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9 | 浏览:10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重生之顾温 - 七懒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一章 :平远县
秋风萧瑟,刚入深秋的风虽凉爽却也燥人。
位于平远县北南山岭是一片荒凉之地,过了北南山岭后面一片都是墓地,唯独立在北南山岭的屋舍倒也不小。
院子周围围了高墙,厚重的木门敞开着,院中置放着木板车,院中已经黄叶凋零的柳树下拴着一头老驴,一旁搁置了食槽,似是吃饱食了,大圆眼珠子转了转又半合上了眸子,不过一会又睁开来,鸣哼几声,视线放在了从屋内出来的人。
屋内走出一个瞧上去不过十二岁的少年,一身粗衣倒也收拾的干净利落,发丝用布带绑在了脑后,唯独留了左额一搓丝发挡去了半额。
少年出了来便朝柳树下走去,解下栓驴的绳子,牵过去架了板车,便听着屋内传来咚咚的声儿。
待声音止,屋内门口处站着一位面目全非的老者,双眸翻着眼皮子,虽瞧不见,却是准确无疑的看向了少年。
“黑子,早去早回,明日便是大寺庙会,是个好日子,衙门那边既是托了人来捎话,自是会帮衬一把,你去了将尸首拉回来便是。”
老者开口说完,少年点了点头,面上神情淡然,末了似是想起甚,如挤出如蚊子般嗯嗯两声做应答,随后便拉着驴板车出了门。
北南山岭一带算不得太过偏僻,稍稍过去便是平远县百姓世代墓地,唯独在这快待着的只有义庄与收尸人敢在这留宿。
若不是逢年过节忌日,死者已死,谁还成日的往墓地一带而来,说话的老头与那被称为黑子的小童便是北南义庄如今的看守人,除此之外,但凡命案的尸首也都停放在了义庄这边看守。
看守义庄的差事,平常人可不敢,也唯独是那些下作卑贱之人做的,这等说法也仅仅是几朝前普通百姓没人能做了这差事,便是那些待罪之身被贬为奴籍的人才吃得上这苦头。
到如今元朝十一年,早就兴起了义庄看守这门行当,记名册拿月钱,皆是入了衙门上名,每月下来,也有一钱银。
平远县并非小城,却比不得别的大城繁华,临近一年一度的大寺庙会祭拜,讲究颇多,忌荤、气、远。
每逢这一日,别说一般的百姓,即便是京城那边的王公贵族们也更是讲究,这荤便是不能吃腥类,免气生财,不宜出远门。
平日里上去城内,倒是如同往常一般,现下临近大寺庙会的祭拜之日,人来人往的街道也是热闹非凡,挑担叫卖的小贩,摊位吆喝声源源不绝。
街道上人马车盛行,黑子拉着驴进了城内便绕了偏路走,作为看守义庄的收尸人,这是人人都避而不及的行当。
进了巷子到转口,还没过了沿过城的河的码头,正在端着木盆的几个妇人,瞧着她打从这儿路过,瞬时退后了几步,待驴板车过了去,这才惨着一张脸往回走。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你说这黑子年纪尚小,那瞎老头虽收养了人,可做了这行当,往后啊,可有得受。”端着木盆的妇人扭头瞧了一眼越走越远的黑子,努着嘴说道开来。
一旁同行的妇人拢了拢耳边的发丝,听了这话,有些不乐意道。“好端端的提这作甚,可莫忘了明儿是大好日子,当心惹了晦气,回头去祭拜也不受庇佑呢!”
说完这话,妇人也愿意再多说道,快步朝自家而去,后面的妇人不过是微微叹息一声,只是闲来无事说道说道罢了。
--
“黑子,你可来了,都等了好一会。”
瞧着黑子拉着驴板车过来,在牢房外边等候一会了的狱卒有些不悦道,随后朝黑子招了招手,转身便往牢房大门里去,边走便道。“也就是与你们爷俩熟道,牢子里边进了个不出三月的病死了,说来是赶巧着,本也是该打发人去知会了那人屋里一声,将这尸首给拉了回去,倒是明儿是大寺庙会,过了今儿亥时哪能赶得急。”
说罢,狱卒扭头瞧了一眼身后,蓦的扭头一瞧,倒是被黑子吓了一跳,有些没好气道。“跟你说话呢,咋无声无息的,走个路也听不着半点脚步声。”话说完,便进了牢房去。
黑子虽瞧着不过十一二岁,这行当做的久了,见着身板清瘦,浑身的劲儿却是不小,在这平远县待了也有两年,虽命案少,却也没少往衙门来,衙门里的狱卒都忌讳着,搬弄尸首的忙活也是这一老一少自己动的手。
既是做的这行当,自也不怕折腾了尸首,即便是她没死而复生之前,作为仵作之女的出身,自幼虽没接触过,可旁人都忌讳着。
若不是因着这般,先前自家爹暴病过世后,她倒也不至于落得流落街头险些饿死。
黑子微微颔首应是,进了牢房搭把手,将尸首搬出了牢房外折腾上了板车,将裹好的尸首搬弄上去,紧接着将上边盖上了一块原本白色如今都发黄的瞧不出原本的色儿的长布。
“今儿可也是劳你来跑了一趟,咱们县官爷念着明儿是大日子,倒也没忘了你们爷俩,多给了些子儿。”说完这话,狱卒便端了煮水清手。
触碰了死尸后,虽是双手用了布块缠着,却也是难免,这煮水用花椒加盐煮水,煮出来来的水便用来清手,别说是义庄的人必不可少,在这牢狱里的狱卒自也是少不得。
待清手后,狱卒这才拿出了布袋子,从里边数出了二十个子递给了黑子。
这收尸的活计可不劳衙门给银钱,多少是给些趟子钱罢了,说是趟子钱,也只当是打发些子儿图个吉利。
尸首放去了义庄,这死者的屋里人上义庄去,进门便是给门子钱,给多给少,也全然瞧人家给。
黑子接了银钱,往腰间的布袋子一收,随后便拉着驴板车往回走,还没出了牢狱大门,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便见着外面大步而来的魁梧大汉,一身捕头装束,腰间带着佩刀,一脸的络腮胡子虽看着凶煞,这捕头是平远县衙的赵捕头赵峥,在平远县内名儿可是响当当的。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 刘夏
见着赵捕头来牢狱,黑子拉着驴不免抬头微微瞧了一眼,赵捕头身形高大,见着黑子抬头瞧自己,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伸手便覆在了黑子的脑袋上揉了揉,举动甚是亲厚。
怕是在这平远县内,能这般与义庄的人亲厚的,也就属这赵铺头了。
黑子虽平日里难得开口,即便做声也不过是嗯嗯两声如同蚊子般细声,不是因着别的,正是因她这身子打娘胎出来就落了疾,嗓子一开便发干,嘶哑的声音并不好听,因此,黑子平日里能不开口便不开口。
大手在脑袋上揉了一揉,弄乱了绑捆的发丝,黑子面色也并无不妥,倒是嗅着一股轻微的腥味忍不住皱了皱鼻子。
赵捕头见着黑子有些不乐意的模样,哈哈大笑出声道。“明日是大寺庙会,瞎老伯是不去庙会,你终究不能老在义庄内,往后长大也得谋出路,趁着明日的好日子,也去寺庙祭拜祭拜。”
听了这话,黑子点了点头,正准备拉着驴板车往外走时,又被赵捕头叫住,扭头不解的抬头瞧去,只见赵捕头习惯性的握了握腰间的佩刀,依旧一张笑脸尽显豪爽之意,道。“天色还早,你回了义庄上我那院子去趟,前几日出远门得了苏城那边大蟹,昨儿熟人又让人送了些来,多着呢,你去拿些回去吃。”
大蟹在这平远县可难得见着,在苏城那边却是常见之物,出产地就在苏城,因此别的地儿若想吃上,当地买可贵着,去苏城那可就不一样了。
赵捕头身为衙门的捕头,名气也大,在平远县内的名声极好,个个都惦记着他的好,往他屋里逢年过节送去的吃食也是不少。
她与老头来平远县两年,倒受着赵捕头不少关照,可惜的是,这赵捕头虽名气大也忠厚,奈何至今都未娶妻,平远县内的媒人没少惦记这事,到底如何她是没去打听过。
听了这话,点头应是,随后便拉着驴板车回去义庄。
待人走后,牢房里的狱卒,不消一会出来手里拎着个布袋子,赵捕头见此随口问道。“赵老六,你这是拿的甚呢?”
赵老六被赵捕头这般一问,倒是愣了愣,反应过来回道。“就是些牢房里的污秽,收拾了拿出去,明儿就赶着大寺庙会,大好日子,咱们这看守牢房的,倒不像赵捕头那般,终究是常待在牢房这边,清清污秽也是好着自己!”
赵捕头听了这话,也觉着在理,说道了几句话儿便回了衙门。
黑子不爱开口,这回去的路上,便没喊话,也仅仅是敲了铜锣让人避路,但即便敲不敲都无所谓,死者为大才是,但路过的人却是避而不及的。
等回到义庄已是一个时辰后,去时轻回时重,老驴终究是老驴了,看守义庄的月钱也仅够二人吃喝用度,自然积攒不下银钱来。
看守义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庄的活计本也是清闲,听这名儿晦气,也仅仅是因义庄是停尸的地方,但他们来时义庄内空着,平远县内这两年倒也并无大麻烦,只不过是那些外乡人在这边,遇着生老病死的要进义庄等着家人过来外,也并非时常都有尸首放在义庄。
黑子拉着老驴进院子后,便将手里的铜锣放了下来,瞎老头坐在门口的石板上,大老远的便听着了动静,听人进院子,这才站起身戳着手里的竹竿拐走了过来。
双手原本该是粗糙,可当年一场大火烧的面目全非,瞧着也甚是骇人。
黑子,不,应该是顾温,她原名顾温,这身体并非是她,她属通州人士,祖籍便在通州,当年因为一顿饭而走上报恩的路,最终落的宗人府七七四十九道酷刑上身生不如死。
想到这,顾温微微叹息一声,解开了老驴身上的绳子,推着板车往偏屋去,瞎老头往后搭了一把手,进了偏屋,便将板车上的放尸首的木板推了下来直接架放在一旁的两条长板凳上放着。
这法子,倒是顾温所想,一来她这身板并未长大,即便劲大,一人之力还是搬不上这死人尸首,再者瞎老头双目瞧不见,自然不能费那劲。
人死后,身子却是更发沉的厉害。
做完这些,顾温便将板车推去了院子,随后从铁壶里倒出了烧好不久的煮水,试试水温刚好能下手,清洗一番后,这才嘶哑着嗓子朝瞎老头道。“赵捕头让我去一趟拿些大蟹回来吃,说是人家送的多。”
瞎老头点了点头,准确无误的摸索到盆子里洗了洗双手,过后顾温便将收着的银钱交给了老头,转身便朝院子外去。
她在牢房摸着尸首时,见着了死者死前最后所在的地方,方才的死者的确是在牢房,可她见死者面色发青嘴唇发黑,若是真如看守牢房的狱卒所言是病死的,从尸首上看,若是得病而死,该是消瘦。
在牢房里待的人,向来都没好日子过,此人却是身形圆润,若是在牢房一日两日还成,三个月不长不短!
“黑子黑子...”
顾温刚进了城里街道,拐去巷子口去赵捕头家中,听着传来的声儿,抬头一瞧,见着翻坐在院墙的人时,秀眉不禁一挑,不待她开口,院墙上坐着的人纵身一跳稳当的落在了她面前。
眼前这位,身着绿色劲装,身形比顾温高了半个头,年长她两岁,今年还未满十四,却还梳着两个包子头,圆润的笑脸带着红晕,想是方才纵身一跳的缘故。
姑娘名为刘夏,是衙门刘仵作的女儿,元朝民风开放,女子并非只待在闺房中足不出户,先有前朝女子为官,后有女子经商的盛行,自不比许多年以前的模样。
她与刘夏认识也两年了,初来平远县时偶遇了刘夏,这姑娘别瞧着年岁小,似是因为家父是仵作的缘故,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又常出入衙门,倒习得一身好武艺,衙门里但凡有些事儿,必定跟着一块出去,不过近两年来,平远县一向太平,即便有事大不过偷鸡摸狗小不过妇人骂街之事。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章 : 出事了
这般一想,顾温倒是想了起来,就在三个月前,城东李三家就出了一事,李三常年打骂妻子,上回将妻子险些打去了半条命,后被关押大牢,为期半年以思过,而妻子如今已和离。
顾温瞧了刘夏一眼便朝前面而去,今日她翻院墙出来,想是要出门被刘氏禁足了,习以为常的事儿倒也不必惊讶。
刘夏见着顾温如往常一般冷淡,倒没往心里去,几个快步追上了顾温,脸上带着兴奋道。“我跟你说,方才我爹急着出了门,去了春记楼,听说出了人命,我也想去瞧一瞧,你一块去?”
刘夏水汪汪的眸子盯着顾温,两人结识了两年,虽说没明面上侨情过,倒真是两年的交情了,刘夏性子豪爽不拘小节,顾温木讷沉静些,两人的性子互补相当。
一听是说出了命案,顾温淡淡的黑眸中总算有了涟漪,刚一点头,便被刘夏拽着抄近路往春记楼那边赶。
春记楼是平远县内出名的大酒楼,乃是属城东大户李府的家业,平远县内就属刘李二姓居多。
这会,县衙的赵捕头已经带了衙役过来春记楼,春记楼外面围了许多百姓议论纷纷。
而春记楼内空荡一片,就连桌上还吃完饭的碗筷都没来得及收拾,另一边的桌上正倒趴着一人,面色发青嘴唇泛黑,嘴角处一片白沫污秽延至桌上。
此时,春记楼的掌柜与跑腿的小二以及厨房内的厨子,就连后院洗碗筷的老婆子都一一站在了大堂内,个个垂着头不敢吭声。
过了一会,李府的李老爷也收着信儿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瞧着赵捕头在,进去便是拱手道。“赵捕头,你可得信了我们春记楼啊,都是老字号的酒楼了,哪会害了客人的性命。”
李老爷瞧着年过五十,身形臃肿,一双眯缝眼,留着八字胡,瞧着便不是个大方的主,在这平远县内也是出名的厉害,自当是这李老爷是为铁公鸡一毛不拔,就连自家府里伺候的下人,但凡半点过错别的不说,克扣月钱为首,若不仔细些,被抓了错处,一月下来,那点儿银钱也都三日两头克扣的所剩无几。
赵捕头是本土人,自是知晓这点,见着李老爷过来,也不过是哼了一声,粗声道。“信不信你这春记楼可不是本捕头说了算,等仵作过来验尸查看过后,还得禀报了大人才定夺。”
“是是是,赵捕头说的在理。”
李老爷吝啬,也是胆小怕事,如今自家的生意出了人命的大事,他哪里还有平日里那般的气势,再者,民不与官斗,就是给他几个胆子,但凡经商之人哪能开罪得起衙门的人。
是以,李老爷心里就是有气,也不敢与这赵捕头跟前说半点急话。
“这下可好了,春记楼出了大事,瞧他铁公鸡往后如何再将生意做的去。”人群中议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论纷纷,不少也都是与李老爷有过纠葛的。
此话一说,旁边的人便附和道。“可不是,好好的生意,若不是这辈子缺心眼,临着明儿大好的日子来了,还出了这人命的大事。”
过了不久,人群外匆忙来一位大约年过四十模样的男子,身穿素色长袍,方脸显刚,浓眉浊眼,手中拎着一个木质小箱子。
见着人一来,门口守着的捕快便朝来人点了点头。
来人便是衙门的刘仵作,仵作的行当既让人忌讳又不可缺,自然如今的仵作行当即便让人避而不及,可也是个外官人,拿的是朝廷发放的俸禄,吃的皇家饭。
赵捕头一见刘仵作来了,连忙将人请了过去,道。“人在这并未挪动,还是倒下前的模样,一干人等均在这侯着。”
在县衙里,除了县官爷,能办案的便是仵作,到底不是官老爷,并不能审案定夺罢了,在元朝,仵作的地位早早的便兴了起来,也极受几朝圣上重视。
刘仵作前脚刚过来,刘夏拽着顾温一路急赶忙赶的来了春记楼,挤进围在外面的人群直接朝春记楼里面去。
在门口的看守的捕快连忙将人拦下,见着是刘仵作的女儿,无奈道。“刘姑娘,这里面可是出了大事,你还是别...”
不等捕快说完,刘夏便拉着顾温闯了进去,随后见着自家爹率先一步赶到了,也知晓自家爹的性子,连忙拉着顾温悄声悄息的走近过去。
赵捕头一见刘夏还将黑子也带来了,知晓这刘夏平日里老爱搀和这些事,一个小姑娘家家的,他是管不上,见着刘夏打手势,也是无可奈何的没出声。
顾温一进来便观察了周围一眼,随后才将视线放在了死者身上,瞧着刘仵作验尸先观后验,的确是第一步。
听刘夏曾经提起过,刘仵作当初并非平远县人士,年幼时曾是禹城人,禹城出仵一向远近闻名,后迁居来了平远县,也是姓刘罢了,后拜师禹城才回了平远县做仵作。
待刘仵作验尸完后,才**了手上带着的布手套,道。“此人是中毒身亡,瞧着症状,怕是食了**。”
一听是**,春记楼的几个人顿时面色震惊了瞧了过来,这春记楼里是酒楼,中毒就罢了,谁不知晓**是剧毒,又岂敢在这酒楼里明目张胆的害了人性命。
但凡有点脑子的人绝不会这般做。
李老爷听了刘仵作这话,顿时面色惨白,连忙道。“刘仵作,这这...你可在仔细瞧瞧,莫不是此人有疾在身才会身亡,**可是剧毒啊,谁敢下了这剧毒来害人,还岂不是害人害己。”
刘仵作一听这话,面色一肃。“莫非,李老爷怀疑本仵作瞧错了不成?”
李老爷见刘仵作不悦,顿时便噤了声。
“来人呐,将春记楼一干人等都带回衙门,至于这死者的家人派人去知会一番,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让人来抬走。”赵捕头交代过后,便亲自与捕快门将春记楼的一干人等带回了衙门。
待人都走后,刘仵作这才一脸不悦的看向了还站在一旁的刘夏,呵斥道。“不好好在家中待着,怎的又跑来了。”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四章:命案
刘夏倒是不怕自家爹,听了这话,俏皮的吐了吐|舌,抱怨道。“爹,女儿不过是想来瞧瞧爹验尸罢了,怎的还责怪起来了。”
“胡闹,这可是你一个女儿家能来的地方,赶紧回去,若是被你娘知晓,可少不得罚了你,到时可别叫嚷着让为爹替你求情。”说罢,刘仵作收拾一番便朝外面走去。
刘家父女都惧刘氏,刘夏一身武艺可不是随着自家爹学的,而是她娘刘氏所教,刘氏出身镖局,防身的招数不少。
不过此事甚少有人能知,顾温即便不问,依着刘夏那喋喋不休的说着,也让她听了进去。
刘夏听自家爹提起娘,顿时没了声,跟着上去,这才发觉身边空荡着,回头一瞧,见着顾温没跟上,反而还站在原地出神,喊道。“黑子,你还站在那作甚,走罢!”
顾温点了点头,眉头轻皱着,那人死后的症状的确像是中了**的模样,若真是**,方才见着刘仵作查看桌上吃食并未见着有食物内搀和了**。
既然如此,此人究竟是何时中的毒呢?
据她所知,中了**者,若是量少,当下并不会立即死亡,从死者口吐的白沫来看,量的确并不算太多。
在酒楼内中毒,当时的场面必然会混乱,如此一来,想要知晓下毒的人是谁,岂不是难了?
尸首被抬走时,她触碰过,所见着死者生前所在的地方也的确是酒楼,这点并没有疑惑。
“黑子,你在想什么呢,瞧你这出神的,跟你说话也没见着你反应。”刘夏方才说着明儿约了顾温一道去寺庙祭拜一事,去年便说过此事,那会她倒是被自家娘给拘束了,今年万般不想错过。
顾温回过神来,微微颔首,眼眸瞧着刘夏,轻微的嗯了一声,脸上带这询问,意思是她方才与自己说了什么。
刘夏有些不高兴的拍了肩膀一巴掌。“说你个是少年,倒比个小姑娘还敛着!”说罢,刘夏奇怪的将顾温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眼,故而瞪大了双眼。
这看的顾温更是奇怪了,随即瞧了瞧自己,倒并未发现有何不妥,她如今女扮男装,身子还未长大,模样未长开自是瞧不出。
刘夏也未曾问过她,想来是将她当成玩伴罢了。
“去年瞧着个头还没这般高,今儿一瞧,发觉长了不少,赶着再过两年,怕是要比我的个头要抽出许多了。”刘夏说完这话,又有些不高兴,倒是没再说道别的,闷声朝前面走去。
顾温听了这一惊一乍没头没尾的话,嘴角微微一扬,过后又收敛了起来,再过两年吗?
她如今还未满到十二,再过两年十四不到,若是一直在义庄待下去,恐怕也寻不着出路,既然死而复活,她总得将前世事情好好弄明白,至于恩将仇报,将自己真正的恩人送上黄泉,上辈子也是死前才得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