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 | 浏览:2148|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一夜成瘾,总裁老公请滚开》作者:水清落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18669318  
精华
帖子
27 
财富
267  
积分
108  
在线时间
6小时 
注册时间
2014-7-16 
最后登录
2019-4-24 


《一夜成瘾,总裁老公请滚开》作者:水清落


   夏悠然一直都知道慕云舟对她不甘不愿,三年婚姻,他和同父异母的白莲花姐姐卿卿我我,她一直都装睁眼瞎。

  一场意外,白莲花姐姐尸骨无存,她成为了嫌疑人。
  站在法庭上面对千夫所指,都不及丈夫慕云舟一句证词。
  那一刻,心如死灰,了无生趣……
  五年牢狱磨皮了她的棱角,她恨过怨过,最后只想找一个地方安静的过日子,可是没有想到,出狱没有多长时间竟然又和最憎恨的前夫交集上了……
  那个伤她至深的男人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了她曾经最好闺蜜的未婚夫,他们竟然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

版权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18669318  
精华
帖子
27 
财富
267  
积分
108  
在线时间
6小时 
注册时间
2014-7-16 
最后登录
2019-4-24 
第一章 认罪

七月盛夏,正是酷暑难当。

法庭内的气氛庄严肃穆,夏悠然一身蓝色囚服,戴着手铐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

这是她第四次出现在这里,相比第一次的惶恐害怕,惊慌失措她已经适应了许多。

她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没有任何焦距。

直到一声有请证人慕云舟先生,慕云舟三个字让夏悠然呆滞的双眼有了一丝神采。

她转头看向出现在证人席上长身玉立的男人,他穿着黑色西装,白色衬衫没有打领带,看起来依旧是那样的璀璨夺目夺人眼球。

一个月没有见他,她是如此的想念他,夏悠然有些贪婪的看着他,慕云舟的目光却半丝不在她身上。

法官正在问他问题:“慕先生,您和被告人夏悠然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法律上的妻子。”

“慕先生应该很清楚您的证词对判决的影响,请如实回答问题。”

“好!”

“你认为夏婉是夏悠然杀害的吗?”

“是!”

“您觉得夏悠然有什么理由动机去杀害夏婉?”

“因为我!我深爱着夏婉,如果不是夏悠然破坏,我娶的人会是夏婉……”

明明是盛夏七月,可是夏悠然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

她的目光定定的落在慕云舟好看的薄唇上面,他说他深爱着夏婉,他深爱的人一直是夏婉!

心仿佛被扯开了一个口子,汩汩的往外流着血。

接下来慕云舟说什么她一句也没有听见,夏悠然仿佛入定一般,目光飘渺没有任何焦距。

“悠然!乖,把这个喝了!”

“悠然宝贝,老公最喜欢你了!”

“悠然别忘记吃药!”

“悠然宝贝,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孩子?”

“慕太太,你的输卵管动过手术,压根不可能怀孕!”

“啪!”的一声响,夏悠然的思绪被拉回来,法官看着她,所有人都在看着她,法官的声音冷冰冰的:“被告你认罪吗!”

“认罪?”夏悠然轻轻的吐出两个字,声音低沉暗哑不复从前的糯软甜腻。

她的目光从法庭上所有人的脸上扫过,缓慢悠长,最后落在了刚刚慕云舟站的那个证人席位上面。

慕云舟早已经不在那个位置,可是她的目光却落在那个地方,好一会后脸上带了一丝笑容。

“我认罪,人是我杀的!你们判我死刑吧!我死有余辜!”

“悠然!”为她辩护的律师出声。

“我认罪!我认罪,人是我杀的!是我杀的!”到了此时此刻,她还有什么理由去否认,既然这一切是他需要的,既然已经落到这种地步,活着死去,有自由没有自由还有什么关系?

接下来她听不清楚法官在说什么,听不清楚控辩双方在争论什么,似乎是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所有人起立,法官用低沉的声音宣读判决书。

“被告夏悠然,无视法纪,致人死亡,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18669318  
精华
帖子
27 
财富
267  
积分
108  
在线时间
6小时 
注册时间
2014-7-16 
最后登录
2019-4-24 
第2章 企业家年会
五年后,临海。

一年一度的企业家年会在临海如火如荼的召开,企业家年会聚集了各地精英企业家,其规模和报道空前盛况。

临海所有传媒都被企业家年会的新闻占据了,就连大街小巷的电子显示屏上都是年会报道实况。

“盛世首席执行官慕云舟先生到达临海!”

夏悠然拉车门的手一顿,目光一下子看向声音来源之处。

白色衬衫,西装搭在手上,英俊的脸上带了浅浅笑意,即使是隔着屏幕夏悠然也能够感觉到那浅笑后面的疏离冷漠。

胸口猛然一窒,心房像是被什么紧紧扼住一样。

五年了!

时光荏苒,岁月对他格外眷顾,那个男人看起来比五年前更是让人移不开眼睛了。

“夏小姐!秦先生等着呢!”司机的声音让夏悠然回过神来,她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下了车。

楼上总裁办秦怀远斜靠在沙发上面,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翻看,特助站在一旁汇报:“我们的法语翻译突发疾病送医,事发突然,找不到合适的法语翻译,和本沙明先生晚上的会面可能要推迟了。”

秦怀远停止翻动文件,抬目看向特助:“夏悠然来了没有?”

特助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秦怀远,他在汇报和法国人本沙明的事情,老板突然提到家里的家庭教师干什么?

还没有想明白,门被轻轻叩响了,秦怀远扬声:“进来!”

夏悠然推开门,“秦先生!”

秦怀远目光在夏悠然身上扫过,白色休闲衫,牛仔裤,小白鞋,很简单的穿着打扮,看起来却是那样赏心悦目。

他脸上的神情柔和了许多,“我让你过来是有事情要你帮忙。”

“帮忙?”夏悠然疑惑的看着秦怀远。

“晚上有一个法国客人要过来谈合作,你跟着我过去帮忙翻译一下。”

“翻译?”夏悠然吓一跳,“我不行……我……”

“我说你行,你就行!”秦怀远压根不听她解释,目光看着徐特助,“叫杨秘书带夏小姐去选购几套礼服吧!”

说完目光重新放回了文件上,徐特助看看夏悠然又看看老板,这次和本沙明的会面可不是儿戏,这个年轻漂亮的家庭教师真的能行吗?老板从来不是不靠谱的人,特别是在工作上面,他自然不敢质疑他的决定,只好对着夏悠然礼貌的伸手:“夏小姐,请跟我来!”

晚上六点,夏悠然和秦怀远一起出现在盛世豪庭,五年没有穿礼服,她总感觉别扭,还有脚下的高跟鞋,不像是平底鞋那样带给她安全感。

她小心翼翼的跟在秦怀远身后穿过走廊,秦怀远拿着手机在打电话,全程说的都是法语,夏悠然就不懂了,他明明法语说得那么好,为什么还要翻译?

心里疑惑着,脚底突然一滑,要死了!

夏悠然以为会出糗摔倒,走在前面的秦怀远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突然转身扶住了她。

半个身子都靠在了他的怀里,她能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古龙水味道,不知道为什么,夏悠然脸刷的红了。

她低声说了一声谢谢,快速站稳身子。

以此同时,叮咚一声,走廊一头的电梯门打开了。

慕云舟长身玉立在几个人的陪同下走出了电梯,他英俊的脸上带了一丝浅笑,目光漫不经心的看向前方,突然看见转过走廊的夏悠然的背影。

脸上笑容瞬间隐去了,是她?

不对,发型不对,那个女人一直都是长发披肩,而眼前的背影则是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

而且那个女人此刻不是应该在叶萧和身旁吗?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夏悠然他心里莫名有些烦躁。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18669318  
精华
帖子
27 
财富
267  
积分
108  
在线时间
6小时 
注册时间
2014-7-16 
最后登录
2019-4-24 
第3章 恶心的男人
和本沙明的会面比夏悠然想象的轻松,秦怀远法语流利,压根不需要翻译,她只是像一个摆设跟在旁边应应景。

秦怀远在商场威名远扬,谈判可不是盖的,合作很顺利,合同签完,一行人转战早已安排好的包厢用餐。

本沙明带来的人里都是能喝的人,夏悠然身为秦怀远的女伴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她也陪着喝了不少。

这顿饭吃的时间非常长,夏悠然很长时间不喝酒,胃里翻腾不已,脑袋也晕沉沉的。

支撑不住的她起身出了包厢,看她脸色绯红走路摇摇晃晃的,秦怀远看了一眼徐峰,徐峰马上起身跟了出去。

“夏小姐,这是房卡,你去楼上休息一下吧!”徐峰在外面拦住夏悠然递给她一张房卡。

“不是还有客人吗?”夏悠然头晕但是还有意识,她这样中途走人肯定不太好。

“没事,你去休息吧,有我和秦总呢。”

夏悠然实在是没有力气撑,接过房卡晕沉沉的进入了电梯。

电梯一路上行,很快在十九楼停下,夏悠然歪歪倒倒的走出电梯,1909,她看了一眼门牌号拿着房卡准备开门,却没有想到门竟然是虚掩着的。

夏悠然没有多想摇摇晃晃的进入关上门,实在是太晕了,她进入卧室后扑倒在大床上。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身上游走,那感觉有些熟悉,夏悠然不耐烦的挥手,“别闹!让我睡会!”

回答她的是扑鼻而来的酒气,夏悠然一个激灵睁开眼睛。

接触到的是一双通红的眸子,慕云舟?

她是在做梦吗?还没有想出所以然,男人的唇一下子覆盖下来。

“唔唔……滚开……你滚开!”

她拼命的挣扎,哪里是慕云舟的对手,他就像是发疯一般的……

身体的力量悬殊让夏悠然没有办法抵挡,她又抓又咬,把能用到的招式都用上了。

男人仿若没有痛觉……

到最后夏悠然失去了意识……

清晨,夏悠然慢慢的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睛迎面接触到的是一张沉睡的俊颜。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全部涌上脑海,那些屈辱的记忆那些不堪的过往,夏悠然猛地挣脱慕云舟的束缚,扬起手一个恶狠狠的耳光摔在他脸上。

这记耳光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慕云舟疼得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他有些茫然,好看的眸子里还带着迷茫,看见夏悠然喷火的双眸,他一下子坐起来:“你怎么在这里?”

慕云舟脸上都是不敢置信,。

夏悠然好看的眸子里都是厌恶,那厌恶刺激着慕云舟的心脏,只是转瞬的惊讶后他脸上神情恢复漠然,声音冷冰冰的,“夏悠然,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一句话刺激得夏悠然浑身发抖,他什么意思?

难道以为是自己主动招惹他?这个恶心之极的男人!

她想也不想就挥手抽过去,手被慕云舟一把抓住了,他漠然的看着她:“夏悠然,你又想搞什么鬼?”

“搞鬼?慕总应该知道好马不吃回头草吧?”夏悠然不怒反笑,“慕总,时至今日你还有什么值得我夏悠然算计的?”

这句话一出口,慕云舟眸色瞬间冷得像冰,猛地推开夏悠然,夏悠然猝不及防一下子从床上跌到了地上。

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她感觉不到疼,笑得越发的大声了,“我记得昨天晚上召的是盛世的当家少爷,慕总什么时候改行了?”

慕云舟狭长的眸子在收缩,嘴唇紧抿,一只手猛的握成拳头,那是他气到极至的表现。

夏悠然仿佛没有看见他的举动,看见自己的包扔在地上,她随手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张毛爷爷扔给慕云舟,“这是piao资,慕总请笑纳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18669318  
精华
帖子
27 
财富
267  
积分
108  
在线时间
6小时 
注册时间
2014-7-16 
最后登录
2019-4-24 
第4章  反击就是笑话
慕云舟看着那张红色的钞票在空中翻了一个滚跌落在床上,这样的侮辱别说是慕云舟,就普通男人也不能忍受,夏悠然以为他会勃然大怒,说出更加伤人的话出来。

可是和她想的不一样,慕云舟竟然没有和她针锋相对,而是抓起衣服快速的套上。

几分钟后他穿戴整齐的离开了,夏悠然怔怔的坐在地毯上,心里说不清楚什么感觉,像是用力打出一拳落在棉花上的感觉。

那个男人不屑和她针锋相对!

是啊,只有在意的人才会生气,她和他之间从五年前他作证把她送进监狱时候就已经没有关系,那样冷血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把时间花费在无用的意义上面?

她低低的笑了几声,想到自己竟然被慕云舟睡了就恶心到极致,太脏了!

她打开衣橱准备找衣服去洗澡,却触电般的呆住了,里面清一色的男人衣饰。

这房间不是她的房间,心里咯噔一声,这么说是她进错了房间?这房间是慕云舟的?

夏悠然顾不得其他,抓起自己昨天晚上的礼服快速套上,拿了包和房卡就走,刚打开房门,迎面看到的是慕云舟特助肖元。

肖元显然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夏悠然,转瞬的惊讶过后,他恭恭敬敬的开口:“夏小姐,慕总让我传话给你,为了不必要的麻烦,请您记得吃药!”

血液瞬间冲上脑门,夏悠然一把推开肖元大步就走,她就知道没有那么简单。

那个恶毒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放过羞辱她的机会,他不屑和她针锋相对,所以让特助过来羞辱她,的确让特助传话比他亲手打她耳光更让她无地自容。

肖元看着落荒而逃的夏悠然摇摇头,一大早的老板就来敲他的门让他到自己房间传这样的话,把他吓一跳,这五年来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老板荒唐过。

没有想到竟然狗血的看到了前夫人,难怪老板脸色不好看语气森寒,跟在慕云舟身旁这么长时间,能把慕云舟气成这副模样的也只有夏悠然。

夏悠然回到自己房间疲惫的坐在沙发上,刚刚的事情太耻辱了!

她怎么这么倒霉,昨天晚上徐峰给她的房卡是1909,她去的竟然是1609,昨天晚上喝太多,她竟然醉到了六九不分的地步。

难怪慕云舟会那样鄙夷的问她又想干什么,他一定以为自己是故意招惹他的,而她反击他的那些话在事实面前显得那样苍白。

难怪他不反驳不生气,在慕云舟眼里她的反击就是笑话。

夏悠然难堪的闭上眼睛捂上了脸,太耻辱了!

电话铃声打破沉静,夏悠然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竟然是好朋友叶欢打来的,她哑着嗓子接通:“欢欢!”

“悠然,慕云舟到临海了。你小心一些!”

夏悠然脸上浮现一抹苦笑,“我知道了!”

叶欢听出了她声音的不对劲:“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什么。”她实在不想再提昨天晚上那耻辱的一幕,叶欢没有多想,夏悠然对慕云舟的恨她心里清清楚楚,她微微叹口气:“悠然,曲盈盈也去了临海。”

“盈盈也来了临海?”夏悠然反问,曲盈盈和叶欢都是她最好的朋友,五年前被慕云舟送进监狱她就和曲盈盈断了往来,只是和叶欢联系,现在听到曲盈盈的名字难免惊讶。“她来临海干什么?”

“认祖归宗,顺便找未婚夫。”

认祖归宗几个字夏悠然没有太在意,只是很惊讶未婚夫,曲盈盈的未婚夫是谁?“她未婚夫是谁?”

叶欢沉默了一下,缓缓的吐出三个字:“慕云舟!”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18669318  
精华
帖子
27 
财富
267  
积分
108  
在线时间
6小时 
注册时间
2014-7-16 
最后登录
2019-4-24 
第5章 不知道说什么
  夏悠然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曲盈盈和慕云舟这怎么可能?

  一个是她从前最好的闺蜜之一,一个是她的前夫,在她从前和慕云舟的婚姻期间,曲盈盈可是一直跟在她身后非常坚决的抵制慕云舟的心上人夏婉的。

  她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时隔五年,曲盈盈竟然和慕云舟搞在了一起。

  这个消息太过劲爆,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夏悠然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悠然,这件事我早就想告诉你,记得我从前和你说过曲盈盈看慕云舟的目光不对劲吧?后来你坐牢后他们就经常在一起出现,我以为他们也许只是逢场作戏,而且我也不想给你添堵,现在……现在我就算不告诉你,你也可能会知道,所以我就……”

  叶欢断断续续的讲诉,夏悠然脑子晕晕的,从前叶欢的确和她说过这样的话,曲盈盈看慕云舟的目光不正常。

  她觉得叶欢太过敏感,曲盈盈可是一直帮着她对付夏婉的人,怎么可能会对慕云舟有心思。

  现在叶欢说曲盈盈竟然在她坐牢时候就和慕云舟交集了?这怎么可能?

  可是叶欢是不会说谎的,叶欢也没有必要骗她。

  闺蜜和前夫,这简直比她昨天晚上走错房间还狗血可怕!

  肖元房间,慕云舟靠在沙发上面脸色阴沉。

  他的脑子非常乱,几年没有想过的人这样突兀的出现了,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昨天晚上他喝醉了,回到房间时候晕乎乎的,看见床上躺着的人还以为是做梦。

  既然是梦就让自己放纵一下吧,他放任自己沉沦,却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是真的。

  看她那副嚣张的样子很显然是走错了房间了,慕云舟脑子非常乱。

  她为什么会在临海?当年她不是被叶萧和保释出狱了吗?按照常理推断她不是应该呆在叶萧和身旁吗?

  她来临海是想做什么?

  扔在旁边的手机不停的响着,慕云舟没有丝毫想要去接电话的动作。

  坐在一旁的肖元小心的打量着他脸色,他好长时间没有看见老板这样发呆过了,想说什么却觉得说什么都不合时宜。

  后来他的电话响了,曲盈盈打来的,肖元接通,曲盈盈甜腻腻的声音传来:“肖特助,云舟呢?”

  肖元看了一眼慕云舟,“慕总有点事情出去了,曲小姐有什么事情?”

  “这样啊,我刚到临海,想和云舟一起回家看看爷爷,不知道他有没有空。”

  “等慕总回来我转告他。”

  挂了电话肖元看在慕云舟,“慕总,曲小姐……”

  “她什么时候来临海的?”慕云舟突然打断他,肖元愣了一下,这个她是指曲盈盈还是夏悠然?

  他凭直觉回答:“我三个月前到临海出差曾经遇见过她一次。”

  慕云舟眸色一紧,“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那个……那个……”肖元吞吞吐吐的,当年夏悠然委托律师从监狱里送出一份已经签字的离婚协议后,慕云舟就气急败坏的吩咐他,永远不许再他面前提夏悠然,这才过几年,竟然就又开始质问他了?

  他当然不敢顶撞慕云舟,陪着笑脸:“我想着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就没有告诉您。”

  慕云舟脸上看不出喜怒,沉默一下后又问:“叶萧和是不是也在临海?”

  “没有,叶总……叶总一直在德国忙一个项目,半年没有回国了。”

  “是吗?”慕云舟大感意外,

  夏悠然为什么会在临海出现?“知道她在临海干什么?”

  “不知道。”肖元摇头,看着慕云舟的脸色很难看马上补充一句,“我尽快查清楚汇报。”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18669318  
精华
帖子
27 
财富
267  
积分
108  
在线时间
6小时 
注册时间
2014-7-16 
最后登录
2019-4-24 
第6章 浑身不舒服
  夏悠然在房间里发了好一会呆,拖着疲惫的身子去了浴室,身上都是慕云舟弄的痕迹。

  夏悠然觉得好脏好恶心,他从前和夏婉勾勾搭搭,那是因为夏婉是他心爱的女人,他心不甘情不愿娶她,自然对夏婉魂牵梦萦割舍不下。

  可是现在他和曲盈盈在一起算什么?他知道自己和曲盈盈那么好还这样恶心她。

  叶欢说曲盈盈和慕云舟可能在和她结婚时候就搞在一起了,夏悠然觉得太恶心了。

  原来那个时候慕云舟一边和夏婉勾搭,一边和曲盈盈暗渡陈仓,一边还又回家应承她。

  慕云舟在床上的雨望有多强烈夏悠然可是太清楚了,想到他可能一天连续在三个女人之间逢迎,夏悠然就想吐。

  她在浴室呆了很长时间,身上得皮肤都被她搓得发红,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把慕云舟留下得痕迹全部用刀割掉。

  后来是徐峰来敲门叫她:“夏小姐,你起床了吗?”

  夏悠然换了衣服打开门,徐峰站在门口对着她温和的笑:“秦总让我过来叫你一起吃早餐。”

  夏悠然跟着徐峰去了餐厅,进入餐厅一眼就看见了秦怀远。

  他穿了白色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一颗,露出性感的脖子,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早晨的阳光照在他身上像是镀了一层金光。

  他的脸在金光的映衬下看起来英俊到极点,夏悠然竟然有些移不开眼睛了。

  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目光,秦怀远眼睛从报纸上抬起来看向她,夏悠然有些局促,她不敢和秦怀远对视,马上避开眼神,“秦总早!”

  “这边坐!”秦怀远指指旁边的位置,看她坐下后微微的笑了一下。“你还好吧?”

  “还好。”夏悠然不太敢看他,秦怀远的目光太过明亮,像是能够看到她心里去。

  “吃什么?”

  “随便。”

  “你喝多了,那就喝碗粥暖暖胃吧,宿醉后胃会非常不舒服,吃点清淡的会好受许多。”

  秦怀远的声音如沐春风,夏悠然点了点头,她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可是在秦怀远面前竟然有些无所适从,只能以微笑压制心中的慌乱。

  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慕云舟一双俊目冷冷的盯着夏悠然和秦怀远。

  他和肖元进入餐厅就看见了秦怀远,当时肖元还提醒他,要不要上去和秦怀远打招呼。

  慕云舟知道肖元的意思,他马上要和曲盈盈谈婚论嫁,秦怀远是曲盈盈的二叔,按照常理他是应该上前打一声招呼,只是今天他实在没有心情于是找了一个离秦怀远远一些的地方坐了下来。

  刚点了早餐还没有动,就看见了夏悠然。

  那个女人美貌一如当年,无论出现在哪里都是焦点。

  就比如现在她一出现在餐厅所有男人的目光就都看了过去,有人在轻声赞叹:“好美!”

  好美?美女蛇吧?慕云舟心里冷笑一声。

  没有接触过夏悠然的人只是看到她的美她的无害,却没有想到美女是有毒的,而且那毒是致命的。

  和夏悠然没有交集时候他就听过几个狐朋狗友议论夏悠然,说她容貌绝美,声音糯软勾人魂魄,一般男人只要看到她那羞涩的表情就仿若看见了初恋的感觉。

  当时他听了不以为然,直到后来和她意外交集,结婚第一天早上吃早餐时候,他多看了她几眼,就看到了她脸上羞涩的表情。

  当时心里一动,后来和她在床上时候也看见她那样含羞带怯的样子。

  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他爱极了她这样的表情,最喜欢她在情动时候逼着她叫他老公那软绵绵的声音。

  他们也曾甜过,他为了能够和她独处推掉繁忙的工作,特意去研究她的喜好给她意外惊喜,她要什么他都满足,只想宠着她,让她像公主一样。

  可是这样做有什么用?

  那个女人最善于伪装,就是用这种楚楚可怜,这样羞涩欲拒还迎的手段让他慢慢的沉迷下去,以至于最后……

  想起过往慕云舟心里苦涩到极点,看夏悠然的目光越发的晦暗。

  他端起面前的牛奶喝了一口,放下杯子的时候看见夏悠然坐在了秦怀远的身旁。

  她竟然和秦怀远认识?这是什么情况?

  还没有想明白就看见夏悠然对着秦怀远露出一个含羞带怯的笑容。

  那笑容刺得慕云舟差点跳起来,他竟然猛然冒出一个念头,她不会是故伎重演想要沟引秦怀远吧?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慕云舟眸色阴沉了几分。

  夏悠然,你很好!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18669318  
精华
帖子
27 
财富
267  
积分
108  
在线时间
6小时 
注册时间
2014-7-16 
最后登录
2019-4-24 
第7章 曾经的好闺蜜
  夏悠然离开盛世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秦怀远安排司机送她回家,被她拒绝了。

  她没有直接回秦怀远家,而是去了超市,乐乐喜欢吃车厘子,她准备买些车厘子带回去。

  却没有想到会在超市遇到曲盈盈,五年不见曲盈盈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穿着名家设计的衣饰,手里拎着限量版的包包,看起来光彩照人的。

  两人就这样毫无预兆的撞上了,对上眼后双方都是一怔,曲盈盈首先开口:“悠然?真的事你?你什么时候出狱的?”

  夏悠然没有说话只是这样看着曲盈盈,当着这么多人,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她曾经最好的闺蜜尖着嗓子问她什么时候出狱的,这是怕别人不知道她是坐过牢的人吗?

  心里有什么东西被撕碎了,眼前的女人当初一无所有,为了生计四处打工挣钱,彼时她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为了帮她又不伤她的自尊她想方设法,她偷偷出钱给她,就连毕业后曲盈盈的工作都是她托人找的。

  曲盈盈对她非常好,经常帮她出谋划策对付慕云舟的心上人夏婉,有关慕云舟和夏婉偷情的事情都是曲盈盈主动告诉她,在什么地方看见慕云舟和夏婉见面,什么时候开房,还给她看慕云舟和夏婉见面时候的照片。

  那时候她觉得曲盈盈人好心好,事事为她着想,可是现在这个人好心好的曲盈盈和慕云舟要结婚了。

  夏悠然嘴角一抽,心里莫名的蔓延上苦涩。

  曲盈盈似乎看不到她的异常,伸手抓住了她的手紧紧的握住,“悠然,你看起来不错,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现在看见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放心?她现在看起来有什么让人放心的?背井离乡,一无所有,还是一个曾经坐过牢的人,所以是因为她现在的身份让她放心吗?

  夏悠然抽出被曲盈盈握疼的手,淡淡的笑了一下:“盈盈你变得越来越美了!美得我都差点认不出了。”

  “美吗?”曲盈盈笑容有些尴尬,如果是别人说她美她可能会很开心,可是在夏悠然面前她可没有什么信心,而且夏悠然从前也从来没有夸奖过她美,这突然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她和慕云舟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叶欢是夏悠然的死党不可能不和她说,所以夏悠然是在讽刺她乌鸡变凤凰吗?

  曲盈盈心里有些慌,没有看见夏悠然的时候她对自己和慕云舟的关系还是有自信的,可是看见夏悠然后就不一样了。

  她和慕云舟因为什么在一起心里可是很清楚的,慕云舟当初那么爱夏婉都为了夏悠然移情别恋,更别说是她了。

  她不能输了气场,一定要找回面子。

  心里想着她重新又拉住夏悠然的手,满脸的抱歉神色:“悠然!对不起!”

  “嗯?”夏悠然漂亮的眸子看着曲盈盈,等着她后续。

  “我和云舟不是你想的那样……当初你进去了,又和云舟离婚了,是云舟主动追的我,他说他爱我很长时间了,我想着你们已经离婚了,就……”

  这话停在夏悠然耳朵里刺耳异常,原来这一切是真的,慕云舟和曲盈盈在和她婚姻期间勾搭成奸是真的,她打断曲盈盈,“你和慕云舟男未婚女未嫁,在一起很正常,不用对我解释。”

  “你真的不在乎吗?悠然,我一直担心你,你那么爱云舟,不会因为我们在一起产生什么想法吧?”曲盈盈小心的看着她,似乎在等她的承诺。

  夏悠然看着这个自己曾经认为的好闺蜜,只觉得讽刺到极点,她还真是眼瞎啊,爱上慕云舟那样的男人,连交的朋友都那么不堪,“不会,放心吧!”

  “那就好,悠然,我和云舟马上要定婚了……刘阿姨很喜欢我,他为我定的是慕尚的结婚戒指,婚纱是国外名师设计定制的,婚房……”

  “曲小姐,恭喜你!”夏悠然打断她,曲盈盈的话里话外都是在提醒她当初有多卑微。

  她嫁给慕云舟是倒贴,没有婚礼,没有戒指,没有婚纱,他也不爱她,夫妻几年她自问对得起他,可是结果是什么?

  为了防止她生下他的孩子,他让人结扎了她的输卵管,和心爱的女人在外面卿卿我我,最后还把她送进了牢房,她出狱后他竟然又和自己最好的闺蜜搞在一起了。

  想起这些夏悠然心肝都疼了起来,她发现自己无法心平气和的和曲盈盈谈论这些事情,“曲小姐,你放一百二十个宽心,我不会去打搅你和慕云舟的,我有事情先走了!”

  看着她急匆匆的离开,曲盈盈脸上的伪装撕下,眼睛里闪过一丝凶狠。

  身后一直跟着她的佣人看她直愣愣的看着夏悠然离开的方向出声提醒,“小姐,我们还买水果吗?”

  曲盈盈回过神了,“不买了,你去给我盯着刚刚那个女人,看她去了什么地方,马上立即!”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18669318  
精华
帖子
27 
财富
267  
积分
108  
在线时间
6小时 
注册时间
2014-7-16 
最后登录
2019-4-24 
第8章 挑剔的小少爷
  夏悠然回到秦怀远家乐乐就冲了过来:“姨姨你回来了!”

  他纯真的小脸上都是笑,看着乐乐那张纯真的脸,夏悠然心里软软的,所有的不快都烟消云散了,她伸手拉住他的手,把手里的车厘子和零食给他看。

  “看姨姨给你买了什么?”

  “哇,车厘子,谢谢姨姨!我要吃。”

  “好,姨姨去给你洗。”旁边的保姆阿姨脸上带了笑容接过话,“夏小姐,让我来吧!”

  夏悠然把车厘子交给阿姨,拉住乐乐的去了沙发上,乐乐粘着她,往她腿上爬,两人格格的笑闹着,进入厨房的保姆阿姨听见笑声探出头,看见沙发上滚成一团的一大一小摇摇头。

  小少爷脾气一直很差,这两年来换了十多个家庭教师,可是对夏悠然却完全不一样,从第一天见到夏悠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每天都喜欢粘着夏悠然,夏悠然也对他关怀备至,两人之间的亲密不知道人还以为是母子。

  想到母子保姆阿姨心里突然涌起一个奇怪的想法,先生这么多年孑然一身,对年轻漂亮女人一直敬而远之,可是对夏小姐好像不太一样。

  夏小姐长得这么美还这么多才,要是和先生组成一个家庭就完美了。

  心里想着又扫了一眼沙发上笑闹着的一大一小,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因素,突然发现小少爷的眉眼和夏小姐竟然非常像,还有鼻子和脸型也像。

  保姆阿姨心里咯噔一声,不会这个夏小姐就是小少爷那个见不得光的妈吧?

  秦家老宅,曲盈盈刚刚停好车,电话响了,她接通后听对方说了几句话,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她去了二叔的家?你确定?”

  “确定,我看见她输入密码进入的。”

  这怎么可能?曲盈盈拿着手机有些懵,听佣人说夏悠然去了二叔家她就吓一跳,现在听说她是输入密码进入的就更惊讶了。

  这么说来夏悠然是住在二叔家里的?她和二叔到底是什么关系?

  不会是夏悠然知道自己是秦家小姐后故意去接近二叔想要恶心她和慕云舟吧?

  想着夏悠然那张美到极致的脸,曲盈盈心里没有谱了,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事情可不好说,得想办法应对。

  肖元动作很快,几个小时后就把夏悠然到临海的事情都摸清楚了。

  “慕总,夏小姐是三个多月前出狱的,出狱后一个人乘坐火车南下到了临海……”

  “三个月前出狱的?”慕云舟打断肖元,“她不是早就被叶萧和保释出去了吗?怎么可能最近才出狱?”

  肖元小心的看着慕云舟的脸:“她没有出狱,一直都在服刑,当初之所以有她出狱的消息不是因为叶萧和保释,而是改了服刑的地方。”

  慕云舟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事情怎么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他一直以为那个女人被叶萧和保释出去了,没有想到竟然不是那么回事。

  肖元不知道老板想要干什么,继续往下说,“夏小姐到临海后就在临海开始找工作,她做过钟点工,去酒吧弹过琴,还在一家培训机构做过英语教师,后来秦总要为四岁的儿子找一个全面发展的家庭教师,夏小姐各方面都适合就被聘用了。”

  “家庭教师?”慕云舟想起早上在餐厅看到的那一幕就堵心。

  那个女人和他结婚几年他可是太清楚她了,从来不喜欢孩子,娇滴滴的,一直都是温室花朵,怎么可能有精力去哄孩子?

  直觉她一定想搞鬼,只是她到底想干什么?

  难道是知道了自己和曲盈盈的关系所以特意去秦家的?

  慕云舟还没有想明白电话响了,是曲盈盈打来的。

  今天曲盈盈已经打了好几次电话他没有理睬了,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接通,曲盈盈的声音温温柔柔的传来:“云舟,我有事情和你说。”

  “知道了,你在哪里我过来找你?”慕云舟的声音也很温和,脸上带了一丝浅笑,可是眸子却是冷的。

  肖元在旁边看得清楚,在心里叹口气,自从夏悠然和慕总离婚后,这五年来他就再也没有看见慕总的眼睛里有过笑意。

VIP小说荣誉勋章 热心妈咪 成长勋章 银河勋章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48248  
精华
27 
帖子
9573 
财富
360752617  
积分
264996  
在线时间
5983小时 
注册时间
2008-9-17 
最后登录
2019-6-19 
回复 水清落 的帖子

亲你好,文有意向签约吗?可以加我们责编的扣扣1144538398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