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44 | 浏览:4698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旺夫小娇娘》作者:九月枫红(完结)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8325563  
精华
帖子
260 
财富
3825  
积分
402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9 
最后登录
2018-8-7 


一朝穿越,二十一世界的大龄女青年变身异世上吊未遂的小丫头,不仅声名狼藉,还被娘家粗鲁嫁人。夫家一穷二白?李空竹不悲不怨,挽起袖子做买卖,糖葫芦山楂糕,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有人上门羞辱?当她好欺负吗!李空竹毫不客气,回击的那些人抱头鼠窜。眼看小日子越过越好,一个变故突降农门。乖乖,她匆匆嫁的那个冷脸丈夫,来头不小啊……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8325563  
精华
帖子
260 
财富
3825  
积分
402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9 
最后登录
2018-8-7 
第1章 异世


一大早被人从炕上挖了起来。还未待李空竹睁眼,就被人连拉带拽的强行套了件大红的粗棉交领窄袖衣裙。


待一方清凉的井水湿帕抹上脸后,她终于意识到点什么,开始睁眼四顾起来。还不待张口,再一次被身旁那三十多岁,自称她娘的妇人给推到了一张破旧的梳妆台前。


“柱子娘,你来吧!”郝氏见自家女儿老实的坐下后,这悬着的心总算松了一点,转头对守在外面请来的全福夫人喊道。


“哎,好!”木板门被人从外推了开来,一跟郝氏差不多年岁的妇人走了进来。两人互相对视一眼,那妇人便移到了李空竹身后,随转头对郝氏笑道:“你放心,这有我就成了。”


“哎!那我出去忙别的了!”郝氏抿了下一丝不苟的发髻,临走时还不放心的用眼角撇了眼过于安静的女儿。


两人点过头后,柱子娘便从袖口中拿出一截红棉细绳出来,“开始了啊!”


“哦!”李空竹淡淡的点了点头,眼珠子随着屋子转了一圈,便闭了眼。


柱子娘看得愣了一下。只觉这丫头今儿咋有些不一样了?随后一想,都这步了,就是再闹也改变不了啥的,还不如认命来的好。想到这,她不由得瘪了下嘴,眼中讽刺一闪而逝。用嘴咬了一头红绳,两手撑着绳子快速的在那张娇艳的脸蛋上走了起来。


麻麻痛痛的感觉自脸上各处传来。李空竹闭眼沉思,想着才来不到一天的工夫,都还来不及细细打量这房中摆设,居然就要嫁人了?虽说上辈子混到了二十七八也没人愿娶她,可不代表她就该恨嫁不是?


几不可闻的轻叹了一声。伴随着脸上的痛感消失,她轻轻的睁了眼,就见柱子娘将一盒白粉倒扣了大半在手,对着她的小脸就是一通大抹。


农家妇人的手没几个是细皮嫩肉的,这妇人的手更是有好些龟裂开的口子,她那大力的涂抹,让李空竹疼得不由得轻皱了下眉头。


“咋地?还不甘心呢?”将半盒子的白粉扣到了她的脸上。柱子娘看了眼白得吓人的李空竹,满意的点了点头,“要说你如今的名声,有个能娶你的人,都是莫大的福气了。这大户人家里的丫头虽体面,可爬过主子**的,倒底有些伤风败俗不是?”


她一边说着,一边又拿了胭脂出来,同样的倒了半盒在手里,双手交替的搓了搓,随在李空竹两边的颧骨上大力揉搓几下。待那红彤彤的颜色稳坐上面后,这才拍了拍手,转移阵地的又给她盘了个头,插了根细细的银簪子作固定,“行了!”


“谢谢婶儿!”李空竹看着铜境里那跟鬼有得一拼的形象,没来由的心头一松。这模样,只要不是个憨的,想来没几个人有心情下得去口。


“嗯?哦!”柱子娘愣了一下,随赶紧的应了她的谢。见她冲自已笑得恬淡,没来由的为刚刚那番话感到心虚。想了想,她紧接着补劝了两句,“都说高门妾不如贫家妻,那赵家老三虽算不得好,可这日子都是人过出来的。这过去后,只要安心过日子,不愁得不了好。你说是不这个理儿?”


“嗯哩!我知道呢!”


她淡淡的点头应和,让柱子娘越发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定眼认真的看她几眼,见她正眉眼温和的与她对视。不免尴尬的搓了搓手,“我这也完了,一会让你娘儿几个进来跟你说些贴心话。”


“好!”


柱子娘得了她的回话,越加尴尬的不知如何自处,在衣服下摆处搓了下手,正打算寻个借口离开。正巧屋门这时被人从外推了开来,算是无形的解了她的难。


见到来人,她心口不由一松,脸上堆了笑的道:“梅兰来了,来跟你大姐说说话,这一走,得回门那天才能看到呢。”


“呵!”


几不可闻的讽呵,柱子娘却恍若未闻,笑着整了整衣襟,说了句,“你们姐妹慢聊,我出去看看有啥可帮的。”


李空竹淡笑着点头目送她走。一旁的李梅兰见到她这副模样不由得皱眉讽道:“怎么?上回吊,脑子也吊正常了?”


听了她这话的李空竹自妆台处转过身,与她对视,将她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眼。十一二岁的年岁,小模样清清秀秀。虽比不得原身娇艳白净,可作为农家女子,已算得上花儿一朵了。


“正常了!”相较于她的嘲讽,李空竹倒是淡然。


李梅兰没想到她会这般回答。若论以往,自已这种口气,少不得又会惹来一番唇舌战。可今儿……


难不成昨儿一吊真把脑子吊好了?想到这,她忍不住的用鼻子哼了一声,都说狗改不了吃屎,谁知以后会不会想出另外作死的花样?不过……


双手抱胸的斜睨对方一眼,张着那张绯薄的小嘴,溢出口的话尖得能刺死人,“管你是死是活,只要不死娘家,随你上哪死。”说罢,放了手,嫌恶的瘪了瘪嘴,转身快步的出了屋。既然她不闹,自已也没必要依着娘的吩咐来看着她了。


李空竹淡漠的看着那角浅绿衣角消失在了门角处。转了身,身子正对着铜境,看着里面厚粉遮盖的娇颜,不由得苦笑一声,“你这脑子,以前是如何想的?”


十年的身契约不好好遵守,偏要凭着几分姿色去爬**,若不是活契的身份,怕是早被主家打死掩埋了。


遣回家好好呆着也就罢了,还不识趣的可哪闹腾。有人说媒嫌农家苦,想破了脑袋还想身,做梦都想当上姨娘去吃香喝辣。搞得最后名声尽臭不说,连带的还连累了自已的弟弟妹妹。


这十里八村无人愿娶的。倒真应了柱子娘的那句,有人娶已算得上是莫大的福气了。既还不甘心的想着以死威胁,这一吊,也算是作到头了。


嘲讽的勾了勾嘴角,李空竹淡然的摸了摸颈间的红色勒痕。听着院中已然热闹起来的人声,居然无一交好之人进来送嫁,这原身做人也是够失败的。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8325563  
精华
帖子
260 
财富
3825  
积分
402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9 
最后登录
2018-8-7 
第1章 异世


一大早被人从炕上挖了起来。还未待李空竹睁眼,就被人连拉带拽的强行套了件大红的粗棉交领窄袖衣裙。


待一方清凉的井水湿帕抹上脸后,她终于意识到点什么,开始睁眼四顾起来。还不待张口,再一次被身旁那三十多岁,自称她娘的妇人给推到了一张破旧的梳妆台前。


“柱子娘,你来吧!”郝氏见自家女儿老实的坐下后,这悬着的心总算松了一点,转头对守在外面请来的全福夫人喊道。


“哎,好!”木板门被人从外推了开来,一跟郝氏差不多年岁的妇人走了进来。两人互相对视一眼,那妇人便移到了李空竹身后,随转头对郝氏笑道:“你放心,这有我就成了。”


“哎!那我出去忙别的了!”郝氏抿了下一丝不苟的发髻,临走时还不放心的用眼角撇了眼过于安静的女儿。


两人点过头后,柱子娘便从袖口中拿出一截红棉细绳出来,“开始了啊!”


“哦!”李空竹淡淡的点了点头,眼珠子随着屋子转了一圈,便闭了眼。


柱子娘看得愣了一下。只觉这丫头今儿咋有些不一样了?随后一想,都这步了,就是再闹也改变不了啥的,还不如认命来的好。想到这,她不由得瘪了下嘴,眼中讽刺一闪而逝。用嘴咬了一头红绳,两手撑着绳子快速的在那张娇艳的脸蛋上走了起来。


麻麻痛痛的感觉自脸上各处传来。李空竹闭眼沉思,想着才来不到一天的工夫,都还来不及细细打量这房中摆设,居然就要嫁人了?虽说上辈子混到了二十七八也没人愿娶她,可不代表她就该恨嫁不是?


几不可闻的轻叹了一声。伴随着脸上的痛感消失,她轻轻的睁了眼,就见柱子娘将一盒白粉倒扣了大半在手,对着她的小脸就是一通大抹。


农家妇人的手没几个是细皮嫩肉的,这妇人的手更是有好些龟裂开的口子,她那大力的涂抹,让李空竹疼得不由得轻皱了下眉头。


“咋地?还不甘心呢?”将半盒子的白粉扣到了她的脸上。柱子娘看了眼白得吓人的李空竹,满意的点了点头,“要说你如今的名声,有个能娶你的人,都是莫大的福气了。这大户人家里的丫头虽体面,可爬过主子**的,倒底有些伤风败俗不是?”


她一边说着,一边又拿了胭脂出来,同样的倒了半盒在手里,双手交替的搓了搓,随在李空竹两边的颧骨上大力揉搓几下。待那红彤彤的颜色稳坐上面后,这才拍了拍手,转移阵地的又给她盘了个头,插了根细细的银簪子作固定,“行了!”


“谢谢婶儿!”李空竹看着铜境里那跟鬼有得一拼的形象,没来由的心头一松。这模样,只要不是个憨的,想来没几个人有心情下得去口。


“嗯?哦!”柱子娘愣了一下,随赶紧的应了她的谢。见她冲自已笑得恬淡,没来由的为刚刚那番话感到心虚。想了想,她紧接着补劝了两句,“都说高门妾不如贫家妻,那赵家老三虽算不得好,可这日子都是人过出来的。这过去后,只要安心过日子,不愁得不了好。你说是不这个理儿?”


“嗯哩!我知道呢!”


她淡淡的点头应和,让柱子娘越发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定眼认真的看她几眼,见她正眉眼温和的与她对视。不免尴尬的搓了搓手,“我这也完了,一会让你娘儿几个进来跟你说些贴心话。”


“好!”


柱子娘得了她的回话,越加尴尬的不知如何自处,在衣服下摆处搓了下手,正打算寻个借口离开。正巧屋门这时被人从外推了开来,算是无形的解了她的难。


见到来人,她心口不由一松,脸上堆了笑的道:“梅兰来了,来跟你大姐说说话,这一走,得回门那天才能看到呢。”


“呵!”


几不可闻的讽呵,柱子娘却恍若未闻,笑着整了整衣襟,说了句,“你们姐妹慢聊,我出去看看有啥可帮的。”


李空竹淡笑着点头目送她走。一旁的李梅兰见到她这副模样不由得皱眉讽道:“怎么?上回吊,脑子也吊正常了?”


听了她这话的李空竹自妆台处转过身,与她对视,将她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眼。十一二岁的年岁,小模样清清秀秀。虽比不得原身娇艳白净,可作为农家女子,已算得上花儿一朵了。


“正常了!”相较于她的嘲讽,李空竹倒是淡然。


李梅兰没想到她会这般回答。若论以往,自已这种口气,少不得又会惹来一番唇舌战。可今儿……


难不成昨儿一吊真把脑子吊好了?想到这,她忍不住的用鼻子哼了一声,都说狗改不了吃屎,谁知以后会不会想出另外作死的花样?不过……


双手抱胸的斜睨对方一眼,张着那张绯薄的小嘴,溢出口的话尖得能刺死人,“管你是死是活,只要不死娘家,随你上哪死。”说罢,放了手,嫌恶的瘪了瘪嘴,转身快步的出了屋。既然她不闹,自已也没必要依着娘的吩咐来看着她了。


李空竹淡漠的看着那角浅绿衣角消失在了门角处。转了身,身子正对着铜境,看着里面厚粉遮盖的娇颜,不由得苦笑一声,“你这脑子,以前是如何想的?”


十年的身契约不好好遵守,偏要凭着几分姿色去爬**,若不是活契的身份,怕是早被主家打死掩埋了。


遣回家好好呆着也就罢了,还不识趣的可哪闹腾。有人说媒嫌农家苦,想破了脑袋还想身,做梦都想当上姨娘去吃香喝辣。搞得最后名声尽臭不说,连带的还连累了自已的弟弟妹妹。


这十里八村无人愿娶的。倒真应了柱子娘的那句,有人娶已算得上是莫大的福气了。既还不甘心的想着以死威胁,这一吊,也算是作到头了。


嘲讽的勾了勾嘴角,李空竹淡然的摸了摸颈间的红色勒痕。听着院中已然热闹起来的人声,居然无一交好之人进来送嫁,这原身做人也是够失败的。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8325563  
精华
帖子
260 
财富
3825  
积分
402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9 
最后登录
2018-8-7 
第2章 夫家


“赵家儿郎来接亲了!”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紧跟着的嘈杂哄闹和喜庆的鞭炮声也随之传了进来。李空竹平放于膝上的双手开始不自觉慢慢收拢紧握起来。


“赶紧将盖头盖了,来接了哩!”不知何时急冲冲跑进的郝氏,对着还有些发愣的李空竹吩咐着。


李空竹听到响动,转了下眼珠,不待完全反应过来,一条厚实的棉红盖头就那样罩在了她的头顶。脚底瞬间只余方寸,这时郝氏在她身边高声冲着门边唤着,“柱子,快来背你堂姐出嫁。”


“哎!”一正处变声期的粗嘎男声响起,随着脚步的走近,他半蹲在了李空竹的身边,“堂姐,俺背你出嫁!”


李空竹平复了一下发紧的嗓子,淡淡的轻“嗯……”了一声,上了他不宽的背脊。


随着身下之人移动的步子,她心头没来由的慌了一下。耳边的人声越来越响。有人在那高声叫笑着,“赵家三郎,抱得动你婆娘上车不?哈哈哈……”


“哈哈哈……”


“儿啊”众人嘲笑声中,郝氏开始了嚎哭,说了些过去后好好过日子之类的话。


紧接着李柱子将人放在牛板车上,李梅兰不待人坐稳,就急急的端了盆水给柱子娘,柱子娘再交给了郝氏。


随着“泼……”的一声水声响起,代表着这个闺女从今儿个开始正式的成了别家之人。


车轮的转动,郝氏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在耳边渐行渐远。李空竹端正着身子看着脚下的方寸之地,思绪怅然,她……真就这么嫁了……


车行安安静静的走了近一个时辰。到了目地,不说什么锁啦鞭炮之声,就是连着喧闹吃席的宾客也无。


出来迎接的不过是男方同一屋檐下所住之人。来人递了一根红色布条放入李空竹的手中,有妇人大着嗓门的道了声,“老三,牵着你媳妇去堂屋拜拜爹娘!”


于是,李空竹便跟着那扯紧的布条慢慢的下了牛车。跟进了院子,再拾阶而上。来到了他们口中所说的堂屋后,有人在身边扶了下她的手臂,温笑道:“三弟妹,跪下给爹娘磕个头。”


随着她的下跪磕完了三个响头,一道沉着的男声响起,“先这么着吧。这热孝期间不能大办,委屈你了老三!”


“大哥二哥也是为小弟着想。算不得委屈。”清清冷冷的低沉之音不咸不淡的溢出,瞬间令气氛冷却不少。


有妇人上前打着圆场,扶着顶着盖头的李空竹道:“这礼成了,还是送新娘子进屋歇着吧。”


“对对对!一个多时辰的路呢,以前细皮嫩肉的指定没吃过啥苦,可别颠坏了。”大嗓门的妇人话一出口,气氛又冷了下来。


李空竹心中淡漠,将手中的红布捏紧。来不及多做细想,身子便跟着那牵引红绳之人抬步走了出去。


跨过门栏刚转了个弯,后面便一声低喝传来,“不会说话就闭了你那臭嘴。”


“你个挨千刀的,我哪里说错了……”


随着声音渐远,前面不知何时停下脚步的男人,淡道一句,“到了!”说完,似老旧的木门作响,传来连续的‘嘎嘎’之音。


声音过后,男人的脚步声也跟着走动了起来。


李空竹倾耳听了一下,没有感受到手中红布的紧扯感。慢慢的将红布向手中收了收,发现布条的另一端似耷拉在地一般。这个结果,令她心中一松,一路上绷紧抿紧的嘴角也跟着向上轻微的翘起。


摸索着了门框,借着脚下的方寸之地跨过门栏,进到屋里后,又摸索着想将门给关起来。


听到响动的赵家三郎,转眼看了过去。再见到她所作的动作后,眉头不经意的挑动半分,带动左侧脸上密布的伤痕也跟着跳了跳,让那张本就冰冷的脸旁,显得狰狞不堪。


李空竹将门关上后,便自行慢慢的将盖头自头上揭了下来。突来的大亮光,让她有些不适的眯了眯眼。


待适应后睁眼,却被不远处立着的红衣挺拔男子吸引了目光。只见他面目清冷,唇薄淡粉,鼻挺拔俊秀,眉飞扬入鬓,凤眼深沉如墨。


她想,若不是左脸那张如荆棘般错综的伤痕,毁了他那如玉的容颜。既便是个瘸子,光凭着这张白皙如雪的无双俊颜,也能让不少良家好女子点头同意了这门亲事。


赵君逸见她没有半分怯意的盯着自已看了半响。有些不悦的蹙了蹙眉,随又似想到什么,嘲讽的勾了勾嘴角,眼中愠怒一闪而过。


李空竹本能的感受到了他不喜,却并不在意。走将过去,将盖头直接扔过架子**顶。转了头,冲他淡淡一笑,“当家地可否帮着打盆水?”


既他无意,那么,她脸上这厚得能吓死人的白粉,也不必留在上面了。


赵君逸微不可察的再次蹙了眉峰。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了身,拖着那条断了的右腿,一瘸一拐的开门走了出去。


见他出去了,李空竹转身坐在了那张陈旧的架子**上。


刚一落坐,**就“嘎吱……”的摇晃了一下。心下不免暗声嘀咕了句,“还真是破旧的得可以。”


眼睛在屋子里扫了一圈。不足二十平的地方,除了一角摆了个箱柜,临窗有一张断腿小黑桌外,就再无其它多余的装饰了。


眼珠又转动着向上移了移。见那泥糊的墙上开了如手臂粗的裂缝,连着头顶盖棚的茅草,也有好些已开始发黑陈腐。也不知,这样的房子,是如何经受住四季的雷雨冬雪的。


将打量完。就有人来了。


随着推门声响起,来人已轻笑着一手提着棉裙跨进了来,“三弟正烧着水哩。快入冬的天气,可别凉着了才好。饿了吧,正好煮碗面给你端来。”


来人是一二十左右的秀丽妇人。圆润如玉盆的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虽是单眼皮子,可眼睛却是大大圆圆形。小小翘翘的鼻尖,连着有些肉肉的嘴唇,给人一种十分讨喜的形像。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8325563  
精华
帖子
260 
财富
3825  
积分
402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9 
最后登录
2018-8-7 
第3章 试探


李空竹垂眼想了一下,也不知是这个家里的老大还是老二。实在是原身对于所嫁之人的不喜,连着这家人是啥样,都不想听她娘说完,就发了疯似的又哭又闹,寻死觅活的。


张氏将碗放在缺腿小黑桌上,走过来作势要伸手扶她,“你是新娘子,万不能饿着了。虽说咱们家不是个富余的,可是老三却是个会疼人儿的,这面还是他让他二哥代话,着我帮着煮的呢。”


李空竹听得作害羞状的垂了螓首,不过却是弄清了她的身份。对她低低的道了声谢,顺势起身过去,坐在了长条凳子上。‘害羞’的看了她一眼,装着不好意思动筷的样子。


张氏看得眼神闪了闪,道了句:“到底是大户人家出来的。看看,这一举手一投足的。哪是我们乡下人学得了的!”


李空竹不动声色的笑了笑,伸了筷子,慢条斯理的夹了一筷面条,优雅的送进嘴里。吃像极为漂亮,连着一丝声响也无。


一旁的张氏见状,眼神几不可察的闪过一丝嘲讽。随爽朗的笑了声,“煎了个荷苞蛋,在碗底呢。来来来,我给你夹出来。”


说罢,直接上手将筷子拿了过去,对着碗就是一通乱搅。


李空竹不经意的挑了一下眉头。看着她将一碗面搅得溢出不少汤汁,再将夹出的煎蛋给捅了个稀烂,依然不动声色的害羞看着。


张氏将蛋弄到面上,眼角瞟向那端坐的人儿心中有丝疑惑。不说在成婚的前一两天还要死要活的去身么?打听到的消息也是个泼辣不讲理儿的,如何就这么沉得住气了?


“哎呀,这蛋碎了呢。要不我重做一碗去?”


李空竹摇了摇头,“不麻烦二嫂了,倒是不饿。”


“水来了!”清冷的声音传了进来。


李空竹赶紧起身,做出了手足无措样,羞红着脸的绞着手指,轻移莲步过去。低着头咕哝着,“当……家的。”


赵君逸眼中一丝不耐闪过,眼角憋到张氏时,淡淡的轻嗯了一声。将盆子放在了那张小黑桌上。


“哎呀,老三回来了。倒是麻溜,看来是心急了哩!”说着,她故作明白的捂嘴笑了起来。眼睛撇向那碗捅烂的面条,伸手就端了过去,“我还是赶紧走吧,省得在这扰了你们。这面也烂了,一会三弟妹要是饿了,跟嫂子我说一声,我重给你做啊!”


“多谢二嫂了。”李空竹冲她曲膝行了个礼。张氏别有深意的一笑,抬脚快步的出了屋。


外面,有大嗓门的声音传了进来,“咋样?闹了没……咋鸡蛋碎成这样了?”


李空竹淡然笑着,摇着头,冲自已的夫郎问着拿条毛巾。


赵君逸冷淡的扫了她一眼,转身去到箱柜处拿出一条崭新的扔了过来。


不习惯与人同用?正好,她也不喜欢呢。


李空竹几不可查的耸了耸肩,快速的将脸上的脂粉洗去。擦净脸旁,露出了里面娇俏艳丽的素净之脸。


赵君逸见她洗去脂粉的面旁清丽白皙,脸如鹅蛋,眼如秋波。鼻子秀挺,唇红如朱,倒真真有七分好颜色,也难怪会生了那不该有的心思。


心中鄙夷一阵。这时,外面如今的赵家当家人,赵金生的在外唤了声,“老三,一会过来哥三个一起喝一顿。”


“知道了大哥!”


赵君逸淡道,转眼见人已打理好。走过去,端了水盆便又出了屋。


正找地儿挂巾子的李空竹见状,不在意的挑了下眉头,将那条毛巾直接掸在了架子**的侧**架上。


随后,将陪嫁拿来的包袱打开。见里面只有两件灰布的补丁麻布衣衫。


想着原身因为爬**被打,再遣回家时,连着一个布头儿都没带回来。为此,还若来了亲娘的好一通埋怨。就这两件布衫,还是原身的亲娘施舍的。


不过原身倒是嫌丢脸从没穿过。将出府时穿的那套细棉衣裙,一直套在身上。就算是脏了要洗,也是趁晚上没人时,将衣服洗净再用火烤干。


只是……那套细棉衣裙为何没在了包袱里?记忆里昨儿原身还套在身上才是,今儿出嫁换衣……


心下有些明白的李空竹,淡然的拿了一件补丁较少的出来。将身上那件土红的衣服换下后,又将头发拆了另梳了个用麻布包着的妇人头,至于那根细细的银簪。则是小心的放在了身上的粗布荷包里。


赵君逸被唤去跟赵家两兄弟吃饭喝酒,直到了近申时才回。彼时的李空竹,已经有些撑不住的坐在**头,倚着**架子闭眼打起了瞌睡。


“嘎吱!”随着推门声的响动,让她眉头轻皱,头向下一歪,立时惊醒了过来。


抬眼看去,见进来的赵君逸手中正提着两个装有半麻袋东西的袋子。见她到时,只淡淡的将她扫了一眼,道:“再分碗,你且去拿两副回来。”


“?”分碗?


并不理会她的不解,男人径直将提着的两个半袋麻袋,用力的向着桌子上一跺,转身又走了出去。


李空竹见状,赶紧的起身整理了下衣衫,随着他步了出去。


一出来,赵家的格局立时映入眼帘。整个房屋格局呈凹字形,三间上房并东西两间厢房,虽是土砖所码,但房顶却是实打实的青瓦。


而李空竹他们所住的地方,是院子里东西两面用泥土另起的草棚。两边各三间,她现在所在的房间,就是西面挨院门近的第一间房。另两间房,一间外面放着锄头,像是仓房,另一间较靠近后院,好似养着家畜。似印证她所猜一般,有两声猪叫伴着鸡鸣,传入了她的耳朵。


而东面的三间房。一间厨房,另两间却是关着,没有人住。随着她迈步到了院中,还看到了靠三间房后,离院门不远的墙边的地方,另还有两个棚子。


从这样的布局看来,赵家算是户不错的农家了。


“哟三弟妹也跟着出来了,正好,这碗筷俺都给你们分好放盆子里装着了,你赶紧端过去吧。”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8325563  
精华
帖子
260 
财富
3825  
积分
402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9 
最后登录
2018-8-7 
第4章 晚饭1

    李空竹回神,见厨房里出来的女人;肥胖黝黑的大脸上,一双小眼眯成缝的正对着她咧着大嘴笑着。目光顺着她手中的盆子看去;两双筷子,两个粗瓷中碗,并一个大碗放在里面。

    见她看着不动,女人扯着嗓子又道:“赶紧帮着收拾把,一会你男人还得码灶呢。不然光凭老三一个人动弹,得忙活到啥时侯去?”

    码灶?

    “愣着做啥,赶紧接手啊。”

    李空竹恍然,赶紧伸手在对方不善的目光中接了过来。

    另一边,正提着镐头和筐子从仓房走出来的张氏见状,不由得笑着解围道:“大嫂,老三家的才头天儿进门,还不知道咱分家呢。”

    “哼!”叫大嫂的郑氏从鼻孔中不屑的轻哼了声,转身就又回到厨房去分划东西去了。

    “她就是那么个强脾气!你别太在意。”已起走过来的张氏,笑得温和的给她作着劝解。

    “哪里的话,是我糊涂,不明白这家中的规矩哩。”

    张氏挑眉,不明白家中规矩?是一来就分家的规矩还是……见对方已经福身端着盆子走回了屋子。张氏只好作罢的将提着的筐子和锄头,拿到东面一间关着的房前,拔了插在铜扣上的木棍,将锄头和筐子放进屋里,随后又去到了西面的仓房,开始了另一轮的搬动。

    一下午的时间,李空竹除了拿回的那两副碗筷,便再无多余的东西。

    坐在屋子里,听着外面一阵阵的嘈杂之声。她头倚床架,努力的在脑中回想着原身所知道的一些资迅。

    好似说,这赵君逸是赵家老爷子有年跟人组队进深山打猎时捡回来的。当时看他伤得严重又可怜,赵家老两口又为人和善,至此便将他当做第三子养在了赵家。

    本来头年秋,老两口已经再着人商议这赵君逸的婚事了。耐何,这赵家三郎除了跛脚毁容外,还不是赵家老两口的亲身儿子。

    大多数的农家人,怕自已好好的闺女嫁过去,老两口活着时还能捞着点好混口饭吃啥的,可要是死了呢?赵家大郎二郎人能愿意这没有血亲的兄弟分家中家产?

    不说分家财,哪怕手脚好也成。可跛着一条腿能干啥?自已都养不活的废人,还能指望以后能养活老婆孩儿?那是得有多恨自家闺女的人家,才会同意结这门亲事!

    是以,这赵君逸的亲事,从头年秋耽搁到今秋都没有一户人家愿意嫁闺女的。

    本来媒婆拿了赵家老两口的媒人钱,还在尽心的找着。可就在一个月前,秋粮下来之际,赵家老两口想着给三儿子置点新的家具,好让外人看着体面点,也好提亲。便想着去山上找点木料。

    不成想,这一去是寻着根不错的木材,老赵头当即就手痒的想将它砍下。嘱咐着老妻在一旁等着,而他则拿着砍刀砍树。

    哪知,这树才砍到一半呢,也不知咋的,“轰……”的一声就朝着被砍的这头倒来。

    老两口当时避不及时,直接被那树给砸倒在了地上。老赵婆子因坐着未来得及起身,听说脑浆都给砸了出来,当场就结果了性命。老赵头虽因为跑动只砸到了后背,不过也只吊着半口气,等人发现搬回家时,就咽了气。

    老两口死在农忙秋燥的时侯,连着尸体都未停放,直接第二天就出了殡。

    这些,还是原身在媒人上门提亲,不经意过堂屋屋檐时,听到的两耳朵。

    因为赵家老两口一出殡,赵家三郎的亲事就更不好找。两个兄长急得不行,想着爹娘的心愿便是三个儿子成家立业的,如今只剩下老三单着,无论无何也不能让爹娘带着牵挂在地下不能瞑目。

    是以,两兄弟商量着,只要有闺女肯嫁过来,哪怕聘礼高一点也成。

    原身的娘一听说了这条件,立马就答应了这门亲事。想来,在她看来,有人能提亲已是原身莫大的福气,哪还管对方条件如何,是不是良人呢。

    李空竹不知道她娘收了多少聘礼,可对于赵家的另两房人,在她看来,怕并不如媒人所说那样,只为圆爹娘遗憾才是。

    不然,有银子为何不娶一门贫穷清白人家的女儿,非得让赵君逸娶她这么个无人敢娶,名声尽毁还做过爬床下人的人?

    不论这些,单说今儿她过门,就算再是热孝,也不会连着个亲朋也无法到场吧。更遑论才响午将过,一群人就忙里忙外的急着划清家中产物。

    与其说是圆二老的遗愿,不如说是另两房不想跟赵君逸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怕外人说道,只得找了这么个借口,给他成门亲,再分了家。

    从今儿赵君逸拿回的粮,和自已拿回的碗筷来看,怕净身出户也不为过吧。

    “嘭!”不期然的,门再次的被撞开。

    进来的男人将红衫一角掖在腰间,露出里面黑色的麻裤。满是混泥的双手,抬在空中,看着坐着发呆的李空竹,面无表情的说道:“灶还未码好,一会你借着大房二房的厨房多做点饭,两家哥嫂晚上吃饭算在我们这一房。”

    大房二房?怎么,他们厨房没分开?

    李空竹点了点头,起身到小黑桌前,将两个半袋子打了开来。见里面是高粱米和苞米面,抬眼看向男人,“可有分菜园?”

    赵君逸几不可查的摇了下头,“你看着煮吧,咱家是啥情况,想来他们也知道,尽量煮多点。一会端出来,别让人说了小气。”

    李空竹心中腹诽,面上却很是恭敬的点头道了句,“知道了!”

    男人眼角扫向她平静如常的脸上,见看不出任何异样,随也懒得再理的步了出去。

    李空竹用小碗挖出两碗高粱米,又用小木盆装了半盆苞米面。端着出屋时,正好看见自家屋角那忙活的三个大男人的身影。

    听着响动的三人,有两人转头回看了过来。李空竹有礼的冲两人唤道:“大哥,二哥!”

    两人见状,皆颔首的回了个嗯字,随又再次转过了头。只是赵银生在回头之际,愣是用眼角多看了几眼那窈窕的身影。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8325563  
精华
帖子
260 
财富
3825  
积分
402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9 
最后登录
2018-8-7 
第5章 晚饭2

    “还真别说,大户人家里头呆着的,就是不一样。你说是不老三?”

    赵君逸没有吭声,只平淡的将和好的粘泥给递了过去。

    赵金生黑厚憨实的脸上有些不悦,看了自家二弟一眼,“都过去的事儿了,以后都是一家人,可别再说了这话。”

    赵银生不屑的憋了憋嘴,油滑的脸上满是堆笑,“我这不是想夸两句嘛,大哥你作啥这么警醒,再说老三都没说啥呢。是不是啊老三!”

    赵君逸并不答腔,见他抽了手想混空儿。只好自已上手挤了他的位置,道了句,“二哥若是觉着累,就在一边歇息会吧,这点,我来弄就成了。”

    “那敢情好,我正腰疼呢,反正也剩不啥了。你跟大哥弄吧,我回屋去炕上直直腰。”说罢,当真转身向院子走去,冲着厨房门唤了声,“媳妇儿,给我打盆水来。”

    刚进到厨房的李空竹,正跟着郑氏和张氏寒暄着。

    听到唤的张氏,笑着嗔了句,“怕是腰病犯了,想着趁空偷懒呢。”说着,顺手拿了门口架子上的木盆,去到放水缸的地方打了瓢清水,招呼了声郑氏和李空竹,走了出去。

    郑氏伸着脖子朝外看了眼,不屑的瘪了下嘴,转回头看了眼李空竹拿来的粮食,咧着大嘴,张嘴就道:“拿这么点,还不够俺家男人塞牙缝的,合着忙活了半下午,没点油水不说,连顿饱饭也没。”

    “大嫂若是觉着少,我重回去舀两碗去。”

    说着的同时,转身走了出去。对着还在垒灶的赵君逸喊道:“当家地,可是忙活完了?若是不忙,能帮着舀两碗米粮过来么,我……我不太知道大哥二哥的饭量,大嫂说少了哩!”

    正在码活的两人抬眼看来,见她低着个头,在那不知所措的绞着手指的可怜样儿。赵金生的脸色立马就不好看了,对着厨房里的郑氏喝道:“帮着做点活,你斤斤计较个啥,家又不是没有粮,你老惦着老三家的干啥。咋分的家你不知道啊!”

    郑氏在里面听得气得一哼,插了腰就想要吼。亏得张氏见情况不妙赶紧的跟了进来,拉着郑氏跟她使着眼色。这新妇进门头一天呢,可别闹得太过,让邻里人听了,多多少少会失了脸面。

    郑氏见她那样,就哼了一声,“净干些脱裤子放屁的事儿!”又不是没被说闲话,还怕再多一遭不成?

    张氏懒得跟她解释,见她不打算闹了。就转了脸笑看着李空竹道:“我瞅着粮也差不多少。添也添不了两把,都是亲戚,你也多包容点。”

    “倒是我不知事儿了。”对于她话中说自已故意挑事儿,李空竹只歉意一笑。

    张氏则再次挑了眉头,认真的将她好生的打量了一遍,随温笑道:“你是个知礼的,以后要有啥屈着了,直接说出来就成。咱们一家人不唠两家话。”

    “嗯哩,我记着二嫂的好哩。”

    张氏见差不多了,拉着郑氏就向厨房外走去,“大嫂我见你下响又是搬鸡舍又是挪猪窝的,指定累着了。要不趁着空回房歇会儿,顺道再帮着看着点咱两家的孩子,我来帮着老三家的做晚饭。”

    郑氏本有些不甘,可听她说让歇着,又有些动心。越过张氏头顶瞄了一眼站在一边的李空竹,见她低着个头,一副任打任骂的样儿,就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了句,“成吧,我就不在这招人烦了。”

    “看你说的,都是一家亲的,哪有人会烦了自家人。”张氏笑着送了她出去。随又转身来看着李空竹道:“三弟妹准备做啥样的晚饭?”

    李空竹倒是没做啥像样的晚饭,只做了个高粱米水饭,并着烙了一盆的玉米面饼,由于没油没盐,又没菜的。就舍着脸皮跟张氏求了点,弄了个炒白萝卜丝,就当做是三家人的晚饭了。

    吃饭的时侯,两家的儿女也跟着出来聚在了一起。三家人,十二张嘴,不到两刻钟的时间,就将那一盆高粱米水饭和一小盆的玉米饼吃了个干干净净。

    末了,郑氏看桌上菜盘子里剩下的一点沾盘的菜汁,还很是可惜的咕哝了句,“真是败家,都不知道少炒点,这油水一洗,都得扔畜生肚里去。”

    李空竹有些无语,只当听不见的起身快手脚的拾缀了起来。

    张氏抱着有些犯困的三岁小女儿,只笑了笑的起身,向着西厢走去了。

    赵金生瞪了眼不识趣的自家婆娘,随又跟赵君逸低声的商议了几句什么。待两人谈完,就各自回了各房闭门歇起了觉。

    李空竹将碗筷洗好分了出来,再打了温水净脸后,天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

    农家人嫌点灯费油,大多数会趁着天将黑就开始闭门睡觉。这会儿站在院子里,四周一片漆黑,寂静的夜空连着一个星点也无,深秋的凉风一吹,冻得人直打了得瑟。

    今儿一天的际遇,让李空竹心里直犯了嘀咕。可再怎么嘀咕,如今到了这一步,她也不可能说现在就立马跑路。不说这个时代的行情如何,单说身上除了根细银簪子就再无一物的,自已又能跑哪去寻寻身之所?

    不过好在赵君逸对她无意,这点倒是让她放心不少,至少可以先在这混段日子再说。想着那张不大的破床,她又有些犯了愁,一会要怎么铺陈开来呢?

    搂着胳膊再次感受了一下秋夜里的凉意,终是抬脚向着屋子走去。

    “嘎吱!”轻轻的推开陈旧的木门,李空竹寻着床的方向瞄了一眼。并未感到有人影坐在那里,又向着残桌这边觑了眼,还是未见到人影。

    不由得皱眉关门,摸索着去到床边,想了想,唤道:“当家地,你可睡了?”

    黑暗中只闻着一阵风丝从墙避缝隙钻进,屋子里静得连丝人气儿都感觉不到。

    难不成让她在这守一晚上不成?这男人也未免太过差劲了吧。

    “当家地若是不愿与我同床,不若另拿一床被子与我可好。借着桌子,我也是能睡着的。”没见过哪个男的这般冷血冷情,既是要分着睡,好歹给人打点好不是?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8325563  
精华
帖子
260 
财富
3825  
积分
402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9 
最后登录
2018-8-7 
第6章 生病

    依然无声无息的过了半响。站得有些腿木的李空竹,既使再好的脾气被他磨得生了火。这深秋霜降的天气,屋子又透着风,当真当她是无故女金刚了不成?

    想着的同时,她直接赌气的脱掉鞋子,一个翻身就上了那张破床。

    “嘎吱!”

    “你干什么?”黑暗中,冷冷的话语从床的另一头传了过来。

    李空竹挑眉抬头,“当家地不应,我就不请自来了。”

    “滚下去!”

    滚?李空竹转身面朝床外,直接不客气的将那床硬得似铁的被子裹在了身上,“我一弱女子,实在不好演绎这般高深无雅的动作,当家地若不嫌弃,就由你来示范一次吧!”

    另一头的赵君逸被她把被子裹了个干净,又听了她这话,不由得双眉紧蹙起来,只觉白天看着她时是一个样。如何这会又是一个样?想着听来的消息,又觉哪一面都不像了她,难不成还是个多面性的人?

    一手捂着胸口,夜里的寒凉让他心口犯起了沉闷,白日里做了点重活又走了远路,怕是旧疾要犯了。

    暗中运气几回,终是将那溢出口的轻咳给压了回去。倾耳轻听对面的动静,见对方呼吸均匀平和,既是不想,既然睡着了!

    实在心口犯疼的厉害,他也懒得再多作纠结。挪动了身子,向着靠墙的一面紧贴而去……

    一大早李空竹便醒了过来。起床时麻利的整顿了自已,想着自已昨天因为太累,既是毫不设防的睡了过去,不由又觉有几分丢脸。

    好歹自已也算是有几分姿色的人,这赵君逸就算再怎么不得意自已,总归还是个男的。要是他半夜起了色心,就算他是个跛子,以着自已女人的身板,无论如何还是会吃亏的。

    眼神朝着床上躺着的另一人瞄了一眼,见他还在睡着,身上除了件里衣外,被子都没有一角。

    想着昨晚自已的行为,到底觉得有些过火。这床不比炕,又是深秋,若是着了寒,生了病,倒真成了她的不是了。

    提着被子,小心的给他盖上。哪知,才将一松手,对方就立马睁了眼。

    李空竹被吓了一跳,赶紧的起了身。道了句:“天还早着呢,我且去做饭,当家地你再睡会儿吧。”说完,提着门旁立着的木盆就走了出去。

    一出来就赶紧的拍了拍胸口。刚才那一瞬间,她既从那厮眼里看到了杀意,若不是他隐得极快,她真怕他下一刻就会伸手来拧断她的脖子。

    此时的天还有些麻亮,村子里却已经有炊烟生了起来。

    住在西厢的张氏也起了身,两人一照面,相互的招呼了声,随一同去到厨房开了门。

    李空竹打了凉水洗脸,没有牙具,只得含着水多漱几遍口。想着一会得空,去摘几枝柳枝回来,不然不刷牙,还真有些不得劲。

    “灶今儿阴一天,怕是就能烧了。若是缺柴禾就吱一声,我让苗儿他爹给你们打两捆回来。”张氏在一边麻利的和着三和面儿,一面又亲切的跟她说着话。

    李空竹笑着说声不用了。随回了小屋取了米,等张氏将粥饭煮好盛出,自已才接手洗锅熬起了粥。

    张氏将三和面儿的馒头从中间大锅屉笼里夹了出来,又盛了碟腌咸菜。两手端着盆对她道了声,“我做完了,先去张罗了啊。”

    李空竹点头,坐在灶前平静的看着灶堂里的灶火。外面的郑氏也起了床,看到张氏嘟囔道:“你起得还真早。哟,还蒸了馒头,一会给我留两吧,我光煮个粥就成了。”

    张氏脸上有一瞬间凝住,随又笑道:“倒是蒸得不多,光苗儿爹一顿就得三四个的,还真不好分。”

    “这一盆少说有十个八个的,老二吃个三四,你跟苗儿还能全造完啊。”

    听她理所应当的口气。张氏眼中有丝不悦,正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正系着腰带出来的赵银生听到,倒是嘿嘿的笑了嘴,“大嫂,咱们可是分了家哩。要还在一起吃,哪不跟没分一样么?这样,你让老三两口子心里怎么想啊。”

    郑氏哼了声,见赵金生已经黑着一张脸从东屋走了出来。倒底没敢做得太过,转身向着厨房走来。

    一进来就见李空竹再盛着粥,瞟了一眼,清汤寡水也不是很浓,就不屑的瘪了下嘴。拿出身上挂着的钥匙开了碗柜,从里面拿出昨夜分好的白面放到了木盆里。对着外面扯着嗓子喊道:“当家地,你看咱儿子起来没,今儿早上咱们擀白面吃。”

    李空竹只当没听到般,快速的把锅洗刷干净了,端着粥盆就走了出来。

    郑氏见状,暗地里呸了一口。想着昨儿分家的事情,要是她闹一场的话,说不定那两亩山桃地还省下了呢。

    而这边的李空竹把饭做好端了过来,却见赵君逸仍然躺在床上闭眼睡着。

    想着刚刚他的眼神,倒底没敢再上前去,而是将他那碗用大碗装好放在一边,自已则快速的解决掉自已那份。

    拾缀好后就起身道:“当家地我们可有分到水桶?”

    “嗯。”男人终是睁眼看向她。抬手指了一下旁边仓库的方向,“西面三间草棚分与我们这房了,你自已去寻吧。”

    李空竹见他脸色有些不好,想着昨儿夜里自已独霸被子一事儿。就有些担心问道:“你可是不舒服?”

    男人并不理会与她只重闭了眼,均匀的调整起了呼吸。

    李空竹见状也懒得相理,只道了句,“若是能起,还是将粥喝了吧。”便出了屋,去到仓房寻了只上沿破洞的水桶,问了张氏水井在哪后,便出了赵家院子。

    一出来,她就将整个赵家村给环视了一遍。

    整个村落倚山傍水,坐北朝南。抬眼向北望去,丛山峻岭的高山连绵不绝,将整个赵家村呈半包围的绕在其中,就像环抱的婴儿一般,倒真是一块宝地。

    寻着张氏所说的方向,来到村末挨着清河溪水的一处井眼处。见那里已经有不村人在排队等水,大家在看到她时,皆露出一副好奇又鄙夷的目光。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8325563  
精华
帖子
260 
财富
3825  
积分
402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9 
最后登录
2018-8-7 
第7章 嘴仗

    由于大多是男性,大家也都有些避嫌的没有与她搭话。只……

    “你是昨儿个赵三郎娶回家的丫头?”一三十出头的妇人,一双八卦之极的眼睛看着她上下打量着。

    李空竹点了点头,微笑一下。却并不搭话。

    妇人见状,瘪了下嘴,随又笑道:“倒是害起臊了。大户人家出来的,就是不一样,瞧瞧这身段小脸儿的,你男人怕是乐坏了吧。”

    “轰!”的一声,一些忍不住的村人跟着相继的轰笑出声。再看李空竹时,眼中却更加鄙夷。爬过主子床的奴才,是不是完壁还两说呢。不过那小脸倒是不错,想来滋味嘛……有那不正经的男人,开始有了几分挪瑜盯着她上下打量起来。

    李空竹心中有些恼怒,面上却显得极为平淡,只淡淡的看了那妇人一眼,并不接话。

    众人轰笑声中,她只安静的等着排队打水。一些有色男人的眼光看得她心火大冒的同时又无可奈何,这个时侯,她怎么开口都是不对,惟有等着任人看着。心中却思索着,往后打水还是错开点时辰的好。免得大早上大家抢水时,再遭了人的诽议。

    那妇人被她冷淡的扫了一眼,心中有些不舒坦,见终是挨到她打水了。又哎哟了声,“这可怜劲儿的,虽说赵三郎腿脚不好,可平日里见着也是有把子力气的,咋今儿不见了影儿,是不是累着了啊!”

    “哈哈哈……王家嫂子你还真是嘴不饶人,你咋知道人赵三郎是不是累着了?”

    “一个个的哪个不是毛头小子过来的,这点事儿还用得着明说不成?这没沾着腥的猫,一旦沾上了,哪还有够?”王氏插腰点了一圈围看的人,又瞄了一眼正弯腰打水的李空竹。瘪了下嘴,刚见她走路姿势怪正常的,说不得还真不是完壁之身了呢。也就赵三郎那么个又丑又跛的能要吧,要是换了别人,哪个就敢要了这么个不知羞的。

    将水提起来的李空竹听了这话,就是再好的脾气也给磨得没了。转过身看了那王氏一眼,只轻轻的对着她福了个身,“婶子说的这话儿,一会奴家会原封不动的给当家地说说,让他去跟叔探讨一下,叔是怎么能够不累还下地儿的。”

    “轰……哈哈哈哈……”一群大男人相继又大笑起来。这两婆娘吵架还真是敢说。这依着赵三郎家的所说,那王氏的男人能够不累又下地儿的,不是不行么?那王氏这么说人家,是不是又是酸醋心理啊!

    王氏听了这话,满脸涨红的恼努得不行。插腰看着提水走下井台的人儿,直恨不得上前去抓花了那张狐媚的脸。

    而李空竹在说了这话后,就迅速的提着打上来的半桶水,埋头快速的自人群中穿出,向着赵家方向行去。

    王氏张口就叫了声站住。一些围观的人里有几个妇道人家,怕事儿闹大不好收场,就相继拉着她劝,“她是个不知羞,你跟她一样作啥,这不是自降了身份跟她一路么。”

    “可不是,听说是个混不吝,要真闹起来,跟着那样的人也不值当……”

    李空竹听着身后隐隐传来的话音儿,心中着实怨得不行。怨老天咋就让她穿了这么个地方,这么个身子,还嫁了那么个冷淡的人。上辈子活了二十八年,一直勤勤恳恳的作着老实人,连件亏心事儿都不敢做,为何就得了这样的惩罚?

    一路气鼓鼓的回到赵家,将把院门推开,院中正在玩耍的三个小儿就冲了过来,围着她上下打量。

    其中一个四岁大的男孩儿更是冲她伸出了手掌,“三婶,俺娘说成婚第二天要认亲呢,认亲长辈都要给红包,你给俺发一个呗。”

    他一开口,另一双小儿女也跟着抓着她的阔腿裤叫着要红包。

    李空竹被弄得尴尬异常,手提着桶勒得手指生疼,想换个手吧。又怕将这三小儿给碰到。

    一时间,倒真不知该咋办的好。

    “过来!”

    不知何时已经起床的赵君逸,出来看到这一幕时,只冷淡的冲着这边唤了声。

    三小儿听了他的唤,转头有些怯怯的看着他。随又回头,仰望着李空竹希望她能快点拿出红包。

    “过来!”又是一声冷淡之际的声音。

    另两个小儿有些抗不住的松了抓着李空竹裤腿的小手,只那领头的四岁小儿还有些不服气的嘟着嘴抗议:“俺娘说有红包哩,俺要红包!”说着,就有些咧了嘴,那样子似要大哭的趋势。

    李空竹看得有些心软,手向着腰间那个粗布荷苞摸了一下。正想着要不要拿出来哄哄,不想一道沉喝伴着一个人影,快步的将那小儿给提了过去。

    “你个混不吝的混仗玩意儿,谁教你要的红包?看老子今儿个不打死了你。”

    “当家的你这是干啥……”坐在堂屋正吃着面的郑氏看架势不好,赶紧放碗跟跑出来。

    “啪啪!”哪成想,她叫喊的话还没说完,赵金生那粗厚的巴掌就狠狠的落了两巴掌在自家大儿子的屁股上。

    “哇哇……”赵铁蛋被自家爹扇了屁股。张着大嘴就开始仰天大哭了起来。

    后面的郑氏急红了眼,直接扯着嗓子就开始大叫:“你这是干啥?娃才多大你就照着死里打,你打,你打啊!你干脆打死好了。看老娘还给不给你老赵家生!”

    叫着的同时,快步跑来将咧嘴大哭的儿子搂在了怀里哄着。其余两小儿,见到大人打人,也跟着咧开了嘴儿的大哭起来。

    赵金生见大儿子被她搂着,小儿子又跟着哭了起来,不由得气怒一喝,“都他娘的哭个啥,把嘴给老子闭了。一个二个不省心的玩意儿,谁他娘教的你们这些!”

    “哟,怎么,这哪一点错了。你恼个啥?论着这十里八村成亲结婚的,哪一个不是第二天认亲敬公婆茶水的,怎么,偏偏咱们家是个例外?要不得,还当成了宝贝疙瘩惯着?”

    郑氏也来了火,直接将大儿子拉到身后,又将小儿子搂了过来,插着腰边喝骂,边看向那边有些尴尬的李空竹。哼了一声,“不是大户出来的,几文钱还放在眼里啊,当初成亲聘礼都要了二两。还真是小气得紧!”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8325563  
精华
帖子
260 
财富
3825  
积分
402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9 
最后登录
2018-8-7 
第8章 围墙

    赵金生听得又要发了火。这时听着哭声的张氏也赶紧从西屋房走了出来。步下台阶,轻唤着闺女一声,将她抱起,远离了这吵闹之地。

    郑氏见状,不满的瘪了下嘴,也不知帮个忙,要到钱,她是想要不想要?

    “几个侄儿侄女的认亲钱,一会我自会给两家哥哥嫂子送去。这会儿,能不能让我的媳妇儿先回来,她还提着水,这么堵在大院门口的,让过路的人看了去,到底有失了脸面。”不知何时步过来的赵君逸,脸色平淡的看着赵金生说道。

    赵金生被他看得有些心虚,吭哧了下,“别听了你大嫂那张白活的嘴。啥认亲钱不认亲钱的,没有钱,难不成就不是亲了?”

    赵金生虽说分家有些愧对这个三弟,可一想到那本就是自家的家财,若真要分给这没有血缘的弟弟,还是有些不舍。是以,在分家时,他就顺着其余人,偏心的除了一个月的口粮,只给了二亩结酸桃的山桃山坡给三房。

    当时想着若以后他们家实在过不下去了,自家就偶尔接济一下。哪知后来,那二亩山桃林倒成了香勃勃了。为此,几家人算是彻底的翻了脸。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就说郑氏在听了赵君逸说送钱后,眼珠就转了下,见自家男人又说了这样的话,就不满的接嘴,“人老三都说送了,你作甚要拦了去。”

    说完,又转头问着赵君逸,“老三你哪来的钱啊,是不是爹娘生前给的,给了多少啊!”若真是两老不死的给的,也太过偏心拎不清了。

    赵君逸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并不接她的话,对赵金生点了个头,便吩咐着还傻站着的李空竹道:“走吧。”

    李空竹点头,赶紧将桶换了个手,提着跟在他的身后回到了自已所在的小屋。

    西屋里的二房两口子,见外面没了闹声。无趣的坐回了炕上。

    赵银生眼珠子滴溜的转着,“老三哪来的钱?难不成真是爹娘给的?”

    张氏拍着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小闺女,听了这话也不吭声,只问着,“坯子你看成没成,别一会我娘家哥来了,不成,还白来一趟。”

    “早干了,今儿早上我看过了哩。”赵银生歪坐在炕上,看着她又问,“你说老三的钱是哪来的?”

    “我上哪知道去。”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不过心中到底还是有些膈应。老两家伙死了,两家人翻遍了存货,也就那么几两银子。若真是给了老三的话……张氏眼神闪了一下。随岔开话题让自家男人去村口,看看自家娘家哥哥到底来没来。

    这边李空竹跟着赵君逸回了小屋,将水桶找了个盖帘盖了,见桌上留饭的碗空了,便伸手将之利落的清洗了干净。

    赵君逸冷淡的看着她做着一切,从一旁的立着箱柜处拿了个天青色的绸缎荷苞。放入腰间,跨步便出了屋子。

    李空竹眼角瞟了一眼。随不在意的去到仓房找来一口锅边破了洞的旧锅,拿着洗刷的笤帚就开始用力的清洗起上面的铁锈来。

    正费力刷着呢。院门就被推了开,迎面进来四人,领头的赫然就是二房的赵银生。

    进来的几人,眼光皆在她身上视环了一圈。随又不在意的瘪了下嘴,有个男人更是举着丈量的跬步拿着在那比划着,“如何丈量?打算给那边留多少?”

    赵银生油滑的脸上堆着笑的用脚比了比,“从这吧!”随又转头问着正倒水的李空竹道:“老三家的,老三呢?”

    “当家地好似有事儿出门了。”李空竹摇了摇头,见他们拿着传说中的测量仪器还很是好奇了一下。

    “出去了,那这事儿怎么商量啊。”

    赵银生嘀咕着。后面一高壮男子则不耐烦的道:“还商量个啥,有得住就不错了。还敢强嘴不成,一会儿要是有不满,让他来给老子说,老子倒要问问看,这么多年的赵家米粮喂哪去了。”

    “大舅哥儿你别急着了。俺就是想着好歹是兄弟……”

    “啥兄弟!又没有血亲,不过是个捡回的外人罢了,你老爹娘有那善心,我们可没有。我还就告诉你了赵银生,我妹子嫁你可不是来吃苦的,你要敢在分家后还向着外人,看我哥儿几个不扒了你的皮。”另一黑脸汉子接着虎脸喝道。

    “是是,我知道哩!”

    一边的赵银生连连点头。李空竹算是听出了点门道,敢情这是专说给她听的?看着他们在那比划着分线,就有些猜测到什么。

    果然,不到两刻钟,那伙人就开始不知从哪搬着泥坯土砖进了院。用着粘泥混着的烂稻草,开始抹泥砌起了围墙。

    李空竹看着渐渐码起的墙体,心里骂娘的心思都起了。

    她这才进门第二天哩,这里里外外的弄了多少事儿。如今更是过份的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急着将院墙分开,这让她下响从哪出去?难不成翻院墙不成?

    李空竹很想就此上前去理论,可看着那几个男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又只好忍了下来,趁着他们还没有砌高,自已又赶紧的去到井边打了半桶水回来。

    随后就一直坐在小屋里开始生闷气。觉着自已当真倒霉透顶,满打满算来到这个世界三天不到,却让她经历了这般多无语的事情,真是再好的脾气都快磨没了。

    “不行,我不能搁这儿傻着。”想着的同时,她一个大力起身,摸了摸自已腰间的银簪子,似下定决心般,又去到一旁,从床架子上取下挂着的陪嫁包袱。

    背在肩上正准备出屋跑路时,屋门却从外给推了开来。

    看着进来的人,李空竹愣了一下。随又似泄了气的皮球般,让满腔的怒火变得心虚不已。

    赵君逸一进来见她背着个包,那准备跑路的样子。眼中忍不住起了丝嘲讽,对她回避又有些心虚的表现更是不屑一顾。

    径直走到衣柜处,将那天青色的荷苞小心的放入柜中。随又走到床边,脱鞋,上床,躺着闭眼。一气儿的动作下来,连看都没多看她一眼。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