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7 | 浏览:1080|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宅女正太喵:莫名其妙的在半路上遇到不正常的济公活佛版型男 ...

Rank: 1

91UID
84368755  
精华
帖子
16 
财富
85  
积分
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9 
最后登录
1970-1-1 


《宅女正太喵》 作者:宝利玛(完结)
作品简介:莫名其妙的在半路上遇到不正常的济公活佛版型男,还被莫名其妙的塞了一只号称不用猫食跟猫砂就可以养的猫咪?没想到隔天一早……哇啊!这……这是什么!怎么会软绵绵Q嫩嫩又光溜溜?妈啊!正太不要靠过来!你……你会害我违反法律的啦!我不要上社会版头条,我不要啊!那个自称为张天师的家伙似乎有什么阴谋!班上的美少女为什么老是找我的麻烦?先是用她的猫差点杀了正太郎,之后又带着一个比孔吉还美的少年阴魂不散的纠缠……年度新人王大赏首奖作品──《宅女正太喵》,结合了人类与猫之间的情感,最强猫灵的精采战斗与爆笑逗趣的对话,美少年师父和型男济公的高手过招,宅女爱情路上的辛酸血泪……。不管你是不是爱猫人士、不管你宅不宅,这本书是不容你错过的轻松小品!





第一章  注定
台湾,台中,东海大学。
夜晚,东海大学后方的正是热闹的时候。由于接近学区的关系,又接近学生租住的宿舍,加上这里也是上大肚山看夜景的必经之路,是以摊贩、店家、人潮,将整条街道挤得水泄不通,而来来往往的清一色大学生居多……
例如她……独自一人在大街上乱晃,买了一份福州包、一份大肠包小肠、一杯珍珠奶茶还不够,她又走去巷子里,买了盒鸡爪冻,再买份芋圆仙草冻──这些通通都是她一个人要吃的。
不用觉得太讶异,看了她的体型其实大概都可以猜得出来,这种女孩其实每个人在路边都曾经见过,甚至身边就有这么一个人。
身高不过一百六,体重就有七八十,加上一头从来没整理过的黑色长发,随意绑了个马尾,脸上红咚咚的,一副随时都会热得流汗的肥胖三层苹果脸。
她名叫陈碧茜,东海大学物理学系二年级,是个标准宅女,每天都关在房间看漫画小说日剧韩剧,不然就是连上网络游戏玩个不停,偶尔期中期末考才会边看书边挂网练功,出门通常只为了买食物。
正当陈碧茜买到所有想吃的东西,一路往回走,走离了热闹的东园巷时,突然看到一个很奇怪的男人,站在巷子的转角处。
那男人非常恭敬的站着,看到陈碧茜,便给了她一个微笑,但陈碧茜却摇摇头,叹了口气。
她并不认识那男人,不过看到那男人虽然已经是中年人,可是鼻子高挺、五官清晰、留了撇小胡子,是个型男。
但是他竟然穿着那种活似从歌仔戏团中偷走的济公活佛服──头戴佛帽、身穿补丁黄色袈裟那种,手里还拿着破烂的羽毛扇!
这就是为什么陈碧茜叹气的原因!像这样的中年型男竟然脑袋不正常,真是可怜啊!
正当陈碧茜加快脚步,想要逃离这个地方的时候,那男人立刻用他的羽毛扇拍着陈碧茜的肩膀,说:「小姐!妳想不想养猫啊?」
「我不想养!」直觉那男人是个神经病,陈碧茜说完便要逃,那男人又拦住她:「耶耶??!为什么不想养,猫这么可爱啊!妳看!」他退开一步,只见他身后的一个圆盘上,正有只看似刚出生没多久的幼小猫咪,看见陈碧茜,便咪咪咪的猛叫。
陈碧茜从前也养过猫,对这种可爱的小猫实在是一点抵抗力也没有,但看那男人实在太过诡异,令她有些害怕,只好想个理由拒绝:「我没钱养牠。」
「那有什么关系,我跟妳保证,这只猫不用花妳任何一毛钱。」
「怎么有可能?饲料、猫砂不用钱吗?」
「真的啦!都不用花,我跟妳保证,来来!来看看吧!」
「可是我对猫会过敏耶!」
「那又有什么关系,我保证妳对我的猫不会过敏!来看看吧!

Rank: 1

91UID
84368755  
精华
帖子
16 
财富
85  
积分
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9 
最后登录
1970-1-1 
如果妳因为牠过敏,我给妳一万块现金做心理补偿!」
这下陈碧茜再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只好凑过去仔细观看。
那只小猫是虎斑猫,金黄色的漂亮颜色,颈子上戴着黑皮项圈,被放置在一个黑底的圆盘上,圆盘上用金漆画成了一个圆,里面有着象是字又象是花纹的图案。
小猫用殷殷企盼的眼神看着陈碧茜,彷彿希望她能把自己带回家似的。
陈碧茜怎么能阻挡这种眼神攻击,她立刻问:「你这只猫怎么卖?」
「不卖!」
「那你叫我来看做什么?」
那男人哈哈大笑,说:「我说不卖,是用送的。」
「那就跟你说声谢谢了。」她将小猫给抱起,正要告退,那男人却又拦住她,且递了一张名片给她:「这是我的名片,有任何关于猫的问题,记得通知我喔!」
陈碧茜往名片上一看,差点没昏倒。
名片上写的名字是「张天师」,头衔是「万海福隆宫主持人」,底下是一支电话。还天师咧?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喔!最好是天师会出来做这种事情还被自己遇到。
陈碧茜将他的名片草草收起来,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那里。
陈碧茜回到自己住宿的学生宿舍后,因为实在无法相信那个张天师所说的话,她还是跟房东要了点猫砂跟猫食,却没想到那只虎斑猫还真的什么都不吃,对猫砂也没半点兴趣,倒是跟自己玩了一整夜。
而她也终于发现一件事情,那虎斑猫上的厚皮项圈是拿不下来的,没有任何松紧带还是黏扣带,且非常贴合的套在猫身上,上面印了一个很奇怪的花纹,犹如龟壳一般。厚皮项圈是深色的,但龟壳处隐隐可以看见一污渍。
陈碧茜伸手擦,却怎么也擦不起来,她想那应该是厚皮项圈自然的颜色吧?
那天师还真是天才,不晓得怎么把这东西套在猫身上的呢?她边弄边想。
虽然小猫会长大,那条厚皮项圈肯定是要剪掉的,不过现在看起来还蛮帅的,所以就先这样吧!
也因为那只虎斑猫真的太可爱了,陈碧茜忍不住亲了牠的脸,但牠却刚好伸出**来要**陈碧茜。
「哇啊!」想不到她的初吻竟然是献给一只猫?
但如果她不说出去也没人会知道她把初吻献给一只猫,好吧!那就算了吧!不跟牠计较了。
说也奇怪,这一吻之下,陈碧茜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想睡觉了起来,虽然硬撑着要替虎斑猫想个好听的名字,但她随后却在房间的一角睡着了。
而且,还做了一个回到从前的梦:
从前家里也养过一只猫的,是只可爱的花猫,那时候她年纪还小,常常帮牠偷拿母亲藏在抽屉里的干猫食,边喂牠吃边自己吃,她跟牠的感情可以说是好的不得了。而梦中的她此时又偷偷的去母亲抽屉拿了干猫食偷喂牠,自己也顺便

Rank: 1

91UID
84368755  
精华
帖子
16 
财富
85  
积分
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9 
最后登录
1970-1-1 
吃了几颗,她边吃边笑,梦中的牠好奇的望着自己,好像也笑了。
一件从前平淡的幸福,到如今还能在梦里体会,那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情,虽然醒来之后,肯定会惆怅万分。
因为后来她跟牠的故事结局是,牠在她去上学的时候,被车子辗伤,等她放学回来,沿着马路去找寻,虽然发现牠尚有一丝气息,但很快便断了气。陈碧茜抱着牠在路边放声痛哭,因为她回家后不吃不喝只是哭泣,后来母亲被她吓到,从此家里不敢再养任何宠物。
结果这一睡直到隔天星期日中午,陈碧茜被自己的手机闹钟给吵醒。
她半睁半闭的伸出右手想要拿起放在床边的手机,却没想到摸到了一块毛绒绒的东西。是她的新宠物虎斑猫吧!还真是爱撒娇的小宝贝,她索性就摸了摸牠的头,抚了抚牠的身体。
咦?这触感怎么不太对,除了尺寸大小有点不一样之外,还光溜溜的?
陈碧茜睁开眼睛一看,立刻吓得尖叫了出来,整个身子跳了起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她身边会有一个小男孩?
为什么那个小男孩身上是光溜溜、一丝不挂的?
难道她晚上会梦游出去路边抓小正太吗?她有这么飢渴吗?这小正太看起来不过只有十岁大,这在中华民国的法律中是违法的!是会被判刑的啊!
那个原本在熟睡的小正太自然也被陈碧茜这一尖叫声给吓得跳起来,躲入陈碧茜的书桌底下。他用着他圆亮的金黄色眼瞳惊慌的看着自己,缩成一团。
陈碧茜慌张到语无伦次的说:「你你你!我问你!你怎么会来到这里?是我带你来的吗?啊!不是!我怎么有可能带你来这里,还把你衣服脱光!这样是违法的啊!啊,不对,你可不要告诉别人我对你做了什么,我我……我等等送你回家!还是你要什么玩具我买给你当补偿就是了,不要太贵的话……」
那小正太从头到尾都是用同一个表情看着自己,随后,突然间说话了:「喵!」
陈碧茜满头雾水:「喵?什么意思?」正自思考,那小正太突然又喵了一声。
这下陈碧茜可真是满头雾水,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好好思考,昨天晚上她确实什么都没做啊!只是带了一只小猫回家。
她不可能梦游的,因为她可是做了一个很清楚的梦,而且梦的内容跟小正太一点关系也没有!
她总算注意到那小正太脖子上正套着一个相当合身的黑色厚皮项圈,还有,她昨天带回来的可爱虎斑猫这时也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所以她可以做出一个很合理的假设──眼前的这个小正太正是那只虎斑猫变成的吗?
虽然她闲暇时实在是很爱看一些光怪陆离的小说漫画,但当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她还是很难接受──到底是真的?还是自己的胡思

Rank: 1

91UID
84368755  
精华
帖子
16 
财富
85  
积分
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9 
最后登录
1970-1-1 
乱想?
不过她倒是已经想到一个方法可以证实那小正太是不是那只猫所变成的了。
陈碧茜伸出食指,靠近了那小正太,随后,轻轻的搔了几下。
宾果!那小正太果然露出十分陶醉的表情,闭上双眼。
这百分百是只猫啊!
当陈碧茜停下手时,那小正太立刻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直扑上自己抱住。
虽然陈碧茜实在很想把他当成猫一般来看待,好好的摸着他的脊背,但是面对这一片光溜溜到几近吹弹可破的肌肤,她实在是做不到。
她还是克服不了心理障碍──这样下去她可是会被判刑的啊!而且,虽然抗拒不了本能,但她还是不想当怪姐姐!一点也不想!
她只好暂时推开了那小正太,在自己的衣柜里翻箱倒柜的找衣服,但是自己跟那小正太的体型实在是差得太远,勉强找了一件她已经穿不太下的T恤,套在他身上刚好变成套装。
唉,还是带他出门去买个几件好了,总不能叫他穿着这件可笑的套装吧!
但是他会愿意乖乖跟自己出门吗?如果他真的是猫的话,根本不会跟狗一样跟着自己走。
对了,干么想这么多,打电话去问那张天师就对了,是他把猫送给自己的,所以他肯定也知道猫会变成人形。
陈碧茜找出昨天张天师给的名片,立刻拨了通电话过去。
「您拨的号码没有回应,请稍后再拨。」
陈碧茜不信邪,又打了好几通,还是得到同样的回答。
『什么嘛!连语音信箱都没有,想留言骂人都不行!哼!不能留言我就传简讯!』陈碧茜被那打不通的电话给惹毛了,她非常愤怒的猛打手机简讯,狂骂张天师没跟她说清楚猫会变成人,还有变成人的猫到底要吃什么、要不要用猫砂、会不会真的跟一般的猫一样很容易就走丢,还有要不要买内裤给他穿……总之,她想问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
而当她拚命的打着简讯的同时,那小正太便乖乖的窝在她身边,还将头靠在她的大腿上,陈碧茜只好空出一只手来抚摸着他的头。她还是只敢这样轻轻的摸着头,那小正太虽然一直要靠过来跟她撒娇,她却东躲西闪,生怕碰到那小正太除了头之外的其他部位。若是一碰到那吹弹可破的软嫩肌肤,她……可是真的会犯罪的啊!
打完了约莫五百多字的简讯后,陈碧茜这才对着那小正太说:「走吧!带你去买点东西!」
她牵起小正太的手,让他站立起身子,并试着走了几步,确定他是可以像人一样的走路,并且会乖乖的跟着自己时,才放心的带着他出门去。
一刚走出住宿的地方,陈碧茜突然灵光一闪,立刻替那小正太决定了名字,昨晚想了好久都想不到,现在却瞬间有了灵感。
「正太郎!叫你正太郎好不好?」反正也是小正太

Rank: 1

91UID
84368755  
精华
帖子
16 
财富
85  
积分
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9 
最后登录
1970-1-1 

那小正太──正太郎只是歪着头,说了一句:「喵!」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就这样被随便决定了。
陈碧茜带着正太郎去东园巷晃了一圈,但东园巷里面根本没有什么正太郎可以穿的衣服,她只好骑着机车载着正太郎去最近的新光三越里面买。
骑机车的时候,她甚至还怕正太郎不会抓住她,只好抱着他骑机车,拚命的钻着市区的小路,幸亏没遇见警察,不然肯定被拦下来。
如果被拦下来,肯定隔天的报纸头条会写「台中某私立大学女学生诱拐小男童」之类之类的东西。
到了SOGO,陈碧茜带着正太郎直闯童装部,因为正太郎实在是太可爱了,可爱到不管穿什么都好看,她实在没什么理由可以拒绝售货小姐,几乎只要一试穿她便买了下去。
反正通通都是刷卡,等爸妈看见账单时,应该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隔天星期一,陈碧茜一如往常的来到学校上课。
她将正太郎暂时留在家里了,但是说实在话,她还真舍不得。
尤其当正太郎用着殷殷期盼的眼神看着自己,希望自己带他去,临走前又拚命往自己身上黏时,她还真想逃学算了。
但是这堂是力学,实在没勇气翘,对她来说,去上课都已经听不懂了,更何况是不去呢!
她只好安抚着正太郎,不住的搂着他,轻拍着他的背,说:「我下午就回来了,你要乖乖喔!」虽然她也不知道他听不听的懂。
到了教室,她一如往常的坐在自己最习惯坐的第三排、第五列的位置。
虽然这个角度看不太到黑板,但是她知道这可是绝佳视野,可以欣赏到……
王器文,班代,身高一百八十五、体格甲等、肤色偏黑的阳光型男,篮球系队、垒球系队的队长,班上前十名优等生,也是她所暗恋的对象。
陈碧茜是相当有自知之明的,从小她就一直是这种面龟身材、大饼脸,所以她就算暗恋别人,也都不可以说出来,甚至不可以有半点表示。
因为一被发现不是被当成笑柄,就是那个被暗恋的男生会对自己大发雷霆,她甚至国中的时候就有次曾经被那男生揍过,这是她被拒绝了十几次之后所得来的惨痛经验。
其实她也不想就这样轻易的暗恋别人啊!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只要一看见王器文,她就会心跳加速,一跟他讲到话她就会兴奋好几天,她也不想这样。
但喜欢上就喜欢上了,又怎么能够强迫自己不喜欢呢?
况且王器文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不只有外表好看而已,他不会像其他男生一样看到自己就敬而远之,好像把自己当成是妖魔鬼怪,还是当成空气。他实在是对自己相当亲切,记得有一次她买课本忘记跟父母亲要钱,王器文还先帮自己垫了。
好吧!她其实知道王器

Rank: 1

91UID
84368755  
精华
帖子
16 
财富
85  
积分
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9 
最后登录
1970-1-1 
文对任何人都是这样的,因为他是班代嘛!班上同学就是看在他热心公益,才义不容辞的选他当班代。
不过如果要配的上王器文,班上也只有一个人选,那就是班花文依。
文依甚至比王器文还要完美个几百倍,上流社会出身,从小就开始上美姿美仪课、跳交际舞、打高尔夫球……
脸小又白、眼睛又大、身材纤瘦,这种外貌完美的条件也就不用说了,她对人亲切有礼貌,人见人爱,甚至是班上的第一名,每一学科的分数都第一名,都是九十五分以上,这就大学生来说真的是太困难了。
之所以会来读东海物理系,只是因为她很欣赏系上老师所做的研究,不然以她的指考成绩,要填个台大物理根本没什么问题。
虽然说上帝是不公平的,跟她同年纪的文依几乎完美无缺,但她其实一点也不恨。因为文依真的太美了,美到连身为女性的陈碧茜也不得不欣赏。
正当陈碧茜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班上同学也有人打量着她。那便是坐在王器文旁边、他的死党好友李恩顺,相当调皮搞笑的一个人,当然也很会嘲笑别人。
李恩顺不时回头望着陈碧茜,然后开始窃笑。
王器文听见,便骂:「你发什么神经啊!」
「又有人在痴痴的望着你囉!大情圣!」
王器文自然也知道李恩顺在指谁,反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在谣传那只肥猪陈碧茜爱上了自己。
好吧!大概就是从那次帮她垫书款那次,她事后特别补上了一杯梅子绿茶给自己喝当做谢礼,被李恩顺给知道之后。
因为后来她还跑来自己面前跟自己说个没完:「你觉得那梅子绿茶好喝吗?我知道你爱喝,特别跑去糖朝买的呢!我也爱喝梅子绿,平时就有在研究哪家比较好喝。经过我精心的比较之后,我觉得应该是糖朝的最好,你认为呢……」然后,李恩顺到现在都还在嘲笑自己,说自己跟她是梅子绿情人组。
王器文想到这就忍不住恶心啊!真是太过分了!后来他再也不喝梅子绿茶。李恩顺突然之间推了王器文一把,说:「文依找你啊!」
王器文听见,赶忙回头,却看见陈碧茜那张猪脸正朝着自己微笑。
『天啊!真想死!』
王器文赶紧转回头,指着李恩顺的鼻子咒骂:「妈的!你再乱讲话我就揍扁你!」
李恩顺哈哈大笑,却不以为意。
好不容易上完课飞奔回家的陈碧茜,一打开门正太郎就立刻扑了上来。
陈碧茜紧紧搂住正太郎,兴奋大叫:「哇啊!正太郎,想不想我?」
「想!」
陈碧茜突然愣住,她刚才听到的声音是?!
「想!」正太郎开口说话了,这个字竟然是他说的,竟然不是说喵?
陈碧茜惊愕道:「你你你……你会说话?」
「会!」正太郎说话

Rank: 1

91UID
84368755  
精华
帖子
16 
财富
85  
积分
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9 
最后登录
1970-1-1 
的声音相当可爱,细细柔柔的,完全符合猫叫声该有的特质。
不过才过了一天就会讲话,正太郎也未免太厉害了吧!
难道再过个几天,他就会变成一个完全的美男子,只属于她的美男子吗?
『如果是这样那真的太棒了啊!』陈碧茜完全沉溺在自己的幻想中。
陈碧茜摸了摸他最敏感的颈子,让他好好享受被按摩的快感,边说:「对不起喔,今天去上学所以比较晚回来,你一定闷坏了吧!」
随后,她拿出逗猫棒正要好好陪正太郎玩,正太郎却走到了她的书包面前,将里面的书拿了出来。
他在拿书的动作是有点笨拙的,就好像还不太习惯用手指头一般,笨的相当可爱。
正太郎便从书包里面拿出了陈碧茜的力学课本,说:「书!」
陈碧茜满头雾水,不解的问:「什么?这个不可以玩啊!这可是我的课本。」
正太郎摇头:「不!」他翻开书本,刚好翻到今天讲课的那一页最后、老师勾选的几个当作业的Problems。
陈碧茜惊讶道:「什么?你叫我写作业?」
正太郎疑似微笑的点了点头。
陈碧茜只好依着正太郎的意思,打开书本开始写力学习题,但她怎么写的下去,脑中只是胡思乱想。
正太郎未免也太奇怪了吧!居然会管自己写作业?天下有哪只猫会叫自己主人用功读书的呢?
还有,正太郎可是从头到尾都在家里,他怎么知道今天自己有上力学课,而且老师还有指派作业?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她虽然越想越是可怕,但偷眼一瞧身旁的正太郎很温顺的看着自己(其实根本就是盯着她写作业)的可爱模样,她的疑心顿时也都消失了。
再怎么样他也是为了自己好吧!她没必要这样怀疑着他。
于是她就这样磨着磨着,面对她完全不懂的力学作业,缓慢的翻着原文书,一点一点的把老师上课的内容给搞清楚,一直写到快半夜,居然把作业写出来了。
当她写完的时候她心里可兴奋的很,正要一把抱起正太郎大吼大叫,然后陪他大玩一顿时,正太郎却已经在一旁静静的睡着了。
她赶忙压抑住自己不要发出任何声音,默默的欣赏着,他睡着的时候是不自觉的将两个小拳头悬在胸前的,真的好可爱啊!
连睡觉的样子,也这么样的可爱。
她真的太幸福了!可以这样的看着正太郎,真想偷亲他一下。
等等!
自己想干么?偷亲正太郎?这怎么可以,她怎么可以对这样的小正太伸出魔爪?!
可是亲自己的猫没什么不对吧,她以前也是这样亲自己的猫啊!
不要想太多,他只是猫,只是一只猫而已,虽然有人的形状,但是他只是一只猫,所以她不是怪姐姐,偷亲一下并不为过。
打定主意说服了自己,陈碧茜轻轻

Rank: 1

91UID
84368755  
精华
帖子
16 
财富
85  
积分
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9 
最后登录
1970-1-1 
的凑过去,便要在正太郎的脸颊边偷偷一吻,却没想到这时正太郎突然起身,两人又这样嘴对嘴的碰在一起。
正当陈碧茜整个脸全部烧红,脑中一片空白的时候,正太郎立刻抱紧陈碧茜的颈子,整个人黏在陈碧茜身上,不断的用他的脸磨蹭着陈碧茜的脸颊。
『啊啊!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幸福了啊!』陈碧茜不禁陶醉着,但是也为自己感到悲哀。
因为再这样下去,每天被这个正太郎给挑逗,她总有一天会变成怪姐姐,然后对正太郎伸出魔爪,接着面对粗暴的自己,被吓呆了的正太郎含泪说不要,然后自己不为所动,大笑三声说:『怪只怪你自己长的太诱惑人了!』
陈碧茜大叫:「哇啊!我到底在想什么!」她赶紧把自己脑海中的X想象通通一扫而空。
她不可以这样,她是个好主人,尊重爱护正太郎的好主人!
但这个时候,偏偏正太郎又很不识相的舔着自己的颈子,弄得她好痒。
陈碧茜赶忙缩颈,喊道:「正太郎,不可以这样,不行!」
但正太郎并没有听进去,改舔陈碧茜的脸。
陈碧茜忙伸手挡住,大吼:「好了啦!好了!停!」再不停下来,她可要大力的扑倒正太郎了,将他的双手压在地上,然后张开嘴巴大喊:「我要吃了你你你你你……」
陈碧茜吓得尖叫,她怎么又开始幻想起来,不行!不可以,要恢复正常!
幸好正太郎被她这一声给吓到,赶紧跑去书桌底下躲起来了。
真是凄惨啊!才第二天她就想入非非,那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
不行!她不能成为怪姐姐向下沉沦,她是真心喜欢正太郎的,要好好的在纯爱的世界里头照顾他才对,至少也要等到他满十八才把他给……
『为什么又想到那边去了!哇啊──』
于是又在一片混乱与心乱中,陈碧茜结束了她与正太郎共度的第二个夜晚。

Rank: 1

91UID
84368755  
精华
帖子
16 
财富
85  
积分
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晓月覆霜
同一个下午,完美少女文依一上完力学,立刻回到家中。
她自己一个人租贷在一独栋别墅里,房租一个月不含水电费便要两万元,还不含管理费用,以及每天会定时来打扫清洁的帮佣。
但一打开门,整栋别墅却空荡荡的。
文依很快速的跑上跑下,找遍屋内发现完全没人之后,便拿起手机拨电话。
「喂!张天师吗?」
「晓月又没有回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说以后他都会乖乖在家等我吗!」
「我不管!你现在把他给我叫回来,我三十分钟之内就要看到他!」
说完,文依很用力的掐断电话,将手机丢在一旁。真是气死了!她刻意一放学就冲回家陪他,他怎么还是不肯乖乖待在家里,她到底是哪一点不好。
文依很不耐烦的打开书包翻了几页力学,然后又将厚重的力学课本给丢在一边,随后打开电视,拚命转台。其实她根本没用心在看电视,不断的过了一段时间就盯着她手腕上的香奈儿山茶花鑚表,就在这样魂不守舍下时光悄悄飞逝,眼看着刚才打电话过去时是三点半,转瞬间就快要到了四点。
突然间,二楼后阳台出现了诡异的声响,文依赶忙冲上楼去,他果然回来了!
眼前这个男孩,看起来十四岁的年纪,黑色发丝亮眼,但他那原本应该是天真可爱的面孔,却配着一双相当冷冽的双眼──水蓝色冰瞳。
文依忙扑上前去,拥抱着他,说:「晓月,你跑哪去,害我担心死了。」他便是刚才文依跟张天师提的晓月。
面对文依的担心,晓月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他只淡淡的说:「这附近有其他猫出现了。」
文依惊讶:「什么?你要去战斗吗?」
上次的战斗说实在话可真的把文依给吓坏了,她差点就失去了晓月。
晓月冷哼了一声:「不战斗我还能做什么?等其他的猫壮大了再来吃掉我吗?」
文依只好无奈回答:「我知道,我会帮助你的。」
晓月不再理会文依,轻轻的逃**出她的怀抱,便又要跳出窗外。
文依忙喊道:「喂!你要去哪啊?」
「去把那只猫给找出来。」
文依抢上前去拉住他,说:「好歹也陪我吃个饭,让我摸摸你吧!我们已经很久都没有……」
晓月却不管文依,只说:「那种东西我不需要,如果妳真的爱我,就在战斗时好好爱我!不要再害我了!」说完,他迅速的挣**了文依,从阳台上跳了下去。
文依眼看晓月这么冷漠,却也只能够默默含着泪水的望着他离去的身影。
其实晓月不是这样的,刚开始当他还是只猫的时候甚至还会跟自己撒娇,等他变**形时他虽然有点冷漠,但是他至少还会让自己摸摸他,还是愿意让自己抱他。
直到那一天,其中一

Rank: 1

91UID
84368755  
精华
帖子
16 
财富
85  
积分
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9 
最后登录
1970-1-1 
只猫跟猫的主人找上门来要挑战晓月,因为自己的关系让晓月差点就死了,后来晓月才变成这样。
都怪自己对晓月的爱不够坚定啊!
突然间,她手机响了。文依接起电话,却是张天师打来的,问晓月回来没有。
「他有回来,不过又出去了。」文依回答,却又很矛盾的帮他说话:「什么?不要骂他,我不准你骂他,是我说要让他出去的,因为他感觉到有别只猫在附近。」
「你知不知道那只猫在哪啊?」
「喔!好吧!不知道就算了。反正我们会打赢的!」说完,她便把电话挂掉了。
真快,晓月跟她在一起已经快一年了。
她也深深了解晓月如果想要存活下去,想要变得更强,就必须不停的打赢其他的猫,抢夺牠们身上的生命不可。
距离她跟晓月上次获得争斗胜利已经有半年,这半年来她们都未曾发现过任何猫,她当然知道晓月会紧张。因为根据张天师的说法,如果晓月超过半年没有从其他猫身上获得生命,他自己便会衰弱下去,便只能等待其他猫来吞噬他。所以她现在一点也不怪晓月这么极端,一点也不怪。虽然她实在是很讨厌这样继续陪着晓月战斗下去,但如果失去晓月,她就会变得一无所有。那到底有多痛苦?她根本连想都不敢想,甚至只要想到这里,她的眼泪就开始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跟晓月在一起不可。
突然间,文依住所的门铃响了。
『是晓月回来了吗?』她心底期望,虽然明知道晓月根本不可能从门口乖乖按门铃回来。
文依过去开门,但随即失望的叹了口气,因为来的那个人果然不是晓月,而是王器文,她班上的班代,虽然她不懂他到底来干么。
王器文很紧张的扯出一个笑容,说:「太好了,本来还以为妳应该不会在家。」他双手放在背后,神情相当的不自然。
文依狐疑的望着他,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王器文不自觉的低下头,说道:「其实没什么事情,只是想对妳说生日快乐。」他拿出放在手上的礼物,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爲了这一天他可是足足在工地里打了两个月的工。
文依自然是知道王器文是在对自己示好表白,毕竟她从国中开始每学期都会有至少十五个男生前仆后继的告白,什么花啦!巧克力啦!甚至是金饰她都见过了。
所以,她也很有技巧性的婉拒:「谢谢,但是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
「为什么不能收,这就是要买给妳的啊!」
文依苦笑道:「我知道你人很好,在班上也常常被你照顾,但是我真的不能收,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王器文听见文依说「我知道你人很好」,就已经知道他肯定是被发了一张传说中的好人卡。
但王器文仍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