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9 | 浏览:859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星光下的摩天轮》作者红豆团子(原创首发)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29  
积分
872  
在线时间
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3-17 


    (一)父女

    1995年  。
    A市火车站台。

有人拖着行李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火车,也有恋人惺惺别离着,也有人在与亲人告别着……
一个长相斯文的男子抱着一个面容姣好眼含泪花的女子,温柔地轻抚着她的背,路过的行人忍不住好奇的看一眼。
“呜呜呜……”火车的鸣笛声越来越近。站台上的广播开始提醒旅客们做好上车准备。
男子在拍拍了怀里女子的被背,“好了,火车来了,小晗,我也要走了!”
姜小晗抬起头,眼圈微红,轻轻道: “文博,你这次去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还有……一定要把我们的孩子带回来!”
   叶文博用力地抱了抱自己的妻子,:“你在家里等我和孩子回来!”姜小晗点点头。
   叶文博走进车厢,找到自己的位子,将行李放好后,火车也重新开始行驶了。他冲车窗外的妻子挥了挥手,姜小晗也笑着挥了挥手。火车站台很快被火车甩在了后面。叶文博看着窗外的风景,不经想起这几年家中发生的事情,妻子从小就没了父亲,由岳母一手带大,岳母是个教师,虽然一个人带孩子很辛苦,但把女儿教的知书达礼,母女感情非常好,自己跟妻子也是因为岳母的原因才,相识相爱,然后结婚。一家人和和美美,很快女儿出生了,女儿出生后,一家人的生活更幸福了。可惜好景不长,在孩子10个月大的时候,岳母带她出去遛弯,一个男人冲上来就把孩子抱走了,岳母拼命跟他撕扯,却被他一拳打晕了过去。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男那人和孩子都不见了,只剩下岳母撕心裂肺的哭声。事后虽然报了警,不过当时没什么人,也没人看到那男人往哪跑了。岳母为此事很是自责觉得对不起女儿女婿,他和妻子丢了孩子也是痛心不已,却仍是给岳母做思想工作,让她不要乖自己。不过可能是太过伤心,岳母大病了一场,好了之后,身体也不如从前。
   
   他和妻子也接到过警察打来的电话,让他们去看一下是不是他们的女儿,不过都是无功而返。看着别人找到自己的女儿那副激动无比的样子,他和妻子就仿佛吞了黄连一般苦涩无比。好在第三’年儿子的出生,让笼罩着这个家得阴霾散了一些。
   
   只是岳母因为这些年一直活在内疚中,导致身体大大折损,上个月去世了,死前还一直记挂着还没找到的外孙女。他和妻子发誓这辈子一定会找到女儿,让女儿来叫她坟前叫一声“姥姥。”岳母才闭上眼安详离去。


      办完丧事后,妻子一直很伤心,直到警察局打来电话说有女儿的消息了那是在遥远的B市一个偏远的山村里,因为那被拐卖的孩子的养父母死了,村里人可怜她,把她的信息报上了公安局随之报上的还又一张孩子刚被拐来时候的照片,夫妻两一看,这不就是自己苦苦寻找了5年的女儿吗?
  喜及之下,他们决定立刻赶往那,本来姜小晗也想一块去的,但考虑儿子还太年幼,不适合带着长途跋涉,所以商量之下就由叶文博自己一个人去。
   
  叶文博到达B市警察局的时候是第二天的傍晚了。B市的接待警察上来亲切的和他握手,倒茶给他喝。叶文博急着见女儿,问道:“警察同志,我女儿呢?”


接待的徐警官笑道:“别急,你女儿在前面不远的游乐园里,她在这里呆了一天了,你一直没到,她吵着要出去玩,我们同事就带她过去游乐园玩一下。你看是我去把他们找回来还是你跟我一块去呢?”
   
叶文博想见女儿的心是一刻都不能等了,当下说:“我跟你一块过去吧。”


徐警察也干脆,戴上警帽,就领着叶文博前面不远的游乐园走去。


叶文博到了游乐园门口不禁咋舌,对徐警官道:“想不到这里有个这么大的游乐园。”


徐警官哈哈一笑,道:“当然啦,这个城市可是有很多有钱人的!”


叶文博笑了笑,跟在他后面走了进去,游乐园里热闹非凡,游乐设施很多,孩子们的笑声不断传来,还有很多大人陪着他们一块玩。很快他的视线被一对父女吸引,那女孩五岁的样子,卷卷的长发,别着一个星星发夹,一双大大清澈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雪白的皮肤,五官精致,穿着粉红色的公主裙,脚上穿着同色的小皮鞋,简直就像个坠落人间的小天使一样。叶文博这么想着,此时背对着他的女孩的父亲也转过身来,手上拿着两个气球,递给小女孩。叶文博看清女孩父亲的样子,愣了一下,不由笑了笑,有个这么俊美的父亲,难怪女儿会这么漂亮可爱。


  他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走了大概五分钟的样子,就听到徐警官喊:“他们在那呢!”他顺着徐警官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前面大树底下的石凳子上坐着一个女警官在给小女孩擦嘴。
徐警官回头对他笑道:“快过去吧,你女儿等你很久了!”叶文博感激地冲他笑笑,他很激动也很紧张不知道见到女儿后该怎么说,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只是脚下原本平坦的地面不知为何震动了起来,眼前的倒塌了景象也开始抖动起来,人也站立不稳,不知谁喊了一声,“地震了,快跑!”


周围两边种植的大树不断倒下,叶文博看到那女警官护着女儿想跑开,他努力想走到女儿那边去,可倒下的大树一棵正好压在他身上,痛的他晕了过去。


   那个天使般的小女孩从自己爸爸手里接过气球后,又央求爸爸带自己去玩摩天轮。她爸爸一脸宠溺的刮了刮她得鼻子,然后牵着她的小手来到摩天轮的售票处,那里排着长长的队伍,小女孩和爸爸就只能排在最后面。排队太无聊,小女孩左右转动脑袋看看有什么吸引自己的,果然发现一样非常吸引自己的东西,一家小小的蛋糕店,于是小女孩拉拉了她爸爸的手撒娇道:“爸爸,我想吃蛋糕!”
爸爸回头看了一眼蛋糕店的眼无奈又疼爱的道:“好,我去给你买,你要乖乖站在这里不能走开!”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天真地道:“要买草莓味的奶油蛋糕,上面的草莓要大大的。”前面排队的人听见小女孩的童语都笑了,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这可爱的孩子。
小女孩的一直目光一直追随她爸爸走进蛋糕店,女孩的父亲付了钱,那些草莓蛋糕转过身,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目光直直地盯着他手上的蛋糕,忍不住笑了,往店门口走去,刚触碰到门把,原本平静的房子突然剧烈震动了起来,外面的游人都四处逃散,有些游乐设施竟然倒了下来发出巨大的响声,游人的尖叫声不断传来,小女孩害怕之下本能地向她爸爸跑去,女孩的父亲也推开门一把抱起女孩要跑,谁知后面那间小小的面包房受不了这剧烈的震动,轰然倒塌了,小女孩的父亲在被掩埋的那一刻紧紧地护住自己的女儿。


B市第一中心医院。


医院里所有的医护人员不停的忙碌着,几乎人人都是奔跑着去为伤者包扎,接收病人,抢救伤者,因地震而受伤的人不断地送进来,不时会传来伤者的哀嚎声还有家属的哭声。
一个清秀的小护士急跑着过来对一个正在为伤者包扎的医生道:“钟医生,刚刚送来一对父女,父亲情况比较严重需要马上做手术。”
     
   “好!”  钟医生利落地包扎好伤者的伤口后,马不停蹄地站起来往手术室跑去。


   在二楼的207病房里,叶文博缓缓地睁开眼睛,入目是雪白的天花板,空气中有些消毒水的味道。叶文博有点恍惚,弄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你醒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他顺着声音望了过去,原来是接待他的那个徐警官刚刚从门口进来。
     
叶文博坐起身,徐警官上前扶了他一下,叶文博看了看这房间的医疗仪器知道自己现在在医院里面,想起了之前的事,急忙抬头问道:“徐警官,我女儿呢,她没事吧?”徐警官看着他,眼神有着怜悯和悲伤,叶文博看他这副样子有种不祥的感觉,徐警官沉声道;“你女儿和跟他一起那女警官不幸被压在树下,救出来的时候已经……已经没有呼吸啦了。”叶文博看着徐警官的嘴巴一张一合,好像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半晌愣道:“那孩子现在在哪?”徐警官叹了口气:“已经送去太平间了,我带你再去看孩子一眼吧!”叶文博站了起来,跟在徐警官后面朝太平间走去,徐警官跟看守太平间的大爷说了几句,那大爷就走了进去,徐警官对叶文博道:“进去看看吧,不要太过伤心了!”


叶文博看到太平间里停放着许多用白布盖着的尸体,看太平间的大爷看他过来了,掀开面前的白布,一具小女孩的映入他的眼中,要不是小女孩已经青黑的脸还有脸上的伤口血迹的话,会让人以为她只是睡着了,叶文博仔细地打量着自己的女儿,虽然脸上没有生气,还有血迹,但看的出五官清秀,长的像妻子。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太平间,也不知徐警官对他说了什么,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不知道回去后该怎么告诉妻子这个恶耗,丈母娘刚刚离世,如今女儿又死了不知妻子是否能承受住,就这么愣愣的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直到远处传来家属凄凉的哭声将他惊醒,他木木然地站起来往病房走去,两个护士从前面的病房走出来,她们的谈话声一字不漏的传进叶文博的耳朵里。


“这孩子真是命大啊,被压在房子底下这么久只是有点擦伤而已!”
     
     “怎么会是命大呢,要不是她父亲紧紧护着她,估计现在也悬着呢!”


      “是啊!父爱真是伟大,只不过她爸爸不知道能不能挺过来,我听钟医生说情态不太乐观,她爸爸还没度过危险!”


     “是啊,希望她爸爸能没事,这么小的孩子没了父亲太可怜了,也不知道怎么联系他们的亲人!”
     
      “嗯!”另外一个护士点了点头,又小声的说道:“你有没有发现她的爸爸长的好俊哪!”


      那护士白了她一眼,接着也小声笑道:“确实是挺俊的?”那两护士拐个弯之后就看不见了。叶文博走到她们出来的病房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有点吃惊,竟是今天在游乐园看到那个像天使般的小女孩。看着小女孩躺在病床上的样子,他有点难过,走了过去,坐在病床前,摸了摸小女孩有点苍白的小脸,道:“孩子,希望你和你爸爸都没事!”说着不禁又有点感怀身触,闭上了眼忍住要流出的泪水,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那小女孩睁着一双清澈乌黑的眼看着自己,叶文博见她没事,心中也有点高兴,道:“孩子,你醒了,我去叫医生。”说
完起身朝门口走去。
“爸爸!”


叶文博顿足,回神奇怪地看着她,:“你叫我什么?”


“爸爸啊,你不是我爸爸吗?”小女孩眨眨眼疑惑的看着他。


叶文博摇头,“我不是你……”一刹那,脑海里响起很多声音。一个想法同时产生。
“你女儿跟她一起的女警官被压在树底下等救出来的时候已经……已经没有呼吸了。”


“一定要把我们的不知道他爸爸能不能挺过来我听中医生说他爸爸还没有度过危险期请他情况不太女儿带回来。”


“不知道他爸爸能不能挺过来我听钟医生说他爸爸还没有度过危险期,他情况不太乐观。”


叶文博小心问道:“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


小女孩皱着眉望着天花板,摇了摇头,“我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爸爸!”


叶文博笑了,轻轻的抱起小女孩,“没关系,以后会想起来的,爸爸带你去找妈妈好吗?”


“好啊!”


小女孩开心的点点头,“去找妈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29  
积分
872  
在线时间
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3-17 
本帖最后由 红豆团子 于 2017-10-24 14:05 编辑

    A市。

叶文博心情复杂地看着自己的妻子紧紧抱着自己带回来的‘女儿’,虽然泪如雨下,但脸上却弥漫这几年从未有过无比满足的笑容,仿佛她抱着的是全世界最珍贵的珍宝一般。他默默地叹了口气,如果这孩子能让这个家继续幸福下去,那就让这个错误永远被掩埋吧!

(二)十五年后。

A市,学大学院。

放学铃声刚响完,原本还安静的学校一时间充斥着各种欢呼声,桌椅被推开的声音,学大就好像蜂巢,学大的学生就像蜂巢里的蜜蜂争先恐后的汹涌而出。


学校门口不远处停着一辆警车,陈泽洋穿着警服坐在警车里对着身旁闭目养神的男子,心情不好的抱怨着:“现在这些孩子都上大学了,还跟小孩子似的,竟然报假警。”

旁边的男子没睁开眼睛,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道:“再等等吧,如果没情况我们就回去。”

陈泽洋点头,目光盯着不断从学校门口出来的学生,突然用力拍了拍身边地男子,神秘兮兮的道:“你看那个女孩子是不是就是这个学校的校花啊。”

沈陌在陈泽洋拍他的时候就睁开了眼,以为是有什么情况,谁知道是叫他看女孩子,无奈地看了陈泽洋一眼,再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三个女孩子刚出校门,往她们这个方向走来,三人都穿着学大的校裙,左边那个女孩子小麦色的皮肤,一头利落的小碎发,有种活泼的美,右边那个长相清秀,中间那个尤为出众,十八九岁年纪,身形苗条,大眼睛,皮肤如雪,五官精致,一头乌云般的秀发,发梢有点自然卷,楚楚可人。

叶星辰她们走出校门口没几步,两个好友就被路边卖小首饰的摊子吸引了过去。她看着两人的背影无奈地笑笑,就只好走到一边去等她们挑选完。走到边上站定,就听见旁边传来汽车的喇叭声,还有惊呼声,她转头看去,,一辆白色的奥迪以非常块的速度在这条路上横冲直撞地朝她冲来,她吓得忘了反应,直到那辆车快碰到她的时候,一股手将她往边上带,那辆车撞在墙上后也终于消停了下来。
沈陌看了看那辆车,再转头看着怀里的少女,沉声道:“你没事吧!”

叶星辰从有惊无险中回过神来,抬头望进一双漆黑如墨玉般的眼睛里,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回答“没事!”又想到是他救了自己,刚要跟他道谢,原本在首饰摊挑选首饰的筱朵还有邓瑶瑶跑了过来,一头小碎发的筱朵刚奔到叶星辰面前,就在她身上左看看,右看看,担心道:“星辰,你有没有受伤。”邓瑶瑶也很是担心,也随着筱朵一起查看叶星辰身上有没有受伤,叶星辰好笑地安抚好两个好友,想起之前那救自己的男子,发现他已经走到那辆肇事车辆那里去了,不少学生已经围在车子边上了。

沈陌打开车门,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一头短发染成了白色,可能因为系着安全带的原因,只是额头上有血之外,人倒没什么大碍,只是一直看着沈墨傻笑,陈泽洋也走了过来朝里面看了眼,啐道:“这小子搞什么,想闹出人命啊,喝醉了还是怎么地?”

   沈陌皱眉道:“不像,没有酒味,先把他扶出来,送医院去。”陈泽洋点点头,跟沈陌一人一边架着白头发的少年往警车走去。叶星辰看到沈陌坐上警车要离开,自己还没跟他道谢,正要往警车走去,见沈陌坐在驾驶位上用漆黑的眸子看了自己一眼,便毫不犹豫的启动警车开走了。

筱朵用胳膊碰了碰她,笑嘻嘻地道:“就是这人救了你的吗?”刚刚他可看到了,车子快撞到星辰的时候是这男的抱着她往一边躲去。

叶星辰有点遗憾道:“是啊,可惜我还没跟他道谢他就走了。”

邓瑶瑶安慰她:“算了,他刚刚看到你要走过去都还走了,说明也不在乎,再说了保护公民安全不是警察的职责吗?说不定以后还有机会见到,到时候再谢谢他。”

叶星辰点头,筱朵抱住她们的肩膀,笑得跟花痴似的,:“不过那警察哥哥可真帅,就跟电影里的男明星似的,不对,应该比他们还好看,我看就他的身手拍电影都不用替身!”

邓瑶瑶附和,“我也这么觉得!”说完,三人都对视一眼忍不住笑了,她们嬉笑着手牵着往前走去。

  筱朵边走边道:“你们俩周末有什么活动吗,如果没事的话我们去逛街吧!”

“我不行,我这个周末得去蛋糕店打工!”叶星辰摇头。
筱朵是知道叶星辰家的情况,她家发生的事情很老套,叶爸爸前几年和朋友一起合作办厂,结果厂没办起来,合伙人又卷款逃跑,欠下一大堆的债务,星辰也只能半工半读,补贴一点家用。

“瑶瑶呢?”筱朵侧目。

“我也不行,我太爷爷要迁坟,我们一家明天得回乡下。”

筱朵无奈地叹了口气,“那好吧,看来我只能自己一个人过了。”

三人渐行渐选,夕阳将她们的背影拉的长长的。


叶星辰回到家,姜小晗也就是叶妈妈正在做晚饭,听到开门声,转头对叶星辰温柔地道:“回来啦,洗洗手,休息一下马上就能吃饭了。”

叶星辰看到家里只有妈妈一个,便问道:“妈,爸和弟弟还没有回来吗?”

叶妈妈盛进碗里端到餐桌上,“还没呢,你爸今天加班,你弟弟帮同学补习,今天就我们娘俩吃,我做了你最爱的土豆番茄牛腩汤!”叶星辰过来一看,满满一海碗的汤,看得出已经煨了很久了,汤很是浓厚香醇,叶星辰心中欢喜,拿起筷子夹了块牛肉到嘴里,边吃边陶醉地道:“妈做的汤太好吃了!”
   

     叶妈妈赶紧说:“慢点吃,放心烫!”又疼惜地看着她,这孩子不知道是不是边打工边读书太累的缘故,这几天脸色不太好,所以做了她喜欢的汤给她补补。
     吃完饭后,叶星辰帮妈妈收拾碗筷,叶妈妈在一旁望着女儿秀丽的侧脸道:“星辰,你明天不要去面包房打工把那份工作辞了吧?你看你最近的脸色也不太好,再说家里的债务都还了一大半了,剩下了就慢慢还吧,反正你弟弟也在给别人补习。”









已有 1 人评分财富 收起 理由
sauciness2017 + 10

总评分: 财富 + 10   查看全部评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29  
积分
872  
在线时间
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3-17 
本帖最后由 红豆团子 于 2017-11-30 23:07 编辑

   “不要紧的,妈,而且这份工一点都不累,我们店长照顾我!”叶星辰有点调皮地微笑:“再说了你知道我喜欢吃蛋糕的,每天看着那些可爱精致的蛋糕还有面包,闻着空气中的甜香,在那工作我而言也是一种享受。”

     叶妈妈知道这个女儿的性子,唇角动了动却也没在多说什么,摸了摸女儿的头发,“那你今晚早点休息。”
“好!”叶星辰乖巧的应道。
     晚上叶星辰躺在自己的床上用手机浏览新闻,看到了一张新闻照片,照片她很熟悉,就是今天傍晚差点撞到她的那辆车撞在墙上的情景,没想到效率这么高,这么快就上了新闻了,她毫不犹豫地点了进去,细细浏览里面的内容,无非就是说高中生开车在校区乱撞,送去医院检验后发现该学生是吸了毒,太过兴奋的原因,下面是一大堆的留言,很多人留言说是要整顿校风,或者说一定要把这学生开除了,不能危害其他学生之类云云……
     叶星辰关掉新闻,不由想到从今天救自己的男子眼睛里看到的场景,那般的触目惊心,当时的她都有种身历其境的感觉。她拿起一旁的照镜子看着自己的眼睛,她不由苦笑,这双眼睛大概从自己五岁开始就能从人的眼睛里看到他们的过去,小时候她知道自己的异常之后不是没有跟父母讲过,只不过他们觉得只不过是孩子的想象力丰富而已,后来发生一件事,让她明白有些事情并不是人人都想知道的。
(三)再见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后,叶星辰坐着公交车看着窗外的风景,A市是一个沿海城市,公交开往她打工蛋糕店的这条路有很长一段路要经过海边,所以能看见广阔蔚蓝的大海,海上白色的海鸥飞翔,海风轻吹,风景极美,对叶星辰来说这条路是让她这份工作做下去的理由之一,叶星辰微笑地望着蔚蓝的大海,理了理被海风吹乱的长发。到蛋糕店的时候还算早,店长叶彤刚开门,rainbow蛋糕店是A市最有名气的甜品店,因为里面做的烘培是都是从法国请回来的,用的材料也都是顶尖的,卖的蛋糕面包款式还有口味不会与其它面包店的重样,而且这个rainbow蛋糕店是全国连锁的,在每一个城市的口碑都非常的好,rainbow蛋糕店虽是高端品牌的但价格却很亲民。最最重要的是这里给员工的薪水很高。这也是让叶星辰要在这里打工的理由。
叶星辰换上工作服后,就开始卫生,将面包柜还有玻璃门都擦的透亮的,店长叶彤在收银台前做好准备后工作后,抬头对叶星辰笑道:“擦好后,就歇一会吧,反正还没正式开门。”叶星辰也对她笑了笑,露出两个小酒窝,刚要回答,另外几个店员也来了,其中一个跟叶星辰一样大,叫做文欣的,两人很聊来,关系很好。文欣见星辰已经在打扫卫生了,二话不说,也褥起袖子上前帮忙。刚把卫生搞好,一阵甜香就从烘培室里飘了出来,几个烘培室的助手陆续将一盘盘烤的金灿灿的面包,或者色彩鲜艳精致的蛋糕端了出来,一一放进面包柜里摆满放好。
面包的香甜的气息将那些上班的白领,学生,路人都勾了进来,几分钟的时间,rainbow蛋糕店里已经有很多顾客了,叶星辰还有文欣和其他几个店员的工作就是介绍面包,或者帮他们将面包装好。在叶星辰开始自己忙碌的一天地时候,邓瑶瑶随父母踏上了乡下老家清溪乡。而筱朵同学也是一人无聊的逛街购物中……
  累了一天,终于熬到了傍晚,叶星辰是兼职的,所以不用上晚班,再过半小时就可以下班了,另外两个店员先去吃晚饭了,店长在烘培室交代一些事,店里只剩下叶星辰还有文欣,偷得浮生半日闲,正在两个女孩子凑在一起小声的聊着天,聊的正开心的时候,蛋糕店玻璃门上的风铃发出一阵清脆的铃声,两人同时抬头露出招牌式的笑容,甜甜地道:“欢迎光临。”叶星辰跟进来的顾客视线相对后都愣了一下。沈陌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自己昨天救的那个女孩子,却也没说话,只是点了下头,自顾自的在面包柜前面挑选起面包。文欣尽职地走上前去向沈陌推荐哪种面包好吃,他推荐的都是rainbow蛋糕店的招牌面包但是都是甜的为主,沈陌扫一眼,道:“有没有咸的,我和我同事都不太喜欢吃甜的。”
叶星辰打来一个面包柜,对沈陌道:“不凡试试我们这个招牌三明治吧,生菜是有机的,里面的火腿和芝士是澳大利进口的,而且面包也特别香软。”
     沈陌看着面包柜里鸡蛋火腿生菜相结合的三明治,点头:“那给我来二十个吧!”
     “20个。”叶星辰愣了一下。
     沈陌看到她的反应笑了一下,“不是我自己一个人吃,我带回警局带同事一起吃。”

      叶星辰听了后,礼貌的笑了笑,“好的,那我给你装起来,不过面包要最好快点吃完,不然的话放久的话不新鲜不好吃的。”
       沈陌点头,付了钱,拿了装个三明治。的袋子后就走出了面包店。
       文欣目送沈陌出去后,用手碰了碰叶星辰,“这人你认识吗?”
      “就昨天在学校门口见过一次。”叶星辰化繁为简的道。
       文欣笑眯眯的说:“长的真帅!是个大帅哥啊!毕竟明星还好看。”
     叶星辰嗤笑,“你说的话和我朋友一模一样,到时候我介绍你们两个认识,你俩一定很聊的来。”
    文欣白了她一眼,两人都忍俊不禁笑了。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6 
财富
15529  
积分
4587  
在线时间
29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3-12 
我要学习下大家现言小说。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29  
积分
872  
在线时间
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3-17 
(四)命案
         陈泽洋看着一大袋的三明治,道:“就算今晚轮到我们值班,你也不用准备这么这么多口粮吧!”

     沈陌系好安全带无所谓的道,:“以你的胃口不算多吧,再说了,待会回警局可以分给其他同事!”

      陈泽洋踩着油门,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往警局开去。到了警局,陈泽洋将三明治分了一些给其他一起值夜班的同事,分的时候还不忘告诉他们三明治是沈陌买的。夜班唯一的好处就是没白班事情多,就是要着警车巡逻。值班队长分配好每一组人巡逻的区域后,几辆从警局行驶初往各自所分配的区域行去。

沈陌和陈泽洋被分配到了城西这一边,这边算市区边缘了,再过去一点是属于市郊了。沈陌开着警车,一边坐着陈泽洋吃着三明治,“”这三明治真好吃。你自己选的。”

     沈陌淡笑:“一个小妹妹推荐的。”

     陈泽洋睨了他一眼,“看样子你似乎认识那个小妹妹啊!”

     “你也见过她!”

      “是吗,谁啊?”疑惑。

       “昨天在学校门口,你还能夸人家漂亮,说人家是校花。”
       陈泽洋恍然,“是那个女孩子,她在这里打工吗?”

      沈陌点了下头。

   “那看来下次我要多关顾几次这个面包店,好认识认识她。”

   沈陌偏头看了他一眼,又转了回去,鄙视:“你还想老牛吃嫩草?”

陈泽洋翻了个白眼,“我哪里老?最多大她五六岁。你就当我关心市民好了。”

沈陌嗤笑了一声,还要再说,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来了,陈泽洋接起电话后,一张平静的脸顿时沉重起来。挂了电话后马上对沈陌说:“我们马上去前面市郊的清溪乡,那里发生命案了,”
     沈陌听了,眉头皱了皱,加速油门,往清溪乡飞速行去。

清溪乡其实里市区并不远,只有二十几分钟的路程,他们到达那个出事的村民家里的时候,门口已经围了很多村民,三三两两地在讨论,里面一个中年男子,掩面坐在凳子上,旁边有几个村民在那里安慰着,不知道谁道了声警察同志来了,坐在凳子上的中年男子抬起头来,四十来岁左右,眼睛红肿,人很憔悴,脸上还有眼泪的痕迹,陈泽洋上前道:“你是死者的家属吗?”

      中年男子抹了把脸,声音很是嘶哑,:“是的,警察同志,我叫邓大成,死的是我的妻子徐美雀和女儿邓瑶瑶。”

  陈泽洋点头,“尸体在哪?先带我们过去看看。”邓大成站了起来,指了指拐角的一间房间,到了声:“就在那里!”沈陌和陈泽洋走进房间,房间的摆设很简单,一个老式的大衣柜,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女孩子,长长头发凌乱的铺在脸上,躺在床上的姿势也很是凌乱,床单上都是皱褶,看来死前经过一番挣扎。
而她的妈妈则倒在离门口很近的地方。
     陈泽洋问一旁的邓大成:“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她们死了的。”
  邓大成哽咽道:“我们白天刚回来。邻居邀请我们去他们家吃饭,我妻子和女儿吃过就先回来然后我在那跟他们打麻将,大概打到凌晨一点钟左右吧,回来打开门的时候就发现……发现妻子倒在地上,女儿睡在床上,已经没有气息了。”说完又哭了起来。
陈泽阳见他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也知道他是伤心至极,忍不住叹了口气,转头对沈陌道:“其他同事还有法医快来了吧!”

“嗯!”沈陌刚应了声,其他的同事,法医也到了,接下来就是勘察现场,采集指纹,证据,法医则是打开勘察箱开始尸检。

叶星辰是星期一回学校时才从班主任丘老师的嘴里知道邓瑶瑶死了的这个恶耗的,她望着邱老师半天,只希望从她脸上看找到开玩笑的痕迹,可却只看到了悲悯,才确定这不是个玩笑,丘老师知道叶星辰和邓瑶瑶是班里关系最好的,此时一定想去看看邓瑶瑶,便告诉她邓瑶瑶的尸体已经放在了中心医院的太平间里,那里有属于公安局的解剖室。
叶星辰一路跑出学校,也忘了通知在另一个班的筱朵,在门口拦了辆出租车。到了中心医院,问了前台太平间的位子,就直接往太平间奔去。只不过守太平间的大叔以不是家属为由不肯让她进。叶星辰跟大叔解释了半天,大叔很是尽职,就是不同意。叶星辰本已很是伤心,现在又被拦在这,着急万分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让她进去吧,还是死者的同学。”看守太平间的大叔显然认识他,为难道:“这不合规距啊!”

沈陌漆黑的眼睛望向叶星辰,见她一双被眼泪润得湿漉漉亮晶晶的眼睛,满含期望的看着自己。

沈陌毫不犹豫道:“家属那边我会跟他们解释的!”

大叔想了片刻点头道,好吧,那我带你们进去。

大叔拉出存放邓瑶瑶尸体的冰柜,再拉下尸袋,尸袋里慢慢露出一张苍白、僵硬却熟悉的脸。

晴天霹雳!一瞬间,悲痛感像海啸一样奔涌而来,眼泪也止不住流了出来,沈陌看着面前的少女哭的梨花带雨,心里也有点微微的刺痛,走上前扶住她的肩膀,沈陌低下头低声道:“人死不能复生,你朋友也不想看见你这么难过的。我们先出去吧!”又对管理员大叔说:“麻烦你啦,把她放回去吧。”

叶星辰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一边抽咽着,一边拿纸巾擦眼泪,一只修长好看的手将一杯温水送到她面前,她抬手接过,道了声谢,沈陌在她旁边坐下。叶星辰沉默片刻问道:“瑶瑶到底是怎么死的。”

沈陌道:“是个意外。你知道他的太爷爷要迁坟,她和爸妈回乡下了的事吧?清溪乡虽然离市区并不是很远,四面环山,那里有一种蜘蛛,通体乌黑,体形也不大,但是毒性很强,清溪乡的村民叫这种蜘蛛‘小阎王’,因为咬到的话不及时送医就会立马死。当地的村民每天晚上都会用一种特制草药熏房间,听邓瑶瑶的父亲说,邓瑶瑶母女俩很不喜欢这草药的气味,可能是熏的草药之后又开了窗户通风,然后蜘蛛就爬了进来,把正在睡觉了的母女俩给咬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29  
积分
872  
在线时间
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3-17 
叶星辰震惊:“那种叫小阎王的蜘蛛真那么毒,咬下就死了。”

沈陌点头,“我们同事当时在处理调查取证的时候,当地的村民说,由一个村民早上拿堆放在自家门口的材禾的时候,就被躲在材禾里的蜘蛛给咬到了,当时幸好她的家人在家。就立马把他送到医院里去了。送的及时都在重症病房呆了好几天,后来转危为安。不过也在医院里住了三个月,听说回来以后也还到现在都还在床上躺着呢。”

叶星辰愣了半天,苦涩。:“那她这是属于意外死亡了,那她死的太冤了!”

沈陌顿了一下,轻声道:“你不要太难过,我相信你朋友在天上也不想看见你这么难过的,与其在这伤心,不如好好牢记你们的友谊,永远都不要忘记她这个朋友。”

     叶星辰望着窗外的清澈的天空,沉默片刻点头,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他俩的身上,平添了温暖。



     几天后,叶星辰和筱朵一起把邓瑶瑶留在学校的东西送回去给父亲,筱朵知道邓瑶瑶去世的时候也跟叶星辰一样哭了一场,就算过这么多天,她们俩的脸色还都弥漫着悲伤。因为筱朵的家境很好有她自己的车,一辆鹅黄色的甲壳虫,到了邓瑶瑶家楼下的时候,邓瑶瑶家离停车场有点远,开过邓瑶瑶家楼下的时候,叶星辰便先拿着邓瑶瑶的物品先在那里等,筱朵停好车之后再过来。

    可是等了很久,筱朵都没有过来,叶星辰打算就先上去把东西还给邓瑶瑶的父亲,然后再打电话告诉筱朵。叶星辰来到邓瑶瑶家门口,按了门铃,叶星辰跟筱朵邓瑶瑶家几次,所以邓大成认识她的,开了门将她迎进来,叶星辰把来意很邓大成说了之后,邓大成很是感激,道:“自从有我老婆跟瑶瑶去世以后,我整个人都过浑浑噩噩的,忘记去学校把瑶瑶的东西给取回来,今天刚刚警察局签了字回来。”

叶星辰见他脸色的确很是憔悴和蜡黄,仿佛老了许多,老婆和女儿同时死了,搁谁都受不了,她正要开口安慰几句,邓大成放在房间里的手机响了,他抱歉地冲叶星辰点点头,起身到房间接电话去了。叶星辰在沙发上坐了会,见邓瑶瑶房间的门开着,走了进去,房间的摆设。跟她上次来的时候没有变化,只是邓瑶瑶却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看着这个房间,想起邓瑶瑶,她不禁又开始难过起来,床头柜上摆着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是她们三个好朋友合影,看着这张照片以往跟邓瑶瑶相处的回忆都一幕幕涌上心来。

邓大成可能打完了电话,在外面说了句:“叶同学,出来吃点水果吧!”叶星辰回过神,应了声,走回外面沙发上坐下。邓大成也切了水果端了过来,,叶星辰礼貌的说句谢谢,邓大成正微微俯身将水果盘放在茶几上,听到她道谢,本能地望着她,因为邓大成俯着身子在放水果盘,所以还未完全直起身来,叶星辰抬着头,邓大成低着头,所以两人是同时视线相对了。邓大成只是直起身体客气地说几句,叶星辰却从那双有点浑浊而且还充满红血丝的眼睛里看到另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邓大成说了几句话之后,见叶星辰没反应,就这么直愣愣地盯着自己,有点奇怪,叫了声:“叶同学!”听到他叫,叶星辰从刚刚那藏在眼睛里的影像里回过神,慢慢的站了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指着邓大成惊骇道:“是你!”

邓大成看着她这个样子也很是疑惑:“什么?”

叶星辰颤抖得说道:“是你害死瑶瑶母女俩。”

邓大成大惊:“叶同学,你在胡说什么,话可不能乱说。”

叶星辰恨恨道:“我没有胡说,我都看到了。”

“看到?你看到什么?”疑惑。

“是你叫你们村子里的一个人抓了那种叫小阎王。的毒蜘蛛,趁瑶瑶和她妈妈晚上睡觉时候,再叫那人窗户爬进来偷偷放在她们俩身上。”语气肯定。


     邓大成很是震惊地看着她,半响,才开口道:“你怎么会知道?”
叶星辰狠狠地瞪着他,“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你现在要做就是去警察局自首啊!”

邓大成死撑,“自什么首,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干的!”

“给你抓蜘蛛的那个人是清溪乡的一个游手好闲的老光棍叫李亮的吧,他怕你会耍赖事后不把钱给他,所以就把和你的谈话用手机录音录了下来,还打算日后可以再敲诈你,到时候只要警察找到他,找到录音就可以了。”叶星辰冷冷道。

邓大成看了她片刻,突然笑得很奇怪,“这些事情你还没告诉警察吧!”说完慢慢靠近她,声音也变的阴森森,“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叶星辰见他这副样子,也开始害怕,见他越来越接近自己,也慢慢往后退,尽量镇定道:“你很想知道吗,那我告诉你。”邓大成停住脚步。

叶星辰慢慢开口,一字一句得道:“是刚刚在房间里,瑶瑶告诉我。”

邓大成大骇,回头看向邓瑶瑶的房间,过了片刻,又回过头,狰狞道:“怎么可能!你骗我”

叶星辰退到门口,“怎么不可能,她被她自己的父亲害死,死的这么冤当然要回来找你!”


邓大成心虚害怕中大喊:“闭嘴!”凶神恶煞地朝叶星辰冲过来,叶星辰立马转身去开门,刚打开一条缝,邓大成就一把按住门关了回去,再把叶星辰推到旁边的沙发上,叶星辰见邓大成关了门之后又朝自己走了过来,面目狰狞无比,害怕之下,大声叫道:“救命啊!”希望住在这隔壁邻居或路过的人可以听到,不过只叫了两声,邓大成就狠狠掐住她的脖子,叶星辰死命去扯他的手,但敌不过邓大成的力气,窒息中手也慢慢没了力气,就在她感觉自己真的快去见邓瑶瑶的时候,听到了门被撞开的声音,有人冲了进来,邓大成也被来人一脚踢到一旁,她听到了筱朵紧张的声音,知道自己安全了,意识也渐渐模糊。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9606087  
精华
帖子
591 
财富
5386  
积分
1143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4 
最后登录
2018-9-30 
写的不错哦 来支持一下!至少前期人物描写都挺丰满的。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29  
积分
872  
在线时间
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3-17 
(五)告知

叶星辰再睁开眼的时候,先入目的是雪白的天花板,空气中弥漫着淡淡消毒水的气味,她撑着手坐了起来,看了一圈,就晓得自己是在医院的病房里,转头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脖子很痛,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一口凉气,这脖子可比平时肿了一圈,而且就这么轻轻碰一碰都很痛,就在她环顾这个房间里有没有镜子的时候,筱朵推开房门走了进来,看到叶星辰醒了,眼睛一亮,兴奋地过来抱住她,“星辰,你总算醒了,担心死我。”
到底发生什么事啦?为什么瑶瑶爸爸会掐着你的脖子吗?
叶星辰拍拍她的背安慰道:“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

“嗯!你都不知道,当时我看到那个瑶瑶爸爸掐着脖子都吓死我了。”筱朵放开她,在床前的椅子上坐下 。

叶星辰听到她这么说,脸色一沉,问道:“瑶瑶的爸爸呢?”

“已经被警察带走了!”筱朵看了看她的脸色,疑惑:“到底发生什么事啦?你不是去把瑶瑶的东西还给他爸爸吗?为什么她爸爸会掐着你的脖子呢?”

    叶星辰望着筱朵,低声道:“筱朵,瑶瑶跟她妈妈是被她她爸爸给害死了。”

“什么?”筱朵大惊,站了起来,“怎么会这样?”

叶星辰沉默片刻,自己去瑶瑶家里后发生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诉她与之一起告诉她的还有自己眼睛的秘密。

筱朵听完后,既气愤瑶瑶爸爸的狠毒又好奇叶星辰的眼睛,愣愣道:“真的假的,你的眼睛能看到别人的过去。”

叶星辰听到她的怀疑也不生气,只是伸手将筱朵拉近自己,然后盯着她的眼睛,慢慢道:“你刚刚是到楼下去帮我拿药了吧,你是在三号窗口排的队,排在你前面是一个穿孔雀蓝碎花裙子的长头发女孩子,给你取药的是一个戴眼镜的男医生,那医生还跟你说了,你取回来的这药膏不能一次擦太多,否则容易过敏。,回病房的路上一个吃棒棒糖的小男孩撞到你身上,他很有礼貌地跟你道了歉。”

  筱朵震惊地看着叶星辰半天,然后一连说了好几个‘天哪!眼含泪花地道:“我以为特异异能这种事情只有电影里才有,没想到我身边就真实活着一个。”

叶星辰无语:“我这个不能叫特异功能吧!”

筱朵瞬间变身八卦周刊记者。

“那你家人知道这件事吗?”

“我小时候跟他们提起过,不过他们并不相信,后长大点我怕他们担心,也没再跟他们说了。”

“你是不是什么时候有这种能力的?”

“嗯……大概五六岁的时候吧,当时还小,并不在意,直到长大了点,才发现自己跟别人不太一样。”

“那你以前为什么不告诉我呢?”委屈。她只知道叶星辰不记得五六岁之前发生的事。

叶星辰笑了笑道:“因为我上中学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才让我决定把这个秘密保守着,不告诉任何人。”

筱朵瞪大眼睛,好奇:“发生什么事了?”

叶星辰看向窗外,语气淡淡:“我上中学时候有一个很要好的同学,我把我眼睛的秘密告诉她,她也一直帮我保守着。有一次她父亲来学校接她,我从她父亲眼睛里看到了他在外面有了**,就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同学,后来我同学又告诉了她妈妈,她妈妈知道后就一直在跟她父亲闹,闹到后来,她父亲跟她妈妈离了婚,跟小三结婚了,谁知她妈妈受不了这个打击就跑去跳楼自杀了!我那同学后来就怪我不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她,如果不告诉她,她就不会去告诉妈她妈妈,她妈妈也就不会死了。”

“不会吧,你那同学也太不讲道理,你也是好心。问题出在她爸爸自己身上,就算你不告诉他他总有一天也会东窗事发的。”愤愤的。

      “她母亲的死对她打击很大,我可以理解她,其实后来我也想过,或许我真的不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她,有些秘密真的应该被掩埋。如果我没告诉她,她还会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她妈妈也不会整天在跟她父亲闹,导致她妈妈离婚后又自杀了。”

     筱朵叹了口气,握住叶星辰的手:“这事不怪你,你当初也是好心,谁知道后来会发生这些事呢?你那同学后来怎么样啦?”

     叶星辰惘然,:“她母亲去世后,她就休了学转去了别的城市读书,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筱朵听了也很是怅然,本来是好意,谁知道会让出两个好朋友决裂,她知道这件事肯定是有叶星辰回忆里的一个伤口。

叶星辰见她这副样子也知道她在为自己难过,微笑道:“放心啦,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我也已经没什么事了。”

筱朵也笑笑,然后认真的道:“星辰,如果你以后看到什么不好的事跟有关我的,一定不要瞒着我,不管结局会怎样,我只会感激你,不会怪你的。”
叶星辰盯着她看了片刻,然后点头:“好!”

筱朵舒了一口气,想到了什么,:“对了,瑶瑶的爸爸,为什么要杀瑶瑶和她妈妈?”

叶星辰摇头:“我也不知道,因为当时我只看到了他是怎么叫人杀死瑶瑶和她妈妈的?不过你放心,我当时用手机把瑶瑶爸爸当时说的话都录了下来,到时候可以成为证据,况且那个帮他抓蜘蛛的帮凶李亮也录了音。”

“嗯。”筱朵忍不住红了眼圈,狠狠道:“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瑶瑶和她妈妈真是可怜。不知道她爸爸会得到怎么样的判决?”

叶星辰望着窗外,天空湛蓝,“警察应该在审问他了吧!”

“但是到时候警察肯定会来找你录口供的到时候他们问怎么你怎么知道瑶瑶和她妈妈是被她爸爸害死的,你怎么跟他们说总不能说是,总不能跟他们说是从瑶瑶爸爸眼睛里看到的吧,他们也不会相信。”担忧。

叶星辰想了想,微笑,“放心,我已经想好怎么说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29  
积分
872  
在线时间
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3-17 
(六)真相
  沈陌和陈泽洋从审训室里出来,回到办公室里坐下,陈泽洋想到刚刚邓大成的招供,骂了声:“这老小子嘴巴还挺硬的。什么都不肯说,还要请用律师。”

沈陌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快七点了,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对陈泽洋道:“走吧,去一趟医院!”

陈泽洋愣住,“去医院干嘛?”

沈陌穿上黑色的风衣外套,“那个女孩子还在医院,我们还要去录口供。”

“哦,对,那个推荐你三明治的小妹妹!”陈泽洋也看了看时间,道:“吃了晚饭再去吧!我都快饿死了!”

沈陌不语,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陈泽洋起身跟上,嘀咕着:“不知道还以为你去看女朋友呢!”


A市,市中心医院。
沈陌来到叶星辰病房的时候,叶星辰正拿着手机上网,看到他俩走了进来,愣了一下,坐直身子,靠在靠枕上,沈陌见病房里只有她一个,剑眉微微皱了皱,“就你一人,你父母没来吗?”

叶星辰解释:“我不想他们担心,所以没有告诉他们,不过我朋友筱朵在这里,她去帮我买晚饭了,过会就回来。”

沈陌点了下头,看着她道:“我是来给你录口供的。当时发生什么事,邓大成为什么要掐着你的脖子,请你详细说一下当时发生的事,你们之间都说了什么?”陈泽洋在一旁拿出纸笔,准备记录。

叶星辰脸色有点不好看,问道:“邓大成什么没招供吗?”

陈泽洋插嘴,“招供什么!他只说你说了邓瑶瑶的坏话,他气急之下才会掐着你的脖子的!”

叶星辰听了后好气又好笑,“你们不会相信他的话吧!”
沈陌眼睛漆黑如墨,“这些你不需要管,你只需要告诉我们,当时你跟他说了什么?”

叶星辰看着他们两个,郑重道:“两位警官,我没有说瑶瑶的坏话,邓大成掐着我脖子,是因为我说出了一个事实。”

沈陌沉声道,“什么事实!”

叶星辰一字一句道:“邓瑶瑶和她妈妈是被邓大成给害死的。”

沈陌和陈泽洋对视了一眼,陈泽洋皱眉疑惑:“你怎么知道!”

叶星辰瞎掰,“我前天晚上做梦梦见瑶瑶是她告诉我的,我只是故意借着归还邓瑶瑶的物品去试探吓唬一下邓大成,没想到他心虚害怕之下就承认了,还想杀了我!”
“做梦!”陈泽洋原本在记录的手停了下来,怪异地盯着她,“就凭一个梦,你就相信邓大成是凶手了!”

叶星辰毫不避讳的回望着他,“就是因为不知真假,所以才要去试探啊。?”

“你是怎么试探吓唬邓大成的!”

叶星辰将去了邓瑶瑶家和邓大成的对话再对他们重复了一遍。

“邓瑶瑶的鬼魂告诉你的,这种话邓大成也相信。”陈泽洋无语。

“你是警察,自然不相信,但邓大成不一样,他杀了人心虚,更何况害的还是自己的妻子跟女儿。”叶星辰将自己的手机递给沈陌,“手机里有我和邓大成的对话,这是他杀人的证据之一。”
“之一?”沈陌抬眸看着她。
叶星辰语气平静,“另一个证据你们听了录音之后就知道了。”

沈陌抬手接过手机,毫无波澜道:“那先就这样吧,我们回去会继续审问邓大成。如果还有什么问题,我们会再找你做笔录的。”

“好!”

沈陌起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叶星辰叫住他,“等邓大成认罪,你到时候能告诉我,他为什么要杀瑶瑶母女吗?”

沈陌点头,“可以!”


叶星辰冲他感激地一笑,沈陌顿了顿,说了句“你好好休息!”说完打开门和陈泽洋走了出去。


回到警局,沈陌和陈泽洋又将邓大成带到审训室,将叶星辰手机里的录音给他听,陈泽洋问:“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邓大成戴着手铐,坐在椅子上沉默了许久,颓然道:“是,我老婆跟我女儿都是被我害死的,是我让清溪乡里一个游手好闲的老光棍叫李亮给抓的蜘蛛,让他趁我不在家,老婆跟女儿睡着的时候,偷偷放到她们的床上,造成意外死亡的假象。”

沈陌道:“你为什么要杀她们!”

邓大成不语。

沈陌冷冷道:“我们的同事曾经做过调查,你要杀她们的原因是不是你在外面有女人,你要跟你老婆离婚她不肯。你就动了杀心。”

邓大成搓了搓脸,片刻后才道:“我是清溪乡人,乡下人总是重男轻女一些,我老婆在生了我女儿之后生了一场病,把子宫给切除了,不能再生小孩,没儿子是我的心病,后来我有了点钱,也在外面找了个女人,现在有了身孕,检查后说是个儿子,不过她说如果我不跟我老婆离婚,就会把孩子打掉。我老婆不肯,还说如果我离婚就要闹到公司去,弄的我连工作也没有,而且我挪用了公司的公款,我老婆是知晓的。”


    陈泽洋皱眉,“所以你就杀了她,还制造成是意外。你老婆不肯离婚,你杀她有理由,可你女儿呢,你为什么要把她一块杀了!”

沈陌在旁边默默道:“因为保险金。前两年你给你妻子和女儿买了意外保险吧!而且赔偿金额还不少。”

邓大成面无表情:“是,我杀我女儿是为了保险金。因为我有了儿子,有没有女儿都无所谓!我老婆跟我女儿的保险金合在一起够我舒舒服服的过日子。”

“虎毒不食子,为了钱,你可真不是一般的歹毒啊!”陈泽洋嘲讽。

邓大成惴惴道:“如今你们抓了我,我也认了罪,现在我只想知道那个叶同学到底是怎么知道是我害死我女儿的,真的是我女儿在回来了吗?”

“她说她并不是在房间里看到的你女儿,是做梦梦见你女儿,你女儿告诉她,她和她妈妈是被你害死的,叶同学为了知道这个梦的真假,故意去你家试探你的。到底是不是你女儿回来,我想你现在自己心中应该有数了”沈陌意味深长地说。

邓大成脸色苍白地坐在那,久久没有反应。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29  
积分
872  
在线时间
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3-17 
(七)来访
   中心医院的花园里,叶星辰合目坐在石凳上享受着阳光,直到温柔撒在自己脸上的阳光被遮挡了去,她才睁开眼睛,
叶星辰看清楚来人后,扯了扯嘴角,发现虽然自己跟他见过了几次,别说是名字就连对方姓什么都不知道,只能叫了声“警官!”

   沈陌侧身在她旁边坐下,声音清润平和,“我叫沈陌。”
叶星辰想了想,“沈警官,我叫叶星辰。”沈陌点头,“我知道。”
看她一脸莫名的神色,眼睛里露出淡淡的笑意,“上次你朋友叫你的时候,我听到了。”

“哦!”叶星辰疑惑,“沈警官你今天是来……?”

沈陌开口道:“上次在病房里,你不是让我审问邓大成以后告诉你,他为什么要杀死你同学的原因吗?”

叶星辰紧紧盯着他,声音有点微微地颤抖,“他说了吗?为什么?”

沈陌点头,将那天邓大成的话原原本本的告知她。叶星辰听了后,苦涩道:“瑶瑶和她妈妈恐怕到死才知道她们的爸爸,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了保险金连自己的妻女的死活都不顾。”

沈陌静默地看着她,阳光柔和,也将俊美他的眉眼轮廓照得非常清晰,“你放心吧,邓大成会得到该得到的惩罚,你朋友和她妈妈也会瞑目了!”

叶星辰拭去了眼角的泪,终是点了点头。

他低沉温软的嗓音,再次在身畔响起。“你什么时候出院?父母来接你吗?”

叶星辰轻声道:“今天就出院了,医生说我没什么大碍。我没有告诉我父母我住院的事情,怕他们担心。”指了指自己的脖子,“脖子上的淤痕还没退,我会先去筱朵那住几天,她放学后来接我。”

沈陌听她这么说,视线便往她脖子上望了过去,白皙修长的脖颈,线条优美,此时上面有些一圈发青的淤痕,让人看着很是心生疼惜。沈陌地手指轻轻地触了触那些淤痕,手指下的肌肤细腻温软,叶星辰愣了一下,他面不改色的收回手指,声音带着几分暖意,“还疼吗?”

她摇了摇头,沈陌盯着她看了片刻,淡淡地笑了,“你当时胆子挺大的,一个人也赶去试探邓大成。万一那天我没去,他真的把你掐死了怎么办?”

叶星辰心想,我是到了那以后从邓大成的眼睛里看到他害死瑶瑶母女。要早知道邓大成是凶手的话,就算真去试探也会先报警啊。哪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不过当然不能直接跟他这么说了,她敷衍:“不是还有我朋友吗?而且我想着旁边还有其他邻居住着,到时候可以大喊求救!”

沈陌眼睛清亮柔和地凝视着她,“以后不要这样了!”

叶星辰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应了一声,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抬头回望着他,“对了,那天你怎么也会去邓大成家呢?”

沈陌语气平淡,“之前邓大成来我们警察局做笔录的时候,把身份证落下了,我刚好路过就帮忙送上来,没想到刚好遇上这事!”

回想那天的经历,就像噩梦般,但此时沈陌安静地就坐在自己旁边,叶星辰沉默片刻,道了声:“谢谢你!”

沈陌没多说什么。两人就这么静静坐了会儿,直到沈陌看了看时间,站了起来,微微垂下头,“我还有事,要走了!”

叶星辰点头,“再见!”  温暖的阳光笼罩笼罩着她,也为她柔顺的长发上,渲染上了一圈天使般的光环,沈陌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叶星辰的大脑有点死机了,抬头看着他,沈陌收回手,

薄唇轻抿,“再见!” 顿了顿又说:“好好照顾自己。”侧身离开。
   

     叶星辰摸了摸自己的头,脸有点红,又有点傻愣愣的。
自己跟他算不上很熟悉吧,虽然见过几次面,不知道为什么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已经认识了很久一般。他为什么要摸自己的头?刚刚他看自己的眼神好像有种被疼惜的感觉,为什么呢?再见,什么再见呢?会再见吗?

当叶星辰从一大堆问号中抽离回现实的时候,发现刚刚沈陌坐的位子上已经换成了筱朵了。。
某人正拿着一根剥了皮的香蕉,一边往嘴里送一边用诡异的眼神看着她。叶星辰唬了一跳,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用手拍筱朵一下,嗔道:“想吓死我呢?”

筱朵悠悠道:“这话该是我说吧,我都来了多长时间了你现在才看到我。捂着脸在那发呆。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后遗症,就要去叫医生了。”

叶星辰摸了摸还有些发烫的脸,不语。筱朵凑近打量她,“你的脸,怎么啦,这么红,发烧了吗?”

“没有。”含糊道。

“没有怎么会这么红!”打破沙锅问到底。

“太阳晒的。”
……………
“那你刚刚为什么发呆啊!”继续追问。

叶星辰被她问得有些不好意思,灵机一动,“那是因为追查瑶瑶那个案子的沈警官来过,他告诉我邓大成为什么要杀死了瑶瑶和她妈妈的原因。”


筱朵瞪大眼睛,“真的!为什么?”

叶星辰将原因告诉筱朵以后,筱朵当然是神色愤慨骂骂咧咧骂了好半天,惹得花园里那些病人医生都朝她们这边看过来才消停。叶星辰沉默片刻,“筱朵,明天我们去拜祭一下瑶瑶和她妈妈吧,也将邓大成神之于法的事情告诉她们知晓。”

筱朵点头,“好!出院手续我已经办好啦,你上去收拾下你的衣服,我们就走吧。”

“嗯!”叶星辰站起来,看见筱朵手上还提着几袋水果,香蕉,火龙果,哈密瓜,看得出分量还不轻将塑料袋。将她的手指都勒得有点发白了。

叶星辰无语,“都出院了,你还买这么多水果干嘛?”

筱朵疑惑,“不是我买的啊,刚刚我来的时候不是就放在你旁边吗?我刚才还想问你,谁来看你来着?”


  叶星辰心中明了,有点感动又有点开心。筱朵打开袋子看了看,“都是进口水果,还是专卖店买的,要不少钱哩。”抬头,“到底是谁啊!我们学校没人知道你住院啦!你父母也不太可能啊!”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