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18 | 浏览:12936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重生之星途璀璨》作者:顺妞(91原创首发连载中) ...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15 
财富
9435  
积分
2875  
在线时间
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8-11-30 
  360度无死角的莫甘娜,演戏唱歌跳舞主持,无所不能,人称全才美少女。
  
  没有背景,没有金钱,运气好到爆,36岁那年,居然获得了影后殊荣。
  
  但是,刚刚将奖杯拿到手,她身后的大荧幕上,就被人爆出了,多张女主角是她的动作大片,同她的脸一样,全方位无死角的。
  
  所以…众人拾柴火焰高,关于她自古风流出少年的各式丑闻层出不穷,排山倒海式的碾压模式,直接让她喘不了一口气。
  
  最关键的时候,公司在各大媒体面前单方面解约,一向给她出主意的经纪人也消失无影踪,她如落水的野狗,除了沉浮只能沉浮…
  
  
            然而,事件却发生了改变,一夕沉浮,一朝醒来,她居然回到了19岁,也就是2000年时。所有的故事,都将由这个带着两世记忆的女人来展开,看她依旧没有背景,没有金钱,却如何能登上垫山?
,,




    第一章  只欠东风




   莫甘娜从来没有这样近乎苛责的要求过自己,每天早上除了一个鸡蛋,一包牛奶之外,连水也不肯多喝一口。中午大家都去食堂吃午饭,她就在宿舍里用开水烫一点青菜,配上调料,简简单单就是一顿饭,晚餐基本就是一杯酸奶,或者苹果之类的水果。
  
  从大一入校到现在为止,脸上的婴儿肥已经找不到半点踪影了,对床的李琳琳总说她这样是对自己太狠了,“反正现在才大一,还可以尽情享受两年,你看那些大导演们有角色了,哪一个会选择我们这些刚入校的愣头青,等到大二下学期了,再来减减肥,开始冲刺多好。”
  
  莫甘娜对她这种言论从来都是一笑而过,欲攀凤凰山,怎可不先做好橄榄枝?没有人长有前后眼,也没有会知道你今天的决定,对你的明天能起到几分作用。但是身在电影学院里,哪怕你一秒钟没留意上,就有可能与一个决定你今后前程的贵人擦肩而过,所以万事俱备总比临时抱佛脚的强。
  
  莫甘娜也总是身体力行的劝诫过李琳琳,但是对方始终是一副,“没事,我还小,等我先吃饱了,享受好了,再来考虑前途的事。”
  
  莫甘娜心想,你不想出名,你回来到电影学院?但是,想不想出名到底也是别人的事,所以莫甘娜说了几次对方不听之后,她也在无心规劝。
  
  
  今天的天气好像不太好,天阴沉沉,乌云一会盖过太阳,一会绕过太阳的,不知道是不是要下雨了?莫甘娜赶紧将阳台上的衣服收了回来,一件件的摊平放在桌子上,拿出熨斗开始熨烫。
  
  窗外的树枝渐渐的弯了腰,有学生从远处走回宿舍,长长的裙子被风吹得左右摇摆,旁边一个女生的长头发,直接从背后吹上了天,居然还在半空中打了一个转。莫甘娜心想着,幸好自己的功课全部完成了,要不然自己现在也会是这样失仪中的一员。
  
  没过两分钟,楼道里就传来李琳琳说话的声音,“哎呀,早知道莫甘娜提醒我的时候,我就不应该贪图王鹏的电影票了,躲在家里看看书也好,你看看今天刘主任将我骂得,也不知道会不会给我记个过什么的。”
  
  话一说完,人也进了宿舍里,她大大咧咧的走进来,一脚将自己脚上的小白鞋甩到衣柜旁边了,看着莫甘娜又拿着熨斗熨衣服,心里的不愉快好像变成了不屑,成天拿着那个破烂熨斗,熨淘宝上的便宜货,恐怕那几件衣服的价钱,都抵不上每个月用掉的电费。
  
  莫甘娜看着李琳琳回来了,抬起头朝她露了一个笑脸,“回来了?怎么样过关了吗?”
  
  莫甘娜学习的是声乐表演,而她们学的表演专业。
  “哪有那么好过关的,刘主任今天还特意当着陈老师的面,恶狠狠的批评了我们,说我们没有半点思想觉悟,肩上压不起重担,我一看陈老师的脸都绿了,哎呀,你说让我们这些学习表演的人,情以何堪?”
  
  说话的是李琳琳的老乡,名叫黄莉,同李琳琳一样是一个没心机的小姑娘。平日里经常来李琳琳宿舍,所以莫甘娜还能与她随便瞎聊两句。
  
  莫甘娜的眼睛弯了弯,“是吗?都骂的什么呀?”
  
  黄莉站起来,用凳子当讲台,假装自己是刘主任,她一只手放在椅背上,另一只手抬起来指指点点,“你们这些人,这么简单的题目都完成不了,居然还给我挂科,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考进电影学院的,你们要是不努力,将来别说是从我们学校出去的…”
  
  黄莉正说着起劲,李琳琳就从中间打断了,“什么狗屁电影学院,还让我出去不要说,我要是知道这个电影学院后面还有职业两个字,打死我也不会进来。”
  
  李琳琳莫名其妙的一句话,直接让莫甘娜和黄莉两个人冷了场,她们学校也叫电影学院,但是同北京那个完全不是一回事,人家那是正儿八经的,专业学习表演的,她们这里却是一种职业。北京出来的,十个里有九个能出名,而她们学校,最多是在观众面前混个脸熟,但是也有很多混得差不多的校友,最后也会去北影镀个金,然后顺利和圈里的大腕们套个校友的近乎。
  
  李琳琳说完后,又很认命的说了一句,“哎,既来之则安之,算了,今天过不了关,明天再说。”
  
  然后从床边上站起来,套了一双高跟拖鞋,拉着黄莉的手,直接朝外走,“走吧,咱俩吃麻辣烫去,听说那个新开牛肚粉丝还不错。”
  
  莫甘娜正想说,外头不是要下雨了吗?才抬眼,发现李琳琳的眼睛,直盯盯的看着宿舍门口的电表,她慢悠悠的开口说了一句,“电费我已经充过了。”
  
  李琳琳回过头来,有些不好意思,“我是看一下电还够不够,免得又洗到中途没热水了。”
  
  两个人住一个宿舍,水费电费都是平半分的,但是莫甘娜有一个熨斗,一年365天的衣服必须用熨斗熨过了,她才收进衣柜里。
  
  上个月,她没注意将最后一点电用完了,李琳琳回来埋怨没有热水洗澡,借此大发了一阵脾气,事后莫甘娜只好将承担起了宿舍的电费。
  
  “不会的,以后每个月的电费我都会充满的。”
  
  李琳琳听到莫甘娜这样说,想说一句谢谢,话到嘴边也没有说下去,心想反正这充的也不是给自己用的,自己顶多就手机充个电,要不就用个电卷棒。于是,若无其事的挽着黄莉的胳膊走了出去,只是步伐比回来时,轻松了很多。
  
  
  莫甘娜将衣服熨完后,窗外头的路灯已经亮起来了,花坛后的树林里有很多抬头张望的男孩子,拿着吉他秀才华的肯定是刚进来的新生,拿着鲜花摇晃荧光名字板的多半是大三的师兄,带着墨镜穿着一身黑衣服的,那肯定是在学校小有名气的。
  
  不过这所有一切都与莫甘娜无关,她只要璀璨耀眼的前途,她坚信这些小儿科将来还不配拿到她面前来。
  
  下了楼梯,树林里有人将头伸了出来张望,一看见不是自己等的人,立马就把目光收了回去,莫甘娜低着头,咧着嘴角笑了笑,人家说社会上人心险恶,校园里人际单纯,其实只要有人的地方都是一样的,例如李琳琳,又或者躲在树林里的这些人。
  
  她将手机打开开始计时,每天的快步走是基本课程,靠节食减肥人看起来没有精神,只有运动让身体消耗大量汗液,才能让身体充满力量。
  
  学校舞台附近有人拿着白色的石膏粉在划线,这条白线在灯光下看起来特别显眼,这个人弯着腰提着一袋石膏粉,往后退一步,白石膏粉就落在脚前头一步。一个不小心,竟然碰在一辆自行车上。
  
  莫甘娜刚还没叫出口的小心,直接就吞下了肚,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他身后的自行车,就像多诺米骨牌一样,愣是连眼都来不及眨的时间里,一百多辆车,一辆都不剩的倒了下去。
  
  肇事者显然也没料到会这样,先是跺了跺脚,而后用手将脸上的汗抹了抹,低声嘀咕“真是倒霉。”
  
  当然倒霉,莫甘娜不是第一次看见他了。
  
  前天下午,他也是这样提着一袋石膏粉划线,结果天公不作美,直接刮起了大风,今天中午她下课的时候,看见他也是这样提着石膏粉划线,结果晚上下了暴雨,而现在是第三次看见他,才划了一大半,竟然将自行车给碰到了。
  
  莫甘娜走上前,脸上又掩饰不掉的笑脸,“没见过你这样倒霉的,需要帮忙吗?”
  
  他回过头来,“非常需要,非常需要。”
  
  莫甘娜看着他的脸,直接快要笑得弯下腰,“你沿着这条路走到头,靠墙角那里有个水龙头。”
  
  何睿轩刚开始还没听懂,后来才想起来,自己一直提着石膏粉袋子,刚才又用手抹了脸,于是连忙道谢,“暂时不去了,这个今晚必须弄好,明天灯光架起来了,到了星期六星期天,比赛就要开始了。”
  
  “比赛?”
  
  莫甘娜从倒下去的第一辆自行车开始往回搬。其实这个比赛她是知道的,是当地一个企业赞助的,第一名有三万块的奖金,参与入围前三十名每人一千块,前世她就是第十名,因为唱了一首《妈妈的吻》,还多得了一千块。很多年后上节目时,她还感谢过这位企业家,不过是嘲讽式的。因为这个活动是突发性的,等到要比赛的前一天,才在各个校园门口,宿舍出入口张贴海报,导致很多人都来不及准备。
  
  何睿轩踩着摔倒的自行车上面,搬起一辆,让莫甘娜放稳,“听给我活的人说,是关于歌唱比赛。”
  
  莫甘娜随口接了一句,“哦,是吗?”也没有多么想多问的意思。
  
  何睿轩看着莫甘娜也不是一个健谈的人,也直接闭了嘴,两人合力起来,你往上推,我来接住扶稳,一手一个,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一百多辆车就弄好了。
  
  扶到最后一辆时,何睿轩竟然有些不愿意松手,这么一件枯燥的事情,居然让他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等到莫甘娜走远了,他才忘记了问一下,莫甘娜的名字,好歹真诚的说一句谢谢呀,是吧!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48984  
精华
帖子
464 
财富
6864  
积分
520  
在线时间
843小时 
注册时间
2008-9-21 
最后登录
2018-9-30 
还有下文吗?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6435  
精华
帖子
438 
财富
4606  
积分
961  
在线时间
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12-10 
好像看过相类似的文,很期待不一样的感觉。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15 
财富
9435  
积分
2875  
在线时间
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8-11-30 
第二章  你想招蜂引蝶吗?

  所有的事情进展得毫无征兆,莫甘娜不知道一向没人关注的露天舞台上的,究竟是什么时候挂上了公布绸带,还有旁边的灯光是什么时候安上的。她中午下课后,还特意绕了一圈,除了地上的石膏线还在,旁边还有几辆孤孤单单的自行车外,其他所有的一切都和平日一样。

  但是现在,她站在这座舞台的面前,看着那张只有一幅巨大花开富贵图案的海报时,就能看得见,前世她是怎样在这座舞台上大放光彩的,没有经过任何系统的声乐训练,只奔着那三万块钱奖金,毫无准备的报名参赛,凭借运气获得了前十名,让一直默默无闻的她,直接在学校里成了风云人物。

  前十名也许并不是一个太好的成绩,却是她大张旗鼓,打算用歌唱世界为主,演艺世界为辅,踏进娱乐圈的一块踏步石。

  这件事情说来也是很搞笑,莫甘娜的爸爸家里只有兄妹两个,莫甘娜的妈妈认为小姑子长大了就要嫁出去,只有自己才会是这个家里的一家之主,可是,她奶奶看不惯只生了一个女孩的儿媳妇,为此两人老是暗地里起劲,奶奶时不时总会来一句,“孩他姑好歹也有一份工作,你除了带孩子还能做什么?”

  孩他姑的工作是县舞蹈团的得力唱将,逢年过节也是会出现在电视荧幕旮旯缝里的人,所以莫甘娜妈妈愣是用方言给自己亲闺女取了一个大名,莫甘娜,意思就是,我这辈子不能打败你们,我还有我闺女,我一定要让她在市电视台露脸,不然我就不干了。

  前一世里,莫甘娜认为自己的妈妈太过要强,平日里对自己管教太严,所以将原定和妈妈商量好的声乐专业,偷偷换成了表演专业,为此妈妈气得一个大学时期都没有主动联系过自己。

  前一世蹉跎太多,为了所谓的地老天荒,荒废了自己人生大好时光,甚至直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刻起,她都不知道是谁与她有这样的深仇大恨,要将她推入万丈深渊,永不复生。

  幸好醒来的那一天,就是填写志愿的那一天,她鉴于上一世的经验,还是决定听从妈妈的建议,认真的填写了声乐专业,看着面前这个女人不在清明的眼睛里,因为她笔下的四个字,而放出了耀眼的光芒,她深深觉得上一世所有的苦楚都是她罪有应得。也不知道妈妈当时来到公寓,替她料理后事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何睿轩这已经是第五次接到何胜民的电话了,“你务必亲自检查所有细节,小到地上的石膏线,大到各张海报的粘贴位置,包括舞台背景、灯光,统一调试完毕后,明天就正式唱演。”

  何睿轩烦躁的抓了抓头,老头子总是心血来潮,文件多得都要带到家里来审批了,居然还有心情管这种事情,还对自己美言,“你是我何胜民的儿子,你不下基层,谁下基层。”

  何睿轩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快速的穿越大街小巷,抄了一切能抄的近路,终于赶在八点之前到了电影学院,老头子定好的时间是八点半给予工作汇报,他来早一点,是要将突发事件的时间给预算出来,谁叫他今年流年不利呢?随便划个线,也能遭遇百年不遇的强风。要是今天再有什么办不妥的地方,老头子可能连家门都不会让他进了。

  舞台上面有一个人,抬着胳膊不知在做什么,何睿轩看着他走向背景海报时,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这不会是要当着我的面戳破这海报吧。

  他赶紧将自行车丢在了花坛边上,大步朝露天舞台走过去,这流年不利也太厉害了吧,我的乖乖,要是让我发现你是来捣乱的,看我今天不整死你。

  耳边有轻轻的歌声传过来,“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声调音准拿捏得非常不错,清唱都能这么到位,如果后期修补做得好,这样的人直接可以做唱片了,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怎么那几天过来的时候,没看见有人在这个上面跳舞练歌呢。

  何睿轩直接大步靠近舞台,想要看清楚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却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太过于直接,直接惊吓到了这个表演的人。

  莫甘娜看见何睿轩过来的时候,以为他是学校里的师兄们,露天舞台后面是舞蹈系的训练室,经常有其他专业的男同学偷偷躲进树林里,只为了从那窗帘缝里看到婀娜多姿的姑娘们,是如何劈叉、倒挂的。

  前一世里,她还和同班男同学一起这样干过,还偷偷拿手机出来拍成视频,和其他人一起点评谁跳得好,谁的身材好。

  她假装自己是无聊乏趣了,才会走到这个上面来打发时间,眼见着那个人也是朝舞台中心走过来了,她赶紧朝左手边的楼梯走去,等到快要下完台阶的时候,身后那个人说话了,“喂,你不认识我了吗?”

  莫甘娜假装自己没听到他说的话,往事不可追忆的不是伤痛,而是那个不该的开始,从一开始她擅自做决定选择表演专业开始,从她任性的以为爱情就是生活全部的时候。

  这一世,她决定过一个不一样的生活,她决定尊重妈妈,听从妈妈的建议,用她的声音为她的生活起航,所以这样招蜂引蝶的小伎俩,她只会冷处理。

  昂起头,高挺着胸脯,像往日晚上快步走一样,沿着花坛边,直接朝宿舍走去。

  何睿轩眼见着莫甘娜就这样,一声不吭的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了,低下头摸着自己的鼻梁,轻吐了一口气,想了想,大声朝莫甘娜的方向大喊了一声,“何睿轩!”


  莫甘娜回到宿舍的时候,李琳琳和黄莉正在看电影,两个人聚精会神的看着屏幕,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屏幕里一男一女正头抵着头,好像在深情告白,看来是看到关键时刻了,她原本是想给她们打个招呼,现在看来,也大可没必要了。

  她将鞋子袜子脱了,坐到床边上,想了想还是将枕头底下的随身听拿了出来,那里面的歌曲是她特意在路边让人下载的,当时下载歌曲的人还说,你和你妈妈关系这么好啊,怎么尽是这种想念的歌曲?

  她当随口回答了一句,不是我要听,这是下给别人听的。

  还以为重活一世,这些都派不上用场了,现在看来,重活的是自己,而不是这个社会,所有原定的东西还在,包括学校露天舞台上,那个要举办歌唱比赛的背景海报,包括那些用红布包裹出来的特效灯光,他们就那样悄无声息的被人安置上了。

  她是情不自禁的登上舞台的,她想要酝酿一下感情,她必须要得到第一名,不光光是为了那三万块钱,也不仅仅是为了完成妈妈的心愿,她有她的抱负,她必须让自己成为名副其实的明星,所以这第一炮必须要打得响亮,这样,她将来的位置就会站得越高。

  将床帘拉上,她端端正正的坐在床上,抬起胳膊跟着节奏开始挥舞胳膊,站在舞台上,观众能看到的永远只有你的上半身,但是莫甘娜却想精益求精,现在碍于环境的影响不能让肢体动作全身协调一致,最起码也要让自己体现得专业一些。

  宿舍里,黄莉看着莫甘娜将床帘拉上了,小声的对李琳琳说:“这个莫甘娜也太老土了吧,怎么半点娱乐生活也没有,你看这才几点,都睡觉了。”

  李琳琳看着屏幕一动也不动,“看电影,看电影,别人的事有什么好说的。”

  黄莉笑了笑,“我才不是要说她什么坏话,好歹都是一个宿舍的人,叫她一起来看电影吧。”

  李琳琳侧过头看了她一眼,“要叫你去叫。”

  黄莉点了点头,“嗯,那我去叫。”

  李琳琳看着黄莉走过去拉莫甘娜的床帘,撇了撇嘴,能叫得动才怪,这个莫甘娜现在还是学生呢,就成天装得像一个大腕,还不知道成名以后会怎么耀武扬威。

  没过两分钟,黄莉就回来了,朝李琳琳摊了摊手双,“真快啊,她都睡着了,算了,我俩看吧。”

  李琳琳听了后,什么话都没有说,等到黄莉坐下带上耳机后,她不着痕迹的朝莫甘娜的那边看了看,而后轻轻挑了挑嘴唇。

  对于莫甘娜这个人,李琳琳没有什么好说的,她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从莫甘娜走进宿舍的那一天她就知道了,莫甘娜走路时脚后跟踩得特别稳,她的脖子总是昂得高高的,扬起下巴的样子,好像踩在红地毯上。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但这就是莫甘娜给她的第一感觉。在加上这共同生活的大半年里,对于莫甘娜的生活习惯,几点她会做什么,会做多长时间,她竟然都了然于心,她不知道是莫甘娜的生活太规律话了,还是自己对这个舍友的观察太过仔细了。

  此时的莫甘娜,肯定是不会睡着的,她只是不屑于出来和她们一起看电影而已。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0864487  
精华
帖子
661 
财富
5231  
积分
1114  
在线时间
40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20 
最后登录
2018-5-31 
这是开新文了吗?恭喜恭喜,先养肥再看吧,哈哈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15 
财富
9435  
积分
2875  
在线时间
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8-11-30 
回复 无霞不可能 的帖子

确实,但是不会挖坑!感谢感谢!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15 
财富
9435  
积分
2875  
在线时间
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8-11-30 
第三章   何不如自己去问他?



  第二天一早,准确的说,应该是天才刚刚亮的时候,楼下传来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尖叫声,此声连绵不绝、百转千回,直到楼上窗户里都有未睡醒的女生将头伸了出来,事情始末才得以告知,“露天舞台今天有歌唱比赛,奖金最高三万块,只要参与都有红包可拿。”

  三万块钱,对于身在校园里的莘莘学子来说,可是一笔巨款,但是这还不是最让人激动的,最让人高兴的,应该是后面一条只要参与都有红包可拿。

  这个女生的尖叫声从刚开口的时候,莫甘娜就醒了,前一世也是这个女孩用同样的声音,将多少还处在睡梦里的姑娘们喊醒了。当时她在表演专业,为了陈老师所布置的课题低头挠腮,对着电脑查了一晚上的资料,刚刚才睡下来,听到这个尖叫声时,她直接用被子盖过头勉强入睡的,要不是同宿舍的女生说什么红包红包的,她根本无心起床看热闹。

  反正醒了,莫甘娜拉开床帘坐了起来,才发现对床的李琳琳朝她这边走了两步,她朝她露了一个笑脸,“早啊。”

  李琳琳没想到莫甘娜会这么早就醒的,按道理说她应该是没料到,楼下那个女孩子大声说得话,她是到阳台上才听全的,她和莫甘娜好歹也是同一个宿舍的人,所以这么有趣的事情,她还是想和她分享一下。

  “刚才你听见了吗?楼下有人说今天露天舞台有歌唱表演,只要参与都有红包可拿,你是声乐专业的,这样的好机会可不能错过呀。”

  莫甘娜很夸张的回应,“只要参与就有红包,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情?”

  李琳琳看着莫甘娜这么夸张的表情,心理又有些不屑了,平时一副那么清高的样子,这会听见红包两个字了,居然反应这么大,于是,她故意说:“谁知道,听说最高奖是三万块呢。你赶紧报名去吧,到时我和黄莉在下面帮你打气。”

  莫甘娜的表情并没有如同李琳琳所想的一样,两眼冒精光,她只是很平淡的回了一句,“三万块嘛,要是谁能拿上第一名也是不错的,你也收拾了去报名吧,到时候你上台了,我也帮你打气。”

  李琳琳对于莫甘娜淡定的表情有些生气,但是转念一想,她这个人就是这个性子,连淘宝上买来的便宜货,都要用熨斗熨烫一下的人,你还能用什么正理同她沟通。

  “那好,我先下去找黄莉去了。”她说完,一溜烟就跑下去了,女生宿舍门口的报名台处都已经排上长队了,先把红包拿到手才要紧。


  莫甘娜慢悠悠的将睡衣拿上去洗浴间洗澡,昨晚回来后,打算只听一会儿随身听的,没想到听了一会会就已经入睡了,生物钟真的是一个奇怪的东西,连前一世养成的习惯,都能保留得这么完好。

  走进浴室,将热水打到最高,等待浴室里烟雾缭绕了,才用热水将身体清洗干净,全身涂抹按摩乳,等待十分钟后,再用温水将它们冲洗干净,然后将全身涂抹上身体乳,最后才将宽松的睡衣换上。

  然后回到床上,贴上一张保湿面膜,在面膜的上面盖上一层厚毛巾。

  现在条件有限,能做的只有这么多,莫甘娜也甘之如饴。她始终坚信,所有的付出,都会有回报你的那一天,这中间不管有多长的空置期,都要耐得住寂寞。

  李琳琳是在莫甘娜洗完头发的时候回来的,她兴高采烈的走进来,大声叫莫甘娜,“莫甘娜,莫甘娜…”

  莫甘娜用毛巾裹住头发走出来,“红包拿到手了?”

  李琳琳非常高兴的点了点头,“我还以为会是什么骗人的幌子呢,结果真的有红包,你看我一下就抽中了一个一百块。”

  举办方说的只要参与就有红包拿,是决定要比赛的人,将自己的联系电话和学号留上,到旁边的抽奖箱里抽一个红包,有钱没钱,有多少钱全凭运气,抽到一百的人兴高采烈,抽到一块的人愁眉苦脸。

  “你怎么还没收拾完,我刚才听见有同学说,那个抽奖箱里没有多少红包了,你快点下去报名去吧。”

  李琳琳这句话说的是真心实意的,莫甘娜也能听得出来,“嗯,我将头发吹一吹就下去了。”

  李琳琳轻轻皱了一下眉头,“头发不用吹也会干的,这个红包被人抽光了,就再也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莫甘娜笑了笑,又随便问了一句,“报名处的人有没有说什么时候结束啊?”

  李琳琳连忙说:“当然说了,12点准时结束呢。”

  “12点啊?”她抬起眼看了看自己桌子边的时钟,才10点多,“没关系,吹个头发最多花五分钟时间,人家的报名截止要到12点呢。”

  李琳琳瞪着眼睛,动了两次嘴唇,都把想要说得话忍了下去,莫甘娜你这个榆木脑袋,我诅咒你连一块钱都抽不上。


    莫甘娜有三件事是绝对不允许自己忘记的,敷面膜,全身涂抹润肤乳,洗完头发后必须将头发吹得半干,这是身为一个职业艺人必须拥有的最基本条件,因为你各方面条件都超过同段位的艺人时,你更上一级的时间会比别人花的少,同时会站得更稳一些。

  磨磨蹭蹭下楼时,迎面上楼的都是一些兴高采烈的姑娘,她们无一例外的一手拿着红包,一手拿着报名表,话里话外间似乎没有想到过该怎么应付下午的比赛,都是在讨论谁的运气好,谁的红包大。

  莫甘娜朝宿舍空地前的走去,将自己的学生证拿了出来,“你好,我是来报名参赛的。”

  坐在桌子后面的是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男孩这会正低着头在统计人数,女孩子看着莫甘娜拿出学生证,抬手接了过来,递给了正在整理资料的男孩子,“来,你是负责女生队的。”

  低着头的男孩子,从一旁的空白资料上拿出一张空白表格,拿起笔照着莫甘娜的学生证开始登记,才写了一个莫字,就抬起了头,“原来你叫莫甘娜。”

  莫甘娜不在意的点了点头,“嗯,我就叫莫甘娜。”

  何睿轩根本没料到会遇见莫甘娜的,相比于女生爱占小便宜下,男生宿舍那边就没有这边热闹了,十点钟的时候,男生宿舍那边就已经没有人报名了,他交代了一起的同事,过来女生这边统计人数。

  世间所有的事情,或许是真的有安排的,他昨天都忘记了问这个女孩子的名字,今早对方就将学生证送到自己面前来了。“你是学声乐表演的,看来唱歌会是你的强项了?”

  面对这样一个喋喋不休的人,莫甘娜是真的没有半点耐性了。“我是来报名比赛的,请问这次的活动对参赛者有什么限制要求吗?”

  旁边刚才接过莫甘娜学生证的女孩子笑了笑,“何睿轩你赶紧登记吧,等下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然后又对莫甘娜说:“男孩子嘛,都是这副德性,看见漂亮的女孩子巴不得多说几句话。”

  莫甘娜抬起脸笑了笑,前一世的时候,她也是拿着学生证下来报名,直接将学生证丢给了登记的人,一手揉眼睛,一边张开嘴巴打着超级夸张的哈欠,根本就没有遇到被人搭讪的事件。看来这一世里,自己改变了自己,这遇到的人和事,也是会发生变化恶,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一次一定要过得和上一世不一样。

  登记了表格之后,何睿轩从下面撕了一张通知递给莫甘娜,“一点整的时候,去3号教室,有一位试音老师,他会决定你能不能进决赛。”

  比赛制度还是和以前一样,何睿轩口中的这位试音老师,是声乐表演界的泰斗人物,如果能得到他的指点,将前途不可限量,但前提是你要能入得了对方的眼才行。

  后来在莫甘娜混娱乐圈的时候,曾听人说过一直屹立歌坛的天后,常和他一起吃饭,当然,这些事如果不是她有过一世的经历,她也不会知道,更不会在意。

  前一世试音的时候,她胡乱唱了几句《小燕子》,并不是她不会唱其他的歌,而是她看见主考官的头上有一片地中海的时候,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个老头肯定不会喜欢流行歌曲。

  那是她第一次看见王海阳老师,也是最后一次看见他,像她这样是以表演专业毕业的,又不是声乐科班出来的人,就算想跟王老师套近乎,那也不现实。

  她能听从妈妈的话,选择声乐表演,其实也是有私心的,如果这次能在这种,突然袭击式的比赛中一举夺魁,能获得王老师的几句提点,胜过她这样苦练数年。
  莫甘娜听着何睿轩这样说,多嘴问了一句,“你知道这位试音老师,为什么会来我们学校?”

  何睿轩站了起来,将旁边的抽奖箱抱起来摇了摇,才端到莫甘娜面前,“你想知道为什么,那何不如自己去问他,我听说,拿了第一名的人,可以和他一起吃饭…”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15 
财富
9435  
积分
2875  
在线时间
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8-11-30 
第四章    错了,错了

     饶是登上过大大小小的舞台,此时的莫甘娜心里还是有些许的恐惧,这种恐惧并不是她不敢面对仅一墙之隔内的主考官,并不是她不敢在身后人潮人涌中,如往常一样昂首挺胸的走进考场里,她的这种恐惧只是一种对自我的清醒认知,她害怕的是对自己期望过高,将来拿不上第一名时那种痛楚,她太害怕这样的感觉了,那种苦楚只有自己能体会,只有自己能舔舐…

  “118号莫甘娜同学没有来吗?118 号?”

  这已经是报号员第二次叫莫甘娜的名字了,第一次的时候,她是在整理衣服,虽然这件衣服被她用熨斗熨烫得无一丝褶皱了,她还是习惯性的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她想象着此时的她,即将踏进的是万丈光芒的舞台,而不单单是一个小小的考场。

  她抬了一下手臂,“我在这里。”

  画着浓厚妆容的报号员,不耐烦的皱了一下眉头,“来了那怎么不早点吭声,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的。”

  莫甘娜只是微笑着像她点了点头,好像她们之间聊天聊得非常愉快。

  报号员看着自己这么不耐烦了,莫甘娜还像个傻子一样傻笑着,心里越加觉得她好欺负,“赶紧推门进去,没听见我说的话吗?”

  莫甘娜还是保持着刚才的笑脸,非常真诚的说了一句,“师姐,你今天特别美。”

  不与任何人为敌,也不轻易得罪别人,最好在必要的时候,能博得别人的好感。这位师姐在上一世时也是充当的报号员,最后颁奖的礼仪人员也是她。在这场由学校和当地企业举办的歌唱比赛中,如果没有半点关系,怎么会由着她在众多学生与校领导面前露脸多次,诺大的电影学院,比她出色的人多得是。

  师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脸上的表情渐渐缓了下来,莫甘娜瞅着她准备开口说话的空间里,抢先说了一句,“如果你能把眉笔换成棕色的,那你的妆容就可以获得二百分了。”说着她还将食指和中指竖起来,比划了一个二。

  师姐抬起手来,很亲昵的拍了一下莫甘娜的肩膀,然后拉了一下她的耳朵,“声音大一点。”

  大家都是明白人,莫甘娜这样与她套近乎,不过是为了探一探里面的底,现在她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也当是礼尚往来,至于你的运气有没有那么好,能不能过关,那也是你的造化了。

  推开门进去,屋里的摆设还是和上一世一样,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桌上铺上了红色的帷布,上面放有坐在座位上的人的职称台,最中间那个就是王海阳老师,此时的他才四十岁,正该是一个男人意气风发的时候,唯独不够圆满的是,他的头上有一片地中海,还带着一副深茶色眼睛,其貌不扬的样子,让人觉得有些猥琐。

  前一世的时候,莫甘娜也是觉得这种试音模式太糊弄人了,一看到这个主考官是这种猥琐模样,半点想要好好表现的心情都没有了,就随便唱了两句《小燕子》,瞎糊弄了过去。现在想来,可能是当时唱的《小燕子》音调高,所以一锤定音通过了。

  莫甘娜走到教室正中间,弯下腰朝三位老师鞠了一个躬,现在这个社会人心浮气躁,总认为自己是不可取代的,说话做事缺少一股沉稳之气,所以莫甘娜首先将做人的基本礼数尽到,毕竟礼多人不怪嘛,其他的事情,就看自己造化了,重活一世,自己已经做出了这么多改变,谁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连锁后遗症呢。

  靠最左边的汪老师先开口了,“同学,你有五分钟时间表现自己,请你抓紧时间。”


  莫甘娜点了点头,开始自我介绍,“三位老师好,我是大一班声乐系的莫甘娜,我表演的节目是《浏阳河》。

  《浏阳河》是一首湖南民谣,音率简单好学,多少人随便听上两遍,就能哼出几句来,可是往往简单易学的歌曲,能唱得好,唱得到位,这就要考虑到唱歌人的唱功了,什么时候换气,什么时候提气,什么时候该做什么肢体动作,都是一门学问。

  要说莫甘娜为什么会选择这首歌曲,完全是因为王海阳是土生土长的湖南人,她这样做是有点投其所好,毕竟以王海阳现在的身份地位,是根本不屑于来到这样带职业的电影学院的,他能来并且愿意坐在这里,给这些泱泱之众试音,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大家所不知道的缘由的。

  “…浏阳河…弯过了几道弯,十八里的…”莫甘娜昂着头,侧着身子,将右手抬得高高的。

  突然,桌子被谁用什么东西敲得砰砰响,“错了,唱错了。”

  说话的人是王海阳,莫甘娜连忙将手收了回来,弯下腰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虽然她表面是在道歉,心里却可劲犯了嘀咕,我学的浏阳河是李谷一老师版的,这私底下还在小树林里偷练过,自己也录下来和李谷一老师的做过对比,应该不会有什么大差错的,怎么到了王海阳这里,就错了?

  王海阳看着面前的学生,吓得快要将头捶到地上去了,朝旁边的汪老师和刘主任看了看,这姑娘胆子也太小了吧。

  刘主任看了汪老师一眼,也不知道王海阳突然这样是什么意思,这姑娘唱得还不错呀,比前面那群人好太多了吧,怎么王海阳会发出这么大的动静。

  他朝汪老师示了示眼色,汪老师立马就得知了他的意思,“这位同学,你闯关失败。”

  闯关失败?莫甘娜彻底傻了眼,怎么这一世机关算尽,到头来还不如上一世胡口乱唱的《小燕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着急的往前走了一步,“王老师,请问我什么地方唱错了?”

  王海阳看着莫甘娜焦急的样子,很和蔼的笑了笑,但是他说话的声音,要比平常人高一个调,“这位同学,你不要着急,是他们说你闯关失败,并不是我说的,既然你现在问到我,你为什么错了?那我问问你,你听《浏阳河》的时候,有没有听过方言版的,湖南人说得转过的过字,其实在方言里并不是这样的,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多揣摩揣摩歌曲的意蕴,然后再来演艺,我们唱歌不是随便念几个字,念的好的人,大有人在,然而这世间唱得好的,能有几个人?”

  王海阳为什么能成为歌坛常青树,几十年不见动摇一下,想必与他做人的方式是有很大关系的,他的这番话虽然不长,但是在莫甘娜的心里,却激起了千层波万层涌,王海阳一席话多少人千金难求,现在却因为自己准备了多日的投其所好,得到了他的点明,这真的是人生中万幸之事。

  莫甘娜高兴得快要跳起来,她弯了弯眼角,朝王海阳又鞠了一个躬,“谢谢您,王老师!”


  嘴角的笑容有些掩饰不住了,她告诫自己这才是刚刚开始,这并不能决定什么,这在自己漫长的星途里,只是一小步而已。

  出了门后,师姐还在催促其他同学,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烦躁,眉头越皱越紧,“你们一个一个的,不来的话就不要报名嘛,120号来了吗,120号?”

  底下一个人也没有回应,只有一个矮个子女孩举着通知表走过来,很紧张的问道:“我是122号,我可以进吗?”

  师姐甩了甩手,“赶紧赶紧,你们一个一个的,真是没办法说了。123号,做准备啊,123 号124号,到我跟前来。”

  莫甘娜看着她皱着眉头的样子,拍了拍她的肩膀,“师姐,我出来了。”

  师姐一回头,看见是莫甘娜,朝她点了点头,“出来了,结果怎么样?”

  结果?莫甘娜拍了拍头,刚刚王海阳老师好像说了一句,他们说你闯关失败,并不是代表我说的,但是也没有具体说过她有没有过关哪,都怪她自己,刚刚只顾着高兴了,没有来得及问一下自己的试音成绩是什么。

  师姐卷起名单在莫甘娜头上敲了敲,“你都进去做什么去了,居然连结果都不知道。”

  莫甘娜开了开口,想要解释一下刚才的情况,发现身后的门被推开了,刚才进去的122号,满脸通红的走了出来,眼光也没有神采,也不知道进去经历了什么。

  “123号,抓紧时间进去,123,抓紧进去…”

  等到123号进去后,师姐又和莫甘娜聊天起来,“一看刚才那个就没过,不管唱的好不好,身高是个硬伤。”
  莫甘娜朝她抖了抖眉毛,意思是你知道?

  师姐撇了她一眼,“你还别不相信,只要从我面前过的,我都能猜个大概。”

  莫甘娜来兴趣了,“那你说说我,过了没过?”

  师姐胡乱眨了几下眼睛,“哎,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王伟,王八蛋的王,伟大的伟。”

  莫甘娜无奈的看着她,这画风转变得太快吧。“莫甘娜,你的名单上有,118号。”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3 
财富
15454  
积分
4572  
在线时间
2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8-12-1 
开新文了啊,捧场一下。那个TB老公要完结了吗?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15 
财富
9435  
积分
2875  
在线时间
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8-11-30 
回复 sauciness2017 的帖子

完结了哦,妹子,不然就不会开新文了!感谢捧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