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 | 浏览:41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那个朋友》作者:爱番茄的猪(原创首发)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498 
财富
4972  
积分
1319  
在线时间
63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1-9 


每个人都需要朋友,同性朋友、异性朋友,不同不异的朋友。

那个朋友曾经是我最知心的朋友,无论大事小事还是屁事,都可以说上两句。但这个朋友和我越来越远了,不知道是我自己作的还是共同努力的结果。


我从来没有想过,一场旅行,会让我和曾经关系好到让别人误会的异性朋友走向友情破裂的边缘。难道我真的是一只刺猬吗?我有那么多自以为是的优缺点,却在自己阳光灿烂的时候让别人遭受暴雨闪电了吗?不自知还是不自(克)制?我需要好好反省一下。


其实见第一面的时候太阳真的很大,即使在那样并不太美好的天气里,每个人也都露出了有温度的笑脸,看起来十分真诚。走路、公交,都是说说笑笑。那分歧到底是在哪个地方产生的呢?也许是从一开始的定位。

虽然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虽然表面上称兄道弟,但我心里还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女生,一个理应有些特权的女生,但牛哥大概把我当成了一个相对柔弱且像大学一样稍稍大咧性格的哥们儿,他想不到我是鸡毛蒜皮的。其实我也并不应该期望任何人照顾我,毕竟我像他说的“又不是我女朋友”,也和别人没有血缘和金钱的关系,但心里还是有稍稍的失落,毕竟和前面的印象有很大的差别。


牛哥见到我后就主动帮我拉了行李箱,女生的行李箱都是有些重量的,但我干保证推着时绝对不重——我的大挎包才是承担了所有液体和瓶瓶罐罐的容器,是真的重。去牛哥住的地方需要走过一条很长的上坡路,我希望他推着——一是推着比起拉确实省力;二是减少两个前轮的磨损,增加行李箱的寿命和东西撒出来的危险,但提醒了他三四次除了被他说事儿多以外他还是喜欢拉着,那就算了,我跟在他们两个身后慢慢走着,希望我的行李箱能够坚强。她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这样就很好。因为以前并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大概在这种时候我就已经对他有了一些和以前不一样的感觉,只是自己没有感觉出来。


第二次的分歧是在逛完博物馆后决定下一步行动的时候。我和胖哥想看电影,因为两个人都真心觉得姜文的电影值得期待,但牛哥很想和胖哥打游戏(当然胖哥也想打游戏),也许是为了照顾我,胖哥说要不先去看电影再去打游戏,当然最后也是这样决定的,算是皆大欢喜。虽然结局还不错,但在“争论”的过程中我真的有种自己多余的感觉,而且牛哥说的“你大老远跑来就是为了看电影吗?”的说法让我有一瞬间感到看电影也许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即使是和打游戏相比(即使他不是专业选手而只是为了娱乐)。但这种略微不舒服的感觉在吃完火锅后就差不多消失了,吃东西真的解压。


真正让我和牛哥的关系裂隙的事件大概是坐大巴。其实去往他家的大巴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干净、安静还不挤,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臭臭的味道,我晕车晕得厉害,于是就抱怨了两句,说这车和我们那儿县城的一样不好。后来才知道并不是车本身有味道,是坐在旁边的人鞋臭,不过这是后话了。但我的这些话让他认为我是个不好伺候且娇气、矫情的人,呵,他是没见过我高中是怎样在环境很差的大巴站了三年的。一般情况下我坐大巴都是睡觉的,即使不困,但那天真的很困,因为前一天晚上自己住宾馆开灯睡了差不多五个小时。感觉自己刚睡着还迷迷糊糊的时候别人打了一下头醒了,我的语气当然不好,但清醒了以后发现原来他是想让我看盘山公路,有些不好意思,但并没有表示出来,而是一直拿手机拍拍拍,一直到快到他们家的时候。现在想想,估计我那一身不耐烦也把自己旁边的人吓到了,是真不好意思。


让他觉得我怕是真心不好伺候大概是上山的时候。第一次上山回去以后还不晚,才五点左右,于是我们又漫无目的地走了一段,就那三个小时左右,我们走了将近九公里,而且上坡下坡压迫脚底板和大拇指,脚真的很疼了,于是就有第二天不上山的想法。给他们两个说了以后他们说那你就在家看电视或者陪牛哥妈妈聊天,看电视是不行的,因为牛哥妈妈早上有一段时间在做农活,长辈在劳作我怎么能看电视呢(当然在家又是另一种说法了)?陪牛哥妈妈聊天又是不太像现实的,因为那天我们刚到,牛哥和他妈妈交流都用方言,我们一点儿都听不懂。第二天我帮忙包饺子的时候才发现他妈妈会说不地道的普通话,而牛哥爸爸确实只会说方言,所以几天之内其实很少和我们交流。留在家里的想法行不通,于是只好跟着上山,结果上山的时候又出现打雷闪电和蚊虫增多的情况,待了不一会儿牛哥就说看我们并没有“热情”就拉我们下山了。其实我是很不服气的,因为我一直在摘果子,而且刚开始蚊虫咬我不凶的时候也并没有说过什么,但他一句“你们”把我的坚持和忍耐都抹掉了,还一直强调我和胖哥是他带来爬山的人中最不能吃苦、最娇气的人。我承认自己有些地方是要求很多,但不接受他这样的评价,尤其他给他妈妈也这样说。胖哥听到这些话一笑就过去了,但我真的会记很久很久,连带着当时那种不甘心、不舒服的感觉。

还有一件事情,其实我是一个比较在意别人规矩的人,可能和我妈小规矩比较多(大事上反而比较随性)有关,所以在牛哥家经常会问问题,然后他就会变得不耐烦。在我们家,床是不能随便坐的,房间是不能穿鞋踩的,地是不能随便扫的(怕灰,有时候我妈会省略扫地的步骤直接拖地,当然这也和我们家没有小孩子因而地上除了掉落的毛发没有别的垃圾有关),因此我就会问可以穿鞋进去房间吗?扫把可以用吗?刷子是用来刷鞋的吗?刷牙要在哪儿?之类看起来有些必要有些不必要的问题,虽然我真心觉得在别人家所有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都确实有问一问以防冒犯的必要,但牛哥真心觉得我事情多、太讲究,带着矫情。我不知道这么做到底错了多少,但我发现他真的是个很没耐心的人,也许他对我的态度和我不是他女朋友有很大关系呢,说不定。


再次回到西宁是下午,把东西放到公寓后三个人就下来吃饭。其实时间尚早,但他们两个想早些去打游戏,我虽然不是很饿,也跟着下来了。饭是汤饭,刚出锅很烫,但他们两个愣是吸吸溜溜几分钟吃完了,彼时我才吃了四分之一左右。我对牛哥说你们先走吧,把钥匙留给我就行,他说正有此意。胖哥说没关系,我们等你,慢慢吃。牛哥也没说什么,在旁边抽了支烟再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我还剩差不多一半,他说你吃饭怎么这么慢?我头都没抬怼他说说了让你们先走。他还是没走,我吃到最后脸都是红的(胖哥说的),因为那碗面片真的很烫!

胖哥去旁边商店买了一些第二天火车上吃的东西,我提上楼关上门,但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并没有消退。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胖哥已经走了,我和牛哥各自开开关关卧室门,一直到一点愣是没碰一次面。中午去吃饭的时候他又吃的面,上得早吃得快,我开始吃时他站起来说要去门口抽烟等我:“慢慢吃,这次不催你了。”我一个白眼翻过去,不过他应该没看到,因为我没发出声音也没抬头。


回到公寓他问我几点走,我说六七点,他有点感冒,说要睡觉,“不到七点别喊我。”我当时真的很想直接打个车走,但是那辆车是将近11点的,真不知道将近10个小时在候车室怎么待,于是只好忍着。


最后他五点多就醒了,看起来很诚恳地对我说这两天对我态度不好,不过现在真的不喜欢我(短短几天,也了解比较多了,我也不喜欢他了,当然不只是这几件事情)。我笑了一下,无所谓啊,反正以后见面的机会几乎没有了。当然我没说这些话,所以气氛还算融洽。


雨很大,我在楼下的一个面馆吃了很难吃的干拌牛肉面就打了一个出租走了。牛哥陪我等出租的时候没拿伞,他穿着外套戴着帽子,一副不冷的样子,他手里提着我买的几个苹果,一边扶着我的行李箱。


其实我走的那天是他的生日,我计划了一百种高高兴兴的过法,最后却伴着大雨狼狈收场。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1196302  
精华
帖子
783 
财富
6366  
积分
1151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1-21 
我觉得女生和男生本来差别就很大,有些思维不一样是正常的。不过楼主叙述的很混乱,看起来有点费劲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498 
财富
4972  
积分
1319  
在线时间
63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1-9 
回复 河豚天使 的帖子

啊,当时可能宣泄情绪的成分居多吧,反正把我想说的都说出来了,大概。
高级模式 | 发表帖子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