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 | 浏览:11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看一场电影》作者:爱番茄的猪(原创首发) ...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04 
财富
5112  
积分
1347  
在线时间
6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3-20 


看完《我不是药神》很久了,现在才来写观后感是由于前段时间偷懒很久没来得及写,因为放假后离校之前总感觉自己很忙——忙着收拾东西、忙着和朋友见最后一面,忙着安排回家的日程。其实回家没什么安排,就是吃吃睡睡涨涨膘,但还是假装自己能完成离校前一天刚刚制定的计划表,想着回家就能好好继续我的写作和写作业大业了,于是有半个月的时间是一个字都没写的。半个月后的现在,终于静下来逼自己去回顾,回顾那场电影,和由此引起的一场对话。


《我不是药神》这场电影真的是很火爆了。我和朋友是710日下午去的,在路上准备付款买票的时候发现之前选好但没付款的那场已经座无虚席了,我俩只好在大热的天气匆匆赶到电影院,买下一场的。下一场的情况也同样火爆,只有三个相隔很远的座位,不过无所谓,我们是看电影,只要观影体验好就行了。所以最后买了一个最外一个最内的票,因为一个人坐中间总感觉有些尴尬,我坐三排最里,她坐二排最外。但看电影的时候我发现,被别人挑剩下的座位就是不好啊,离大荧幕太近了,眼睛疼。但这是个好电影,所以即使眼睛不舒服也没什么的。


整部电影大概有几个泪点:王传君扮演的那个人自杀的时候、“黄毛”被车撞的时候、老太太向警察哭诉的时候、万千病人摘口罩夹道相送的时候,这些展现的都是人脆弱的地方,是无可奈何,是感同身受,是直击心灵,是一次安静的观影体验。比起以前,我现在不太爱哭,但看这部电影还是很俗地掉泪了,因为我看到这些病人的憔悴的脸色和渴望的眼神时,就想起了我的奶奶。

奶奶是一个经历过抗日和新中国所有灾难的人,她在本应该放下所有的负担好好享福的年纪得了癌症,然后没有例外地很快死去。我对奶奶的记忆按理说应该很深刻,因为我小时候是被爷爷奶奶和叔叔拉扯大的,大概天天被奶奶哄睡觉、天天要奶奶抱抱,还天天哭闹,所以我长大了,奶奶的腰也弯了,不知怎么的,就得了胃癌。刚开始大概有些不舒服,但怕花钱,突然有一天大家都在看电视的时候,像是在宣示着一件要改变家族历史的大事一样,奶奶吐出了一口血。瘦弱的老人、持续不断的咳嗽、吐血,这一切联系到一起,就是不祥之兆,这是我们家最后一位老人,老人一没,这个家就成了三个小家,再没有一家之主。奶奶最后的岁月应该很痛苦,化疗后连白发都不见了,原先的忍耐和好脾气也被病痛折磨得有了些没有对抗力量的棱角,我不知道奶奶有没有向谁发过脾气,我只是合理猜测,因为我很疼的时候会脾气不好,但奶奶是个像《丰乳肥臀》里上官鲁氏一样一个历经苦难的女性,她习惯了,所以奶奶留在世间的照片上是带着笑容的,这是奶奶留在我记忆里最深刻的东西,一年回忆一次。我那时候没想到抗癌药的问题,因为奶奶去世的时候我才九岁。我只记得奶奶走的时候大人不让我进屋子,所以我没有见过奶奶的遗容,但奶奶是个很温柔的人,她从来不来我的梦里,也没有去打扰任何人,虽然我曾经很想见一见她。我还记得奶奶当时很疼的样子,吃饭很少,动作很轻且艰难,唇色的白的,身子一天比一天瘦,最后胳膊只剩下骨头、一层皮和通着血的几根筋,我忘了自己是不是像现在一样有想让奶奶这种不可治愈且经历着痛苦的患者“安乐死”的也许在别人看来不孝的想法,但现在我真的深深思考过这个问题,也和别人讨论过这个问题。


看完这部电影刚好和一个朋友聊天了,他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去看电影,所以他所知道的电影是由我转述的,带着个人的偏见。但他很聪明,他在意故事,但不限于故事,所以他和我讨论的是药价和治病的问题。他当时和我说了很多,我忘了很多,但大概意思是药价的升降还是国家管控的结果,对于天价药的调控,尤其是进口药,更像是国家之间的较量和国家某方面实力的体现,个人很难改变,但天价药是一定要变得更“接地气”的。我承认他说得对,但由于看电影之前看过一篇推送,说是如果一味地从患者方面考虑降低药价,那么新药的研发者就没有动力去开发新药,那么受害的更多的患者,如果从这方面考虑,政府压低药价似乎又不是一件绝对意义上的好事。但幸运的是,电影上映以来,国家真的对药品价格做出了一些调整,让更多有希望的人能够吃上救命药,我也庆幸自己看了另外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原谅我只记得一个大概)讲得是国外一个制药公司只生产一种天价药,只凭着这个药几年之内就创造了几亿美元的市值,但这个药太多人吃不起,于是这个公司就在背后做推手,宣传一些人得了病只能吃这种药续命的事情来向政府施压,政府在无奈之下负担了一些人(有条件限制)终生的医药费,这样一方面公司不必降低药价,另一方面还能保证稳定的“客源”。这件事情从表面上来看似乎是好事,制药公司不“赔本”,政府也不亏,因为在大家看来,反正国家的钱也是公民贡献的,但文章的作者指出:在制药公司主导下的这件事情,其实把事情的主要矛盾转移了,在大大小小的事情被报导出来后,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国家到底有没有责任去承担这些人的医药费”的问题所吸引,但少有人去思考为什么这家医药公司不能给药降价,如果真的是药品的原料和科研需要那么大的成本,这家公司根本不可能只靠一种药就能产生这么大的市值。说实话我是一个没有深刻观点的人,这两篇文章给我的震撼都很大,一个让我理解了代价,一个让我明白了心机,但幸好,后一篇文章还提供了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让制药的人才通过国家的力量集聚到专门的科研机构专心制药,市场的事情交给专门人士去管理,这样的方法似乎不错,毕竟每个人做事都有自己的初衷,救人和挣钱并不一定要对立冲突。

和他聊的另一个话题就是生大病到底要不要治的问题,我们两个的观点似乎比较一致,像那种看病等于续命,伴随着痛苦和债台高筑的病,就不治了,最多打止痛针。我觉得我是比较想得开的,因为人生在世大多也就是几十年,没必要因为要延续自己的生命去为别人增添负担,即使是自己的儿女。而且病痛往往把人折磨得面目全非,没必要没有尊严地死去。我说的是绝症,但矛盾的是,这个世界上似乎已经没有什么“绝症”了,只要能够不死,就不“绝”。而且事情的另一个方面是,当作为子女的自己看到父母病痛到形销骨立或者歇斯底里的时候应该怎么办,不治在外人看来是大不孝,治的话延续的就是肉体的“活着”,这时候要听从的就是父母的意愿。但我们通常认知下父母是要活的,说“不治了”也是因为怕给孩子增添负担,所以说“治”与说“不治”都是一个结果,似乎这种时候没有一个人能完全掌控自己的生命,这样一看,活着很难,怎么死也很难。


朋友的妈妈有糖尿病,好像每天要打胰岛素,针尖的疼痛已经不算什么了,这是小病。他家在青海,全家都很瘦,所以糖尿病更多的是遗传因素,传女传男看起来全靠运气一样,不幸的是他妈妈中标了。我不知道每天打针和每天腰酸腿疼相比哪个更好一些,反正都是疼,那是我们不想经历的事情。他妈妈脸上有很明显的“高原红”,但朋友说那是晒的,其实他家海拔并不高,我第一次知道晒会让人的脸产生红色的痕迹,但男人的脸部还是全黑的。

要活着就要痛。


写到这里我突然觉得人生就是一个矛盾体啊,当你把一个事情看简单的时候,你考虑的真的不全面,要推翻重来;当你看全面的时候,你又会发现事情完全不能简单,这样很累。但没有办法,活着不就是这样么,自己和别人,永远都没有完全的对等,永远冷酷无情。


心里很乱,父母年纪都大了,自己却还在读书,要思考的问题很多,刻意回避总不是办法,但回避确实是一个办法。

唉,算了。

91UID
84393134  
精华
帖子
152 
财富
840  
积分
168  
在线时间
44小时 
注册时间
2019-3-16 
最后登录
2019-3-23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高级模式 | 发表帖子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