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 | 浏览:25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小说传记] 《灯塔岛之怪》、《黑玫瑰城堡》作者:[日] 横沟正史(完结) ...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23257 
财富
161988  
积分
55209  
在线时间
4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16 


[日] 横沟正史经典悬疑小说。(中篇)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23257 
财富
161988  
积分
55209  
在线时间
4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16 
1、地狱八十八岩

  伊豆半岛的南端有一个S渔港,来往关东、关西之间的汽船都会经过它附近的海域,那一带海域到处都是裸露的大小岩石,自古就经常发生船难。

  据说那里共有八十八块岩石,因此当地居民将这个区域称为“地狱八十八岩”。

  人们之所以这样称呼那个海域,是由于海水流经八十八块岩石附近时会激起强劲的漩涡,过往船只如果被卷进漩涡里,就会碰撞到突起的岩石,导致船身解体的意外事故。

  既然这一带海域容易发生船难,就有必要设置一座灯塔。

  灯塔是行船人的航行指标;尤其对行驶在危险海域上的船只而言,简直就像崇高的保护神一般。

  S渔港外有一座灯塔建在小岛上,那座小岛位在距离S渔港西侧的天狗鼻海角尖端,大约五百公尺的海面上。

  由于这座小岛的外形酷似一把四扇,因此当地的居民叫它“团扇岛”或“扇岛”。

  不过在灯塔建好之后,大象便改称它“灯塔岛”。

  以下这个故事就是发生在灯塔岛上的离奇事件。

  昭和二十六年七月下旬的某个午后,灯塔管理员——岛崎用望远镜从灯塔上的了望台巡视附近海域时,看见一艘渔船从s渔港朝灯塔驶来。

  那艘船上除了舵手、渔夫之外,还有一位穿着白上衣、宽松长裤,头上戴着一顶旧巴拿马帽的矮小男人,以及一位像是国中生的少年。

  “咦?那些人是要来灯塔这边吗?”

  岛崎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把望远镜的焦距对准那位身穿白上衣的男人的脸。

  下一秒钟,他吃惊地叫道:

  “啊!那不是金田一先生吗?嗯……没错,金田一先生,喂、喂!金田一先生……”

  岛崎边叫边将身子探出了望台,不停地对着渔船挥手。

  这时,渔船上的人也看见岛崎了,只见穿白上衣的男人脱下帽子,笑着对他挥舞手中的帽子。

  “啊!真是太好了,金田一先生来得正是时候,只要拜托他帮忙,任何事情都可以顺利解决。”

  岛崎说完,急忙走下灯塔的楼梯。

  灯塔对面有一栋灯塔管理员的宿舍,当岛峡从灯塔正面入口走出来时,正好遇见由宿舍走出来的灯塔副管理员——古河。

  “岛崎先生,怎么啦?”

  岛崎兴奋地拍拍古河的肩膀说:

  “是金田一先生……我曾经跟你提过的那位金田一先生来了,只要他一出现,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岛崎留下这么一句话,便匆匆忙忙地走向码头。

  2、消失的旅人

  离峡口中的“金田一先生”,正是大名鼎鼎的私家侦探——金田一耕助,至于站在他身边的少年叫做立花滋,是金田一耕助的助手。

  去年夏天,金田一耕助曾经来伊豆半岛的S渔村避暑,他住在山海寺里,和寺庙的和尚非常投经,一住就是两个多礼拜。

  当时他也有来参观灯塔。因此结识了管理员——岛崎。

  今年金田一耕助再度造访山海寺,与他同行的立花滋很想见识灯塔究竟是何模样,因此两人立刻赶来这里。

  “欢迎!欢迎!”

  岛崎端着冰凉的麦茶给两位客人,咧嘴笑说:

  “等一下我带两位参观一下灯塔。金田一先生,你今天晚上就在我们这儿过夜吧!”

  他露出一副有事相求的神情。

  “不用麻烦了,这次我打算住在山海寺,因此下回来的时候再过来叨扰你。”

  “不、不……我真的很希望你今天晚上能住在我们这里,这里发生了一件怪事,可是跟我一起看守灯塔的古河却说我发神经……”

  岛崎回头看了到管理员——古河一眼。

  他大概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说完便扬着头发花白的脑袋瓜。

  “你说的‘怪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

  于是岛崎开始娓娓道出那件怪事。

  距今七天前的一个傍晚,有一个旅人从S渔村搭船来这儿,说他想参观灯塔。

  但就在那个旅人参观灯塔曲时候,天气突然转坏了。

  “大家都知道这一带海域非常危险,即使是好天气,一旦太阳落到海平面之后,渔夫们便不敢再出海捕鱼。

  那天眼看着就要起风了,所以旅人便回到我们这儿借住一晚。他的名字叫野口清吉,大约三十五、六岁左右。”

  “那个人发生什么事了吗?”

  “嗯,那天夜里他就从这座小岛上消失了。”

  “从岛上消失了……”

  “是的,那天晚上狂风大作,我们一夜未曾阖眼,因此第二天早上根本爬不起来,当晚的暴风雨在天决亮的时候才停歇,隔天又是个好天气,我想野口大概还在睡,所以就没去叫醒他。

  直到早上十点左右,一般S渔村的船载了二十多个旅客前来参观灯塔,当时我负责带领大家参观.一个人忙进忙出的,压根儿就忘了野口是否还在睡觉这回事。

  旅行团在这儿参观一个钟头左右梗搭般回S渔村,他们回去之后,我才想起野口,心想该叫他起床了,谁知他根本不在床上,我到处找都找不着。”

  “这个……他会不会是跟着旅行团的游客一块儿回去了?”

  金田一耕助一提出这个看法,旁边的古河随即心有戚戚焉地说:

  “你瞧,金田一先生也同意我的看法。”

  “是有这个可能啦!可是不管怎么说,他连个招呼都没打就离开,未免也太奇怪了,而且当时我亲自送旅行团的游客上船,那个叫野口的年轻人明明就没有在旅行团里面啊!”

  “原来如此。如果野口没有跟随旅行团的游客一起回去,那么他会不会在晚上就……”

  “不可能!金田一先生,刚才我已经说过那天晚上的暴风雨相当大,他应该不会冒着风雨回去,更何况,野口搭乘的那艘船早就先开回去了,而我们的马达船也一直在船坞里。”

  “嗯,那么他究竟发生什么事了?难道是落海了……”

  “我原先也这么认为,不过后来我又想到暴风而那天夜晚,小岛后面……金田一先生应该也知道岛上有一个被当地居民称为‘龙口’的洞穴吧!那人晚上,‘龙口’上面的山崖崩塌,把整个洞口堵住了,我想野口会不会是进入那个洞里,结果被崩塌的土石堵住而出不来。”

  古河一听到这里,忍不往哈哈大笑起来。

  “金田一先生,岛崎就是这么爱胡思乱想。后来我们有派人去挖那个洞穴,并且进入洞穴里面仔细搜寻,但是野口根本就没在那里面嘛!”

  “可是那个声音又该怎么解释呢?金田一先生,自从野口失踪之后,我有时候会听见一个非常奇怪的声音……”

  “哈哈哈!你又在发神经了。其实那些都是你自己的幻觉,根本没有什么声音,我想你听见的只是海浪的声音罢了。”

  古河随便一句话就推回了岛崎的说法。

  但是金田一耕助却针对这一点提出问题:

  “你听见什么样的声音?”

  “那个声音听起来好像是从很深的地底传出来的,白天由于杂音太多,听得不是很清楚,可是一到晚上,声音便会断断续续地传来……说不定野口还在这个岛上的某个地方,譬如在地底下……”

  听了岛崎的话之后,阿滋打从心底害怕起来。

  3、来自地底的声音

  当天晚上,阿滋和金田一耕助留宿在灯塔岛,可是他却睡不着。

  先前听了岛崎详尽的介绍,阿滋学到不少关于灯塔的知识。

  例如,灯塔的光源来自石油单心灯,在光源四周围绕着很大的镜片,这个镜片可以将六十万烛光的灯光投射到很远的地方。

  这个镜片的重量大约有两吨重,而且它是圆形运转,四面八方都可以看见灯光。

  此外,沉重的镜片必须借助许多齿轮来推动,其中一个齿轮缠着钢索,钢索的一端挂着孩码,征码因为地心引力而下降,因此带着镜片转动。阿滋对岛崎的说明很感兴趣。

  但是他现在一个人睡在灯塔管理员的宿舍,脑中想的不是灯塔如何运转而是野口清吉下落不明的事情。

  先前参观过灯塔之后,阿滋和金田一耕助在岛崎的带领下一起游览灯塔岛,当时他们还看到发生崩塌的洞穴。

  这座小岛只有五千坪大,岛上唯一的平坦处便是占地五百坪的灯塔,除此之外,灯塔岛上大都是悬崖、山谷多险俊地形。

  根据岛畸所言,在暴风雨过后的第二天,“龙口”的入口完全被堵住,经过他和古河努力挖掘之后,才能勉强进出洞穴。

  由此看来,在岛椅和古河挖掘被堵住的洞口时,如果野口已经不在岛上,自然就不可能进入洞里。

  (果真如此,野口清吉究竟跑去哪里了?

  他是不小心失足坠海,还是已经很旅厅国的游客回去S渔村?

  此外,岛崎后来听到的怪声又该做何解释?

  难道真如古河所说,那只是岛崎的幻觉或汹涌的波涛声?

  不……事情也可能像岛崎所说,野口还藏在岛上的某个地方……)

  阿滋就是这样不停地朝思乱想,才会一直无法入睡。

  当时金田一耕助和岛崎、古河在餐厅聊天,他们好舆聊到十二点才各自回房去。

  阿滋听到他们回房之后,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滋突然睁开双眼,整个人在床上坐起来,在微暗中坚耳倾听着。

  可是那个声音十分微弱,听不太清楚,于是他跳下床,将耳朵贴在地板上聆听。

  (听到了、听到了……)

  阿滋确实听到一阵断断续续的声音,那既不是波浪声,也不是风声,他可以肯定是有人在叫喊的声音。

  一开始,阿滋觉得那个声音从地底下传来,清渐的,他感觉到声音越来越近……

  不久,他甚至可以清楚地听见那个声音。

  阿滋扭开电灯开关,急忙穿上外出服冲出房间。

  同一时间,穿着白上衣、宽松长裤的金田一耕助也从隔壁房间冲出来。

  “阿滋,你也听到了吗?”

  “是的,金田一先生,那声音不是从地底传来的,那个人确实还在这座岛上。”

  “嗯,我们去看看。”

  当他们两人来到宿舍玄关内侧的时候,岛崎和古河也拿着手电筒冲了出来。

  “金田一先生,果然……”

  “嘘!往这边走。”

  于是一行人屏住气息往前走。

  那个奇怪的声音越来越接近他们,听起来像是发疯的叫喊声,又好像是呻吟、哭泣声。

  等他们来到玄关,听见有人从外面开门的声音,大家彼此互看一眼,接下来又听见东西倒下来的声响。

  一听到这个声音,大家立刻从玄关冲到外面,只见一个男人倒在地上。

  当岛崎和古河用手电筒照射那个人的脸时,所有人登时惊叫出声。

  “啊!果然是野口先生!”

  野口清吉的衣服全部沾满泥泞,而且谒体鳞伤、血迹斑斑。

  不知道他这七天究竟跑到哪儿去了?

  当金田一耕助把他抱起来的时候,他似乎还有话要说,只可惜来不及开口便断气了。

  4、铁环刺青

  失踪七天的野口清吉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而且没有留下只字片语就断气了。

  天亮以后,在金田一耕动的提醒了,古河才跑去S渔村的派出所和医生那里通报这件事。

  派出所的清水巡警和医生立刻跟着古河一块地赶来灯塔岛。

  医生勘验之后,认为野口清吉并非死于他人之手,而是由于过度疲劳和衰弱致死。

  尽管如此,大家对野口清吉这几天的行踪仍然十分感兴趣。

  这座小岛只有五千坪大,在这七天当中,野口清吉不可能避开岛椅和古河的视线而藏匿在岛上的任何地方。

  这时,每个人的脑中都响起那个来自地底的声音——

  看来,这座灯塔岛上一定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地底洞穴。

  野口清吉可能在无意中闯进那个洞穴,却不知该如何走出来,于是在洞穴里度过了恐怖的七天。

  一直到第八天的晚上,他终于找到出口,并回到灯塔管理员的宿舍。

  但这时他的身体已经相当虚弱,没多久便气绝身亡。

  令人不解的是,野口清苦为何走进那个地底洞穴?他又如何得知那个连长久居住在这儿的岛峡都不知道的洞穴呢?

  或许在找到那个洞穴、查深洞穴里究竟有什么东西之后,自然就可以解开这些疑惑吧!

  于是,金田一耕助和大家合力搜寻灯塔岛,却始终没有发现其他洞穴。

  他们在无计可施之下,只好动手检查野口清吉的随身衣物,结果发现他的身上除了有一点点现金之外,并没有携带任何证件。

  比较奇特的是,他的左手臂有一个类似奥林匹克会旗上的五环刺青,好像具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另外,他们还从野口信吉的皮夹里找到一张奇怪的纸。

  那是一张长二十五公分、宽十五公分的普通图画纸,上面割下许多不规则的四角形。

  “哎呀!这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清水巡警已出一段疑虑的样子。

  可是金田一耕助却睁大眼睛说:

  “满水先生,这张纸可以交给我保管吗?”

  “可以,只是这里面有什么……”

  “哦,没什么啦。”

  金田一耕助小心翼三地接过那张纸,并将它突夹在自己的笔记本里,接下来便是如何处置野口清吉的尸体了。

  由于时值炎夏,他们决定将尸体运回S渔村火化,然后将骨灰安置在山海寺里。

  野口清吉死后的第三个晚上,山海寺的和尚、金田一耕助、清水巡警和立花滋聚集在和尚的房里等候灯塔管理员——岛崎到来。

  六点左右,岛崎才匆匆忙忙地从灯塔岛赶过来。

  “对不起,我正要离开的时侯,刚好有两名游客来参观灯塔,所以才会来晚了。”

  岛崎一边坐下,一边解释自己迟到的原因。

  当所有人都到齐后,他们开始谈论野口清吉这个离奇案件。

  在谈论中,金田一耕助突然想到一件事,出声问道:

  “对了,师父,去年我来这里的时候,看见对面的匾额堂里挂了一块很特别的匾保,上面写了一些好像咒语的文字……那块匾额呢?怎么没看见它挂在四场堂里?”

  和尚听金田一耕助问起这件事,不禁皱着眉头说:

  “那块匾额已经拿下来了。金田一先生,你为什么会问起这件事呢?不过今天的确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

  “是什么奇怪的事?”

  “刚才寺里来了两个客人,他们问起这件事,所以我就把那块匾须拿下来给他们看。”

  “他们问起这件事……那是什么样的男人?”

  “一个男人的右脚装义肢,另一个则只有一只手臂。”

  “什么?装义肢的男人和独臂男人…他们就是刚才去参观灯塔那两个人嘛!这么说来,他们现在应该还在灯塔岛上。”

  一听到这几,大家不约而同往拉门外头看去。

  只见仁立在灯塔岛上的灯塔对着斯斯陪沉的大海发出一道强光,规律地扫视着洋面。

  5、匾额的秘密

  大伙盯着灯塔好一会儿。

  接着,和尚拿来一块匾额说:

  “金田一先生,这就是你刚才提到的那块匾额,它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阿滋看了那块四额一眼,心里感到十分纳闷。

  只见长二十五公分、宽十五公分的板子上用压计写着一些难解的文字。

  金田一耕助监视这块匾额好一阵子,然后从口袋里拿出在野口清吉的皮夹中找到的纸张。

  “阿进,你把这张纸放在巨额上面,就可以看见位在小洞里的文字,还后请你把它念出来。”

  “金田一先生,这是一种暗号吗?”

  “是的,这是一种暗号。如果只看到这块匾额,根本不知道上面写些什么东西,唯有带着这张纸的人才看得懂匾额上这些文字的含义。”

  于是阿滋颤抖地将金田一耕助交给他的纸放在匾额上面,露出来的文字来。

  “把扇轴岩的底部往西用力推三次……啊!金田一先生,莫非这就是洞穴的入口?”

  “嗯,一定是这样。岛崎,灯塔岛上有‘扇轴岩’吗?”

  岛崎吃惊地看着金田一耕助,语气慌张地说:

  “有、有的,灯塔岛本来叫做团扇岛或扇岛,在相当于扇轴位置的地方有一块大岩石,大家都叫那块岩石为‘扇轴岩’。”

  “既然如此,就一定不会错了。”

  金田一耕助兴奋地叫了起来。

  清水巡警则不解他将身子向前挪一下问道;

  “可是,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匾额呢?师父,捐赠这块巨担的究竟是什么人?”

  “我本来就打算在今天晚上告诉各位这件事……岛崎先生,那座灯塔是在昭和十六年建成的吧?”

  “是的。”

  “这么说,那应该是发生在昭和十五年的事……那时灯塔岛还没开始整地建塔。某天。这个渔村有一名渔夫被海浪卷走。他开尽千辛万苦达到那座小岛,却在岛上发现一具脑袋迸裂的男尸。

  这件事立刻引起一阵骚动,根本没有人认识死者,警方检查死者身上的随身物品,也没有发现任何证件,于是他们将那具无名尸送来寺里火葬,那具尸体的左手臂上有一个和野口相同的刺青……”

  听到这里,大家不禁而面相视。

  “这件事情发生一年多后,有四个男人来到寺里,由于他们即将上战场,却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平安归来,因此说把这块匾额挂在匾额堂里,希望这块匾田能保佑他们。他们捐了这块匾额和许多钱给寺里之后,连名字都没留就先去了。

  在这之前,我从没将这件事和最先那个身上有刺青的男人联想在一起,直到听了金田一先生的话之后,我才想起这件事。

  那个叫野口的男人,以及今天来寺里那个装义肢的男人和独臂男人就是当年来山海寺的人……加上昭和十五年被杀害的男人在内,一井是五个人,五环相扣的刺青是否代表他们五人呢?

  听完和尚的话,在场每一个人都沉默不语。

  这时,阿滋突然大叫一声:

  “啊……金田一先生、岛崎先生,灯塔的光源转动速度比刚才快很多呢!”

  大伙急忙转头看向灯塔的方向,发现灯塔光源的转动速度的确比刚才快多了。

  “金田一先生,我们赶快回去看看,灯塔那边一定出事了。”

  岛崎神色慌张地站起来说道。

  6、人为财死

  灯塔内的光源是由钢索上的砝码来带动,砝码的重量一经更改,转动的速度就会跟着改变。

  岛崎一回到灯塔岛,立刻冲进灯塔内检查砝码的重量。

  当他走进管理室,整个人顿时呆愣在原地。

  只见砝码仍旧挂在纵切灯塔中心的水银圆筒里,可是上面却绑着一个男人,身上不停地流出鲜血……

  “啊!他是那个装义肢的男人。”

  装义肢的男人可能先被枪射死,然后原砝码一起挂在空中,那群血淋识的模样真是惨不忍睹。

  阿滋看到这副惨状,全身颤抖不止。

  “金田一先生、清水先生,麻烦你们很忙先把尸体放下来,好让灯塔恢复正常的转动速度。”

  当大家把尸体从砝码上拍下来后,金田一耕助检查起义肢男人的左手臂,上面的确有铁环刺青。

  “没错,他们是同一伙的。”

  “金田一先生,古河不知到哪儿去了?”

  经岛崎这么一说,大家才注意到古河并没有在管理室里面。

  “先找找着吧!他会不会到灯塔上面去了?”

  于是他们爬上旋转式楼梯,从四周围着玻璃的光源室往了望台走去,但是依然没看见古河的踪影。

  “哎呀!我真笨……独臂男子一定是进入那个洞穴了,说不定古河就是去追他……岛崎,你说的‘扇轴岩’在哪里?”

  “往这边走。”

  今晚月色明亮,他们不必使用手电筒便能看见景物。

  不久,一行人来到小岛外缘的低矮峭壁,峭壁上面有一块尖尖的大岩石耸立着。

  “金田一先生,那个就是扇轴岩。”

  只见扇轴岩的底部横躺着一块像母牛般大的岩石。

  “岛崎、清水先生,我们合力来推动这块岩石。”

  清水巡警依言将手放在扇轴岩上面,努力推了三次。

  他每推一次,扇轴岩就会晃动一下。

  当他第三次用力推时,扇轴岩突然往一旁倾斜了二十度。

  “啊……危险!”

  大伙见状,顿时吓了一大跳。

  不过扇轮岩并没有继续往旁边倾斜,而是非常巧妙地达到平衡点,底部裂开的地方正好是洞穴的入口。

  “啊!难怪没有人知道这个洞穴的秘密……在大岩石和小岩石取得平衡之后,便巧妙地将洞穴的入口藏匿起来,而且没有人想得到这么大块的岩石竟然可以移动,真是奇迹,那是什么声音?”

  这时,洞穴里突然传来一记枪声。

  “糟了!独臀男子一定和古河打起来了,我们赶快进去看看。”

  金田一耕助立即打开手电筒,串先冲进洞穴里,其余三人也紧紧跟在他身后。

  洞穴里有一道自然形成的阶梯,金田一耕助他们走了五十阶之后,再往下走到一个横向的洞穴。

  这个横穴很长,而且弯弯曲曲的,他们大钓走了五百公尺左右,瞬间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

  只见独臂男子和古河拿着**倒卧在地。两人之间还夹着一只大木箱。

  独臂男子被子弹贯穿胸部,当场气绝身亡,但古河的伤势较轻。

  正当岛崎查看古河的伤势时,金田一耕动立刻打开木板用手电伤用一下箱子里面。

  就在下一秒钟,金田一耕助忍不往大叫道:

  “啊!岛峡先生、清水先生,你们快过来看,这个箱子里面有好大的金块……”

  听到金田一耕助的叫喊,大家都惊讶万分地看着箱子里面的金块。

  事后医生赶到灯塔岛医治古河的伤势,过了一会儿,他就恢复意识了。

  大家听了他的自白,终于明白事情的真相。

  古河有一个哥哥——谦一,长年待在南方,昭和十五年回到内地之后,不久便下落不明。

  古河一直在追查哥哥的下落。其间曾被军队征召到缅甸作战,他在部队里遇见一位叫山本的士兵,这个人的左手因上刺了一个铁环刺青。

  古河知道哥哥的手臂上也有相同的刺青,于是便向山本询问刺青这件事。

  山本原本不愿意告诉古河这件事,但后来他在一次作战中身负重伤,临死前终于将这个秘密告诉古河。

  原来古柯的哥哥——谦一、山本和另外三人的手臂上都有一个铁环剜青,这五个人从南方带了一块金块回来,并将金块赶在扇岛的洞穴中。

  那个洞穴以前是海盗藏身的地方,时间久了,世人渐渐淡忘这件事,不料却被这五人当中的一人发现这个洞穴。

  然而这五人在藏金块的时候发生争执,竟把谦一杀死,并将他的尸体扔在扇岛上。

  但是他们害怕日后忘记如何打开洞穴的方法,便制作一个隐藏暗号的匾额送给山海寺,之后才去从军。

  古河了解事情的经过情形之后,便回到内地寻找住进灯塔岛的门路。

  “当时山本说到一半就断气了,我知道这座岛上藏着金块,却不知道洞穴在哪里,还有打开洞穴的方法……我来这座岛上并不是为了寻找金块,而是为了替哥哥报仇!

  哥哥当时主张把金块交给政府,所以才会惨遭另外四人的毒手,我想这四人之中的山本虽然已经战死,可是其余三人说不定还活在世上……只要他们还活在世上,就一定会来这座小岛取回金块,所以我才来到这座小岛等候他们出现。”

  如今,古河的目的终于达成了。

  野口清吉由于在洞穴里迷路,体力衰竭而死,另外两人也都死于非命。

  不过,义肢男人却是被独臂男子杀死的,古河只是将尸体放在砝码上。

  他这么做是为了提醒岛崎和金田一耕助灯塔这边发生状况了,如此一来,他才能只身去追杀独臂男子。

  古河一路追进洞里,共和独臂男子扭打起来,最后终于为哥哥报仇了。

  如今那块引发杀机的金块已经交由政府处理,它将被运用在有意义的社会福利事业上。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23257 
财富
161988  
积分
55209  
在线时间
4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16 
黑玫瑰城堡

  --------------------------------------------------------------------------------

  1、迷宫专家

  富士夫身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洞穴里,内部的通道四通八达,宛若迷宫一般。

  富士夫一直在迷宫里东走西走。始终绕不出去,心中越来越感到不安、恐惧。

  更糟的是,即使他现在想往回走也不可能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走到原点。

  (啊!这座漆黑的地底迷宫里竟然只有我一个人……)

  富士夫感到十分孤独、害怕,几乎要哭出来。

  他想大声叫喊,但是声音却卡在喉咙里。

  (我会葬身在这个黑暗的迷宫里没有人知道吗?)

  富士夫在地底迷宫里不停地走着,无边无际的恐惧感使他的心底升起一阵凉意……

  终于,他忍不住流下泪来。

  就在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敲击洞壁的声者。

  富士夫一听到声音,心中顿时萌生一线生机。

  (有人……有人来救我了!)

  “救生救命啊!我在这里……”

  富士夫拚命叫喊着。

  突然间,他从梦中惊醒过来。

  (原来是做了一场噩梦啊!)

  一想到这里,富士夫顿时松了一口气。

  但是,这个噩梦不仅让他吓出一身冷汗,一颗心也噗咚噗咚地跳得好快。

  富士夫回想起先前自己在梦中大呼救命的声音,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

  他躺在床上侧耳倾听,看着有没有人听见他的叫声而赶来查深情况。

  (如果有人听见我的叫声,那就糗大了。)

  幸好家中一片寂静,其他人似乎都睡得很熟。

  他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觉。

  可是,人一旦从噩梦中惊醒,就不容易再入睡了;而且越是想睡,头脑反而越清醒。

  因此富士夫打消睡觉的念头,开始回想刚才做的噩梦。

  富士夫为什么会做那个噩梦呢?

  关于这一点,他自己倒是非常清楚。

  现在,我们就开始述说他为什么会做那个噩梦吧!

  那天,富士夫和叔叔小田切博士在八月的炎炎夏日下走了十几公里,其于抵达“黑玫瑰城堡”时,整个人宛若一团棉花般虚弱无力,两条腿僵硬得提不起来。

  富士夫今年十四岁,是国中二年级的学生,他的叔叔——小田切博士趁着暑假带他到伊豆半岛的温泉区避暑。

  富士夫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但身体却不是很健壮,因此小田切博士如多利用这个暑假好好留炼他的体格。

  他每天拉着窗上失去好游或到海水浴场游泳,今天他们更是一口气走了十几公里来到“黑玫瑰城堡”,并打算住在这里。

  途中,小田切博士已经为富士夫介绍过“黑玫瑰城堡”的来历。

  “我曾经说如果有机会来这里的温泉区,一定要再次拜访‘黑玫瑰城堡’,里面住了一个非常可怜的人。”

  “黑玫瑰城堡”的主人原本是一位叫古宫一摩的子爵,古宫子爵是一位非常有趣的人,对建筑特别有研究,算是日本相当有名的大师。

  大学毕业之后,古官子爵区出国游历,四处参观外国的建筑物。

  在旅游途中,他对欧洲的古堡最感兴趣,因此一回到日本,便在伊豆半岛上建造这座“黑玫瑰城堡”。

  城堡里面的装满,摆饰全部由欧洲进口,尽管它的外观不像欧洲古堡那么雄伟、宏大,但只要你一走进这栋建筑物里;马上就会感染到欧洲古堡的神秘气氛。

  “即使他现在已经不是子爵,但我还是习惯这么称呼他。古宫子爵有一个非常奇特的嗜好……”

  “叔叔,古宫子爵有什么奇特的嗜好?”

  “外国的古老建筑物大都和迷宫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像埃及的金字塔里面就宛如一座迷宫;还有在希腊文化之前,兴盛于地中海克里特岛古文明的遗迹,看起来也像一座迷。

  另外,罗马的地下基客有联系罗马城和附近村庄的地下通道;那些地下通道有如蜘蛛网一般四通八达,也算是另一种地下迷宫,古宫子爵就是研统这一类迷宫的专象。”

  “叔叔,古宫子爵为什么喜欢研究迷宫呢?”

  “我听说他是想将伊豆半岛的某个地方设计成规模庞大的迷宫,藉此吸引外国观光客前来参观……啊!到了,富士夫,那栋建筑物就是‘黑玫瑰城堡’。”

  经过小田切博士的说明之后,富士夫永远也忘不了第一次看到“黑玫瑰城堡”时的成觉。

  2、冒失男子

  “黑玫瑰城堡”矗立在一座低矮的山丘上,尽管外观看起来不够雄伟、宏大,但是观测哨、尖塔和钟棱等高耸入云的景物却十分奇特。

  每当落日余晕照映在这栋建筑物上所烘托出的美景,实在很难用只字片语来形容。

  “叔叔,真是太美了,这栋城堡好美啊!”

  富士夫忘情地发出一连串惊叹声。

  “是啊!不过这栋宏伟的建筑物里却发生一段令人感伤的故事,如今住在城堡里的人甚至没有时间沉下伤心的泪水。”

  “叔叔,究竟那是什么样的故事?”

  “我现在正要告诉你……”

  当他们两人边说边走在通往“黑政现城堡”的缓坡时,有个男人突然从旁边的树林里跳出来。

  男人一看到小田切博士和富士夫便吃惊地停下脚步,接着又惊慌张张地跑开,男人的长相和装扮非常奇特,所以小田切博士和富土夫也被他吓了一大跳。

  那男人戴着一副大墨镜,脸上长满了胡子,看起来有如一头黑熊。

  此外,他的额头到左眼角有一道很长的疤痕,乍看之下会让人吓一大跳,加上他的穿着十分落魄,仿佛将一大块抹布穿在身上似的,手上还拿着一根粗粗的拐杖。

  小田切博士和富士夫对着一眼之后,那个男人立刻将脸转开,一溜烟地跑掉了。

  “叔叔,那个人是……”

  “嗯,那个人啊……如果他这样神出鬼没、晃来晃去的话,我们就必须小心‘黑玫瑰城堡’里的每一个人……”

  小田切博士叨念了几句,突然想起一件事,转头看着富土夫问道:

  “对了,富士夫,刚才我说到哪里?”

  “叔叔刚才说到‘黑玫瑰城堡’发生过一段令人感伤的故事,那究竟是怎么样的故事呢?”

  “这的确是非常奇怪的事情……有一天晚上,古宫子爵突然不见了,就像烟霞一般消失了。”

  “古官子爵为什么会像烟雾一般地消失了?”

  “不知道。去年夏天的某个晚上,古官子爵的夫人和女儿都有看见他走进寝室,可是到了第二天,古宫子爵却不见踪影了!奇怪的是,家中的玄关、后门,以及所有窗户都上了琐,完全看不出古宫子爵离家出走的迹象。

  古官子爵的家人搜遍城堡中的每个角落,始经找不到他,所以我才会说古宫子爵就像烟雾般消失无踪。”

  “真是奇怪。”

  “古宫子爵失踪后,他的夫人和女儿一直相信有一天他会再度回到‘黑玫瑰城堡’,可是过了一年,古宫子爵依然音讯全无,因此子爵夫人——达子和女儿美智子整日以泪洗面。由于达子夫人哭得大伤心,听说已经失明了。”

  听到这么悲惨的故事,富士夫也跟着叹了一口气。

  “叔叔,美智子今年几岁?”

  “她今年十三岁,比你小一岁,你们两个应该可以成为好朋友。啊!对了!古宫子爵消失的时候又发生一件怪事!”

  “是什么怪事?”

  “古宫子爵有收然宝石的嗜好,他收集了许多钻石、红宝石等,可是在他失踪之后,他的家人曾经找寻过这些宝石,却始终不见踪影。”

  “这倒是很奇怪。”

  不久。他们来到‘黑玫瑰城堡’。

  由于小田切博士事前已经联络妥当,因此达子夫人和美智子都迎接他们。

  达子夫人的双眼失明后,脸上总是戴着一副绿色墨镜。

  美智子虽然只是个十三岁的小女孩,但由于遭遇父亲无故失踪的悲参境遇,使她看起来比同年龄的女孩早熟、懂事。

  那天晚上,“黑政槐城堡”里除了小田切博士和富士夫之外,还有一位客人。

  他叫柳泽一郎,一名律师,最近在“黑玫瑰城堡”附近买下一栋别墅作为避暑之用。

  柳泽一郎大约四十岁左右,个子很高,是一位非常有教养的绅士。

  “最近柳津先生每天都会到我们家坐坐,否则家里只有年幼的美智子和帮佣,实在教人不放心……”

  达子夫人说道。

  小田切博士、富士夫和柳泽一郎在“黑玫瑰城堡”用过晚餐后,一起来到会客室聊天。

  由于富士夫白天走了一段很长的路,在聊天的过程中不时地打瞌睡,最后终于体力不支睡着了。

  柳泽一郎将他抱到二楼的房间睡觉,那时候大约是九点左右。但富士夫实在太累了,完全不知道柳泽一郎抱他回房间睡觉这件事。

  后来,柳泽一郎和小田切博士聊到十二点,才回去自己的别墅。

  当晚,富士夫在房里区来后,便再也睡不着了。

  他开始回想今天前来“黑玫瑰城堡”的途中,小田切博士告诉他关于城堡的事情。

  突然间,富士夫听见某处传来敲打墙壁的声音。

  咚咚咚…敲打墙壁的声音一直持续着。

  富士夫这才想起先前他在睡梦中就曾听到这种声音,但是他现在绝对不是在做梦,的确是有人在敲打墙壁……

  他立刻从床上坐起来环机房间内部,然后发现一件难以形容的怪事。

  3、奇怪的大时钟

  由于富士夫是被柳泽一郎抱过这个房间睡觉的,在这之前,他根本不知道房间的角落放了一个大时钟。

  这种时钟在外国被叫做爷爷钟,大约有一个人那么高。

  富士夫之所以能在黑暗中看见那座大时钟,是因为大时钟的钟面涂了夜光涂料,所以能清楚看见现在的时间。

  此外,钟面下方有一扇可供一人进出的玻璃门,里面有一个左右摇摇的金色钟摆。

  现在时间是十点半,富士夫不经意地瞥了钟摆一回,突然睁大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我还在做梦?

  左右摇摇的钟摆怎么会浮现出一张人脸?)

  “啊!”

  富立夫不由得紧紧抓住床单的一角。

  那真的是一张人脸,而且就像马戏团中经常出现的小丑脸蛋——一张脸涂成白色,两顿画着红色的心型和方块。

  那张胜不但张大嘴巴笑着.还一直看着富士夫。

  富士夫摇摇头,心想自己果然还在做梦。

  如果他不是在做梦,左右摇晃的钟摆怎么会突然变成一张人脸呢?

  但富士夫并非在做梦,他不仅看到一张脸,接下来还看见一个人形……

  只见那个人穿着宽松、白底红色圆点图案的衣服,好象是马戏团里的小丑戏服。

  (天啊!大时钟里面竞然有人……)

  就在富士夫准备大声尖叫之际,大时钟的玻璃门突然往左边打开,紧接着,一个奇怪的小丑从玻璃门里面跳出来。

  富士夫被这究如其来的怪异景象吓得大叫一声,迅速将脸埋在床上,不敢再看下去。

  接下来,一只强而有力的手从身后一把抱住富立夫,并用手帕捂住他的鼻子,一阵刺鼻的味道由鼻子直冲富士夫的脑门。

  没一会儿,富士夫就不省人事了。因此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他当然一概不知。

  当富士夫清醒过来时,整个房间里充满阳光。

  富士夫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思绪仍然混浊未明。

  瞬间,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富士夫旋即从床上坐起来,定睛一看,房间的角落果然有一个大时钟,金色的钟摆一左一右地摆动着。

  他将视线移到钟面上,得知现在的时刻是十一点钟。

  富士夫从床上跳下来,慢慢走向大时钟,然后伸手去摸钟面下方的玻球门。由于玻璃门没有上琐,他一下子就打开了。

  富土探头进去玻璃门内,摸了摸大时钟后面的板子,结果板子嘎的一声掉下来,后面露出一个好大的洞。

  他赶紧从房间冲出去,可是才跑到门口,便愣在原地。

  富士夫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发现大时钟后面的墙壁就是走廊上的墙壁,上面丝毫没有挖掘的痕迹。

  再说,哪有人会去挖一个通向走廊的大洞呢?

  当富士夫发现如上并没有预期的洞口时,的确感到有些失望。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昨晚发生的一切只是出于我的幻想?

  大时钟后面的板子是因为太老旧、钉子松动才会作下来,昨晚发生的事情其实只是一场梦,全是因为我太累了……嗯,一定是这样,不然怎么可能会有一个人从时钟里面走出来这种怪事呢?而且那个男人,还穿着怪异的小丑服装……一定是我自己在做梦!)

  尽管富士夫不断地说服自己相信那只是一场梦,但心底仍觉得有些地方说不通。

  于是他待在房里冷静一下,然后又按巡一遍房间的角落,才换好衣服下楼。

  这时,柳泽一郎正和小田切博士愉快地聊着。

  小田切博士一看到富士夫,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富士夫,已经日上三竿了,你怎么还是一副睡眠惺松的样子?哈哈哈!快去洗洗脸,早饭已经为你准备好了,达子夫人说今天要让我们见识一下古宫子爵的收藏品。”

  4、红宝石

  等富士夫吃过早餐后,达子夫人带着大家参观古宫子爵的收藏品。

  那些收藏品放在楼下大厅四壁的房间里,全都是古宫子爵重金买回的珍奇主物,包括外国中世纪的盔甲、印度的可怕佛像、西洋的盾、剑、头盔,以及刻印着各式图藤的瓦片……等等,这些宝物不仅挂满整面墙壁,有些还摆放在屋子里。

  “我丈夫失踪之后,我就决定尽量不要进入这个房间。虽然我的双眼已经失明,但这个房间里的味道还是会让我想起音讯全无的丈夫……”

  达子夫人悲伤地说着。

  小田切博士和柳泽一郎点了点头,两人都非常同情达子夫人的遭遇。

  就在这时,美智子突然尖叫起来。

  “美智子,你怎么了?”

  达子夫人急忙问道。

  “妈妈,佛像手中的那把剑上勾住一个奇怪的东西。”

  美智子一边说,一边拿起勾在剑上的小布条。

  富士夫看了一眼美智子手中的布条,吓得瞪大双眼。

  (白底红色圆点图案的布条……这不是跟他昨晚看到的马戏团小丑身上穿的衣服花色一换一样吗?)

  “看来有人跑进这个房间,而且衣服还被这把剑勾破了。妈妈,这块布条好奇怪哦……你们看!”

  这时,美智子的脚下发出一阵轻脆的声响。

  她本能地往后跳开,从地板上捡起一个东西。

  “啊!这……”

  美智子的手里拿着一颗红宝石,颤抖着声音说:

  “妈妈,这是和爸爸一起消失无踪的红宝石!”

  “美智子,你是说那颗我们追寻不着的宝石吗?”

  “是啊!它就掉在这里的地板上,你摸摸看。”

  于是达子夫人伸手去换美智子捡到的红宝石。

  “美智子,这颗红宝石为什么会掉在地板上?当初我们找了好久都找不到……”

  这时,柳泽一郎开口说:

  “夫人,会不会是你们之前没有留意到它掉在地板上?毕竟它只是一颗小宝石……”

  “不可能,我每天都到这个房间仔细查看每个角落,怎么可能会没有注意到它掉在地板上?我觉得爸爸一定躲在某个地方,昨天我也照例进来这个房间,但是那时候并没有看见布条和红宝石。”

  美智子说话的口气相当激动,小田切博士和柳泽一郎不禁面面相视。

  由于发生了这一段插曲,因此大伙参观宝物的兴致也就此打住。

  如果美智子所言不假,那么昨天晚上一定有人潜入“黑玫瑰城堡。”

  后来他们询问佣人,佣人说城堡的前、后门都琐得牢牢的,而且所有的窗子也都从里面上琐。

  “其是奇怪……”

  “嗯,的确有些不对劲。”

  小田切博士和柳泽一郎看了对方一眼,感到一头露水。

  但是美智子仍然相当坚持自己的想法。

  “不,一点都不奇怪……我想一定有人从某处进入这个房间,而且我知道这个人是谁。”

  “你知道这个人是谁?”

  柳择一郎吃惊地问道。

  “那个人脸上有一道疤痕,他每天都在城堡附近徘徊,我想……他一定是从某个地方港进城堡。”

  美智子的情绪相当讲动,说完便哇的一声哭出来。

  双眼失明的达子夫人也乱了方寸,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就在这时,富士夫出声问道:

  “叔叔,你们昨天晚上聊到几点才睡觉?”

  小田切博士对富士夫这个问勤感到非常讶异,他回答说:

  “我和柳泽先生一直聊到十二点左右。富士夫,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

  那个奇怪的小丑是在十点半左右从大时钟走出来,如果当时大家都还没有睡觉的话,应该会听见声音才对。

  (难道……那真的只是一场梦?)

  5、富士夫的发现

  那天晚上达子说她头痛,吃过晚饭便立刻回房去了。

  接着,美智子也以头痛的理由跟着母亲回房。

  奇怪的是,富士夫竟然也说自己昨晚没睡好,大约八点左右就回到昨天睡觉的房间。

  最后只剩下小田切协主和柳泽一郎,两人开始下起日本象棋。

  富士夫回到房间后,根本一点睡意都没有。每当他要思考事情,就其非常想睡,还是可以让脑子继续运作。

  富士夫回想着被佛像手中的剑勾住的布条,以及掉在地板上的红宝石……昨天晚上的确有人潜入“黑玫瑰城堡”,而且那个人是从大时钟里面走出来的。

  可是,大时钟后面的墙壁并没有任何机关。

  (这又是为什么呢?

  难道真的是我自己在做梦……)

  富士夫连续打开、关上大时钟的玻闭门好几次,忽然灵光一闪,大叫一声便站在原地不动。

  (当时那个大时钟的玻大门是往左开的……)

  这件事的确有违常理。

  一般而言,门应该会往右开才对,可是昨天晚上那扇玻璃门却是往左打开,接着奇怪的小丑从大时钟里面走出来……

  (为什么会这样呢?)

  宫士夫专心地思索这个问题。

  顷刻间,他突然想到一件事,于是再度检查一遍房间。

  就在这时,他听见小田切博士上楼的脚步声,立刻打开房门叫道:

  “叔叔、叔叔!”

  “富士夫,你还没睡啊!”

  “叔叔,柳泽先生回去了吗?”

  “嗯,他刚回去。你有什么事?”

  “我有话要根叔叔说,请您进来一下。”

  小田切博士纳国地走进房里后,富士夫立刻关上门,然后简短地述说他昨天晚上亲身经历的事情。

  听完富士夫的叙述,小田切博士立即吃惊地检查那个大时钟。

  不一会儿,他失望地对富士夫说:

  “富士夫,后面的墙上根本没有任何机关,你果然是在做梦。”

  “不,叔叔,昨晚我明明看见那扇玻璃门往左边打开,可是刚才我检查的结果,却发现它是往右边打开的,叔叔,既然是往右边打开的门,为什么我会看成是往左边打开的呢?”

  “富士夫,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使你的意思。”

  “叔叔,你真的不懂吗?那么,你看着这个。”

  富士夫将区院房间、挂在大时针对面墙上的黑色窗帘卷起来,不料那里竟然也出现一个大时钟!

  小田切博士瞬间睁大眼睛,随即明白那是映在镜子里的时钟。

  “叔叔明白了,你昨天晚上再到的是映在镜子里的时钟。所以看起来才会左右相反。”

  “没错。叔叔,当小丑跳进来的时候,我的确是脚前着门的方向睡在床上。当时昏黄的月光从右边段进来,因此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时我听见奇怪的声响,于是前门的方向看去,时钟是位在机个位置。”

  “这么说来,你昨天晚上看见的是真的时钟……”

  “不,叔叔,昨天晚上我看到的是映在镜子里的时钟,也就是说,昨天晚上门的旁边有一面镜子,镜子的对面是那个大时钟,只是后来小丑把大时针和镜子的位置互调了。”

  “我想小丑之所以要把镜子和时钟的位置互调,主要是为了误导我,也就是说,他不想让我知道时钟真正的位置,因为在真正时钟后面的用上有一个洞穴。”

  接着,小田切信上和富士夫合力推开镜子,结果正如富士夫所说,镇子后面的后壁上有一道门型的裂缝。

  小田切博士一看到这个门型裂缝,不禁大吃一惊。

  就在下一秒钟,墙壁里而忽然传出一些声响。

  “啊!他来了!”

  富土夫小声说道。

  他立刻关掉电灯开关,和小田切博士躲在暗处等待着。

  咚咚咚……从墙壁里面传出的声音愈来力清晰,听起来好像有人在墙壁后面的楼梯走著。不久,那个人大概爬完楼梯,脚步声在门型裂缝的对面停顿下来,可能正在观察房内的动静。

  富立夫的心脏跳得非常急促,额头也不断冒着冷汗。

  他咬紧牙关,静持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状况。

  接着,他们听见啪答一声,对上的门型裂缝就住弹簧一般朝房里推开,昨晚那个奇怪的小丑走了进来。

  在微暗的灯光下,小丑睁大眼睛环顾房里的一切,但这时又发生一件怪事……

  只见另一道人影从小丑的身后走进来喊道:

  “伪君子?”

  话声甫落,那道人彭立到扑向前面的小丑,刹那间,两道人影倒在地板上扭打起来,发出巨大的声响。

  富士夫看到眼前这一幕,吓得不知所措。

  这时候,走廊上传来一阵慌乱、急促的脚步声。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富士夫,你怎么了?”

  富士夫听到达子夫人和美智子的叫唤声,终于清醒过来,在他打开房门的同时,小田切博士也打开房里的电灯开关。

  他们看见地板上躺着一个筋疲力竭的小丑,以及一个脸上有疤痕、吃力地爬起来的男人。

  “啊!你、你是什么人?”

  一听到小田切博士的声音,脸上有疤痕的男人难过地摇摇头说:

  “小田切、达子、美智子……你们不知道我是谁吗?我……我是古宫一磨啊。”

  自称是古宫一磨的男人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倒在富士夫的床上。

  6、十点半之谈

  古宫一磨之所以无缘无故地失踪一年,是由于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情。

  他除了喜欢研究外国城堡之外,对迷宫也深颁兴趣。正因为如此,古宫一磨在建造“黑玫瑰城堡”的时候,便悄悄地构筑一条秘密通道。

  他有时会乔装成老百姓的模样,跑到附近的小镇、村落去玩,并且对没有人能识破他的伪装而到十分自豪。

  大约在一年前的某个晚上,古宫一磨乔装成老百姓,从秘密通道馆到附近的小镇去玩,不料却在回家途中掉落悬崖,身受重伤,也失去记忆。

  幸好这次意外并未夺走古宫一磨的性命。

  他在清晨时分清醒过来,但由于头部受到撞击,对以前的事没有任何印象,连自己叫什么名字、家往何处、有妻有女的事全部记不得了,他就像变成另一个人似的,糊里糊涂地来到东京。

  在失去记忆的那段期间,他只能当建筑工人维生,度过了一个年头。

  某天,一根木材从鹰架上掉下来击中他的头部,他就这样失去知觉了。

  不知他遭受这一击是幸?抑或不幸?当地恢复意识的时候,终于想起自己是古宫一摩。

  于是古官一磨将事值的原委告诉当时雇用他的山胁工头,并说出“黑玫瑰城堡”的秘密通道和自已收载的许多宝物。

  山胁工头一听到这件事,便把古宫一磨拘禁起来,然后以柳泽一郎的名义买下“黑玫瑰城堡”旁边的别墅,悄悄地从神秘通道进人城堡盗取宝物。

  因此那个小丑其实是柳泽一郎,他真正的身分则是山胁工头。

  古宫一磨费尽千辛万苦才逃脱出来,回到“黑玫瑰城堡”附近监视山胁工头的一举一动,并决定在今天晚上活捉他。

  这么一来,所有事情都真相大白了。

  达子夫人和美智子看到古宫一磨平安返家,心里真是高兴极了。

  第二天,古宫一家和小田切博士、富士夫五人聚在一起庆祝,席间大伙一直称赞富士夫的机智表现。

  但是,富士夫从映在镜子上的时钟看到小丑出现的时间究竟是几点钟呢?

  他当时看到的时间是十点半,那么正确的时间应该是……

  关于这一点,各位读者只要将时针对着镜子观察就可以知道正确的时间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