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44 | 浏览:4572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予你一世很安宁:除非黄土白骨,我守你百岁无忧 ...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简介:
娇卖萌耍宝,他只要老婆对他好。 “苏梓然,你不要脸!”她气得大叫,他跑过去,给她顺气,“对对对,我不要脸,我不要脸,只要老婆就够了。” “苏梓然,你混蛋!”她捏着拳头对着他,他的手落在她肩膀,捶来捶去,“对对对,打是亲骂是爱。诶,老婆,你对我感情什么时候这么深了?”...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第一章 家有氓夫
  都说F城叱咤风云的人物苏梓然,爱妻如命,宠妻无度,打碎了多少女人的金刚玻璃心。
  他的妻子是位怎样的人呢?著名狗仔拿出一张模糊的照片爆料说,苏梓然之妻,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双眼秋波袅袅,高挺鼻子小巧嘴,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
  也有挂着知名人士名号的人称,苏妻温柔似水,贤惠大方,一身白裙似天仙下凡,楚楚动人。
  还有人说见过他们一起出行,他的妻子易狂易躁爱咬人,典型的盛气凌人型,母老虎一只。
  不过,最后一个很多人不信,苏梓然的眼光那会有这么差,这不是找罪受吗。
  “我呸,苏梓然就是个表里不如一的家伙,什么宠妻如命,他们哪只眼睛看到了?天天就知道乱八卦,有时间还不如多赚点钱,浪费时间浪费生命,苏梓然就是个祸害…啊!”
  苏明媚撑着伞边说吐槽边走,一辆黑色轿车直接从她身边呼啸而过,溅起一米水花。
  湿哒哒的裙子,不知有多尴尬,垂头丧气地,被凉风一吹,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为了早点回去,为了防止挤公交弄脏别人的衣服,她一咬牙忍痛掏出20块钱打小黄包。
  “那个,师傅呀,我坐公交只要两块钱,可您的黄包要20,是不是太贵了?要不10吧,比较合适。”
  黄包师傅撇着眼看她,“住在嘉裕区的人还会差这几块钱?”
  苏明媚慢慢低下头,再也不好意思提了。
  嘉裕区是F城最富裕的别墅区,最高视野,最好风景,最高质量,住在里面的非官即富,随便走出一个人也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谢谢师傅。”苏明媚从口袋里数出二十元钱,依依不舍地递给黄包师傅。
  黄包师傅轻哼了一下,真是越有钱的人越穷。
  看出了他眼中的鄙夷,她心情更差了,强颜欢笑,再说了声再见。其实,住在嘉裕区的人并不一定就很有钱好不好…
  身份识别后,她进了别墅区的大门,距离位置还很远,像她没有车的,立即有专门的人开车送她进去。
  “哼!”她撅着嘴,踢开别墅的门,换下的鞋子也被恶意的踢得东倒西歪。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人,看到了,走过去接过她的衣服,“怎么了,火气这么大。”
  “今天回来的时候,碰到个粗鲁的人,直接将车从我身边开过去,溅我一身水!噢,对了,他车牌号是6个6,我决定了,以后见一次打一次!一定打!他还让我多花了18块!罪不可赦!”她手抓着裙边,光着脚溜溜地走在地板上。
  “是是是,他的错,不要动怒嘛,我给你按摩按摩?”他又跟上去。
  “我告诉你,今晚他睡沙发睡定了!”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他手一怔,脸上露出谄媚的笑,“老婆,我错了,我不该将水溅你身上,我不该让你多花18块钱,都是我的错,可不可以不睡沙发?沙发太小了…”
  她拍开他的手,“反正你有能耐,让开,我要洗洗睡了,不要让我在睡觉的时候看到你,ok?”
  “好!”他很豪气地应道,然后把她打横抱起,走向浴室。
  “喂,苏梓然,你想干嘛!放我下来!”她的拳头对他又捶又打,可苏梓然觉得,就像挠痒痒。
  “老婆,我已经答应你不让你在睡觉的时候看到我了,现在还没到时候呢,咱们,一起洗个澡吧,乖哦~”
  浴室门砰地关上。
  “喂,你干嘛!别乱动!我自己来!”
  “啊,你流氓!”
  “我只对我老婆流氓。”
  “啊,你摸哪里!”
  “老婆不想让我摸哪里我就摸哪里。”
  “说实话,你是不是故意开车经过我旁边的!”
  “嗯。”
  …
  “苏梓然就是个道貌岸然,衣冠楚楚的伪君子。”苏明媚咬牙切齿道。
  “咦,怎么说怎么说,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拿开分享分享!”
  “对对对,我们想知道!”
  采访一部的众多花聚在一起,聊着今天上娱乐头条的人物,苏梓然。
  “风流倜傥不是他的错,是时代的错。”大大的标题,摆在最上方,快占据整张网页,旁放着一张图,是他与一异性卿卿我我的照片。
  “哎呀,不是说他有妻管严吗,怎么,耐不住寂寞了?”记者甲。
  “我看呐,传闻就是传闻,像把风写成雨,把活人写成死人的事我们又不是没干过,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亦假时假亦真,假亦真时真亦假…”记者乙。
  “得得得,听你把话说完会把人绕晕。我吧,就喜欢他这种坏男人,不是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吗?看他深情款款的样子,可是迷死我了。”记者丙。
  “他可是我心中宇宙第一帅!”
  “天哪,怎么会有他那么标致的人呀!”
  “…”七嘴八舌,八卦要头条又开始无限轮回地告白。
  其中最淡定的,当属苏明媚,不插一句话,也不给一个表情,好像她从来没知道过他的存在一样。
  “咦,苏苏,你倒是说两句,你觉得苏梓然怎么样,你跟他是同姓呢,真幸运!”
  苏明媚挠眉心,天下姓苏的人多的是,难道都要以和他同姓欢呼雀跃?
  于是乎,苏明媚说了上面那句话。
  周围都倒吸一口气,还没听谁这样说过他!
  “是你们让我说的哦,再说,这是我个人见解,不代表你们,也不代表大众。”我只代表事实,她在心里默默加了句。信不信由她们,反正,这里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没有比她更熟苏梓然的人。但接下来,她觉得,她不应该那么直率。
  “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装什么装…”
  她听到有人这样子说,也不在意,因为她觉得,那个人才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的人。
  “就你不装,留点口德吧!”已经有人看不惯了。
  苏明媚拿起茶杯,离开这个吵吵闹闹的地方。
  下班回家,她想到,似乎好几天都没吃过辣的东西了,于是弯到超市,买了点辣椒,然后排队。
  “呦,这不是苏太太吗,好久不见。怎么还要亲自来买菜呀,难道,你男人不给你菜吃?”是余娓,她身后还站着一个给她拎各种包装袋的人。
  水性杨花,幸好当初苏梓然瞎了眼选了她苏明媚,要不然,苏梓然该受多少罪呢。突然觉得自己很高尚。
  看她高傲地要上天,苏明媚把手上拿的辣椒明着摆出来,“他说辣椒挺好吃的。”
  余娓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他,苏梓然,从来不吃辣的东西!想当初,她自作多情亲自给他做了份鸡排饭,打开盖子,飘出点辣味,她就被人扔到了大街上。此后,她再也没办法近他百米之内。可现在她又不得不信,看着她手上装着的几个辣椒,张着嘴,久久不能言语。
  知道苏明媚和苏梓然在一起的人没几个,余娓是其中一个。苏明媚不想让别知道她嫁给了苏梓然,要不然,她的生活会受很多惊扰,苏梓然也就随着她了。领了证,两家人相互吃了个饭。余娓是不傻的人,这件事如果说出来只会给她长威风打自己脸,所以,几乎很少人知道他们在一起。
  “走啊,还呆在那里干嘛!”苏明媚走后,余娓发现她男朋友竟失神地望着她离去,心头火又起来了,为什么她在哪里都要抢人眼球!
  “好好好,别急,马上就轮到我们了。”那个人急忙哄道。不过,她的倩影,依稀在眼前晃悠,真漂亮!
  如果苏明媚知道他这么猥琐,肯定会一脚把他踹飞。这两年,苏梓然老是在她耳边吹枕边风,有谁欺负她,或是她对谁不满,直接打!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后果他来负!导致,她现在越来越暴力了…
  手上孤零零地勾着塑料袋,里面装着几只红红的辣椒。想到晚上终于能吃到辣的东西,她的胃口立马吊起来了。
  苏梓然从健身房出来,一身的汗,裸露着上身,不秀肌肉的时候,腹肌也不明显,主要是苏明媚一早就说过,她不喜欢肌肉男,看到了牙疼,于是,他就只做小的锻炼。但良好的身材让人看到了,还是忍不住想入非非。
  “老婆,回来啦!”他不管身上有没有汗,看到她在厨房忙碌,只想着从后面抱住她,跟她撒会儿娇。
  “臭死了!你能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不能先洗个澡呀!”苏明媚嫌弃地用刀隔开他的咸猪手,避免他糟蹋了她的衣服。
  “哼哼,老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不能嫌弃我,连眼神都不可以。”他不依不饶地从后面抱住她,却看到砧板上,放着几只红艳艳的辣椒,当即就咽了咽口水,“晚上,你又要吃辣?”
  怕把辣椒溅到眼睛里,她转过身把他揪出去,“辣椒对人身体好,我这是对你好。不多,一点点。反正你是一定要学会吃辣。”她无辣不欢,为了他忍了几天,再不吃辣,她就不想吃饭了,还不如跟他要点钱,去火锅店里涮涮。
  苏梓然哭笑不得,他是真的不愿吃辣椒,又呛又辣,真不知道世间怎么会出现这个东西。
  和刘姐一起把晚餐完成,苏梓然也冲好澡下楼,整个人也变得清爽多了。
  “看着你现在的样子,我能多吃两碗饭。”她装好两碗饭,一碗放到他面前。
  到这里,刘姐一天的任务就完成了,退出去。
  “不用夸我秀色可餐,赏心悦目。”他得意地扬起脸,让她看个够。
  “不脏兮兮的,肯定赏心悦目。”她头也没抬,拿着筷子,挑着米饭,开始小口小口地吃。
  被无视,他也只好动筷。
  吃了小会儿,她鼻子里发出轻哼,眼神努了努那盘辣椒肉丝。
  当做没听到没看到,他夹了一段青芹放嘴里,“这菜真不错,炒的挺脆。”然后又夹起一筷子,放到她碗里,“老婆,好好吃,你也吃。”
  她就知道他不老实,吃点辣味的菜而已,何必她监督呢?像照顾小孩子一样,不省心。她端着那碟菜,一拨,小半碟的菜就进入到他碗中。
  “如果以后还要走在一起,就得相互融合融合,你爱吃的,我也会吃,我爱吃的,你也要多少学着吃点。”语气是不容置疑的。
  她这是在说他们的以后吗?
  “可是,我吃辣容易流汗,一晚上洗三个澡,浪费水,咱们要学会勤俭节约,高尚美德,人人有责!”
  她凉凉地看他一眼,真是什么话都说的出来,“哪来的三次,明明两次。不用糊弄我。”
  一听,他急了,“老婆哇,我们睡前运动后也是要洗澡的!”
  “哐。”她手一不稳,碗掉下来,脸上泛红,咬牙在桌子下踢了他一脚。
  他真是什么话都说的出来!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第二章 抛媚眼
  第二天,苏梓然已经在镜子前打领结了,苏明媚悠悠转醒,掀起眼皮,发现他就要出去。
  “唔,你怎么就起来啦,害的我以为我睡过头要迟到了。”一颗不愿起来的心深深拉住她的思想,连说话都是闭着的。
  苏梓然好笑地俯身在她脸上亲了亲,“都说了不愿上班就不要去了,在家做全职太太,想睡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你偏偏要折腾。”
  “你才折腾,我那是维持我的经济来源,什么都靠你,万一不养我了怎么办…”说着说着,困住的思想又迟钝了,他以为她再次进入睡眠,谁知她又来了句,“你去干嘛?”
  “这么惦记老公?我今天去参加个会,晚上早点回来陪你好吧。”
  她觉得只有清晨,他的声音是最温柔最好听的,也是,最催眠的…
  摇摇头,看她一副睡到世界毁灭的样子,真不知她是以多大的耐力冲去公司打卡。
  闹钟有她定的,也有他给她定的,最后终于被吵得睡不着,爬起床。
  撑着腰,牙刷在嘴巴里刷出一嘴的泡泡。脑袋努力想,早上她好像问了苏梓然那家伙去干嘛,但现在怎么没印象了呢?
  赶到了自己的部门,离上班时间还有一分钟。对她来说,应该算是比较合适的剩余时间,很多次她都是伴着点打卡。
  部门里面早已是热火朝天。一伙人围着电脑不知道在激动什么。
  “在干嘛呢,算我一个。”苏明媚也凑过去。
  “有人跟踪到了苏梓然,往国道那边走了!”胖妞捂着脸,不知激动着什么。
  “激动什么,不就是走个路,被拍了嘛。”苏明媚撅着嘴,看着电脑画面上,苏梓然的六个六正急速行驶,跟拍的镜头与他越拉越远。
  胖妞十根肉肉的手很是娇羞地绞着,“不知为啥,只要看到与他有关的,就忍不住心生雀跃,热血沸腾,不断不停地,冒着粉红色的泡泡…”
  “呃…”她还能说什么?
  “我估计是有大新闻,苏大大平常去上班,都走阳光路,这次走国道,不免的让人生疑。”翁姐一脸专业地敲着脸,眼里的精光闪现,貌似对这个点有很大兴趣。
  “翁姐,你要不要每次看到点东西都说这话呀!耳朵腻了!”陶陶对她做鬼脸,揭穿她的故作深沉。
  “咳咳,下次会注意的。”翁姐掩嘴,盖去她的不自然。
  “其实翁姐说的没错啊,只要是与他有关的事,一发表出来,就是山崩地裂,飞沙走石,天雷滚滚,惊涛骇浪…”胖妞陶醉着,仿佛步入仙境。
  她能说,别介个夸张么?世上不只他一个男的…好吧,她承认,她现在一直在为他自豪。
  “不要太大惊小怪了,干正事吧,杂志版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面什么的都还没做好呢。”苏明媚甩甩她长发,催促着她们。
  可惜,她们的眼睛已经黏在了电脑上,挪不开。感叹,为什么她就不觉得,苏梓然值得别人这么痴他呢?
  坐到自己座位上,那伙人还在勾着腰,挤着,都没人跟她一起工作,有点孤单呢。
  苏明媚掏出手机,翻到苏梓然,她发了条信息过去:祸害!我上班都没人陪,全去看你车尾直播了!
  不一会儿,信息回复了:祸害才能遗千年,恭喜你捡到宝了。
  苏明媚还在咬牙切齿,这家伙,不得瑟会死呀!
  那边,突然传来一此起彼伏阵震耳欲聋的尖叫!
  “啊啊啊!”
  “我滴个神!”
  “Mygad!”
  众云云,吓得苏明媚字都打错几个。
  “叫归叫,别吓人行不行!”发生什么,让她们叫成这个样子。
  只见胖妞又捂着脸,踏着地板原地转圈,“男神看我了,男神看我了,看我了…”
  “苏明媚,你快来看,苏大大竟然向我们抛媚眼!是抛媚眼呐!这个眼神就可以**一切杂志头条的媚眼!果然是大新闻!”
  他?媚眼?她才刚给他发了短信。走过去,倒退了几秒,只见一直颤抖的画面里,六个六车主苏梓然放下车窗,对着镜头,眨了眨眼睛,嘴角还噙着深意的笑,简直苏炸了!怪不得她们会尖叫。
  苏明媚很肯定,他就是对着她做的动作,因为知道了她这边有人实时追拍他!
  这家伙!苏明媚小脸一红,这个远距离传送来的互动,有些滋滋然的甜。
  平复心中的起伏,她再次回到座位上,脸还有些微热,头脑里,不停地浮现他坏坏的笑。
  虽然不知道他去干嘛,但为了自己杂志社的发展,她觉得,她有必要叫那些人干正事了。她们看帅哥又不能赚钱,要给别人看才能嘛!
  因为跟去摄影的大川和她们采访一部走得更近,所以采访二部的人还没看到正探头探脑,想要知道点什么。鬼才会让她们知道这里的事,两个部门经常抢新闻抢业绩,相互看不顺眼,平常还客气点,说什么相互关照呀,相互携持呀,一到探到苗头的时候就是针尖对麦芒,打打杀杀,像个小江湖。
  采二的耳朵,背着手,像是无所事事地走来走去,苏明媚把他称为,游魂。魂魄早就脱离他身体,到这边了。
  起身,苏明媚挡在耳朵前面偏着过去,在胖妞和翁姐腰上各掐了一下,“何事惊慌,何事尖叫,不如坐下来,写写字可好?”
  几个人立马向后看,会意,关掉了电脑,“对对对,走咯走咯。”人散开,耳朵一副你别得意的样子。
  我不得意,有本事你去挖新闻呀,哼。苏明媚鼻孔对着他,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回到座位。
  黑色宾利的再次加速,让后面跟的车苦不堪言。
  大约半个小时,F城最大的拍卖会会场。
  车利索地停在早就空着的车位,会场门口全是豪宅车,就像个车展,令人眼花缭乱。宾利停在这里,也不显得很特别,但当门童打开车门,引他出来,直起身子后,整个地方,都黯然失色。
  在这里,他就是尊。一头黑发桀骜不驯,眼神淡漠,俊美绝伦,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羁,但眼里不注意表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蔑视。这竟是与苏明媚心中的他完全不一样。
  一些人早就在门口恭敬地等待着,他挑挑眉,于是那些人从中分开,给他让出一条道。
  “您怎么亲自来了,需要什么,一句话的事,我们马上给您送到。”拍卖会负责人跟在身旁,小心翼翼地说道。
  “不用。”苏梓然看都不看他,径直走自己的路。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第三章 妖孽又倾城
  传说苏家少爷目中无人,傲气天成,果然如此。这样一想,发现落后了一点,又赶紧跟上去。
  随意走到个位置坐下来,“开始吧。”
  始终跟着他的负责人,给站在后面的人指示,于是,拍卖会就开始了。刚开始无非是些名画,古董,苏梓然撑着额头,完全没有在意。周遭的人对满意心动的东西,一个劲地飙价,从十万到百万不等。
  负责人惶恐地站着,发现苏大少爷对拍卖会一点都不上心,不知道是来干嘛。难道,他也是来拍这次拍卖会的压轴品,那颗粉红色钻戒的?确实,现场很多人都是冲着它而来。
  当拍卖会进行到最后,拍卖师拿出那颗粉红色钻戒,现场开始骚动。苏梓然阖着的眼睛缓缓睁开。
  不好,他真的是冲着它来的!负责人开始冒汗,市长也是冲着它来的,打算拍下,送他女儿的!这可不好办,如果两方坚持,哪一边得到了都不好过。
  该怎么办呐!
  拍卖师严肃地介绍着玻璃罩中的钻戒:“粉色钻石是彩色钻石的一种,它以其温柔美丽的颜色成为世界顶级珠宝首饰拍卖会。而今天,我们利士德珠宝行有幸在此拍卖这枚被称为钻石之王的粉红色钻戒。它起初被发现于澳大利亚,经著名珠宝切割师米凯之手,变成了一枚集唯美与精致的钻戒。他对它的定义是永恒的温柔的爱,全世界有不少人士寻找它,机缘巧合,它出现在了中国,说明,它的缘分就在这里。好,大家请准备竞赛。”
  拍卖现场很多人开始躁动,中国人很多时候就爱拼个吉利,何况,它就算静静地躺在玻璃罩里,那璀璨的光芒还是流转出来。
  “爸爸,我一定要得到它,它真是太漂亮了!”市长女儿尹芊芊高兴地扯着她爸的西服,眼里流露着对它的喜爱和势在必得。
  耳尖的负责人又瘫了,这下要出大事了。以前多少次拍卖会,苏家都不参与,更确切地说,是觉得太无聊,没必要参与,所以很难发生争抢拍卖品的事。惨了惨了,市长得罪不得,但苏家更是,家大业大,苏少爷又是心狠手辣的人,怎么想,都是殃及他的结果。哎,先看情况吧。
  “拍卖开始,五千万起价。”
  立马就有人跟六千万,火热的场景与先前不同,不过一分钟,就到了一亿!
  喊价声没停,“好,一亿四千万一次。”
  “一亿六千万!”
  “一亿八千万!”
  “两亿!”
  还在争,但明显,与开始的时候相比,现在少了很多人举牌。
  “两亿三千万!”
  “好,两亿三千万一次,还有没有人要竞价!”
  “三亿!”
  “看来市长是要定它了,我们还是不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要争了。”已有人窃窃私语,放弃。
  “既然市长要,那我们就别争了,毕竟在市长面前。”
  一起喊价的人越来越少,毕竟市长坐在那里,丝毫不罢休。
  “三亿,三亿!”拍卖师也很激动,调动着别人的情绪。
  “三亿,三亿啦!还有没有更高的!三亿一次。”
  市长感觉钻石就要到手了,安抚自己的女儿。负责人看身旁苏少依旧没反应,心想,是自己太紧张了,然后,下一秒他就听到他清冷的声音,“四亿。”
  市长陡然就拉下了脸,本来以为可以成交,却听到又有人喊价!
  “四亿五千万!”
  “谁呀,敢跟市长叫板!”
  “诶诶,好像是苏家的独子苏梓然!”有些人窸窸窣窣的耳语。
  “他怎么来了?以前从没见过他出现在这种场合呀?不过,想想,也只有苏家能跟市长对抗了。”
  各种议论声传来,苏梓然像没事人一样,拨动着无名指上的戒指。
  “看来,他是要拍给他妻子了,不是说他非常宠他妻子么,没假,一定是这样!”
  “哇,羡慕,真是羡慕!”
  议论立马一边倒,表示对他为他妻子拍钻戒的各种感叹,不过遗憾的是,他们还没有见过他的娇妻。
  “爸爸…”尹芊芊嘟着脸,不高兴了。
  市长硬着头皮,又叫了价,可是,他一叫,立马就被那淡淡的嗓音跟上,这样下去,他非要倾家荡产不可!到底是谁,不识时务!
  尹芊芊站起来,想要揪出那个对抗的人,却看到,众人视线集中在会场靠前的一个位置。那里坐着个深情淡漠的人,与这里热火朝天格格不入,但是格外泠人!他的侧脸简直堪称完美!
  她觉得内心被狠狠一击,被这一眼荡得魂飞魄散。
  市长见女儿呆愣愣地杵着,还以为是太伤心,觉得他这个老爸没用呢,“女儿,放心,爸爸一定给你拿下这颗钻戒!来人!”
  保镖接收到市长任务,找到那个跟他作对的人,然后禁止他参与这场竞夺。尹芊芊久久回神,隐约好像听说爸爸要去威胁那个人,脸上更是一急,拨开她爸,赶过去。
  此时保镖快要到苏梓然的身边,负责人还想着怎么措词,解决这个困局,一道艳丽的身影就飘了过来。
  “大黑,你给我回去!”保镖高大强壮的身躯就被市长千金推开了。
  不敢动她,只好看向市长,市长也是懵,不明白他女儿怎么跑到别的地方去。
  此时,会场竞价的气氛减下来,转而变成对尹芊芊和苏梓然的高度关注。
  尹芊芊紧张得手指都冒汗,她这一次是第一次正面对上苏梓然。苏梓然这号人物在F城是人人皆知,不管在什么渠道都很难看到他正脸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