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 | 浏览:819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我的小姑娘》婂姒。 第一次写小说。小学生文笔!慎入! ...

Rank: 2Rank: 2

91UID
82358620  
精华
帖子
财富
109  
积分
26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8-7-28 
最后登录
2018-12-26 


ps:由于婂姒不太懂排版啊...所以在这里非常抱歉,我只能依照平时看的样子来排一下板...鞠躬道歉。
由于个人原因...所以不定期更新。非常抱歉!!

《我的小姑娘》

主角:方幼清,苏二爷

简介:方幼清熬夜看了一本小说后就下线了,转眼就成了小说里的女n号,一脸懵逼的方幼清看着眼前谪仙系男神苏二爷,嘤嘤嘤哭道:“麻麻!我要回家!”

but,一切都回不去了。

一句话版本:天才物理少女vs谪仙系霸总

ps:女主智商很高但为人处事比较天真,顺风顺水过的一辈子不要乞求她有太多心计。

男主性格一言难尽,你所看到的不是你所知道的。

-不喜勿入,拒绝抨击
作者文笔小学生
你会发现物理学和化学

Rank: 2Rank: 2

91UID
82358620  
精华
帖子
财富
109  
积分
26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8-7-28 
最后登录
2018-12-26 
No.1 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你一眼

        方幼清伸了伸懒腰,白皙的爪子握着玻璃水杯,脚往地上一蹬,椅子划向了饮水机一旁,装了满满的一杯水。

        她最近迷上了一本小说。

        当她回到原来的位置上点开晋江文学城看这本小说的时候,忽然有了一丝感慨。好在这一个阶段实验的数据全部计算完,再加上这一段时间新课题还未开展,她自然是有了大把的时间可以看得不分日夜。

         外边是啥境况,方幼清是的确不知道。

        现在的她都不敢照镜子,至少不愿意看见镜子里的人儿,黑眼圈能与熊猫媲美。
  
  她敲了敲键盘,继续睁大眼睛看着,喜欢这本小说的原因无他,不过是里面一小姑娘的名字读音与她重叠了,那小姑娘也姓方,不过名为幼卿。
  
  按理说现实生活中方幼清不会喜欢上那弱弱的像只兔子一样的女生,因为理工科出身的她是物理科研院里为数不多的大佬之一,但是!架不住这剧情好啊,咳咳,原谅她二十三年来没有感受到这种朦胧的心跳。方幼清虽然不是逐字逐句看,但冥冥中有种牵引,她要是不看完,就对不起她自己。
  
  因为这简单的剧情可是把单身二十三年的她激动的死去活来,每天姨母笑。
  
  这本书叫《我的小姑娘》,方幼卿是里面的女二,一个笑起来有酒窝,白白净净的女孩儿。她的出身很好,只可惜父母都太渣,女主就是方家父母放心尖儿疼的那个人,有啥事都顾着女主。
  
  方幼清看到这,实在是忍不住磨刀霍霍向方家爹娘。
  
  你说说,明明方幼卿才是方家女儿,这咋就偏疼爱一个骗子?
  
  方家父母这脑子可就被狗吃了吧。
  
  好在好在,方幼卿有个小叔叔,苏二爷,这位高权重的家伙救下了方幼卿,对方幼卿像是孩子一样宠着,虽然作者写不出啥意图,但是方幼清想把俩人凑成cp啊,按她的话说,方幼卿和苏二爷冥冥之间有着一种,勾,引,力;哦,不不不,是吸引力。
  
  方幼清不喜欢看女主针对方幼卿那部分,直接跳跳跳,直到看到方幼卿面对数理化时脑子都炸掉的时候,方幼清恨铁不成钢!瞧!这多简单的一道力学题!她就看一眼就知道答案了,咋就交白卷了呢?看这数学题!天啊!姑娘!这可是最基本最基本的高中数学题!这化学,这简单程度都要吓得她电离了!还有,苏二爷对你的好,简直让她嫉妒到质壁分离。
  
  苏二爷总是耐心的教着方幼卿,身为一个理科狂,方幼清实在看不下去了,真捶胸顿足呢,想要按下一章,看完就赶紧去整理她思路好开下一个课题。
  
  结果。
  
  方幼清一摆手就把水杯弄倒了,水洒进笔记本电脑的键盘里,她便感觉到了酥酥麻麻,但方幼清的手愣是没移开,因为她的手被电住了,等她倒下的那一刻,她突然想起来,完了,她的资料还没交给实验室,这场她花了三年做的研究,报废了。但话说回来,电是真的可以扰乱人体内部神经的。
  
  因此,在第二天,各大媒体争相报道。
  
  “史上最年轻的物理学家因劳累过度猝死在工作台前。”
  
  “致敬最敬业的物理教授”
  
  “天才消逝,精神永存”
  
  忘记说了,就在方幼清死的那一刻前,她刚刚打开她的文件呢,这真是个漂亮的误会。
  
  “阿卿。”一声低喃,音色很是醇厚,怎么说吧,倒是极为冷静和克制。
  
  方幼清迷茫间听到有人在叫她,天啊,她还活着吗?不过也是,她就算是触电吧,也不会一下子产生这么强大的电流把她电死啊。
  
  不对不对,她的确是死了,但她为啥还活着?
  
  难道是磁场发生混乱?还是电一电把她脑电波电出来了?不不不,这科学度简直为0。
  
  唔。
  
  “阿卿。”这声音,陌生而又熟悉。
  
  方幼清脑电波又在想:从来没人这么温柔的叫过她阿清,因为从小到大,她父母都属于那种朋友类型,因为科研走在一起,终生奋斗,至死不渝,还把她拉上坑来,结果一家人全扑在上面了。
  
  所以,她就勉为其难地睁开一只眼看看吧,看看吧。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这光线,强的她眼睛都要瞎了。还未等着睁眼加开口说话,就发现她的嗓子很痛,火烧火燎的。
  
  “退烧了。”
  
  等等!方幼清一惊,用她理科生的逻辑思维一想,她是被电死的,虽然她始终不相信这电流会把她电死,但如果是挂了的话,那她,应该不是她了。
  
  那她是谁?她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
  
  .....
  
  方幼清视线模糊,只能看见一个隐约的轮廓。大约是深灰色的西装,等等先...emm,她...是看清了,妈呀!眼前这一帅小伙谁啊。

        活了二十三年,什么都见过的方幼清被吓的心里开始卡诺循环了。这脸!这长相!妥妥的,就是满分!不不不!理科大佬方幼清的文字描述水平实在不咋地,也没描出个大概来,她的内心是,完了。她沦陷在别人的脸上了。

       深邃的眼,瞳色似乎有些绿。鼻子很是高挺,那完美的唇形就是最适合接吻嘛。
  
  方幼清脑子疼的都炸裂了,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她有些弱弱地(内心已经mmp了地)开口,“你是谁。”这声音,软绵绵的,只是听起来很干涩。
  
  “我是你小叔叔。”说话的人停顿了一会儿,才开口回复的,他的声音原本是醇厚的,却又变得有些沙沙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眼前的男子皱了皱眉头。
  
  emmm.......
  
  mmm....
  
  ....
  
  小?叔?叔?
  
  妈呀,她爸那家伙啥时候多了个弟弟啊,长得还这么人神共愤啊。方幼清脑子没转过来,而后一顿,不对啊,这情景咋这么眼熟。
  
  平时语文愣是一首诗都背不出来的她,脑子里突然有了这样一段——方幼卿在方家的小阁楼里蜷缩着,高烧带来的迷糊和眩晕感让她实在是受不了,方家父母带着方思楚出去参加宴会了,家里没有人,所以她跑了出去。
  
  软绵绵的她,第一次做出了一个最正确的决定。
  
  将所有必要证件收拾好,跑了。
  
  但是,逃跑必遇上下雨的剧情来了,高烧的方幼卿走路都跌跌撞撞,刚走没多远,她就被一辆车撞到了,emm,不对,她是被车撞了吗?
  
  所以后来....
  
  她成了方幼卿对吗?
  
  方幼清莫名其妙的被喂了一口水后,正想摸摸脑袋,但被阻止了。
  
  “阿卿,你愿意跟着我吗?”眼前人应该是苏二爷了,他薄唇轻启。
  
  方幼清咂咂嘴,心里大喊,苏二爷你这么棒的吗?但面上依旧不显,她没忘她现在在装失忆呢。好的,其实她也的确没多少知道的。
  
  方幼清那像琉璃一样光彩的双眼充斥着疑惑。
  
  苏二爷看着她那双眼睛,眸光微微一变,大约是想起傅四说方幼清有很大的机率会失忆,所以他耐下心,放柔声调,“你叫方幼卿,我是苏嘉胤。”
  
  “你可以叫我小叔叔。”绝口不提方家。他看了看窗外,阳光微刺,便走到了窗前正想拉起窗帘。

       方幼清轻转头便看见那一幅惊艳她一生的画面,阳光似乎浸透了他半边脸,俊逸的脸庞似乎笼罩起一层光晕。她微失神,直到苏二爷走到了她的面前,伸出手附在她的额头上,冰凉的触感让她回神。
  
  “小..叔叔。”方幼清眼神虽然还未清明,但心里可激动坏了,妈呀,苏二爷!她终于体会到演员的辛苦了。不不不,她不能被看出破绽,还是...装睡?

       她眼帘微垂,而后抬眸望着眼前的男子,微微一笑。她想,她一定是苍白着脸,坚强的扯出一丝微笑,让人心疼。
  
  苏二爷似乎顿了一下,但他瞧这方幼清有些犯困,没说什么让方幼清好好休息,毕竟他也有事。
  
  原本是装睡的,结果方幼清是真的困了。
  
  等她一闭眼,不科学的事情就出现了。
  
  “阿清。”
  
  ....一个两个喜欢叫这个名字的嘛?方幼清忍不住吐槽。
  
  “我是方幼卿。”眼前的姑娘五官有些模糊,等到她看清时,才发现眼前的姑娘和自己长相无二,只是她长得比自己更加..柔弱了,毕竟她就站在那里,如柳絮一般美好,她看着方幼清,浅笑,“我要走了。”
  
  “...所以?”方幼清一顿,眼前的这个姑娘倒是可爱的很。
  
  “阿清,你能替我好好活着吗?”女孩眸子流露出来的乞求让方幼清不忍心拒绝,只是她的理由有些猛,“我想去别的地方看看。”
  
  “...”姑娘,看不出你弱弱的外表,内心竟是只猛兽,还想去看看这个世界啊。方幼清实在没想到书中人也有这样的灵魂。
  
  “你觉得我适合?”方幼清反问。
  
  方幼卿倒是嘴角一顿,她倒是没想过,“我...不知道啊。”
  
  方幼清眼皮一跳,妈呀,这方幼卿和她也忒像了吧。这不就是她每次给那群研究生布置论文的时候说的话嘛—“交个课题吧,范围量子力学,唔,你们自己决定课题的论文吧。”
  
  “别啊,老大,你知道我们一点都不适合啊!”
  
  “呵,我不知道你们不适合啊!再说了不适合就把自己变适合!”方幼清硬气道,“不然就别过!”
  
  看!若有来世,她一定不会这么摧残她手下这群可爱的人了。
  
  “那你能给我啥嘛?”方幼清不是个商人,却也不喜欢白被人操控。
  
  “我...”方幼卿诺诺道,“不如这样吧,我就给你我的智商怎么样?”
  
  ....就你这点智商,方幼清实在不想她去别的地方还不带脑子。于是乎,她没说话。
  
  方幼卿一顿,“好吧,我知道我自己的智商不够看,那这样吧,我给你一个东西,但只能用三次,算是保命的东西,到时候会有..emm,来救你。”
  
  “有谁来救我?”方幼清眼睛都亮了。
  
  “emmm。大约是...阎王爷?”方幼卿一顿,“别担心啊,就是他们欠了我人情来着,如果你不要的话,我还会用电脑,我会的也一并给你啊。”
  
  方幼清本想拒绝的,结果方幼卿没鸟她,直接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叔叔很好很好,只是他不适合我,我也不适合他。”
  
  “我走了。”方幼卿走的倒是轻松,被她拍了肩膀的方幼清可就不轻松了,mmmmp,方幼卿就是一个大力怪,一巴掌下来,她的肩膀都要碎了。
  
  不过,方幼清从此之后就是方幼卿了。
  
  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顶起物理半边天的天才少女,只有一个装傻充愣的傻白甜了,真的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她有些口渴,迷迷糊糊中睁开了眼,发现病房里只剩下了昏黄的灯光还有她一个人。

        方幼清一顿,果然,苏嘉胤对她没有啥感觉,是太过相信她半夜不会醒嘛?连个护工都没有,差评!!

         窗外有风吹过,吹起了白色的窗帘,顺带着一阵花香。嗅着这阵清香,所有的烦躁都压下心头,幼清挣扎着起身,在没有人的时候,也就只能依靠自己了。
  

  
  
  
  
  
  
  
  
  
  
  
  
  
  
  
  
  
你会发现物理学和化学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73 
财富
5657  
积分
1333  
在线时间
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9-2-27 
你是不是水瓶座的,文章不太连贯哦!有跳跃性!有些地方词不达意!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8728809  
精华
帖子
1041 
财富
7346  
积分
1471  
在线时间
48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6 
最后登录
2019-3-5 
哈哈哈进来给你打个气,会越写越好的,加油哦

91UID
92865692  
精华
帖子
220 
财富
1428  
积分
40338  
在线时间
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8-19 
最后登录
2019-2-17 
看了一点点就木有了,加油更新哟,支持你呢

Rank: 2Rank: 2

91UID
82358620  
精华
帖子
财富
109  
积分
26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8-7-28 
最后登录
2018-12-26 
回复 东拉西扯盖房子 的帖子

其实是有原因的,如果想要知道的话,那耐心看下去吧。^o^
你会发现物理学和化学

Rank: 2Rank: 2

91UID
82358620  
精华
帖子
财富
109  
积分
26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8-7-28 
最后登录
2018-12-26 
本帖最后由 婂姒 于 2018-12-25 22:52 编辑

No.2回家。

       放在床头柜上的杯子装着水,只可惜已经冷了,她一下子又不能喝太多,只能轻微沾了沾唇。她这一动,可是浑身都痛,咬了咬唇,眼泪哗啦啦的就掉了。

       真,痛死她了。

       她只能颤抖着手,一步步将杯子移放回去。

       第二天一早,医生来检查的时候就说方幼清的伤口已经快愈合了。
  
    不过她仍然是被困在那一小天地里,偶尔苏二爷会来看看她,不过大多数时候,她都是迷糊眼的。你看过那个撞了头的人能原地复活旋转三百圈?
  
  且说脑震荡的后遗症就是她开启了天旋地转模式。
  
  因着方幼清不喜欢把最弱的一面展现出来,但她还是没忍住。毕竟一开始还没这么明显,到后来头晕,头痛,恶心,脸部疼到下颌痛到牙齿痛,陪伴她每分每秒,她恨不得就这样晕死过去。她硬忍着的时候,连牙齿都微微颤抖,惨白的小脸儿更让人心疼了。
  
         苏二爷来看她时,说了些话,虽然不多,但方幼清就愣是一句话听入脑子,却理解不了。
  
  方幼清觉得自己要成一个弱智了,这是对一个理工科大佬的侮辱。
  
  不过,好在这种感觉,慢慢的消失。只是她发现,她对文字的敏感度下降了很多,在医院的那几天可以看手机,但她一看到大段的文字就脑子忍不住打结,看着公式之类的,却会异常敏感。

        在出院前一天,方幼清发现苏二爷有了些许黑眼圈。她苍白的小脸嵌着的眼睛闪了闪,“小..小叔叔,你怎么了?”

        “在处理监护人的事情!“苏二爷有些疲倦,但他依旧保持着那风度翩翩的模样。

         知道她躺了几个月,肌肉有些许无力,尽管这段时间都在做康复训练,不过他还是让她坐在轮椅上,他推着她坐的轮椅。

        “阿卿,你改个名字好不好?”冷清的声音突然变得柔和,像是带着糖味儿,在哄着孩子。方幼清打了个寒战,不是吧?苏二爷变成这样...她有些不太适应。毕竟苏二爷在她心中就是白月光的角色啊,温润却又疏离。

        “改名?”方幼清歪着脑袋看着他,一边走神,这个....小说里没这个情节啊。

       “改成三点水的清。”苏二爷停了下来,让她伸出手掌,他从右边俯身,像是整个人圈住了方幼清那般,他修长白皙的手在她手心写下了一个字。

       原本被苏二爷环抱着,还能嗅到他身上丝丝的薄荷香的方幼清一惊,是“清”字。

       “我想我的小姑娘,和他们不会再有任何联系了。”苏二爷像是在解释这个字,他本想拍拍方幼清的小脑袋,但指尖碰到那白色的棉纱布,才想起小家伙的后脑勺磕着了。
  
        “好。”

       名字还是成了最初的那样,方幼清也是暗暗庆幸的,她不知道如果有一天她写错名字会有多好看。但她忽略了,苏二爷这句话的意思。

       也是,对一个理科生,文字要求就别太高了。方幼清在心底点点头。
  
  苏二爷带方幼清回了市中心,帝都和她所在呆的种花家的首都还是很像的,不过是像一层的首都。方幼清所生活的种花家换算时间来说,应该是如今华夏的三百五十年后,不多不少,正正好。

       方幼清虽然一直活在实验室那一亩三分地,但她毕竟还是一个人,习惯了空中轨道交通,有事没事一个空中飞艇,能十分钟到达的地方,绝对不用在陆上花几个小时。

        所以她一脸新奇的看着车窗外划过的景象。

        “小叔叔,你说...什么时候我们能不堵车啊。”开到半路就堵在路上的方幼清有些苦逼,是的,医院出来吧,的确是有美景,但一上桥就堵车啊。

         “帝都没有不堵的时候。”苏二爷看着盯着窗外的小孩子,回答道。他看了看手表,不巧,正撞上了上班高峰期。

        “如果能有空中轨道交通多好。”方幼清低声感叹。

       “现在的空轨大多是观光的,投资太大,帝都不适合。”苏二爷知道方幼清虽然失忆了,但这段时间她的手机不是白刷的。

       “我不是说这个,我说的是可以在空中开的车,比如...”方幼清本想接话,突然意识到什么,话语就停住了。
         
      “比如什么?”循循善诱。

     “热气球。”热气球的加热原理应用在交通方面太危险了,但是如果开发新的能源,比如三百年后,她们运用的氢气**后的新能源空中列车,直接悬浮在半空。原理什么吧....咳咳,她不是研究这类的,所以也只知道个大概。再比如说三百年多年前...新化核分子的发现,虽然...算了算了。

       “太危险了。”

      方幼清点点头,即使是后来氢气**,也是发生了不少事故,更何况是热气球原理?不过,她们那时候的氢气**已经是做到极致的地步了。好像还有一个类似于磁悬浮的交通工具,只是这个在新能源出来后就被淘汰了,因为它...飞得不够高。

       “对了,你该上学了。”

      方幼清这下可就慌了,她细细琢磨着,若是剧情不好的话,她会进帝都一中,成为走**的一员。
  
  不行,她还是要进帝都一中,只是这次,不是走**,而是要成为帝都一中风云人物,就算成不了,至少要压在方思楚吧。不对不对,她为啥要碾压人家?方幼清脑子里的想法倒是突然冒出来的,这种感觉只有在她刚刚来到看见苏嘉胤的那一刻才有。
  
   等俩人回到市中心的家,还没等到方幼清说什么,苏二爷就收到了一个电话。

     她就只好自己推着轮椅看看这个家什么样了。

      苏二爷的家,不像是其他小说里什么黑?什么黑白配各种来,相反,倒是冷清中带着点温馨。

      房子不大,只有三个房间,一个主卧,一个侧卧,还有一间是书房。装修设计听说是苏二爷一笔笔设计出来的,有些欧式简朴风,但更多是那种麻布一样的色系,emmm,她的形容好像不大对劲?

      等到苏二爷出来时,就说了,“今年九月,你在帝都一中就读。一个星期后,我会让简阳带你去考试,过了就行。”苏二爷的声音很清冷,一如他的人,但话音一转,“不会的可以来问我。”
  
  苏二爷的助理姓纪,名简阳。纪简阳可不是个普通人,他是纪家嫡系次子,不过苏二爷助理可比他这个家族名号要响,至少在明面上,私底下,纪简阳还是苏二爷的好友。至于多好吧,她也不太记得了。
  
  不过,难道苏二爷不知道方幼卿成绩很垃圾吗?方幼清点点头,既然他不说,那她也自是不会将她想跳级的事情告诉苏二爷。
  
  “那你呢?”方幼清继承了原主那软绵绵的声音,听起来倒是甜甜的,说不上讨厌,毕竟以后就是靠着这幅皮活下去了。
  
  “我过几天要出差一趟。”苏二爷倒是习惯了方幼清的安静,虽然一开始他也有疑惑,但后来想到方幼清记忆全无,也就习惯了这样的方幼清。
  
  “好。”这敢情好啊,方幼清心里恨不得鼓起掌来,到时候她参加高二的考试,直接去高二,不就好了?
  
  “陈婶儿会给你做饭。”但是,是不能留下来了,一是没房间,而自然是他不喜欢个人领地被侵占。看着眼前笑眯眯的小姑娘,他微微叹气,但现在,应该要被打破了。
  
  方幼清一听,更加高兴了。她来到华夏帝都,始终没出去走走呢,苏二爷也不是拘着她不让她走,只是原来方幼卿对帝都本就不熟悉,性格又软绵绵的,一下子强势起来,会让人怀疑。
  
  没过几天,就开始下雨了。

        淅淅沥沥的雨声倒也是好听,以至于她突然想起来,这原主方幼卿吧,打小儿也是招人疼的小姑娘,只是后来被弄丢了,在小城市的一个孤儿院里生活了十几年,也就是这十几年,方思楚进入了方家父母的眼里,比起养了十几年的方思楚,刚刚找回来的方幼卿算得了什么?不过,这些人的态度倒是奇怪,作者在书中写的也是含糊。
  
  再者,方幼清是觉得方幼卿已经将人生交给她了,那还是由她自己决定好。
  
  同时,她也想起了互补原理。

        波和粒子在同一时刻是互斥的,就像苏二爷是帝都里的神话,清冷的如同神仙;但同样也能为她黑下脸絮叨半个小时。但,波和粒子又是共存体,它们会在一个更高的层次上统一起来,就像这样的人,才是苏二爷。

———昨天婂姒去体检了,感觉人生的路都被砍掉了四分之三,好吧,还有四分之一的路等着婂姒去爬,所以啊,现在的日子是苦了点,因为你不知道,还有人比你更苦。这是本月第**,圣诞快乐唷。
你会发现物理学和化学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