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6 | 浏览:2183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韶华叹》作者 红豆团子 (原创首发)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89  
积分
884  
在线时间
1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6-11 


                   韶华叹

   〔文案简洁版〕一个懵懂的少女一步步成长的故事(省略1000多字)……
       〔精细版〕有灵感再补


    据住在桃花村里那些爱磕着瓜子唠叨的大婶大娘们说今朝是漂到桃花村来的,十二年前,她们一群妇人在溪边旁边浣衣洗菜,边唠嗑,当时还是襁褓中婴儿的今朝就那样躺在木桶里,从上游漂了下来,幸好小溪中间有一块大石头,挡住了木桶,不然在往下游漂不远的话就是瀑布了,当时溪边的一群妇人都愣住了,没有人想到把今朝捞上岸,只有沈丝月先反应过来,冲进溪水里把今朝抱了出来。

     沈丝月是桃花村的寡妇,她本不是桃花村的人,听说逃荒的时候丈夫跟儿子都死了,后来来到了桃花村便在这里安定了下来,苏姨眉目婉约,一点都不像个村中妇人,大概是因为还是婴儿的今朝另她想起了自己的孩子,所以将今朝从溪中抱回桃花村后,一直是她在照顾今朝,后来她说若不是今朝义父寻来的话,她就真将今朝当女儿抚养了。

     今朝义父箫凌越这个人,谁都不知道他是打哪儿来的,就在也是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响马袭击村里的时候,突然出现一刀一个的解决了他们。就在村里的老村长颤颤巍巍地出来要说几句话的时候,箫凌越便倒了过去。村里民风纯朴,大家都认为今朝义父是为了救他们才受的伤,所以找了间房子,找了些草药,帮箫凌越包扎起来,待今朝义父醒来后,便顶着那张没有表情的脸,询问起他们是否见过一个婴儿。在场的村民一听就猜到了今朝,便去招呼沈丝月把今朝抱过来,箫凌越见到今朝后,确认今朝就是他在找的婴儿,点了点头,把今朝抱过来就要走。沈丝月照顾了今朝几日,自然不舍得今朝,正要开口时,一直在旁边和几个村民嘀嘀咕咕的老村长,眉目慈祥的说了,无非就是箫凌越一大老爷们带着今朝幼儿居无定所的,实在不是办法,若不嫌弃就就在桃花村,还有村民可以互相照料。说白了,村长是怕再有响马过来,村里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就是老实的庄家汉,到时候恐怕只有去见阎王的命了。


   义父皱眉寻思了片刻,大概觉得他一个大男人带着今朝一个幼儿还是女的,着实不方便吧,点头应下了,村民给今朝们搭建了房子,今朝和义父便在此处住了十四年。今朝与义父虽说相处了这么多年,但今朝觉得今朝跟他并不熟悉,亦不亲近,他跟村里人也不怎么交谈,他隔一段时间就会离开桃花村,短则十天半个月,长的话两三个月,他离开的时候,今朝就跟着苏姨一块生活,呆在村子里的时候,他也很少跟今朝说话,后来慢慢的今朝知道他是不喜欢今朝的,只是今朝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干脆将今朝扔在村子里算了。


不过虽然义父待今朝冷冷淡淡,但沈丝月经常会做好吃的和漂亮的衣服给今朝,除了没有叫她娘之外,她真的与今朝母亲无异。还有跟村里的差不多年纪的玩伴,今朝们会在桃花盛开的时候,在去摘桃花,去溪水里捕鱼,今朝以为会日复一日就这么平凡而又欢乐的活着,直到那一日,天空碧蓝碧蓝的,漫山的桃花,梨花,杜鹃十里绽放,清风拂过桃花村,带来花瓣雨,为这个古朴的村庄增添了不少色彩。
今朝和最好的玩伴惜蕊坐在桃花树底下,旁边放着刚采摘下来的桃花,今朝转头间见她双手撑颊看着今朝,道:“怎么了!”惜蕊吐吐舌头,“今朝,你长的可真好看,难怪我们村子里的男孩子都喜欢你!”今朝摸了摸自己的脸,“我长的很好看?”
“是啊,那天我还撞见村子里的阿诚哥跟他娘说,等你及聘就娶你,不过他娘说你义父不好相处,要他打消这个念头吧!”

今朝笑道:“还是快别说了,先下山吧,不然等一下采摘下来的桃花嫣了,你父亲就看不到漂亮的桃花了。”

惜蕊看看手里的桃花道:“希望爹爹看到桃花以后,病会好起来。”今朝牵起她的手往山下走去,安慰:“放心吧,惜蕊,你爹爹一定会好起来的。”
惜蕊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她母亲在生她的时候难产去世了, 惜蕊是她父亲带大的,与她父亲感情十分好, 她父亲是个书生,身子骨也不怎么好,以前在村里教村里的孩子识字,賺些家用,村里人也会送给他们一些新鲜的瓜果蔬菜,惜蕊父亲前段时间生了病,一直不见好,连床都下不了,惜蕊想起父亲爱看桃花盛开,于是便邀今朝一起来采摘桃花。

姐妹俩回到村子里已是饷午了,惜蕊拿着桃花回家,而今朝则是如了苏姨家,刚进门就问到了饭菜的香味,沈丝月就端着一盘红烧大虾从厨房出来,柔声道:“回来了,快吃饭吧!”今朝坐在凳子上,笑嘻嘻道:“还是苏姨最疼今朝,经常煮大虾给今朝吃!”
苏姨也笑:“原来当年溪上漂下来的是只爱吃大虾的鱼!”

今朝咬掉虾头,将半截虾身放进嘴里,边嚼边吐出不粘半点肉虾壳,沈丝月又夹了只虾到她的碗里,“慢点吃,要有点淑女的样子。”

“太好吃了。”今朝吞下虾肉。

沈丝月又夹了清炒菜心到今朝碗里,一顿饭下来,她吃东西的次数还没给今朝夹菜的次数多。吃完饭后,今朝帮着收拾碗筷,本来还想洗碗的,可沈丝月不让,今朝只能坐在旁边地小木凳上看沈丝月洗碗,沈丝月见这么安静,往旁边瞄了一眼,问:“怎么现在这么安静!”

今朝认真道,“我是觉得沈姨你是全天下对我最好的人了。”

沈丝月轻语,“在我心里,你与我女儿无亦,我自然是要对你好的!”

今朝没听清,刚想问她说什么,就听见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她探出窗外,见箫凌越走了过来,疑惑:“义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89  
积分
884  
在线时间
1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6-11 
箫凌越一贯淡淡的口气,“刚回来没多久,今朝,回去,我有话跟你说。”说完,也不管今朝的反应,自顾往他们居住的屋子那边走去。

沈丝月拍拍今朝的头,“快点回去吧,看你义父这样子,应该是有什么要紧事要跟你说。”

今朝点头,“那我先回去了,月姨,待会再来找你!”


今朝回到自己屋里时,箫凌越的马正在院子里吃着草,看见今朝回来打了个响鼻,箫凌越坐在正屋的木椅上闭目养神,听见今朝进屋,道:“去收拾下包袱,我们今晚离开这!”


“啊?”今朝瞪着眼睛愣在那半天才问道:“为什么要离开?还这么突然?”

箫凌越抬眸,“一时之间很难跟你解释,总之你快点收拾包袱就是了!”

今朝见他解释都不跟自己解释就要带自己走,又想到他对自己一直冷淡,心中有气,倔性上来,也往旁边的木椅上一坐,冷冷道:“要走你自己走,我要留在这,跟月姨惜蕊她们在一起。”

箫凌越皱眉,“你若留在这,只会给她们带来麻烦。”

“你说什么?”今朝转头看他,奇怪:“我会给她们带来什么麻烦?”

箫凌越没有回答,站起身,“我还要再出去一趟,你收拾好包袱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天黑的时候我会回来带你一块走。”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马蹄声响起,由近而远,直至消失听不见。

今朝待马蹄声消失后,站了起来,也马不停蹄的往沈丝月那里跑去,刚风风火火的进门,沈丝月见她这副样子,打趣:“怎么,有野狗追你吗?跑的这般快。”


今朝上前抱住沈丝月,带着点哭音的叫道:“月姨。”

沈丝月也抱住她:“怎么了,才回去这么会功夫就哭了,被你义父教训了。”

今朝从她怀里抬起头,眼睛有点红红的,“义父要带我走了。”

沈丝月惊讶,“走?他要带你去哪?”


今朝摇头,“他没说,他只说我留在这里只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沈丝月皱眉,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我觉得你义父说的麻烦应该是你平时闯的祸吧!而且我到觉得你出去外面也是件不错的事。”


今朝抬头看她,“为什么?”

沈丝月解释道,“就算你义父不跟你说为什么要带你走,可他是你义父,必然是不会害你的,月姨也觉得你应该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不该永远呆在这桃花村里。而且再过两年你就可以嫁人了,月姨一直觉得这村子里的小伙子没一个能配的上你。”说些摸了摸今朝的小脸,“我的今朝这么漂亮出色,将来的夫君也应该是个人中龙凤。”

今朝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过了片刻后道:“可是我不舍得你和惜蕊她们。”

沈丝月微笑,:“以后你可以回来啊,月姨会一直在这里等你的!”

今朝想了想,仿佛下定某种决心般,“月姨,那你一定要在这里等我,等我在外面安定下来,有了钱,就来接你出去跟我一块生活。”


沈丝月刮了刮她的鼻子,宠溺道:“那你可要说话算数啊,月姨等着你来接我!”

“嗯!那我再去跟惜蕊她们告别一下。”


“去吧!”

今朝走后,沈丝月走到梳妆台前,拿起一个古朴的木盒子,上面雕刻着图案,是一条腾云驾雾,带着王者威仪的龙,她抚了抚盒子,再慢慢的打开,里面放着颗水晶珠子,大海一般湛蓝的颜色,看似普通的水晶珠子里面却有点点星华闪烁,原本就明亮的屋子也被这星华照的更明亮了些。



今朝跟平日里一起长大的玩伴告别之后,来到了惜蕊家,不过惜蕊病恹恹的父亲告诉她,惜蕊去又上山采草药去了,今朝又往山上走去在山上找了好久才找到惜蕊。

惜蕊听到今朝要跟她义父走了也很是震惊,当下眼眶就红了,拉着今朝的手问:“那你还会回来吗?”

“会啊,我一定会会来看你的,我和月姨说了,等我将来安定下来有钱了,就来接她过去跟我一块生活,到时候把你也一块接走,还有你爹,听说外面的大夫医术很好,到时候我就请最好的大夫帮你爹看病!”

“今朝,你真好!”虽然她比今朝该大了一岁,是姐姐,但今朝却更像个姐姐一样照顾她,在她小时候被其他调皮的孩子欺负的时候保护她。
“惜蕊,我们再在山上走走吧,等到了外面,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这么漂亮的桃花。”

“嗯。”

姐妹俩手牵着手,就像以前无数次一起来山上采花,嬉闹一般,诉说着小时候一些有趣的事,等她俩决定回到村里已经是满天赤霞了,走到半山腰的时候,惜蕊忽然说道:“是不是村里的老李叔又打了野猪,再在请村里人吃烤猪肉啊!”今朝往村子方向看去,果然是浓烟滚滚,很像上次烤野猪时的情景,村里的猎户李汉子经常会上山打猎,为人也豪气,若是打的猎物多,会请村里人一块吃,上次就打了只野猪,全村一块吃,今朝和惜蕊是吃的满嘴流油,好不痛快。

想起烤野猪的滋味,今朝牵着惜蕊不由加快了脚步,可到了村子里,她们却发现有些不对劲,村民并没有围在一起烤野猪,整个村子都静悄悄的,没有人居住一般。惜蕊胆子小,往今朝身边靠,“今朝,怎么我感觉村子里好像一个人都没有似的。”


今朝也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勉强笑道:“或许是老村长有什么事情要说,把大家召集过去了!我们过去看看吧!”


她们俩挨在一起往村长家走去,刚走了一小段路,前面泥房的窗户突然整个掉了下来,“啊!”惜蕊吓得叫了一身,今朝也被吓了一跳,就差没叫而已,她望了眼掉在地上的木窗,安抚道:“没事,木窗掉落了而已。”话音刚落,一直血淋淋的手从木窗原本的位置垂落了下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89  
积分
884  
在线时间
1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6-11 
本帖最后由 红豆团子 于 2018-3-28 14:40 编辑

(三)  
惜蕊立刻蒙上眼睛,尖叫道:“是人手。”今朝也有点发怵,撞着胆子,“我过去看看。”

   惜蕊一听立刻拉住她摇头,今朝说:“必须得去看看。”惜蕊虽然害怕,但还是道:“一起过去。”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今朝小心的探过去看了看,惊的嘴巴大张,立刻转头对身后的惜蕊道:“是村长!”惜蕊却一直愣愣地看着前面,对她的话充耳不闻,今朝有种不好的预感,慢慢地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见到的一幕,直到多年后都还清晰的记在她的脑海里。


村里的男人,妇女,老人,小孩全都躺在前面黄泥地上,黄泥地上鲜血与飘落下来的桃花瓣混合在一起,鲜艳无比的颜色,衬得此刻的桃花村恍如人间炼狱一般。

“爹爹!”惜蕊从惊恐中回过神,立马撒腿往家的方向跑,今朝也想起疼爱自己的沈丝月,顾不得再害怕,也立马往沈丝月居住的方向赶去。

刚跑一段路,就看见前面五六个拿着大刀的黑衣人,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为首的黑衣人看到了今朝,惊奇道:“哟,还有个活着的小女孩!”

     今朝后退几步,看着他们手里拿着还带着献血的大刀,觉得有些发冷,“你们是谁?”

     其中一个黑衣人道:“小丫头,我问你,你是不是叫今朝啊或者说躺在那里的那些死人里哪个是叫今朝的,就是箫凌越的义女!”

     今朝心中一震,这些人认识义父,不过找自己做什么?她没出过桃花村,又不认识他们?不过她毕竟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知道此刻自己离死亡很近,害怕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为首的黑衣人见她不说话,冷冷道:“算了,管她是不是,反正这个村子的人都得死!”话音落下,就把自己手中的大刀朝今朝掷了过来。

     今朝就站在那里看那把刀里自己越来越近,脑中一片空白,“今朝。”曾经温柔的声音此刻充满了惊恐,刀锋穿过身体的声音,却不是穿过自己的身体,温热的鲜血噴在自己的脸上,身上,亦不是自己的鲜血。

     今朝扶住朝自己倒下来的沈丝月,却因为手软脚软,两人都同时倒在地上。今朝马上做起来,抱住沈丝月,眼泪不停的落下,不停的叫着,“月姨,月姨!”沈丝月见今朝没事,欣慰而又虚弱的笑了。之前那群黑衣人围了过来,今朝胸口一股滔天恨意涌了上来,红着眼睛怒吼:“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桃花村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黑衣人看着今朝片刻,“原来你就是今朝啊,为什么要杀桃花村的人,那是因为你啊,要不是你义父要把你带回去,我们也不会来杀你,也不会杀桃花村的人啊。”
     “义父要带我回去哪里,才使得你们要来杀我?”今朝问过箫凌越,他没说,或许从这些人嘴里可以知道答案。

     “当然是一个至高无上,荣华富贵的地方。”那个为首的黑衣人摇摇头,“不过你的存在是种威胁,所以小丫头你可不要以为你义父带你回去是为你好,你回去后说不定也没好日子过,还会死,倒不如死在这里来的痛快。”站在为首黑衣人身后的另一个黑衣人,举起手中的大刀,朝今朝砍了过来。

      今朝闭上眼睛,冰冷的刀锋没有刺穿她的身体,她听见了刀掉在地上的声音,眼前站着高大的身影,刚刚要砍她的那个黑衣人,拿着刀的那只手跟刀一块掉在了地上之路,单手捂着断臂在那惨叫。

      今朝喃喃道:“义父!”

      箫凌越刚毅冷然的脸上充满了杀意,跟冲杀上来的黑衣人打了起来。今朝无心去看他们打斗,沈丝月的脸上已经蒙上死亡的青灰。她将沈丝月抱的更紧些,似乎只有这样,沈丝月就不会死了。

      沈丝月抬手想要摸摸她的脸,抬到一半就落下了,今朝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沈丝月轻轻地拂去她的眼泪,轻声道:“今朝,把我怀里的锦囊里珠子拿出来。”今朝依言伸手去她怀里拿出一个月白色的锦囊,朝手心里一倒,一个拳头一半大小碧蓝的水晶珠子,滚落在手心,不过奇怪的是,这个水晶珠子在手心里一会,就光华一闪,成了珍珠般大小。

今朝瞪着眼,晃了晃手里的珠子,“这个是什么?”

沈丝月脸上死亡的气息越来越重,“这颗水晶珠叫龙珠,是上古龙神遗留下来,由我家族世代守护的。”

“龙珠,上古龙神!”

沈丝月苦笑,“是啊,不过恐怕没时间跟你慢慢解释了,你把龙珠留在身边,这颗龙珠蕴含无穷大的力量,希望可以它护你长安,但你切记千要不要让人知晓龙珠在你身上,不然了……。”她吐出一口鲜血,今朝立刻帮她擦掉,眼泪不停的落下,“不会的,月姨,你不会有事的,我说过要接你出桃花村,要一起生活。”

“今朝,谁都有分离的一天,我走后,你不要太难过,月姨会在天上看着你,守护着你……。”声音越来越弱,慢慢的没有了声息。

箫凌越解决完那些黑衣人后,再过来的时候,今朝一直垂着脸,看不清她的容颜,只是理着沈丝月就已经乱掉的衣服,头也不抬的说:“义父,我们让月姨入土为安吧。”
箫凌越低头看她片刻,走进旁边的屋子,拿出一把锄铲来,在一片空地上挖了起来,没多久就挖出一个深坑来,他将沈丝月抱起,轻轻地放进坑里,今朝捧起一把黄土撒了下去,低声道:“月姨,就在这里送你上路了,你走好!”

将土坑掩埋好后,今朝将几颗花的种子埋了进去,这是沈丝月给她的花种,说是只长在她故乡的玉伽花的种子,她只要看到这花就有种回到自己故乡的感觉,沈丝月没有说过自己的故乡在哪,但今朝知道她一定喜欢玉伽花开满她的坟头。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89  
积分
884  
在线时间
1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6-11 
本帖最后由 红豆团子 于 2018-3-25 23:27 编辑

(四)

今朝做好这一切后,想起惜蕊,便跟箫凌越一块去寻找,幸好那些黑衣人都被箫凌越解决了,惜蕊才没遇上他们,不过她的父亲却已经惨遭毒手了。箫凌越告诉她们之前那群黑衣人没回去复命很快还会有黑衣人来,要赶紧离开。

今朝和惜蕊跟在箫凌越后面,一步一步的离开桃花村,惜蕊走了几步,回头看着这个长大的地方。今朝握紧她的手,也凝望着桃花村,“走吧,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回家的!”

  他们向西行走了一个多时辰知道天色黑的不见五指时,才在树林里点上篝火,歇了下来,因为没有吃过东西,箫凌越便去抓野物去了,今朝抱膝坐在石头上,惜蕊凑在她旁边,“今朝,你义父要带我们去哪儿?”从桃花村出来,箫凌越就没怎么说话,更没告诉她们要去哪里?

今朝想起那个黑衣人对她说的话,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个荣华富贵,至高无上的地方,到底是哪里,他们为什么因为自己要回去就要来杀自己,她有太多的疑问,却无人为她解答。

箫凌越武功高强,很快就抓了两只兔子回来,将兔子烤好吃了以后,箫凌越只是简单的说了句:“早点歇着吧,明早继续赶路。”今朝和惜蕊依偎在一起,惜蕊呼吸平缓,或许今天经历太多,很快就睡着了,今朝却怎么也睡不着,箫凌越靠着大树闭目坐着,今朝起身朝他走进两步,唤道:“义父。”
箫凌越抬眸看着她,今朝筹蹈片刻,还是问道:“你是不是要带我去一个至高无上,荣华富贵的地方。”

箫凌越不语,今朝继续问道:“是有人叫你带我回去的?”

箫凌越面无表情,“那些黑衣人告诉你的。”

“对,是因为你要带我回去他们才来桃花村杀人的。”

“没错。”

所以桃花村的人跟月姨她们会死都是自己的原因,今朝强忍着痛苦,“到底是谁让你带我回去,我到底是谁,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箫凌越凝视她,“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她心中苦涩,“就算我回去后,会死也要带我回去吗?”

箫凌越皱眉,淡淡道:“今朝,我有自己要做的事情,养大你,已是仁至义尽,我不可能护你一世周全。”

今朝心中一寒,她知道箫凌越不喜欢自己,可他们相处了十二年,在她心里,她还是把箫凌越当父亲一般的,但在箫凌越心里她是不重要的。

箫凌越见她这副样子,眉头皱的更深,要再说些什么,就听见旁边树丛里传来声响,一群黑衣人从黑暗的树丛里走了出来,一个黑面无须的男子冷冰冰道:“杀了他们。”

箫凌越推了今朝一把,“你们两个先走,待我解决这些人就来寻你们。”
今朝退了几步,拉起已经醒来的惜蕊转身就跑,不过今夜这些黑衣人比桃花村那些黑衣人人数要多了许多,而且看得出武功比桃花村那些强多了,纵然箫凌越功高强也没办法一人招抵挡这么多人,那些黑衣人就分散了两批,一批留下来抵挡箫凌越,一批则去追今朝和惜蕊了。

今朝拉着惜蕊拼命的跑着,路旁的树枝刮伤了也顾不得什么,只是没跑多久两人就有点体力不支了,狠狠地摔在地上,今朝知道是那些人很快就会追来了,她拉起惜蕊还要再跑,惜蕊气喘吁吁地说:“不行,今朝,我扭到脚了。”

今朝朝她脚上看去,果然肿起了一大块,惜蕊哭道:“不要管我了,今朝,你自己先走吧!”虽然不知道那些黑衣人是什么人,但若是被抓到肯定凶多吉少,自己这副样子肯定不能跑了,她不希望今朝有事。

今朝怎么可能扔下她,经历了今天这些变故后,惜蕊是她在世上唯一亲人般的存在,她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使出全身力气扶起惜蕊,“我们先躲到树丛里。”
她们刚在半人高的灌木丛离蹲下来,那群黑衣人便赶到了,四五个黑衣人在她们刚刚摔倒的地方停了下来,一个黑衣人拿火把在地上照了照,然后道:“脚印往那边去了。我们过去那边找。”

今朝和惜蕊见这群黑衣人朝她们这个方向走了过来吓得捂住嘴巴,不过幸好她们边的灌木丛里,地上都长满了野草,脚印也看不到了。之前那个黑衣人道:“她们可能躲在这里,都仔细地找,找到后就杀了。”其余黑衣人应了声,都四散开来在今朝她们躲藏的灌木丛前方查找了起来。

黑衣人的那个‘杀’字听得今朝抖了一下,她转头看着单薄,瑟瑟发抖的惜蕊,这些黑衣人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屠杀桃花村的村民,也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害惜蕊没有了自己的父亲,她不可以让惜蕊出事。

趁那些黑衣人里她们还有点距离,今朝凑到惜蕊耳边小声道:“我去引开,你躲在这里小心一点。”惜蕊一惊,摇头:“不可以。让他们抓到会杀了你的。”

今朝安慰:“不会吧,我是在山里长大的,你看这附近这么多的树木杂草丛生,我左躲右藏,很快把他们甩掉了,到时候我就回来找你。”

惜蕊抓住她的衣袖,眼中带着祈求,祈求她不要这么做。今朝只是一小姑娘,这么做说不怕是不可能的,但再继续躲在这她们两个都会被他们抓到。眼看那些黑衣人快要搜到她们这边来了,今朝用力拉开她抓着自己衣袖的手,拍了拍惜蕊的脑袋,轻声道:“我不会有事的,我甩开他们的以后就回来找你,你待在这里,不要出声啊,桃花村只剩下我们姐妹俩了,我不会扔下你的。”

惜蕊眼里有着泪光,“今朝,我们以后都在一起,不分开吧。”
今朝道:“是我们姐妹俩以后都在一起。”说完就猛的站起,往旁边跑去,喊:“我在这!”黑衣人紧追其上。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这简介我给100分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6036  
精华
帖子
727 
财富
4551  
积分
949  
在线时间
2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0 
最后登录
2018-10-7 
玩了吗??这是简介啊。。还以为是正文,楼主这真的是良心简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89  
积分
884  
在线时间
1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6-11 


     今朝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里,身后的脚步声已经非常近了,她也因为实在没有力气,再次倒在了地上,怀里的锦囊也落在了身旁的地上,里面的龙珠滚了出来,原本是碧蓝的水晶龙珠在这漆黑的夜里光华流转,将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照的明晃晃的,今朝也看到了在她前面就是悬崖,悬崖底下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波涛汹涌。她庆幸自己摔了这么一下,不然现在早掉到海里了,她可不会游泳啊。那群黑衣人也赶到围了过来,他们也发现了旁边散发着亮光的珠子。

     “这是什么?”
      “是夜明珠吗?”
      “那可值不少钱?”
      “先抢过来看看!”
      今朝看这些黑衣人的眼里充满贪婪,一把抓过掉在地上的龙珠,紧紧握在手里,这是月姨就给自己的,绝对不能落到这些人手上。

     有个黑衣人见她一把将珠子抓去,呵呵笑道:“你都自身难保了,还以为能顾得里这颗珠子。”

      一个拿着火把的黑衣人,啧啧道:“小丫头片子长的真不错。”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不错,先爽一把,再杀了她吧,然后再把夜明珠抢过来。”达成了共识,那些黑衣人伸手去抓今朝。

今朝挥开他们的手,站了起来,退到悬崖边,然后将手里的龙珠放到嘴里吞了下去,黑衣人一愣,冷笑道:“没关系,杀了你之后再取出来还是一样的,。”

她瞪着他们,心中又恨又气,仿佛下定决心一般,转身,朝着汹涌无比的大海跳了下去。

等黑衣人反应过来,围到悬崖边的时候,只有汹涌的海浪一拔
  接一拔地不停拍打岩石。

     “怎么办?”
      领头的那个黑衣人眯着眼寻找片刻,“算了,就说已经杀了,扔到海里了,这种天气在海里不淹死,也会冻死。就是可惜了那颗夜明珠啊,没想到这丫头这么绝!”


      惜蕊躲在灌木丛后等了很久也不见今朝回来,当心之下,她走出灌木丛朝着今朝临走的方向走去,却在一分岔路口走了相反方向,就好像姐妹俩走向自己各自不同的人生。

(五)

    今朝恍若陷入梦境一般,梦里她拖着一条长着鳞片的尾巴,尾巴上七彩光芒流转,在海里沉沉浮浮着。今朝心想村里的老人说的没错,人快死的时候,真的会出现幻觉。她在海水里笑了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等她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茅草屋顶,她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薄薄的木板做的床上,一个扎着双饥的女孩脑袋趴在床边睡着,今朝唤道:“惜蕊。”

     那个女孩可能睡得太熟,没有反应,今朝伸手推了推她,她才‘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慢慢抬起头来,只不过并不是惜蕊,而是一张陌生的面孔,陌生的环境。

     今朝声音有点沙哑,“你是谁?”

      那个女孩打了个呵欠,“应该是我问你是谁吧,你是掉到海里了吗?”

     今朝撑起身子做起来,打量起这个女孩子,看她的年纪也应该跟自己差不多,只不过身量有点瘦小,脸色有点发黄,是她救了自己,不过看她这小身板不像有这么大的本事。

      那女孩像是知道今朝在想什么,伸个懒腰,站了起来,“我在海边散步,看到你被海浪冲上了岸就把你拖回了家。”

      今朝点头,“谢谢你,我叫今朝,你呢?”

      “我叫小鱼。因为我父母都是渔民,所以就叫我小鱼。不过你怎么会掉到海里。”

      今朝回忆起跳崖前一幕,道:“我被坏人追赶,没办法只能跳崖。”不过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能活着,或许真的是月姨在天上守护着自己吧。

      小鱼恍然,恨恨道:“这世道坏人的确多,有时候落到他们手里真的倒不如自己寻死的好。”

       今朝有些奇怪她的语气,就好像遇见坏人的是她一样,“小鱼,你家就你一个人吗?你父母呢?”

       小鱼垂头,闷闷道:“也被坏人害死了,家里现在只剩我一个了。”

       难怪她这么义愤填膺,她想惜蕊和义父不知道怎么样了,问道:“小鱼,这里是哪,你知道桃花村吗?”
       “这里是一个沿海的小村庄,叫平安村,不过我没听说过桃花村,更不知道在哪?”

        “那你听说过前仓镇吗?”前仓镇是离桃花村最近的一个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也算繁华,桃花村的村民有东西要买或要卖都会去那里,以前月姨带着她和惜蕊去那里逛过好几次,只要找到前仓镇,就知道怎么会桃花村,也许义父他们找不到自己,会回那里。

        “前仓镇,我也没听说过。”小鱼见她一脸失落的样子,“你是要回家还是要找人?”

       “回家亦是找人!”今朝苦涩道。

       小鱼沉吟片刻,安慰:“我明天就离开这里,去白云镇,那里人多识广,说不定有人知道桃花村在哪,明日你跟我一块走吧。”

       今朝先是一喜,接着又是疑惑,:“你离开这里,去白云镇做什么?”

       “因为现在整个平安村就只有我们两人,其他村民都已经离开了。”

       “什么?”

     “我们这里有流,经常到我们这里烧杀抢夺,我爹娘还有村里不少人就是被他们杀害的,剩下的村民因为害怕都离开了,我去白云镇是想找份活计,能够活下去。”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89  
积分
884  
在线时间
1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6-11 
   今朝点头,“那我明天跟你一块去白云镇吧!对了,我昏迷了多少天了?”

   小鱼白她一眼,“什么昏迷了多少天,我把你拖回来一个多时辰你就醒了,你体质还挺好的,像这种天气跳进海里,就算我们这的渔民。就算不死,也会大病一场昏迷几天,可你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今朝听她这么说,也觉得自己不像掉到海里过的人,没有半点不舒服。小鱼拿起桌上的一个瓦罐走了出去,我这里还有一点点糙米,小虾干,我煮点虾干泡饭,吃饱咯明天好赶路。”

今朝等她出去以后,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那床补丁被子,看了看自己的脚,果然是在海水里太久产生的幻觉,今朝这么想着。

小鱼很快端了煮好的虾干泡饭进来,她给今朝盛了一碗自己也盛了一碗,她大口的吃着,见今朝不紧不慢地吃着,问道:“你不饿吗?”

今朝道:“好像不饿,我吃这么一碗就好了,其余都你自己吃吧!”

“这么久没吃东西你不饿,你可不要跟我客气啊。”

今朝笑:“我是真的不饿,你自己吃吧!”她觉得自己不饿可能肚子里的兔子肉还没消化完。
小鱼看她吃饭的样子慢条斯理的,真的不太饿,她就拿过瓦罐把剩余的泡饭都一股脑的吃了。
(六)
     夜里两人躺在那张木板床上睡觉,大概是为明天去白云镇养好体力吧,小鱼吃饱后,很快就睡着了。今朝却觉得精神很好,怎么也睡不着,天蒙蒙亮的时候才睡过去,只是没睡多久就被小鱼叫醒,说是要赶路了。

     她俩拿水随便洗漱过后,就白云镇走去了,白云镇里她们平安村二十几里路,还要爬几座山,走了一个多时辰,小鱼已经是满头大汗,拿衣服擦着汗水,说道:“我不行了,我们歇会吧。”

     今朝拿了块干粮给她,小鱼看着一滴汗都没流的今朝,道:“今朝,走了这么久,你都不累的吗?”

     今朝喝了口水,“我觉得还好,并不累。”

      “你以前经常走路吗,这么能走!”

      今朝蹙眉想了想,“我以前在村子里的时候经常和玩伴满山跑,大概是练出脚力来了吧。”

       小鱼嘀咕:“我也经常在村子里跑,怎么没你这腿力。”幸好没带行李,不过我也没行李可带。

      两人就这么走走停停,等走到白云镇已是快傍晚了,小鱼那仅有的几个铜板在一馄饨摊,买了两碗馄饨。

       今朝颇为不好意思,自己被她所救,又吃她的用她的,“小鱼,等我找到了我义父一定会报答你的。”
       小鱼摆摆手,“说这个干嘛,我们是朋友啊!”

        今朝看着她璀璨一笑,低头吃起馄饨来,不过话说起来,她就算赶了这么长的路也不觉得饿跟累,这是咋回事呢,今朝心里疑惑。

        吃完馄饨后,小鱼向馄饨摊大娘打听起哪请人。馄饨摊大娘是个挺和蔼的老人,看了看她俩后说:“你俩小姑娘不如去镇中的大户人家,王大善人家去。”

        “是啊,王大善人可是好人啊,经常赠米赠面,而且待下人也是极好的,很多穷人都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去他那当下人。”
        “是吗,那我们去看看,大娘,王大善人府邸在哪?”
        大娘指着左侧那条大路,“你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到头,最大的那户宅子就是了。”
        “谢谢大娘,对了,您知道桃花村在哪吗?。”

     “不知道!”
      “那前仓镇呢?”

    “老婆子我没听说过,不过你们可以去王大善人那里打听,以前游历四方做生意,说不知道在哪?”
  今朝她们吃完馄饨后,本来要去王大善人那,不过小鱼要去茅房,今朝只能坐在馄饨摊上等她,今朝无聊中看见前方路上一只小猫卷缩在那,人来人往的,很容易被踩到,她跑了过去,将小猫放到路边,突然听到馄饨摊的大娘在那里大喊:“小姑娘,小心啊。”
    今朝满头雾水之际,一双手从身后伸来,抱着她一转,只听到‘砰’地一声,今朝刚刚站的地方,一个花盆砸在了那里。抱着今朝的那双手的主人把今朝带离那以后,立马就把她放下了。
     今朝被他这么一带,有点头晕目眩,待清醒就看见一个修长高大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低头,身着青色布衣,头发也用青色发带绑着,下巴上长满了胡子,几分沧桑,一双眼睛却很是明亮。今朝知道是他救了自己,刚想道谢,他却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

       小鱼也走了回来,见今朝傻站在那,问发生什么事,馄饨摊的大娘把刚刚发生的事跟她说了,末了还直呼今朝命大有人相救。

       小鱼道: “救你的人呢?”

     今朝指了指那个男子离去的方向,“什么都没说就走了,我本来还打算道谢。”

     小鱼笑道:“算了,如果他住在白云镇,以后还会遇到的,到时候再感谢他好了。”

     今朝跟小鱼告别馄饨摊大娘后,到了王大善人的宅子,来开门的是府里的管家,管家长的慈眉善目的,听到小鱼是来当下人的,非常友善地将二人带了进去,小鱼见管家为人这么和蔼,心中暗喜自己没来错地方。

     她们在跟管家的交谈中知道他姓徐,这家宅子的老爷叫王政德,听名字就是挺非常具有仁爱之心,非常高尚的人,今朝心里想跟馄饨摊大娘说的很像,徐管家说王老爷原本就是白云镇的人,年少时出外经商,攒下不少家当,如今年纪大了,想落叶归根,便回到了白云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89  
积分
884  
在线时间
1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6-11 
   “我们老爷不管对谁,哪怕是下人都是非常和气,只要你们乖乖听话。”徐管家道。

   “放心吧,徐管家,我们一定会做好下人该做的本分的。”小鱼回答。

   徐管家指着前面的房间,“你们两个以后就住这,待会府里的陈妈妈会过来交代你们的工作的?。”

     今朝见徐管家转身就要走了,忙叫住他打听前仓镇还有桃花村的事,只是徐管家叶皱眉道:“我也没有听说过这两个地方,不过你可以问老爷,他见多识广他应该会知道,但是他这几天带夫人和少爷去荆陈山踏青赏花去了,要过几日才回来。。”

今朝谢过他之后,和小鱼一起推门进到房间里,小鱼见她一脸失落,安慰:“今朝,你不要难过了,说不定家乡离我们这里很远,所以他们都不知道这个前仓镇在哪?你也没地方可去,不如你先安心在这里做几天工,挣点盘缠,等见到王老爷,你问问他就好了。”

今朝点点头,她还是想打听到前仓镇桃花村在哪里后就走的,如今之计也只能先留下来,见到王老爷向他打听之后再说。她们在房里待了一会,徐管家说的陈妈妈就过来了,陈妈妈就是负责府里下人和丫鬟干什么活的,陈妈妈见她俩年纪也不是很大,就让她们在花圃里除除草,浇浇花。她俩就每天在这浇花,锄草,这府中的人也都很和善,伙食也不错,除了今朝希望王老爷早回来能跟他打听前仓镇在哪之外,在这府里也算过的惬意。

这日今朝和小鱼正在花圃里浇花,陈妈妈拎着个食盒走了过来,“今朝,你手里的活先停一停,把这些菜送去城郊姜家村给姜老伯。”

小鱼插嘴,“陈妈妈,姜老伯是谁,为什么给他送饭?”

陈妈妈解释道:“姜老伯之前也是这府中的下人,前儿个生了病,没人照顾,老爷念他在府中多年,又孤苦伶仃的,便命我们一日三餐给他送回去,只不过这几日送饭的绿珠家中有事,所以这几日你且先帮忙送着吧,因为路途有点远,你需送中饭便可,晚饭我会找人送的。”

今朝听陈妈妈这么说,觉得那姜老伯生病没人照顾也挺可怜的,接过食盒,“陈妈妈,姜家村怎么走呢?”

“你出了城门,一直往东走,就会看到姜家村,到了你在跟村民打听一下姜老伯家在哪吧!”

今朝点点头,拎着食盒往城郊走去,她出了城门按照陈妈妈说的一直往东走,怎么好长一段都没有看到姜家村,她怀疑自己走错了路,想找人打听,环顾四周空无人烟,她继续往前走经过一片竹林的时候,发现竹林里有一座用竹子搭建的竹屋,在这片茂林修竹中展露出几分风雅,最重要的是竹屋前面有个人背对着自己不知道在做什么,今朝心中一喜,走到那人身后问道:“请问一下你知道姜家村在哪吗?”

那人转头身,今朝指着他,吃惊道:“你不是那天救我的那个大叔吗!”那大叔看了她一眼,漠然转身继续做自己的事。今朝上前两步,那人拿着把匕首在一块巴掌大的香樟木上雕刻着。

今朝道:“大叔,你在刻什么。”大叔没有搭理她,今朝摸了摸鼻子,“大叔,你知道姜家村在哪吗?”

大叔抬起一只手往左边一指,又立刻收回。今朝看了看那个方向,原来自己走错了。不管大叔态度冷淡,她提起食盒说了声:“谢谢你啊,大叔!”她往前走了一段路再回过头去看,就见那人依然还是站在那里刻着木雕,在那郁郁葱葱的竹林里仿佛与世隔绝一般。


今朝到了姜家村,打听了姜老伯家后,将饭菜送了过去,姜老伯虽然生着病,不过自己还有力气吃饭,今朝坐在那里跟他说了会话,知道这旁边的村民也会来帮衬着点他,也放宽了心。

从姜老伯家出来的时候,路上几个村妇在那里说话,见到他就问道:“小姑娘,你是来给姜老伯送饭的吗?”

今朝微笑:“是啊!”

一个胖胖的村妇道:“这王老爷可真是个大善人啊,命人天天给姜老伯送饭,要换成别人还管你死活。”

“可不是。”其他几人附和着。

“小姑娘过来走了不少路吧。”
今朝点头,“是啊,我刚刚过来的时候走错了路,问了竹林里的那个大叔才找到姜家村。”

几个村妇面面相觑,“你见到竹林里的那个怪人了!”

“怪人?”

“可不是,你以后见到他可要远着点,这人不知道打来的,从来都不跟人讲话,有一次我那口子见到他手上的伤,说是他之前可能做过流寇呢。”

“不会吧。”她觉得那大叔不像坏人。

那村妇又劝道:“不管你信不信,总之你不要再去接近他,看着就不像好人。”


今朝告别了几个村妇之后,往回走去,再次经过竹林的时候,那大叔已经不在那里,也许是进屋去了。

回到府里的时候,小鱼正在房里等自己,还给她留了饭,还给她带来一个消息,王老爷的公子听说是在荆陈山赏花游湖时受了风寒,要再那边再待几日,等公子的病好一点再回来。今朝听了很是失落,这几日她也有跟府中的丫鬟下人们打听前仓镇在哪,可他们都说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她想过如果连王老爷也不知道前仓镇在哪,她就离开这里去四处打听,说不定义父他们也在找自己,到时候还能遇上。
     第二天今朝准备出府去给姜老伯送饭菜的时候,有几个木匠在那里敲敲打打做木子木桌之类的家具,她见他们脚底下扔着几块不要了的檀香木,心中一动,捡了过来,用布包裹好,拎着食盒往姜家村那边行去。她先把饭菜送去给姜老伯,回来的时候看到那大叔像上次那样在竹屋前刻着木雕。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1190617  
精华
帖子
733 
财富
5234  
积分
1251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0 
最后登录
2019-6-14 
好看耶。新开的文呀。努力填坑呀,我等你更新。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