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 | 浏览:1778|倒序浏览 | 字体: tT

重生之将门邪妃 :她心灰意冷,若再世为人,必定血债血偿 ...

Rank: 1

91UID
89838358  
精华
帖子
财富
30  
积分
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2 
最后登录
1970-1-1 
《重生之将门邪妃》 作者:谜若**
作品简介:“为什么要娶我呢?我们祸福与共八年啊!”  “为了你父亲手中的兵权,朕顶着天下人的耻笑娶一个其丑无比的女人,这是朕最恶心羞辱的八年!”  她心灰意冷,若再世为人,必定血债血偿。  




第一章
皇城角落,一座败落的清冷小院里,年久失修的窗户根本挡不住呼啸的狂风,摇晃的树影似幢幢鬼影。
季成珺抱膝侧坐在硬质木板床上,墨发凌乱,精致如画的左颊侧颜妖娆冶艳,俨然美极,可一双空洞无物的眼却好似傀儡。
木门开合,恰好一道闪电轰然划破夜空,照出了来人的面容。二十四五岁的年轻男子,身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遮住了他的衣着,露出一张儒雅俊美的脸庞来。
她转过整张脸来,那是以张令人多看几眼都会胃酸作呕的脸!数道交叉的伤疤从右眼角划拉至右下颌,面色苍白如鬼,骇人惊魂!季成珺激声怒斥:“夏暮言,我是你明媒正娶的结发妻子,你不怕天下人诟病么?”
夏暮言眼中的嫌恶被闪电照耀得分外清明,寒声讥讽道:“蠢货!还真拿自己当个宝了,还做着母仪天下的皇后梦么?如今你不过是个冷宫弃妃,丢在乱葬岗喂狼都没人管!”
一个月前她还是凤冠加身的大辰国皇后,而如今她已是被抛弃在荒废冷宫里的可悲女人罢了。可笑她梦犹未尽,还等着夏暮言把她接回去。
季成珺颤抖着身子不敢置信,扑向男子死死拽住他的衣袍,摇头痛问:“那为什么要娶我呢?我们祸福与共八年啊!”
夏暮言眸光剜过她那张渗人脊背的脸,狭长的眼底尽是恨意,冷哼一声:“为了你父亲手中的兵权,朕顶着天下人的耻笑娶一个其丑无比的女人,这是朕最恶心羞辱的八年!”
难怪啊!那么多王侯将相的千金玉女夏暮言视若无睹,反而选了其貌不扬的自己,原来只是为了利用父亲的兵权助他登上九龙御座。当初她就是抱着这份感天动地的“真情”替他拉拢权贵,排除异己。
多么可笑!多么荒唐!
窗外电闪雷鸣,季成珺疯狂的痛笑,声如鬼魅:“狼心狗肺!还记得你曾在我父亲面前发过的毒誓么?若对不起我,必遭豺狼吞心,虎豹拔舌。”
夏暮言忽然露出几分得意与怨毒:“你这副犹如丧家之犬的模样,若是国公大人泉下有知,说不定会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呢!”
寒意完全袭卷了她,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干裂的嘴唇低声开合:“你……你话中什么意思?”
看着季成珺这副魂飞魄散的模样,夏暮言着实太高兴了:“宋国公季勋元拥兵自重,勾结五皇子叛逆余党,谋朝篡位,凌迟处死,满门同诛。”
生父惨遭活剐!宋国公府三百余人灰飞身亡!不共戴天之仇啊!
空前绝后的绝望与恨意包裹着季成珺。她拼尽全身力气飞扑过去,恶狠狠地咬在夏暮言的肩膀上,恨不得一口口撕碎这个毒如蛇蝎的男人,让他也尝尝活剐的滋味。
闻痛,夏暮言立即扼住季成珺右腕,狠狠用力,骨头碎裂的声音

Rank: 1

91UID
89838358  
精华
帖子
财富
30  
积分
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2 
最后登录
1970-1-1 
响起。
“啊……”季成珺痛到极致也不愿松口,竟让她生生撕掉男人的一块肉。她满嘴鲜血,手骨全碎,她要牢牢记住此刻痛入骨髓感觉。“呵呵……你要杀了我,可你的孩子已经在我肚子里两个月了。”
耻辱啊!荒唐啊!她怀上了仇人的种,可孩子终究是无辜的。
脚步声如漏液更鼓,盛装绫罗的女人似真似幻,娇声嗤笑道:“真可笑!你那破烂身子如何配怀上陛下的龙种!”
季成珺脸色霜白,活像见了鬼。女人高绾飞天髻,一只镂刻着扬翅凤鸟的金簪斜戴,面色赤霞胜桃花,白衣如雪。眼前的女人的的确确是她的养姐——顾娴香。
“好妹妹!没想到我还活着吧,而且过得比在冷宫忍受寂寞的妹妹好上百倍。”顾娴香得意洋洋,笑得花枝乱颤。
顾娴香两年前不是已经被处死了?这就是她曾义结金兰,比一母同胞的姐妹还亲密的养姐。两年前她产下双胞公主,竟然被顾娴香活活掐死,最后被夏暮言打入天牢,于午门斩首。
她那对还不满百日的女儿啊!季成珺满脸恐慌,双手不由自主地抚上腹部,难道……
季成浑身颤栗,染满血液的唇启声:“父亲怜你生世孤苦视如己出,于你有养育再生之恩!我们多年朝夕相处,有金兰姐妹之情!我始终想不明白,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仇怨?你如此恨我,甚至狠心害死无辜婴孩。”
顾娴香春风得意的脸瞬间变色,狰狞如厉鬼,声若寒冰:“什么狗屁养女!难听点就是个不入眼的大丫鬟罢了。而你季成珺是众星拱月的嫡女,为了生存,我不得不刻意讨好你,哪怕我恨透了你。”
“还有你那张勾引男人的狐媚子脸,抢走我喜欢的男人。所以我毁了你的脸,看你拿什么蛊惑人!”顾娴香盯着季成珺丑陋的面孔,像是欣赏完美的杰作。
“你……我的脸原来是你……”季成珺背脊寒意森然,震惊得说不完整话。
她太过愚蠢,不辨人心真伪,完全没看透这白眼狼的恶毒面目。
顾娴香娇媚地伏在夏暮言的胸前,声如毒蛇吐信:“季成珺这个贱货,怎么配怀上陛下的子嗣呢!若是长大后知道她和季家灭绝的真相,只怕会招来祸患,斩草要除根,胎儿留不得!”
夏暮言唇畔勾起一丝冷笑,从宽大的斗篷中取出一把匕首,凉薄道:“交给你。”
季成珺不敢置信,这个男人居然要杀死自己的孩子。她双手捍卫着腹部,六神无主地往墙角退:“不……暮言……那是你的孩子啊!求求你,放过他,求求你。”
屋外暴雨疾驰而下,夏暮言置若罔闻,无情的转身,大风鼓动黑色的袍子,像是降临人间的死神双翼。
百草枯催,树木迎风发出呜呜声,凄鬼悲嚎。季成珺浑身无力,困兽般绝望,

Rank: 1

91UID
89838358  
精华
帖子
财富
30  
积分
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2 
最后登录
1970-1-1 
滚烫的泪水轰然倾出,纷坠如雨,像是要把这一生积攒的眼泪流光。
顾娴香持刀逼近,狰狞一笑,寒刃毫不留情地刺进她的腹部,鲜血溅起,满地狼藉。
剖肚!
取子!
割肠!
千刀万剐的凌迟不过如此,彻骨恨意如烧过荒野的熊熊烈火,扑不尽,浇不熄,魂魄永无宁日。

Rank: 1

91UID
89838358  
精华
帖子
财富
30  
积分
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纱幔低垂,熏香袅袅。
雪花从窗里飘入,被室内的炉火暖意所化,沿着窗棂滑落,犹如梦中的泪水,自季成珺的眼角蜿蜒绵延,擦不干,拭不尽。
“啊!”季成珺惊叫一声睁开朦胧双眼,满脸泪痕,身上的衣衫已经全部被汗水浸湿。
“唷,珺儿别乱动,头上还裹着纱布呢。怎么流眼泪了,是不是做噩梦啦?别怕,爹在!”季勋元欣喜若狂的语气里伴着满满的关怀之意。瞧见昏迷一宿的嫡女千金终于苏醒过来,他悬空的心总算可以落地了。
季成珺恍惚了片刻,仔细打量着眼前俊秀的美大叔,心头如遭天雷劈过。这个中年美男好像是她的父亲!父亲年轻时虽然也是个名动盛京的美男子,但岁月不饶人,他两鬓早已染上白霜。
“父亲……”季成珺如鲠在喉,千言万语不知如何道尽。见到亲人的喜悦顷刻间冲头而上,哪怕这是黄粱一梦,她也愿意永远在这黄泉地府沉醉下去,因为生前所受的折磨和痛楚太令人胆战心惊。
“混账东西!竟敢翻墙偷爬到李员外的庭心湖去摸鱼,还烧了人家的庭院!顽劣成性,毫无名门淑女应有的教养,气死我了!”确认宝贝嫡女真的没有大碍之后,爱女心切的中年父亲瞬间化为叱咤风云的宋国公,掌管十万猛虎军的兵部尚书。季成珺因为贪玩差点就要他白发人送黑发人了,越想越气,破口怒斥,转身就去找荆条。
季成珺被吼得一怔,这好像不是梦,美梦中的老头儿哪有这么凶巴巴,额头的小伤口隐隐作痛。
她听得莫名其妙,去庭心湖摸鱼不小心掉进湖里分明是十三岁发生的事情,为了烤鱼还不小心把李员外的竹建庭院给烧了。父亲护短得很,李员外找上门来也无可奈何,可她醒过来之后却被老头子吊起来打。
屋子里所有的布局都在证实着,她不但没有奔赴黄泉,还重新回到了十三岁的年纪,这是多么匪夷所思!
霎时,她心里一惊,鲤鱼打挺翻身而起,扯开嗓子开喊:“李嬷嬷!李嬷嬷!”
门扉从外推开,一名身材圆润的中年妇女焦急地奔过来,又把季成珺按了回去,掖着被角给她裹紧:“昨儿才从水里湿淋淋捞起来,再歇在被窝里暖和暖和,要是受了风寒可怎么得了。”
“救我,好嬷嬷……”季成珺急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她的话刚完,“嘭”的一声门被踹开,季勋元面色发青,浑身威仪令人胆寒,手中持着一柄长荆条,大风混着飞雪呼啦啦得灌进屋子。
季成珺一边偷偷地拉刘嬷嬷的袖子,一边可冷兮兮地求饶:“爹……”
李嬷嬷是宋国夫人王氏的随嫁丫鬟,王氏难产仙逝之后,年仅两岁的季成珺和嗷嗷待哺的季家嫡子季成阳都由她的奶水哺乳长大,直到季成扬五岁的

Rank: 1

91UID
89838358  
精华
帖子
财富
30  
积分
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2 
最后登录
1970-1-1 
时候到“竹墨轩”育养,而嫡女季成珺却一直由李嬷嬷服侍。
季成珺可忘不了季勋元勃然大怒之后,教训得她皮开肉绽的“竹笋炒肉丝”。而李嬷嬷一直受王氏生前所看中,又有哺乳嫡子嫡女的这份情在,哪怕是季勋元都要给这个老婢女三分颜面的。
“国公爷,这可使不得啊,小姐年纪尚小身骄肉贵,哪里经得起这荆条的厉害。是奴婢没有看管好小姐,奴婢愿意领罪。”李嬷嬷看见季勋元手中的荆条,吓了一跳,立马跪在他的面前请罪。
“这个逆女也不知道是谁教的,完全没有女孩子该有素质教养,还闯下滔天大祸,这件事情今早就已经传遍京城,丢我季家门楣脸面也就罢了。如今坏了名声,将来谁还愿意娶她!”季勋元口沫横飞,越说越激动,气得心肝乱颤。
季成珺她觑着季勋元怒不可遏的脸庞,有些担忧老头子的身体,怄坏了可要不得。
刘嬷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怆然泪下:“小姐尚且不懂事理,日后好生调教还来得及。若是夫人再世,小姐也不至于顽劣如此。国公爷就看在夫人的面子上,饶过小姐这次吧。”
提起国公夫人王氏,季勋元捏紧荆条的手不禁略松。尽管极力掩饰,也能从动容的脸上看出来几丝忧伤。
爱之深责之切!一股暖意漫上季成珺心头。前世她娇宠成性,不喜李嬷嬷唠叨啰嗦,死活抛不下脸跟刘嬷嬷求救。再跟父亲顶嘴撕闹,被教训一顿也不冤。
“爹爹,珺儿知道错了,不敢再同往日般顽劣不堪,日后必定恭听嬷嬷教诲,若有再犯,自愿负荆请罪。”季成珺掀开被子扶起刘嬷嬷,趿鞋踱到季勋元身边,言辞铿锵。许是天意,日后若是言行与往日不同,也不怕人怀疑生事。

VIP小说荣誉勋章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35895153  
精华
帖子
980 
财富
2924  
积分
4940  
在线时间
10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28 
最后登录
2019-6-24 
本帖最后由 hj727hxj 于 2019-1-7 17:52 编辑

继续阅读全本请点击链接去91书城: https://91baby.mama.cn/ebook/reader?book=4426&chapter=1040609,领91大礼包全站万本书新人免费畅读,还能享受首充多少送多少的特惠哦!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2304882  
精华
帖子
3501 
财富
18208  
积分
3890  
在线时间
1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1-12 
最后登录
2019-6-25 
许久未见到这样给力的穿越文了,作者文笔真是好!女主前生真是辛苦,来世除了复仇希望找到真爱吧!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