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89 | 浏览:12213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梦寐良妻:女儿家的终身大事谁不是交由父母安排? ...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楔子

  将入冬了,霜气凝结在树梢上,天边像被泼了桶墨汁,晕散成灰蒙蒙的一片。
  史璇翎临窗啜着热茶,正悠闲享受茶香芬芳,未料,妹妹的一句话却教她分神。
  「......昨晚,我好像听见爹娘在商量妳的婚事。」
  璇莹走到身边,低头将下巴抵在她肩头上,意兴阑珊地说道:「可惜我去得太晚,只听到些礼金啊、送礼啊、筵席等等的琐事,爹爹突然发现我躲在门外,吓得我啊--」
  璇翎闻言回眸一哂。这种事有什么好偷听呢?她们姊妹俩去年便已及笄,爹娘到现在才开始说亲,算是晚了。
  然而乍闻此事,心绪毕竟无法平静,她半是好奇,又有些奇想,不禁脱口问道:「爹娘只为我一个人说亲么?」
  她瞅着妹妹细看,宛如铜镜里倒映出另一个自己--小小的瓜子脸蛋,黛眉秀目,凝肌如雪,柔长细致的发瀑披泻而下,比上等绸缎还要光滑。
  「按理,咱俩乃是孪生女,出生时辰间隔不过半炷香,何以独独只为我说亲?咱俩是一块儿出生,如能一块儿出阁,岂不更好?」
  「我才不要呢--」
  璇莹白眼一翻。说到嫁人,她就头皮发麻。
  「嫁人有什么好的?离开了爹娘,拆散了姊妹,和丈夫未必恩爱,公婆也不见得疼惜,可身为媳妇应尽的责任一项也推不掉,这不是白白放着千金小姐的逍遥日子不过,去看夫家给的脸色吗?」说着,她又抿嘴。「届时我要跟爹爹说,我呢,还是永远留在爹娘身边最好。」
  啧啧,这番荒唐大胆的谬论,她从及笄那天就听到现在了。
  璇翎微笑不语,转身将茶盅搁在几上,眼神又转向窗外,显然没打算理会妹妹的浑话。此事不劳她教训,她若敢向爹娘开口,自会招来一顿责骂,到时可有她受的。
  「妳啊,怎么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呢!」
  璇莹搂着她肩膀,忽地愁容满面。「都说到礼金、筵席这上头了,肯定已有了人选,不晓得对方是那一家的公子,妳都不烦恼吗?」
  若换作是她,好奇也好奇死了,她这姊姊脑子里到底少了哪根筋,怎么还能不为所动呢?
  「爹娘自有安排,咱们不便多说什么。」璇翎从容浅笑。
  自古以来,女儿家的终身大事谁不是交由父母安排?该她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让她知道的。
  「嗤,好个『不便多说什么』......」璇莹不敢苟同地横她一眼。「妳倒乖巧,那万一把妳嫁给花脸麻子,妳也甘愿?」
  「爹娘绝不会。」璇翎依然笑靥如花。
  「喔?」秀眉一挑,璇莹乌亮的黑眸定在她脸上,彷彿染了一抹异彩。「那若是家财万贯、妻妾成群、流连花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丛的风流种,又如何呢?」
  「嗯?」
  璇翎抬眼瞅向妹妹,却见璇莹气愤难平地嘟囔道:「凭爹爹右丞相的身分,敢来求亲的想必不是等闲之辈;可越是富贵人家的子弟,越是风流好色,无论娶了再年轻貌美的姑娘,也不会满足于一名女子。依我说,咱们嫁给花脸麻子的机会不大,别的就很难说了。」
  士族与名妓,就像并蒂生的两朵莲花,怎么拆也拆不开。好比爹爹叔伯、堂兄表哥他们,无论再怎么人品高洁、德行端正的,到了万千红粉面前,也被迷得死去活来。
  像她们这些乖乖静静的名门淑女,嫁了人,后半辈子也差不多完啦!
  一辈子相夫教子、独守空闺,然后呢?就眼睁睁看着丈夫为别的女人写艳情诗,了此残生吗?
  「与其出嫁后受人冷落,我还宁愿待在爹娘身边,闺阁终老呢!」
  「那敢情好,我替妳和爹爹说去,就劳烦爹爹将妳许给满脸麻子、无半点才情的卖油郎!」璇翎抬袖掩嘴,对妹妹低笑。「如此一来,他肯定不敢冷落妳了。」
  「哎呀呀,那还了得?」璇莹大翻白眼,出手捶了姊姊肩头一记。
  「别心烦了,爹娘不会委屈咱们的。」璇翎笃定地安慰妹妹,也全心全意地如此坚信。
  她们俩可是爹娘的心头肉啊!彷彿两株名贵的花儿,自小就是被人小心翼翼地端在掌心里,左手捧着,右手捧着,万分珍惜地呵护至今,什么时候委屈过她们一丝半毫了?
  婚姻对女儿家而言是何等大事,爹娘定会仔细斟酌的,对此,她并不忧心。
  「瞧这天色,好像快下雪了。」
  璇翎拉起妹妹的手,姊妹俩一起挨到窗畔,看着外头雾茫茫的天地。花园里萧瑟寂冷,几个丫头们穿梭其间,将落叶扫成了一堆又一堆。
  璇莹倚着姊姊肩头,柔声道:「姊,妳瞧爹娘是年底将妳嫁出去呢,还是会等到来年春天?」
  「当然......越晚越好了。」璇翎沈静地垂眸低吟。
  「妳也舍不得我吧?」璇莹回眸笑弯了眼,像两弯月亮似的。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第一章
  
  未料,璇翎的婚事却来得又快又急。
  姊妹俩才闲叙了一回,过不到三、四天,皇上忽然派人到家中宣读圣旨,金口赐婚。丞相府内登时骚动起来,爹爹还在厅上跪迎圣旨,底下一干丫头们立刻便把喜讯传遍了。
  璇翎自是心乱如麻,却见妹妹伸手抓着丫头的臂膀,连珠炮似地问道:「知不知道新郎官是谁?是哪一家、哪一门的公子?」
  丫头如实回报。「听说是今年榜上的探花,复姓令狐,名雅鄘,别的就不知道了。」
  璇翎听见这个名字,脸色一白。
  什......什么?是......居然是那个人......怎么会呢?
  「嗯?令狐雅鄘?」璇莹还茫茫然的,咂嘴嘶了一声。「好耳熟的名字......新科的探花郎?令狐雅鄘?那不是......」
  「今年中秋,吃螃蟹的时候。」璇翎提示她。
  「什么?啊......」璇莹傻愣了愣,倒抽一口凉气。她想起来了!
  璇翎心事重重地瞅着妹妹,两人眼对眼,默然无语。
  说到这位令狐公子,在京城或许算不上什么鼎鼎大名的人物,但在她们姊妹俩心目中,却可称得上「如雷贯耳」--
  前些日子,约莫才过中秋,远房表亲家派人送来一批肥美秋蟹。正好元彬、元哲两位表兄双双高中进士,家族里的兄弟姊妹们便约定了日子团聚,在丞相府里设了几桌小宴。
  席间,大家不免聊起了今年榜上的人物,元哲没精打彩地道,今年一到十名都教亲后派的给占满了。所谓亲后派,就是从太皇太后、太后及皇后一脉以下的庞众姻亲,如左相是皇后的爹爹,状元是左相大人的女婿,而榜眼则是太后的表亲。
  近年来,外戚干政越发严重,朝廷的科举都被上头搞得黑影幢幢。至于那些个有实力、没背景的,就连踏上大殿门槛的资格都没有,他兄弟俩还有幸参加殿试,算是前世积德,很有福气的。
  嘴里夸自己有福气,却满口酸气,像恨不得投胎到更好的人家--此话一出,大伙儿面面相觑,纷纷瞥了史家两位千金一眼。
  「幸好爹爹不在,要不就惨啦!」璇莹噗哧一笑,甜甜地弯起嘴角。
  「我没别的意思,妳可别嚼舌根啊!」元哲赶忙摇手撇清。
  「咱兄妹私下说说玩笑话,何必当真?」璇翎点点头,又瞪了妹妹一眼,言辞间亦是护着表哥。
  说起家门,当场之中,自然便数她们史家最为尊贵。
  爹爹乃皇上的心腹重臣,官拜右丞相,同时也是门风清正的鸿儒之士,最不屑这种旁门左道。元哲表哥这番话,彷彿指责爹爹对自家后生晚辈不闻不问似的,若传入爹爹耳里,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怕是免不了一顿责难,她赶紧为表哥开脱。
  「正是!正是!」元哲这才松了口气。
  「他自己考不好,老爱怪旁人。」这时,元彬也跳进来打圆场,取笑弟弟说:「谁说一到十名都教亲后派占满?今年榜上的探花郎令狐雅鄘,就不是走后门考上的吧!」
  「呸!」孰料元哲不客气地啐了一口,恶声恶气地大骂:「那家伙没走后门,我就跟他姓!」
  咦?居然称探花郎叫「那家伙」?众人嗅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纷纷竖起耳朵,眼睛都亮了。
  「表哥,你们认识?是朋友吗?他得罪你了?」璇莹笑问。
  「呸,谁跟他是朋友!」元哲掀唇冷笑。「要说认识嘛,那秦楚舫、春秋苑、逸梦乡、眠月楼个个姑娘却都是与他相熟的--」
  元彬闻言,顿时脸色丕变,厉声道:「元哲,在表妹面前说这些干什么!」男人在外的风流韵事,能说给家里的女眷听吗?
  「算了算了,总之是我倒霉,好巧不巧,正好碰在一起应考--」
  元哲被哥哥骂得肩膀一缩,自知理亏,便压下嗓门,喃喃抱怨道:「从没遇过这种考生,满身酒气,脸颊、额头还沾着女人的胭脂,东倒西歪地进来,差点儿没要试场的官员扶他入场。咱们策论一共考三天,他有两天的时间都在呼呼大睡,一会儿吐、一会儿拉,大呼小叫的,扰得我不得安宁。王八羔子,要不是他在旁边吵吵闹闹,我也不至于只考二十七名!」
  「醉成这样,还考中探花?」璇翎不禁咋舌。
  像这样旷放不羁的怪人,不是有钱有势的公子哥儿、便是自命不凡的才子,这令狐雅鄘算是哪一种呢?
  「所以才说他有问题--」元哲的五官几乎挤成一团,没好气地哼说:「这等人不是靠走后门,还有什么?」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生得俊俏吗?文采好吗?」有人问。
  「什么文采,八成又是个纨袴子弟--」又有人道。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纷纷问起,元哲翻了个白眼,耸肩说:「模样就像个多情种!」继而不情不愿地搔搔脑袋,又说:「在名妓姑娘、头牌小姐跟前吃得开,文采、诗才大概不俗吧!」
  元彬在旁轻咳一声,尽量中肯地品评道:「目前朝中重臣、王公贵族中,从未听说哪一支系是复姓令狐的。听说他尚未娶亲,就不是依靠岳父的势力。总之无凭无据,不可胡言乱语,万一传扬出去可就太失礼了。」然而言语之中,却也隐隐藏着一丝不屑。
  璇翎、璇莹彼此对望一眼,顿时心领神会。
  自古才子多风流,易招人羡、招人妒。两位表兄都是正正经经的老实头,想必不喜欢这样不拘礼教的狂徒,反正说到底,这都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是人家的事,闲话听听即可,与她们姊妹俩无关。
  结果,却万万想不到......
  那颓废浪荡的风流种,就要成为自己的夫婿吗?
  璇翎心头凉了半截,遣了来报讯儿的丫头回去做事,半晌不吭声。
  「姊姊?」璇莹看着姊姊,手足无措。「怎么办才好?」
  「我......等等,让我好好想一想......」璇翎白脸着脸,想力持镇定,手捧着茶盅,指尖却在发颤。
  「妳都快昏倒了,我跟爹爹说去,说妳不想嫁--」璇莹立即起身,提起裙襬就要往外冲。
  「不,别去!」璇翎急忙拉住妹妹,厉声斥喝。「妳没听见吗?是皇上御旨赐婚,就算跟爹爹说了,爹爹能怎么办?」难道要爹爹抗旨吗?
  「可......」璇莹嗫嚅地望着姊姊。「那该怎么办才好?」要是不知对方人品就算了,现在明明知道,还要眼睁睁嫁过去受苦?
  「我已经说了别去,不许妳多嘴。」璇翎只得咽下喉头翻涌的苦涩,正色警告。
  ★★★
  
  自婚事底定后,璇翎便没笑过,终日失魂落魄的,总待在书斋里,对婚事不闻不问,甚少关心。
  璇莹也没精神,镇日把自己关在闺房里,哪儿都懒得去。她明白姊姊心烦,与其天天陪着她,不时找她说话,还不如让她安安静静的,落个自在轻松。
  对照家中满堂喜气,姊妹俩却垂头丧气、如丧考妣。
  「令狐家,并非一般的富贵人家。」
  某日试穿婚袍时,娘亲忽然遣走了所有嬷嬷、丫鬟,拉着璇翎的手在床沿坐下,一边梳理着女儿的长发,一边同她聊起未来婆家的来历。
  璇翎低头敛着眉,安静聆听,半句话也不说。
  「雅鄘的祖母乃是当今圣上的姑姑,太皇太后最小的亲女儿......」
  当年,德明公主承蒙先皇赐婚,下嫁新科状元令狐拓。令狐拓乃刚烈耿直之士,以直言善谏闻名,在朝三年,任御史大夫,弹劾查办许多贪污的官吏,甚至对先皇亦不假辞色。
  某年扬州大旱,国库税收顿减,当时的左相,亦即先皇的国舅,却偏要盛宴庆贺先皇登基半甲子,令狐拓疾言劝阻,因而激怒了左相。为平息纷争,先皇只得将令狐拓罢黜,并下令令狐家门两代不得入仕。
  令狐拓育有一子,名叫令狐潜,因先皇之令,一生都在乡间教书,不满四十即抑郁而终,家门传至孙辈第三代,便是令狐雅鄘。
  而今,太皇太后已经年迈,分外思念这位清居民间的小女儿,于是秘密派人寻觅公主,并悄悄将令狐家迁至京城,却没料到令狐家门庭凋零,如今只剩下面目苍老的公主,带着媳妇、孙儿一起过活儿。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太皇太后见了女儿,当场流下泪来,相隔数十年不见的母女抱头痛哭。而年迈的公主,现只盼望令狐雅鄘考取功名,开枝散叶,早日恢复令狐家的风采。
  「到了令狐家,妳上头不但有婆婆,还有一位身分尊贵的公主奶奶。但也就这样了,她们都是心慈善良的好人,不会亏待妳的。」
  「是。」璇翎咬着唇瓣,闻言又是一阵心烦。
  娘知道的,未免太多了吧......
  连元彬表哥都未曾听闻的令狐家,娘却知之甚详。娘原是一名沈静木讷的深闺淑妇,一生只知服侍相公、持掌家务,除了照料世族中较为清寒的亲戚,从不与其他官家夫人群聚长舌,忽然说出这番话,莫非是爹爹要娘亲转告她的?
  「皇上赐婚的事,爹爹早就知道了?」她敛着脸,轻声问。
  果然,娘亲便叹了口气,如实说道:「这是皇上和妳爹的默契,皇上对令狐雅鄘亦有期待。」
  「是吗?」璇翎黯然点点头,总算全都明白了。
  太皇太后、皇太后和皇后,三代后位皆来自同一家门。
  民间人人皆云:天朝皇室有两姓,一半是李氏(皇上)天下,一半是赵氏(皇后)天下。令狐雅鄘既然深受太皇太后眷顾,那么算起来,应该也是亲后派的人马。不知为了什么缘故,皇上和爹爹定是怀有其他目的,才刻意安排这门亲事。
  只是,究竟为什么呢?
  那人究竟有什么了不起,竟要爹爹双手奉上自己的掌上明珠做为交易筹码?
  「雅鄘那孩子,妳爹对他赞不绝口,至于外头一些闲言闲语,妳爹说,那都当不得真,若妳听过什么,要妳别放在心上。」
  娘亲放下梳子,从身后揽着她的肩,温暖的臂膀熨贴着她的心。
  「我亲口问过妳爹,把咱们宝贝女儿嫁过去,究竟妥不妥当?妳爹便说,就家门而言,令狐家完全没有能够挑剔之处,别的不提,他有太皇太后和公主护持,此生富贵不愁。妳嫁了过去,就是令狐家的媳妇,千万好好照顾妳夫君,早日为夫家传宗接代啊!」
  「是,娘,女儿知道。」璇翎柔顺地答应,泪水却不听使唤地滚落。
  那是当然了,娘亲的忧虑,她懂。唯有生下令狐家的子嗣,她在令狐家的地位才算稳固,爹爹和皇上方能安心。
  深闺女儿们终究只是世族间结盟的棋子罢了。
  母女俩又闲叙半晌,多半都是叮咛嘱咐,说些嫁入婆家后的礼俗规矩。
  史璇翎原是个稳重懂事的女儿,品性端正,不必教人操心,史夫人说到眉低眼慢,累了,便遣丫头搀扶回去。
  璇翎整顿了下手边的针线活儿,正要把绣到一半的鸳鸯枕套拿出来绣,孰料外头突然传来阵阵急切的脚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步声。一个丫头连门也不敲,便推开了闺门,往房里探进来,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璇翎正要斥喝没礼教的丫头,那丫头却压低了嗓门急叫:「二小姐不知从哪儿受了伤回来,正在闺房里哭呢!」
  「受伤?伤着哪儿?」璇翎胸口一窒,原本想说什么都忘了,抛下针线便急急随着丫头往璇莹房里赶去。
  一进门,入眼果见璇莹在哭,眼睛肿如核桃,脸蛋儿哭得红扑扑、湿淋淋的,隐约还有些红肿,转头发现她来了,便噘起了唇瓣,哽咽地垂下头。
  哭得这般可怜......璇翎心里又是疼惜、又是气恼。不知这鲁姑娘又惹了什么事,偏偏还选这种时候,难道嫌她不够心烦吗?
  「妳跑到哪里去了?让我看看,还伤了脸,妳......妳想叫爹爹拿家法侍候么?」看过璇莹脸上伤势,璇翎沈下脸怒斥。
  「那个令狐雅鄘,妳千万别嫁!」璇莹忽然没头没脑地抱住她肩头,委屈又气苦地骂道:「我已经亲眼看过了,他根本不是好人!」
  「妳--」璇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里听到的。「妳......妳说什么?怎么回事?妳怎么会亲眼看到他呢?」
  璇莹抬起袖子抹了把脸,这才抽抽噎噎地娓娓道来--
  这些天,她总想见见那个未来姊夫,瞧他究竟真如传闻那般不堪,还是表哥们评论得太过偏颇?
  于是,她便找上元哲表哥,威胁要把他中秋夜说的话告诉爹爹,元哲吓得腿都软了,只好陪她到妓房去。
  但一去到那儿,两人却走散了。
  她全心全意想找那个令狐雅鄘,大着胆子翻了一座围墙,却从树上跌了下来--就在她头晕脑胀,分不清南北西东的时候,头顶突然响起一阵闷笑,紧接着,便有个男子在她眼前蹲下,似笑非笑地瞧她。
  「啊?」她吓呆了,张口结舌瞠大了眼睛。
  只见那人缓缓收起折扇,露出一张英俊含笑的脸孔。
  她一时看呆了,没想到,那人竟拿着折扇往她头上敲,戏谑道:「妳胆子满大的嘛!」
  「啊?」干么敲她脑袋?她才回过神,他接着又问:「还站得起来么,史姑娘?」
  听见「史姑娘」三个字,她吓得魂都飞了。
  「你......你怎么......怎么......」怎么知道她是谁?
  他点点头,象是确定了她的身分,长长叹口气,将她一把扛到肩膀上,不知道是取笑还责骂,一路边走边喃喃唸道:「真受不了妳们这些天真烂漫的小姑娘......」
  她气死了,想开口斥喝,偏偏又好想吐,头晕得厉害,拚命挣扎捶他的背,他却置之不理、自言自语,好像是说:「就这么想见我么?离大婚之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日又没几天,连拜堂都不能等一等?好啊,如今教妳见着了,又如何?满意吗?喜欢吗?就算不满意不喜欢,嫁与不嫁,能由得妳作主?」
  「快放开我!你这个恶人,男女授受不亲,你明知我......我的身分,还敢如此无理--」
  她好不容易试着挤出几句话,他听了,又用折扇往她屁股上一拍。
  「妳的身分是该待在这种地方,摔得四脚朝天?」接着,他纵声大笑:「省省吧,妳表哥都快把整座妓房给掀了,奉劝妳安分点儿,免得出糗。」
  他话说完,便把她扛到外头,扔进一辆马车里,她又被粗鲁至极地狠摔了一次,幸好这回马车里还有个肉垫--
  「表哥?」她转头惊叫。那恶人竟将元哲表哥五花大绑,还在他嘴里塞了颗馒头!
  「幸会了,元少爷。」他拉起车帘,朝元哲点点头,接着又朝她眨眨眼,展开折扇轻笑。「后会有期喽......娘子?」
  马车先送她回家,路上,她帮表哥解了绳索,元哲表哥冷冷地瞪她一眼,便不理她了。
  事情经过便是如此。
  「我、我是不是闯祸了?」璇莹哭丧着脸,懊恼地瞅着璇翎。
  「妳这鲁丫头!」璇翎喟然叹息,将妹妹拥入怀里,半是责备,半是心疼,忍不住叨唸:「瞧妳一副长不大的样子,明明是同一天、同个时辰生的,怎么偏把妳生得这般急躁呢?」
  偏这世上,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妹妹了,肯为她出头、肯为她拚命,无论再荒唐的法子,都愿为她试一试。
  璇莹肩头一耸一耸的,璇翎默默倚着妹妹的肩膀,悄悄掉了一滴泪,又赶忙眨眨眼,用手指偷偷拭去。「没事了,幸好没闯出大祸。」璇翎摸摸妹妹的脸,温暖地绽开微笑。
  「姊,妳不生气么?」璇莹怯怯地问道。
  璇翎无奈地摇头。冒了险,也受了伤,一切全是为了她,教她怎么生气呢?「快点梳洗干净,别教爹娘瞧见了。」
  「妳千万别嫁给他!他恶劣得很,以为我是他的妻子,却对我如此粗鲁呢!」璇莹秀眉蹙得愈来愈深。「妳都还没过门,他就把妳弄得一身伤,以后日子还得了?」
  「妳......」璇翎原本张口欲言,却忽然怔忡,低头寻思。
  别的先不论,单单这一回,她倒很感激令狐雅鄘的处置,纵然行事粗鲁了些,却不失利落明快。
  说到元哲表哥的性情,她是十分清楚的,若是任由他没头没脑地大声嚷嚷,届时事情闹大传开,她们姊妹还有何面目见人?
  再说,璇莹受伤全是她自找的,怨不得人。
  「我不嫁,那妳要代替我吗?」璇翎偏头瞅着她笑。
  「嗄?」璇莹听了,迷迷糊糊地呆住。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璇翎又摇摇头,捏了她脸颊一把。「求妳甭瞎忙了,要是闲得发慌,来帮我做针线活儿吧!我自个儿的婚事,我会看着办的。」
  ★★★
  
  到了大婚当日。
  沈甸甸的凤冠当头压下,接着老妪轮番抬起她的手,将夫家送来的金镯玉镯一个个套进手腕里。
  璇翎垂眸瞧了一眼,那金光闪烁的龙纹凤饰,宛如极其精巧的枷锁,将她綑得死紧。
  是她太心慌,才总往坏处想吗?
  璇翎垂下眼睫,温顺地任凭摆弄,这时房门忽然咿呀一声开启,璇莹巧笑婷婷地走进来,丫头、嬷嬷们见了,纷纷喊了声「二小姐」,来回张罗的手却没停过。
  「都妆点好了吗?」璇莹负手站在一旁,仔细扫过整个房间,视线最后才落在姊姊身上。「我想跟姊姊说些体己话,妳们能不能先回避?」
  璇翎静静望着她,只是微笑,并不言语。
  女眷们闻言纷纷停下手,面面相觑。「只剩一炷香的时间,迎亲队伍马上就来了。」资历最长的大丫头道。
  「不会耽搁太久的。」璇莹朝她眨了眨眼,耸肩笑笑。
  璇翎闻言,便抬起螓首,对丫头们道:「妳们都走吧,我这样就行了,妳们来来去去尽忙些不必要的琐碎活儿,还不如让璇莹陪我,才好喘口气呢!」
  「是,小姐。」丫头们鱼贯离去,最后一个并将房门带上,闹哄哄的闺房总算归于宁静。
  璇莹挨在姊姊身边坐下,璇翎牵起她的手,一时感伤起来。
  「家里只剩妳这惹祸精了,真放心不下,妳......往后可要乖顺些......」
  「姊--」
  璇莹猛然抬起脸,望着璇翎,乌亮的双眸炯炯有光。「我只要再闯一次祸就够了,我答应妳,今后绝不再犯。」
  「啊?」璇翎讶然启唇,这才注意璇莹神情有些异样,双颊胀红,呼吸短促......她、她这回又想做什么?
  「再闯一次祸?这是什么意思?」她眉心紧蹙,不安地瞅着妹妹。
  璇莹神秘地笑了笑,接着低头从怀里拿出一块摺好的绣花方帕。璇翎垂眸瞪着它,一时还不明所以,没料到下一瞬,璇莹忽然倾身朝她扑去,手里的方帕飞快掩住她口鼻。
  「唔嗯......」
  鼻间吸入阵阵刺鼻味,璇翎吓得花容失色,想挣扎,璇莹力气却比她想象中大多了。才过片刻,她手脚便逐渐绵软,半点力气也使不上。
  可恶的丫头......到底让她吸了什么?
  她怒瞪着妹妹,一方面感到气愤,另一方面,却有股莫名的寒意从脚底直窜上脑门--迎亲队伍眼看就要到来,这是在做什么?她不懂,璇莹心里究竟打什么主意?
  璇莹待她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浑身乏力地往床铺倒去,才收起帕子,幽幽睐她一眼。
  「姊姊,祸是我闯的,去妓院是我一时糊涂,姊夫若因此看轻妳,我一辈子都良心难安。那个人是我见过最最轻佻蛮横的男子,绝非值得托付终身的良伴,妳嫁过去,只会辛苦而已......」
  说到此处,她心一横,壮士断腕似地扬起秀脸。「可我不一样,我比妳蛮悍多了,这几日我细细思索,总觉得......只有我或能和他斗斗。因此,我闯的祸我来收拾,妳不想嫁就别嫁,我替妳去。」
  璇翎听了,险些没昏倒。
  莹儿分明是看她成天郁郁不乐,想要代替她嫁,又怕她良心难安,才故意说是自己闯祸,都怪她乱开玩笑,无端对莹儿说了一句「我不嫁,那妳要代替我吗?」她听了,便认真设法了。
  「别傻了,莹儿......听我说......」她微弱喊着。
  「我全想过了,姊姊......」
  璇莹凑上前,伸手掩住姊姊的唇,柔声道:「咱俩生得一模一样,生辰年岁皆相同,我嫁过去后,爹娘很快就会为妳安排亲事,等妳也嫁了,咱俩就各自在自己的夫家交换姓名过日子,谁也不会发现的,就连爹娘也不会。」
  姊姊到了夫家,和夫家也是从头适应起。她们姊妹过去在闺阁里是怎生的个性,只有自家人明了,还不至于传到外头去。
  天旋地转。药力似乎仍在发威,璇翎眼皮越来越沈重,勉强从口中挤出几个字,却恍如梦中呓语。「别......别这样......莹儿,听我的话......」然而,视线仍是逐渐模糊,神智逐渐缥缈。
  「记得小时候,咱们玩过交换身分的游戏吗?」璇莹笑说。
  璇翎难受地摇摇头,只觉璇莹的声音忽远忽近的,模糊间,似乎听见一串低浅轻笑。
  家族里只要提起右丞相府的孪生千金,人人皆道她俩犹如同个模子印出来的。她们不是长得像,而是一模一样,完全一样的轮廓眉眼、完全一样的唇齿耳鼻,并肩而立,不笑不动,根本无法分辨。
  如今,莹儿正是打算利用这一点--
  「姊姊,妳比我聪明,装扮比我巧妙,每次都是我先露馅儿,不是吗?」
  忆及姊妹俩过去那段调皮嬉戏的时光,璇莹话语中愈显温柔。「妳就依样装成我吧!我呢,反正令狐雅鄘早就以为我是他娘子,只要捱过拜堂,以后就没问题了。」
  即便是将来,让爹娘发现了,木已成舟,难道还能声张吗?
  「莹......」她拚命眨着眼睛,想开口责骂妹妹,眼前却只有一片黑。
  不要......不能睡、不能睡啊!
  「时间所剩不多,我要帮妳换衣裳喽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