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宠婚万万岁
go 回复: 3 | 浏览:11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千树万树梨花开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30189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080  
积分
247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30 
最后登录
2018-4-13 
【遇见】
那晚,百花齐放,普天同庆,我带着侍女在集市都快玩疯了。
“那边有猜字谜!”,我见许多人在推挤着,不由地望过去,原来是猜字谜。
“此花自古无人栽,没到隆冬他会开. 无根无叶真奇怪,春风一吹回天外。——雪花!”
“自小生在富贵家,时常出入享荣华.万岁也曾传圣旨,代代儿孙做探花。——蜜蜂!”
“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过江千层浪,入竹万竿斜。——风!”
……
“都很简单嘛!”,一路猜过去,竟然没有一个不知道诶。我想要把所有的都猜出来!
“千门如昼解玲珑,放纵痴心许夜空。
一瞬芳姿惊绝艳,谁知寂寞已随风?”,还有一个字谜,明明谜底就在嘴边,可我就是猜不出来。
“这位小姐,不如让这位公子一试?”原来是有一人,立着等了良久,店家只好开口提醒。
我不好意思地递过去,心中多少有点不情愿。
公子接过对我一礼,我回礼转身就走。其实耳朵还在等答案呢。“烟花”,就是烟花啊,我懊恼地直跺脚。
“小姐,那边有杂耍呢。”,“小姐,蛇舞,好可怕”,侍女见我心中不乐,原还拘着怕我走丢,这时却又怕我不作声。可是,这些我都提不起兴趣来了。两个侍女无措地对视一眼。
“小姐,是不是累了?不如找家酒楼歇歇脚?”,我点点头,便进了酒楼。
闲闲坐了半刻,满城灯火,万家欢乐,我心中也觉自豪。
谁知,不多久酒楼有人起了冲突,青儿便去找掌柜,看有没有偏门离开这里。
“小姐,局面不太乐观,我等去开路,护着小姐离开这里?”,“好,兰儿去把青儿找回来”,侍卫见局面有些失控打算去看看开路,我叫兰儿去找青儿。
“小姐,我们回来了,这边有个小门。”青儿远远地喊过来,侍卫便将我往那里护送过去。
谁知,下楼梯时,我被东西绊倒,直直往下掉。侍卫不敢直接拉住我,结果只扯到一截衣袖……
【婚事】
“啊——”,吓死我了,我梦见自己被楼下的人踩了一脚又一脚。
“殿下,殿下”,虹儿拉开帐子进来,将我拥住。
“殿下莫怕,已经回来了。”,虹儿只能抱着我不停地安抚。
“殿下,喝些甜酪安安神。”橙儿怯怯地端来甜汤,我喝了果然好受点。
可是,感觉有点不对,环视一圈,原来青儿兰儿不在。
“青儿,兰儿呢?母后把她们送哪去了?”
“殿下别急,昨日殿下不过出躺宫,竟受此惊吓,这俩婢子太不经事。”
“是啊,殿下,昨日侍卫禀报时,娘娘很是发了火呢。”
“是呢,殿下别急,听紫儿讲。出意外自然不能怪她们俩。但一,青儿兰儿不该都不在殿下身边,侍卫避嫌殿下无人掺扶才滑下楼梯。二,出门在外,青儿兰儿怎能隔空招唤殿下,将殿下陷于险境。”我一听,都很是道理,母后应该不会无度苛罚。
“殿下放心,不过是罚去尚宫姑姑那里学规矩去了罢了。平时,两人也很是中用。此番虽出了错,娘娘却也怕换了人来殿下不顺手呢。”
“嗯,若是她俩受教,自然能回来。若是不行,然不成还让殿下将就不成”,橙儿口齿向来直快,我却是听懂了。
“好了,时辰还早,殿下再睡会吧,娘娘免了请安的,还吩咐今日允殿下自己起呢”
母后好多年前就不准我耐床了,今日真好。侍女们服侍我睡下,就分工忙去了。我不时便睡着了。
梦里五光十色皆是昨晚所见,烟花,灯笼,字谜,杂耍……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30189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080  
积分
247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30 
最后登录
2018-4-13 
“嗯——”,一觉竟睡到了巳时。
“殿下起吗?”,我点点头,紫儿便将我扶起。我张开手臂预备穿衣。紫儿却退下去了,我正疑惑,三侍女竟然皆跪拜下来。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殿下要大喜了!”
“什么?”
“殿下,还记得昨日救殿下的那位公子吗?那是窦国公家的三公子,年19,已然是翰林院编修了,自己考进来的呢。娘娘喜他人才,已是定下……”橙儿噼里啪啦竟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昨夜?……”,是的,昨夜我并未遭人踩踏。翻下楼梯时,有人接住了我。然后将我拉出了那个乱地。然后,他护着我一直挤一直挤,走到空处,我才才发现却是那位猜灯谜的公子。
“多……多谢公子”,我惊慌失措,四下无援,几乎要掉下泪来。
“小姐,莫怕,待乱局散去,我再带姑娘回酒楼与侍女汇合,可好”
“有劳”
“我知这家甜汤做的不错,小姐可以饮来安安神。”
“多谢”,饮过甜汤果然好过些。稍坐一会,公子便遣店中伙计去酒楼打听,是否无事。
不一会儿,青儿她们竟一起回来了。
“殿下”青儿一见了我便跪倒哭泣起来。
“小姐受惊了,不如就此回府?”侍卫长上前来请命。
原本是该回了,而我,却不知为什么不太想就这样回去。
“小姐若是还想看看热闹,在下愿做个引导?”
“小姐?”,青儿也怕我就这么回去,又得闷闷不乐。
“不蛮直说,小姐刚去的酒楼确实高档,颇多口碑菜,不过纷争也多……”
然后……然后,我们一起逛了好多地方,既没有被人挤,也没有被人推,却吃了很多宫里都吃不到的东西。我记得走得好累好累,却一直不想回……
“娘娘驾到”,有宫侍报驾,我连忙起来迎接母后。
“都下去吧”,母后携着我的手坐在踏上
“檀儿,可睡好了。”
“嗯”我懒懒地靠在母后肩上,感觉到母后正爱怜地抚着我的头发。
“我的檀儿,可怜你自小体弱,不得同旁人一样蹦跳玩耍。好在,长大些就好起来了。可母后舍不得你,竟将你的婚事耽搁了”
“母后……”,我知道母后要跟我讲关于他的事了。
“别恼,听母后说。这宫里,虽花繁锦簇,却不是什么安宁之处。母后再不舍,也希望檀儿寻一宽厚之家,安稳度日。觅一真心男儿,一心一意白头偕老……”那日,母后对我说了良多。我第一次知道母后的辛酸。父皇虽最宠我爱我,却还有十几儿女,妃嫔无数,太子哥哥取了嫂嫂后也是一个小家了,只有母后全心全意将我护在怀里。
这日,锣鼓喧天,十里红妆。天子嫁女,太子压轿,我于宣室殿拜别父母,携一心向往而去。如一颗明珠,被人捧着从一个宝匣移到另一个宝匣,安稳放置,从无忧患。
【青樱】
婚后果真比宫中好过,三公子依旧翰林院当差,我则跟嬷嬷们学着管理偌大的公主府。不时去窦府与公婆请安,想母后了便往宫中去。姐妹与嫂嫂的聚会也不再撇下我。
这日,母后潜人送了一筐樱桃,我想着婆婆小姑恐也爱吃,便亲送了去。
谁知刚进二门,还未转过花墙,那边走来一位年青妇人,看服饰非主非奴。正待问嬷嬷,府里是否来亲戚了。那边却高谈起来。
“青姑娘,三公子今日不曾来给夫人请安呢?”
我原奇怪,大房二房皆在外任,除了小姑,更无人可称“姑娘”。这倒是哪家的妾侍,怎的竟扯上了三公子。
“见过公主”,正疑心,那位青姑娘却快步上来请安了。
近看,竟有几分似我。
“嬷嬷,本宫忽有些不适,改日再来与婆婆请安”,呵呵,我虽备受宠爱,可宫中,什么手段没有?是好是歹,无非三公子一句话。
【纳妾】
“青樱……她本是祖母远亲,祖母甚爱她。曾想配与我,可是母亲并没有这个意思。”三公子仍是那副温和淡然的深情。
“请问三公子,当初,我母后可有半分勉强与你?”
“并无”
“再问三公子,当初,我可有半分纠缠与你?”
“并无”
“罢了,明日把她接入府来吧”我说不清是什么滋味,藏与府中多日的远方表妹,与我有几分相似的表妹,曾论分配的表妹,三公子并非无意的表妹。种种思绪扑面而来,我想问他,待我真心还是假意,我想问他,祖母有意母亲无意他有无有意?我想问他,我可是一个……
【姐妹】
“岂有此理,婚后不过半年,三驸马竟要纳妾,你是死的吗?”大姐是父皇第一个孩子,其生母也是母后族妹,一直受宠,待我也一向如亲妹妹。
“好了,大姐。三妹年幼,虽成了亲,其实并未开窍 。”太子妃嫂嫂却一针见血
“好在,并没有定下名份。三妹,你要知道,半年内纳妾的驸马打死都不过。若是开了这个口,你日后怎么办。便是心里过得去,也恐无安宁日子可过。”二姐恐怕更是直接。
“大姐,二姐,嫂嫂。你们说的对,只是,我心里好乱,什么也不想管。”
“无论如何,不能放过那个贱人,还有贱男。”
“是的,把那贱人拖出来,打死!”二姐扬手就要唤人。
“哎,等等。我与驸马说过,过几日再论,不如,我今晚先与他谈谈?”
“也行,叫他自个儿打发。若是不如我的意,你几个姐夫哥哥也不是摆着空好看的”。
我虽说要与驸马谈谈,却全然不知从哪谈起。这几日,驸马一直在前院书房歇息,不如,晚上先思索一翻,明日再去吧。
【前生】
翻来覆去想了几遍,我既不想与驸马吵架,也不想纳妾,却又不知道拿那位青樱姑娘怎么办。
凌乱中,我渐渐睡了去。
好大的雨,天地一片昏茫,做完一台手术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我精疲力尽地拖着身体想回对面宿舍倒下就睡。
“瞄~”
“咪咪?”好像有只猫在马路对面唤我,好像是我经常投喂的那只夜猫?
“瞄~瞄~~”,咪咪一直在那里转着?
“咪咪,上去等,这里危险呀。”见咪咪还待在马路上,我快步过去,却发现原来咪咪前两天跟野猫打架折了前左腿,我帮它包扎过。今天竟然卡在下水道漏槽里。
“咪咪啊,干嘛来马路玩呀?很危险的知不知道”,“喵喵~”,我想帮咪咪把脚拿出来,它却有点闪躲,大概是碰到伤处疼。
“咪咪,忍一忍”,我蹲着地上把咪咪抱在怀里,把伞放下,准备双手去帮它拿脚。
“滋——”,只见灯光大作,我感到一大股力道将我冲出去。还未来得及感受疼痛,我彻底陷入了黑暗。
黑暗中,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半睡半醒,没有动一动手脚的任何想法。有一个生意对我说:“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可怜你除了学习就是上班,还未来得及感受生活。我一定要帮你”
“猫有九条命的,我用我剩下的五条命换你一命。只是……不能是这里了”
“啊!”我从梦中醒来,梦里是一个世界,梦外又是一个世界。
“公主,公主做噩梦了?”虹儿进来问。
“没有,你出去吧”
我想起来了,我本是一个外科医生,年过三十五了,天天在医院与宿舍之间两点一线,为了救一只猫,丧命车轮。好像是那只猫救了我?我替代了夭折的小公主,过了十八年无拘无束的日子,遇到了良人。是的,良人。我想我是爱驸马的,我也一定不愿与人共夫。
“虹儿,把那只簪带上,去驸马那。”
【心悸】
书房竟无值守,我带着虹儿,径直往书房去见驸马。
“三公子,这只簪可喜欢,青樱特意买的”
恍若观影,我在窗外,他们在窗里。我看见她往他头上插簪,那支簪子与我手中那支一模一样。我看见,他们着中衣,依偎一起。我看见,三公子脸上的神情与面对我时,并无二致。
“公主?”
“走吧,回去”
回到屋里,我卸去所有力气,靠坐于踏上,几乎连那支簪都拿不动。
那支簪……那晚,我们逛了甜食店,看了河灯。在珠宝店,我抢了他定制好久的簪子,还说要送给哥哥,因为他抢了我的灯谜……
那晚一定走的很累,走了我一辈子那么多路,我却只记得我把一辈子的笑都留在了那里。
好像是圆满了。我倾力工作过,我享受过倾力的亲情,也倾力……爱过,虽然甜的时候很甜,苦的时候,很苦。
心快速的跳动着,我知道,小公主的心悸又犯了。
“就这样吧”,我早知道,即使有太多不舍,该走时还是走的好。
熟悉的黑暗里,我听到虹儿急促的脚步声,听到她竭声的哭泣,听到母后绝望的呼唤……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362 
财富
11714  
积分
3628  
在线时间
23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8-4-24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116 
财富
918  
积分
265  
在线时间
4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8-4-24 
哇,羡慕有文采且逻辑严密的人,楼主好棒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