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270 | 浏览:74887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婚如冬阳/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作者:锦红鸾(连载中) ... [复制链接]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内容介绍:
  大院有二乔,大乔貌美如画人生赢家。小乔,卑贱如草当了一辈子老姑娘。
  乔楠:啊呸,明明是亲生的,我过的日子却连捡来的都比不上!
  乔妈:乔楠,你长得不如你大姐,脑子比你大姐笨,福气比你大姐薄。你有什么资格读书,有什么资格结婚,有什么资格幸福?
  乔楠:凭什么不让读书,不给结婚,不能拥有幸福?我现在就去找个男人睡了结婚!
  只是当乔楠看到自己找的是谁时,整个人都懵了,他们大院里最有前途的粗大腿。
  看着男人健硕分明的八块腹肌,诱人的鱼人线,冷厉的眸子,乔楠困难地咽咽口水,打招呼:“早上好!”

《金牌嫡女:蛇蝎二小姐》http://91baby.mama.cn/thread-1140167-1-1.html

转播到腾讯微博 收藏3 支持0 反对0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第1章 气死
七月酷暑,油柏路在烈日的灼烤之下散发着一股刺鼻的漆味,一副快要化了的样子。

    路面上空因为蒸腾的空气,直接扭曲歪斜。

    在这样的毒日头之下,街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就连往来的汽车都少,所有人无不是寻了阴凉之处避暑,或者是在空调房里享福。

    一个穿着洗得都显浆色白色衬衫,穿着灰扑扑的西装裤的女人急匆匆地走着,直直地朝第二人民医院奔去。

    头发因为汗水的关系紧紧粘在女人的脸上,女人两颊有着异常的红晕,很明显是被太阳给晒坏了。

    白色的衬衫被身上的汗水所打湿,粘裹在身上的感觉很不舒服,但乔楠无暇顾及这些,将放着十万块钱的包包抓紧了。

    这是她卖掉身边所有值钱的东西好不容易凑到的钱,她姐做手术要二十万,还有十万只能再想办法了。

    直直地朝病房走去,乔楠的手才摸到门把守,就听到病房里那对母女的对话。

    “妈,都是乔楠害的,要不是她,大军也不会跟我离婚。”这是乔楠姐姐乔子衿的声音。

    “别哭了,妈已经替你教训过乔楠了。”母亲丁佳怡心疼地摸着大女儿的头。

    站在外面的乔楠心里一顿,她姐不是因为出轨被陈军抓到,陈军才会跟她姐离开,但这事儿跟她有什么关系?

    想到陈军,乔楠眼里一阵黯然。

    陈军原本是乔楠的男朋友,可是乔子衿却怀上了妹妹男朋友的孩子,丁佳怡痛骂了乔楠一顿,说乔楠包藏祸心,是没良心的小畜生跟姐姐抢男朋友不说,还要逼着亲姐姐去打胎。

    最后,乔楠只有退出,成全陈军跟亲姐。

    “妈,大军跟我离婚了,孩子还不在我的身边,我又得了这种病,我该怎么办?妈,我不想死,我还没有好好孝顺过你,我真的不想死。”

    病房中,乔子衿抱着丁佳怡哭得厉害,她还这么年轻还有大把的好日子,她真的不想死。

    听到大女儿生了这么重的病,还想着以后要好好孝顺自己,丁佳怡感动得不行。

    丁佳怡哄着拍乔子衿的背:“不会的,妈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妈已经因为乔楠那个死丫头替你去筹钱了。只要有了二十万,你的病就会好了。”

    乔子衿跟陈军离婚没多久,就患上了肾衰竭,必须马上换肾。

    但在这段婚姻关系里,乔子衿出轨是犯错方,加上陈军又是政府工作的,乔子衿被净身出户,现在生病了连看病吃药的钱都没有。

    早就知道母亲偏心的乔楠在听到这段对话后,已经麻木的心还是忍不住痛了起来。

    她已经四十岁了,当年跟陈军分手后,她就再也没有谈过恋爱,不是不想谈,是她妈不让谈。

    这些年,她赚的钱大部分都给了她妈,她妈用她赚的钱给她姐买了一套一百五十个平方的套房,而她却还只能窝在只有几十平的出租房里。

    她爸妈家里的吃用甚至是水电费都是她交的,她姐每次回娘家,虽然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一些东西,可回去的时候拎得更多。

    自己这把年纪了没结婚,被人笑话是剩女没人要,乔楠不是不知道,她妈不让她结婚,只是想要她的工资。

    但这是自己的妈,每次自己相亲谈恋爱,她妈就闹死寻活,她没办法。

    自己这些年来的辛苦付出,最后只换来“死丫头”三个字,尤其是乔子衿还把自己出轨离婚的责任通通推到自己的身上,乔楠抓着手里的十万块,突然不想给乔子衿了。

    还没等乔楠离开,接下来乔楠听到的一段对话,才是真正叫乔楠寒心绝望。

    “妈,**不是那么好找的。万一乔楠筹齐了二十万,却找不到**怎么办?其实医生说过,要是有亲人肯给我捐一个肾的话,匹配度会更高,不容易出现排斥反应。”

    靠在丁佳怡的怀里,乔子衿可怜兮兮地说道:“要是真有亲人的***指不定我看病的钱还能省一点。”

    **哪有这么好找,有些人等到死都等不到这样的机会!

    深知这一点,乔子衿知晓,她要想活下去光有钱是不够的,她还得另外再些想办法。

    “要不,妈去验验血?”丁佳怡有些迟疑地问道。

    乔子衿连连摇头,她妈都这个年纪了,肾肯定没比她好到哪儿去,既然都要了,她肯定要个好的:“妈,你是生我养我的妈,我可舍不得你动刀子,我爸肯定也是不行的。”

    “那……”丁佳怡想了想,眼睛一亮:“等一下死丫头来了,我让她去验血,她是你亲妹妹,肯定合!”

    “好是好,但乔楠会不会不答应,毕竟这是一个肾。”乔子衿眼里全是算计的光芒。

    为了活下去,为了以防万一,她绝对不会让乔楠有拒绝的可能。

    “乔小姐,你来看你姐吧,怎么不进去?”乔子衿跟丁佳怡聊到一边,门外传来了护士的声音。

    乔子衿脸色大变:“妈……”刚刚她跟她妈的对话,全被乔楠那个死丫头听去了?

    丁佳怡二话不说,起身追了出去,果然看到乔楠的背影,然后大喊乔楠的名字。

    乔楠听到丁佳怡的喊声,不肯回头也不肯停下来,眼泪不断往下掉,心却是碎成一片一片。

    为了她妈,她姐,她连一个属于自己的家都没有,可是她妈跟她姐呢,算计了她的钱还不够,现在还想要她的肾。

    乔子衿的话,丁佳怡没听懂,乔楠却是听明白了,越是这样,乔楠越是恨,就算她真的欠了乔家也该还够了!

    母爱或许的确是“伟大”的,看到小女儿跑开了,丁佳怡深怕大女儿的病没法治,丁佳怡的脚速嗖的一下变快,追上了乔楠,手一抓扯住乔楠的头发就是猛的一拉:

    “你个死丫头,果然没良心,看到你姐生了这么重的病,你还见死不救,我要你来……”

    乔楠头一痛,才想告诉她妈这是大街上危险,一辆车就朝她冲了过来。

    “吱”,“砰”,两声巨响炸耳,乔楠浑身痛到说不出话来,却还勉强睁开眼,想看看她妈怎么样了。

    丁佳怡的确是被吓到了,看到小女儿躺在血泊之中,就跑了过来,然后喃喃地说了一句:“乔楠,你、你死了也是好的,至少你死了还能帮上你姐的忙。子衿的肾有了,钱也有了!”

    小女儿被撞死,撞了小女儿的人肯定要赔钱啊。

    听到丁佳怡这话,乔楠眼睛一瞪,死死地盯着丁佳怡看,不等救护人员到就先熬不住被丁佳怡活活气死!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第002章发烧
好热,乔楠感觉自己就像是着了火一样,全身热得都快要被烧成灰了。

    挣扎了半天,乔楠好不容易睁开眼睛,看到的并不是雪白一片的病房,而是一间老旧而又熟悉的房间。

    “妈,楠楠生病了,我们不管她真的不要紧吗?”

    “没事,你妹皮糙肉厚,命硬着呢,就这点病要不了她的命。而且后天她就要开学了,病着更好,就没法儿去报名了。”

    想着大女儿的事,丁佳怡盘算着,小女儿因为生病错过了报名的机会,到时候她再哄哄死丫头,死丫头一定会放弃上学然后去打工赚钱的。

    “妈,这西瓜真甜,你也吃一勺。”听到满意的答案,乔子衿笑着给丁佳怡喂了口西瓜。

    听到母女俩的对话,正在发高烧的乔楠总算是知道自己这是在哪儿了。

    她回到了二十五年前的乔家,回到她十五岁发高烧错过报名时间,然后被她妈哄着错学打工赚钱养乔子衿的那一年!

    那一年,乔楠发高烧的前一晚下了好大的一场雨,因为是秋雨,雨后天气特别地凉。

    乔楠明明记得自己晚上睡觉的时候是盖着被子的,等她感觉到不舒服一冷一热闹醒的时候,被子竟然全部都在床尾了。

    在此期间,乔楠隐隐约约记得半夜正是雨下得最大的时候,有人好像来过她的房间。

    最后,乔楠身上不但没有盖着被子,就连靠床的那扇窗户也是打得开开的。

    要不是这样,乔楠根本就不会感冒发烧。

    上辈子,乔楠一直以为有人来过自己的房间,而她睡前是把窗户关着的,睡醒窗户自己打开了都是错觉,是她病糊涂记错了。

    可是这个时候,乔楠不这么想了。

    “昨天晚上”肯定有人来过她的房间,不但掀了她的被子,那人还特意把窗户给打开了,为的就是让她生病,好错过开学报名的时间!

    就在丁佳怡和乔子衿母女二人和乐融融,共享天伦的时候,“砰”的一声,把母女俩惊到了。

    “楠、楠楠?”抱着半个西瓜正啃得欢的乔子衿脸色一僵,拿着勺子的手尴尬不已,放也不是,举也不是。

    看到乔子衿手里的半个西瓜,乔楠自嘲一笑。

    乔子衿被她们妈惯得,从小就霸道自私,乔子衿吃西瓜有个坏习惯,喜欢一个人捧着半个西瓜用勺子挖着吃。

    可现在是八十年代,条件还没像以后那么好,所以丁佳怡每次买西瓜都是告诉乔楠和乔栋梁,她只买了半只。

    但乔楠现在亲眼看到,乔子衿可是捧着半只西瓜吃的。

    乔子衿可以吃半只西瓜,落到乔楠的身上,一只西瓜能吃到一串,就算是丁佳怡给她脸了!

    “你个死丫头,踢什么门啊,想吓死谁啊!”一点都不做贼心虚的丁佳怡脸一虎,指着乔楠的鼻子就骂了起来。

    乔楠强撑着:“我发烧了,退烧药呢?”

    “什么退烧药,早被你吃完了,没有了。”丁佳怡眸光一闪,提到药才有点心虚的意思。

    没理丁佳怡,乔楠自己去翻药,上辈子她就是因为没及时吃退烧药,烧得太厉害,送医院不及时,差点变成脑膜炎。

    也是因为这样,为了她的病,家里多了一笔额外的支出,害得她信了她妈的话,真以为家里的钱是为了治她的病才花光,她才没脸继续读书,而是选择错学打工养乔子衿。

    “你个死丫头,乱翻什么?!”乔楠找药的举动惹怒了丁佳怡,丁佳怡左手一把抓住了乔楠的头发往后扯,右手则往乔楠的脸上甩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响得惊人。

    挨了一巴掌,乔楠的耳朵直接“嗡嗡”响,脸不疼,但鼻子酸疼得厉害,鼻血就跟打开的水龙头一样,哗啦啦地流,直接染红了乔楠的衣领。

    “病了就给我回去老老实实地躺着,还想做妖!”丁佳怡料准了乔楠没有体力,想把乔楠拖回房里,让乔楠继续睡,反正就是不给乔楠药吃。

    要是死丫头的病好了,肯定要去上学浪费家里的钱。

    丁佳怡就是要乔楠一病不起,等开学过了一个月才能下地才好。

    想吃药?门儿都没有!

    此时的乔楠看透了丁佳怡的打算,怎么肯就范,拿头往丁佳怡的身上顶了一下。

    这一顶不疼,但太过意外,让丁佳怡吓了一跳松开了扯着乔楠头发的手,乔楠趁机就往外跑。

    “死丫头!”慢了一步的丁佳怡跺了几下脚:“有种,你就一辈子别回来!”

    头一次见到乔楠反抗,乔子衿吓了一大跳:“妈,楠楠她怎么了?”以前不都是妈说什么,楠楠就听什么吗?

    “不管她。”拍了拍大女儿的手,丁佳怡并不在意:“她正在发烧,不待在家里好好休息还往外跑,存心找死。”

    脑袋烧得厉害的乔楠一心只想往外跑,可是跑出去之后要怎么办根本就没想法。

    “咚”的一声,乔楠感觉到自己撞到什么人了,原本血还没止住的鼻子越发酸滋滋地难受,眼泪都跟着流下来。

    “当心。”男人低哑,在六月里都透着一股凉意的声音钻进乔楠的耳朵里,乔楠往后倒的腰上揽上了一条如铁般硬邦邦的胳膊。

    乔楠站稳了之后,连甩了三下脑袋,脑子才清醒一点,抬头一看就看到一双冷冽如刀锋般的双眸。

    “你在发烧?”接触到乔楠非正常的体温,男人皱了皱眉毛,再看到乔楠领子上血乎乎红通通的鼻血,薄如刀削般的唇瓣抿成了一条直线:“跟我来。”

    乔楠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跟着这个男人走了,直到屁股坐在软软的沙发上才回过神来。

    “退烧药。”男人冷冷的声音传来,一手递药,另一只手里则端着杯子。

    想到自己的情况,乔楠也没矫情地从男人手里拿过药,吞下去,这才抬头仔细打量男人的样子。

    男人长得很帅,一张脸凌角分明,浓浓周正的大刀眉透着一股凛然正气,挺翘的直鼻很高,眼里带着的肃目之色却容易叫人害怕退避。好看的薄唇不知因为什么不悦地抿了起来,看得乔楠忍不住一阵紧张。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第003章开窍
   “翟、翟大哥?”乔楠试探地叫了一句。

    “嗯。”翟升淡淡地应道。

    确定自己没认错人,乔楠松了一口气,同是大院里的孩子,翟升是整个大院里的“人家的孩子”。

    他从小表现就好,不但读书好,身体素质更高,很早就参军当兵了。跟别人不一样,有些人为了当兵直接放弃学业,翟升却是双修,不但参加军营里的各种练习,还拿了高文凭。

    就因为翟升有学历又有资历,上辈子不靠家里只凭自己的本事升官升得很快,直到那个高不可攀的位置。就连她那个妈也时常以与翟升曾住在一个大院里而骄傲。

    “谢谢翟大哥。”认清眼前乃是一位大人物后,乔楠才发现自己的鼻血已经止住了,而且手也被洗干净了,只是胸前的衣服还是红通通的。

    替乔楠止鼻血的人,当然就是翟升。

    “没事,你刚吃了药,需要休息,睡会。”翟升冷淡地点点头,然后手里拿着一本写满英语的原文书看了起来。

    翟升那么一说,乔楠还真觉得困得可以,眼睛一闭,身子一倒,秒睡。

    翟升从书中抬起脸来,看到乔楠真的睡着了,拿了条薄毯,盖在了乔楠的肚子上,然后就一个睡,一个看书,相处的气氛倒有那么一丁点的和谐。

    乔楠这一睡,就是整整一下午,等乔楠醒过来的时候,药效不但发挥了,而且她整个人发了一身汗,一睁眼,乔楠明显感觉以自己的身体轻松了不少。

    “醒了。”听到乔楠在动,翟升眼睛一抬,落在了乔楠的脸上。

    “谢、谢谢翟大哥。”顶着翟升不怒而威的目光,乔楠备感压力,小嘴说话都不利索了。

    “你怕我?”翟升问,印象中,乔叔的小女儿可不是个小结巴。

    “没、没有。”乔楠心虚地说了一句,心中暗想大院里的孩子有几个不怕翟升的这张黑脸。

    她明明记得,翟升十岁左右,一张小脸又白又嫩,拿二、三十年后的话来说,那就是一个粉嫩嫩的小正太。

    但是自打翟升参军当兵后,一张比玉还白的脸硬生生晒成了小麦色,看着比小时候吓人多了。

    “不早了。”翟升也没有拆穿乔楠的谎话。

    乔楠脸一白,两只小手紧张地握成了拳头放在两边:“那、那我回家了。”

    看到乔楠巴掌大的小脸上挂着可怜兮兮的表情,就跟他一次出任务时见到秋雨中的那只小猫一样,翟升心一软:“如果有麻烦,你可以来找我。”

    乔楠有些意外地看着翟升:“好,谢谢翟大哥。”

    说完,乔楠没好意思继续留在翟家,只能回乔家。

    乔楠离开没多久,翟升的姐姐翟华回来了。当翟华才要坐在沙发上问翟升怎么回来了,却看到自家沙发上有血,吓了一大跳:“翟升,你受伤了,这怎么弄的?”

    “没有。”翟升皱了皱眉毛,这些血应该是乔家那个小女儿留下的。

    “等等,不对啊,为什么你衣服也有血?!”看到翟升的胸口有血,再看到沙发上的血,翟华眼里闪过精光:“翟升,你老实交待,是不是带女孩子回来了,要不要这么急,连回房间都等不急了?!”

    跟块木头一样的老弟开窍了,竟然找个小姑娘回来互**了?!

    看到跟猴子一样的翟华,翟升扯起一边的嘴角冷笑:“要是爸妈知道你看这种书,你说会怎么样?”

    “哎呀,这天真热,我什么也没看到,我什么也不知道,老弟,我回去洗澡了。”翟华脸一白,她敢在弟弟的面前放肆,但在爸妈的面前乖的跟小白兔一般。

    翟华要去洗澡了,翟升刚才拧着的眉毛才放下来,还没等他继续看书,翟华那张硕大无比的脸直接挡在了书的前面:“好歹姐弟一场,你真不告诉我,你坏了谁家姑娘,让哪家的姑娘‘流血牺牲’了,我们家可不出流氓啊。”

    万一人家姑娘闹上门来,翟升的形象就毁了,以后在部队里怎么浑,都要了人家姑娘,把人家姑娘娶回来啊。

    面对瞎起哄的翟华,翟升只说了一个字:“滚。”

    说完,也不管翟华什么反应,自己回了房间,把沾了乔楠鼻血的衣服给换了下来,免得再引起什么误会。

    丝毫不知自己离开后翟家发生的误会,乔楠却是一脸心事地往乔家走。

    烧一退,乔楠的脑子就清醒了不少,这一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她也都记起来了。

    说起来,乔楠还算是根正苗红的红三代。

    只是乔爷爷和乔奶奶在特殊的七十年代没熬过来,死了,乔爸则在乔爷爷好友的帮助之下,进了部队,又娶了丁佳怡。

    老一辈的人多少有点重男轻女,尤其是丁佳怡,第一胎生了乔子衿,丁佳怡还能安慰自己先开花后结果。

    在丁佳怡准备生二胎的时候,国家却出了计划生育政策。

    为了生个儿子,乔栋梁和丁佳怡被开除党籍,纷纷丢了铁饭碗,怀了第二胎,生下的却是乔楠这个小女儿。

    这一年,乔楠初二升初三,乔子衿则参加完高考,要报名去读高中了。

    乔楠上学比较早,虽然如此,但乔楠在学校里的成绩一直很好,名列前茅,相反,乔子衿的成绩就不行了。

    虽然乔子衿勉强考上了高中,但所考的高中并不怎么好,乔子衿非常不满意。

    上辈子丁佳怡骗乔楠,家里的钱因为她生病花完了,连乔子衿读书报名的钱都是借的。

    但是没几年,乔楠才知道,当初家里几千块的存款,根本就不是替她看病看没的,而是她妈拿去给乔子衿走关系花掉的。

    想到自己的烧已经退了大半,乔楠吐了一口气,至少这辈子,她妈总不能再拿她的病大作文章了。

    这辈子,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再错学,然后打工养乔子衿,她要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

    乔楠回乔家的时候,乔栋梁刚好也是下班时间,推着自行车回家。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第004章偏心
“爸。”乔楠几步追了上去,然后叫了一声。

    乔栋梁愣了一下,回头一看就看到了自己的小女儿,因为感冒发烧的关系,小女儿精神很差,就跟腌菜似的,而她衣领上的血却是吓了乔栋梁一跳:“这是怎么弄的?”

    还没等乔楠回答,乔栋梁直接说:“我们先回家,好好洗洗,有什么话,等一下再说。”

    说着,乔栋梁就把乔楠抱上自行车,带乔楠回家。

    “栋梁,回来了,哟,楠楠,这是怎么了?”乔家小院里头,一个四、五十岁的妇女手里挎着一篮鸡蛋,看到乔楠的眼睛眼睛瞪得老大:“这是被人欺负了?”怎么全身都是血啊。

    “李大妈。”乔楠手脚有些发软地从自行车上跳下来,好在乔爸扶了她一把,人才没跌倒。

    拿鸡蛋钱出来的丁佳怡看到这一幕,脸黑了黑:“李大妈,这是鸡蛋钱,你拿着啊。”

    李大妈接过钱数了数才道:“好勒,你家楠楠长得俊,可惜瘦了点,要好好补补啊。”

    乔栋梁摸了摸乔楠的额头,发现比自己上班前温度低了不少,可仍然有点烫,看着丁佳怡的眼神就不怎么高兴了:“楠楠还在生病,你怎么让她出去了?!”

    李大妈还没走,被乔栋梁这么一指责,丁佳怡的脸都红了:“什么叫我让她出去的,是这个死丫头淘气,非要出去,我管得着这个祖宗吗?!”

    乔楠一听这话,直接哭了:“爸,我发高烧了,烧得脑子都糊涂了,可是妈跟姐坐在外面吃西瓜,不管我。我爬起来想要吃退烧药,妈说没有了,我想找,妈不让,抓着我的头发就给了我一耳光。这些全是那一巴掌之后流的鼻血。”

    作为外人的李大妈脸一僵,错愕不已地看着丁佳怡,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乔栋梁脸色一变:“楠楠,那你吃过药了没?”

    小女儿发的热度不低,不吃药肯定不行。

    “当然吃过了!”丁佳怡扯着嗓子就说了一句。

    乔楠不看丁佳怡,坚定地摇头:“没有,我一直躺在床上没人管我,药我没吃过,水我都没喝过一口。”

    乔栋梁心一急,小女儿连药还没吃过,赶紧送医院啊:“楠楠,还有力气坐自行车吗,爸送你去医院。”

    早上的时候,乔栋梁看到勤快的小女儿没起床,去小女儿房里一看才发现,小女儿发烧了。

    但是妻子说会照顾小女儿,乔栋梁也没多想,谁想到,一回来竟然听到小女儿说这话。

    丁佳怡伸出手,直接拉住了自行车车头,一脸的肉疼:“去什么医院,不要花钱啊!”

    乔栋梁冷笑:“我赚的钱是不多,但给我女儿看病的钱还是有的。”

    丁佳怡脸上露出讪讪之意:“老乔,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不是嫌老乔没本事,赚的钱不够多,她只是不想把钱花在死丫头的身上,更何况,子衿读书还要花上一大笔钱呢。

    “我的意思是,我真给她吃过药了,她病糊涂了所以不记得了。可能是药性还没有发挥,等一下就好了,别去医院花那个冤枉钱。”

    很快,丁佳怡的态度就软下来,但还是不肯让乔栋梁把乔楠送到医院去。

    “栋梁,大妈先走了啊。”李大妈总算是能插上话了,连忙告辞,但走之前还是多嘴说了一句:“栋梁啊,都是闺女可不能偏心。楠楠都快是大姑娘了,打人不打脸。”

    更何况,楠楠还在生病发烧,佳怡怎么对楠楠下得去这个手。

    一想到乔楠一领子的鼻血,李大妈看着丁佳怡的眼里就满是不赞同,看得丁佳怡火冒三丈,恨不得开口让李大妈滚。

    “李大妈你放心,不会的。”乔栋梁责怪地看了丁佳怡一眼,然后才好声好气地送李大妈离开。

    乔栋梁把小女儿扶回房间坐好,又替小女儿打了一盆热水,让小女儿擦擦把脏衣服换掉。

    躲在屋里听到一点的乔子衿一看到这个情况,对乔栋梁露出一个懂事的笑容,然后帮乔栋梁一起照顾乔楠。

    看到大女儿懂事的样子,乔栋梁心里的气倒是消了一半。

    在乔楠换衣服的时候,乔栋梁看着丁佳怡:“楠楠的烧还没有完全退,药呢,再给楠楠吃一顿。”

    这个时候,乔楠正好换好衣服出来,也不说话,就那么直直地盯着丁佳怡,想看丁佳怡怎么说。

    丁佳怡气得瞪了乔楠一眼,觉得自己这是生了个白眼狼,看到爸妈吵架,不但不帮忙劝着,这是想闹着老乔骂她一顿才好啊:“吃完了,已经没有了。”

    丁佳怡可没有忘记中午的时候,是怎么对乔楠说的,口供上下午肯定要一样。

    “吃完了?”乔栋梁眉毛一拧,语气全是不相信:“我明明记得还有大半板的退烧药,你说吃完了?”

    听到丁佳怡这么说,乔楠非常确定别说是吃了大半板,她根本就连一颗都没有吃过,烧之所以能退下来,还是借了翟升的光。

    可是她翻过药箱,的确是没有找到退烧药啊。

    乔楠漂亮的小嘴抿了抿,水灵灵的眼睛眨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然后整个人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往乔家的后灶房走去。

    “楠楠,你这是怎么了?”乔子衿感觉乔楠怪怪的,想把乔楠拦下来。

    等乔子衿看到乔楠往后灶房走时,不知怎么的,心中大感不妙,连忙去拉乔楠的手:“楠楠,你现在病了,需要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家里药没了,等爸买了你吃了,明天就会好的。”

    乔楠猛地停下步子,黑沉沉的眼睛就那么盯着乔子衿看,直把乔子衿看得心虚,汗毛直竖。

    乔楠对乔子衿的态度,让乔栋梁夫妻俩都忍不住皱起了眉毛。

    还不等丁佳怡开口训乔楠,乔楠甩掉乔子衿的手,跑进了后灶房,然后把家里放厨余的垃圾桶翻倒在地。

    乔子衿惊叫了一声,不可能的,乔楠不可能知道的。

    想到什么事情,丁佳怡的脸色也变得不一样,想拉住乔楠。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第005章营养
    可是,不等丁佳怡碰到乔楠,勒令乔楠离开,乔楠已经找到她想要找的东西了。

    乔楠看到那几颗被挖出来丢在垃圾桶里的退烧药时,眼泪忍不住又开始往外流。

    她妈这心得多狠啊,明明家里有退烧药,宁可当成垃圾丢了也不给她吃,生生看她病,然后拖着没法儿去报名。

    跟过来的乔栋梁也看到了垃圾桶里的那几颗药,认出它们就是自己早上才见到过的退烧药:“你不是说,药都吃完了吗?这是什么?!”

    谎言被拆穿的丁佳怡脸红了红,嗓子一响直接喊道:“药过期了,我总不能给自己亲生女儿吃过期药吧,万一吃坏了怎么办!”

    乔楠用力抹了抹脸上的眼泪:“妈,你不是说,你给我吃过退烧药了吗?药到底是被我吃了,还是过期了?”

    直到现在乔楠才明白,上辈子她的生病缀学,打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

    丁佳怡梗着脖子:“过期了,要没过期,你吃过药怎么可能还没退烧。我是亲妈,能害你吗,能给你吃过期的药吗?”

    乔栋梁被妻子的话给气笑了:“知道这药过期,吃了没用,你刚才还不让我送楠楠去医院,说楠楠很快就会好的,不用花那个冤枉钱?”

    说了自打嘴巴子的话,妻子脸不疼?

    “爸,药没过期。”乔楠拿着药,跑到了乔栋梁的面前:“你看,没过期!”

    药的有效期就印刻在药板塑料壳的后面,上面显示的时间明明还有几个月呢。

    这下子,乔栋梁大怒:“丁佳怡,你到底想干什么呀!”

    明明有药不给女儿吃,还说过期了!

    “你也说你是楠楠的亲妈,亲妈有你这么干的,宁可把药扔了也不给女儿吃,还说什么过期了?我再问你一遍,你今天到底有没有给楠楠吃过退烧药!”

    乔栋梁当过兵,身上也有一股子匪气,脸一虎,模样极是吓人。

    丁佳怡身子一颤,菜着一张脸,半天也答不上一句话来。

    乔子衿连忙拦在了乔栋梁的面前:“爸,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可能是我一时眼看岔了,是我告诉我妈药过期的。妈真的给楠楠吃过药了,就是因为吃完后发现药过期了,所以妈才丢掉的。要怪,你怪我。”

    被大女儿一护,而且谎也被大女儿圆回来了,丁佳怡又有了底气:“我生的女儿,我能不疼吗?不就是发个烧吗,捂一身汗也就好了,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眼红粗脖子的吼我?大的这样,小的更是没良心。”

    “你。”乔栋梁不善言辞,虽然觉得哪儿还怪怪的,却也反驳不了丁佳怡的话:“楠楠,走,爸带你上医院。”

    乔楠跑到乔栋梁的身边,小声地就道:“嗯。”

    “妈?”乔子衿抓着丁佳怡的胳膊摇了一下。

    爸陪乔楠去一趟医院,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呢,那些钱她可是有用的,不能被浪费。

    回过神来的丁佳怡一把冲到前面,拦在乔栋梁的自行车前面,把着把手,不让乔栋梁走。

    乔栋梁自行车一歪,亏得脚踮在地上,否则还真摔一跤:“你又要干嘛?”

    “不就是发个烧吗,我说了,捂一天出一身汗不就好了。都什么时候了,不许去医院!”丁佳怡坚持不让去医院。

    去医院,不花钱啊!

    乔楠轻轻靠在乔栋梁的后背,小声地叫一声“爸”。

    乔栋梁脸一阵憋红:“丁佳怡,你是故意的吧?还说你心疼女儿,楠楠发烧捂身汗就好,这话亏你说得出来。上次……我不跟你说,赶紧给我让开,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上次大女儿感冒只是咳嗽两声,妻子紧张成什么样子,乔栋梁可还记得呢。

    要不是怕小女儿伤心,乔栋梁是就拿这事儿训妻子了。

    乔栋梁一火大,抓着妻子的手,把妻子给甩开了,然后蹬起自行车,往医院去。

    “冤家,一个个都是冤家。”丁佳怡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想到丈夫为了小女儿跟自己红脸,丁佳怡气得厉害:“早知道会有今天,当初我真不应该生她下来!”

    如果没有这个女儿,她跟老乔还有铁饭碗。

    这个女儿一出生,砸了他们俩的饭碗不说,还让她们一家子在这大院里住得名不正言不顺,这个女儿就是来讨债的!

    “妈,咱回家。”看到丁佳怡在家门口骂骂咧咧,让人看了笑话,乔子衿连忙把丁佳怡扶回家里:“楠楠的热度肯定会降下来,那以后?”

    要是乔楠也读书的话,那她的学费怎么办?

    “放心,这事儿你爸说了不算,只要哄哄那个死丫头,要是死丫头都不想读书了,你爸也没折。”丁佳怡吐了一口浊气,拍着大女儿的手,安慰大女儿。

    跟这个男人生活了十几年,老乔是什么性格她太清楚了。

    所以,她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想办法得唬住死丫头,让死丫头自愿缀学才行。

    “妈,你对我真好,我就全靠你了。以后我有出息了,我肯定好好孝顺你。”乔子衿放下心中的担忧,抱着丁佳怡的胳膊就笑了。

    丁佳怡跟着一起笑:“那是,你可是我的女儿,你没出息,谁家的女儿还能有出息。就算我没生儿子又怎么样,我有个好女儿!”

    听到“儿子”两个字,乔子衿不太高兴地瘪了瘪嘴,说来说去,她妈还是喜欢儿子。

    当初,为了生乔楠,爸跟妈连铁饭碗都不要了。

    她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候她妈天天抱着肚子叫儿子,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也不给她吃了,全进了妈的肚子,说是要养弟弟。

    结果呢,生下来还不是一个丫头片子!

    要是没这碴,说起来,她还是机关干部子女呢,哪像现在!

    “医生,我小女儿怎么样?”话分两头,乔栋梁把乔楠送到医院之后,很关心小女儿的身体。

    医生放下听诊器,打量到乔栋梁长得很强壮,一脸红光,再看看小姑娘,医生的眼里满是怪异之色:“还有点发烧,吃药好得慢,打瓶点滴好得快一点。”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第006章不良
“那我们打点滴!”

    乔栋梁毫不犹豫地说道,再看医生的脸色不太好:“怎么了,我女儿是不是还有别的问题?”

    医生想了想问:“你家条件怎么样?”

    “还行。”乔栋梁一愣,脸上露出紧张的神色:“是不是我女儿得了什么重病要花很多钱?没关系,不管花再多的钱,要是我女儿有病,我们肯定治,医生,不能放弃啊!”

    坐在一边的乔楠也愣住了,上辈子她苦了大半辈子,小痛小病虽然有,可没大病啊?

    医生松了松拧着的眉毛:“别紧张,你女儿没病,就是……”

    “就是什么?”这医生说话怎么还带喘大气啊,急死人了。

    “你女儿没大的毛病,就是有点营养不良,饿着了,这久了,身体就要出大毛病了。”

    医生的话让乔栋梁脸“砰”的一下就涨红了,现在又不是六、七十年代,吃不饱还闹饥荒。

    小女儿竟然营养不良,吃不饱饭,这是哪儿跟哪儿啊!

    这是一位男医生,有些话不好意思问,所以让护士喊了个女医生过来。

    女医生来了之后,有什么话也问得直接:“几岁了?”

    “15。”

    “来月经了没?上过生理课,知道小姑娘每个月都要来一次那事儿吗?”

    乔楠没反应,乔栋梁却不好意思地涨红了脸:“楠楠?”

    乔楠一脸迷惘地摇摇头:“应该是没有吧。”

    实际上,乔楠非常清楚,自己这个时候还没有来初经。

    就像医生说的,她营养不良,长个子的时候经常挨饿,晚上睡觉总是抽筋,就因为这样,她直到十八岁才来的初潮。

    乔子衿比她大两岁,可是在三年前,她就帮乔子衿洗过弄脏的裤子,换而言之,乔子衿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来初潮了。

    乔栋梁不清楚小女儿的情况,但因为妻子的关系在耳濡目染之下,却是了解大女儿的情况。

    每次大女儿的小日子到了,妻子就又是暖水带又是红糖水的伺候着。

    乔栋梁一算,大女儿“长大”的时候,比现在的小女儿还小一岁呢。

    这么一比,乔栋梁有些紧张了:“我女儿这样是不是晚了?”

    女医生一板一眼地说道:“还不算吧,一般小姑娘正常来初潮是十二岁到十六岁,不过你女儿太瘦了,你们有没有给她吃饭啊!”

    照这个样子,就算是到了十六岁,这个小姑娘也未必能来初潮。

    乔栋梁被问得说不出话来,吃,肯定给吃啊,他还能少小女儿一口饭吃?

    但是两个医生都说小女儿营养不良,这都发育延缓了,乔栋梁脸上臊得厉害。

    他家虽不说顿顿大鱼大肉,可是三五不时饭桌上总有荤菜,乔栋梁也纳闷了,小女儿到底是怎么营养不良的?

    乔栋梁不知道小女儿是怎么营养不良的,可是乔楠自己心里明白这个营养不良是怎么来的。

    从小,别说是吃菜了,她妈都不让她多吃饭,一顿饭下来,只有五、六分饱。

    她又要上课学习,偏还在长个子的年纪。

    乔楠清楚地记得,她读书这会儿经常从第二节课起,肚子就咕噜噜地叫,就跟打雷似的。

    上辈子,她之所以会被她妈哄着缀学打工,也是想着自己赚钱了,多的没有,她总能让自己吃三顿饱饭吧?

    没管父女俩的窘况,女医生非常负责地说道:“也不用大补,荤菜总是要备一点的。这孩子正是发育的时候,不给吃饱,不见荤腥,你们家不会是重男轻女吧?”

    “没有,我家两个女儿!”乔栋梁摇头,哪儿来的重男轻女,都是闺女肯定一样好啊。

    就在这个时候,从乔楠的肚子里传来一声非常响的咕噜声。

    一听这倍儿响的声音,女医生就知道,这孩子饿得许久:“今天吃过饭没有?”

    乔楠小脸一垂,整个人蔫蔫儿的。

    女医生气了:“你们是怎么当家长的,孩子生病了,还不给饭吃?!”

    乔楠有气无力,声音小小就跟蚊子叫似的:“医生,你别怪我爸,我爸要上班,他不知道的。”

    “你爸不知道,那你妈呢,你妈也不管?”

    一被问到妈,乔楠就开始装哑巴。

    此时的乔栋梁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活到今天,乔栋梁还是第一次觉得无地自容,恨不得地上有个洞,自己可以钻进去。

    小女儿生病没药吃不说,就连饭都没吃过?

    这……

    乔栋梁揉了一把脸:“医生,孩子还在发烧,要不先打点滴,我现在给孩子买点吃的去?”

    “轻淡点,饿了这么久,一下子别吃太饱。”医生开了方子,也就不再多说话了。

    脑袋还在发晕的乔楠被扶去打点滴,没一会儿就闻到了粥的香味儿。

    乔栋梁跑出一身的大汗:“这碗是问旁边的饭店借的,你吃,等一下爸去还。”

    “嗯。”乔楠应了一声之后,就小口小口极为秀气地喝起粥来。

    看到小女儿安安静静地吃粥,再想到医生说的话,乔栋梁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楠楠,你是不是胃口不好?”

    正在喝粥的乔楠手一顿:“我胃口很好,可是我妈不让我多吃,说家里的米不多,而且女孩子瘦点好。”

    她爸这是不相信,她妈会饿着她,把她饿到营养不良,所以在为她妈找借口开脱?

    乔栋梁眼眶一****吃肉吗?”

    “爱吃。”乔楠依旧回答道:“不过妈说了,爸每天要干活,辛苦,所以要多吃点。姐要读书,费脑子得多吃点。妈为了这个家劳心劳力,得多吃点。”

    就她,对家没有半点贡献,是个吃白饭的闲人,没资格碰荤菜。

    “……”

    乔栋梁深吸了一口气,有些不敢相信这是妻子对小女儿说的话:“以前在家的时候,每次家里有荤菜,我看你妈都给你夹一点的。”

    不多,但绝对有啊。

    乔楠没吭声,把一碗粥全喝完然后才说道:“妈说了,她有脸夹,我也没脸吃。所以妈每次给我夹好,都暗示我去灶房,把肉放回去。”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第007章鼓窜
所以,她爸见到的那些进她碗的肉,次次都是往她碗里过一遍,又回去了。

    说完,乔楠跟乔栋梁同时做了一个动作,那就是揉自己的眼角,把那湿意擦掉。

    “爸,我是你跟我妈亲生的吗?”揉完眼角,乔楠忍不住问了一句,如果不是的话,她想她还能好受一点,亲生的跟收养的自然是不一样的。

    可才问出口,乔楠就不准备要一个答案了。

    她还记得她回来之前,乔子衿清楚地告诉她妈,亲人的内脏匹配度更高。

    所以,她肯定是爸妈的孩子,跟乔子衿也是亲姐妹,乔子衿不会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

    既然亲生的,她妈对她怎么就那么狠心呢?

    “别瞎想,你、你妈是一时糊涂。”说完,乔栋梁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如果楠楠才三岁,他说这话还能骗骗哄哄孩子,可是楠楠都是个初中生了,怎么可能会信这话,他都不信!

    头一次知道小女儿在家里过着这样的生活,直到现在想起医生问自己的话,看自己的眼神,乔栋梁都羞得抬不起头来。

    乔栋梁抬起头来看乔楠:“楠楠,以后在家,你该怎么吃怎么吃,你妈,回头我跟她说。”

    乔楠点点头:“爸,如果妈不让我读书了怎么办?”

    “怎么会!”乔栋梁直接摇头:“你妈不会的,现在这个年代,读书才是正经的而且你成绩又好,你妈干嘛不让你读。”

    看到乔爸对家里的情况,对乔妈和乔子衿的小心思一点都不知道,乔楠叹气,难怪她上辈子混得这么惨。

    她爸只管外头的事情,家里的事情全交给她妈去操劳,她妈当然就能一言堂了。

    “爸,我想读书,我想念大学!”

    “好,念,只要你成绩行,爸还年轻,准保让你上大学。”乔栋梁眼睛一亮,一脸的喜色。

    闺女有这个志气对于乔栋梁来说,那是好事一桩。

    乔栋梁一直知道,不管妻子的话说得再漂亮,小女儿明明念书的年纪比大女儿小,可是每次考试都比大女儿好,不管是横着比还是竖着比。

    大女儿的成绩一直是不上不下,中游的情况,女儿不同,女儿在班里,甚至是在整个学校,都是冒尖儿的。

    打完点滴,乔栋梁差不多花了二十块钱,这才拿着药,骑着自行车带小女儿回家。

    乔栋梁跟乔楠才从自行车上下来,知道老公女儿回来的丁佳怡马上窜了出来,拉着乔栋梁的手就问:“花了多少钱!”

    乔栋梁脸一拉,语气不太好:“花多少钱重要吗,重要的是楠楠的病能好!退烧药过期了没关系,医院里有的是没过期的药,你看一瓶点滴下去,楠楠的热度就退下去了。”

    乔栋梁虽然不管家里的事情,但他不傻。

    妻子开口闭口就是钱,分明是舍不得在小女儿的身上花钱。

    妻子越是这样,乔栋梁越是要为小女儿花钱,这生病看病的钱还能省?!

    乔栋梁心念一动,想到了小女儿在医院里问自己的话,女儿看病的这点钱,妻子都要省,小女儿真要读大学肯定是更费钱。

    妻子不是又跟小女儿胡说八道了什么吧?

    果然,听到乔栋梁的这番话,丁佳怡的脸一绿,悔得肠子都青了。

    医院跑一趟,挂个点滴,丁佳怡掐着手指算,怎么也要十来块钱,这两个败家的东西。

    早知道这样,她就不把退烧药丢掉,直接给这个死丫头吃了算了,还能省点钱呢,钱倒是不会赚,花钱的本事却不小!

    “我都说了,去什么医院,那退烧药不是没过期吗,只要让她继续吃不就好了!”

    说着,丁佳怡舍不得对男人动手,直接对站在一边的乔楠伸出手往乔楠的背上重重地拍了几下,发出“啪啪”的声音。

    乔栋梁眼睛一瞪,把自行车摔了,将小女儿拉到身后:“你干嘛!”

    乔子衿吓了一跳,连忙站出来劝:“妈,楠楠还病着呢,楠楠,我扶你回房休息。”

    钱花就花了,妈再闹,爸还能去医院把钱要回来?

    更何况,今天乔楠花了多少钱,等乔楠去打工,肯定是十倍、百倍地赚回来,她妈急什么。

    乔楠看了丁佳怡一眼,就让乔子衿扶自己回房休息,要知道,人生能得乔子衿几回扶啊,自来都是她扶乔子衿的份儿。

    热度是退下来了,经过这一天的折腾,乔楠是真的累了,加上刚刚才吃半饱,乔楠直犯瞌睡。

    也没管之后的事情,乔楠回到自己的房间,盖上薄被没一会儿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之间她好像听到她爸她妈吵架的声音。

    在彻底睡熟的一瞬间,乔楠暗暗念道:吵吧吵吧。

    上辈子,她为了让爸妈和睦相处,每次爸妈一吵架,她就帮着劝架,次次的结果就是她要委屈自己才能换来家庭的和平。

    这辈子,她再也不犯这个傻了!

    第二天乔楠起来精神大好,热度一退下去,她连咳嗽流鼻涕都没有,整个人活蹦乱跳的。

    “楠楠,你醒了吗?”

    “醒了。”

    “我可以进来吗?”

    “想进就进呗。”

    乔楠没有说让乔子衿进来,也没说不让乔子衿进来,让乔子衿自己选择。

    门外的乔子衿一愣,乔楠从昨天起好像就怪怪的,跟平时不一样。

    乔子衿把门一推,当然还是进来了:“楠楠,我心里憋得厉害,能跟你聊聊吗?”

    乔楠脸上没什么表情:“想说就说,不想说可以不说。”

    乔子衿被乔楠的这个态度给咽住了:“楠楠,你这是怎么了,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以前乔楠可不是这么跟她说话的,换作平时,乔楠早就关心她到底在为什么烦恼,然后帮她出主意解决办法了。

    哪怕乔子衿是乔楠的姐姐,可是平时在生活上都是乔楠照顾乔子衿更多一些。

    乔子衿不喜欢乔楠这个妹妹,但被捧惯了的乔子衿面对乔楠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直接有些适应不了。

    乔楠睨笑地看着乔子衿:“你为什么觉得我在生你的气?”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第008章用力哭
“姐,你做错什么事情了,所以我要生你气了?”

    乔子衿一顿,脸一红,接不上乔子衿的话来。

    看到乔子衿这个反应,乔楠冷笑,看来乔子衿也知道她做了太多对不起她的事情,而这些事情件件都让她生气!

    词穷的乔子衿绕过这个话题,脸一垂,眼睛泪汪汪地:“昨天爸跟妈吵了一架,吵得可凶了,妈都哭了,我看着真心疼。要是有办法能让爸妈不再吵架,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乔楠眼帘一垂,小嘴一抿,没吭声。

    乔子衿偷偷打量乔楠一眼,再接再厉道:“其实我是知道一点的,自从爸妈失去铁饭碗之后,妈管家,爸赚钱。可是爸赚的钱就那么一点,但要开销我们一大家子,勉强够用。但是你跟我又在读书,哎,家里的钱不够用,爸妈肯定是在为这事儿心烦。”

    “……”

    乔楠依旧沉默不说话。

    乔子衿不高兴地努努嘴:“楠楠,要不这书我不读了,我去打工怎么样?你跟我一个去打工,爸妈的负担就可以轻不少。这样爸跟妈就不用吵架了。只要爸妈好好的,不管我做什么样的牺牲,都是值得的。楠楠,我相信你也是这么想的对不对?”

    乔楠嘴角勾起一抹讽刺地笑容:“姐,你能这么想就太好了。打小,你说的话我就没有反对过,这次我肯定也是支持你的。你这次考的成绩不怎么好,不上不下,挑学校太难了。我成绩比你好,以后肯定也能考得比你好。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读书,以后找份好的工作,报答你今天的牺牲。姐,这些年来,妈真是没有白疼你,你为她这么牺牲。”

    乔楠不上勾,乔子衿就已经快要气死了,再听乔楠的这翻话,乔子衿气得直翻白眼。

    乔子衿从小就掐尖,喜欢事事争先,尤其是不愿意比乔楠这个妹妹差。

    偏偏她除了得到丁佳怡的独宠之外,她样样比不上乔楠,尤其是两人都上学后,两人的成绩更是经常被拿出来比较。

    这么多年来,乔子衿连一次都没有考赢过乔楠。

    乔楠刚才那番成绩论,简直就是拿针扎乔子衿的心窝子。

    “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你姐为了我,为了这个家,宁可缀学也不想见到我跟你爸吵。你呢,你怎么有脸让你姐不读书,让你姐为这个家牺牲这么多。我真是白生你,白养你这么多年了。”

    一直躲在门后听的丁佳怡忍不住冲进来,指着乔楠的鼻子就开骂。

    乔楠先是一怔,然后看向了乔子衿。

    她早就知道乔子衿刚才是以退为进,她没想到的是,她妈竟然躲在背后偷听!

    没管乔楠的错愕,丁佳怡继续巴巴道:“我告诉你,你要还认我这个妈,今天晚上你就跟你爸说,你脑子笨,没那个能力,不想上学了,你想出去打工,听到没有!”

    乔子衿已经站上起来,走到丁佳怡的旁边,一言不发。

    “死丫头,我说了那么多话,你到底有没有听到,给我吱一声啊。你个丧门星,你没长心还没长耳朵啊!”

    丁佳怡一步窜前,揪着乔楠的耳朵,在乔楠的耳朵边吼着。

    上辈子,丁佳怡骂乔楠骂的多了去,可是动手的次数真不多。

    这辈子,昨天那一巴掌就像是开启了丁佳怡体内的某个按钮一般,只要乔楠的反应不能让她满足,她就直接对乔楠动手。

    乔楠耳朵疼得厉害,眼眶一红,抓着丁佳怡另一只手就猛地咬了一口。

    丁佳怡“嗷”的一声叫,放开了乔楠的耳朵,乔楠耳话不说,就冲出家门。

    她爸不在,这个家,乔楠都不敢待,这辈子她不肯错学,她妈这都快要恨不得她死了。

    “你个死丫头!”往屋外跑的乔楠隐隐约约还听到她妈的咒骂声,脚下生风,跑得跟兔子似的。

    被撞到一边的乔子衿皱了皱眉毛,刚才她好像在乔楠的衣服上又见到血了,看错了吧?

    今天妈可没打乔楠巴掌,乔楠不可能再流鼻血的。

    闷头跑的乔楠被人拦了下肩膀,整个人差点没往后摔倒。

    她才以仰天的姿势往下摔,以为自己的屁股要遭殃的时候,腰间那条硬绑绑熟悉而陌生,又散发着热气叫人无法忽视的胳膊把她给捞了起来。

    “又受伤了?”

    翟升看到乔楠白嫩修长就跟白天鹅似的脖子上,又是血乎乎的一片,语气之中似乎在酝酿着一股怒意。

    乔楠伸手想摸自己的耳朵,刚才被她妈揪了一下,她只觉得疼,现在觉得疼得更厉害了。

    翟升一把抓住乔楠的手:“别乱动。”

    翟升看了一眼,然后让乔楠侧过身去,果然看到乔楠的耳朵皲出一道口子来。

    “谁弄的?”

    大院里有这么欺负人的破孩子吗?

    乔楠的脸一黯:“我妈。”

    翟升的眉峰动了动,他倒是听说过丁姨喜欢大女儿,对小女儿不好,不过这已经不是不好,而是虐待了:“什么原因?”

    “我妈让我缀学去打工,我不肯。”乔楠一开口,眼泪就哗啦啦地往下落。

    刚才在家的时候,她还憋得住,可是在翟升的面前不知怎么的,乔楠就忍不住了,或许是翟升的声音太过冷静,她听着安全才越发觉得委屈。

    “行了,把眼泪收收,我带你去找你爸。”翟升伸手在乔楠的脸上抹了一把,可也只这一下就停住手了。

    乔楠的脸嫩,翟升的手糙,这样的差异让翟升愣了一下,这小脸怎么嫩得跟豆腐似的,别碰碰就坏了。

    翟升把乔楠带到乔栋梁的厂子大门口:“刚才憋的眼泪,等一下记得全哭出来,你什么也不用说,只要一个劲儿地哭,有什么事情,你爸会回去问你妈的,明白吗?”

    乔楠老实地点头。

    看到乔楠听懂了,翟升就跟厂子的门卫说找乔栋梁,没一会儿功夫乔栋梁就出来了。

    乔楠按照翟升教的,一看见乔栋梁就开始流眼泪。

    积了两辈子的委屈,乔楠哭得能不惨?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第009章心虚
小闺女的烧昨天才退,今天这一脖子的血,直扎乔栋梁的眼睛:“楠楠怎么了,别哭,告诉爸,这血?”

    乔楠也不说话,一个劲儿地哭,哭得乔栋梁心里难受极了。

    最重要的是门卫已经盯着他们看,乔楠那一脖子的血,别说是扎乔栋梁的眼,也夺别人的眼。

    “乔叔,你最好还是带乔楠去医院看看,把伤口处理一下。”翟升提醒一句,就算现在伤口不流血了,也得处理。

    乔栋梁连连点头:“对,楠楠别哭,爸先带你去医院。你……”

    乔栋梁这个时候才想起找自己的是一个小伙子,刚才一看到女儿的惨样,他直接把小伙子给丢一边了。

    毫无疑问,肯定是小伙子把楠楠送到这边来的。

    乔栋梁才要好好感谢对方,可一看到对方的脸,乔栋梁就懵了。

    翟升,乔栋梁当然认识。

    最让乔栋梁在意的是翟家的身份,哪怕大家住在同一个大院里,乔栋梁从来不觉得自家能跟翟家会有什么关系:“翟,翟升,谢谢你送楠楠过来。”

    明明是自己的小辈,可是乔栋梁并不习惯叫翟升的名字。

    “没事。”翟升没有太大的反应:“乔叔,我先走了。”

    其他的事情,乔叔会处理好的。

    翟升一离开,乔栋梁直接向厂子请了半天的假,带乔楠去医院。

    乔楠一脖子血的事情很快在厂子里传开,所以乔栋梁的领导也知道他女儿被人欺负,都流血了,非常大方地同意让乔栋梁请假。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打伤乔楠的人不是别人,就是乔栋梁的老婆——丁佳怡。

    “怎么又是你们?”昨天才来过的病患,医生还是认得出来的。

    最重要的是,有钱送医院,却把人饿到营养不良的例子也不多见,所以医生对乔栋梁这对父女特别有印象:“这是怎么了?!”

    一看乔楠一脖子的血,医生皱了皱眉毛,扶着乔楠的肩膀,让乔楠侧过身子。

    医生才碰到乔楠的耳朵,乔楠就嚷疼。

    “这得使多大的力,才会让耳朵都豁开了。你们真的是……”

    看清楚耳朵的伤口,医生的眼里满是谴责,昨天是发烧,营养不良,今天连耳朵都被拧开了。

    医生现在要怀疑的不是这户人家是不是重男轻女,而是这闺女是不是他们亲生的问题了。

    乔楠擦眼睛:“医生,不怪我爸,我爸什么也不知道。”

    “……闺女,做人不能愚孝,你爸不知道,你妈呢?”能任孩子被欺负成这样,这闺女的妈是死的不成。

    医生昨天就听出来,每次一提到“妈”,这闺女就不开口,什么情况?

    乔栋梁气得双手握成拳头,如果女儿不是被大院里的孩子欺负成这样,能对小女儿动手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妻子!

    护士的手脚很快,先帮乔楠把脖子上的血擦干净,然后再替乔楠清理伤口,抹上红药水,再替乔楠把伤口包扎一下。

    只不过,护士在包扎的时候,乔栋梁特意让护士把乔楠的整只耳朵包起来,这样看起来会更严重一些。

    护士奇怪地看了乔栋梁一眼,但还是依照乔栋梁的意思包,不过心里还真心疼这些纱布。

    出了医院,乔楠有些不适应地摸了摸重了不少的耳朵,歪着脑袋看乔栋梁。

    乔栋梁瞥见小女儿就跟水洗过一样,黑亮亮比黑珍珠还要好看的眼睛,心里一阵柔软:“楠楠别怕,有爸在,爸保护你。”

    被乔栋梁揉了揉脑袋,乔楠有点别扭,很不适应。

    上辈子,她跟她爸的关系一点都不好,她爸甚至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乔楠一直知道,乔爸对她这个态度,不怪她爸,要怪只能怪她自己。

    每次她妈为了乔子衿委屈、苦她的时候,她爸都是不赞同,并且劝阻的。

    只是那个时候的她被洗脑洗得太厉害,总认为只要为这个家好,只要爸妈别吵架,委屈自己一点没什么。

    她爸次次帮她,她次次站在她妈那边委屈求全,闹得她爸即没脸,又伤心,久而久之,她爸都不乐意再管她。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形容的就是她爸当时看她的心情吧?

    乔楠站过去,挨近着乔栋梁,这辈子,她不会再让她爸失望、伤心了,她必须得先自己站起来!

    乔楠跑出去,一躲就是半天,起初丁佳怡还没感觉,料准了乔楠没地方去,到时候还不得乖乖回家。

    那个时候,她再对乔楠提要求,她就不信乔楠还能跟她犟着不肯答应,除非乔楠这辈子都不想再回这个家了。

    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太阳都快下山,乔栋梁下班时间都到了,丁佳怡还没有见到乔楠的人影,心里就开始不安起来。

    “这个死丫头,这是被惯得太厉害了,看这野的,都老半天了还不回来,回来之后看我怎么收拾她!”

    “妈,不会有事儿吧?”乔子衿脸上有着犹豫之色,从昨天起,乔楠就怪怪的。

    她总觉得乔楠跟以前好像不一样了,不过就是发次烧,脑子就跟烧开窍一样,没以前那么好骗、好哄了。

    “能有什么事情,她回来后,看我不好好削她一顿!”大女儿一软,丁佳怡反倒是腰板挺起来,要护着大女儿的样子。

    很快,乔栋梁回来的声音传来,母女俩忍不住都变了变脸,赶忙迎了出去。

    只是当两人见到乔楠竟然是坐着乔栋梁的自行车回来的,尤其是丁佳怡的脸立马就黑了下来。

    丁佳怡几步冲上前去,想把乔楠从自行车上攥下来,这个时候,乔楠侧了侧身子,露出被包扎地白胖胖看不出丁点皮肉的耳朵,一下子又心虚了。

    丁佳怡想到乔楠跑出去之前,自己的确是拧了乔楠的耳朵,那个时候乔楠好像挺疼的样子,还咬了她一口,不会是她气上头拧了一下把乔楠的耳朵给拧坏了吧?

    她、她也没使多大的劲儿啊。

    乔子衿也惊住了,一把拉住了丁佳怡:“妈,楠楠跑出去的时候,我好像真的看到楠楠衣服上有血。”
更新不定!
‹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