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9 | 浏览:1840|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五月裂帛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7800507  
精华
帖子
18 
财富
373  
积分
107  
在线时间
1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1-12 
最后登录
2019-8-10 

五月裂帛 (作者:五月裂帛)


文案:


被市局刑侦大队队长盯上是什么感觉 ?

秦若帛:”…… 一言难尽

康烈:眼神确认过,就是你

VIP小说荣誉勋章 热心妈咪 成长勋章 银河勋章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48248  
精华
28 
帖子
10896 
财富
360767376  
积分
270480  
在线时间
6110小时 
注册时间
2008-9-17 
最后登录
2019-11-18 
期待书友大大的正文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7800507  
精华
帖子
18 
财富
373  
积分
107  
在线时间
1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1-12 
最后登录
2019-8-10 

第1章   那一眼

五月的南方,明明到了阳光明媚的初夏,今年,却变得如此奇怪。这雨,从冬天下到夏天,似乎没停断过。

前一个小时,还是朗朗晴日,这会儿,瓢泼大雨从天而降。秦若帛冲进眼前这栋楼的大厅里,有些潮湿的地面留下了湿湿的一行水印。

她看了一眼脚上原本纯白的软底布鞋,此时已经变成了浅灰色——雨水将布鞋浸了个透湿。秦若帛有些后悔,出门时应该带一双备用鞋,可谁料得今年的五月如此反复无常。也无暇思及太多,秦若帛抬眼打量了一下大厅,按照进校门时保安跟她说的按指示牌走,她很快看到了非常显眼的大红色的箭头符号指示牌。跟着指示的箭头符号,她很快找到了去五楼的电梯。

秦若帛按下电梯开门键,门开,进去,按了6楼,可是电梯却并未上升,而是往负一楼降去。门开时,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站在那。那男子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持着手机,正在电话。男子在踏入电梯时,一双眼眸淡淡扫向秦若帛时,脚步微微一滞。不过,仅仅是一刹那间,很快,男子收回眼底的异样,神态自若地跨入电梯。

电梯开始慢慢地往上爬。

秦若帛双眸认真地盯着电梯右上角那不断变化的数字。

这所学校的电梯有点奇怪,几乎每个楼层都停顿一下,门开,却不见任何一个人在门外。

旁边的男子不知何时收了电话,目光静默地却又毫不掩饰地直直地盯着一旁的秦若帛。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目光,如刀锋般锐利直接,让人无法忽略。秦若帛觉得电梯升得有些慢。

空气异常的安静,只有电梯偶尔叮咚的声响——旁边的男子安静而又张扬地盯着秦若帛。

终于到了六楼,秦若帛在跨出电梯时候,轻轻握了握腰间斜挂的那柄长剑。她的装束确实引人注目——长发高束,一袭月牙白古装长裙,腰挎一柄紫檀色长剑,宛如行走在江湖的古代剑客。只是这古代剑客似乎不应该出现在这座极具现代化气息的大楼里。


男人也跟着秦若帛身后跨出了电梯,却略作停顿,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脚步铿锵有力。

秦若帛很快找到了面试的候考地点。那是一间有教室那么大的舞蹈室。中间临时摆了几张桌椅,已经有几个人坐那了,有男有女,在小声地笑谈着,似乎很熟络。

不过仔细一瞧,他们个个面容精致,服饰各异。不像常人的打扮,应该都是来面试艺术老师的人员。

秦若帛挑了一把椅子,坐下,顺便也将长剑取下放在桌上。沉沉的剑身落在桌上,发出沉闷的响声。这是一把没有开刃的货真价实的真剑,既然是真剑。重量自然也轻不到哪里去。这一路走来,秦若帛身上早就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这把紫檀色的长剑一放在桌上,立即吸引住众人的目光。坐得离秦若帛比较近的一个圆脸女孩就好奇地问道:“你这剑是真的吗?”秦若帛点点头,容色冷淡。大约秦若帛并不怎么热络,热情的女孩显得有些尴尬,不过出于对长剑强烈的好奇,还是让她厚着脸皮说出了下一句:“我能摸摸吗?”


秦若帛抬眼看了女孩一眼,并没有立刻允诺。不过,这剑也不是什么特别值钱的古董。仅仅是一把剑而已,她跳舞的道具。所以她略略一沉思,就把桌上的长剑往女孩身边推过去。这就是默认的意思。


圆脸女孩很高兴,抓起剑的时候,如预料一般,这剑有些沉,她微微用了些许力气,拔出剑身。只是结果很意外,剑身是一柄黑沉沉的钝剑,并不寒光四射。众人有些失望。这结果在秦若帛的预料之内。若是寒光四射,她能携带着它大摇大摆在街上行走么?这可属于管制刀具,花多少钱买都买不到的。


都是搞艺术的人,见怪不怪,但却很少有人拿这么沉的剑作为的道具跳舞,更何况是一把没有开刃过的剑。圆脸女孩有些好奇。不过到底不熟悉,所以观摩了一会儿那柄钝剑之后,就递还给了秦若帛。

众人在教室里没等多久,就进来一位身形微胖的中年男子,脖子上挂着监考人的蓝牌。他面容肃穆地宣布稍后的面试注意事项,并收走了众人的手机。

“还真严格。”有人嘀咕道。


圆脸女孩听见了,打趣道:“波仔,这又不是考数学,收了手机,你就偷看不到了。”


被唤作波仔的男孩白了圆脸女孩一眼,嗤笑道:“五十步笑一百步,你也比我强不到哪?刚刚打电话叫你那刑侦队长哥哥过来看看的又是谁?”

圆脸女孩被揭了**,也不气恼,依旧笑嘻嘻地和男孩子斗着嘴,“那当初看见蟑螂,抱着我哥的大腿求救的人,又是谁?”

陈年旧事被翻出来,折了男孩的颜面。男孩的脸顿时一阵红一阵白,瞅了瞅圆脸女孩,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对付办法,便转到另外一张桌子边坐下来,离开前嘴巴叨叨道:“你就是一野蛮泼妇。”

圆脸女孩笑得更开了,又打了一次胜仗。

其他人员听着两人的斗嘴,都笑开了,在一旁劝着:“妍妍,你又把波仔气倒了。好歹你比他大几个月,姐姐让着弟弟一点嘛。”

看来,小地方就是小地方,找个工作,都是一堆熟人凑在一起。

秦若帛手下无意识地扣弄着剑柄。整个候考室她独坐那里,身姿端正,不与人搭讪,气质安静得格外与众不同。

过了一会儿,又进来二个男子,其中一个男子手上捧着一个不大也不小的纸盒子——那是面试顺序抽签盒。

秦若帛面试的岗位是舞蹈教师。该岗位只招1名教师,笔试入围按1:2进行。秦若帛笔试第一,所以抽签排序上,她是第一个走上讲台抽签。她抽的是2号,那与她竞争同一岗位的女孩就是1号面试签了。其他岗位的面试人员按照一样的方法和流程抽到了各自的签。

候考教室一下子变得很安静。仿佛刚刚大家小声地笑谈声就没出现过,似乎此刻才有考试的紧张气氛。

秦若帛淡淡瞥了一眼去了另一间舞蹈室面试的女孩。圆脸女孩就坐在一旁。她笑嘻嘻地对秦若帛说:“哎,我面试的是视唱岗位。这个岗位招2个。”秦若帛微笑点头,并不出声。她不是一个在陌生人面前很能畅聊的人,只能礼貌地微笑点头。

圆脸女孩一直用的是运城当地的方言,而秦若帛最多点头称“是”,用的是标准的普通话。说久了,圆脸女孩似乎意识到似乎有什么不对,“你不是运城本地的?”

秦若帛一愣,略一思索,很快就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大约自己离开家乡太久的缘故,久到自己都快忘记乡音了。习惯了大城市里与人交流用普通话了。

秦若帛正要开口解释,就有人来叫秦若帛了——轮到她了。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7800507  
精华
帖子
18 
财富
373  
积分
107  
在线时间
1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1-12 
最后登录
2019-8-10 
第2章 叩击
秦若帛被监考人员带入备考室,抽题,20分钟备课,然后进入一间舞蹈教室。
与文化课的面试不同,艺术课的面试,评委们坐在教室一侧,偌大的空间留给了试教的舞者。
秦若帛抽到的题目是:打虎跳基本动作教学。
秦若帛站在舞蹈室的中央,面对一众评委,目光平静,开始了教学试讲,她的嗓音清透灵秀,如同清泉落在玉盘上。在讲到打虎跳的基本动作要领时,秦若帛放缓语句速度,同时伸展开双臂以及身姿,进行动作示范。完后,将刚刚的教学内容打虎跳动作糅合到成品作里并进行才艺展示:三分钟成品舞蹈。
她选的配乐是鞠婧祎的《落花成泥》。因鞋子被雨淋湿,在平滑的舞蹈室地面走路都有些打滑,当起跳身子腾挪翻转时肯定会摔跤。
秦若帛抬眸扫向不远处的一众评委,有男有女,甚至男评委占一半多。想一想也是,能进这样的场合做面试官,一般都是教育局的领导,既然大半是领导,也就不难解释放眼望去基本都是身形偏胖的中年以上的男子了。为数不多的一俩个穿着打扮较为靓丽的女评委,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舞蹈老师出身,作为面试的技术把关者吧。
秦若帛就是那么轻轻抬眼一扫,当她再次低眉敛目时,就已经做好了一个大胆地决定。是的,临时的决定。
当轻灵婉转的音乐声响起时,秦若帛躬着身,随着音乐缓缓地去除湿掉的鞋袜,她的眼神温柔而又专注,指尖上的动作缠绕着绵绵音乐,似是情人在耳边轻叹,又似恋人间抵着头低喃轻吟——秦若帛将这本来在众人面前除鞋脱袜的不雅动作,硬是完美地糅进了音乐中,足可见她的舞蹈功底的扎实以及对音乐和舞蹈动作完美结合的天才悟性。
随着音乐声渐次拔高,女子那一双嫩白的玉足在月白的纱裙下若隐若现,似透非透,似裹足不前,又似剑般决断地要出鞘……女子将这首决绝的音乐中糅进扯不尽剪还乱的缠绵与贪痴……
倏地,女子拔剑而起,身姿在空中翩跹又凌厉。那柔软纤细又韧劲十足的腰肢,衬得女子英气勃勃的身姿中透着撩人的妩媚和性感,撩拨得在座的男评委眼睛都瞪直了。
坐在考场靠后门一端的男子,眼眸黑沉沉的,他咬了咬后牙槽,收了眼,侧了头略瞟了众男评委一眼,男人看男人,一眼就明白。那目光,有对舞姿的欣赏,但更多的是男人对女人的欲。
男子有些烦躁,伸手去摸裤袋的烟盒。刚一触碰到,就停了手。这个场合,不太适合,不,应该是禁止抽烟的。意识到这一点,男子的眼睛更加黑沉沉了,脸也是沉沉的。
……
三分钟的舞蹈,漫长又很快,最后的高潮中,女子携剑从空中凌空辟下,身姿定型,回眸,决绝又柔情——秦若帛完美收工。众评委一时回不过神来,许久,掌声如潮般响起。
微微喘息的秦若帛眸色淡定地面向众评委鞠躬致敬,敛去刚刚起舞时一身所有的媚色,从容安静得判若俩人,一脸端庄肃穆——这才是为人师表该有的气质与神态。众评委内心赞叹着。
很快,分数出来了——92分。在签字确认分数时,秦若帛的手顿了顿——她的竞争者,80分。教师公开招聘走到这个流程,一般不出意外,她将得到这份在四五线城市中,很多女孩梦寐以求的教师岗位——稳定、轻松,收入也过得去。  
不过,对于从事音乐舞蹈艺术的人来说,教师收入只是他们收入中的一部分而已。他们大部分人在校外都办有音乐舞蹈培训班。那个收入比教师工资收入高多了。
按照考试规定,面试完确定个人的分数后,不允许考生在考场逗留,将由专人送考生出考场。今天在侯考室听到监考员宣布这一规定时,秦若帛有些意外——没想到四五线的运城现在的编制招聘还搞得真是有模有样,隆重得很规范,已经与大城市同步了。
秦若帛收拾了随身携带物品,拎了剑。站在休息室内,等待考场安排的专人来送她出考场。
很快,门口站了一个高大的男子。男子沉着目光,言简意赅:“跟我走。”
男子的步伐很大,但是速度并不快。大约是就着后面的秦若帛。秦若帛总觉得气氛有些怪怪的,但是又说不出来。直到两人站在逼仄的电梯里时,秦若帛总算察觉到为什么感觉怪怪的了。
电梯里,秦若帛面朝电梯门,背靠着电梯壁,她站的位置是电梯的里角,和男子站在电梯中数字按键一角正好形成斜对角。这是逼仄的电梯里,俩个陌生人最远的距离。一般这个时候,为了不使对方尴尬,一般不都是各自面对电梯门,等待电梯到达目的楼层吗?可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来了,秦若帛抬眸,对上一双幽深的眼眸——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转身躯。目光不遮不避地直直盯着秦若帛打量。
若不是男子脖子上挂着监考员的蓝色吊牌,秦若帛一度认为这男子对她有什么不轨企图。
自然,考虑到目前双方的身份以及处境,秦若帛敛了眉目。
男子看女子埋下柔顺的头颅,似乎意识到什么,略略收了收目光,不过,在这不长不短的电梯下行过程中,秦若帛一直感觉到男子的目光不时扫向自己,不过,却始终未曾出声。
“叮咚”一声,电梯终于到了一楼了,门缓缓打开。秦若帛抬头,正要迈出脚,却生生顿住了。电梯门外有些暗黑,很显然,这不是她要去的一楼,而是到了地下负一楼。秦若帛下意识往男子望去,男子的目光正对过来。男子站在电梯门口,他已经为她伸手挡在电梯门口,目光看向她,脸上的神态应该是示意她出电梯门。
秦若帛摇摇头,缓缓道:“领导,我不是开车来的。我去的是一楼。”
男子似乎不以为意,“我也出校门,顺便载你一程。”
闻言,秦若帛有些吃惊,更多的是意外。
她看向男子,面前的男子,身材挺拔高大,饶是她1米68的身高,站在他面前,也有一种逼仄压迫的感觉。更何况,此时男子正用那双黑漆漆的眸子盯着自己呢。
秦若帛缓缓摇头,“不,谢谢领导,不麻烦您了。”说完,她的目光从男子身上撤下来,瞥向电梯壁。
静默在电梯里弥散开来。
两人都没说话,秦若帛任由男子死盯着自己。
许久,听得男子嗤笑一声,扔下一句:“随你”,便跨出电梯。
秦若帛听得男子步伐走远的声音,才把目光从电梯壁处收回然后瞥向电梯外,只看到高大的背影没入黑暗之中。
电梯重新往上升,到了一楼。
阳光从大厅的玻璃里照射下来,一厅的橙色。秦若帛按了按剑,走出门外,慢慢步入校道。
一辆暗灰色路虎从身旁缓缓驶过,大开的车窗内,闪过一个英俊的男子面庞。


VIP小说荣誉勋章 热心妈咪 成长勋章 银河勋章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48248  
精华
28 
帖子
10896 
财富
360767376  
积分
270480  
在线时间
6110小时 
注册时间
2008-9-17 
最后登录
2019-11-18 
哇,爆更啊大大,码住,我要追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9902478  
精华
帖子
55 
财富
846  
积分
239  
在线时间
6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5 
最后登录
2019-9-30 
呀,又来一位大大,每天都溜一圈,码住追文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7800507  
精华
帖子
18 
财富
373  
积分
107  
在线时间
1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1-12 
最后登录
2019-8-10 

3



康烈的车开得很慢,甚至有些漫不经心。他的眼眸不时瞥向左侧后视镜——镜中,身材曼妙的女子,漫步在校园小道上。那身姿,那眉眼,配上那柄古剑,像穿越时空而来,说不出的风姿与韵味。


康烈舌尖顶了顶后牙槽,他不是没见过着古装的现代人,相反,见得是太多了。运城是千年古城,何况现在市政府打造的运城古楼景点处,满街游人手上拿着现代化的智能手机,穿着满汉唐古装……别说好看,总觉得不伦不类。


卡槽里一阵震动响,康烈捞起手机,点开,免提,“陈校长。”男子声音低沉浑厚。

一确定是康烈本人,商职大校长陈建中那夹杂着浓厚运城方言的普通话就飙了出来:“康大队长,你怎么就走了作。听严(杨)须(书)记港(讲)你去送一个漂亮的妹崽,就不回来咧?中午大家还想和你搞一杯啊!”

电话那头是年轻男子低沉的笑:“陈校长,我是奉了蒋局的旨来监考,现在任务完成。要回局里开会了。”

“真的还是假的,你莫港(讲)鬼话(谎话)咯。我们大家蛮久(很久)没坐一起搞一杯了。漂亮妹崽下学期就来了咯,机会多得很嘛。”

康烈瞟了眼后视镜,所谓的漂亮妹崽已经不见踪影。“陈校长,下次。局里真有案子。蒋局电话又打来催我了。”年轻男子态度一本正经,那头的大校长只能作罢,挂了电话,“那港(讲)好了,下次来学校,一定要坐一起搞一杯啊。不然,你就看不起我这校长咧。““一定,一定。”


康烈收了手机,眼睛又瞥了一眼后视镜,然后用力一踩油门,车绝尘而去。

五月的雨后校园,芳草青青。大学毕业后,秦若帛很久没有踏足校园这一方纯净的土地。

这所职校很大,一栋栋教学楼以及实训楼,以及比足球场还大的操场,篮球场……用地面积可以赶得上一所大学了。真是隔行如隔山,从来不知道原来国家竟然如此重视职业教育这一块。

秦若帛行到这处名叫这“桃李园”的园子。此时正值温暖湿润的五月,桃李花已经落去,枝头上挂满了一颗颗小小的青涩的桃李果子。看得秦若帛心下一动,便步入林间小道。

嗅着这芬芳的桃李清香,内心舒适而又平静。秦若帛在林中的小亭中坐了下去,享受着校园的安祥。直到接到高中好友唐蜜的电话。

“香饽啊——”唐蜜的嗓音如其人名,嗲嗲的,甜甜的。她唤秦若帛为香饽饽。年少时,秦若帛曾多次抗议,她如诗如画的名字被好友叫得俗不可耐。可唐蜜却死不改口,并振振有词,
“我不可能向你卑躬屈膝的,秦若帛,你就是想占我便宜,是吧?你叫我蜜蜜,小秘都可以。可你晓得么,我叫你帛帛,知道的人,是帛画的帛,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我哪门子血缘亲戚呢——伯伯——“唐蜜捏着嗓子,尖声尖气的扯长嗓音,让人一阵恶寒,“你看,加个香字,香饽饽,人家就不会误认为你是我长辈了,多好。香饽饽,又香又可口,跟我唐蜜,甜蜜蜜,绝配啊…….”

对于唐蜜的胡扯瞎掰,秦若帛无言以对,时日一久,秦若帛,在唐蜜口中就永远成了“香饽”,再也无法纠正。

得知秦若帛面试成绩不错,正在商职校园闲逛,唐蜜表示要开车过来接她去饭店大吃一顿,以示庆贺。


唐蜜是行动派,很快开着她家那辆超级引人注目的悍马哒哒哒地跑到商职来了。


看着唐蜜娇小的身子从高大的悍马里跳下来时,秦若帛内心真想为唐蜜吆喝一声:酷妹子。

说起来这车也是有一段典故的。唐蜜父亲最初在运城下面的一个县城经营一间电瓶车的小卖部,并兼修电瓶车。虽然唐父文化层次不高,不过他凭借一手过硬的修车技术,以及与时俱进的精神,硬是把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二个轮子的小电瓶车经营铺发展成一个一百多平方米的四个轮子电瓶车的小商场,同时,修理技术也从会更换二个轮子的电瓶车的电瓶上升到能快速更换四个轮子的电瓶车的车轮。


经济实力的上涨使得唐父自信心膨胀。当唐蜜大学毕业回来,一举考上运城市政府档案管理室文员。唐父认为家里的祖坟终于冒了青烟——朝中有人当官了。唐父多年来逢迎送往的经验告诉他,要使女儿在朝中站稳脚根,家庭背景很重要。他总不能让女儿开着四个轮子的电瓶车去市政府丢人吧,为了彰显自家实力,不让女儿同事看轻。他不知从哪打听到,有钱就开悍马,当官的都买悍马。

唐父咬咬牙,东挪西凑,加上老家房子的拆迁款,花了七八十万给唐蜜买了这辆大气的悍马H3

送唐蜜去市政府报道那天,当唐父开着近百万的悍马H3驶进市政府大院,感受到众人目光的追随时,心里比喝了几两运城米酒还高兴。

悍马的强大,虽然没有让无任何背景的唐蜜在仕途有多大突破,可是,那天,唐蜜有个有钱的老爹的传闻像风一遍刮遍了市政府每个角落。从一上班,到现在,还时不时有人给唐蜜介绍对象,弄得唐蜜的男朋友很不高兴。

哦,对了,唐蜜现在的男朋友也是市政府某个领导给介绍的,他亲侄儿,市水利局局长的儿子。

就在唐母抱怨儿子的婚房面积有些狭小时,唐父对唐母吹胡子瞪眼道:“妇人眼光,头发长,见识短,你懂个屁。”唐父把家里的积蓄大部分投在有出息的女儿身上,一度引来唐母的抱怨。唐父并不理睬唐母的埋怨,埋怨他重女轻男。他不仅给唐蜜买了近百万的悍马,还给她买了一间二十来万的小公寓作为陪嫁。

“我爸对这世道看得真门儿清。当然主要是他宠爱我一些。”清幽的饭馆包间里,唐蜜轻啜着果汁说道。秦若帛也深以为然——唐蜜能在上班时间偷溜出来,喝杯果汁,和朋友吃个饭,可不全是因为她的直接领导是他准老公的叔叔么?自家人,打个招呼,以去市下面单位出个短差的借口就堵住众人悠悠之口了。

“那你弟弟现在还有抱怨吗?”秦若帛喝了一口清茶问道。


“就他那熊样,他现在那工作就是我托我男朋友家里帮忙搞定的。不然呢?”唐蜜回想前几年,他弟弟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觉得她抢了他的财产。


“还是你老爸有远见。”

“可不是,我不好起来,他能跟着好起来吗?一个大专生,专业还是烂大街没啥技术含量的市场营销。”想起来给他搞定工作的重重阻碍和困难,唐蜜就觉得那一口气难以咽下。


“别光说我了,你北市的事情搞定了没。”


秦若帛静默了下来,抬头望了望饭店外的花圃,低低道:“拖着呗,律师说,半年之后,第二次起诉,绝对判离。”

  

Rank: 11Rank: 11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9881 
财富
208257  
积分
170948  
在线时间
3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10-9 
期待后面的更新哟,太少了,不够看呢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7800507  
精华
帖子
18 
财富
373  
积分
107  
在线时间
1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1-12 
最后登录
2019-8-10 
五月裂帛    作者:五月裂帛  晋江首发
文案:
被市局刑侦大队队长盯上是什么感觉 ?
秦若帛:”…… 一言难尽”
康烈: “眼神确认过,就是你 “
                                    

   第4章
    “欢迎回运城。”唐蜜举杯。
     “谢谢。”秦若帛应邀碰杯。
       年少结成的友谊就如纯酿,时间愈久,酒香愈浓。
      “现在就等体检了,基本上这工作算是落实下来了,学校有提供宿舍么?”
       秦若帛摇摇头,“现在哪知道呢?”
         “这样吧,要是学校不提供住宿,你就住我那小公寓去吧。”唐蜜大方提议道。
        秦若帛笑了笑,点头,“那我就先谢谢了。”
       “去,你我之间还言谢啊。你来了,正好请你当我的私人舞蹈教练。私人定制的哦。”
      “那绝对。”秦若帛淡笑。
       “那你回去收拾收拾,就搬过来吧。”
         “你怎么比我还急?周大少没魅力了?”秦若帛不提还好,一提唐蜜就苦着脸道:“他老人家下基层锻炼去了。”
            周大少,本名周兴中——唐蜜现任男友,准未婚夫。
        “山不来就我,我可以就山啊。你不是有悍马吗”秦若帛打趣道。
           “我倒想啊,可你知道他发配到哪个山头去了?悍马是到不了顶的,得飞马。”唐蜜苦着脸。
         运城下面的县市也有悍马到不了的地方,只有一个地方,那是运城下面著名的山城——九道县。
      “九道县?”秦若帛试探地问道。
       “binggo”,唐蜜忿忿地喝了一大口果汁,“九道县十八乡。”
    一听这个,秦若帛就忍不住想笑。“那是够他这富贵大少爷喝一壶的了。”运城老百姓对九道县十八乡的印象,可以用当地的一首童谣来说明:“米塞塞,瑶寨寨,一道弯,二道弯,九道弯弯难登九道县,一座山,二座山,十八座大山压不住十八乡。”
  “香饽,离九月份开学还早呢?你这段时间打算怎么安排啊。”
    秦若帛沉思了一下道:“一直计划回来开一间舞蹈工作室,收一些学员。只是不知道运城这边市场情况怎么样。“
  唐蜜咧开了嘴,拍拍胸脯道:“你只要开起来了,生源包在我身上。“
“那敢情不错。不过,我一个人肯定打理不过来,要不我们合伙怎么样,你负责市场,我负责技术?“
     ……
  一顿饭的功夫,俩好友就敲定了接下来的舞蹈室开办的工作安排。
  唐蜜是个急性子。饭毕,就想拉着秦若帛沿街去找适合做舞蹈室的房子。
  秦若帛略低了头,去看脚上的布鞋。原本米白色的布鞋,因为淋湿沾染了些许灰土,现在变得灰扑扑的不说,而且整个鞋子感觉潮潮的,脚指头闷在里面,很难受。所以她拒绝了唐蜜的提议:“我今天跑了大半天,浑身黏糊糊的一点也不清爽。想早点回家换洗去。”秦若帛说的回家,是坐大巴回运城市下面的安县父母家。
唐蜜见她说话时,眼睛不住地往脚上的鞋子瞟。饭间,秦若帛跟她说了衣服和鞋子有被淋湿。衣服,还好一点,她包里随时带了太阳伞。可是却无法顾及布底布面的鞋子。是以,现在虽然布面被脚烘干了,可是鞋底却还是半干,加上五月份气温高,整个脚裹在又闷又潮的鞋子里,真的是无比难受。
可这对唐蜜来说不算什么难事。以前秦若帛在北市发展,她回了运城,虽然回来好几年了,也有几个玩得好的朋友。但仅仅只是限于玩,谈不上交心的。现在秦若帛回来了,她那股子黏糊劲又上来了。
“你那么急着回安县干什么?你回家又没什么事情,还不是闲着。”
“ 帮我父母看着侄儿啊。”这是秦若帛的理由。
唐蜜反驳道,“侄儿又不是亲儿。就陪我玩几天啊,香饽。我跟我叔请几天假啊,咱顺便把舞蹈工作室的房子敲定了啊。”
秦若帛心下盘算了下手中的积蓄,目前当务之急是要开源——舞蹈工作室必须尽快开起来,而且前期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要在九月开学前正式运营起来。所以这一番思量下来,就同意了唐蜜的请求。
秦若帛同意留了下来,这可乐坏了唐蜜。她立即拖着秦若帛去了附近商场挑选鞋子。秦若帛是一个做事很讲究效率的女子,即使是在逛街上,何况是现在双脚急需解放。她很快挑了一双中规中矩的厚底防水平跟凉拖。
唐蜜砸吧着嘴说这鞋子不够性感啊。秦若帛笑了笑却坚持付了款。唐蜜心中所谓的性感女鞋,应该是那种鞋跟细细的,鞋头是尖尖嘴儿。那种犀利又纤细,在视觉上,能极度冲击男人的视力,是女人对男人别样的性感诱惑。
秦若帛对此不置可否。可是眼下,她没有代步车,一双舒适的鞋子可以很好的保护她的双脚。
衣服上,唐蜜可不允许秦若帛再这样随便了。两人在商场转悠半天,秦若帛在唐蜜的监督下,终于挑了一件碎花鱼尾半身长裙,搭配一件无袖雪纺上衣。就这,唐蜜还嘟嘟囔囔,说她一点也不像从北市这样的一线大都市回来的白领,还是从前那个土生土长的运城土包子姑娘。
秦若帛无可奈何的笑着摇一摇头:“亲,别忘了我马上要去学校当老师了。”
“哼,还有四五个月呢?你打扮性感一点。咱运城有钱又帅的小哥哥多着呢,给我钓几个回来啊。”唐蜜一副操碎了自家闺女终身大事的老妈子心态。
秦若帛依旧淡笑。她一边在专卖店里扒拉着架上的衣服,一边听着唐蜜在身边的絮絮叨叨。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看,这条是不是挺符合你的性感要求?”秦若帛扬起手上的一条半身裙子,裙子被拨拉着向上扬起,裙带飘飘。唐蜜眼前一亮,一把夺过细细翻看着——这是一条低腰露脐裹臀的纱裙,但这不是它的最大的特点,这条裙子最为独特之处,是它的穿戴——整条裙子展开来其实就是一块布,布的两头系有结带,用布将臀部裹住,往腰身一围拢,结带在下腰间一扎……其性感美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当然这样的裙子是很挑人的,秦若帛168CM的身高,又是舞蹈出身,其身材气质都是拔尖的那种。
唐蜜顿时激动得语无伦次,“快,快进去试穿。”
秦若帛不动,看着好友轻笑:“你让我裸着身子出来啊。”
“对,对,还有上衣,配哪件好呢?”唐蜜转悠着骨碌碌的眼珠,往店铺四处扫射一番。最后挑了一件抹胸似的无袖、无肩短上衣。
“亲,这是绝配。”递给秦若帛时,唐蜜一脸庄重的耍宝模样。
秦若帛捏起这件没有什么布料的上衣,抖了抖,总之也没抖出多余几分来。她摇着头拎起衣服,在进更衣间换衣服时,丢下一句,“小蜜,你不去学艺术真是浪费人才。”
她一个艺术生,虽然平时身边都是穿衣颇为大胆的艺术同行,但这么多年来,她暴露的衣服基本上没有。有,也是那么几件在舞蹈室教学时舞蹈服。日常服装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中规中矩。今日这件,大约也只能在教学相关舞蹈时做舞蹈服装好了。这样想着,一只手半遮着肚脐眼,秦若帛推门而出。
“小蜜——”
唐蜜:“……”
“小蜜,好看么?“秦若帛看着眼睛睁得圆滚滚的唐蜜,心下有些想笑,配合唐蜜的表情,秦若帛信手托起衣架上的一只小花瓶。
唐蜜:“……“,
“别动,别动。站在那里。花瓶别放下。”唐蜜抓起手机对着秦若帛连拍了几张照片。
哎呀,太激动了,妈啊,这是妥妥的从画中走出来的抱陶女啊。
“香饽啊,你看,你看,抱陶女。”唐蜜指着手机里的女子,咧嘴笑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秦若帛满脸黑线,辩解道,“抱陶女是裸着上半身的。我可没。”
两人嘻嘻哈哈打趣逗乐着,又在店铺挑了几件衣服,满载而去。
(谢楚余大师的成名作油画《抱陶女》,大家可以去翻看一下)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7800507  
精华
帖子
18 
财富
373  
积分
107  
在线时间
1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1-12 
最后登录
2019-8-10 
第4章  抱陶女
    “欢迎回运城。”唐蜜举杯。
     “谢谢。”秦若帛应邀碰杯。
       年少结成的友谊就如纯酿,时间愈久,酒香愈浓。
      “现在就等体检了,基本上这工作算是落实下来了,学校有提供宿舍么?”
       秦若帛摇摇头,“现在哪知道呢?”
         “这样吧,要是学校不提供住宿,你就住我那小公寓去吧。”唐蜜大方提议道。
        秦若帛笑了笑,点头,“那我就先谢谢了。”
       “去,你我之间还言谢啊。你来了,正好请你当我的私人舞蹈教练。私人定制的哦。”
      “那绝对。”秦若帛淡笑。
       “那你回去收拾收拾,就搬过来吧。”
         “你怎么比我还急?周大少没魅力了?”秦若帛不提还好,一提唐蜜就苦着脸道:“他老人家下基层锻炼去了。”
            周大少,本名周兴中——唐蜜现任男友,准未婚夫。
        “山不来就我,我可以就山啊。你不是有悍马吗”秦若帛打趣道。
           “我倒想啊,可你知道他发配到哪个山头去了?悍马是到不了顶的,得飞马。”唐蜜苦着脸。
         运城下面的县市也有悍马到不了的地方,只有一个地方,那是运城下面著名的山城——九道县。
      “九道县?”秦若帛试探地问道。
       “binggo”,唐蜜忿忿地喝了一大口果汁,“九道县十八乡。”
    一听这个,秦若帛就忍不住想笑。“那是够他这富贵大少爷喝一壶的了。”运城老百姓对九道县十八乡的印象,可以用当地的一首童谣来说明:“米塞塞,瑶寨寨,一道弯,二道弯,九道弯弯难登九道县,一座山,二座山,十八座大山压不住十八乡。”
  “香饽,离九月份开学还早呢?你这段时间打算怎么安排啊。”
    秦若帛沉思了一下道:“一直计划回来开一间舞蹈工作室,收一些学员。只是不知道运城这边市场情况怎么样。“
  唐蜜咧开了嘴,拍拍胸脯道:“你只要开起来了,生源包在我身上。“
“那敢情不错。不过,我一个人肯定打理不过来,要不我们合伙怎么样,你负责市场,我负责技术?“
     ……
  一顿饭的功夫,俩好友就敲定了接下来的舞蹈室开办的工作安排。
  唐蜜是个急性子。饭毕,就想拉着秦若帛沿街去找适合做舞蹈室的房子。
  秦若帛略低了头,去看脚上的布鞋。原本米白色的布鞋,因为淋湿沾染了些许灰土,现在变得灰扑扑的不说,而且整个鞋子感觉潮潮的,脚指头闷在里面,很难受。所以她拒绝了唐蜜的提议:“我今天跑了大半天,浑身黏糊糊的一点也不清爽。想早点回家换洗去。”秦若帛说的回家,是坐大巴回运城市下面的安县父母家。
唐蜜见她说话时,眼睛不住地往脚上的鞋子瞟。饭间,秦若帛跟她说了衣服和鞋子有被淋湿。衣服,还好一点,她包里随时带了太阳伞。可是却无法顾及布底布面的鞋子。是以,现在虽然布面被脚烘干了,可是鞋底却还是半干,加上五月份气温高,整个脚裹在又闷又潮的鞋子里,真的是无比难受。
可这对唐蜜来说不算什么难事。以前秦若帛在北市发展,她回了运城,虽然回来好几年了,也有几个玩得好的朋友。但仅仅只是限于玩,谈不上交心的。现在秦若帛回来了,她那股子黏糊劲又上来了。
“你那么急着回安县干什么?你回家又没什么事情,还不是闲着。”
“ 帮我父母看着侄儿啊。”这是秦若帛的理由。
唐蜜反驳道,“侄儿又不是亲儿。就陪我玩几天啊,香饽。我跟我叔请几天假啊,咱顺便把舞蹈工作室的房子敲定了啊。”
秦若帛心下盘算了下手中的积蓄,目前当务之急是要开源——舞蹈工作室必须尽快开起来,而且前期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要在九月开学前正式运营起来。所以这一番思量下来,就同意了唐蜜的请求。
秦若帛同意留了下来,这可乐坏了唐蜜。她立即拖着秦若帛去了附近商场挑选鞋子。秦若帛是一个做事很讲究效率的女子,即使是在逛街上,何况是现在双脚急需解放。她很快挑了一双中规中矩的厚底防水平跟凉拖。
唐蜜砸吧着嘴说这鞋子不够性感啊。秦若帛笑了笑却坚持付了款。唐蜜心中所谓的性感女鞋,应该是那种鞋跟细细的,鞋头是尖尖嘴儿。那种犀利又纤细,在视觉上,能极度冲击男人的视力,是女人对男人别样的性感诱惑。
秦若帛对此不置可否。可是眼下,她没有代步车,一双舒适的鞋子可以很好的保护她的双脚。
衣服上,唐蜜可不允许秦若帛再这样随便了。两人在商场转悠半天,秦若帛在唐蜜的监督下,终于挑了一件碎花鱼尾半身长裙,搭配一件无袖雪纺上衣。就这,唐蜜还嘟嘟囔囔,说她一点也不像从北市这样的一线大都市回来的白领,还是从前那个土生土长的运城土包子姑娘。
秦若帛无可奈何的笑着摇一摇头:“亲,别忘了我马上要去学校当老师了。”
“哼,还有四五个月呢?你打扮性感一点。咱运城有钱又帅的小哥哥多着呢,给我钓几个回来啊。”唐蜜一副操碎了自家闺女终身大事的老妈子心态。
秦若帛依旧淡笑。她一边在专卖店里扒拉着架上的衣服,一边听着唐蜜在身边的絮絮叨叨。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看,这条是不是挺符合你的性感要求?”秦若帛扬起手上的一条半身裙子,裙子被拨拉着向上扬起,裙带飘飘。唐蜜眼前一亮,一把夺过细细翻看着——这是一条低腰露脐裹臀的纱裙,但这不是它的最大的特点,这条裙子最为独特之处,是它的穿戴——整条裙子展开来其实就是一块布,布的两头系有结带,用布将臀部裹住,往腰身一围拢,结带在下腰间一扎……其性感美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当然这样的裙子是很挑人的,秦若帛168CM的身高,又是舞蹈出身,其身材气质都是拔尖的那种。
唐蜜顿时激动得语无伦次,“快,快进去试穿。”
秦若帛不动,看着好友轻笑:“你让我裸着身子出来啊。”
“对,对,还有上衣,配哪件好呢?”唐蜜转悠着骨碌碌的眼珠,往店铺四处扫射一番。最后挑了一件抹胸似的无袖、无肩短上衣。
“亲,这是绝配。”递给秦若帛时,唐蜜一脸庄重的耍宝模样。
秦若帛捏起这件没有什么布料的上衣,抖了抖,总之也没抖出多余几分来。她摇着头拎起衣服,在进更衣间换衣服时,丢下一句,“小蜜,你不去学艺术真是浪费人才。”
她一个艺术生,虽然平时身边都是穿衣颇为大胆的艺术同行,但这么多年来,她暴露的衣服基本上没有。有,也是那么几件在舞蹈室教学时舞蹈服。日常服装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中规中矩。今日这件,大约也只能在教学相关舞蹈时做舞蹈服装好了。这样想着,一只手半遮着肚脐眼,秦若帛推门而出。
“小蜜——”
唐蜜:“……”
“小蜜,好看么?“秦若帛看着眼睛睁得圆滚滚的唐蜜,心下有些想笑,配合唐蜜的表情,秦若帛信手托起衣架上的一只小花瓶。
唐蜜:“……“,
“别动,别动。站在那里。花瓶别放下。”唐蜜抓起手机对着秦若帛连拍了几张照片。
哎呀,太激动了,妈啊,这是妥妥的从画中走出来的抱陶女啊。
“香饽啊,你看,你看,抱陶女。”唐蜜指着手机里的女子,咧嘴笑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秦若帛满脸黑线,辩解道,“抱陶女是裸着上半身的。我可没。”
两人嘻嘻哈哈打趣逗乐着,又在店铺挑了几件衣服,满载而去。
(谢楚余大师的成名作油画《抱陶女》,大家可以去翻看一下)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