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19 | 浏览:4458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捡到影帝一枚》又名《影帝归来之漫漫追妻路》作者:豌豆卿(91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167139  
精华
帖子
125 
财富
1330  
积分
380  
在线时间
3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9 
最后登录
2019-7-8 
第二十三章
卿卿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倚着被子勉强半坐着的人竟然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那双眼睛里愤怒、不甘、哀伤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就那么直直地瞪着木卿卿,仿佛是望着相恋已久又突然抛弃了他的恋人一般,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堵在胸口,让她甚难迈动脚步。
“木小姐,请吧,司机已经在下面等着了。”
“哦,好的。”
手握紧背包的带子,似乎这样就能更坚定地迈出脚步一般。她有些不明白为何他会出现那种神情,仿似被人抛下一般,可是他们才认识一天啊,而且学生受伤了,打电话给他们的监护人是再正常不过了的事情了,作为一个陌生人木卿卿觉得自己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尽心了。
虽然那个女人看起来很年轻猜都不用猜肯定是他后妈,可是现在法治社会还不至于害他吧,而且那女人穿着很得体,说话也很有礼貌,问清了情况后,立刻叫人转了账给卿卿,甚至还贴心的让司机送她一程,怎么看怎么不像个坏人。
“木小姐,木小姐。。。”
“哦!”将那些莫名的情绪收起来,木卿卿抓了抓包袋,走出了病房,他们一家人的事情还轮不到自己这个陌生人插手。
村口那里卖小吃的店铺,都将摊位摆在房间外面,造成中间的小道很狭窄,只能并排容纳两辆电瓶车,所以快到了村口时,木卿卿就谢过司机主动下车了。
看了看手机十一点多了,这一天多折腾的累的不行,不想做饭了,于是买了凉菜和千层饼,慢慢悠悠地往回走。
房间的门虚掩着,木卿卿推门进去,眼前的场景让她大跌眼镜,之间木浩然坐在她的床上,头朝着窗户的方向,脸蛋上靠近鼻子的地方有一块青肿,两眼死命地瞪着坐在窗户下方的秦牧。
再看秦牧呢,左眼也乌青了一块,鼻子下留下两道干了的血痕,衣服门襟被扯开一道口子,此刻也不服气地盯着木浩然。
地上小饭桌倒在一旁,两个板凳也倒立着躺在地上,尤其让木卿卿气愤的是,枕头也被扔在地上还有粉色的毛巾被,那颜色可是很容易脏的。
“看你俩干的好事!”
木卿卿怒吼一声,两人同时转头看向木卿卿。
木浩然率先站了起来,他的个头要比木卿卿高很多,同样一个爹妈生的,木卿卿还不到一米六,可是木浩然却一米七八。
“你还知道回来,啊!”木浩然是气急了,这丫头竟然夜不归宿,就像小时候一样,抬起左手拧住了木卿卿耳朵。
木卿卿倒吸一口气,木浩然的功力不减当年啊,疼死了!
“木浩然,你放手。。。。。”
木浩然的手劲不小,卿卿一边往下扒拉他的手,一边喊叫。。。。。。
秦牧见状,以为卿卿被人欺负了,赶忙上前抱住了木浩然的后腰,木浩然被人从后面抱住,又动弹不得,很快就让木卿卿从魔爪下逃开了。
“木卿卿,翅膀硬了是不是?敢夜不归宿了啊?还有这人怎么回事?”
“不是告诉你了,有个学生住院了,联系不上他监护人,我在那照看了一晚上。我又不是十七八的叛逆少女了,还能丢了不成!”
“木卿卿!”木浩然火气蹭的上来了,现在真是长大了敢这么跟他说话了,她的事他倒是不想管,可老爸老妈不在身边的时候,不想管能行么,连她第一次用的卫生巾都是他买的好么,还有她跟人打架,把隔壁的小胖子打哭了,小胖子他妈堵着他家门口骂,还不是他出门给人又赔礼又道歉的,他也算半个爹了吧,现在好了翅膀硬了,竟然敢这么对他了,不教训教训她,她都敢上墙揭瓦了。
木浩然抄起床上的蝇拍子就朝木卿卿过来了,“死丫头叫你夜不归宿!”
木卿卿虽然功夫在身,可是她还真没有跟木浩然动过手,习惯性地绕着屋子奔逃,眼看着木浩然要追上卿卿,秦牧一下子冲过来挡在了卿卿前面。木浩然的蝇拍子虽然落了下来,可是雷声大雨点小,力道并不重。卿卿也知道,从小到大她一闯祸木浩然就这样吓唬她,可每次还是心疼多一点儿,那蝇拍子只起个威吓作用。
“哥,别生气了,我又不是故意的!”
木卿卿从秦牧的身后绕出来,扯着木浩然的袖子晃了两下,“我买了午饭一起吃点吧!”
木浩然的怒气来的快去的也快,看卿卿服软了,就坡下驴起身把板凳、桌子扶了起来。
“再有下次,就把你押回老家听见没!”
“知道啦!哥,你俩怎么回事,怎么都挂彩了!”
“还好意思问我,就你招的这个人一点儿也不让人省心,大晚上自个跑出去了,我找了半宿才找到,扯他回来吧偏不回,好不容易把他弄回来,趁我不注意又要出去,你说他初来乍到又不知道路,再跑没了多糟心,我就堵门口不让他出去,结果这小子上前给了我一拳,你说我容易么!”
木浩然揉着脸上青肿的地方,愤愤地说:“我这可为了你又请了一天假啊,医院多少事等着我忙呢,还有这个月全勤奖也泡汤了,你得补偿我精神损失费,晚上我要吃牛肉饺子!还有回头去给我买双鞋,不用太好,阿迪新出的那款就不错!”
“木浩然,要不要我把家里藏着的那个笔记本交给杉杉姐呀!”
“嗯哼,那什么,我想起来了,我还有点儿事,我先走了了,记得晚上一定要锁好门,不许让着小子进屋听见了没,我会突击检查的!”
想着昨晚那小子因为担忧四处乱转和今天挡在卿卿前面的样子,木浩然放心了许多,起码他是真的在乎卿卿的,自己还能管着妹妹不让她谈恋爱不成,等晚上打个电话好好让木卿卿交代一下这人是怎么回事,自己再多留意留意就成了。
“你还没吃饭呢!”
“谁愿意吃你这又干又硬的大饼,哥我要去吃大餐了!走了不送!”
望着木浩然离去的背影,木卿卿心下唏嘘,杉杉这个名字就是他哥心上的一根刺,每次提起来他就仓皇而逃,到底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想起上次区爷爷特意提到的事情,那杉杉姐的家人应该是同意的呀,为何老哥总是这样逃避呢
将凉菜放到盘子里,起身回头发现秦牧还站在窗子前,身体一动不动像个雕塑一般,连眼睛也是一眨不眨地直直盯着她。
“怎么了?过来吃饭吧。”
出乎卿卿预料的,秦牧竟然一个箭步冲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木卿卿。木卿卿是背对着窗子的,所以背紧紧地贴在星南暨的胸口上,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他胸口的起伏,就像那次在会所时感受到他那强烈的起伏一样。他的个子很高,卿卿像是被他整个包裹住了一样,他的头低了下来,枕在卿卿的肩膀上。
卿卿下意识地想推开,可是他抱的很紧,连胳膊都抽不出来,想着他已经担惊受怕了一晚上了,卿卿的心又软下来几分。
“对不起,昨天让你担心了。”背后的人听到这句话,身子猛然一松,但接着又像刚才一样紧紧地抱住了她,一滴泪掉在卿卿的脸颊上,又顺着脸颊流到脖颈,烫的卿卿心下一紧,他是怕自己抛下他吧!
好一会儿,秦牧才松开卿卿,卿卿转身拉着星南暨坐在板凳上,摆好碗筷,“回头咱们去买个手机,以后我回来晚了会给你打电话的。”
这话让秦牧紧揪在一起的心稍微舒展开来,昨晚不见她回来,起初是焦躁后来是担心最后竟然有几分恐惧,习惯了她每天耐心地教他写字,习惯了每天坐在她身边帮它洗菜,习惯了每天看她笑眼盈盈地把做好的饭菜端上饭桌,他真的不知道,如果如果再让他一个人像以前那样生活,他会怎么样!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22337  
精华
帖子
80 
财富
6877  
积分
1232  
在线时间
880小时 
注册时间
2010-7-10 
最后登录
2019-3-27 
这篇贴近生活,写得好棒
看一切好小说,追自己爱的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167139  
精华
帖子
125 
财富
1330  
积分
380  
在线时间
3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9 
最后登录
2019-7-8 
回复 ypy16889 的帖子

谢谢O(∩_∩)O谢谢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167139  
精华
帖子
125 
财富
1330  
积分
380  
在线时间
3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9 
最后登录
2019-7-8 
第二十四章  意外
“兑这么多水到底够不够啊?”
木卿卿有些懊恼,刚才买涂料的时候也没问清楚兑水的比例,现在只能估摸着来。
那间房间因为久不住人,年代又久远,房子还是白灰墙,看起来脏兮兮的,卿卿想起他老爸拿仿瓷涂料抹墙的事,觉得这事可行,就拉着秦牧去买涂料了。
这东西倒也不贵才18元一袋,兑上水就能用,虽然他俩都不会刮,但是花5块钱买个滚刷滚两遍效果也是可以的。就是买的时候忘了问老板该兑多少水了,只能估摸着来了。
秦牧主动拿起棍子搅动起来,加了水的仿瓷涂料呈现出一种淡淡的浅蓝色,随着秦牧不断搅动的动作,黏稠的液体在慢慢变稀。
没多大会儿,秦牧将手中的木棍拎起来,那涂料掉落的速度很匀称也并不快。
“我感觉这就差不多了,现在开始滚吧。”
秦牧拿起泡在清水里的滚刷,蘸了涂料刚刚举到一半,突又听卿卿大叫一声:“等等!”
只见她飞快地奔出门去,不一会儿又飞快地跑了回来,手里拿了一个红黑格子的带袖围裙和一张报纸,那围裙是卿卿做饭、打扫卫生时常戴的。围裙是后面绑带的,秦牧个子高,卿卿够不到后面。
“秦牧,你弯一下腰,我都够不着了。”
秦牧听话地弯下身子,卿卿双手绕过他的脖子,专心地系着那两根长长的带子。他弯腰的动作与卿卿向后伸着的头刚好交错着挨在一起,像两只交颈的鸳鸯。他们靠的很近,近到秦牧都能察觉到卿卿鼻子里呼出的空气。
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她那红润而饱满的唇瓣,那唇瓣仿若初熟的樱桃,让人忍不住想去采撷。
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克制住亲上去的冲动呢,脸到耳根早已是通红一片。
卿卿神经有些大条,完全没有注意到秦牧的异常,等把几对带子都系完了,她又开始叠起报纸来。她的手很灵巧,这样一折那样一折,不一会儿,一顶大大的纸帽子便出现在秦牧眼前。
卿卿拿起帽子要扣到他头上。
“不要,很丑耶!”秦牧很不乐意戴,躲开了卿卿伸过来的爪子。
“不戴会弄到头发上的,而且这东西是碱性的,万一到时候脱发怎么办?”
秦牧还是满脸不乐意,坚决不肯戴那帽子。
“不戴就不戴吧,你先刷,我先回屋了。”
卿卿作势要走,刚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趁着秦牧不注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了过去,趁着秦牧弯腰蘸涂料的空档,一下子跳到了他的背上。然后趁机将那帽子戴在秦牧的头上。
那帽子形状像一个小船,顶在秦牧的头上很滑稽,卿卿本是竭力绷着脸的,但最终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眼里全是促狭的笑意,这笑容落在秦牧的眼里,就像看到了一条捉弄了兔子的小狐狸。
秦牧装作很委屈的样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木卿卿。

卿卿看他那个样子,再次强忍下笑意,站了起来,又伸出胳膊帮他正了正帽子,半哄半命令的道:“快点干活啦!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秦牧听话地拿起滚刷开始从上往下滚,他的个子挺高的,加上滚刷的杆也比较长,踩着小凳子伸开手就能够到与房顶相接的地方,家具还没有抬进来,所以不用担心弄脏,滚的也挺快。
四围的墙壁没一会儿就滚好了,四面墙呈现出一种淡淡的蓝色,那是还没有干的仿瓷涂料呈现的特有的颜色,再过不了多大会,等墙上的涂料变干了,它就会变得雪白雪白的。
四围的墙好滚,天花板就有些难度了,秦牧伸着胳膊将将够着,滚的没有那么利落,而且涂料一直往下掉。“啪嗒。。。。。。”几滴掉落的涂料正好掉在秦牧的脸上,还有一滴好巧不巧正好落在了眼睛上。

在一旁的木卿卿赶忙将他拉下来,“坐在这里别动啊,不要用手揉眼。”秦牧的手上沾了好多涂料点儿,如果揉眼睛怕眼睛会更不适。卿卿跑到院子里打了一盆水进来,然后放在秦牧的前面,一手压着秦牧的脖子让他低头,一手撩起水给他清洗。

其实刚刚那涂料并没有落到眼睛里,他闭的挺快的,不过能被卿卿这样照顾,他的心里甜甜的,当然不会开口阻止了。眼睛上的涂料点儿很快就被清洗干净了,卿卿拿了一个柔软的棉帕给他擦拭,擦好后又让他慢慢睁开眼睛。
卿卿用手撑着秦牧的眼皮,想看清楚里面有没有滴入涂料,如果真滴进去了可怎么办,这东西什么成分,会不会对眼睛有很大的伤害。

她忐忑着一颗心,心里懊恼该给他戴一副太阳眼镜的。此刻的卿卿注意力全在秦牧的眼睛里,身子是往前倾斜的,秦牧感觉到眼皮被翻着的不舒适,坐在小板凳上的身子下意识地向后躲避。秦牧后仰的动作使板凳外面的两个脚跟着翘了起来,不一会儿板凳就彻底失了平衡,朝后倒去。
这一倒不要紧,秦牧一下子向后仰倒在地上,而卿卿呢脚被板凳顶了一下,身子也失了平衡,不偏不倚正好倒在了秦牧的身上,更尴尬的事,俩人的唇片也好巧不巧地贴在了一起。
秦牧两只眼睛一眨不眨专注的盯着木卿卿,两个人的身子贴的很近,近到彼此的心跳声都能听见。
秦牧感觉到一股奇异的电流从身体中穿过,忍不住想狠狠地含住那嫣红饱满的红唇,可是他刚刚张了张嘴还没有来得及吮吸,卿卿就已经腾的一下从秦牧身上跳起来,她还没有觉察出他刚刚的动作,“那个对不住啊,刚刚不是故意的。”
秦牧有些懊恼,心里有一丝怨愤,平时你反应没有那么快吧,今天是怎么了。但看到她那张泛红的小脸,像一颗熟了的苹果一样,心里又有一丝得意,卿卿害羞了。

他依然躺在地上没有动,脸上装出一副十分痛苦的表情,手紧紧地捂着胸口。
“撞疼你是不是?先起来,我带你去看医生。”看到他那个痛苦的样子,卿卿也顾不上害羞了,就想上前把他扶起来。
她拽住秦牧的胳膊想将他从地上拉起来,可是躺在地上的人,此刻就像被磁铁吸住的铁块一样,任卿卿怎么拉就是纹丝不动,而且他还促狭地回拉了卿卿一把。卿卿被秦牧猛地一拉,没有站稳,再次跌入他的怀里。

“秦牧,你故意的是不是!”卿卿一边捂着头,一边吼道。这次跌的有点歪,那脑袋正好跟秦牧的脑袋撞在了一起,疼的卿卿龇牙咧嘴。
秦牧看弄巧成拙,赶忙坐了起来,将卿卿的手从那脑袋上拿开,用嘴朝撞到的那片红晕上轻吹。
秦牧的眼睛专注地盯着那片红晕,加上吹出的风柔柔的暖暖的,让木卿卿心里升腾起一股从来没有的感觉,心里像揣了一头小鹿一样扑通扑通跳动。秦牧的眼睛生的很好看,像一滩清澈的碧水,又像一盏润亮的明月。而那双眼睛此刻正专注地注视着她,那里面的宠溺和温柔像要溢出来一样。
“那什么你继续刷,我做饭去了!”擅长逃避的木卿卿感觉到某种危险的气息,兔子一样逃走了。
待逃回自己的屋子后,赶忙将门关好,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自言自语道:“乖乖,果然是明星,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强,差点就沦陷了!”

秦牧嘴角上扬,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他将手慢慢地举起,抚摸着刚刚被碰到的唇片,那里还有木卿卿的气息。
等心情平复了一些后,卿卿就将锅坐在了电磁炉了,又把米淘洗好,将洗好的菜切成了片。
这屋里没有安空调,锅里升腾出的热气让屋子里又热了几分。
卿卿从冰箱里拿了根冰棒咬了两口,想到秦牧也刷了好长时间该累了,就又从冰箱里拿了一根出来,走到隔壁的屋子。
“哎,秦小牧,出来歇一会儿,吃根冰糕吧。”
秦牧走出来,到卫生间洗了洗手,也没脱围裙,坐在还摆在院子里的那张旧木床上,从卿卿手中接过来雪糕。
卿卿特别喜欢吃这种雪糕,跟小时候两毛钱就能买到的那种口味一样,用嘴抿一抿就能起一层奶屑。

秦牧又忍不住盯着卿卿看起来,尤其是她那张饱满红润的唇。她此刻正微眯着眼,小嘴抿着雪糕上的那一层奶屑,神情专注而满足,像一只得到了美味的小猫,让人忍不住想上前揉搓一下她的头发。
隔壁屋子戴眼睛的男孩刚好出门,看到秦牧身上落的涂料点儿,便客套道:“刷房子呢。”
“嗯是啊。”秦牧答道。
“是用滚筒滚得么?这样滚出来不太平整,还是刮好一点儿。”
“这样快,再说我俩也不会刮。呵呵”卿卿答道,“要出门么?现在天正热呢,对了,要来个根冰棍么?”
毕竟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卿卿客气地起身,准备去冰箱给刘奇拿根冰糕,不料秦牧竟从后面扯了她一下,扯完还不撒手,卿卿只能重新坐回了座位上,这还不算什么秦牧竟然挪动了下身子,把木卿卿完全挡在他身后,他个子高骨架也大,卿卿完全被他挡住了。

那男孩也很识趣,客套地说道:“不了,我赶着走呢,回头再聊!”
待那男孩出了门后,卿卿狐疑地问道:“你刚扯我干什么,怕我给他冰糕么,秦小牧,没看出来,你是这么小气的人?”
秦牧一口气憋在胸口,他只是不想她那可爱的样子让别的男人看见好么!秦牧郁郁地将剩下的半截冰糕一下子塞进嘴里,也不理木卿卿,径直站起了身子回到他的屋子里,拿滚刷重新滚起来。
卿卿望着正狠狠地拿滚刷戳房顶的秦牧,心下纳闷这小子吃错什么药了,那是滚刷又不是枪,再戳还能戳出个洞么,他跟房顶有仇么?

卿卿回到房间准备炒菜了,推门进去就看到自己房间的墙壁,那是搬进来之前,木浩然特意给她贴的墙纸。三面是纯色的茱萸粉,一面是茱萸粉的底子上画着些跳舞的小仙女。原来她还觉得这墙纸很幼稚,不过在看过秦牧用仿瓷涂料滚过的墙壁后,突然发现自己的墙壁真的要漂亮好多。这样一想终于发现了木浩然的一个好处,看在他帮自己粘壁纸的份上,要不要帮他一把,不然自己啥时候才能当上姑姑呀。
晚饭做了韭菜丸子和木须肉,又抄了些前些日子焖的芥菜,蒸了点米饭,就着芥菜丝秦牧吃了两碗饭。
这芥菜丝是她老妈每年都要焖的,上菜市场挑那种个头圆圆的芥菜,最好是带着花叶子的,这样的芥菜柴少好吃。将外面的皮削掉,切成细长的条,油锅里烹上几粒花椒,将芥菜丝放到里面翻炒一下放上盐,半生的时候趁热出锅,放到一个密封的罐子焖几天就能吃了,又爽利又下饭。芥末的原料就是芥菜,焖出来的芥菜丝既有芥末的那种清爽又不会顶鼻子。

“你别光吃这个,多吃点菜才有营养。”卿卿加了一筷子木须肉放到秦牧的碗里,然后将那一小罐芥菜盖上盖子收了起来,好吧,其实她是担心太快吃完!
秦牧瞅了她一眼,赌气似的又拿回来罐子,将盖子重又打开,夹了满满一筷子芥菜丝放到碗里,还示威似地瞟了卿卿一眼。
这家伙今天怎么了?平时让往东不往西今天怎么反过来了,吃错药了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167139  
精华
帖子
125 
财富
1330  
积分
380  
在线时间
3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9 
最后登录
2019-7-8 
本帖最后由 我是麦子姐 于 2019-1-14 15:29 编辑

我心里的配角人选


先上一张小胖的





再上一张心里的卿卿的哥哥木浩然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22337  
精华
帖子
80 
财富
6877  
积分
1232  
在线时间
880小时 
注册时间
2010-7-10 
最后登录
2019-3-27 
每天等着更新
看一切好小说,追自己爱的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167139  
精华
帖子
125 
财富
1330  
积分
380  
在线时间
3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9 
最后登录
2019-7-8 
第二十五章  慕子铭

“木卿卿,快点快点。。。。。。”
木卿卿刚把电动车停好,同院的那个男生就急匆匆地跑进来,呼呼地大口喘着气。
“那个谁,就你家那位被人打了,快快。。。。。。跟我走。”
秦牧被人打了,怎么可能,他又不爱出门,怎么会跟人结怨呢。

来不及回屋放包,卿卿跟在那男生后面跑了出去。
快到村口的时候,看到一群人围在村口牌坊的东边,卿卿从后面往里挤不时地扒开两边的人,费了好大劲才挤到里面。几个人正背对着她围着一个人打,那人双手紧紧的护着头,半蜷缩着身子,衣服被地上的泥土弄得脏污不堪,头发上也都是尘土。领头的那个是个光头,边用脚踢还边嚷:“敢跟老子叫板,让你再多管闲事!”他的体格壮硕,穿了一件黑色的T恤,T恤正中是一个很大的骷髅头印花,脖子上挂了一根夸张的金色项链,此刻那根链子正随着他踢打的动作左右摇摆。

“唉,住手!”
许是卿卿的嗓音太突然,几个人竟然真的停了下来,一起望向卿卿,待看到眼前喊住手的,是个个子不高又很瘦的女生,领头的那个人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呦,又来了一个管闲事的,哪来的黄毛丫头!”

“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丢不丢人!你既然打了我的人,今天这事我还就管定了,怎么着,有什么本事拿出来亮亮!”
“呦呦呦,人不大口气到不小,唉爷们可是从来不打女人的,不过主动求打的就例外了,来啊兄弟们,都给我上教训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妮子!”

卿卿回头看到同院的那个男孩正站在她身后,于是压低了声音轻声说道:“赶快报警!”
那男孩正皱着眉,心下忐忑自己要不要帮她,此刻听她这么一说,还真是那么回事,凭他们两个怎么会是这几个流氓的对手,赶忙挤出人群打电话去了。同时对付两个人木卿卿觉得那不叫事,可是四五个人同时上她还真是觉得吃不消,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能顶几时顶几时吧,只能盼着警察早点赶来!
那几个人呈包围式环绕着木卿卿,一个个子稍矮的瘦猴率先朝着卿卿冲了过来,被卿卿拽住胳膊来了个过肩摔,其他几人见卿卿那架势像是练家子,一时没敢向前。

领头的那个光头踹了站在他身边的胖子一脚,那胖子犹豫了一下,随后冲了过来,他的身板太壮硕,不好对付,卿卿只好躲闪过他的攻击,然后绕到他身后,在他的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
原本躺在地上的秦牧已经爬了起来,待看清几个人围着的人是卿卿后,立刻冲了过来,反抱住其中一人的身子,他虽然不会打但力气却很大,此刻正死死地抱着那个人不让他动弹。

报过警回来的男孩也冲了过来,学着星南暨的样子将其中一人抱住,不过他的力气不大,被抱的那人使劲挣扎将一只胳膊拽了出来,伸手朝那男生脸上打了一拳,将他的黑边眼镜打掉了。那男孩也没顾上扶,只是两手死死地纠缠着那人不让他脱身。
剩下的三个人卿卿对付起来便不那么吃力了,毕竟跆拳道可是她的看家本领,对付他们这种花拳绣腿的人还是可以的。

场面一时混乱不堪,看热闹的很多,有老的有少的,可是除了秦牧和同院的那个男孩,没有其他人上前帮他们。卿卿一时不查,膝盖窝被人狠狠踹了一脚,吭哧一声跪在地上。本来现在就是夏天,她穿的是短裤长度还没到膝盖,加上地上又是坑洼不平的水泥路面,因为年久失修早已开裂,露着一些尖利的小石子,卿卿的膝盖正磕在那些裸露的十字上,一下子就被刮出好几道口子。

三个人看卿卿跪在地上没有起来,就觉得机会来了,一起涌上前去踢打卿卿的后背。一旁的秦牧看到这场景,眼睛都急红了,放开抱着的那人,不管不顾地冲了进来。他奋力将其中的一人拉开,然后紧紧地抱住了卿卿的后背,四个人的踢打像雨点一般的落了下来,可是秦牧就是死死地抱着卿卿,将她护在自己身下,像一只老母鸡保护自己的小鸡一样。

卿卿缓了一会儿,觉得能动了就推开了秦牧,咬咬牙重新站了起来,一脚踹在原先打她那个胖子身上,秦牧会意也开始胡乱抡着拳打了一通,那四个人看卿卿缓了过来都后退了几步,一时也没人敢上前。
正对峙的时候,两个警察跑了进来,离这村不远的地方有个警务站,应该就是那的警员,也没有开警车,所以冲进来的时候,那群人没来得及逃窜。
那民警先是呵斥了双方几声,然后让围观的人群都散了,最后才将他们带到警务室。

警务室面积不大,一下子挤进了八个人显得异常拥挤。
那民警像是认识那个领头的光头,进来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刘老三,你就不能给我安省两天!”
那光头在外面气焰嚣张,但是到了警务室却跟没了骨头一样,耷拉着脑袋一幅怂样。
他们五个人蹲在一堆,木卿卿三个蹲在一堆,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就在那蹲了一会儿。
好长时间也没人问她什么,直到门重新打开,从外面进来一人。
只听原先带他们过来的民警起身说道:“头,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上午刚到,这怎么了?”
“打架。”
卿卿也不敢抬头,这还是第一次进警务室呢,话说要被校长知道了,肯定又得对她展开超大分贝的批评教育,这会不会留案底啊,不知道自己公立老师的位子保不保得住!痛苦啊痛苦。
她低垂着头,目光随着那迈步进来的皮鞋移动着,直到那双皮鞋走到棕红的大桌子背后。
“说说吧,又是怎么回事?”
那双皮鞋的主人开了口,语调比之刚刚那个警员更让人骇三分。
刘老三不禁打了一个哆嗦,“慕警官都是误会误会。”
“问你了么,你们说。”
刘老三变脸的功力十分迅速,刚对着那位警察还点头哈腰的,一听让他们说,便用眼睛狠狠朝他们这边看了一眼,像是警告他们不要乱说一样。

秦牧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原来是刘老三在秦牧以前帮忙的那家饭店找事,把人家老板娘打的头上伤了一个大窟窿,那饭店小就老板和老板娘两个人,没人上去帮忙。刘老三堵着门不让他们夫妻二人出去,看着老板娘头上的血不停往外冒,秦牧看不过眼就上去挡了挡,推开了刘老三,让老板可以脱身带着老板娘去医院。刘老三看人跑了就把气都撒到了秦牧身上,不知从哪叫了几个人一起围着他打。
一个小警员出去核实了下情况,事情跟秦牧说的差不多,附近的邻居都可以作证。
这事不怨秦牧,本来就是刘老三没事找事还打伤了人,所以他们这一方倒也没吃什么亏,刘老三还被勒令赔偿老板娘和秦牧的医药费。
“在笔录上签上名字。”
刘老三他们先在笔录上签名字,等他们都签好了才是卿卿,卿卿内心是万分不愿意在警察局留名字的,所以磨磨蹭蹭地走在最后面。
“你叫木卿卿?”
那警察突兀的开口问道,卿卿抬头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为何问这么奇怪的名字。
“是的。那个警察大人,这不算留了案底了吧,我们这也算正当防卫吧?”卿卿鼓了好大勇气才敢问出这句话。
那警察先是愣怔了一下,然后竟低下头笑了起来。

木卿卿看的目瞪口呆,自己问的这个问题有那么好笑么?警察大人笑点都这么低吧。
她可是紧张兮兮的连大气都不敢出呢。
“不算。”
闻言,木卿卿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紧绷着的身子也松垮下来。
慕子铭抬头盯着眼前的女子,这张脸跟记忆里那张稚嫩的脸重合在一起,没错是她,是木卿卿。
慕子铭不动声色的将笔录收进档案袋,然后整整了身上的衣服,装作完全没有察觉地说道:“好了你们可以先离开了。”
刘老三他们率先出了警务室,同院的男孩也跟着出去了,卿卿走在最后面,将要走出警务室大门的时候,听到身后的那位警察以极低地声音说道:“回去先把膝盖处理一下。”

木卿卿下意识地望向膝盖,那里已经不流血了,只是干涸的血渍糊在膝盖上,那样子有些脏污。犹疑地回头看了那位警察一眼,确定不是认识的人啊,不过这位警察说的话好奇怪呀。

待一群人出了派出所,刘老三的气焰一下子就恢复了,临走前狠狠地瞪了木卿卿一眼说道“咱们走着瞧。”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167139  
精华
帖子
125 
财富
1330  
积分
380  
在线时间
3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9 
最后登录
2019-7-8 
本帖最后由 我是麦子姐 于 2019-1-16 16:13 编辑

第二十六章   生气

木卿卿坐在床边,也不说话也不看秦牧,秦牧知道卿卿这是生气了,每次她生气的时候,就会像这样,不跟你吵架但不搭理你。
秦牧看卿卿这个样子,也没敢开口,径直跑到冰箱前面,将放在冰箱顶上的药箱拿了下来,那里面有碘伏和棉签。他半蹲下来,视线盯着那血已经凝固的,呈暗红色的伤口,心尖泛起一阵疼痛。

拿棉签蘸了下棕红色的液体,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涂抹在暗红色的伤口上。

卿卿心里有气,并不领情,一把将他的手挥开了。但固执如秦牧,他是不会那么容易放弃的,何况对方还是放在心尖上心疼的木卿卿。他又重新拿了一根新的棉签,再次小心翼翼地伸过手去涂抹她的伤口。卿卿又一次挥开了他的手,但秦牧呢,仍然向前两次一样将手伸了过去,那血渍还没有完全清理干净,他不放心。就这么来来回回好几趟,木卿卿也绷不住了,心里泛起一阵酸涩。她忍不住开口道:“你翅膀硬了是不是,都敢跟人打架了。”

秦牧不说话,依然拿着棉签细细地给她擦拭着,那小心翼翼地动作,仿佛是博物馆里正在给稀世珍宝擦拭的专家一样。
“他们五个人你就一个,最后吃亏的肯定是你!怎么就不管不顾地冲上去了,不会报警么?还有打不过不会跑么?就在那让人打!”
秦牧依然不说话,等擦拭完卿卿的伤口,就起身将棉签扔到垃圾桶里。

卿卿看他这个样子,气更盛了,心里暴躁的不行,她走过去,一把扯住他的衣服,拉着他的衣襟将他扯到床边,再按着他坐了下去。
“脱衣服。”
“什么?”
“没听见,脱衣服!”卿卿吼道。
秦牧疑惑地盯着木卿卿,卿卿看他只顾着坐在那里瞪眼看她,就上前一步跨到他跟前,一把将他的衣摆拉了起来。
T恤被毫不留情地拽了下来,秦牧的脸通红一片,连耳根都是红的。而始作俑者的木卿卿呢,此刻就跟女流氓一样,又是看又是摸,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察看了一番,待检查完了,心里更恼光头那些人,果然秦牧那不怎么光滑的身板上又添了好多血口子。
卿卿拿过棉签蘸了碘伏,一边擦拭,一边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再有下次我就不管你了!”

伤口被涂上了碘伏,有丝丝缕缕的痛感传来,秦牧低头望着木卿卿,此刻她正仔细地给他擦拭着那些被划破的皮肤,一双眼睛又大又亮。似是很生气,那张嘴微微的嘟着,又一次让他想起了鲜艳欲滴的樱桃。这一刻的秦牧丝毫没有因为被打而觉得倒霉,反而觉得很幸运,就连身上的疼痛也让他感觉到幸福。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怎么能看到为自己担心的木卿卿呢,他的唇角不自觉的上扬了几度,这一刻很想倾身上前将她涌在怀里,狠狠地抱着她,好好地将那颗樱桃含在嘴里,尝一尝那味道是否跟她的外表一样甜,可是他不敢。他害怕,怕如果现在那么做了,会让她惊慌失措地逃离,会让他再也没有机会拥有她。他要慢慢的筹划,要给她结一张细密的牢不可破的大网,然后再慢慢收拢,直到她再也不能离开为止。


“有没有觉得胸闷气短?我去的时候,看刘老三有踢你的胸口”卿卿的话打断了秦牧的思绪,他试着呼吸了几下,没有什么不舒服的,于是摇了摇头作为回应。
“肚子呢?有不舒服的地方么?”
卿卿又问了一句,秦牧仍然摇头。
“就这个地方有点儿疼,别的没事。”
秦牧拉起卿卿的手,放到了他上腹与肋骨交叉的那个中间位置,感受到那双小手传来的温度,原本有些疼的地方仿佛被抚平了一般,而且这样的亲密接触像被人喂了一口蜜一般,说不完的甜蜜。

“疼的厉害么?”
卿卿下意识地往下按压了一下。
“还好,不是很厉害。”
“别的地方呢?还有疼的地方么?”
“腿上被人踹了两脚。”
卿卿转到他身后,蹲下身查看,大腿靠近膝窝的地方确实有两块淤青。
“咱们明天去医院看看吧,还是检查清楚了放心。明天去拍个片子,这个点儿医院早下班了,你先躺一下,我去做饭。”
秦牧依言乖乖躺了下来,枕头上似乎还残留着卿卿的味道,他侧着身子,将脸埋在枕头里,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卿卿,木卿卿,是你要留下我的,是你要对我这么好,让我不舍得离开的,那么这辈子就不要想从我的身边逃开,不然就算你走到天涯海角,我也一样不会儿放过你的。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22337  
精华
帖子
80 
财富
6877  
积分
1232  
在线时间
880小时 
注册时间
2010-7-10 
最后登录
2019-3-27 
这个样子是说他的记忆已经恢复了吗
看一切好小说,追自己爱的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167139  
精华
帖子
125 
财富
1330  
积分
380  
在线时间
3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9 
最后登录
2019-7-8 
回复 ypy16889 的帖子

还没有恢复呢,就是星南暨本身就是比较固执的人。这里想表达的就是即使有一天木卿卿想让他离开
他也不会离开,而等到他收网的那一天
即使木卿卿想离开他也不会让她逃走。


谢谢您的关注!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