂了嘴,都垂头恭敬地行礼站一边。
    顾采薇知道,小厮这样的教训丫鬟们也不过是让她们嘴上闭上,或许她们还在嘲笑她一个丑王妃,可是那有什么办法,人心不是威吓就可以征服。
    顾采薇什么话也没说便跟着小厮轻步往前路走。
    “你们几个丫头还不快扶着王妃。”小厮又悻悻说了一句,几个丫鬟立马左右侧扶住顾采微。
    王府的走廊有些长,顾采微走得小心翼翼。
    脑中忽然回想母亲的话,“采微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子,他日嫁人定能赢得夫君喜欢。”
    她的母亲是相府大夫人苏锦月,她在她八岁时便过世了,但顾采微确记得母亲说得每一句话。她要好好活着,为了母亲,也为了世间有的那个懂她的那个男子,虽然她知道现今她的情况,她将嫁的男子铁定不喜欢她。
    “王妃小心!”身后的小厮提高嗓音提醒了一句。
    不过还是来不及,顾采微直直向前面地上扑去。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一旁的丫鬟忙掺她一把,然而随着这一跌一扶的动作,掩在头上的盖头巧然跌落在地。
    一行人齐齐的目光向她的脸望来。
    “呀,好丑!”扶着她的丫鬟手不由一抖,忍不住**口而出。
    一旁的几个丫鬟倒吸了口凉气,面面相觑。
    她的脸是很丑的,吓着了众人。
    扶着她的丫鬟忙尴尬道,“对不起王妃,奴婢不是故意的。”
    明明记得脚下是谁绊了她一脚,可是追究又有什么意思,她们不过想看她的脸,对她的“丑”好奇。
    “没关系。”顾采微垂下眼睫毛,只是轻摇下头。
    她可以不在意,或许这已经成为习惯。
    进了喜房,那红色的窗花,红色的桌子,红色的床幔,红色的地毯,各色的贺礼,桌上珍果连连。
    可是顾采微丝毫没有感觉到它的喜气,反多了一丝悲凉。
    “王妃,奴婢们先下去了,现在外面正是喜宴,估计王爷晚上会过来,请你在这里静等。”丫鬟把她轻扶到柔软的床上,理一理周围的床被,准备出去。
    他连拜堂礼都没有去,他怎会在外面喜宴,她盖着盖头微颔首。
    “嗯。”
    天色渐渐变得昏暗,房间点了烛光,顾采微就那样直直的坐着,等到月亮爬上星空。
    沉静到只有自己一个人呼吸的房间里,顾采微感觉紧张起来,那个男子,她未来的夫君会怎么对她呢?皇上的忽然赐婚并没有征求他的同意,他怎么会接受一个容貌尽毁的女人,她对他或许像一个耻辱,该怎么办?
    她衣摆下的双手拉扯着衣袖不知过了多久,手心冒了薄汗。
    过了良久
    “王爷到!”门外小厮忽然一声清喊。
    紧接着…
    “你们下去吧。”屋外一个低沉冷冽的声音道。
    脚步声渐渐靠近,只听“嘭”一声,房门被一脚踢开,门外透进来阵阵凉气。
    顾采微可以隐隐感觉到对方身上一股寒气,被踢门的声音微吓了一惊,她忙正襟危坐。
    淳于逸风深色的眸扫过房间,冷冷射向那喜床上静坐的女子,她看起来几分窈窕的身姿外罩一件华衣红色喜服,头上蒙着那鸳鸯戏水的锦绣盖头,乌黑的长发如锦缎一般顺着肩头缓缓流下,身前一双纤细光洁的手似不安的搅在一起。
    她就是那个丑女?如果不用看她的脸的话,整体他会感觉是一个绝色倾城的美人。
    这种意识让他好奇,下面那张脸到底有多丑。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又缓缓靠近,空气中一阵静致,顾采微直觉心跳加速起来,忽然眼前就一片明朗了。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你…就是相府的二小姐顾采微?”淳于逸风一手握得长剑轻挑起她的下颌,微眯的眸望向她,银色的长剑在昏暗的房间中散发着阴冷的光。
    顾采微抬起双眸,瞬间被眼前的那柄长剑惊了一下,他竟带了长剑?他就是用长剑挑起她的盖头的?
    对面男子一身黑衣锦袍,今日他大婚却连喜袍也没有穿。向上他一张英俊非凡的脸,剑眉入鬓,长而密的睫毛下是一双幽深的黑瞳,眼底似藏着怒气,鼻梁挺似利剑,紧抿的薄唇显示着无情。
    成景王果然如传闻中的好看,不过他脸上那抹怒气,外加手中的长剑早早拉回了她的思绪。
    “是,妾身顾采薇。”顾采薇镇定下来,忙起身盈盈一拜。
    日后他便是她的夫君。
    “呵,果然是个丑女,丑的让人恨不得拿剑一把劈了。”淳于逸风阴沉的声音忽然道。
    他从没见过这般丑的女子,对面的女人除了一双眼眸生的清澈,眼睛之下的脸颊青紫一片还带着微肿,完全掩了脸颊的原形,丑到了极点,让人不想再看
    第二眼,他说的恨不得拿剑劈了毫不夸张。
    当然他之所以如此厌恶这张脸,还是因为心中的怒火,他的皇兄淳于晨风如今对他越来越顾忌,淳于晨风听信馋言,说他与朝中重臣勾结,不把他这个皇上放在眼里,便想杀鸡给猴看,让那些大臣知道他才是皇上,只要他一张皇旨下,即使全天下最丑的女人他这个成景王也得娶。
    他原本不曾有的事,被这样对待,这简直是对他简直是最大的侮辱,他怎会就这么接受。
    没想到淳于逸风会这么如此厌恶她,甚至有些恨意,顾采薇抬眸望进他的眸中,心中说不出的感觉,还是微微刺痛了一下,因为他不是别人,将是她日后的夫君。
    “妾身自知…”丑陋,顾采薇忍不住微哽道。
    淳于逸风见顾采薇眸中一抹微暗,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嘲讽,又想起了另一件事。
    “说起来今日你还得恭喜你的妹妹,今日她也是大喜,皇上原本该娶你的皇后,如今却娶了你的妹妹,不知你心中作何感想。”
    顾采薇微惊,淳于逸风这便让她难堪么?
    这件事说起来便是也算与她的婚事相关,顾采薇的母亲是相府大夫人,她是嫡女,自小与皇上订婚的是她,可惜幼时毁了容貌,之后皇上与她的妹妹在相府相遇又一见倾心,皇上便改娶她的妹妹顾采洁为后,今日其实是她和她的妹妹同时出嫁的日子,现在的时辰她的妹妹想也举行完封后大典了。
    说起这件事,顾采薇心中虽也有些不舒服,不过想来也没什么。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她毁了容貌,怎能再为后,而她不做皇后那个位置即使不是她的这个妹妹,也会是别人。
    “这一切大概是缘分使然,妾身相信命运。”顾采薇跪在地上抖胆对淳于逸风道。
    淳于逸风的美眸瞥一眼地上的女子,这句话倒让他有些意外,原本想羞辱女子,没想到她看得这么淡,这倒有些像世人说得“相府才女”的气质。
    “你倒是心胸宽广,不过本王可不会你如此想。”他嘲讽睨她一眼道。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别无选择
他忽然走上前,一只大手轻拉了她的手腕站起身来,接着向屋中的一面光洁的铜镜前走去。镜中两个人影立即清晰,一个身长玉立,面色白净,一个满脸青紫,徒留一双清澈的眸。
    “你看你这个样子怎么配得上本王。”淳于逸风冷冽的声音忽道。
    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嘲讽。
    顾采薇一瞬只觉心上被大锤锤了一下,仅管太多人说她丑,可是这样被一下拉过来对比还是
    第一次,还是她的夫君,可见他的残忍。
    顾采微当下明白,他不要她,其实最坏的打算也不过如此。
    “妾身确实配不上王爷,比不得王爷的容颜,妾身还请王爷休了妾身。”她倾身下跪道。
    这样可以了么?她是识时务的,如果他怨恨她,她愿以一封休书平息他的怒气。
    “休了你?休了你本王岂不是对不起皇兄的美意?”淳于逸风好笑的眸望向顾采薇,修长的手一把握了长剑入鞘。
    顾采微忽然不明白淳于逸风到底想怎样,不是休了她?
    “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滚出王府,二是留在王府。”淳于逸风此时收起来眸中的冷笑,换上了一脸的阴寒道。
    关于被休出府和滚出王府是两回事,得了休书出府,两人便从此**离夫妻关系,再无瓜葛,而未拿休书被赶出府,女子仍是男子的人,且女子有未侍奉好夫君的责任,于凌启国的礼制算不守德甚至违国法,同时更不能回相府,她将无处可去,他在截断她的退路。
    “妾身留在府上。”顾采微垂下睫毛只好道。
    “好,既然如此,本王便答应你留下,只是你这般容貌怎配在这样的房间休息,陈于,帮她看一下王府还有什么闲置的空处可容人休息。”淳于逸风忽道,房门被打开,一个黑衣护卫闯了进来。
    他望眼顾采薇,接着向淳于逸风禀报。
    “回王爷,挨了马场旁的猪圈旁有一去处,可供人住。”陈于犹豫一下,忽大声道。
    淳于逸风下午就选定了一个地方,他早做了这样的打算。
    “好,还不快替她安排。”淳于逸风嘴角弯起道。
    猪圈?人如狗彘,顾采微忽然想到了这个词,他竟让她住那样的地方,尽管她心中镇静,还是吃了一惊。
    他竟厌恶她到这样的地步,为什么,因为皇上的赐婚?因为她长得丑,他就想侮辱她?
    她只想了他或许会休了她,没想到的是他竟做这么绝。
    顾采薇心中忽然窒息一下,终忍不住道,“王爷…”
    “怎么?你不想去。”
    “妾身…”她无法开口。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本王府中不养丑妇,要不你滚出府中,要不留下。”他打断她道。
    他可没有顾采薇那样的想得开,谁惹怒了他,他一定要回击,即使是皇上也不行。
    他原本就没做什么,有人冤枉他。
    他要让他皇兄知道,他赐来的丑妃他将如何对待,他要把她与牲畜放在一起,唯有这样,才等于在他皇兄身上回他一拳。
    这才只是开始,他的报复以后有的是机会。
    顾采薇怔住,这便是她的夫君?
    儿时读《女戒》,有一言,出嫁从夫。
    “是。”她黯然道。
    一步步踏出房门,顾采薇的心情忽然有些沉重,眼睛也感到有些酸涩起来,她一向不在乎别人怎么对她,可是原来也不是全然不在乎。
    她望向天上的星空,星辰闪烁,好像也是一付泪眼迷蒙的样子,原来今夜的她如此狼狈。
    刚出了房间,院中不远处几个丫鬟,小厮站在那里,像是看热闹,都向她望来。
    不知道屋中的话他们听到了没有,其中有下午扶她进房的丫鬟,现在看她似乎又是一重笑话。
    一步步踏出院落,身后终响起闲言碎语。
    “王爷好像让她睡猪窝旁,真够惨的,王妃睡猪窝?”
    “谁让她长那么丑,晚上看了怪吓人的。”
    “皇上给王爷找这么丑的,咱们王爷那般容颜岂是她能配上,懒蛤蟆想吃天鹅肉,呸,什么相府二小姐。”
    “这种容貌,要我早一头磕死了。”
    顾采薇的脚步顿住,耳中充斥着各种狠毒的话语和笑声。
    她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要这么骂她,于她们有什么好处,但不管什么,她都只能安然接受,她一向不是就是这样么?
    她在相府也曾遭受非议,比这个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今沦落王府,更没有辨驳的资格。
    母亲说过,“不必在乎世俗的眼光,只要做好自己就行。”母亲的话她一直记在心头,让她足够坚强。
    继续向前走着,一路上越来越多的人围观,顾采薇忽然觉得她好似那街市的被耍的猴子,一群人围着看热闹,品头论足。
    王府的院子今夜灯火通明,似乎不是为了这新婚之夜,而是为了让所有人识清她的脸而准备的。
    “好丑!”
    “传闻相府的三小姐美得不可一物,这二小姐怎么这么丑。”
    她挺直胸膛走着,渐渐淡出了人群的视线,才稍微松口气。
    陈于望向微松口气的顾采薇,只是冷冷睨她一眼。
    一路跟着陈于渐渐走向偏僻的地方,又不知走了不知多久,顾采微猜想已经快要出王府了,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接着才看到那一望无际的马场,顾采微不得不承认王府比相府大很多。
    而相连着马场马厩一边的有几个猪圈,猪圈一旁搭了一个可容一个躺下的小窝。
    “王妃,到了。”陈于冷不丁停下脚步道。
    长长的马厩,相连着猪圈,在黑暗中散发着一股臭味。
    “就是这里么?”顾采微身体微僵,声音有些不可置信说,这样的地方,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
    宰相府的生活虽然不甚如意,但她至少是千金小姐,这样连下人都不来的地方带给她的不仅是震惊,无措,还有一种耻辱感。
    顾采微忽然想自嘲,她不得不再次承认那样一个好看的男人,心却这样狠。
    “嗯,是。”陈于微转了侧脸,看她的脸色微微发白。
    这样的地方,一个千金小姐住在这里,他们王爷是有些过分。
    可是陈于一想到这个女人这般丑,皇上竟然让他们王爷娶她,这对他们王爷来说是一个耻辱,一想起这个,他心中也是冷哼,觉得活该。
    看不到陈于面上的冷冽,顾采薇只是望向前方猪圈,马厩中传来的臭味让人有些作呕,还有那即使是夜里,依旧动荡不安的一阵马的吐气嘶鸣声和猪的嚎叫,让人微微害怕。
    感觉他们像在嘲笑她,又像在欢迎她这个只能与牲畜为伴的女人,顾采薇感觉悲凉。
    她一步步向前走去。
    “谢谢你,麻烦你了,请回吧。”回头顾采微强迫自己要镇定,努力给自己面上保持了一个平和的笑,又对陈于施了个礼。
    终是要过去的,她又怎么能逃避?她微呼口气,向她的窝走去。
    这个女人看起来很温婉,她淡然一句,陈于的目光不由望向她。
    在这么让人难堪的地方她还对他们施了礼,她果然是相府家有教养的小姐,她身上似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清雅的气质。可惜,如果不是她容貌丑陋,侮辱了他们王爷,或许她的下场会好些。
    陈于的目光追向了远去的那个人影,黑亮的眼神不由惊讶定住。
    红色的裙摆在夜里马场的风中飘舞,黑色的长发齐飞,在夜中划出了美丽的弧度,宛如一个夜色降临的魅人仙子,如果不是那张脸先入为主破坏了形象,他们铁定以为这样的女子是个仙女。
    “很美,可惜”毁了容。
    深夜的马场沉寂的没有一人,惟在寒风呼啸,马蹄不安的作响,时不时传来猪的呼噜声。
    顾采微一身红色长裙坐在马场边,双手抱膝,将脸深深的埋进腿里。
    泪水终是沾湿了她的衣襟,然后被融化的无影无踪。这是顾采薇
    第一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次夜晚没有忍住落泪,她一向会很坚强。
    她知道她的容貌会让她的命运多舛,只是没有想到是这样的难堪,她一瞬也觉得无奈。
    “母亲…我会坚强。”忽然有些怀念母亲,年幼时,母亲总是陪在她身旁的。母亲曾说过,“采微要坚强,不要让任何人看到你落泪。”
    她一手抚上她的脸颊,除去眼角的多余的泪,她会继续坚强的活着的。
    今夜于她只是有些想不到,独自一人的日子,她会更加努力。她乌黑清盈的目光望向夜空,她想,她的夫君看不到她的,总有一天他会看到她。
    生活似乎只要生命在,就没什么好不能活。那晚之后,顾采薇不再想那夜的难堪,开始想以后在王府的日子她要如何生活。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章 转机出现
沉静下来想,她先把身上一堆首饰去掉,这些首饰如今于她只是累赘,她现今在王府上的地位配不上王妃,又不是丫鬟,身份尴尬的很,而那样一堆与身份不符之物隔在她身上久了会遭人惦记,也容易引起事端。
    顾采微果断先卖掉首饰,恳求府中的丫鬟换了棉被,衣物等一些生活重要用物。
    她从不怕吃苦,这一点所有人都不知道,世人眼中她曾是相府的二小姐,相府嫡女,可是她们不知道从八岁她的母亲死后,她在相府的生活便不甚如意。
    二夫人苏氏承了她母亲大夫人的位置,她的小妹顾采洁也抢了她嫡女的地位,父亲对她不闻不问,变得她冷冰冰,她在府上的一切向来也是她自作打算罢了。
    说道父亲对她不闻不问,顾采微一直有些疑惑,母亲在世时他对母亲和她都很好,可是母亲死了,他便忽然就变了,顾采微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她一个八岁的女孩甚至会完全无措。
    猪的嘶嚎声打断顾采微的思绪,它们想是饿了。
    顾采薇看那几只奇怪的不断上拱的猪,想想便到府中后院找些厨房的剩食来喂它们,这些都是这几日她看到的。
    顾采微使了大力才好不容易抓了木桶过来。
    “王妃,这是做什么,这种粗活让我们这些下人做便好了。”一旁来喂猪食的小厮晓春看到她这样忙赶来道。
    晓春是府上在厨房帮忙的小厮,这几日见他天天来喂猪,顾采微自然见他多了。
    今日是他
    第一次和她说话,许是实在见她笨拙的动作看过不去。
    “别叫我王妃,我不是什么王妃,我只是想要帮些忙,这种事我能做。”晓春
    第一次和她说话,也是府上
    第一个主动过来和她说话的人,顾采微友好的微笑道。
    她一手仍接过木桶,努力的学着样子喂猪。
    晓春望向顾采薇,这些本不是相府千金可以做的事,看着她丝毫不做作,努力干活的样子微顿了一下。
    她来的这几天晓春有见到她一步步沦落到此,能受这般侮辱,说来晓春也觉得她可怜,她独自一人在这样的地方,尤其再看到那样一张青紫相杂的脸,更是觉得不忍心。
    “王妃,你别难过,王爷其实是很英明的人,只是没想到前两日忽然会被赐婚,一时气急败坏,他才会这样对你的,他总有一天会发现你的好的。”晓春忽然想起前几天发生的事,不由想安慰顾采薇道。
    尽人皆知的,她这个丑陋的可怜的女人受了什么样的待遇。
    很多人觉得那是笑话,其实也是站在他们王爷的立场上,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对顾采薇的厌恶,可是如果站在顾采薇的立场才会真正感觉这位千金小姐有多惨。
    她如此的坚强,是什么在支撑她呢。
    “没关系,我从没有怪过他,没怪过任何人。”小春忽然说起的这个话题,让顾采微也一时怔了一下,努力淡了神情道。
    想起这件事,想起那个男人冷俊的脸,想起那晚,顾采薇心中一时还是难掩那种酸楚。
    他真的把她仍在这里,对她不闻不问。
    可是她不怪那个男人,将心比心,他那样一个身份显赫的王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安排了一个丑女为妻,而且世人皆知,被人耻笑,他自然会生气。
    他这么做不过在做反抗,反抗这段姻缘,她无法怪他。
    她是个父亲都不护爱的人,她如何奢望一个刚见
    第一面的陌生的男人给她关怀与爱。
    不过她的心底还是有一个小小的奢望,奢望有一天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她的好、她的伤。
    之后的日子顾采微晓春便渐渐熟络起来,两个人一起做着这个马场的事。不仅是喂猪,喂马,帮忙清理马场里的一切,顾采薇奇怪的感觉反倒一种自在。
    渐熟的日子,顾采薇还认识了其他马场的人,还有别处的丫鬟小厮。尽管所有人对她还不是很友好,但似乎渐渐对她的存在习惯。
    小春是个不错的人,见顾采微可怜,偷偷来帮了她不少忙,因为天气变得有些凉意,他帮顾采微做了遮挡小窝的帘子,有了这个她至少不必大晚上身体露在外面,还帮顾采微简单修补了小窝,至少看起来整洁干净些。
    顾采微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晓春,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小时候母亲曾教她玩过驭鸟术,那时只要母亲一声口哨,天上的鸟便会飞下来停在她手上和她玩。
    那年她的母亲去世,她一直在府中闷闷不乐,院中飞来了一群喜鹊,不停地叽喳叫。
    那时她一时心情压抑,想起了母亲,便想试着喜鹊与她作伴,她对着天空一个哀鸣的口哨,接着院中的喜鹊便齐齐盘旋在上空,接着围成一圈旋转,像是对母亲的一种哀悼。
    想起来,顾采薇沿着熟悉的记忆,对着空中的鸟雀一个口哨,接着手势在空中一转,便远远见天空的鸟儿惊飞起来,到顾采薇的上空盘旋,连带着地上食谷的麻雀也飞起来。
    晓春当时都被顾采薇震住了,指着天空一阵欣喜。
    “顾姑娘,你好厉害。”
    后来他还说要跟顾采微学驭鸟术。因为这个神奇的东西小春传开,府上所有人似乎对她的态度有所改变,厌恶她的眸中多了一份好奇。
    天空晴好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