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 | 浏览:986|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王爷威武:魔妃太嚣张:她的一双眼睛,却依然泛着坚毅的光芒 ...

Rank: 1

91UID
81118022  
精华
帖子
财富
40  
积分
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王爷威武:魔妃太嚣张》 作者:玖月之花(完结)
作品简介:天永二十四年。羽熙国,**府最破烂不堪的一间废弃柴房。一个清瘦单薄却眸光烔亮的女人,身着粗布灰裳蹲在柴房门口,手握一根手指粗的木棒,在门口的石块上不停地磨着。透骨的寒意一阵阵地袭来,她的一双眼睛,却依然泛着坚毅的光芒。她那双原本细皮**的双手,已经磨出数个厚而硬的老茧,她仍然不停地磨着木棒。













    天永二十四年。羽熙国,**府最破烂不堪的一间废弃柴房。
    一个清瘦单薄却眸光烔亮的女人,身着粗布灰裳蹲在柴房门口,手握一根手指粗的木棒,在门口的石块上不停地磨着。透骨的寒意一阵阵地袭来,她的一双眼睛,却依然泛着坚毅的光芒。她那双原本细皮**的双手,已经磨出数个厚而硬的老茧,她仍然不停地磨着木棒。
    她的腿,蹲得麻了,她咬咬牙,伸手在自己的大腿上用力地捶几下,继续用双手握紧木棒用力地在石块上磨着。
    她的**冻得发白,干得裂开来,渗出细细的血丝。她的手心,是厚厚的老茧,她的手背,是红红的冻疮。
    历时两个月二十四天,她已经将十八根手腕粗的**磨成毛衣针一般细的木针。
    她日夜不眠不休。只在眼皮无法睁开的情况下靠在草垛子里打个盹。她的脑子里,回荡着那个男人狠心将她打入柴房之时所说的话:伍灵儿,你若能在三个月内将二十根木棒磨成锈花针,本**便特许你离开柴房,给你自由。
    她要的,从来就不是自由。她要的,只是那一口气。柴房磨杵,只是为了将曾经他为她磨杵的经历还回去。可是,宇文戬,你曾经的付出我能还回去。而,我最美的年华与为了你而手染的洗不净的鲜血,你能为我洗净否?
    她伸手,抚向自己的小腹。咬牙,低声**:“孩子,娘亲一定会活着离开这里,你,本是世间最尊贵的皇长孙!本该属于你的一切,娘亲寸土也不会让!”说完,她的一双眼睛,便抬头看了看天,黑压压的天,这是要下雪了……也该下雪了,这片天,太黑了,这片天,太冷了,这片天,太脏了……来一场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遮掩住人世间的丑恶,大雪过去以后,太阳会出来,人,会再暖起来罢?
    她努力让自己相信,宇文戬就算不再爱了,至少,曾经他是爱过的。至少,他没有下令将她处死。她极力地用这种自欺欺人的方式安慰着自己。然而,她的内心,却在一点点地动摇。
    她努力地回忆着曾经他们在书院相爱的日子。努力地回忆着他在大雪的天气,为了感动她,为她磨杵的日子。他说,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他说,只要用情深,寒冰也升温。
    她的眼角,滑下的是清泪。她伸手,触到的是冰冷没有一丝温度的眼泪。她的唇角扬了起来,冷笑。她对自己说:伍灵儿,一切都结束了!都结束了!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还有一件事情是你在乎的,便是你腹中那尚未成形的稚子。
    正在她一边流泪一边磨杵间,两个穿着碎花小棉袄的丫环

Rank: 1

91UID
81118022  
精华
帖子
财富
40  
积分
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走了过来,一个丫环弯身,如同喂猫喂狗一般将一个装着冰冷稀粥的碗往地上一磕,冷声道:“殿下让我问你一句话,太子正妃之位,你是让还是不让?”
    另一个丫环厌恶地看她一眼,骂咧咧道:“磨磨磨,明知道不可为而为之,愚笨至极,守不住的东西,不如早些放手的好。”
    她继续磨杵,冷声嗤笑:“他可还记得五年前的离安之战?”
    啪啪两声响,她的脸上重重挨了一个丫环的两个耳光,丫环瞪她,恶狠狠道:“闭嘴,殿下说了,太子府不论是谁,提离安二字,杀无赦!”
    另一个丫环阴阳怪气冷嘲热讽话里有话道:“兰若,帽子便是旧的,也要戴在头上,鞋子便是新的,也只能穿在脚下。太子妃娘娘如今虽因失宠入了柴房,但只要她寸步不让,她就还是太子妃娘娘,哪怕是死了,也是以太子妃娘娘的名义下入殓。岂容你我这样的小小丫环亵渎?”
    名叫兰若的丫环瞪一眼如今落迫的太子妃伍灵儿,蹙眉,冷声道:“知道了吗?太子妃娘娘,识时务者为俊杰,到了那个时候,不让也得让了!”
    伍灵儿捂着被丫环兰若抽打的脸,唇角,渗出血来。她笑了,笑容冰冷,她笑从前的自己是多么无知,多么可笑。她发现自己被关进柴房以后,变聪明了,突然看清了很多事,看清了很多人。
    这世上,迷惑人的,有太多的表象。
    譬如每日对你体贴有加,看似掏心掏肺的,未必真心待你。而有些对你大呼小叫,看似颐指气使的,又未必真如她所表现的那样不尽人情,未必如她所表现的那样落井下石。
    譬如她的嫡出姐姐伍丹儿为了用她作试验品,找到那个真正的天子继承人,曾对她关怀备至,体贴有加,不过是为了夺走太子妃位,夺走接下来的羽熙国皇后之位。
    譬如现在不惜以下犯上扇她耳光的丫环兰若,她抽她,吼她,不准她磨杵,不准她提离安之战,警告她该让的时候要让,不让以后也守不住。皆是为了她好,是希望她不要意气用事,至少,要留住命。
    她感激地看一眼兰若,随后撇开了眼睛,眼睛里,复又蒙上了一层冷意。她在赌,赌宇文戬能够言而有信。赌自己能够在三个月内磨完二十根木杵。
    七日后。
    还是羽熙国,镇宁郡,太子府。
    府前张灯结灯,燃起火树银花,万丈光芒照亮整座太子府邸。热情洋溢的气氛让整座太子府如沐浴在春风之中。
    白雪皑皑处,火树银花前。
    一个身着华服的女子,戴着高贵的珠钗偎在宇文戬的怀里,眨着无害而天真的眼睛,柔声开口

Rank: 1

91UID
81118022  
精华
帖子
财富
40  
积分
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殿下,臣妾恭喜殿下!”
    “同喜同贺,明日,你便是朕的皇后了!”宇文戬说完往柴房方向看了一眼。伍灵儿,你个不识好歹的**,朕念你那点细沫功劳,只要你恭恭敬敬地让出**正妃之位,安心做个侧妃,日后朕一高兴了,也能封你个嫔位,哼,就凭你那军帐前当众跳舞出卖色相的行为,也配待在朕的后宫么?
    是了,他自称朕。明日,登基大典过后,他便是羽熙国的天子了。
    有太监急急来报:“禀殿……皇上,**妃在,在柴房里大声嚷嚷,说皇上,说皇上无才无德,若非她八年相扶……皇上,皇上便战死沙场了,哪有,哪有明日的辉煌……她还说,还说,说皇上狼心狗肺,忘恩负义……她为皇上当众跳舞,迷惑军心,皇上才,才获大捷……”说完,他以头触地。
    宇文戬骨节咯咯作响,紧咬牙根,冷眼看着跪在地上之人,质问:“她还在磨么?”磨杵,跳舞,**!
    “回皇上,她一刻不停地磨着。她说,她说,她要让皇上记得,八年前,皇上示爱之时是如何磨杵,而这八年来,又是谁陪在皇上身边研墨,是谁陪在皇上身边跳舞……”
    宇文戬咬牙切齿,声音冷得刺骨:“**,该死的**!”磨杵,跳舞,又是磨杵和跳舞!**不死,他此生不安。磨杵与跳舞是他人生最大的污点,每每回忆,便觉自己身份低贱无比。古往今来,哪有皇帝为女人磨杵?古往今来,哪有皇帝的女人在军中跳舞?昨日三月期满,听那叫兰若的丫环来报,**已经磨完了二十根木杵。他原想着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除非不眠不休。可是,那个武阶被废、单薄如纸的**竟然完成了。他心想自己就要成为一国之君,岂能言而无信?既然说了要给她自由,便待明日登基大典以后将她驱逐出**府邸……
    可是现在,他改主意了。他是宇文家最高贵的**,明日过后,他便是羽熙国的新皇。整个羽熙国的人,都是他的子民,都得在他的脚边伏地称臣,高呼‘皇上万岁’。**竟敢在丫环面前口无遮拦,**竟敢在柴房忤逆他,**既然毫无思过之心,如茅坑里那又臭又硬的石头,他何需再留着**的狗命?
    又见太监以头触地,颤颤兢兢道:“奴才所说句句属实,绝不敢有半句假话欺瞒皇上,求皇上明鉴!”
    伍丹儿偎在宇文戬的怀里,眼睛里几不可见地闪过一抹狠厉,唇角划过一抹冷笑。伍灵儿,别怪姐姐心狠,你是**正妃,虽入柴房三月,却在**府上有一群顽固不化的支持者,入柴房而不落锁,只怕你伍灵儿是世间第一人吧。常言道,量小非君子

Rank: 1

91UID
81118022  
精华
帖子
财富
40  
积分
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无毒不丈夫。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后位,只能是我伍丹儿的!
    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是一惯的温柔,伸手抚过宇文戬的前胸,娇嗔道:“皇上,妹妹爱跳舞,这是羽熙国上下皆知的事情,如今,妹妹一个在柴房里孤苦,皇上便随她去吧!”
    宇文戬面色越加冷冽。跳舞跳舞,又是跳舞。如今,弄得举国皆知太子正妃是一个酷爱跳舞的舞娘。这是打他宇文戬的脸啊。前几日,就在太子府门前,他便听到一曲童谣:太子正妃,丞相庶女,舞姬所生,尽得真传,军营阵前一舞,迷倒将士无数……明褒暗讽,他宇文戬颜面尽失,如何登基为帝?
    又听伍丹儿替伍灵儿求情道:“皇上,怎么说柴房里关着的也是太子妃娘娘,明日皇上便登基了。不如将太子妃娘娘请出柴房,换上凤服,明日与皇上一起行叩拜大礼。”说到这里,她眼神暗了暗,声音又细了几分,更显楚楚可怜,“皇上若立臣妾为后,终归来得名不正言不顺!皇上对臣妾的爱意,臣妾心领了。皇上若真爱臣妾,便请皇上在后宫为臣妾留个妃位,臣妾定当竭尽全力服侍皇上,为皇上生儿育女!”
    宇文戬扫一眼伍丹儿,看她羽睫轻扇,一副欲梨花带雨之势,好不可怜。心头一阵悸动,伸手,将其揽入怀中。同样是丞相之女,为何区别就这么大呢?是了,庶女便是庶女,终究是上不得台面的,哪有嫡女来得深明大义?哪有嫡女出身高贵?自己已为一国之君,想要立谁为后,还要看人脸色行事不成?区区一个相府庶女,也配为后么?
    语气一凝,宇文戬大手一挥,作了他此生最重要的一个决定:“来人,太子妃身患顽疾,医治三月无效,不幸西去,本殿下深感哀痛,将为太子妃娘娘举行最隆重的葬礼!”
    柴房。
    三个太监凶神恶煞如同索命恶鬼一般急步奔来。一个太监手里托着酒瓶酒盅,另一个太监手臂处搭着白绫。
    伍灵儿手执木杵,站起身来,眼神瞬间不再烔亮,最坏的结果,还是来了。三十根木杵,已经磨好,可是,她赌输了,那个心狠的男人,食言而肥了。让她磨杵,从一开始,她就知道是刁难,可她还是做了。因为,他曾经为她磨过的杵,她想要还给他。

Rank: 1

91UID
81118022  
精华
帖子
财富
40  
积分
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一章 苍天有眼,灵儿重生
天永十六年。羽熙国。南鼓书院。
    伍灵儿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十分熟悉的床上。她感觉到自己的喉咙还在发紧。试着吞咽了一下口水,她微微蹙了蹙眉,喉咙好干,好痛。
    下意识地掀开被子准备下床,便看到自己身上穿着男装。她记得,多年前,在书院之时,她便是这样一身装扮。
    正在脑海里搜索着回忆,便听到一把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声音传来:“灵儿,你醒了吗?我正要准备给爹爹飞鸽传书,让爹爹派人把你领回家去呢。这书院日子确实是苦了些,你再好好想想吧,如果不愿呆在书院了,我还是让人送你回去好了!”
    果然是书院。伍灵儿继续蹙眉,她伸手,往自己的大腿部用力地掐了一把,痛,好痛!
    猛地想到什么,她抬眼看向姐姐伍丹儿,发现她也是一身男装打扮,看上去英俊潇洒,俨然便是八年前在书院生活时的装扮。
    有泪,自她的眼角滑落,红着眼眶,她感激上苍!这是上苍看她可怜,又让她活过来了么?
    正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世界里,伍丹儿的声音又传了过来:“灵儿,你这是怎么了?只是染了风寒,这不是好了么?你看看你,咱们来书院都已经三月有余了,每日一身男装打扮,你怎么就学不会独立和坚强呢?”说完,她已经动手替伍灵儿抹泪。
    是了,就是这样,那一世,就是这样!虚仁假义,装腔作势。直到入柴房一个月后,她仍相信,这个佛口蛇心的女人会为她求情。她在心里冷笑,面上,却是呆若木鸡,一串串地流着泪。
    “别哭了,那么漂亮的眼睛,哭坏了,多可惜!姐姐还准备给你许个好人家呢!”伍丹儿开起了玩笑。
    “噗……”伍灵儿蓦地喷出笑来,轻轻推了推她这个虚伪的姐姐,道,“我没事了,今日是几月几日?”这一世,她定会做好一个戏子。与这个蛇蝎女人斗智斗勇,让这个女人身败名裂,让这个女人生不如死。
    “你看看你,这病了两日,便呆傻了,这不是六月十日么。”伍丹儿又继续宠溺地笑着,一副十分爱妹妹的神情。说完话,她便转头去揉了一条热毛巾,再一脸笑容地转脸过来,道,“我给你擦擦。”
    伍灵儿点了点头,心思却已经飘远,六月十日,是个好日子啊!那一世,她死的时候,是在冬天,寒风刺骨冰冻三尺雪花漫天的冬天。任她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守在柴房磨细二十根木杵,却依然唤不回曾经的那份情。他食言而肥了,呵呵。他告诉她,他不稀罕她腹中的贱种。他说他自己的孩子是贱种,呵呵……他做这一切,

Rank: 1

91UID
81118022  
精华
帖子
财富
40  
积分
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只为了登基之时让这个蛇蝎女人登上后位,与他共享荣华!呵呵……那一世,在柴房里的最后一个月,她明白了好多事,只是太硬气。在她明白太刚易折之时,已经晚了。她明白丫环兰若之所以瞪她,吼她,横眉竖眼,皆是为了她好。非亲非故的丫环尚能如此,自己的嫡出姐姐却连一条生存的夹缝都不给她留,多么戏剧,多么可笑!
    此刻,她伍灵儿应该庆幸,她活过来了,是炎炎夏日。上苍一定是在告诉她,她的这辈子,一定要如火如荼!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自己的路,若只够一个人走时,绝不能为人让路,那样,只会自绝生路。
    下意识的,她伸手抚摸小腹。那里,曾经有一条生命,是她的孩子。曾经,欠过她的,她将要在今生一一讨回!
    伍丹儿见伍灵儿抚着肚子,紧张地问询:“怎么了?肚子又难受了么?”
    伍灵儿笑着轻轻摇头:“没事,大概是我不爱习武,身子骨难免弱了些!”
    伍丹儿又笑道:“你也是,人家的兽宠都是凶兽,你倒好,从小便养了几只兔子!”
    “呵呵……”伍灵儿笑了笑,不再说什么。
    伍丹儿立即走出房间去了,走到门口,又转过头来,道,“灵儿,你再上床去歇会,我去书院的膳房给你买些吃的,不管有胃口没胃口,饿了这两日,总是要吃些的。”
    “谢谢姐姐!”伍灵儿乖巧地笑了笑,白晳的脸上,便稍稍有了一些血色。
    待伍丹儿走后,伍灵儿迅速地下了床,熟悉地拉开一个柜子,从里面取出一面铜镜来。对着镜子,打量着自己的脸,是八年前的样子。放下铜镜,她又走到窗前,伸手推开窗子,向外张望。她记得,在书院的时候,她与伍丹儿住在一个房间里,她们所居之地的后院,有一个凉亭,凉亭后,有一个人工湖。如今,映入眼帘的,果然如八年前的一样。
    将自己的头发用一根灰色的发带束好,她推门而出,往后院而去。
    凉亭里,她坐于石桌前,这里,曾是她与宇文戬常常聊人生聊理想的地方……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分散逐风转,此已非常身。曾经,在这里有多少爱,如今,在这里便有多少怨。
    八年前,在这里,她,和他第一次相遇。他们相互问好,相互介绍自己。他说他叫宇文戬,她眨巴着眼睛笑问是不是羽熙国只有皇室的人才能姓宇文?然后她说她叫伍灵儿。他笑说他记得前些年去伍丞相家时只见过丞相家的两个小千金,没想到丞相竟然有儿子。只是伍灵儿这名字着实太像女子名……
    后来,他们渐渐熟识起来。

Rank: 1

91UID
81118022  
精华
帖子
财富
40  
积分
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再后来,他知道她是女子。
    后来的后来,便是越走越近,宇文戬为了感动她,每日嚼文习武后来此后院为她磨杵。他说,她不接受他的爱,他便要一直磨下去,一天,一月,一年,一辈子。
    她终于被他感动,与他私下往来。紧接着,便是相互生出爱慕之意。顺理成章的,他上伍家提亲,求娶伍家庶女伍灵儿。而伍丞相伍天都,自是一百个愿意,丞相庶女,嫁给皇子,实在是高攀了。虽然,那个时候伍天都并不看好宇文戬。不过,反正求娶的不是伍家嫡女,他乐见其成。
    勾唇。伍灵儿笑得满脸是泪。上一世,她实实在在活得太糊涂,死的那一刻,才明白自己为何而死?才明白自己不过是他棋盘上的一颗卒,拼着命地往前拱,让自己顶着卒子的身子却耗尽心力做着一颗车才能做到的事情。亡命将对方的将帅赶出老巢之时,她尚没有醒悟,尚没有意识到,拱到底的卒早已无法改变弃子的命运。
    原来他早知道她拥有一项秘技,能以黄裙舞步迷惑人心。
    难怪,出征前一夜,他送了她一条鹅黄色的长裙,难怪出征那日他让她换上,与他同行……
    什么怕亲征以后战死沙场再也不能见她一面,什么舍她不下只愿生死相依,她不过是他最后的弃子。她如今,方想明白,看似没有任何杀伤力的卒子,才最容易接近敌营老巢,让敌营士相尽失。
    石桌,还是那张石桌,凉亭,还是那个凉亭。那几棵玉兰树,满树的玉兰绽放在枝头上,透着圣洁的白……八年前,她竟然天真地以为姐姐宠她,以为这个男人爱她……

VIP小说荣誉勋章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35895153  
精华
帖子
978 
财富
2689  
积分
4879  
在线时间
1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28 
最后登录
2019-1-25 
本帖最后由 hj727hxj 于 2019-1-3 11:05 编辑

继续阅读全本请点击链接去91书城: http://91baby.mama.cn/ebook/reader?book=8055&chapter=1755170&code=014c53f03fc359bdd937500457e5a7d5,领91大礼包全站万本书新人免费畅读,还能享受首充多少送多少的特惠哦!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1196356  
精华
帖子
513 
财富
300  
积分
1122  
在线时间
5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3-13 
所谓的爱情蒙蔽了一切,包括女主的眼睛,重活一世还是要恣意一些。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2304882  
精华
帖子
2215 
财富
11407  
积分
2482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1-12 
最后登录
2019-3-21 
喜欢这样被踩在脚下依然不屈服的女主,期待女主后面的反转!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