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9 | 浏览:73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流年印记》(完结,共十一章)作者:凉烟慕暖(原创首发)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8 
财富
1301  
积分
37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8-23 


简介:一个个汉字组成的语句,有着身边人和事的痕迹。谨以此,记录时光里的故事。作者是个起名废,请见谅。


一、各自安好

认识小晴,是在高中的时候,我和她一个班。小晴上大学那年,家里人都很高兴,特地找了个酒店宴请亲朋好友庆祝了一番。小晴却有些闷闷不乐。我问她为什么不高兴。她说,王林和她没有考上一个大学。

小晴和王林是对情侣,从高一下学期开始,虽然比较隐蔽,但是因为我和她一个宿舍,难免会撞见。王林外表让人一看,有种文弱书生的感觉,但相处起来,让人更想形容他为“山东大汉”,十分的豪爽,不拘小节。而小晴则是一个细心而又有些敏感的小女生。有时候也很让人好奇,这两个人是怎么谈恋爱能谈两年半的,毕竟王林不像是那种能照顾到小晴敏感小心思的人。

高二时,发生的一件事,让我们宿舍里的人对王林大为改观。那天,小晴回到宿舍就哭了,后来等她情绪稳定了,我们一问,才知道,因为最近小晴的父母查她手机发现了些端倪,让她分手。这导致小晴和王林约会时,王林说话大大咧咧不注意,而小晴不自觉得情绪有些失控,两人吵了一架,闹了分手。分手以后,小晴去教室、回宿舍等都是和我们一起,路上见到王林,两人也都低着头,装作没看见一样。

高二暑假,学校里组织在校外补课,小晴和王林都参加了。我没有参加,这件事也是后来听宿舍人讲起的。每次补课结束,王林就跟在小晴后面,不是买奶茶,就是买可乐,虽然小晴对他依然爱答不理,他仍会凑上来,和小晴说一些趣事。小晴和我们说,王林告诉她两个人要考同一所大学,以后在同一个城市工作,然后结婚。那时候可是虐死我们这些单身狗。

高考,王林发挥失常,考去了烟台,而小晴去了北京。

我考到了上海,学了心理学。因为家里的一些事情,大学时组织的高中同学聚会我都没有参加,我和小晴还保持着断断续续的联系,偶尔说起话来,她的语气里总带有种世事无常的惆怅之情,再后来因为两人圈子的不同,联系就更少了。无意中在其他同学那里,也听到了她和王林分手的事情。

再次见到小晴是大学毕业的第二年,那时,她已经考上了家乡里的公务员。这对大家来说也都不意外,小晴一直是个乖乖女,我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能回家考公务员对她来说也是不错的选择。

那天,我俩坐在高中学校旁边的咖啡馆里,她穿了一件灰色的长毛衣,黑色的外套,黑色的打底裤,踩着5cm的高跟鞋。我突然对这样的她有点陌生了,记忆似乎还停留在她高中时的样子,蓝白相见的校服,白色的运动鞋。

她和我说,家里人要求她相亲,她不想去。我问她,是怕不合适吗。她说,不,不是怕不合适,而是,根本提不起兴趣相亲。

或许是知道了我的职业,心理咨询师。她笑着和我说,“就当是我进行一下心理咨询了,好像我真的有心理问题。”那天下午,我听着她说起了她的经历。

大一那年,她和王林都是新生,对大学的一切都还不熟悉,两人约定一个月见一次面。小晴性格有些内向,融入大学环境比较慢,那时,她心情经常不好。每次两人通电话,都是王林在哄她。两人一月一次的见面,也会像其他情侣一样去看电影、逛街,多数都是王林来找小晴,分开时,小晴总会哭的稀里哗啦。就这样,两人过了一学期。

大一下学期,小晴慢慢融入了大学生活,每天按部就班的上课、自习,也会参加学校组织的各项活动,虽然她性格内向,但是和周围的同学相处的还不错。小晴和王林之间的联系依然保持着每天两次电话的频率。王林会和小晴说一些学校活动、篮球赛之类的事情,小晴多数都是听着,偶尔问一两句,她参与不到他的活动,只能从语言中感受到他的快乐。有时,小晴给王林打电话,会是王林的舍友接起来,说王林去打球了。

小晴可以感觉得到,王林对大学生活十分适应,只是对学习放松了,上学期他挂了两科,放假时,小晴和他说让他好好学习,两人考研去同一所学校。但是,现在,王林依然我行我素。

两人电话里不免争吵起来,王林怪小晴对他要求太严,而且太粘着他,总是打电话查岗。小晴顿时感觉很委屈。

那段时间里,两人电话里不断争吵,但是见了面,却又会和以前一样,王林会哄着她,和她一起逛街,一起去学校自习。有好几次,她想说分手,但想到两人在一起的时光,又忍住了。但,小晴却对每天两人的电话联系提不起多少精神来,王林电话里也没有太多的话要说,两人寒暄一下,就挂电话了。

大二上学期,王林和小晴在吵架之后提了分手。小晴自分手后没联系王林,照样正常的上课、上自习,只是听课时总不自觉的走神,上学期的期末考试,考到了第十。寒假里,小晴回家,去外面买东西的时候碰到了王林。几个月不见,小晴发现自己面对王林时心扔不自觉地会揪起来,两人没有说话。

过了两天,王林给小晴打电话,说要两个人复合。小晴不知怎么地就答应了,或许对王林还有所期待。假期里,两人会说起高中时的事情,也会谈起大学里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就像以前一般约会,只是小晴却发现两人在一起时,自己虽然高兴,却没有以前那样发自内心的快乐。寒假结束时,小晴坐在回学校的车上,看着王林的身影,突然不知怎么地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回到学校里,两人依然在联系,时间一长,小晴仿佛又找回了当初的感觉,只是为了避免两人吵架,小晴只一天打一遍电话,也告诉自己不要粘着他,给他些空间。国庆节,王林说自己不回家了,小晴正好也要去旅游,打算去学校里找王林,想要给他个惊喜。

小晴来到王林学校的那天,艳阳高照,学校门口来来往往的学生,有急匆匆回家的,也有对对情侣在车站等公交的。小晴见到了王林,他和身边的女孩说着话,就像当初他和自己在一起时一样,那样的亲密,那样的快乐。小晴若无其事的走过去,和王林打了声招呼,“你好,老同学。”她听到身后,那个女生问王林,“这是你高中同学?”王林嗯了一声。

小晴再没有接到王林的电话。

小晴和我说完这段经历,语气中带着些许释然。她告诉我,当初再一次答应和他在一起,也或许只是为了给自己找点温暖,也或许是为了圆自己的心愿,已经分不清自己对他是不甘还是爱情了。她说,自己后来问过王林身边的同学,他和那个女生在大一下学期时就已经在一起了。

“我不想相亲,不想结婚,很多认识我俩的人都认为是我忘不了他,其实不是,我只是对恋爱已经没有什么兴趣,或者说是失望?”小晴喝了点水,抿了抿嘴说,“高中时,我想和他长长久久,一起组织一个小家。大学时,我可以委屈自己,只为不和他吵架。我用了自己全身心的精力来谈这场恋爱,再也没有精力去开始下一场恋爱了,太累。”

我听着她说完,建议她,多出去转转,多和人交流交流,开拓一下自己的心境,接触一些新鲜的事物。小晴笑着点了点头。

我去北京出差时,见到了王林,他在一家快递公司工作,已经结婚了,孩子上个月刚出生。我问他,记不记得小晴。王林说,不会忘记。他还笑着说,如果当初听了小晴的话好好学习,或许现在就可以更轻松的工作了。

后来,我收到了小晴的信息,她说她已经结婚了,丈夫也是一个公务员,那段经历就当是生命中的点缀吧。我没有问她,与现在的丈夫是怎么认识的。是相亲亦或自由恋爱,是屈服于显示还是自己对爱情的追求,这都已经不再重要,惟愿她生活幸福。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3955501  
精华
帖子
824 
财富
8825  
积分
2075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5 
最后登录
2018-9-17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8 
财富
1301  
积分
37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8-23 


岁月安好

姜声是我在工作中认识的人,现在在青岛工作。

姜声第一次见小雪是在宠物狗训练基地。姜声很喜欢狗,他想趁着暑假期间学习训狗,就去了当地最有名的宠物狗训练基地。当时,小雪已经在基地学习了,严格来讲,小雪是姜声的师姐。

第一次见小雪,姜声觉得这个小姑娘长得十分喜庆,又特别爱笑,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小雪对姜声的第一印象不是特别好,她觉得这小伙可能有点问题,哪有人学训狗带四六级证书和计算机二级证的,又不是教狗学英语和计算机。多年以后,当别人问起他俩第一次见面的情形时,小雪总是笑的前仰后合。

作为师姐,小雪被师父委以教姜声一些训狗的基本知识的重任。小雪学训狗已经有两三年了,她对狗、猫这些小动物有种天然的亲和力,小有经验。

姜声学的很快,用了一个多月就把一些基础的知识学会了。虽说小雪是师姐,但两人也就相差一岁,平时,姜声对小雪也多有照顾,对于一些跑腿的活,都是抢在小雪前面做。

大四,小雪因为要实习,去训练基地的次数就少了。姜声偶尔会去小雪的学校找她,给她带一些小礼物。真正让小雪感动的是,那天,训练基地溜进来一条野狗,小雪一不留意被咬了,当时,小雪就蒙了,姜声二话不说,背着她就往医务室里跑,边跑边安慰她,“别害怕,不会有事的”。小雪刚才也是被狗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也就没那么害怕了。她看着姜声慌张的样子,突然觉得很温暖。小雪的伤并不是特别严重,但姜声却依然特别担心,每天都会问她有没有不舒服,训练基地也都不去了,每天给她买饭,虽然两个人的学校一个在城市南边,一个在北边,姜声每天都会坐一个小时的车赶过去。

姜声一直都没有表白,因为小雪家在韩国,小雪老家是东北的,在她祖父那一代时,搬到了韩国,现在常年定居在韩国。他不知道毕业后她会不会回到韩国,他没有勇气。一直到小雪毕业考研,小雪考上了韩国一所大学的研究生,来和姜声告别,对姜声来说,如果不告白就是永远的遗憾,这是他最后的机会,正好,这时候小雪正被家里催着相亲。姜声问她,“你要不要考虑考虑和我在一起?”小雪没有明确的拒绝,她也喜欢这个男生,只是,她要回韩国,也就代表着两个人刚开始就要面对异地恋。

小雪说,让姜声等她四年,等她回中国。姜声没有答应,谁也无法预料这四年会发生些什么。

小雪回到韩国。姜声每次见校园里来来往往的情侣,就会想象着有一天他能和小雪也能像这些情侣一样,天天在一起。姜声鼓起勇气联系了小雪,问她,她说的四年还算不算数。小雪说,算数。两个人就这样在一起了。

四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姜声有时候会很荒诞的想,自己是在和手机谈恋爱。两个人四年的时间里只见过四次面,每次时间都不长。小雪读书,姜声工作,两个人都有空的时间不多。

小雪毕业后回也没有立刻回到中国,依然在韩国待着。两人见面次数依然是一年一次,不过,因为小雪在韩国长大,她的家人对新年可能不会像在中国一样这么重视,小雪会跟着姜声一起回家过年。

如今,是两个人在一起的第七年,小雪跟着姜声在他工作的地方安定了下来。两个人的工资不高,但很满足。

我在好友聚会上看到了姜声和小雪,小雪的脸有点婴儿肥,天生爱笑,说话带有东北人的爽朗,两人言语间透着亲密。他们和朋友提起自己的恋爱经历,没有一个人不佩服他们。有人好奇的问,你俩四年里有没有吵架?就不会萌生分手的年头吗?小雪笑着看着姜声,姜声说,吵过,有时候吵架恨不得揍她,但是从没有想过要分手。饭桌上,一直都是姜声照顾小雪,给她夹菜,给她倒酒,他笑着说,“快别喝了,喝多了回去揍我咋办。”大家都笑着说他的这一顿揍是跑不了的。我看得出小雪和姜声眼神里溢出的幸福感,爱情,或许就是像他们这样。

四年里,只见了四次,还能够不分手,或许每个人都羡慕这种爱情,也都曾幻想着自己会拥有这种爱情。两个人的恋爱经历用姜声的话来说,只是普普通通的两个人对爱情普普通通的坚持,只是一段平凡而没有什么波澜的人生旅途而已。他俩已经商量着要结婚了,婚房买在了青岛。

这个故事有点短,提笔才发现,无论用什么样的语言也描绘不出那四年里的四次见面,也无法完美的叙述他们经历的这段感情。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8 
财富
1301  
积分
37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8-23 

聚散有时

和陆霜认识有半年了,我们是在健身房认识的,我学瑜伽,她是我的瑜伽老师。平时教学时,她十分认真仔细,一点点的纠正我们的动作,经常提醒我们注意别拉伤。训练间隙,我们会一起聊天,她话不多,很爱笑,多数人对她的印象是爱笑、乐观,认识这么久没见她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因为我俩是同一个大学的校友,她比我高两级,见了感觉比较亲切,有时候也会两人约出来喝茶、逛街。陆霜已经结婚了,工作第一年就结婚了,正准备要孩子。陆霜和她老公的感情很好,平时逛街,她老公一定会打电话提醒她记得吃饭,时间晚了,就会开车来接她。


“暖暖,我离婚了。”我听到微信消息提醒,打开一看,是她发来的讯息。

“有空出来聊聊吧。”她接着说。

“好。”我回道。

陆霜来到咖啡馆时,穿了一身黑,里面的毛衣、打底裤包括外套、鞋子都是黑色的,长发披肩,花了点淡妆,脸色有些疲惫。

“喝点什么?”我问。

“我不想喝。”陆霜说。

半晌,她说起了她的故事。

陆霜的父亲早在她上高中的时候就去世了,提起她父亲,她充满着内疚,因为她有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她父亲去世,她都没有喊出一声“爸爸”。记得小时候她是很喜欢爸爸的,她爸爸也是个很爱笑的人,可以说,认识她和她父亲的人都觉得她的性格和长相更像她父亲。

提起陆霜的家庭,是想让大家更了解她的性格以及婚恋观,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是无形的也是最深的。

她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喊“爸爸”的,她记得在很小的时候,她父母去上班,她在家偷偷熬夜看电视,听到门响了以后,立马关了电视装睡,是爸爸把她抱回了床上。她记得爸爸会带着她去赶集,有时候还会带着她上班。

后来,爸爸得病了,间歇性精神病。每到放暑假、放寒假的时候他总是不正常的,有时候会开电视开的很大声,跟着唱歌;有时候还会买一些假的古钱;还会往外面去,说是去要账。或许是从这个时候,她对爸爸的看法变了。她知道这是爸爸生病了,但是,每次放学,同学们经过她家门口议论纷纷时,她也会想“如果我爸爸不这样就好了”。她变得沉默寡言。

她妈妈经常在她学习的时候,和她说“你不好好学习,以后就不会出人头地,别人家都有个好爹,你爹这个样子,你也看到了。”“你爹得这种病都是自己想不开造成的,别人也工作,怎么没见别人得病。”她听着妈妈的数落、抱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默默地听着。印象最深的是,妈妈经常说“咱家如果不是你爸得病,会更加好过一些。”“如果不是因为有你,我早就离开这个家了。”妈妈没有离开,只是不停地冲着她抱怨,不停地要求她好好学习,出人头地。那时候,她就想“原来我就是个累赘”“像我爸这样实在的人都是没出息的。”

陆霜努力学习,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考上了高中。她依然很爱笑,只有真正了解她的人才知道,她自卑、悲观。“你不好好学习,就会回来种地,牵牛尾巴。”“你爸是个没出息的。”“如果不是你我早就离开这个家了。”……这些话一直都影响着她,挥之不去。她努力学习,让家里人高兴,却发现自己似乎就是个学习的机器,成绩好给不了她快乐,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兴趣所在。

高三那年,她的爸爸走了。她说,虽然很不孝,但是她突然有了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前些年,她爸爸只是间歇性的精神病,后来又得了脉管炎、癌症。好像所有的病都生在了他的身上。她家没有沙发,客厅里放了张已经用了很多年的单人床,晚上,她和她妈妈住在里屋,她爸爸睡在这张单人床上。她家没有空调,只有一个小的圆脑袋风扇,夏天只能挨着。这些都已经习惯了,只是,家里的气氛一直都是沉闷的,压的人喘不过气来。虽然爸妈很少吵架,但也从没见过他们特别开心的聊天,往往都是说着说着互相泼冷水,没有人会说笑话、开玩笑,因为爸爸的病,家里人八点就关灯休息了,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来串门。爸爸走了,家里不会这么压抑了。这么多年的病,折磨着他自己,也折磨着家人。

她爸爸走了以后,她依然按部就班的学习,依然爱笑。每次回家,仍然会听到她妈妈不断地说以前的话,聊以前的事。她不想听,但是不得不听。每听一次,她都会觉得自己是妈妈实现理想的工具,自己是多余的。

陆霜考的是名牌大学,这让她妈妈在同事面前很是有面子。有时候她觉得妈妈太爱面子,和妈妈聊了几次之后,发现一点效果都没有,陆霜放弃了和妈妈的交流。

陆霜和她的前夫高鹏是相亲认识的。工作之后,陆霜并不想结婚,她一想起自己家以前的沉闷,父母之间的冷战,就对婚姻失去了信心。但是,她的妈妈一直在催,电话里催,回家也催,每次都不欢而散。有时候,她真想吼出来“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我想自己做主”,但她怕妈妈伤心,也怕妈妈又会搬出以前的那一套来唠叨她,“如果不是因为有你,我早就离开这个家了”像个魔咒一样困扰着她,也提醒着她,她妈妈为了她牺牲了太多,她应该满足妈妈,孝顺妈妈。

陆霜答应了相亲,是同事给介绍的,见了一面,没有发现什么不能接受的毛病,高鹏也是属于家长们都放心的那种有稳定工作的人。只是,相处下来,陆霜发现,高鹏和她父亲的性格差不多,都属于老实实在的一类人。她妈不是很满意,这样的性格不是她所看好的。但是,陆霜觉得这种性格的人会让自己安心一些,至少是个顾家的男人。再加上,两人相处了有一年,感觉还可以,高鹏会包容她的小性子,会在她遇到难题时给她出主意,还很勤快。陆霜也会想,是不是妈妈常年在耳边强调不要找像爸爸那样的人,才会让自己找了这样一个人呢。

谈了一年多,两人结婚了。婚后生活还算甜蜜。高鹏不是那种爱说甜言蜜语的人,但是无微不至的照顾让陆霜很感动。但,陆霜的心里总有些担忧,对生孩子的担忧。有时候她会侧面问一问高鹏,想不想要孩子。高鹏总是笑着说,越多越好。可,陆霜并不想要孩子。她怕自己给不了孩子想要的生活,她怕自己也会和孩子唠叨“你妈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她觉得孩子是累赘……

我认识陆霜时,高鹏已经劝了陆霜三个多月,才让陆霜答应要孩子,她已经开始补叶酸了。她老公会换着花样的给她做饭。她说,有时候她甚至会想,是不是做饭就是为了让我好生孩子。她老公经常在她面前提生了孩子,带孩子去哪儿玩儿,怎么带孩子,还有她婆婆,也会提醒她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一定要调养好身体,好要孩子。她突然走入了一个死胡同,他们都是为了孩子。她尝试着和高鹏说,不要孩子。高鹏总是很生气。

这段时间,陆霜大伯家的姐姐离婚了,因为她姐姐生不出儿子,她婆婆不满意。她姐姐前面生了一个姑娘,这些年为了生儿子,已经流了三个了。最后,实在是无法忍受这一家人才离了婚。

陆霜又想到了,会不会自己也要生儿子才行。其实,她一直没告诉高鹏,她觉得孩子是累赘,有了孩子,就不自由了。

因为陆霜的不安,高鹏的耐心也有些耗尽。两个人有了争吵,最后发展成了离婚。

她说完自己的这段经历,笑了笑说,“你说,我是不是太不懂得珍惜了?拿到离婚证的那一刻,我发现我也没有特别心疼,也没有特别难过,你说,我是不是心太硬了?”

我没法说,她的选择是对是错,也无法开口说,她的这一切受她母亲的影响很深。我开导她,希望她能把压抑在心中的情绪发泄出来,哪怕是大哭一场都行,不要总是脸上挂着笑,心里带着伤。她其实是有些轻度的抑郁的,只是,脸上的笑让身边所有人都忽略了。

陆霜离开了这座城市,她说她想去外面看看,或许自己可以走出来,或许永远也走不出来。

再次听到她的消息,是三年后。她独自一人,守着她的妈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8 
财富
1301  
积分
37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8-23 

一场游戏一场梦

我玩儿了一款网游,认识了李敏,李敏是个大学生,经常会在帮会yy里唱歌。我加入“朝天宫”这个帮会也是被她拉来的。

我玩儿的是一个专门治疗的职业,她是输出,她玩儿的这个职业被大家成为游戏里的“太子”,而其他职业则是陪太子读书的。

李敏游戏里取名为“红豆包”,据她说,她比较喜欢吃红豆包,大家都叫她包子。我平时和她一起下本,可以说是抱她大腿,加血量不高,防御也不太够,经常自己先挂了,让她和别人自己吃药过副本。我不太了解她的家境,毕竟是游戏,谁也不会对不熟悉的人说太多。从她的话里,和对游戏的投入来说,她的家境挺不错的。她不像其他女生一样,玩儿游戏去看风景、买时装,她投入的钱都用来提升修为了,她热衷于pk,操作也很犀利,没听过她声音的人都以为她是个男的。

李敏性格很大大咧咧的那种,和帮里谁都能论哥们儿,和谁都能聊得来。往常都是我和她组队,然后在世界频道上喊几个其他职业的人一起下本,最近几天,队伍里来了一队夫妻档,帮里的帮主和帮主夫人,后来由帮主带来了他的好哥们儿“一介书生”。一介书生正如他起的名字一样,平时不论是聊天还是下本,都属于文文弱弱的那种,常常是我刚把他救活,他存活不到一分钟就又挂了。这样一个队伍里,我俩就归属于打酱油的了。

我们经常会在yy聊天,第一次听到“一介书生”说话的声音,李敏就悄悄在游戏里发消息给我,“被他的声音苏到了。”我开玩笑说,“去撩他,就说你小子被我看上了。”李敏回了我一个羞涩的表情。这可是她开天辟地头一回发这种表情。

第二天我再上游戏,李敏就告诉我她已经打听到了一介书生的情况,单身,没有女朋友,刚工作一年,在青岛。我回她,“你还真打听了?难不成是认真的?”李敏回了我一个鬼脸,说,“没啦,我怎么可能因为一个人的声音就这么疯狂。”我说,“这人的声音没准是开了声音模拟器,再说,也可能这人丑的不能再丑了,只能用声音来凑了。”李敏回了一个点头的表情。我还想再劝劝她,但这也没什么苗头,说多了,让她更加注意这个男的反而不好。我开始有意识的拉着她不去队伍yy聊天,两个人单独开qq说话。

我们五个人磨合了一阵子后,也有了一定的默契,随着装备慢慢的提升,下副本渐渐也就不会死了。帮主、帮主夫人还有李敏都是喜欢pk的人,我们开始参加大大小小的pvp比赛。这个月游戏里举办了选拔赛,比赛的第一的队伍会有时装、宠物还有一些珍稀材料的奖励,李敏跃跃欲试。我们经常会在yy里讨论操作,或者在一起骂一骂游戏设计者把自己的职业设置的太弱。

这段时间里,李敏和一介书生开始慢慢熟悉起来,一介书生经常在yy里唱歌。

“清清,我要去见他。”晚上,我收到李敏给我发来的游戏讯息。

“这段时间我和他聊天,越来越无法自拔,我要去见见他。”李敏接着说。

“你和他商量好了?”我问。

“没有,我还没告诉他。我也很纠结,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大胆。”李敏说,“你别看我大大咧咧的,我还真没主动追过男生。”

“可万一……”我还没输入完整,她又发来了消息,“我已经决定好了,如果不见他,我会感觉很遗憾,也会经常想着。但如果我见了他,也许没有了神秘感,也就不会再想了。正好,我也在青岛,帮主夫人萧笑也在青岛,我叫着她和我一起去。”

“好吧,你想清楚就好。”我开玩笑说,“看看也好,没准他长得特别丑,你也就打消念头了。”

李敏和一介书生见面了,他们交换了彼此的姓名,一介书生的情况和李敏打听到的相差不大,名叫江城,单身,毕业于青岛大学,刚毕业一年,老家也是山东的。帮主夫人,萧笑是青岛本地人,自己开着店。三个人聊得很开心。

回来之后,我收到了萧笑发来的消息,“包子是不是喜欢上了一介书生?那天聊天我也没好意思问他的家庭情况,我老公和他在一个公司,听说他家在农村,家里还有两个弟弟。虽然这个男生确实不错,单位里的人都夸他,但他的家庭负担太重了。”

我回道,“这还得看包子的意思。我能劝,但也不好阻拦,毕竟我的话她也不一定会听。”

我试着和李敏说了一下江城的情况,她没有特别大的反应,还开玩笑说,我又不是和他结婚,你们不要这么紧张,我只是很喜欢他的声音。后来因为一介书生出差不玩儿游戏,游戏里提起他的次数越来越少。我慢慢放下心来。后来,我因为工作原因,上游戏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也再没听过李敏和我说起江城。

半年后,我游戏时间又多了起来。情人节那段时间,游戏里出了结婚系统,我和李敏约定,我变成男性角色,两个人相亲相爱。第二天,李敏就告诉我说,她要和一介书生结婚。我这才听她说起她一直和江城联系着,不仅是游戏里,只是最近两个人吵了架,她才赌气想和我在游戏里结婚。我回她,说不碍事。

事后,萧笑告诉我,李敏自那次约见以后就不怎么联系江城了,但是萧笑的老公在和江城聊天时无意中说出来李敏对他有好感。江城主动联系的李敏,两个人一来二去变得熟悉起来。前两天,因为过情人节,李敏想让江城给她买几件时装,江城说他太奢侈了,两个人吵了几句。不过在江城哄哄她之后,最后还是妥协了。

李敏和江城恋爱了。两个人一起上游戏,做活动,周末约会。一年后,李敏毕业,她去了一家设计公司上班,两个人的事情随着时间推移慢慢提上日程。

江城陪着李敏去了他家里见她的父母。江城走后,李敏的父亲对他俩的事情提出了反对,他说江城这个人心思太重,家庭负担也不轻,而且,他这个人因为家庭情况的影响太过小气,格局不够大,难成大事。李敏犹豫了,其实,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不是没发现江城的缺点,只是一直不想承认。她想买一两千块的大衣,江城说浪费。她想买化妆品,江城说没必要。她在游戏里充钱,江城还为此和她生气。她试着去理解江城,去融入他的生活,只能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

李敏和江城分开了。这事在游戏里闹得很大。江城在游戏里刷喇叭:红豆包,名叫李敏,是个拜金女,她的三围……江城一连刷了五个喇叭。知道事情经过起因的人都在安慰李敏,也帮着她刷喇叭解释,还有的已经开红去杀江城。世界频道上还有很多看热闹的人,也有些人说着肯定是女方的问题。这件事闹了三四天的时间,才慢慢淡化,李敏在这件事结束后退游了。

我也开始很少上游戏。游戏贴吧里还挂着《818拜金女红豆包》的帖子,这成了这件事存在过的印记,也随着时间推移,被更多的贴子覆盖。

很长时间以后,我心血来潮再上游戏,好友栏里的帮主、帮主夫人、红豆包,已经换了人。世界频道上有人喊着组队,有人聊天。

我没有收到过李敏的消息,希望她一切都好。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8 
财富
1301  
积分
37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8-23 
本帖最后由 凉烟慕暖 于 2018-2-26 14:38 编辑

五、身边的爱情

认识小易的人都觉得她有种林黛玉的气质,忧郁、不食人间烟火。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家庭能培养出这样一个才貌双全的人。平时小易最爱做的就是看书,看张爱玲、三毛、余秋雨,还会看金庸、古龙,偶尔还涉猎一些网络小说,她看的书很杂,但是对每本书都有自己的理解。她的悟性很高,对于书里的每件事、每句话,以及现实中的各种问题都有自己的看法,常常会将书中所写用于生活。她喜欢哲学。有人对她说,学哲学的都是疯子。她笑了笑没有回应,照样我行我素。

虽然她对书本上的知识记得很牢固,但在生活的很多方面却没有自己学习时的一半聪明,她路痴、做饭不好吃、也不爱交际,这样的她,常常被家里人数落。

小易虽然看着性格软绵绵的,和谁都是好脾气,但是她也是最固执的,大学里毅然决然的学了哲学专业,爸妈、老师都苦口婆心的劝她,她的成绩可以去个在他们看来更好的专业,毕竟学哲学的出来并不好找工作。小易坚持自己的想法,去了大学。

从小到大,小易就没谈过恋爱,或者说她是在和书里的人物谈恋爱,她读过的爱情故事不少,李清照的、张爱玲的、三毛的,还有历史上各种出色的女性的故事。说起恋爱,她有向往。

大学里,小易喜欢上一个男生,起初,是在图书馆遇见的,一个看起来很高很秀气的男生。小易拿着书走过他身旁的时候,听他和同学说下午去学校东边的操场打篮球。小易装作不经意的经过,低着头,没有看他。下午,小易在篮球场旁边的小亭子里坐了一下午,没见到他,她想,或许是有事没来。小易开始每天都要去篮球场散步,学校里的三个篮球场,她都要转两遍,很不巧,都没有见到他。

大一下学期,同学们都熟悉起来,班里有人追小易。她没答应,这个男生一直围着她转,上课要坐在她身边,食堂里也要坐在她邻桌,去图书馆也会和她靠的很近,她被缠的有些不耐烦了,已经明确拒绝这个男生很多次了,但是他依然不放弃。小易骗他说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只是在异地恋。这个男生很快就揭穿了她。不过,这个缠下去的好处是,小易终于认识了大学里的第一个异性,平时,她除了参加班级活动时露露脸,和班里的男生基本没什么接触,所以一个多学期下来,还是会出现面对面遇见小易还是不认识别人的现象。这个男生叫王宏,别人都笑着叫他“网红”。

王宏喜欢打篮球,经常喊小易去看他的比赛,小易一次都没去看。不过,她还保留着围着篮球场散步的习惯。这天,她经过篮球场,正巧王宏也在,喊她去篮球场上的观众席看他比赛。小易拗不过他,再加上周围来来往往很多人,小易不好意思说的太直接,就去了。小易在篮球场上见到了那个男生,她的眼神总在不经意间跟着他的身影,很难得的,她一直坐到比赛结束。

王宏喊她去吃饭,她没去,虽然她很想知道王宏认不认识那个男生,但她不想给王宏任何希望,这对她对王宏都不好。

这天,王宏如往常一般来找她,和她兴致勃勃的谈起一个月以后的篮球比赛,他做为班里的主力去参赛。王宏见小易一如既往的态度,突然和她说,“那天篮球场上,那个男生叫高晨。”小易吃惊的抬头看他。“我喜欢你,自然会关注你的一举一动,你的眼神总是围着他转。他是篮球社的社长。”王宏开玩笑似地接着说,“需不需要我帮你追他?”小易笑了笑,说不用了。王宏问她,“我看你的样子,好像是很喜欢他。再说,追不上也可以当做朋友认识一下。”小易说,“即使我再喜欢他,也不会让你帮我追他,这对你不公平。再者,我只是对他有好感而已,我连他的名字都是刚才才知道,能喜欢到什么程度。”王宏没有接着问。

接下来的日子里,王宏找小易的次数少了,但她去图书馆时,见到高晨的次数突然多了起来。小易想,看来王宏是告诉他了。偶尔,图书管理高晨会坐在小易身边或者是是对面。小易能感觉到高晨对她的注意,面对面时,小易会礼貌性的笑笑,没有搭话的意思。

没有王宏在一旁叽叽喳喳的说话,小易身边的空气都变得安静起来,刚开始,她也有些不习惯,她安慰自己慢慢习惯就好。

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一件事。小易和高晨慢慢的熟悉起来。图书管理,高晨主动和她说了句话,虽然只是客气地让她帮忙捡支笔。接着高晨问起了她正在看的书,去餐厅的路上,两人说起了学习上的事情,多数都是高晨再说,小易在听。高晨和王宏的性格大不相同,高晨很稳重,他说的话题大多都是学习、篮球、学校活动等一些常规的事情,很少说一些搞笑的事情。

时间一久,舍友问小易是不是和高晨在谈恋爱。小易摇了摇头,她没谈过恋爱,但是,和高晨在一起的感觉好像并没有想象中恋爱的样子。她问她的上铺,宿舍里的恋爱专家,谈恋爱是什么心情。舍友纷纷发表观点,有的说恋爱就是希望两个人能时时刻刻在一起,有的说恋爱就是看到他开心自己也开心,看到他难过,自己比他还难过。小易发现自己并没有这种心情,她和高晨在一起,更好像是把高晨当做兄长。

有舍友问她,她和高晨在一起,与和王宏在一起有什么区别。小易纠结了,以前王宏在她身边转悠,她并没有感觉有太特别,更好像是适应了他的存在一样。而和高晨在一起,她相对会有些拘束。

过了一个学期,大二时,高晨很少来找小易了。小易想,或许是自己太过冷淡让他不喜欢了。可她想不出自己该怎么热情的去对待一个人。

“小易。”小易去教室时听到有人喊她,回头一看是王宏。

“小易,走呀,一起去教室。我也选了这个老师的课。”王宏笑着说。

小易一下子就明白了,肯定是他找她舍友要的她的课表。

上课时,王宏不再打瞌睡,不再玩儿手机,学起小易的样子,认认真真的记笔记。小易笑着问他,“怎么突然爱学习了?”

“再不学习又挂科了。”王宏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说,“上学期期末突击,熬了两天夜考试还是挂了,简直太难了。”

小易说,“要不我教你。”王宏差点在教室里喊出来,“太好了。”

两个人开始一起上课,一起去图书馆。王宏一直没有表白,小易也没有问。舍友问她,是不是和王宏在一起了。小易说没有。舍友都很惊讶地说,“全班都认为你俩在谈恋爱,怎么你们自己反倒还不承认了。”小易没有回答。

图书管里,小易在做题,她看了看旁边的王宏,突然有点心不在焉。她想,王宏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是普通朋友吗?我又是怎么想的呢?

王宏见小易一直看着自己,问她,“怎么?被哥帅晕了?”

小易笑着说,“臭美。快看书吧。”

回宿舍的路上,王宏送小易到宿舍楼下,突然问她,“小易,我们是不是在谈恋爱?”

小易突然有些不知所措,“我不知道,恋爱是什么样子?”

王宏说,“小易,我们在一起吧,我会对你好的。”

小易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她想,或许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吧,心里有些甜蜜。

自从他俩决定在一起后,王宏每天上课都会在宿舍楼下等着小易,叫着她一起去吃早饭,一起去图书馆占座。碰上王宏的篮球比赛,小易也会到场。那天在篮球场看到了高晨,高晨见到她尴尬的点了点头,小易倒没觉得有什么。

事后,王宏和她说,“高晨去找过我。”王宏见小易并没有特别激动的表情,接着说,“他说他喜欢你,但是只是喜欢你的外表和气质,你太冷了,捂不热。而他希望能找个活泼一点的,更懂得照顾人的女朋友。”小易问他,“是你让高晨来找我的?”王宏连忙说,“当初不是见你对他有好感吗,正好让你认识认识他,也好打消你的念头。”小易说,“谢谢。谢谢你为我做的。”多年以后,两人婚后聊起了这件事,小易问王宏,“你就不怕我真的和高晨在一起?”王宏说,“怎么可能?我在后台遥控指挥呢,一发现苗头不对,马上采取行动。”

相处久了,王宏发现小易也不是那种冷冰冰的人,她也会开玩笑,也会关心人,只是还有些没长大的感觉,有些单纯,需要有人保护。两个人在一起,王宏会照顾小易各方面的生活,小易出门不认识路,王宏就是她的导航。

大四,两人开始忙着找工作。小易准备着考教师编,王宏已经拿到了一家公司的offer。两人都在为了未来在努力。毕业季是很多人的分手季,他们依然在一起,未来也会在一起。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8 
财富
1301  
积分
37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8-23 

相亲故事

“亲们,我相亲回来了。”“南大吐槽分舵”的微信群里,张晴发了个大哭的表情,说。“南大吐槽分舵”是我、舍友还有我们宿舍的男闺蜜一起建的微信群,毕业之后,经常在里面聊天。最近,张晴正苦于相亲的事,家里给她安排了三四个,就像赶场子一样,上午一个,下午一个,有时候晚上还有一个。

“快和我们说说,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是帅是丑。”王丽丽问。顺便发了个“翘腿勾手指头”的表情。

“哎,我都相亲疲劳了,去了也没仔细瞅,一个照面,感觉还不是很难看,一般。说了两句话。”张晴说。

“有希望吗?要发展发展?”刘珊问。

“别提了,等我说完,你们再发表意见。”张晴说。过了一会儿,微信里发来一大段信息。“刚见面还没几分钟,这男的就问我为什么不考公务员,不考老师,说什么当老师有假期,可以照顾家里。还说,结婚他们家出房,我们家出车,现在婚姻法也改了,以后离婚,房不是我的。房不是我的就不是吧,可接下来还有更忍不了的。他说结婚以后要生两个孩子,正好国家放开了二胎,就一定要生两个,一个要是男孩才行,最好两个都是。我忍无可忍,不想再忍,把他自己留在那就走了。”

“这是什么奇葩,怎么会有这种人。”王丽丽发来一个“血淋淋的刀子”

“你应该问他,家里是不是有皇位要继承。”刘珊说。

“这种人趁早认识了他的真面目也好。”我说。

“这种奇葩的男人,简直是我们的悲哀。”群里唯一的男性隋远说。

“做为群里唯一的男性,唯一一个结婚的,你说,你愿不愿意要两个孩子。”王丽丽问,“要听真实想法。”

“额,当然……愿意。”隋远说。

“做为一个90后,天天受着只生一个好,少生孩子多种树这方面的教育你居然还想要两个。我觉得还是一个好。”刘珊说。

+1

+1

……

我们纷纷附和。

“歪楼了,歪楼了,正说相亲呢。还没结婚,说孩子太远了。”隋远连忙打马虎眼。

“晴晴,你还去相亲吗?”刘珊问。

张晴发来一个哀怨的表情,“估计还会去吧。我们这种小县城,我都28了,再不结婚,会被唾沫淹死的,不管是家里人还是同事都特别热衷于给我介绍对象。要不就说,你再不结婚,以后可怎么办。还说什么,这么大了就别再挑了,像你这么大的早就结婚了,你再挑只能找离婚的了。”

众人都没有说话。

“其实,我也一样,家里也在催了。”王丽丽说。

“难道真要凑合凑合找个?就不能不结婚吗?”张晴说。

“很难……”我说。

张晴发来一张大哭的表情。

过了几天,群里又来了消息。

“亲们,我也要去相亲了,就今天下午。”刘珊说。

“好好准备准备,没准这次就成了。”张晴说。

“希望吧。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一提起相亲就觉得自己好像是待价而沽的货物一样,就为了找一个和自己价钱一样的把自己卖了。”刘珊说。

“你先别抵触,有可能这个就很合适呀。你要把相亲当做是两个人互相认识的条件,关键还是要你俩相处的来才行,又不是让你立刻结婚。”我说,

“对,你先别抵触。相处下来试试。”王丽丽说。

“好吧。亲们,我去了~祝我好运吧。”刘珊发来一个拜拜和抹泪的表情。

晚上,大家都在问刘珊相亲的情况。

“让我给你们好好说道说道。我一见这个人就恼了,长得太矮,我一米七,他也就一米七一、七二的。不过,我安慰自己没准性格比较好。我耐心坐了下来。可是我发现,无论如何他说的再怎样精彩,我都是介意他的身高。说实话,这个人暂时我是没发现有什么其他的毛病,就是矮。”刘珊说。

“那你要接着接触接触吗?”王丽丽问。

“我直接和他说清楚了,我不接受他的身高。”刘珊说。

众人都以为没戏了,刘珊接着发来消息“你们知道他怎么回的吗?他说,我来的时候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当初我姑妈给我介绍你的情况,我就猜到你肯定会觉得我比较矮。不过,这也没关系,就当认识你这个朋友吧。”

“不错哎,如果不是身高,估计这会儿你就和人家约会去了吧。”张晴说,顺便发了个坏笑的表情。

“去你的。”刘珊说。

过了大概一周,刘珊在群里说,“亲,都在不?我脱单了。”

“矮个子男?”王丽丽问。

“嗯嗯。回去以后他经常联系我,通过聊天,我发现我俩有很多共同点,很聊得来。就在一起了。”

“恭喜恭喜~”张晴说。

“你们这些单身的也要加油哦。”刘珊说。

“咱们单身狗大队又少了一个。”我说。

“张晴,你最近不去相亲了吗?”刘珊问。

“没有,我都有相亲恐惧症了,特别不想相亲。”张晴说。

“哪有那么可怕,别有太大的心理负担。”刘珊说,“没准你也能和我一样,一下子就找到一个。”

“哎,再说吧。”张晴说。

群里很久没有再讨论相亲的事情,偶尔,刘珊会往群里发一些秀恩爱的照片,引得我们这些人讨伐她。

这天,我刚起床,翻看手机,一下子看到了一则微信消息,惊得我差点以为自己没睡醒。“我要结婚了。”我一看头像,是张晴的,又不敢相信,点开一看,还真是她,是早上6点的消息。

群里已经有人问她了,“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真的,我要结婚了。是我妈的同事给我介绍了一个。我懒得挑了,凑合着过吧。”张晴说。

“你……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千万别凑合呀。”刘珊说。

“大不了咱们几个一起过嘛,你别为了凑合而结婚呀。就好像是为了完成人生中的任务一样。”王丽丽说。

“试试吧,我觉得这次这个人还可以。”张晴说,“更何况证都领了,就准备着婚礼了。”

“神速……”隋远在群里说。

大家都没有再说别的什么。

张晴婚礼时,我们去见了那个男的,长相比较大众化,从言语间,也能看出这个人是个踏实能干的人。只是,我们都担心张晴会不会是委屈自己,会不会结婚以后生活的不快乐。

结婚以后,张晴在群里说话的时间少了。群里依然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有关相亲的字眼。

王丽丽也去相亲了,相亲当天她把自己压箱底的衣服都拿出来了。她和对方在微信上聊过一阵子,可以说并不是完全陌生的,也见过照片。王丽丽对男方的印象还不错,聊天时有很多的话题。

见面时,是在一家餐厅里,王丽丽也担心自己会不会遇到那种照片和本人完全不一样的人,见了面,发现,虽然有点出入,但还可以接受。不过,男方却拒绝了进一步相处,原因是他的前女友回来了,他来这一趟也只是想和王丽丽说清楚。

事后,王丽丽去问她妈,才知道,男方的前女友是昨天才回来的。当初是女方的家里拦着不同意他俩在一起,现在拦不住只能同意。

为此,王丽丽在群里发了顿牢骚。

接到另一个婚礼请柬,是刘珊的,并不是和原来那个,那个男生说和刘珊在一起身高上会有压力,其实是他又相亲看上了另外的人。刘珊和她结婚对象也是相亲认识的,并没有谈很久,大概有半年吧,就结婚了。她说,她不想再听家里人催了,这个男人还可以,就答应了。

王丽丽还在单身队伍里奋斗,她说,哪怕我不结婚,我也不想找一个人凑合。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1190354  
精华
帖子
333 
财富
9141  
积分
4519  
在线时间
3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9-19 
我很喜欢开始有句话,“高中时,我想和他长长久久,一起组织一个小家。大学时,我可以委屈自己,只为不和他吵架。我用了自己全身心的精力来谈这场恋爱,再也没有精力去开始下一场恋爱了,太累。”感觉是成长的象征!很符合现实。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0862441  
精华
帖子
652 
财富
5238  
积分
1045  
在线时间
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20 
最后登录
2018-5-31 
恩恩,每个故事都很棒,经历一些事,然后成长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8 
财富
1301  
积分
37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8-23 

七、最好的选择

梁文琴是我的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的,幼儿园、小学、初中都在一个学校一个班里。高中,她学文科,我学理科,就不在一个班里了。梁文琴家里有个弟弟,她常和我说,家里人都对她弟比对她好,虽然不至于重男轻女的太过严重,却也会在无意识中要求姐姐让着弟弟。她没有像现在网上曝光的某些事情中的女孩子一样对弟弟不好,相反,她很懂事,对弟弟也不错。她弟弟上初中以后,有很多事还是会和姐姐说,而不告诉妈妈。

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家长、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她和我说她一定要考出去,一定要过好的生活。我妈妈和她妈妈都在一家工厂里上班,她家的家庭条件并不是很好,属于一般化的家庭。用我们这大人们的话来说,梁文琴属于那种“心气儿高”、“心素大”的那种人。

梁文琴在烟台上的大学,学的政治方面的专业。大一大二的时候,她谈过恋爱,都分了。大三的时候,她认识了一个外校的男生,是个体育特长生,叫王治。当时是高中玩儿的很好的同学叫她去他们学校看比赛,她去了之后认识了王治。

我见过王治的照片,长得还不错。因为我和她并不在一个城市上大学,很多他们恋爱的细节我并不清楚,只是,每次通电话的时候,她总会说起王治,给她买了些什么东西,两个人又去了什么地方。可以看出,他们很甜蜜。

大四快要毕业的时候,梁文琴去了王治家里,虽是以同学的名义去的,王治家里的人也心知肚明。听她说,他的家人对她很热情,看着是很和善的一家人。

梁文琴毕业那年没考上研究生,是王治的家人给她在当地大学里找了间宿舍住在里面,毕竟在学校里有条件,便于复习。

因为她要复习,我要开始找工作,那段时间联系变少了。再听她谈起王治,是她考试完,等成绩的一段时间里。她在qq上和我说,“我发现王治就像是长不大的孩子,每次出门他妈妈总是会问他袜子穿好了没,衣服带着了没。很多事都是他妈妈帮他干。而且,他毕业以后也不好好找工作,每天就在家里玩儿。”从她的叙述里,我大概能想象出王治的“一些毛病”。有时候,两个人谈恋爱,在学校里没有太多的事情牵绊,两个人可以你侬我侬,但是,到了毕业,走向社会,再谈恋爱就不会是纯粹的两个人有好感就万事大吉的了,会考虑父母,考虑工作。

她说她和王治说过分手,她觉得王治太像小孩子,以后不能照顾他,而且,王治一点也不为工作着急。但是,每次谈分手,王治的妈妈总是会出面和她说,“王治会改的”要不就是“你们分手阿姨不拦着,但是阿姨给你邮了些东西,你记得收一下”。有了家长的参与,分手就变得复杂起来。也或许是她心里还有些犹豫,她收了王治妈妈的东西,偶尔还会和王治在电话里聊天,就好像分手这件事没发生一样。这样反反复复有两三次。

王治告诉她,他家里知道了他俩分手,给他介绍了楼下局长家的女儿,他没同意。梁文琴和我说起这件事时,语气里是有点小窃喜的。相信很多女生都会因为这种事情窃喜吧,至少这也代表着自己有魅力不是。

两个人就这样联系着,像普通朋友,但又不像。梁文琴和我说起这事时,她说,“我感觉有些内疚,但是我又不想直接了当的拒绝。可我又觉得他这样一个不思进取的人,不会有太大出息,我又想拒绝。我觉得我自己很卑鄙。”我想,她想过上好的生活,王治的家庭符合她的预想,因为王治的父亲在某局里当领导,家庭条件也算不错。王治的家人对她挺好,都是很开明的父母。从小家里人重视弟弟多于重视她,而王治和他的家人对她都特别重视。王治对她也是有求必应。再加上,考研失败,心里的苦闷没法和家里人说,一个人在外地会感觉很孤单无助,而这时候,王治给予她精神上的温暖,她有些话可以和王治讲。种种原因,她不想分手。

我不知道是不是会有很多人遇到这样的情况会像她一样纠结,虽然王治的不思进取与她的要求相差过大,但是,一个人奋斗时的孤寂,对温暖的渴望,让她还是希望有他的陪伴。

故事到这还没有结束。

她考上了研究生,在南方上学,一直和王治保持着联系。

这天,她给我打电话,说,“有个博士生追她。不过这人长得不好看。但是博士毕业,可以分一套房子。”她还说,王治找了一份工作,一个月只有三四千的工资。她问我,她该不该答应博士的追求。我回答不上来。

她就要毕业了,得考虑工作的事情了,而且,这个时候,如果答应了那个博士要在一起,很大可能的两个人会走向婚姻。她对王治还有一定的感情,只是王治工作收入太少,让她内心有些排斥,也可以说是嫌弃。她自己也很纠结,对于未来,她想要更好的生活,虽然王治家境不错,但是王治从学历还是工作都达不到她的要求。而,那个博士生,她对他没有感情。

那天我们聊了很久,依然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我想,这个时候,她心里是有答案的,只是需要有人推她一把,让她有勇气去选择。但是,我给不了她这个动力。选王治,她就要回烟台。选博士,她就要留在南方,或许自己还会接着考博。

这件事就这样搁置了,平时,她会打电话问问我工作的事,我也会打电话和她聊一些生活上的话题。谁也没有再提王治还有那个博士。

毕业时,她和我说她要回烟台了,她考上了一所高中的教师编。她和我说,希望她的选择是对的。我也由衷的希望,她的选择是对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