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 | 浏览:7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架空古风] 女帝长安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6811857  
精华
帖子
91 
财富
1356  
积分
313  
在线时间
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 
最后登录
2018-1-16 
有些喜欢
像是日光洒满天地
温柔又惬意
如公孙裕
有些喜欢
像尘封的老故事
不会提
如战洐
有些喜欢
像春风走了八千里
不问归期
如北煜
有些喜欢
像记忆里的花儿
香气永远扑鼻
如耶律长安
永不忘记
有些喜欢
像一腔热血洒去
不求回礼
如柳自溪
有些喜欢
像尊崇华贵
皆赠予你
如耶律皇后
有些喜欢
像夏日春风冬日暖阳
不如你
如烟拧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6811857  
精华
帖子
91 
财富
1356  
积分
313  
在线时间
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 
最后登录
2018-1-16 
chapter
云浮是长极大陆最强大的国家之一,其余三强分别为玉照,明安,赤水
这四国群雄逐鹿,最为出色的青年才俊分别是玉照的公孙裕,明安的战洐,赤水的北煜,至于云浮
云浮的百姓都知道长安王是云浮最受宠爱的皇子,早早封王,受帝王珍宠,是最尊贵的皇子
百姓都到这皇子好命,皇后所出,天生尊崇,耶律帝王宠爱
百姓也都道“长安王啊!贪图美色,无论男女武艺治国皆是不会,就会喝酒遛鸟,调戏男子,喜欢江湖放纵”
我坐在软软的毯子上,马车飞速疾驰,里面的东西却未有丝毫颠簸
我慢慢的抄起袖子,轻轻的笑,看着对面不请自来的人
简简单单的黑衣,衣着打扮低调,可凭我在衣品店里为美人买衣的经验,这料子华贵,可不便宜啊
黑衣男凉凉的扫了我一眼,如看蝼蚁,满眼不屑一顾,我笑意浓重,好,很好,这么不屑一顾,你还到我车上
“世人皆道长安王昏庸无能,我却不这么看”凉薄的,如玉般的声音
我不是声控,却也忍不住惊艳,这男子虽受了伤,但举手投足间尊贵气势不减,显然是身居高位已久的人
不能惹,也不想招惹
黑衣男很不自觉,一派主人的架势,懒懒斜斜的坐,却又似一把直指苍穹的神剑,只是收敛着,不肯轻易出鞘
“不知道战洐殿下什么时候竟有空闲来我云浮了”我说完顿了顿,不满意的看着他脸色平静的样子,面罩刚刚已经取下了,雪色的脸,明安的皇子可不少,也真不知道那些妃子咋就那么能生
“您早点说呀!说完了,我还能好好招待您呐”我亲切的道,一边伸手掀开帘子“小五,摆驾醉生梦死”
小五一个手抖,马车颠簸了一下,我满意的听见后面男人粗重的喘息,满意的嗅了嗅,这满天飘散的血腥味
再回头看,已经晕了
小五拉紧马绳“吁”车子骤然停下,随即他翻到在地“主子”
小五满心惊慌,他竟然让人神不知鬼不觉进去主子的马车
我淡淡的笑,一霎满身尊贵气势骤然四散
“不是你的错”食指轻动,轻轻的敲
良久“你先回云浮,让自溪来”凉淡漠漠的声音忽然响起
chapter
战洐醒来的时候,感到身上很凉,低头一看,咬牙切齿,长安王是吗?他记住了
一个妈妈进来,笑的花枝乱颤,这可是个美男子,这要摆出去,她这醉红楼就不怕没生意了
战洐脸色铁青,轻轻巧巧剥下被褥,简便的单衣,勾勒出他消瘦的身形
随即,几个起落,已在千里之外
战洐紧皱眉头,身体不是不好,而是太好,伤已经全好了,这几个月才能养回的伤在一夜之间竟全好了
警告,久经皇家考验的男子第一反应就是警告
他怕长安王不是草包被世人所知,所以用强大能力来警告他,一夜之间可治好你,我片刻之间也可毁了你
为何?
这般强大,何止于装疯卖傻,那云浮怕是早是他囊中之物
在顾忌什么,或者什么需要强大至极的王者这么顾及
我不知道自己轻轻巧巧的举动竟一引起一个人那么久远的遐想
政客,生来苦恼
我在城外客栈久住,等待一个人
柳自溪
“什么玩意啊,又找姑娘我”一个劲装娃娃脸女子,止不住的吐槽自家无良的主子
柳自溪,武林世家最尊贵的女子,是盟主长女,武林中人憧憬的铁血女神
柳自溪想起少年时风花雪月,风流艳遇,再看看如今

虎落平阳,被犬欺
长安王就是那只贱犬
想当初,自己仅仅就是个打家劫舍的单纯少女
却生生被拐来做个女护卫
柳自溪看看手里的冷馒头,再看看旁边大黑狗鄙夷的眼神,大嘴一张,“痛”
柳姑娘低头一看,自己的牙掉了,她仰天长啸,一只乌鸦飞过,惊落下一坨翔
柳自溪含泪长叹,呸,呸,呸
这个黑心小气的长安王,不给她粮饷,害的她,呜呜
黑心的长安王打了几个喷嚏,看了看外面的艳阳天,怏怏的摸摸鼻子
最近作孽不少啊
作孽不少的某人倒了一杯清茶,茶叶轻轻的在期间浮浮沉沉,但最终归于沉寂,似注定的命运
我扬起一抹梦般的微笑,轻飘飘抬手,茶叶消失不见
谁说命运注定
命运怎么知道谁生谁死,说到底,强者才能握住命运的脉络
彼时我还不知道什么叫世事翻涌
彼时我还不懂命运之强大在于他的悄无声息
被子里的清水摇曳,我抬手捂住心口,一个奇异的凸起
似乎,这颗朱砂痣又长大了
这颗自她出生便一直伴随的痣,颜色越发浓烈,现如今,已是心口的一颗朱砂痣
只是一直会痛
不能等,怕下一刻生命夭折,她所在意的人和事都保护不了
所以,心之所向,一路狂奔
朝着最高的目标,长极大陆的传说,走过四国,踏遍五湖四海的有缘人,将得到神殿的馈赠,一个愿望
神殿,是最伟大的传奇,世人信仰
我从不信神佛,但若有一丝希望,我也要拼命抓住
我不再停留,给自溪留下记号就走了,不怕她不来,像自溪那样的人,最骄傲,最重诺
夜里,岸边
美人如玉,在云端
我佝偻着身子,鬼鬼祟祟的趴在草丛里,整个人与草丛融为一体
美人啊!美人,美人在岸边洗澡
一身狼血沸腾
我默默擦掉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鼻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个洁白无瑕的身躯,我一直不知道男人也会有这样细腻的皮肤
我拍拍自己的脸,哀叹一声,人比人气死人,尤其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比,竟是输在了皮肤上
当然美人很敏感,也有毒,美人轻轻一抬手,水珠顺着他手臂的肌理留下,似是恋恋不舍,我痴痴的看,随即飞掠出去,杀机,浓烈的杀机
我捂眼,弯腰鞠躬九十度“对不起,小生刚好路过,惊扰了公子”
十足错路小生模样
男子似被来人的无耻震惊,说不出来话了,我心里一丝小愧疚,忽然转身狂奔,远处烟花明灭
美的像画,灰黑的天空抹短暂的亮色,我却看的心都冷了
低垂下头,手死死收紧,一抹鲜红缓缓落下,一只手伸了过来,我漠然瞟去,刚才的美人,美人抓着我的手,怜惜的吹口气,凉凉的,一瞬间,整个人都安静下来,静静的看着他
美人不看我,美人在看我的手“怎么不好好爱惜自己,一个女儿家的”
我心中满满平静,这个云浮王国最大的秘密,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外人知晓,关乎我和母后的地位尊荣
我却只是平平静静的听着
“不怕吗?”美人一字一顿“长安王?”
“想着长安王妃吗?”
美人轻轻的笑“未尝不可”
“公孙裕”
“耶律长安”
美人如玉,在云端
chapter
我一路走回云浮,路上果然听到了长安王要选妃的消息,一路上人仰马翻,不少少女早早出嫁,生怕嫁给那个浮夸子弟
我对自己的臭名远扬很满意,路过一个小镇时,还看到一个男子对着我的画像道谢“多谢,多谢,如果不是您要选妃,翠花姑娘也不会同意嫁给我了”
美人在我旁边笑,我摸摸脸“此心甚慰啊!甚慰”
我对母后这个决定最心凉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些女子,因为一个人的地位,要赔上一个女子的后半生,我一个女子如何给一个女子相夫教子的人生
“主子,您可回来了,皇后,她,她,唉”小七气的说不出来话,一届皇后,无上尊崇,她竟还不满足,这么多年还在利用主子,这是一个母亲能做出来的吗?
小七想起自己少时被父母丢弃,被别人捡了回去,虽然后来受了不少苦,但也不是没得到过养父母的关怀
但这个人,一个女子,世人总说他好命,无什么能力,却偏偏会投胎,谁知道她过的是什么日子,人世艰辛,她踏一路血火河山而过
小七想着想着就含了一汪泪,我淡淡的笑“哭什么?你家主子还没死呢”
“那也快差不多了”
“你这小子,唉,来,见一下长安王妃”
“王妃?”小七愣愣抬头,不明白自己怎么忽然多了个女主子,但看那女子,未穿宫装,只着浅薄单衣,已是绝色,面颊生花,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而朱,面如皎月
小七不禁有些恍惚,触及到那女子的眼睛,忽的一冷,这女子,除了主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人只是微微笑着,威严便与生俱来
我好笑的看着公孙某人用眼神收复我的属下,任他去发泄,也不阻止
“皇后在哪里?”我淡淡的道
小七恭谨弯腰“凤栖宫”
“沉裕,走吧”
公孙某人“嗯”
凤栖宫
凤栖宫的女主人正来回踱步,云姑静静的站在软榻边,眼睛低垂,脸颊上红痕已经由耳根一路蔓延到脖子
“母后”
耶律皇后整理衣裳,皇后气势尽敛“长安”低低的,清软的嗓音
我弯腰,好似没看见云姑脸上的红痕“母后,何事急着宣儿臣”
“长安,你可还在怪母亲我”
我摇摇头“不敢”
“不敢”耶律皇后轻笑
“长安只是觉得这世间情意所给予的分量都是一定的,多不会多,少不会少”我一字一顿
“你”耶律皇后气急
“母后,儿臣已有心悦女子”
“哦,是谁家的”
“她是平民”
“不可,你无上尊贵,怎可要一介平民之女”
“若没有这平民,江山也打不下来”
“本宫乏了,你退下吧”耶律皇后叹口气
“那儿臣告退”我转身,无一丝笑意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6615  
精华
帖子
144 
财富
1944  
积分
383  
在线时间
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1-16 
女帝,所以长安是女的对吗?为什么说自己已有心悦女子?所以长安是女主还是男主?有点混乱...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