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92 | 浏览:109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凰权天下 :储君继位,无上权力面前她的选择竟是一个字,逃! ...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凰权天下》 作者:汤川(完结)
文案:
她是含着明珠出生的一国公主,五岁被弃,十五岁被父绑回,无端被扔了个储君之位。皇帝驾崩,储君继位,无上权力面前她的选择竟是一个字,逃!
        他红衣如血,如妖魅惑人心,她失忆错认,交出了真情,他拒她千里,留一纸书信:“我万万不能辜负她。”
        他与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因她而活,亦因她死去。他说:“你是我的山长水阔,命中波折。求之,却不得。”
        他是邪教头。



第一章:西凉皇后,薨
    “长歌,我有话同你说。”
“小师弟你说,师姐听着。”
秋意渐浓,素风微凉。枯黄的树叶从枝头飘下,恍若蝶舞,掉落在站在树下的两人肩头。女子年约十五六岁,已出落得亭亭玉立。一袭红衣似火,包裹着玲珑有致的少女身躯,秀眉弯弯如柳,明眸璀璨若星辰,滑嫩肌肤吹弹可破,一颦一笑皆称绝色。
如此佳人,可谓世间少有。
女子对面的少年,比她高出半头,一张脸生得比女子还要精致漂亮,即便是在她这样的绝色佳人面前也不觉失色。少年身形瘦削,瞧上去倒像是个文弱书生,但隐在宽大袖袍中的手臂却是格外结实有力。
男子唇张了又闭,未吐露出一字。
洛长歌禁不住皱了眉,这小子今天是怎么了,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是有难言之隐?
如此猜测,心中的好奇又增了几分,洛长歌只觉如猫抓一样的奇痒难耐。等不及洛离开口,她便嘿嘿笑两声:“小师弟,你专挑这大好的时辰来与师姐干瞪眼的么?有话便直说,别藏着掖着!”
闻言,洛离缓缓地抬起了低垂已久的头,眸子蒙上一层雾气,哀伤满盛,将他眸中的墨色渐渐化开。两片薄唇微微抿起,始终不吐露出一个字来。
八年过去,当初那个瘦弱且倔强的孩子已经长成了如今风华绝代的翩翩少年。微风拂面,扰得洛离发丝纷飞,遮了半面容颜,心智叫人揣摩不透。见洛长歌这副不知愁滋味的模样,他的眸色沉了又沉,心上一阵绞痛。
现实总归是残酷的,长歌,我到底该不该告诉你?
“有什么话连师姐都不能说?”洛长歌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微干的下嘴唇,“师姐又不是那穷凶极恶的豺狼虎豹,自然是不会吃了你。”
洛离知道,她每每兴奋,就会不自觉的做出这个小动作。然而他思量再三,却扔出一句无关痛痒的话:“长歌,你……是真的不知道?”
洛长歌不满的撇了撇嘴,白他一眼。真是没想到,我纯真善良的小师弟也会来吊师姐我的胃口。这世道是怎么了?!
她眉头一皱,两条秀眉拧成了麻花:“成了成了,我也差不多猜到你要说什么了!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何必如此拐弯抹角!”
一人做事一人当?怎么牛头不对马嘴。
奇怪都被震惊压了下去:“你知道了?”
“哼!”洛长歌牛一般用鼻子哼了一声,“你不就是气我昨儿个捉了你的小白做蛇羹了么?我最后不也没舍得吃么,你又何苦给我看这副脸色?”
“……”洛离颇感无奈,这丫头的注意力怎的都集中在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上头,“我没生气。再说,也不是因为这个……”
“那你说是因为什么?”
“我……”洛离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不说算了,弄得好像师姐我很想听一样。”
洛长歌脸色不爽,扔下这话,便佯装生气离开。果然如料想一般,沉默许久的洛离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止住了她的脚步。洛长歌得意的眉毛一挑,暗笑鱼儿上钩。
洛离埋着头,细长且浓密的睫毛将那幽深如潭水的眸子遮得严严实实。他脸色不佳,似有哀伤,犹豫许久方才缓缓道出,声音微不可闻。
“师姐,京都传来消息,西凉皇后已于昨夜子时,薨……”
西凉皇后…薨……
西凉皇后…薨……
西凉皇后…薨……
洛长歌干笑几声,笑到最后却是连勾起嘴角的力气都失掉了。这五个字如磐石般压在她心头,使得她的每一次呼吸都沉重无比。
“小师弟,你说什么,我没太听清。”洛长歌表情呆呆的,猛眨了几下眼睛,似是没有听懂洛离说了些什么。随即瞪大双眼,蜜色嘴唇微张,颇为震惊。
我不信!这怎么可能?不是说祸害遗千年的么?那这个让我做了整整十五载噩梦的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阎王爷把魂儿给收去了?
老天,这玩笑开得有点大了!
“我说,西凉皇后……”
“哦?是么?”
还未等洛离说完,洛长歌将随风而舞的一缕碎发别在耳后,动作自然,丝毫不拖泥带水。她的目光被飘落的枯叶勾了去,冰冷得不带有一丝感情色彩,那漫不经心的模样,倒像是在听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洛离眉头微微蹙起,如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炙热的视线在洛长歌的身上流连辗转,欲要看出她伪装的破绽。
“大姑娘的脸能随便看的么?讨打呢!”
洛长歌一拳砸在洛离的肩上,不痛不痒,比平日里欺负他时的力道还要轻上些许,而后不甚在意的耸耸肩,笑容明媚中却显无力苍白:“这皇后去世跟师姐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不是?小师弟,你怕是在我这儿骗不到眼泪了,师姐啊,早已过了那种悲悯世界的年纪了。”
洛长歌扯动嘴角,勾起了完美的弧度,绽出令人见之不忘的绝美笑容,灿烂若夏日里的似火骄阳,足以惊艳时光。然而她那如清泉般干净澄澈的明眸却是黯淡了几分,神采被揉得支离破碎。
八年相伴,若还未将她的脾性弄清楚,那洛离这个师弟未免做得太失职了。心知她故作坚强,洛离却只是默叹一声,终是什么都没有说。
嚎啕大哭亦或是放肆狂笑都好过如今,如一潭死水,波澜不惊。
长歌,很痛吧。
洛长歌收起了平日里嬉皮笑脸的模样,从未有过的严肃认真:“这世间万物上有飞龙舞凤,下有游鱼潜蛟,中间还有着人类与禽兽。上苍若时时刻刻管着,即便是神是仙也总有顾及不到的,那人间定会出大乱子的。
所以上苍凭着自己的喜好写下了人类的人生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让他们按照着他自己的意愿去哭去笑,谓之命运。所谓命运,挣脱不了,更改不得,谓之定数。而西凉皇后的死便是这样一个定数,是从她呱呱坠地的那一刻就注定了的。
洛离,你我不过一介凡夫俗子,怎强求得了?”
发表了这一通长篇大论后,洛长歌才发现身旁的人一直默不作声,偏头看去,却见他抿着唇定定的瞧着她,就像瞧着个透明人一般。
洛长歌心虚的避开他的视线,垂眼笑笑:“我今儿个是怎么了?到是学着那些所谓的文人骚客无病呻吟起来了。”
洛离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与她两眼相对:“在别人面前你如何,我管不得,在我面前尚要如此未必太累,歇歇吧。”
洛长歌略显踉跄的后退几步,脸上的笑再挂不住了:“小师弟你说得对,师姐昨夜睡得不大好,是有点儿累。快走快走,别在这儿打扰师姐我睡觉,回你院子里练功去!”
洛离点点头,深深的看了洛长歌一眼,乖乖的出了院门。只听“砰”的一声,微风拂过他的脸庞,柔软的青丝随风飘动,他静静注视着紧闭的大门。
一扇门,隔住了两个人。
枯树枝头上两只肥鸟相偎相依,大有人类卿卿我我之意,似在嘲笑着洛离的形单影只。良久,他皱起的眉头慢慢舒展,释然勾唇,眼底笑意浅淡。站了许久,他转身离开,一路上,不曾回头。
若回了头,便走不掉了。
他其实很怕。怕听到那姑娘撕心裂肺的哭声,但他更不愿再这样放任她一人,孤零零的缩在黑暗的角落里舔舐伤口。
但是,他却不能回头,不能。
因为,她有她的骄傲。
洛离走后,洛长歌迈着虚浮不稳的步子,跌跌撞撞的回了房间,她孱弱且无力的呼吸声在这空荡荡的房间里听得再清晰不过。她只觉身体像是被掏空了一般,猛烈的摇晃着,心是空的,脑袋也是空的,一时间她连自己姓甚名谁都快忘掉了。
洛长歌似是喘不过气来,扶着墙壁大口大口的呼气,本想轻轻依偎在墙上,然而身子却顺着墙壁无力的滑下,重重的跌坐在地上。那时常含着笑意的明眸中雾气氤氲,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洛长歌的脸颊淌下,滚落在地,与尘埃融为一体,一钱不值。
死的,是洛长歌的娘亲,那个不曾施舍于她一丝母爱的娘亲!
五岁之前,她被丢在偏殿,无依无靠,如野草一般生长着。五岁后,她终于见着了爹爹娘亲,却是被他们亲手送到青鸾,一待便是十年。她的双亲是西凉最尊贵的二人,他们赋予了她生命,给了她优越的物质生活,但他们,甚至从没有抱过她。
原以为被抛弃了这么多年足以抹去心头的思念,原以为接触到过去的人,过去的事能够心如止水,能够无悲无喜是我忘了,我的心终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究是肉长的。
为什么,为什么连死都不愿遣人带我回去见你最后一面?就算我做了什么错事,十年的离弃还不够偿还么?我亲爱的母后啊,你就这么的,这么的厌恶着我么?
真好,真是好啊!
两行清泪诉不尽内心愁苦,洛长歌泪眼婆娑惹人生怜,她只觉,自己这一生的泪水都要在此时流淌殆尽。像是蓦然想起了些什么,她猛地抬手,狠狠地擦着布满脸颊的泪痕,倔强得像个孩子。
而后,洛长歌仰起头大笑,笑得狂妄,笑得放肆,笑出了濡湿的泪意。
摒弃了我的人,你们睁大眼睛看好了,没有你们我洛长歌照样活得好好的,甚至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幸福!我祝福你们,一世荣华成空,半生戎马错负,人情凉薄尽尝,百年膝前无人!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御林军
    青鸾派,是练武之人无一不向往的地方。
青鸾的祖师,名唤古老,三四十年前,是江湖上叱咤风云的人物,还曾在三年一届的武林大会中夺得“天下第一高手”的美名,且蝉联十届之久。也就是最近几年说什么年龄大了,厌倦了江湖纷争,将青鸾扔给悟性极高的徒弟——洛凌天,便游山玩水去了。
江湖中也有“改朝换代”之说,武学造诣高者层出不穷,古老的名声便也在时间流逝中慢慢淡去。所谓名师出高徒,洛凌天的武功与名望绝不输于年轻时的古老,且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怎奈他是个怪人,从不过问江湖之事,甘愿委身于师傅留给他的小小青鸾之中。
即便如此,登门求师者也是络绎不绝。洛凌天收徒却不看家室,不论资质,只求一个所谓的缘字。能入青鸾者,除了青鸾弟子,便是做饭的厨娘,所以武林中尚未有人得知青鸾的全貌。
神秘,却是令人向往。
在青鸾山接近山顶的地方,有一大片竹林。翠竹细长,一耸入天,竹叶在微风的吹拂下相互碰撞发出“沙沙”声。遍地铺满落叶,一脚踏上,脚下松软耳边声音微弱,给这幽林添了几抹活气。呼出体内的浊气,吸入清新的空气,可平心静心,于练武之人,百利而无一害。
这片竹林,是青鸾弟子练功的地方。
此时,一众师兄弟在林中过招,一招一式,早已练得炉火纯青。然而三师兄洛卿却是不着痕迹的挪动到洛长歌身边,笑容暧昧不明。
“小师妹,你家小相公呢?”
“美人儿你没毛病吧?你瞧,怎的又说胡话了?”洛长歌咂咂嘴,作出一副惋惜的神情,右掌朝洛卿脑门儿探了过去。还未等她碰上,洛卿就一个后退跳出老远,两眼瞪得圆溜溜的,警惕的盯着那只如玉般白皙的手臂。
洛长歌“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不过是想瞧瞧你是不是把脑子烧坏了,大美人儿你这是做什么?还怕我打你不成?”
“你这丫头鬼点子多,得提防着。”
“那别招惹我不就得了?”洛卿的话,洛长歌全当夸奖,笑得两眼弯弯,“何况美人儿这么漂亮的脸蛋儿,我也舍不得划花了啊。”说着还轻挑的朝洛卿吹了口气。
洛卿顿时就顶了个大红脸:“你怎的生成了个姑娘家?活像个登徒浪子!”
这害羞的模样惹得洛长歌笑容更大,她越是开怀,洛卿越是恨得牙痒痒,对着洛长歌的笑颜咬牙切齿了片刻后他才想起了正事。
“鬼丫头,洛离哪儿去了?”
洛长歌只觉自己和洛离俩明明纯洁得跟山泉水似的,结果到了这洛卿嘴里就成恩爱小夫妻了,果真谣言可谓!
“一开始就像这样说人话不就好了么?”洛长歌用食指关节敲着脑袋回想,许久方才说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话,“好像是师傅让他下山去了。”
“下山?下山做什么?”
“买菜。”
“买菜?!”洛卿将眉毛拧成了毛毛虫,“你家小相公还真是讨师父的欢心,现如今连买菜都归他管了,怕是过不了多久这青鸾就得跟他姓了!”
“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洛长歌白他一眼,“不过是单纯的买菜而已。”
洛卿显然不信:“厨娘都是死的啊?用得着他去买菜?”
洛长歌眸色沉了沉,但笑不语。
买菜根本不是目的,师傅这么做,不过是想随意找个理由将洛离支开罢了。洛离是为数不多的想要护她也有能力护她的人,此番怕是有人不想他在此碍手碍脚。
令人心寒的是,师父也参与其中,而且,他并没有站在她这头。
洛卿将手在洛长歌眼前晃了晃:“笑成这样,在想什么呢?”
“美人儿你如此惦念洛离,我在想你是否对他有意。”
洛长歌本欲如此说,却不知从何处猛然冲出一群黑衣人,齐齐跪倒在她脚下,逼得她将这话生生吞回了肚子里。
“公主殿下,请随臣等回宫!”
“公主?”还未待她反应,洛云裳便不解的轻喃出声。她回头环顾众人,大眼睛“轱辘轱辘”直转,最后将目光锁定在唇红齿白,相貌阴柔的洛卿身上。
她“咯咯”的笑着,如银铃声一般清脆悦耳:“这儿都是些壮汉,皮糙肉厚的,三师兄,也就你生了一副公主相。怎么?既然有这么好的身世为何不早些说出来?也好让师兄弟们也跟着你沾沾光啊!”
闻言,师兄弟们渐渐笑开。
洛卿本来脸皮就薄,这哄笑声逗得他白皙的脸蛋儿涨得通红,活像只煮熟的螃蟹。只见他气急败坏的冲到洛云裳身前,朝着她的胳膊用力地胳膊拧了几下。洛云裳疼得直“哎哟”,他却仍不解气,恶狠狠的对她说着。
“死丫头片子,居然敢拿师兄我开玩笑,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谁愿意当那什么狗屁公主谁当去,师兄我才不…”……稀罕……
然而洛卿话还未说完,便觉身后杀气腾腾,他转头接了那人一掌,却被他的掌风击得连连败退。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嘴角淌下一行血来,他还来不及去擦,那人脚下生风,三步并做两步至他身前。
这名黑衣人与其他衣着略有不同,想来是他们的统领。只见他右手弯如鹰勾,掐上了洛卿白嫩嫩的脖子,后者武功不弱,在师兄弟中算得们上乘,在江湖中也算小有名气,现在却动弹不得,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黑衣人未曾蒙面,但众人却是只能看见他的眼睛。因为那双眼,比鹰还要锐利,仿佛他在你身上扫过,便能立马戳出个血窟窿。此刻,他眼里闪过阴狠。
“侮辱公主者,死!”
只见他周围杀气腾腾,使得在场之人有些窒息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他手指却是慢慢收拢,像是在享受着猎物垂死前的恐惧与挣扎。
洛卿虽生了副女儿家的相貌,内里却是铁骨铮铮的汉子。他的脸上并未流露出任何惊恐,反倒是棋逢对手的快意,他闭上眼,笑容释然。
“三师兄!”
“三师弟!”
……
众人惊叫出声,眸里尽是担忧与心疼,空气中都弥漫着哀伤,愈积愈浓,久久不能散去。平时流血不流泪的男儿,竟一个个湿了眼眶,个个握紧手中的剑,欲要向那黑衣人砍去。
就在这时,寂静的竹林里响起了冷冽且带着些许怒气的声音:“狗奴才,把你的咸猪手给本宫拿开!”
师兄弟们齐齐惊住,生怕这过激的言行会激怒黑衣人,就算到时救回洛卿,怕也是回天乏术。然而黑衣人统领不但未生出丝毫怒气,反倒是未有丝毫迟疑便止住了收拢的动作,退回了原先的位置,毕恭毕敬的跪下。
洛卿揉着带有红痕的脖子,轻咳几下,偏头看向那个一脸怒气的绝色女子,眼里满是不敢相信。这丫头,当真是那个没规没矩的洛长歌么?
师兄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都是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洛长歌踏着步子,缓缓逼近,举手投足间皆是无法言喻的气势。只见她朱唇微启,声音冷冽若冰:“未得到主人命令就敢私自行事,你们是狗胆包了天了么?!是瞧不起本宫,还是欺负我西凉皇室无人!”
这话如针,虽小虽短,却能直插要害,顿时就给黑衣人们都安上了足以诛灭九族的罪名。然而他们却是不知“恐惧”为何物一般,个个面无表情,机械的说着:“臣等不敢!臣等知错!”
声音整齐合一,如排练过千万遍一样。
“本宫谅你们也不敢!”
洛长歌美丽的面容上尽是不是这个年龄该有的讥笑与嘲讽:“你们就在这儿给本宫跪上一日,以示惩罚。不准喝水,不准吃饭,动一下就再加一个时辰。若本宫知道有谁偷懒,自个儿上山顶喂狼去!”
她红唇轻抿,眼底心头尽是不屑。
南宫彻,你就派这一群古板不知变通的家伙带我回宫?到底是有多看不起我?在他们面前,我是主子,没有奴才敢不听主子的命令。我倒看看以我皇族公主身份震着,他们能奈我何?!
“臣等领命!”
还以为御林军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
“那就跪着吧!”洛长歌满意的歪嘴笑了笑,丝毫不掩饰眼里的轻蔑,说着转身欲走,这时,身后传来铿锵有力的声音,“请公主随臣等回宫!”
如花笑颜瞬间僵在了脸上,以肉眼不可捕捉的速度消失得无影无踪,洛长歌猛然回身,凤目瞪得如铜玲一般,怒气横生,面目略显狰狞。一时间也忘却了仪态端庄之说,接近歇斯底里的咆哮。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全都给我闭嘴!”
“请公主随臣等回宫!”
“给本宫在这里跪两天!”
“请公主随臣等回宫!”
……
洛长歌已然气急败坏,恨不得用眼神将眼前之人凌迟:“不知死活!既然你们想跪,就老老实实给本宫跪上三天三夜。谁再敢多说一句,杖毙!”
洛长歌几乎是落荒而逃。
师兄弟们一个个呆做了木头,满脸茫然,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这些个武功高强的黑衣人是什么来头?相处了十年的小师妹怎的摇身一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公主?贵为公主,理应安享荣华富贵,她又何苦来青鸾派受苦受累?
“砰!”洛长歌大力将房门关上,在梳妆台前坐下,望着铜镜中自己稚气未**的绝美容颜暗自出神。
回宫,多么可悲的字眼啊!难道我终究逃不过这命运,终究还是要回到那个冰冷彻骨的地方么?
我怎甘心一个人活着,一个人老去,我怎愿在最好的年纪就被逼迫着在深宫中枯萎?
大千世界我还未曾看尽。我还没找到愿意为我绾发、能够许我白发此生的人啊!那么怕孤独的我,又怎能耐得住寂寞?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章 乐央宫
    夜色如一张黑色的大网,将人间包裹得严严实实,繁星如同点点亮光点缀黑布之中,灿烂无比。众星拱月,皎皎明月倒似姑娘般娇羞,缓缓躲进了云层之中,敛去了洒在地上的银辉,空叫人惋叹。
夜,如斯静谧。
“叩叩!叩叩!叩叩……”敲门声打破了这沉寂。
“谁啊!”门内传来了洛云裳不掩怒气的声音,“敲敲敲!催命啊!不知道姑奶奶在休息啊!”
门外女子穿着一袭似火红衣,及腰长的青丝用一根红色发带简单束起,非但不显凌乱,反而添了几分打破桎梏的美感。
女子长叹了一声,这丫头果然是生气了!
半晌,她方才悠悠开口:“云裳,是我……”
话音刚落,房门便被猛烈的力量拉开,带出的风扰得洛长歌的发丝凌乱。入目的,是洛云裳带着怒气的姣好面容。
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恨不得将眼珠翻得掉落出来,连小师弟都知道,偏偏就瞒了我整整十年,姑奶奶的气就这么容易消的么?
不给你点儿教训,你就不长记性!
酸溜溜的话语张嘴就出,“哎哟~这不是我们的乐央公主么,什么风把您这个贵人给吹来了?小小寒舍,恐怕招待不周啊~”
洛长歌漂亮的眼眸黯淡几分,她们朝夕相伴了十年,从孩提时代到这豆蔻年华,一生中最美好的时辰我们都给了彼此。她以为这已足够让他们抛却所谓是是非非,相爱相惜,却未曾想过,有一天,她也会不理解她。
“云裳,好姑娘,别生我气了……”
“生气?您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我是没有身份没有依靠的普通老百姓,民女哪儿敢啊?公主莫要冤枉我才是!”
“一口一个公主的叫我,还说没有。”
“民女这是尊敬你老人家!不叫公主叫什么?”洛云裳眨巴眨巴眼,似是在很认真的思考,“难不成得叫殿下?”
洛云裳的话单看甚是恭敬,可掺着她这浓得很的醋味就彻底变了个意味。洛长歌见她这小孩子般赌气的模样,忍不住捧腹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洛云裳的腮帮鼓得更大,分明是来跟我道歉的,却扔下我,一个人在那里笑得欢畅,这丫头果真心不诚!
洛长歌无奈,亲昵的握住了她的手,另一手再自然不过的摸摸她的头,只把她当做三岁小孩子一般哄:“好云裳,我真该拿镜子给你照照,让你瞧瞧自己现在这副丑模样,看你还敢不敢瞪着眼撅着嘴。”
姑娘家皆有爱美之心,洛云裳虽被老爹当做男孩儿养大,这一点却还是缺不了的。她忍无可忍:“臭丫头,你当真是来求和的么?”
洛长歌点头:“那是自然。”
“那你就不能夸我一两句?”
“不过实话实说罢了。你不就气我不以诚相待么,如今我这般做了,你怎的还不高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兴了?”说着,洛长歌无辜的眨了眨眼。
“滚滚滚,谁要跟你这只狐狸说话!”洛云裳美眸瞪得老大,气鼓鼓的模样倒是可与青蛙攀个亲戚关系,甚是可爱。那自认犀利的眼神非但没有震慑到洛长歌,反而惹她笑得越发放肆。
“云裳,瞒着你确实是我不对,可我这也是逼不得已。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对你有所隐瞒,你就原谅我了好不好?”洛长歌贵为公主,却放低姿态,说的诚意十足。
洛云裳听着有些动容,要不,就别折腾她了?
洛长歌却又扔出一句:“再说了,这也不全都是我的错啊,你也没问过我不是。”
洛云裳恨不得甩自己两巴掌。
洛云裳你这个白痴,洛长歌那小狐狸怎么可能说出什么好话,人家是挖坑等你跳呢。你这么容易就相信了,活该被埋!
洛云裳拧着秀眉:“那依你的意思,都是我的错对吧!”
“自然没有。”洛长歌连忙摇头否认,“姑奶奶花容天下,温婉贤淑,举手投足间皆散发着魅惑人心之气,是全天下男子梦寐以求的佳人。且不说这些,单单是高尚的情操便让同作为女子的我羞愧不已,定会成为为百姓爱戴,留香百世的人物。又怎会有错?”
“听得我一身鸡皮疙瘩。”洛云裳打了个冷颤,“你也是本事,我也就只见你一人说这违心的话还说得如此一本正经了!”
洛长歌依然一脸严肃:“非也。我所说的每一个字,皆是发自内心。姑奶奶的话,即便是错了,也是对的。”
洛云裳再也绷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死丫头,快把你这副模样给姑奶奶收回去,恶心死了!”
洛长歌如小狗撒娇一般往洛云裳身上磨蹭着:“我还以为你这一辈子都只会对我恶言相向了呢。”
洛云裳不客气的用纤纤玉指戳着她的脑门儿,嘴角却含着笑意:“瞧你那德性,真得儿让人抽会儿才解气。”
两人相视而笑了许久,洛云裳却松开了紧抱洛长歌的手。洛长歌不解的抬眼看她,却见她已敛了笑意,表情很是凝重:“长歌,你是公主没错,或许昨天那些话才是你的身份真正该说的。可是,我不喜欢那样的你,那样的你会让我害怕。
她会还怕。害怕她没办法将洛长歌看好,害怕在不经意间,洛长歌已不是她认识的洛长歌了,甚至会害怕她将她和这十年来的情谊一同丢下,回她的西凉皇宫,安享富贵荣华。
事实上,从昨日洛长歌盛气凌人的说那番话的时候,洛云裳就感觉她们间的差距越来越远了,至于横陈于她俩间的是什么,她也说不清楚。洛长歌那强大的气场,就像注定该成为君临天下的帝王!而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也就只有瞻仰的份儿。
洛长歌渐渐敛去了眸子里的笑意,美丽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