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26 | 浏览:465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腹黑相公刁蛮妻:假小子之13姨太要**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腹黑相公刁蛮妻 》作者:薄荷cat
文案:
梅雪,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假小子,为了救暗恋的男孩,不慎跌入河中,本以为生命到此为止了,醒来才发现来到了阎王殿中,惹怒阎王,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变成了为老头子冲喜的十三姨太,OMG,不过,没关系,虽然相公是一个老头子,但是可以偶尔调戏一下大夫人的儿子,还有活春宫可以看,唉,这个演活春宫的男人为什么老是缠着我,不就是看了一次现场吗,呜~~~~救命啊!

第一章 穿越的理由
    第1章 穿越的理由
    我叫梅雪,今年十八岁。劝君勿要因为我温婉柔媚的亲亲名字而误会我的秉性,我可不是一个温柔似水的淑女。
    淹死的前一天,我还在熟悉的那条街上,领着一群小混混,抢了一个貌似带着小蜜来幽会的大老板的钱袋子,在他们俩慌忙护着身子时,从人家那辆超大的越野车周边呼叫着四散。
    然后,坦然地与众兄弟分赃再然后,拿着分来的钱钱,给和我一起长大的帅哥郝兹买了一件T恤。
    是的,我暗恋郝兹,那小子长得人畜无害的死样子,简直就是触犯了我的桃花眼,每每落在我手心里,我总是借着搜刮加欺凌的外表,跟他亲密一番。直接后果便是,郝兹不把我看做女人,而直接对我称兄道弟、勾肩搭背。最让我感到失败的是,这小子,竟然派遣我,去给他刚刚得到亲吻的女友,送去我梅雪品牌的特快专递——唇膏一枚!
    我坚强近乎粗糙的心脏,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做受伤,就那样笑嘻嘻地把唇膏送到了我情敌的手中。
    可惜,很不幸的不幸,我却被淹死了。
    光荣牺牲的直接原因,还是为了我暗恋的男人,郝兹。
    他站在大桥上,借着酒意,迎着猎猎的大风,对着我喊,“小雪!活着好累!我不要活着了!我女朋友不要我了!她把我送给她的唇膏丢到了下水道,她说要我滚!她说我是没爹没妈的野狗,她说她要去找属于她的幸福去!小雪,我不要活着了!我这已经是第一百零一次遭遇抛弃了!我对女人彻底失去信心了!拜拜了,小雪,你是我的好哥们!”
    “喂!死小子!你傻啦吧唧的胡说什么啊!她不要你,我要你!”我真想掰着他的脸告诉他,我也是一个女人!一个对他觊觎很多年的好女人!
    谁曾想,郝兹竟然哀戚戚地看着我,任由那大风把他的衣服吹得哗啦哗啦作响,“唉,你要我管什么用,你又算不得女人……我失望了,我对这个世界绝望了,我不要再做这个世上没爹没妈的可怜虫了!”
    我差点被他气疯。我哪里不算女人了?无非就是我长得过于清瘦点,没有女人该有的S形罢了,无非就是我性格犀利滑头,总是喜欢沾天底下的便宜罢了,还无非我嘴巴厉害,得理不饶人罢了……我最起码每个月都要来一次特殊,夏天也要穿着一件小文胸吧
    “郝兹!我们是孤儿,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别为了那些臭女人,胡乱伤心了!”
    “孤儿!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生下来就没有人要?呜呜,小雪,我们这样的孤儿,是不是上辈子犯了什么天大的错才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会这样倒霉?”郝兹依旧像小时候挨打受气时,呜呜咽咽地没鼻子没脸的哭着,抹着鼻涕,向桥边退着。
    我知道他胆小,他从小就是一个软弱好欺的性格,总是让一群小坏孩追着打,每次都是我女豪侠梅雪出马,把他救于水火之中的。 也总是我,梅雪,把自己抢来的、骗来的、偷来的、赚来的好吃的东西,放在他脏兮兮的手心里,然后很霸气很豪爽地说一声,“快吃,小郝兹!”也许是那时候,我便懂得了去保护他,也习惯了保护他。这种习惯保持了十几年,竟然让郝兹把我的性别都忽略了。
    悲哉苦哉。
    “郝兹,不要乱想了!这个世界多美好啊,还有好多好多的钱钱等着我们去赚呢,还有很多很多笨蛋等着我们去骗呢,不要感时花溅泪了,快快到姐姐身边来,我们一起去恨别鸟惊心去。今天你哭得戏码有点过分喽,太长了,我就没有耐心了。”我向他招招手。
    郝兹很乖,想了想,马上点点头,“哦。”
    他便想以往每次失恋大哭寻死时那样,稀松平常的跟我揽着腰结束一次恋爱物语,可是,这一次,老天大概是厌了他这种游戏。
    他脚下踩到了一个石头,身子便失去了平衡,直直向桥下歪去。
    “啊!救命啊,小雪!快救我啊!”他身子完全吊在了半空中,向我投射过来希冀的目光。
    “郝兹!”我惊叫一声,跳了过去,一手抓着栏杆,一手在空中握紧了他在空中的手。到现在,我还为这一高难度动作感到骄傲,我竟然可以在郝兹下落的过程中,准确地抓住了他的手。
    小样的,他的手好凉好凉!我那时候还在心疼他。
    可是下一秒,我就发现,事态非常不妙,与我们非常不利。我用力过大,竟然拽烂了钢筋水泥**的桥栏杆,这可不是天要亡我!
    桥栏杆跟着我的身子荡在了空中,我的身子也顺着惯性飞下了桥身。这是慢动作。
    千钧一发之时,我还是用尽了力气,把郝兹甩了上去。
    他向上时,正是我向下抛去。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与阎王打交道
    “小雪!”郝兹趴在桥身上向下哭喊着。
    我看着郝兹的脸,一点点变小,直至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再然后只听巨大的‘噗通!’一声响,我落入了水里。
    该死的,我是旱鸭子。
    郝兹游水本领奇好无比,每次与他去游泳池,我都是穿着泳衣,坐在岸上,充当旁观者。而今,我竟然为了郝兹,第一次入水,而且是永无上岸的必死入水。
    水流很急,把我向下冲啊冲,我在水底看着水面上荡漾的天光,心里说:郝兹,你小子今后不要再像个娘们这样哭了
    我梅雪,二十一世纪的干瘦美女,就这样结束了我的花样年华。
    没有人为我哭,除了郝兹。
    谁让我们是天地间的野草,无人问津的孤儿呢?
    就这样,我死了。不出意外的,来到了阎王殿。
    阎王在午睡,趴在案上呼呼打着响亮的呼噜。空旷的地府殿里,连个小鬼也没有。
    我就这样堂而皇之地走入了阎王殿,东瞧瞧,西看看。
    他案上有几盘点心,于是我毫不客气地,捻起几块来尝了尝。说是尝,几乎把所有的点心都塞入肚腹之内了。
    然后围着胖胖的阎王转了一圈,发觉他腰间别着一块牌子,于是轻轻解下,放入自己兜里。我最最喜欢的就是顺手牵羊了。呵呵。
    阎王大叔终于醒来的时候,我已经把他大殿里面的橱子、柜子查看一遍了。
    “哈求……”阎王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双眼迷茫地看着我。
    我向他摆摆手,挂上一抹甜甜的笑容,“嗨,你好啊,阎王大人?”
    “你是……”他被我的轻松自在弄懵了。
    “咯咯,我是刚刚到这里报到的一个小鬼魂,梅雪。”
    “梅雪?”他皱眉。
    开始翻弄着他桌子上的名册,一页页翻,一页页看,最后合上,质疑地问我,“谁让你这个时候来的?你这家伙命长着呢!”
    我也诧异,更多的是惊喜,“哦?那可能是弄错了吧?呵呵,没有关系的,阎王大叔,我不会举报您的失职的,大概是在你梦中索来的。唉,算了,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你一马了。你把我完好无损地送回去就好了。”
    连阎王都能够出错,那这个世道真是没法混了。
    他又去翻看名册,看来看去,锁紧了眉头,“小丫头,不是我弄错,而是你的阳寿此处的已经结束,别处的尚且延续。
    我听不懂,“吓!你别乱说!什么叫此处别处的?”
    他点着头,“嗯,我错不了。你到这里,相当于中转站,下一步你将去另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一个时代,继续你的阳寿。只不过,你的心被上了魔咒,你最好做个无心人才能活得长长久久。”
    “魔咒?你们这是搞什么飞机嘛,我活得好好的,被你打个呼噜就弄了来,害我朋友现在还为我哭丧呢,你少废话,速速把我送回去,我才不要听你这些乱七八糟,毫无逻辑的混话呢!”什么魔咒啊,什么无心人啊,什么活得长长久久啊,听着脑袋就大。    阎王被我啰嗦地脑袋疼,扶着额头说,“我从来不说谎话,不像你们人类,没有一句真话,我们鬼和神,都是毫无讳言的。我刚才说得就是你的宿命,你记住我的话就行了,做个无心人,保你活得长长久久。好了,时辰也差不多了,我这就送你过去。咦?我的令牌呢?”他在腰间摸索着,一脸惊恐。
    “呃,是不是这个啊?”我把藏到兜里的那个东西拿给他看,他马上吼道,“你这个丫头,太不像话了!连阎王的东西都敢偷!拿来!”他走过来,狠狠从我手里抢过他的令牌,对着我,念着什么乱七八糟的咒语。
    我身子便飘了起来,双脚离地。在我以为我马上就飞走时,却又跌跌撞撞地站到地面。
    “呵呵,阎王大叔,好似你的法力不管用了哦!你是不是应该去找哪位神仙给你输送点能量之类的?”
    阎王憋红了脸,擦擦汗水,“你肯定偷吃我的神果了!带着我阎王殿的神气,我送走你要耗费我很多神力!你这个该死的丫头!”
    我吃吃地笑,“阎王大叔,搞清楚哦,我已经是死人了,又如何再去该死?”
    阎王瞪我一眼,再次发力。这一次,我腾空而起,在他大喝一声之后,便急急飞行起来。
    飞得很快,仿佛穿梭于云际之中。慢慢的,耳边轰鸣声响起,我只能闭上眼睛,捂上耳朵。
    地动山摇。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却是落在一张床上。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章 醒来是新娘
    我揉揉眼,掐了掐自己的大腿。
    “啊……好疼啊,看来我不是鬼了。”我自言自语,打量四周。
    古色古香的房子,没有电灯,没有电线,没有和电有关系的所有物品。
    且不去管他这是什么地方,先看看有没有吃的东西。从孤儿生涯造就了我一个优良习惯,那就是,走到哪里,先找吃的和逃跑的路。偷吃了人家的东西填了肚子,下一步就要想好如何逃之夭夭。
    桌子上放着几个盘子,盘子里搁着什么红枣,桂圆,花生之类的干果,于是我走过去,坐在雕花凳子上,捻起几个红枣放进嘴巴里。
    枣核尚且没有吐出,我便睁大了眼睛,看到囍盘子底粘着红纸绞好的囍字。
    我脖子一凉,感觉诡异。顺着盘子望到紧挨着的烛台上,天哪,连烛台上也贴着囍字!
    我倒吸一口冷气,抬起脸来,四下查看。
    窗棂子上、门上、墙上、床柱上,都是大大的红彤彤的囍字!
    我大脑缺氧地站起身,去看坐过的凳子上,差点栽倒,刚才没有注意,屁股下面也是囍!
    “哎呀,搞什么嘛。”我兀自镇定的,用袖子揩揩鼻子,才发现,没有找到自己的手背,却是大大的宽宽的肥肥的衣袖杵到了鼻子下面。
    瞠目,抬起自己身上的大袖子,我发了足足十秒的呆。
    古代的那种大衣服!
    而且是红喜服!
    “啊!啊!”我惊叫起来,不敢置信。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我慌里慌张地在屋子里转圈,终于找到了一面镜子,借着不算很亮的光线看过去。是我的那张小瘦脸啊,也是我的那副不算出众的五官嘛……只是……涂了粉,抹了唇。一张脸,明显的带着属于新嫁娘那种喜气洋洋的颜色。
    新嫁娘?!
    不是吧?
    我这才去看床上,上面赫然躺着一块红红的红布,那就是所谓的红盖头……
    不过,又去侧耳倾听。这里很静,根本就没有婚嫁该有的那种锣鼓喧闹之声。
    于是,我怀揣着一切安好的阿精神,向门口走去。轻轻的拉开门,刚刚探出去一个脑袋,便被一声大吼震住,“进去!”
    我浑身一抖,抬眼去看,却见门口守着两个形如恶鬼一样的高大凶悍家丁,都对着我狠狠瞪着。
    “那个……”我假笑着打哈哈,“那个请问,这是什么地方啊?”
    结果,一个男人大大厚厚的手掌毫无预警地推过来,糊在我脸上,直直把我推倒在屋里地面。
    咣叽!一声,门被重重带上,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喊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叫,“嬷嬷!新娘子想要逃跑!”
    我脸上肌肉不停地抖啊抖,恨不得变成武功高强的魔女灭绝师太,一掌把刚才推我的小子打成灰尘。哼,敢对待我的脸脸,犹如对待大饼,也太不把我梅雪当回事了吧!
    慢着!刚才这小子说什么?说我想要逃跑?说我是新娘子?!新、娘、子?!
    我的天,我的地,我的菩萨、我的上帝!我、我、我真的是这个屋里的新娘子?!
    新娘子?那是不是接下来就要**花烛?我一头黑线,越想心里越凉。
    虽说我梅雪活到十八岁,吃了十八年的干饭,至今还没有得到一个男性生物的表白和好感,但是!但是!我却不愿意随随便便把自己交给一个什么歪瓜裂枣的未曾谋面的男人!
    除非……除非他像我小郝兹那样清俊,像小郝兹那样好脾气,把我的鸡毛当作令箭,像小比(比尔盖兹)同志那样多多钞票,我尚且可以勉强一试。
    嘿嘿……阴笑中,房门吱扭一声打开,我还在地上坐着,幻想着自己的春秋大梦。
    一张涂脂抹粉、花花绿绿的老脸探了进来,用她黑白不分的浑浊眼睛瞅了瞅我,啧啧惋惜两声,才拉着破锣的嗓子,说,“哎呀,你这个丫头啊,也不要妄想从咱们这个府里逃出去了,天上有罗,地上有网,天罗地网,明白不?再说了,这里有什么不好?有你吃的,有你住的,还有的绫罗绸缎给你穿戴。比你在街上要饭差点饿死不是强出数百倍?人哪,怎么不是活?能够嫁给咱们金府的老爷啊,是你……”
    还没有等她说完,我自动乖巧地补充,“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她一愣,擦擦嘴角的吐沫星子,点点头,“嗯!福分!看来你挺机灵的嘛,不傻!”
    我若是傻,估计这个社会上就可以达到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高尚文明地步了。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四章 好老的老公
    “那个嬷嬷啊,我相公人呢?”不是我梅雪想男人,而是我不论在何种境地都要秉承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精要,抓住任何一个小机会,去探听,想要跟我洞房花烛占我梅大便宜的家伙是何种来头。
    “咳咳,金老爷啊,待会就来!”嬷嬷刚想关门,我又紧接着来了一句。
    “嬷嬷!金老爷多大年龄了?”
    嬷嬷拉拉嘴角,皱眉费劲地想了想, 才含混地说,“记不很清楚了,反正哦,金老爷不是四十七,就是四十八岁,上下左右差不了几岁的。”
    多少、多少?!四十七八岁?!
    我使劲眨巴下眼睛,飞快的去计算,一年级的加减法啊,比我竟然大出三十岁!
    我晕倒。
    真是看我梅雪不起啊!
    难道我就这么这么差,难道我梅雪就这样这样没有男人缘,非要整个老大爷给我当作男人?
    我使劲抓着自己头发,像小兽一样哀鸣:我的小郝兹啊!为什么你不是我的老公?
    如果小郝兹变成了我的老公,我宁愿损失我十年的阳寿,换来跟小郝兹一日几亲的美好享受。
    要我老老实实受人摆布,那相当于白日做梦。
    我不去算计别人也就罢了,却落入别人的圈套里,我不认!呃,好像也不算是圈套,而是宿命。我梅雪转生到这一年代,好像就是这个宿命。
    这一定是那个阎王大叔在作怪,看我吃了他的神果,又偷了他的什么破牌子,而公报私仇。为什么不让我生在一个帝王将相之家?再或者让我转生为富豪商贾的有钱小姐?偏偏又是什么无根草要饭的一枚!可恶!
    我从地上爬起来,用从小逃命得来的身手灵活,去爬上窗子,向外探看。
    两个家丁,守在窗下。此路不通也。
    然后我便着魔了般,围着屋子四周打转,也没有找到一个称之为洞的东西。
    最终,我溃败地累瘫在床上,擦擦瞎忙活的一身汗,为逃跑计划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逃跑的几率,比我变成美女的几率还要低,唉。
    长叹一声,我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木呆呆地看着上方。
    这个时侯,门开了。
    我扑棱一下坐直身子,直直向门边去看。
    随着一阵风,刮进来一个人。
    颀长的身姿,淡青的长袍,再去看那张脸,我目瞪口呆。
    好俊耶!
    白皙的脸,镶嵌着一双宝石一样明亮的大眼睛,鼻梁挺挺的,凸显出他姣好的五官曲线,小嘴唇,圆圆的,一看就是那种吻起来非常舒服的一种。简直就是一个超级美男子啊!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哇哇噻!赚了哦!我的老公是美男哦!
    在心里振臂高呼一千次!也赞叹,这古代男人的防老术真是不可小觑啊。四十七八岁看上去竟然二十出头的样子,啧啧,真是了不得哦。
    我双眼冒桃花,嘴角也弯了上来,对着这个美男子使劲快速地眨巴眨巴眼睛,让自己不算丰裕的眼睫毛充分振动起来,然后**地撸一撸头发,额头向后潇洒地一甩,用我最最**迷人的公鸭嗓,问,“你怎么才来哦?把人家一个人丢在这里,人家好怕怕的!”
    眼睛再去剜他一眼。
    死小子,我看你不被我这一整套的美人计整死才怪!这可是小郝兹为了我找到南竹而在家里对我进行过的千锤百炼了。
    那美男果然一怔,双眼发直,小红嘴微微张开一点小小的缝隙,露出他洁白的小齿。
    “来啊,愣着干嘛?今天可是我们的**花烛啊!”我向他妖魅地招招手。
    心里算计,等你过来,我要用手里扫床的小笤帚敲烂你的头,然后大喊一声老爷昏过去了,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然后……嘿嘿,我就可以趁乱逃跑了。顺便拿点值钱的东西走也可以……
    他白嫩的脸,顿时一红,显然误会了我的诡笑为色笑。
    哟,四十七八的老家伙了,除了一张皮伪装的那么嫩,竟然还会有如此可爱的清纯表情。
    他腰背直直向前弯,恭恭敬敬地一揖,道,“十三姨娘……”
    嘭!我从床上栽下来!
    他、他刚才喊我什么?
    十三、十三姨娘?!
    “帅哥,你刚才喊我什么?”我扶着额头一头星星。
    “十三姨娘啊。你是我父亲的十三如夫人,那自然是我十三姨了。”他脸色粉红若桃,带着一份羞涩。
    “敢问……你多大了?”我手心里全都是冷汗,握紧了身后的笤帚疙瘩。
    “二十了。”中规中矩的回答,略微低下他的清目,不敢看我,却又偷偷瞄了一眼。
    二十?!
    这、这、这也太夸张了吧?比我还大两岁的大男人,竟然喊我姨娘?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五章 比我年长的侄子
    我跳跃神速的神经也接受不了这个从天而降的大侄儿。
    深呼一口气,“呼呼,大侄儿,你叫什么啊?”我堂而皇之像个小姨妈了,嘿嘿。
    我这声甜腻腻的大侄儿让他更加羞涩,红了脸,把脸埋得低低的,小声说,“小侄叫淮染。   
    小侄?……他竟然对着我自称小?
    “哦,你叫金淮染?”这么别扭的名字啊,远没有我的梅雪好听。
    “是的。”
    “你来这里干嘛啊?难道这洞房花烛,你老爹享受不了,让你来代替?”我眼皮耷拉着,直愣愣地问着人家害羞小男生。
    “啊!怎么会,怎么会。”他惊慌失措地抬眼看我,红霞满面,摇着手,“家父……身体不好,尚且在他房里养病,家母差我来给十三姨说一声,今晚你不必等家父了。”
    哦?⊙o⊙
    “金老爷生病了吗?”难以掩饰的,我声音里都是偷喜。
    金淮染便点点头,“嗯。
    “今晚不来我这里了?”眼睛情不自禁喜得冒光。
    他跟我贼兮兮的目光一交汇,立刻羞得低下头,再次点头,“嗯,不能来了。”
    哈哈哈!我差点当着这个羞涩的小绵羊,仰天长啸出来。还好本人自制力比较强,胜不骄败不馁,总是把真实的情绪埋在心底。
    “呃……真是遗憾哦……”我想像电视中古代小姐那样,用袖子揩揩眼泪,没有想到却在金淮大吃一惊的瞪视中,举着那个大笤帚摆到了脸前。不仅他吓一跳,我也是惊得赶忙丢了笤帚,吸吸鼻子,眉毛眼睛齐齐下垂,一张哭丧脸便挤了出来,“呜呜……这可是我的新婚之夜,为什么却不能见到老爷呢?我是多么盼望得到老爷的关爱啊!”
    袖子边偷眼去看金淮染,他也跟着我的渲染情绪而悲从中来,悲凉了一张美脸,我用袖子挡住嘴巴,得意地好好露了一把大白牙,才凄婉的问,“老爷,是什么病哦?”
    “家父是……一般的腰痛病……”言语里藏藏掖掖的,眼神也躲避着有些不自然。
    “哦……”我拉着腔了然的样子,故意激他,“你父亲莫不是故意冷落我?腰痛病又不是什么要命的大病,为什么连见都不见我一面?大不了,嘿嘿,今晚我不劳累他,我来伺候他嘛。”
    “啊!”他怎么也想不到我竟然会如此直白地问到他脸上,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仓皇失措,握着手,想必里面都是汗水。
    “那个……啊,家父腰痛病……比一般的严重点……”
    “哦,那明天总归能够来我这里了吧?”
    “呃,明天也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不行的……”
    “那……后天?”
    “后天也不……”
    “嗯,那大后天?”
    “也……”
    我点头堵他,“明白了,大后天也不行。后天的后天也不行,一直都不能来了对不对?”
    他被我急又快的话,说得有些头晕。张着嘴巴,愣愣的,点头不是,摇头不是的。
    我莞尔一笑,对着他摆摆手,“罢了罢了,你去吧,我都明白了,反正我就是没有人要的苦命人。唉,苦啊!”
    他随着我伪装的情绪,也同情的表情,劝了我一句,“十三姨,也不要太难过,家父……总会来的。”
    说完,他便恭敬的一揖,退了出去。
    他刚走,我便兔子一样快速跟着蹦跶到门口,只见他走出去后,门口仍旧有两个守卫。哼,竟然把我当做犯人了!
    不过,呵呵,既然这个金老爷、我的夫,一时半会来不了,我也不急着立刻逃走了。
    腰痛病?哼,骗人吧。什么腰痛病竟然都不能让男人找新小妾寻欢作乐?不会是要死翘翘了吧?嘎嘎,我捡着桌子上能够吃的东西,边吃边胡乱想着金老爷要死的样子。
    一时半会没有身体危险,那我就在这个有吃有喝的地方暂且缓存下去,待到机会到来,我便趁其不备出其不意,来个空前绝后的搜刮大逃亡,让他们这些黑心的金府的混蛋们抱着凉席子抖着大裤衩哭穷去!如此一来,本小姐在这里初试锋芒便能够万古流芳……嘿嘿。
    匝巴下嘴巴,我极为粗鲁地脱去外面的红衣服,这红色是我最最讨厌的颜色,看到身上只剩下一身斜襟的白衣白裤,便如此掀起被子,钻了进去,呼噜天呼噜地,与周公下棋去鸟。
    睡醒时,天早已大亮,如果不是肚子饿得咕咕叫,我估计还是睡梦中。
    话说,没有责任,没有压力的日子,那就是培养懒汉的堕落日子。
    唉,叹息一声,我挠着头发,心想:这没有郝兹需要我去保护、养活的日子,还真他妈没趣!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