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9 | 浏览:83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网游文 已完结)《时光易老 情谊不散》作者:凉烟慕暖(原创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1221  
积分
34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6-9 


1   枫哥要退游

“凉凉,枫哥要退游了。”柳静刚一登陆游戏,就收到了好友“万岁岁”的消息,她口中的枫哥是游戏里二人的结义大哥,枫火。

柳静玩儿的这款游戏是网易新出的手游《楚留香》,也有pc端,可以在电脑上玩儿,因为工作的原因,柳静不爱玩儿单纯的电脑游戏,有了手机,至少可以随时随地的玩儿,再加上网易的宣传做的还不错,游戏中的画质很吸引人,柳静就拉着自己的闺蜜蔡晓旭进了游戏。用大家的话来说这个游戏比较“肝”,但柳静还是被它的画质所征服了,一直玩儿到现在。柳静选了云梦,取名叫“暖暖”,虽说是游戏里的奶妈既能加血又能打人,但是打人根本不疼,再加上柳静不喜欢pk,也没有过多的追求高修为,只能算是游戏里的小透明。蔡晓旭选了华山,一开始她是选暗香的,但是由于装备太差劲连怪都能打死她,就改成了华山,好在还能在副本里撑一阵。

柳静同意了蔡晓旭的入队邀请,通过跟随来到她角色身边。蔡晓旭正站在鸡鸣寺的塔顶上,在这里能看到金陵城的星空,也能看到城内的点点灯火,让人心境平和。每次上游戏,三个人总会来到这里,三人的结义树也种在了这里,每天要浇三次水。当时种在这也是心血来潮,后来每次浇水都得爬塔,也是苦不堪言,万岁岁一直在说,当初肯定是脑抽了,才会把树种在这。

【队】暖暖:枫哥为什么要退游?

【队】万岁岁:你这阵子上线少,最近枫哥这事闹的可大了,天天刷喇叭,世界上对骂。

【队】暖暖:把枫哥叫进来?劝劝他?

【队】万岁岁:能说的我都说了,全帮的人都在劝他,不管用,他执意要走。

【队】暖暖:你和我说说经过。

枫火游戏中选了武当,帮里人都叫他枫哥,一来是这个人比较讲义气,经常帮人过任务,二来是因为他主持着帮里的各项活动,也经常在帮里发红包。《楚留香》这款游戏可以在帮会频道发红包,枫火的红包总是一连十多个。

枫火和柳静、蔡晓旭结义也可以说是她俩慧眼识英雄,提前抱了大腿。他们是开服第一天通过随机加好友认识的,枫火参加过这个游戏的几次内测,而她俩则是游戏小白,前两天都是枫火带着他们任务的,一来二去便熟悉了起来,再加上游戏里谁都希望有个队伍,这样做任务也方便,三人就结拜了。也不知道枫火是做什么工作的,只知道他家境很好,开服才一个月,他已经往游戏里砸了两三万了,修为是全服第一。很多副本,枫火能过,加上柳静和蔡晓旭二人就成了累赘,有时候,他们也会分开任务。

“香芋炒饭”是三人一次下副本中结识的,因为当时柳静和蔡晓旭修为还不是特别高,尤其是柳静,加血加的不多,自己也抗不过副本里艾青、艾红的合体技能,麻衣圣教新秀副本还需要两个奶妈才能保证顺利完成,在世界频道上喊了一个,就是“香芋炒饭”。香芋炒饭的性格是很外向、开朗的那种,在枫火点npc交谈的时候,她操作着游戏人物,做着“装死”、“猜拳”、“寒暄”等动作,打boss的时候,她可以说是主力,因为柳静这个奶妈实在是不给力。后来打本又遇到了几次,就这样熟悉起来。

枫火提出要把香芋炒饭拉进结义队伍,柳静和蔡晓旭都没有什么异议。但是,香芋炒饭拒绝了,她说自己有结义队伍。柳静问她怎么没见她的结义同伴,香芋炒饭说他们最近有事忙不上线,过阵子忙完了就会上了。柳静三人也没多想。

有一天,枫火给柳静发来消息,“我打算和香芋炒饭组cp。”柳静发了个问号脸,问,“你是认真的?”这阵子他们四人建了个yy房间,为了方便打本的时候枫火指挥,香芋炒饭加入之后,会在里面唱歌,还会聊一些生活中的事情。柳静他们也慢慢了解到,她现在大一,在青岛的一所学校上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有了她的加入,yy房间变得热闹起来,她经常会问枫火关于游戏装备、副本等问题,闲暇时也会在里面唱歌。

柳静还真不知道枫火怎么对香芋炒饭有了想法。她问万岁岁,万岁岁回了她一个白眼,说,“也就是你这么迟钝。你没注意,香芋炒饭从来都是有问题问枫哥,不问我们吗?平时组队也是给枫哥一人加血,都是你管我还有其他人的吗?还有,你就没觉得香芋炒饭和枫哥说话的声音有些不一样吗?”柳静回了一个“我倒”的表情。

后来,四个人经常一起下本,只是,枫火和香芋炒饭不再和柳静、万岁岁一起爬鸡鸣寺,爬武当金顶,不再一起去一个地方抢一级的野花。

柳静和蔡晓旭已经设想着枫火和香芋炒饭一起玩儿到游戏里出结婚系统然后结婚了。但,事不遂人愿。

前段时间,柳静因为工作原因没怎么在线,让万岁岁帮她做任务。这段时间,枫火的事闹的满服风雨。

那天,蔡晓旭上线之后就被帮会频道震惊了,全是枫火被杀的消息,已经在帮会频道刷屏了。她立马点了枫火的头像申请入队,然后发消息给枫火,让他现在复活点待着。帮会里枫火被杀的消息依然在滚动,一分钟被杀了四五次。

枫火并没有同意蔡晓旭的入队申请,她按照帮会消息里显示的位置,一点点地找了过去。只见,枫火被围在五六个红名中间,已经残血了。蔡晓旭操作着柳静的奶妈靠近,甩了梦动千湖的加血技能,不过完全赶不上枫火血条唰唰掉的速度。蔡晓旭操作着两个号,没有撑太久,刚靠近就被灭了。她看了看这几个人的名字,华山鬼鬼、暗香鬼风、云梦鬼音、武当鬼灵,鬼鬼家族,排行榜上前几名的人物。很快,帮会里被暖暖、万岁岁、枫火的死亡消息刷了屏。

手机屏幕上面划过一条走马灯,香芋炒饭:“鬼风,我们本来就没什么关系,你这么做让我很难堪,我有我的生活,你不要打扰我。”

紧接着,鬼风也发了一个喇叭,“除了我,谁也别想靠近你。不信试试。枫火就是例子。”

鬼鬼紧随其后,说“枫火你个弱“鸡”,就这样,还想和香芋在一起,简直做梦。”

或许是他们杀累了,鬼灵在当前说了句,“最好永远别上线。”他们走后,蔡晓旭操纵着奶妈和她自己的华山号复活,来到枫火旁边,枫火一动不动地站在那,也没吃药。半晌,蔡晓旭说,“枫哥,去鸡鸣寺塔顶吗?好久没一起去了。”

“好。”枫火回了一句。

两个人来到塔顶,大概过了有五分钟,枫火说,“你一定也很好奇吧。其实我自己也是被蒙在鼓里。今天上午,我试探着和香芋炒饭说,要不咱俩在一起吧。她回了一句,不可能。我也就没再说什么,毕竟她不愿意,我也不能强迫。但是,她前几天在yy、微信里聊天不是这么说的。她还开玩笑地问我,要不要和她在一起。”

“她……不是本人?”蔡晓旭问。

“对。是鬼风上的号,他俩是男女朋友,这是我刚才才知道的。”枫火说,“中午,我再次上线,香芋炒饭找我和她一起去砍竹子。我拒绝了,毕竟上午才拒绝了我,我暂时还不想和她待在一起。她给我发了很多次的入队邀请,我都拒绝了。最后,她告诉我说,今天上午是鬼风上的号,她和鬼风在一起过,但是她不喜欢鬼风了,又甩不掉,很痛苦。她给我发微信,说她很对不起我,但是她是喜欢我的。还说了一些她和她男朋友之间的事。”

蔡晓旭看了看电脑中枫火的人物,他站在塔尖上,周围的空旷与热闹都与他毫无关系,他就像是这个世界之外的人。

“她还没说完,我已经不想听了。我不知道她说的真实性有多少,但是,我不想和她再有任何牵扯。但我刚来到金陵,就被堵了。剩下的你也就知道了。”

“真是个浑身都带有麻烦的女生。”蔡晓旭感叹道。

“岁岁,我不玩儿了,累了。”枫火说。

“枫哥,没必要为了这么一件事放弃吧,你还有我们呢。虽然我和暖暖比较菜,但是我们以前不也是拖你后腿拖的挺好的吗?”蔡晓旭开玩笑说,她想让枫火开心一点。

“累了。也不光是因为这件事,现实中我家里也出了点事。”枫火说,“这号回头我就卖了。结义也散了吧。”

“结义还留着吧,我们等你回来。回来一定来找我们。”蔡晓旭说。

枫火还是退出了结义队伍。

“事情就是这样。”蔡晓旭说,顺带着一个摊开双手的表情。

“香芋炒饭呢?还在?”柳静问。

“她还问过我枫哥的消息呢。我和她说咱俩和枫哥只是游戏好友,不牵扯现实。后来她也就不问了。有时候看到她,她和鬼风他们在一起。”蔡晓旭说。

“哎。这游戏玩儿的。所以说呀,游戏就是游戏,别牵扯什么情呀爱呀,也别牵扯现实。”柳静说。

“就你明白,大哲学家。”蔡晓旭发来一个吐舌头的表情。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1221  
积分
34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6-9 
本帖最后由 凉烟慕暖 于 2018-3-10 19:46 编辑

2、新的朋友

没有了枫火,柳静和蔡晓旭每天开始组野队,常常会因为队伍里有人挂机而导致任务失败,不过好在她俩对游戏也不是那么认真,不然早就像很多人一样在世界频道上开骂了。柳静的重点还是放在生活技能上,蔡晓旭已经开始误入氪金一途了,还经常和柳静说,“为了带你这个小透明,我都氪金了,你以后可得好好给我加血。”


“静静,我刚才干了件蠢事,队友肯定骂死我了。”万岁岁说。

柳静发过去一个问号脸的表情。

“打战场,我把火把送到对方的火盆里,我送到了一看怎么还不出现点火的按钮,而且周围一个队友也没了。我再一看指引图标,才发现自己走错方向了。接着我就被杀了,火种掉落,对方捡去了,加了30分。静静,我快被自己蠢死了。”万岁岁顺便发来一个大哭的表情。

“你是卧底吧?”柳静发了个大笑的表情说,“你队友记住你名字没,估计会悬赏你。”

“不是吧?我这个渣渣,他们应该记不住我的名字。”万岁岁说。

“但愿吧。”柳静说,“小心出了安全区被杀。”

“静静,和我一起跳楼去吧,我不活了。”万岁岁说着邀请柳静入队。

万岁岁拉着柳静来到鸡鸣寺塔顶,说,“让我以死谢罪吧。”也不用轻功直挺挺的掉了下去。柳静只好舍命陪君子,也跳了下去,只见鸡鸣寺塔底,两个女生趴在地上,虚弱的爬来爬去,想要靠近,好像生死离别一般。楚留香手游里,站在高处,如果不用轻功直接跳会掉血,像鸡鸣寺塔顶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则会摔成伤残,头顶有个虚弱的状态。刚出这一设定时,每天都会见到很多人在鸡鸣寺跳塔,世界频道里各种求助的信息。救助虚弱的玩家可以获得侠义值。

“静静,我拍了视频,待会儿放论坛上,咱俩也火一把。”只见万岁岁的人物头顶上出来一句话。

“就取名叫《两个女人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再编个相爱想杀的故事,妥妥的文艺范。”柳静说,地上的云梦还在爬着,两人越来越近。

“对,这将成为2018感动《楚留香》十大故事之一。”万岁岁发来一个大笑的表情,就好像已经拿着奖杯等着颁奖一样。

“我先下了,洗洗睡了,明天接着为了粮食而奋斗。”柳静说着,发了个再见的表情,退出了游戏。

柳静洗了把脸,敷上面膜,拿了本《三国演义》在床上看了会儿,关上灯就睡了。


“暖暖,来挖矿。”第二天刚上线,小优发来消息。

小优是柳静在挖矿时认识的,刚开始,这个游戏还没有对生活技能进行修改,技能升级特别麻烦,小优的炼药和生活装备制作已经都20级了,靠着自己的生活技能赚了一大笔。柳静经常跟着她一起挖矿、伐木,她知道哪里材料刷新的快。现在生活技能一改,升级变得容易多了,她依然领先于游戏里的大多数人,只不过赚钱不是那么容易了,很多东西都在降价。论坛里有一群生活玩儿家都在反馈说不给生活玩家活路,要求修改。

柳静找到小优,操纵着人物挖一级黄铜矿。“暖暖,我进你们的结义队,可以吗?”小优问。

“可以呀,现在只有我和万岁岁。不过,我们俩是那种不误正业的,不会鼓捣装备,不会pvp,也就打个小怪还可以。”柳静回。

“正好,我对pvp也没多大追求。我是一个人单机久了,看着别人都有结义队,平时一起任务,很羡慕。”小优说。

“我看看万岁岁在不在,我们一起结义。”柳静说。

“再加两个人吧,正好职业就全了。帮里的,我朋友,一个和尚,一个暗香。正好五个职业也全了。”小优说。

“行。我去和万岁岁说。你朋友都在线吗?我们一起过去。”柳静说着开了组队。

不一会儿,队伍里来了和尚光头强、男暗香善生。柳静看了看他俩的信息,和尚已经有万修了,暗香稍微弱点,有8000左右,这已经比柳静和蔡晓旭要多近1000

“哈喽。”蔡晓旭发了个打招呼的表情。

“你们好。”暗香说。

“善生是我的搭档。光头强是我们的朋友,人超好的。大家都喊他光头”小优说,“以后光头带我们任务,我们就可以愉快的挂机了。”


“我们建一个微信群吧,这样联系也方便。”小优说,“你们加我,我的微信号是sunsun。”柳静也不好拒绝,用新申请的微信号加了她,五个人建了一个群,名叫“欢乐五人组”。


3、相逢是缘

微信群里,小优是说话最多的一个。平时大家都一起任务,柳静的修为这段时间也涨了些,刚够80。这也对亏了小优三个人。柳静的70级副本装备多数已经升级到100级了,但是鞋子、护腕仍然是90级,缺少锤锻材料,麻衣新秀副本和各种侠士本会掉落,但是平时也没有人会愿意带柳静这个低修为的奶妈。有了小优他们,柳静的各种副本多数都是躺过,再加上小优的材料已经齐全,都让给了柳静,柳静的修为提升了一大部分。

小优是大二的学生,学的传媒,临近七月的时候,她在群里说,“又要考试了,开始突击。”

“突击什么,随便考考就过了。”善生说。

“那是你这个学神级别的人物,我这个学渣怎么能和你相提并论。”小优发来一个大哭的表情。

“那快去看书吧,别在这里哭了。”光头强说。

“一点都没有同情心。”小优说,随后发了一个用头撞门的表情。

“别着急,慢慢看,考试很容易的。”柳静安慰道。

“暖暖,别安慰她,她这是自作孽不可活,谁让她天天玩儿。”善生说。

“深表同情,但无能为力。”蔡晓旭说。

“哎,不和你们这些没同情心的人说话了,我要去学习了。”小优说。


一个月里,小优忙着考试上游戏的时间就少了。一直都是善生开着她的号做任务。

“善生,你和小优是同学?”蔡晓旭问。

“我俩是高中同学。”善生回道。

“哦。你不用考试吗?”蔡晓旭问。

“不用,我已经毕业了。我提前申请的毕业,打算去国外学习。”善生说。

“怪不得小优说你是学霸,真厉害。”蔡晓旭说,后面跟着一个竖大拇指的表情。

“只是恰好喜欢这一块,学的就快了些。”善生说。

“那和尚是做什么的?”蔡晓旭问。

“他已经工作了。其他的我也不清楚了,只知道他在上海。”善生说。

“我还以为你们很熟呢。他平时怎么也不说话。”蔡晓旭说。

“我和小优熟,认识和尚也是通过小优。他确实不怎么爱说话,以前一起组队,不管是PVP输了,还是副本过不去,别人抱怨他拉怪没拉住,他都不反驳。如果玩儿游戏是发语音不是打字,我都怀疑他是哑巴了。”善生说。


“我们去鸡鸣寺塔顶吧。结义树好几天没浇了,估计都快枯了。”蔡晓旭说。

四人操纵着人物开始爬塔。柳静是爬的最慢的,她一层一层的上,其他三个人都是一下子跳好几层。

终于来到塔顶,四人默默地打坐,谁也没有说话。

“我一猜你们就在这里了。显示着组队,但是又不是日常也不是副本,应该就是这里了。”小优说着已经操纵着自己的人物坐在了塔顶。

【队】小优:终于考完了,感觉自己就像脱了一层皮一样。

【队】善生:恭喜恭喜。

【队】万岁岁:过些天就放假了,就更自由了,真羡慕你,当学生就是好,还有假期。

【队】小优:你工作啦?在哪?

【队】万岁岁:北京。你呢,在哪上学?

【队】小优:我在上海。暖暖,你呢?在哪?

【队】暖暖:我已经工作了,在上海。

【队】小优:你们都工作了。光头也在上海。没准哪天你们还能碰到呢。然后像电视剧里那样,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情。

【队】暖暖:这……你想多了。

【队】光头强:暖暖,你在哪里上班?

【队】万岁岁:你们看帮会频道,真热闹,快抢红包。

蔡晓旭连忙岔开话题,她知道柳静是那种游戏和生活分的很开的那种人,她不喜欢游戏牵扯现实,很少在游戏里透漏自己的信息,但她也不好意思说谎,刚才说自己在上海上班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队】小优:我只抢到了“蔡师兄的手帕”……哭……

【队】善生:我抢到了“差役的鞋子”。

【队】小优:你们呢?抢到了什么?

【队】光头强:“骄傲的红色鲤鱼”。

【队】暖暖:培元丹。

【队】万岁岁:“铜锭”

【队】小优:看来只有我和蔡师兄有缘,我要去点香阁找他,争取能早点和他双宿双栖。

【队】万岁岁:你会被服里广大的蔡师兄后宫团打死的。

【队】小优:越是困难,我越要勇往直前,没准哪天蔡师兄就是我的了。

【队】暖暖:去吧,我们在精神上支持你。

【队】小优: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你们不应该保护我,成为我永远的后盾吗?

【队】善生:孩子,你还太单纯,社会会告诉你,要靠你自己。

小优发来一个晕倒的表情。


五人从鸡鸣寺塔顶飞了下来。暖暖接到了好友消息:[光头强]:你在上海哪里?暖暖下意识的看了看跟随在身边的和尚,她有些纳闷,他为什么要问自己,只是单纯的好奇?暖暖只好接着圆谎,回道:我在虹口区。

电脑对面的光头强没有再发来消息。柳静虽然好奇却并没有多想。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1221  
积分
34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6-9 
本帖最后由 凉烟慕暖 于 2018-3-10 21:12 编辑

4、帮战

柳静这段时间又需要出差,公司里安排她和副总张穆一起去澳大利亚谈项目。这个项目一直以来都是由张副总来负责,柳静这次承担的是翻译的工作,公司里原定的翻译临时有事,就改成了柳静。

柳静做为公司的翻译,平时负责与国外项目资料的翻译整理,还会陪同领导一起出国。蔡晓旭常羡慕的说,她这是在免费旅游。柳静属于那种安静、文雅的女生,平时话不多,但每次开口都能直击重点,而且看她平时说话这么少,谁也想不到做起翻译嘴皮子能这么溜,和外国人交流起来一点也不打怵。

柳静只负责翻译事宜,其他事情都由别人来安排。她其实不怎么想和张总一起出国,因为站在张穆身边,她总会不由自主的紧张,一是张副总本来就是名校毕业,出国留学的几年里学会了两个国家的语言。二是,张副总一直以来就没见他笑过,一直很严肃。听说他处分过公司里好几个人了已经。柳静在他面前总觉得自己翻译的水平太差,虽不至于影响她的翻译水平,但让她觉得很不自在。

柳静问清楚行程之后,就在飞机上熟悉项目内容了。她已经将项目内容记得滚瓜烂熟了,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仔细地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况且,飞机上无事可做,她也不想面对张穆这张面无表情的脸增加自己的紧张感。

“小柳,要喝点什么?”王琛问,王琛是张穆的助手,但是年龄比张穆要大。

“不用了,谢谢。”柳静笑了笑说。

“别紧张,休息休息。”王琛说。

“恩,好的,谢谢。”柳静说。

王琛见柳静不欲多说,便不再打扰。

飞机很快就到了。柳静跟在张穆旁边,随时准备着翻译。


一天忙完之后,柳静洗漱完上了游戏。

“累死我了,跟着张总出来,感觉就像是打了一场仗一样,还时时刻刻担心自己会打败仗。”柳静发消息给蔡晓旭。

“为你默哀三秒钟。”蔡晓旭说着,发来一个坏笑的表情。

“跟在张总身旁总感觉自己会出错一样。谁让人家是高材生,自己那点能力在人家眼里都不够看的,就怕出错。”柳静说。

“他这么厉害不是还要翻译。”蔡晓旭说,“我家静静是最棒的。”

“就你会安慰我。不提他了,好不容易工作完了,不谈有关工作的一切东西。”柳静打完字伸了伸懒腰。

“这才对嘛。”蔡晓旭说,“快要帮战了,快进来。”

“好嘞。同意我的入队申请。”柳静说着点了一下申请。

进入队伍一看,善生、小优都在。

“光头一会儿就到。”小优说,“暖暖你今天怎么上来这么晚。日常都做了吗?”

“还没呢,今天工作比较多。”柳静说。

楚留香手游里的帮战称为金陵夺宝战,19:45进场,20时开打。开始后中央区域有个一点可以先占领,然后按照八卦图的震、艮、坤等顺序出现需要占领的区域点。每个点的占领需要五分钟,还会刷新出boss。柳静也参加了好多次帮战了,至今没搞明白每个点出现的顺序及位置,她也懒得查攻略,每次都是跟着大部队走,去占领区域点,也不打架,混点分之后就出去。

柳静五人刚进场,候战区已经被各种炼药炉、炼器炉占领了。19:55时,对面帮会已经进来60个人了,而柳静的帮会才有10个人。有人在帮会频道里发:又是挂机的一场。

8时,帮战准时开始,柳静操纵着自己的小奶妈用轻功飞去第一个占领点,刚落地,就被对面的人攻击了,屏幕上已经显示出对面帮会成员击杀我方成员的提示,帮会频道里也是各种刷屏。柳静没坚持多久就被送回复活点了。帮里的成员也陆陆续续被送了回来。也有人不死心不断地向前冲,可是连复活点都冲不过去。

柳静操纵着人物不断加血。屏幕上偶尔也会出现我方成员击杀对方的提示,但却不多。已经有一半的人放弃了。光头还在不停地复活,不停的死亡。柳静忍不住发消息给他,“别打了,没用的。而且,其他人也都放弃了。”光头的和尚停了下来,退到复活的安全区,没有再动。柳静总觉得光头在看着自己,虽然游戏里的和尚并没有什么表情,她突然想到了张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帮战以柳静帮会的失败而告终。

【队】小优:这死的也太壮烈了些。

【队】善生:就你还壮烈,你的炼器炉壮烈的摆在了复活安全区,都快摆满了。

【队】小优:嘿嘿,这不是想要和帮会共存亡么?宁可自己将帮会烧了也不让别人占领帮会。

【队】万岁岁:……

【队】善生:去登剑阁?

【队】万岁岁:行呀。虽然我修为低,但我还是很喜欢pk的。

【队】凉水:你们去,我去采集。登剑阁三个人去就可以了。正好小优的修为比我高,赢的希望更大些。

【队】万岁岁:那行。完事去找你。


5、熟悉感

光头没有说话,一直跟在柳静身后,柳静虽然感觉有些不自在,却也不好意思让他离开,毕竟是一个结义队伍里的。柳静操纵着小奶妈在江南一带砍竹子。光头紧随其后,也不砍竹子只跟着柳静。柳静总感觉自己被人盯着一般,忍不住发消息给他。

柳静:光头,在吗?

光头强:在。

柳静:你不砍竹子吗?

光头强:不砍。不会。

柳静:你先去摆摊界面买把斧子。

半晌,光头强:【破旧的斧头】买好了。

柳静:你点开生活技能,选择伐木,一级翠竹,点一下采集地图上有木头标志的地方都有竹子。地图上也会在能砍伐的竹子上出一级翠竹的名字,你靠近,出来一个砍伐的提示,点一下用斧头砍就可以了。

光头强:好。

只见光头和尚选了柳静旁边的竹子砍了起来。柳静松了口气,总算没有那么紧张了。

两个人静静地砍着竹子,不一会儿江南下起了雨,柳静的小奶妈往往走两步就会滑到,折让她感觉到很囧,虽然这是游戏里的设定,但总好像是她自己在和尚面前摔倒一样。

“这周末你上线吗?”和尚问。电脑对面的男子像是鼓足勇气般发了这样一条信息。

“会吧。应该没什么事。”柳静说。

“你天天玩儿游戏,不出去逛街吗?”和尚问。

“额,会呀。有需要买的东西就会逛一逛。”柳静说。

“看来你还挺宅的。”和尚说。

“恩。是挺宅的。万岁岁经常说我是宅死的。”柳静说。说了几句话之后,柳静感觉轻松多了,至少她感觉两人之间的气氛不那么尴尬了,柳静不善于找话题,和尚能主动说话,也算是给她解了围。

“有空一起出来玩儿。我也虹口区。”和尚说。电脑前的男子看着游戏中的云梦,突然想知道电脑对面的人是什么样的表情。

柳静有点心虚,上次告诉他们的位置,是她在百度地图上随便找了个位置,其实她根本不在上海。

“我不在上海,在烟台。”柳静心虚的回,柳静说谎只要被人问两次,就装不下去。

“哦。那以后有机会一起聚聚。”男子了然的笑了笑,果然是个不会说谎的小女生。

柳静夜里睡得有点不太踏实。她对光头强这个和尚有说不出来的熟悉感,但她又觉得应该不是那个人。梦里,她梦到那个人来找她,问她为什么一声不响的就走了。她支支吾吾的回答不上来,然后就醒了。


柳静第二天早上醒来,迷迷糊糊的,突然想到自己是在国外出差,立马精神了,一看表,早饭时间已经过了,还有十多分钟,就到谈判的时间了。她急急忙忙洗了把脸,穿上衣服,呼呼地向一楼大厅跑去。

刚出一楼电梯口,就碰到了张总。柳静低着头,叫了声“张总”,灰溜溜的跟在他后面。王琛看着她笑了笑。

“没吃早饭?”王琛问。

“恩。”柳静小声说。

“王琛,去外面买点吃的给小柳。”柳静吃惊的看着张穆,突然想知道这是不是自己认识的张总。她连忙说:“不用,不用。我平时也不怎么吃,习惯了。”

柳静发现张穆好像有点生气,可能是自己拒绝他的好意,让他面子有点挂不住?但他也不像是这么小气的人。柳静也没再多想。谈判很快就开始了。柳静忍着饿,倒也没影响发挥。谈判进行的很顺利,项目很快就签了下来。等到结束了,柳静还有些迷糊,怎么这么快就完事了。

谈判结束,已经十点了。张穆说,“下午也没事了,就不用陪着我了,你们自己安排吧。明天回公司。”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去吃点东西?”王琛问柳静,“饿坏了吧。”

“恩恩。幸好结束的早。”柳静说。


“小柳,你来公司也有三年了,有什么打算吗?”王琛问。

“还真没多少打算。我这人一向是走一步看一步,也挺安于现状。”柳静笑着说。

“这样也挺好。看你每天乐呵呵的,没多大压力。”王琛说,

柳静笑了笑,说“我这叫胸无大志,没出息。”

“生活的快乐就好了,有那么大志向多累。”王琛说。


柳静总觉得王琛看自己的目光就像是家长看着孩子,也带有些打量,让她有点坐不住。两人没坐多久,柳静找了个借口回酒店房间里了。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12 
财富
13030  
积分
3929  
在线时间
2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8-6-19 
这个是小短篇吗,我发现现在还是写小短篇挺好的。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1221  
积分
34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6-9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1221  
积分
34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6-9 

6、独处

柳静用电脑登上游戏,五人结义队只有她在,她匹配了五场论剑,拿了宝箱就拿着斧头去砍树了。楚留香游戏中的论剑,匹配五场有一个宝箱,里面会开出5枚心得丹,可以升级绝技。如果不是为了这个,柳静连匹配都懒得弄。刚开始时,她还打过两场,但是,打来打去都是输,她就不想打了。往往都是匹配进去就退出。有时候她一个7千的小透明能匹配到万修的大佬,再加上她技术实在是不行,也就不追求pvp了,好在她心态还比较平和,也没那这个当回事,依然每天开心的砍树、采花。

【系统】您的好友光头强已上线。

不一会儿,她收到了光头强的消息,“一起去打麻衣侠士?”

“行。”说着柳静邀请光头入队,去中原找到了npc楚留香,在世界频道上喊人。

“不用再叫奶妈了。”光头给柳静发消息说。

“我不行呀。”柳静说。

“没事,我喊人。”光头说,“给我队。”

柳静把队长给光头,静静地跟随着。队伍里进来了两个过万修的华山,光头青、光头蓝,一个万修的云梦,月光。柳静默默地在心里膜拜了一下几位大佬。

“小强,不介绍介绍?”光头青在队伍里说,顺带着一个坏笑的表情。

柳静一看和尚被称为小强,差点把嘴里喝的水喷出来。不过,他们名字里都有光头,不像自己队伍里,名字都是各不相同。一看名字,就知道他们平时是一起玩儿的。熟悉了以后才知道,他们的名字是按照光头强的名字格式取的,为此,他们没少抱怨一失足成千古恨,盼着网易出改名卡。不过,为什么光头会来自己的结义队,而且为什么又不在自己这个小帮派呢?柳静想不明白。

“我朋友。”光头强说,也不知是把柳静介绍给他们还是把他们介绍给柳静。

“快开副本吧。打完好睡觉。”月光说。

“你这是又要半夜起来抢秘籍?”光头蓝说。

“快开,快开。”月光催促道。

进了副本,第一个boss还算简单,不一会儿就过了。到了麻衣第二个boss,艾青、艾红一合体转了一圈柳静的小奶妈就坚持不住阵亡了。她也没买续命丹,月光说,“暖暖,复活了你,再死了还掉装备耐久,干脆你就躺着吧”,柳静只能看着他们打。他们几个边打边聊。

“你还差什么秘籍,非要半夜起来抢?”光头青问。

“还差《玄冥》,真坑,很多人都靠外挂抢。”月光抱怨道。

“别熬夜了,你这是第三天了。玩儿个游戏这么累,慢慢来呗。”光头蓝说。

“下周不是说要出防外挂的设置吗?可能会好些。”光头青说。

“没准新外挂就又出来了。”月光说。

柳静躺在一旁听着大佬们讨论,也插不上什么话,毕竟自己连白色的《云梦秘籍》都没集齐。没多久,boss就被灭了。柳静默默哀叹自己拖后腿。Boss出了两个云梦职业的锤锻图纸,柳静点了需求,虽然有些心虚,但毕竟还是有了大佬好乘凉,更何况队里的云梦月光已经不需要图纸了。

第三个boss,柳静勉强保命。出了副本,其他人都走了,只留下柳静和光头强。柳静发消息给光头,“谢谢。”

“不客气。”光头强说。

“我要去采花了,你要去吗?”柳静问。毕竟是在他的帮助下过的副本,怎么也得客气一下。

“好。”光头强回道。

柳静默默给自己点蜡,心里一连串的省略号。自己作的,怎么也得作完。

“你平时喜欢听什么歌?”两个人安静的砍树,其实是柳静在砍树,光头强坐在旁边打坐。突然,光头强在队伍里问她。

“听周杰伦的。”柳静回道。

“《青花瓷》?”光头强说。

“对。你也喜欢?”柳静说。

“恩。你上yy吗?”光头强问。

“偶尔上,以前我们结义队还是三个人的时候经常上。”柳静说。

yy号是多少,我可以进吗?”光头强问。

6813542,房间名叫结义三傻。”柳静有点不好意思,这么一个白痴的房间名。

“挺好。很像。”光头强发来消息。

“啊?”柳静有点反应不过来,这是光头强在开玩笑?想不到平时不说话,这么严肃的人还会开玩笑。

“你进房间。”光头强说。

打开电脑上的yy,提示需要更新,“看来真是很久没上了。”柳静想,“也不知道枫哥怎么样了。”柳静突然有种物是人非、世事无常的感觉,虽然三人结义也没多久,但三人从游戏开服第一天就在一起了,比起后来认识的人,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切感。

光头强进了yy房间并没有说话,依然在游戏里打字聊天,柳静有些摸不准光头强的用意。

“早点睡吧。”yy里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柳静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细细想了想又没有头绪。

“好。”柳静回了一声,就下了。


洗漱时,蔡晓旭打来电话。

“静静,你啥时候回来?”

“说吧,要买什么东西。”一听蔡晓旭这着急中带有兴奋的声音就猜到她要说啥了。

“静静,你真是我的好闺蜜。嘿嘿。”

“别,大姐,咱别这么谄媚。我受不了。”

“柳静!给你点颜色你还开染坊了!”说完,一顿,接着变了语气,“嘿嘿,给我买套化妆品,还有还有,买个包。”

“真是狮子大开口。看我心情吧。”

“哎呦,那您老心情一定很好吧。”

“勉勉强强。”柳静故作不高兴的说。

“静静,你忍心看你闺蜜这么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顶着一张满是褶子的脸吗?这会影响你的形象的。别人会说,柳静的朋友丑到爆!你多没面子。”蔡晓旭拿出了她的杀手锏,撒娇耍赖。

“歪理。”柳静笑着说。

“嘿嘿。我知道你同意了。你看着买,我相信你的眼光。”蔡晓旭说。

“好。对了,晓旭,和你说个事。”柳静把今天游戏里的事情和蔡晓旭说了一遍。

“我总感觉这个光头和尚是对你有意思。”蔡晓旭分析道。

“可是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从玩儿这个游戏第一天开始咱俩就在一起,玩儿的熟悉的唯一异性就是枫哥。”柳静想了想说,“我感觉小优加入我们结义队是有预谋的。”

“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小优要求加入我们结义队伍,然后和尚也是她拉进来的。”蔡晓旭接着说,“会不会是你以前认识的人?”

“以前?”柳静突然想起了那个人,说,“我想想。先挂了。你早点睡,等着给我接风吧。”

“哎,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蔡晓旭说,“哼,等你回来,早晚我会问出来的。早点睡吧。”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1221  
积分
34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6-9 

7、往事

柳静一直都很喜欢玩儿游戏,电脑游戏、手机游戏,角色扮演类、经营养成类,《倩女幽魂》、《天涯明月刀》、cf、《qq飞车》等各种游戏都玩儿过,玩儿的时间最长的是天涯明月刀。她来玩儿楚留香,也是因为楚留香和天涯明月刀的一些设置很像。

玩儿天涯明月刀的时候,柳静还在上大学,大二。她在天涯明月刀玩儿的也是负责加血的天香,比起楚留香里云梦用的铃铛,她更喜欢天涯明月刀里天香使用的伞。

刚开始她也是什么也不懂,而且天涯明月刀还不能像以前那种游戏一样自动寻路,很多地方都得自己找。当时她副本是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装备怎么选、怎么获得,也不知道用的各种石头该怎么选。她每天上游戏都操纵着人物练轻功,到处飞,有时候还会掉水里,虽然修为一点没动,截图倒是不少。阴差阳错下,正好世界频道上有人在喊,新建的帮派收人,柳静抱着试试的想法申请了,没想到竟然真的进了。

新建的帮,等级都不高,战力也都比较低。帮主霄天是帮里战力最高的人,他会带着帮里的人一起下本、押镖。每次霄天在帮里喊人组队,柳静都会积极响应。毕竟战力提不上来很多玩法都形同摆设,虽然她不追求一个人灭一帮的极致快感,但也要跟上游戏里的一般水平。跟着霄天一起任务,通常都是霄天在打,其他人也在旁边输出。柳静在一旁加加血,她加的那点血,还不如吃药来的多。霄天经常笑她贫血,但每次打本、帮战都带着她。慢慢地也培养出了一些革命友谊。平时霄天会指点她该怎么选装备,怎么看属性。偶尔会给她一些装备制作材料等道具,柳静不要,他就说是为了不让她拖自己后腿。

柳静可以感觉到霄天对自己的不一般,这让她有点不知怎么回应。她不喜欢网恋,或者说她不想恋爱。但霄天并没有挑明,她也不好直说,或者也只是霄天对待朋友比较大方。柳静在和霄天聊天时,提过他是不是对待朋友一向都很大方。霄天回了个微笑的表情,也没有说什么。

帮会里有微信群,大家经常在里面聊天,柳静从不在里面发言,却会翻看聊天记录,有时候看到他们聊天聊的挺热闹的。帮里的人来来回回走了一部分人,进来了一部分人。霄天拉了几个战力比较高的人进了帮,有两个太白仰光、韶华,还有一个叫云云的天香。霄天叫着柳静和这三个人建了结义队伍。柳静不好拒绝霄天,就同意了,但她也不想自己一直在队伍里都处于被保护、拖后腿的位置,就冲了点钱,弄了几本秘籍,提了部分战力,打本时终于不再经常躺尸了。

霄天建了一个yy房间,只有结义的五个人。柳静在房间里从不说话,偶尔有人问她话,她也是打字。

五个人打本的时候会上yy,方便指挥。不管是打架还是副本,云云会操纵着自己的奶妈跟在霄天身后给他加血,柳静也没怎么在意,毕竟自己的加血量低。不过,云云总在抱怨柳静出力不大、战力低。仰光、韶华会安慰安慰柳静,哄哄云云,在中间和稀泥。有次云云不停的抱怨,霄天忍不住说了句“闭嘴”。云云生气的退了队,下了yy。柳静并不想哄云云,也不想劝霄天低头,毕竟霄天是为了自己,而她也对云云的抱怨、敌视有些不耐烦。还是仰光、韶光在中间做了和事佬。


“暖暖,唱首歌呗。”yy里,云云说。刚刚,云云才唱完,她的声音很轻柔,柳静很喜欢她的声音。柳静正想打字说自己不唱,霄天的麦响了,他说,“唱首吧。”声音中带着些许沙哑。柳静想或许他是感冒了。

“每个人都要唱一首。这次霄天感冒就饶他一次,下次补上。”韶华说。

“暖暖从来不说话,这次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你,快唱歌。”仰光说。

柳静被逼不过,唱了首周杰伦的《青花瓷》。

唱罢,yy里有一阵的安静。“原来静静的声音这么好听。也有点娃娃音。”韶华说,“唱的挺好的,以后在YY里常说话,别总打字,也不方便。”

“你喜欢周杰伦?”霄天问。

“恩。”柳静开着麦,说。


那天以后,柳静开始在yy里说话。平时里,云云经常会主动和霄天说话,不管是打本还是yy,总会找一些话题,她还在yy频道里单独开设了一个他俩的房间。但霄天对她并不见得多热情。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谁也没说破。柳静对游戏也熟悉起来,虽然对于装备还不是特别了解,但也会一些了。


“霄天,我喜欢你。”这天柳静刚上yy就听到云云说话。房间里大家都在。

“我不网恋。”霄天说。

“我们可以见面。”云云接着说。

“不可能。”霄天说的斩钉截铁。

“你说不网恋,但我们见面之后就不是网恋了。”云云声音中带有些急切。

“我不喜欢你。你应该清楚。我和你说的很明白了。”霄天说。

“呵呵。”云云冷笑了两声,说,“是不是因为暖暖?”

柳静惊了一下,她虽然对霄天有些好感,但也不至于发展成爱情,况且,霄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

“不是,和他没关系。”霄天声音中带有些怒气。

“不是因为她还有谁。你敢说你玩儿这个游戏不是为了她?你一点点耐心的教她,副本什么好东西都是她的,不让我们投点。”云云声音中带有些许哭腔。

“别说了。”霄天压抑着怒火说,把云云拉到了他俩单独开设的房间里。

柳静有些尴尬,她从云云的华丽听出,霄天玩儿游戏是因为她。霄天平时对她的好她能感觉到,但从没有想到他玩儿游戏也是为了她。柳静想不出霄天会是谁。

仰光打破沉默说,“别多想,我们一起去打本。”柳静说了声抱歉,退了YY,下了游戏。


柳静退出了结义队伍,退了帮。拉黑了霄天、云云四人。她想,自己真的是鸵鸟性格,遇到事就想把自己藏起来。她并不喜欢霄天,从小到大她还没对哪个异性动过心。但她对霄天有些内疚,毕竟他对自己不错。而且,她也怕惹麻烦,游戏里见多了吵架的情侣以及所谓的不清不楚的第三者,各种八一八,柳静怕惹上麻烦。

但,麻烦还是来了。

柳静在河边打坐的时候,被云云开红杀了。柳静不想和她计较,况且,自己这小身板,顶不过人家打两下。她想,云云发泄发泄也就没事了。不一会儿,霄天来了。他杀了云云。

“从倩女开始,我就一直追着你,你说不网恋,我就默默地跟着你。平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从不反驳你。你建帮,我拼命跑商,拼命做任务,提帮会等级。你打本,我砸钱买装备就为了跟上你。可你呢?你呢?”云云问。如果能看到云云的表情,她想云云应该已经泪流满面了。她有点心疼这个女生,但却并不认同她的做法。

“我不喜欢你。”霄天依然十分冷静。就像他的游戏人物一样,面无表情的拿着剑,剑尖指着云云的尸体。

“是呀,你不喜欢我。是我傻。可她呢?她就比我好吗?”

“没有什么可比性。我不网恋。”

“呵呵,总是拿不网恋搪塞我,可你呢?”

霄天没有说话。云云没有选择复活人物,直接下线了。

游戏里,柳静的小奶妈与霄天的太白面对面。

“你别多想,该怎么玩儿还是怎么玩儿就行。”霄天说。

“可是……”柳静有些迟疑,说,“你是不是认识我?”

“不认识。”霄天说。

她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她想不出霄天会是哪个人,为了避免麻烦,再也没上过天涯明月刀,渐渐地也就淡忘了这件事。

蔡晓旭一提起认识的人,让她想起了这件事。但是,光头强的声音和霄天的声音似乎并不一样。柳静有些怪自己的猪脑子,见过的人、听过的声音,除非经常性的重复,不然根本记不住。


8、朋友

第二天下午,柳静才飞回国内。作为一个翻译,柳静的任务可以说已经结束了。正好是周六,柳静拿着买好的化妆品去找蔡晓旭。蔡晓旭是她的大学同学,不过不是一个专业的。她俩是在上公共课的时候认识的。

每次柳静和蔡晓旭说起她俩第一次见面,都会被蔡晓旭一顿好打。

当时,柳静坐在教室靠门一侧的第一排。老师已经在上课了,蔡晓旭灰溜溜的从教室门口进来,坐在了柳静旁边。蔡晓旭推了推柳静说,“同学,给我看看课本,我没带。”柳静抬头一看她,差点笑出声来,蔡晓旭前面右侧的头发都卷到天上去了。柳静好心提醒了她一声。蔡晓旭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着,小声说,“要不是老师要点名我就不来了。昨天睡得太晚了。”课间,两人互通了姓名,正好两人还有另一门公共课重合,便约定一起上课。一来二去,就成了最好的朋友。有一阵,柳静和她开玩笑,喊她“卷毛”,被她追的跑了大半个校园。

蔡晓旭现在在一家律师事务所,用她自己的话说,“姐是靠嘴皮子吃饭的人”。

“晓旭,你家招贼了?”柳静进门放下东西,一看蔡晓旭的家乱七八糟,沙发上放着各种书,饭桌上的也放着书,整个客厅里能放东西的地方都摊着各种书。

“这不是找我的毕业证嘛,正好要用。我记得我以前放到抽屉里了,怎么找也没有,只能看看是不是在书里夹着了。”蔡晓旭懊恼的说。

“天,还有你这么不靠谱的人吗,毕业证都能找不着。你的那些雇主怎么会放心你帮他们打官司?”柳静好不容易巴拉了一块沙发可以坐下。

“我这是不拘小节,大事上绝不糊涂。”蔡晓旭也不再拾掇这些书,坐在了柳静旁边,手挽着柳静的胳膊,说,“亲,这次给我带了什么?”

柳静作势要把蔡晓旭的手拍下去,“说话还拐弯,亲~~,受不了。给,看看。”柳静把买好的化妆品还有一些小零食放在了桌子上唯一一块没放书的地方。

蔡晓旭拿起来看了看,说,“不错,不错,还是你最懂我,正好是我想要的。”

“你睡觉磨牙、打呼噜我都知道,更何况是这个。”柳静开玩笑说。

“好你个静静,居然这么编排我。”蔡晓旭放下手里的化妆品,伸手往柳静脖子上作势要掐她。

闹了好一会儿,两人安静下来。


“你是不是有心事?”蔡晓旭问,“你一有心事,就爱和我打闹,装作很高兴的样子。”

“额,也不是什么大事。”柳静想了想,说,“我就是感觉游戏里的叫光头强的和尚可能是我认识的人。严格来说也不是认识,或者说应该是以前游戏里认识的人。”

“你总是把游戏和现实分的很清。说说,我替你分析分析。”蔡晓旭正色说。

柳静把以前玩儿游戏的经历和蔡晓旭说了说,然后又说了光头强和她在游戏里的对话。

“原来你以前玩儿游戏还有这么一段,我都不知道。”蔡晓旭说。

“主要我觉得游戏里的事过去就过去了,我都不玩儿了,再说也不是什么大事。”柳静低着头,喝了点水,有些苦闷的看着蔡晓旭。

“我给你分析分析。咳咳。我们可以从小优入手了解了解。一开始是她主动接近的你,而且和尚也是她带来的。不过,我觉得和尚很有可能就是霄天,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而且他还认识你,会不会是同学?”蔡晓旭说,她拍了拍柳静的腿,说,“不过也不能指望你能想起来,大学里的同班的男同胞们你都不认识几个。”

柳静抬头看着蔡晓旭,想反驳,有找不出借口。

蔡晓旭接着说,“我记得咱俩刚熟悉的时候我就问你,你长得也不错,性格也很好,怎么就没有男朋友。你总是避而不答。后来我观察过,每次走在路上,你们班男生和你打招呼,你都是那种很客气的。但和女生打招呼你都很热情。我认识你这么久还没见过你提过任何异性。而且,每次和你提恋爱、提该找个男朋友的时候,你都是有些抵触的。”

蔡晓旭顿了顿说,“你说你拒绝网恋,这不过是个借口。你对游戏中的霄天有点动心,这让你有些不知所措。或者说,打破了你自己为自己立起来的那堵墙。你在逃避。”

柳静舒了口气说,“你也知道我的家庭状况。我不想恋爱,怕恋爱。你说的对,当初我是有点动心。我也知道自己是在逃避,可我好像对自己的现状已经习惯了,并不想改变,也不知道怎么改变。”

蔡晓旭耐心地说,“你可以找个人,谈场恋爱试试。你不一定会复制你父母的那种情况。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呢?”

柳静叹了口气,说,“或许吧。”

“我帮你去问小优。你别有太多心理负担,游戏嘛,玩儿玩儿解压,挺好的。”蔡晓旭说。

“别问了,不是的话多尴尬。再等等吧,这也只是我的猜测。”柳静说。

“也好。”蔡晓旭应了一声。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1221  
积分
34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6-9 

9、新帮会

【队】小优:咱们换帮吧,这个帮都已经低维护,也没几个人了。

【队】万岁岁:行。本来我们加这个帮也是随便进的,去哪都一样。

【队】暖暖:行呀。去哪?

【队】小优:Id213,名字:醉卧江山。这里也有熟人。

柳静对现在的帮也没多少留恋,第一天玩儿游戏时随机进的,帮里陆陆续续走了很多人了,帮会频道每天也没几个人说话。柳静点了退出帮会,申请了醉卧江山。

【帮】光头青:欢迎新人,欢迎欢迎。

【帮】光头蓝:欢迎欢迎。

【帮】月光:欢迎+1

【帮】夜雨东风:我是帮主。欢迎新人。以后大家都是兄弟。

【帮】月光:谁和你是兄弟,明明都是萌妹纸。

【帮】夜雨东风:对对,以后有事就找大哥,保管随叫随到。

【帮】光头蓝:无事献殷勤,帮主你要小心了……

【帮】夜雨东风:额,我撤了,妹子自便,总之有事叫我,绝对随叫随到。

【帮】暖暖:谢谢。

【帮】光头蓝:妹纸不要这么客气嘛。

【帮】万岁岁:帮里在线一百多人。真活跃。

【帮】夜雨东风:那是。我们虽然帮战排名靠后,但是我们人口基数、活跃度在全服也是排的上号的。

【帮】光头强:雪山侠士来人了。

【帮】小优:没打的快来打雪山了。

“暖暖,快来。”柳静收到了小优发来的消息。

“我修为太低了,会给你们扯后腿的,就不去了。”柳静回道。

“我们也是第一次打,失败几次也没事。”后面还跟着一个招手的表情。

柳静进队,队里已经有八个人了,加上她有三个奶妈。柳静看了看其他人的修为,最低的也有9000了。柳静默默地为自己的小奶妈哀叹。

雪山副本是楚留香游戏里的一个团队副本,需要10人完成,一般队里都会有两三那个云梦,一个和尚,其他的都是输出,暗香、华山、武当这三个职业的。第一个boss敲钟人,难点在于会把自己扣在钟里面,还会沉默,沉默时需要云梦提前开蝴蝶,保障大家不被沉默。而且靠近钟比较近还会被附加一个buff,增加所受到的伤害,跑远了就会自动消失。第二个boss需要在火堆旁边打,也要注意boss技能的释放方向,躲好了基本没什么问题。第三个boss中原一点红,出现落剑时需要先打剑。还有拼剑的过程,武当或者华山要接剑,其他人留着大招集火。第一个boss相对难一点,也需要奶妈及时开蝴蝶技能,防止被沉默。

柳静这是第一次打,虽然看过攻略介绍,但对boss技能仍然不熟悉。第一个boss敲钟人的沉默控制技能,柳静的解控技能开晚了,被沉默,刷刷的掉血,没两秒就挂了。没有续命丹,只能等别的奶妈救。

好不容易过完第一个boss,去找第二个boss途中要经过雪地,柳静又被冻死了,气的她自己想要摔手机。

打了十来分钟的副本,柳静死了不下四次。她发消息给蔡晓旭,“这种副本简直不是我这种渣渣能进的。”

“彼此彼此,这个团队里就咱俩,你死完了我死,我刚起来你又死了,就这样前赴后继。”蔡晓旭发来一个大哭的表情。

“我要氪金!”柳静说。

“额。说好的生活玩家的?说好的氪金剁手呢?”蔡晓旭说。

“氪个月卡。”柳静说。

“……真大方。”蔡晓旭说,“这种游戏就是不花钱就花时间,花了时间还得忍受得了自己渣,氪金才是飞升的唯一渠道。”

“网易真不要脸,做了个游戏,不让平民玩儿。”柳静说。

“就你还平民,你去看看贴吧, 不冲个1000以上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平民。咱也就是贫民。”蔡晓旭说。

“哎。我还是当贫民吧。继续当我的风景党、生活党。”柳静说。

“你这是打副本受刺激了吧?心血来潮。喝口水静静,就不想着变强了。再说,你这操作,就是氪金了,也打不过别人,最多虐虐小怪。”蔡晓旭说,顺带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

“老接我短。走,咱去挖矿。”柳静说。


【帮】夜雨东风:今晚有时间的记得参加帮战,奖励多多。

【帮】洛秧:参加帮战,帮主发红包。

【帮】飘苍:帮主发红包。

【帮】早睡早起:发红包

【帮】夜雨东风:真受不了你们,晚上记得抢,先抢先得。

【帮】顾原:帮主,缺腿部挂件吗?

【帮】晨封:帮主,缺帮主夫人吗?

【帮】夜雨东风:我对你没兴趣,我想要萌妹纸。

【帮】媒婆:说说你的要求,我去给你找。

【帮】飘苍:媒婆帮我也找个。

【帮】落英:还有我。

【帮】顾原:我,别忘了,咱俩可以同生共死的交情。

【帮】媒婆:都别急,一个一个说,我记录记录。


柳静看着热闹的帮会频道,突然觉得有一群人一起玩儿也是不错的选择。

19:45,帮战进场。光头组队,柳静、蔡晓旭还有小优都在队伍里,光头蓝也来了。柳静看了看两个帮进入人数,都有80人。

大家放出自己在春节活动获得的玩具npc的祝福,不一会儿休息区就聚集了一堆npc。还有人做出各种“寒暄”、“装死”表情,很是热闹。

比赛一开始,柳静使用轻功飞向中间需要占领的区域。她刚到,已经有很多敌对的玩家过来了,柳静放了几个加血的技能,屏幕上接连出现着某个人被击杀的消息。柳静还破天荒的捡了个漏,完成了一个最后一击,有了杀人的积分。这次的帮战比起柳静以前参加的帮战要忙碌很多。两个帮会势均力敌,醉卧江山的积分稍微高点。战事有点焦灼,积分也是你追我赶。在最后阶段,还是醉卧江山高了几分,取得了胜利。


【帮】夜雨东风:红包来了,大家准备好,开抢了。

不一会儿,帮会频道就被夜雨东风的红包刷屏了。副帮流浪者也跟着发了几个。柳静抢了几个铜锭,有时候柳静不禁想知道,是不是自己去过非洲了,为啥手这么黑,就没抢到过什么好东西。


9、逃避

柳静进了新帮会之后发现帮里的人都特别热情,而且,有任务只要一喊,立马就能组满人。柳静试着组了几个人去打了麻衣新秀,只有她一个奶妈,虽然过程依然比较惊险,好在柳静加血还比较到位,再加上她自己买了些等级高的加血药,自己也没挂。柳静想以后组野队任务,这样就不用和光头面对面了。她还不确定光头是谁,但她不想和他有过多的交集,不管他是不是霄天,这都不重要。她清楚,自己在逃避。


这几天,柳静发现了一件蹊跷事。几乎每次下班、上班,在公司门口都会遇到张穆,每次避不过,她就得上去打招呼,说声“张总好”,然后看着张穆严肃的从自己身边经过。有时候王琛在张穆身边还会和柳静笑笑、点点头。次数多了,她都要怀疑难道真的就这么巧?

这天柳静需要加班翻译资料,办公室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她看了看表,已经七点了,还有一部分没有完成,有的句子专业性较强,她还拿不准该怎么翻译,就想着出去吃个饭,放松放松,回家再翻译。


柳静今天骑自行车来的,今天风也不大,外面天已经有些黑了,她想去超市买点吃的再回去。她边骑边看着自己身处的这座城市,有行色匆匆的行人,也有三三两两散步的人,周围的灯光星星点点,照亮了头顶的这片天空。她想打电话给蔡晓旭,叫她出来,但一想她最近忙着个离婚官司,就放下了手机。她下了车子,推着自行车走在路边,恍然间好像来这座城市已经很多年一样,但又有些陌生。

“小柳。”柳静听见有人叫她,一回头发现是王琛,打招呼说,“王助理,你也在这呀。”

“张总有个应酬,我出来买点东西。”王琛说,“你这是要去哪?”

“我去买点东西。”柳静说,“您忙。我先走了。”

“恩。路上注意安全。”王琛说。

柳静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骑上自行车走了。王琛的打断让柳静心里莫名的感伤消失无踪,她给自己打了打气,买了点面包,回家继续奋斗自己的翻译稿件了。


临睡前她打开游戏,她看了看好友列表,其他人都不在。她来到金陵鸡鸣寺塔顶,选择了表情“打坐”,游戏里是白天,柳静转了转游戏屏幕,看着周围的建筑群以及蔚蓝的天空,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家里,或许是最近因为蔡晓旭提起的不能因为家里原因就抵触恋爱引起的,她总在不自觉的想起家里的父母。


“在不?”柳静看到好友提示里有条消息,打开一看是光头发来的,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上来的。

这些天她已经有意识的避开他了,但也不好太过冷淡,毕竟还是一个结义队,退一步讲,如果他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呢?柳静发现自己还真和蔡晓旭说的一样,爱纠结,什么事都会想太多,很多时候是自寻烦恼。

“在。”柳静回道。

“鸡鸣寺塔顶?”

“恩。”

不一会儿,和尚出现在了柳静身旁。

两人都没有说话,静静地打坐。

半晌,“暖暖,我是霄天。”柳静点开一看,有种如释重负、果真如此的感觉,却也有些紧张。

电脑前的男子打了字又删了,又开始写,反反复复,打出了这样一段话,“我也想了很久才打算告诉你,又怕你回逃走。你别有什么压力,我只是来看看你好不好。”

柳静不知道该回些什么,她有很多疑问要问,以前云云说的霄天喜欢自己是怎么回事,他又是怎么找到自己的。

“你不用想了。我是通过YY找到你的。你上YY的时候,进了你经常用的频道,我趁你不在的时候进去过。”和尚好像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至于其他的,还是以后再说吧。”和尚说。

“哦。”柳静稀里糊涂的回了一个字,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柳静下线之后,有点睡不着了,虽然有个人追她追到游戏里,辛辛苦苦的找到她,说不感动是假,但对这件事,她的感触也不是那么大。在她想来,爱情不过是生活的点缀而已,有没有无所谓,何必为了一个人改变自己的生活呢。

她拿起电话打给蔡晓旭。

“大姐,这都一点了,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蔡晓旭哀怨的说。

“今天我上线,和尚告诉我他是霄天。”柳静的声音有些迟疑。

“啥?这么快就坦白了?!”蔡晓旭惊讶的说。

“坦白?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你早知道了?”柳静一听蔡晓旭说坦白,就像装了雷达一样,扫描到了不正常情况。

“额,先别说这个,你先告诉我他怎么说的。”蔡晓旭连忙转移话题。

“他就说他是霄天,是通过YY房间找到我的。”柳静说。

“你打算怎么办?”蔡晓旭问。

“不知道。我……”柳静说。

“你呀,又想逃避?”蔡晓旭说,“你不试试,怎么就觉得自己不适合恋爱,怎么就固执的认为爱情、婚姻都是不好的呢?这次你一定不能做鸵鸟!”

柳静沉默了会儿,说,“或许吧。”

“原来我们没打算告诉你的,谁知道和尚这么沉不住气。”蔡晓旭小声说。

柳静并没有听到她说的话,她还在纠结。

“行了,我知道你又在纠结了,别纠结了,你这个人,就是别人推着你你才会进一步,不推你,你就向后躲。”蔡晓旭斩钉截铁的说,“就这么说定了,你和他以后就组个cp,不适合不就分开吗,游戏而已。我先睡了,做个好梦。”

说着,蔡晓旭挂了电话。

柳静也在纠结中睡着了。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8104822  
精华
帖子
500 
财富
4354  
积分
1226  
在线时间
2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16 
最后登录
2018-6-19 
楚留香这个游戏做得还不错,画面很棒,期待更新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1221  
积分
34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6-9 

10、十人队

柳静忙了一天终于把工作都忙完了,这一天的忙碌让她也无暇顾忌游戏里的事情。

晚上登上游戏,她先去做了帮派设宴任务,这个任务需要提交一些物品,在帮会频道里有三次求助机会。柳静刚把求助信息发上去,一会儿物品就显示提交了,她交完剩余的物品,去帮会频道里一看,特别热闹,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帮】光头青:大嫂好。

【帮】光头蓝:大嫂好。

【帮】月光:大嫂好。

【帮】夜雨东风:萌妹纸居然有主了,伤心。

【帮】顾原:大嫂好呀,[木芙蓉]献给你。

【帮】小优:大嫂!

……

柳静看到帮会频道里的一长串大嫂,不知道该怎么回了。

系统:光头强邀请您入队,是否同意。

柳静点了同意。

【队】光头强:让你主动是不可能的,等你想清楚了,还不知道有没有别人再出现呢。所以,我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队】暖暖:额……

【队】光头强:就是称呼换了换,习惯就好了。

【队】暖暖:你做的我很感动。不管是在天刀还是在这个游戏里,你一直都很照顾我,什么事都帮着我。但是,即使游戏里组cp,我也无法给你任何保证,游戏只是游戏。

柳静虽然被蔡晓旭说的有些动摇,加上自己对他也确实有点心动,但她还是要把问题说清楚,不只是说给和尚听,也说给自己听。

【队】光头强:恩,我了解。顺其自然,放心,我不会逼你的。

多年以后,柳静看着自己身边的俩活宝,才知道,当初他的这话只是为了稳住自己,循序渐进,慢慢进入自己的世界,让自己再也离不开他。

不一会儿小优进了队伍。

【队】小优:大嫂!嘿嘿。我大哥这人特别狡诈,商量着让我们都喊大嫂,把你套牢了,不给别人可趁之机。

【队】暖暖:这么快你就卖了你大哥……

【队】光头强:pk

【队】小优:大嫂,他欺负我。

【队】暖暖:那你咬他?

【队】小优:你这是偏心。罔顾咱俩的姐妹情谊了。

脑了好一会儿,小优提议去改名,喊着万岁岁、光头蓝、光头青、月光,改一个家族名,说是现在这名字都不怎么好听,要取一个霸气但又优雅的名字,还得让人一看就知道我们是一伙的。

楚留香更新后每人都发了一张免费的改名卡。为了改名,小优百度、谷歌甚至连唐诗宋词都看了,终于想出来几个让她满意的名字。加上小优的搭档善生,光头青、光头蓝几人又找了一个武当和一个和尚,虽说不能十人结义,但可以打十人战场、十人团本、帮派试炼。

和尚光头强改名成了战歌|霄天,华山光头青改名为战歌|青青,华山光头蓝改名为战歌|明蓝,云梦小优改名为战歌|离忧,暗香善生改名为战歌|善生,云梦月光改名为战歌|月光,华山万岁岁改名为战歌|岁岁,柳静将暖暖改为了战歌|离暖,再加上和尚战歌|鸣人,武当战歌|曦眸,十人的队伍就组成了。

大家都进了原来柳静建的yy房间,将用户名修改成了游戏里的名字。

“鸣人和曦眸是我同学,大家都相互认识一下。”青青说。

“小青青,你是不是小正太?声音这么稚嫩还有点软绵绵的。”小优说。

YY房间里一阵大笑。

“注意哈,还有某人在呢。”曦眸笑着说。

“咳咳,可以当我不存在。”善生说。

“我可不是什么正太。”青青说,“我都已经25了!”

“原来你都25了,快叫姐姐。”小优兴奋的说。

“得,别占我便宜,谁不知道你才20。”青青说。

“咱也不来什么自我介绍了,大家以后多上YY,熟悉了之后就好了。”霄天说。

“大哥发话了,都听大哥的。”曦眸说。

“今天都比较晚了,大家都休息吧。”柳静说。

“听大嫂的。”小优接了一句。

柳静更不好意思说话了。既然已经答应了霄天,至少她的态度得改变,哪怕这只是在游戏里。她也想试着让自己走出去,不再缩在角落里。当然,她也有侥幸心理,游戏里的cp,不管是否长远,应该不会影响显示。

日后,柳静和霄天说起她现在的想法,被霄天狠狠收拾了一顿。


11、游戏里的世界

柳静这两天上班事情不多,她趁着休息的时候拿出手机,刚打开登陆界面,就被王琛碰到了,旁边还有张穆。柳静暗道,自己点真背,平时都不玩儿,就今天开了一下还没开始玩儿就被抓了。

柳静喊了声“张总”,张穆应了一声,冲她点点头走了过去。柳静等着开会时被通报批评,一直忐忑不安,到周五例会时,也没有提起,这让她松了口气,不然这个月的奖金就泡汤了。周五下班时,她碰到张穆,和他打招呼也不见了平时的严肃,高兴地叫了声张总。她看到张穆好像笑了,又觉得自己有点眼花。

同事们经常议论张穆,她也多少对张穆有点了解,很巧的是他俩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张穆现在有33岁了,一直也没结婚,据说也没谈过女朋友。还有人说他家境很好,父母都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柳静听听也没记住多少,她也不喜欢议论这些,而且,真真假假,也不知道该信什么。

柳静打电话给蔡晓旭,为了庆祝自己没被罚,请她吃大餐。

柳静找了家肯德基,等了会儿,蔡晓旭才到。

“就为了这事你就高兴成这样?!”蔡晓旭边看菜单边说。

“那当然。我们公司管得严,上班玩儿手机,还是玩儿游戏是不允许的。”柳静说,“被罚了不仅没钱,还被通报,多丢人。”

“这我可得好好宰宰你。”蔡晓旭说。

两人一边吃着一边聊天,说起了游戏。

“我看大家都喊你大嫂喊得挺热闹的。”蔡晓旭说,“你就不表示表示,怎么滴不得给大家发个红包。”

“你是哪伙的?还是不是我闺蜜了?”柳静说。

“说实话静静”蔡晓旭故作严肃的说,“等大家都熟悉了,发现你和当初刚认识的人性格简直不一样,不知道会不会怀疑换了人。”说完哈哈笑了。

“我也想好了,我也应该多去认识朋友,也可以试着谈谈恋爱。虽然只是在游戏里。游戏的好处就是你不知道对面的人是谁,是什么样的,可以畅所欲言,我觉得这样或许对我也是钟锻炼。”柳静说。

“恩。虽然游戏里都是虚拟的世界,但玩儿游戏的人是真实的。你多接触接触陌生人,交几个朋友。这样也可以让你更好的走出自己的小世界。”蔡晓旭正色地说。

两人吃完饭,去逛了逛超市,买了些生活必须品,就分开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