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73 | 浏览:28276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浪漫言情] 《锦宅》作者:玲珑秀(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648 
财富
3386850  
积分
1131494  
在线时间
402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9 



内容介绍:
  人生看得到起首,却不知过程和结果。
  苏家是一个坑,这个坑还总是变化无常。
  苏青芷表示,她的宅门生活,就将从这一个个的坑开始。

《安缘》http://91baby.mama.cn/thread-1148630-1-1.html
《玉堂金门》http://91baby.mama.cn/thread-1119380-1-1.html
《衣冠望族》http://91baby.mama.cn/thread-1013522-1-1.html
已有 1 人评分财富 收起 理由
nqw7474110 + 100 谢谢好文

总评分: 财富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648 
财富
3386850  
积分
1131494  
在线时间
402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9 
第一章 心动
    夏日,天气炎热,树上的蝉,在白日里,都懒得多叫几声出来。

    苏家,主堂里的气氛冰凉,挤得满满一堂的人,仿佛感受不到外面的火热天气。

    大早上,当朝的三王爷借着寻查逃犯的机会,带着一队人马,立意要把苏家从里到外,好好的翻查了一遍。

    等到近午时的时候,苏家各处的院子,已经给人翻得狼籍一地。

    然而三王爷不甘心就此罢手,他让人继续细细的再翻查。

    午时的时候,三王爷当着苏家的大大小小,他舒服自在的用完丰盛的午餐。

    苏家大大小小在他用餐的时候,依旧保持着沉默。

    主堂门口立着威严两个黑脸兵,小小幼儿吞咽口水的声音,都被身边大人伸手轻捂着掩饰过去。

    苏家老夫人一直沉默,大家只能饿着肚子等待最后的结果。

    这一日,其实很是奇怪,苏家老大人和三位嫡老爷,都各有公干不在城里。

    他们分别去了不同的地方,听说距离安瓮城都有些远。

    只有庶出的四位老爷在城里,他们听到消息之后,赶紧的赶了回来。

    他们到的时候,三王爷已经一副例行公事的派头,稳坐在主堂正位上。

    苏家老夫人带着家里大大小小的人,陪坐在主堂里面。

    庶出的四位老爷瞧着主堂里三王爷的端着架子,再瞧一瞧嫡母面上的神情。

    他们的心里面已经明白,这一天总算是来了。他们心里一直吊着那只桶,沉沉的落地了。

    前不久,苏家老大人上书,弹劾三王爷不修私德,引诱无知少女们。

    三王爷当堂就驳苏家老大人听信传言,而苏家老大人自然是有实例为证。

    三王爷一直是大兴朝的传奇,他自小生得俊美无比,从小就获得大部分女子的芳心。

    人到中年之后,他依旧是传奇风流倜傥人物,以至于坊间对他的传说非常多。

    当然苏老大人会言此事,也是有典故。

    苏家院子距离两条街道位置,有一户人家娇养的小女儿。

    前不久,她在街上游玩时,无意当中撞见坐在马车上的三王爷,那时三王爷正从车窗往外张望。

    三王爷的神色姿态,如同世间一副最美的画,就这般的镌刻在小小女儿家的心上。

    这一面之缘,让小小女儿家,如同惊见天人一样。

    小小女儿家据旁人的惊呼声音,知道那是三王爷,顿时一颗芳心就跟着去了。

    安瓮城的人皆知,每年春秋两季,三王爷府上会放一批年纪大丫头出来,再从官牙处买一批丫头添补进去。

    小小女儿家忍不了相思的苦,想着父母一向对其宠爱有加,她勇取哭求父母成全她的心意,把她卖去官牙处。

    她的父母,自然是拒绝小小女儿家的荒谬心思。

    只是小小女儿家一生难得一次的勇敢,自然会不管不顾都要闹成事。

    小女儿家不介意让更加多的人,知道她的心思。最后闹得街坊皆知,又影响到和她有一样心思的小女子。

    此前,小女子们只敢把心思闷在心底,不敢跟家人直言。如今有了前行者,大家纷纷鼓足了勇气。

    一个个皆愿意放弃如今的身份,就盼着以奴以婢的身份,进三王爷府里去,就近服侍心中的天人。

    各家的父母,自然是不会成全女儿这般荒谬心思。

    他们的心里面,自家女儿纯良无比,心里暗暗觉得三王爷为人太过轻浮。

    苏家的人,都盼着苏家老大人这一次能不去管这样的闲事。

    可是他依旧插手进去管了管,最后结果却是皇上认为少女多情,不关三王爷的事,毕竟他都不曾面见过那些女子。

    苏家的人,自知此事之后,大家心里都觉得苏老大人把三王爷得罪。

    如三王爷这样的人,他是不会轻易放过招惹过他的人。

    只是苏家老大人为官清正,从来不图谋私利。他的儿子们自知其父身为史官,得罪许多的人,他们一样行事严谨。

    苏家内宅里,有苏老夫人在,内宅里面一片安宁。

    三王爷手里端着手下人奉上的茶,他轻轻的饮一口之后,打量着满堂沉默的苏家人。

    他的嘴唇边浮起嘲讽的笑容,苏家老大人那样的人,他一向是不屑去与那人为伍。

    然而苏家上上下下的人,瞧着管教的极其严厉,竟然无一人闹事。

    三王爷心里自然明白苏家是寻不到什么错处,他原本想借着苏家人的不敬生一些是非出来。

    可是这满堂的人,竟然无一人送上门来。

    三王爷瞧一眼端坐在他下方的苏老夫人,她一直端正坐着,不曾移过一丝的位置。

    他再看一眼那位传说中最贤惠的苏大夫人,除去年纪不同外,她的行事几乎和苏老夫人无两样。

    满堂的苏家人,哪怕面容皆显得苍白,却无一人敢出声,连呼吸声音都放轻许多。

    三王爷微微皱眉,心里其实有些佩服苏家的家教,竟然连小小孩童,都不曾吵着要吃东西。

    只是三王爷想起苏家老大人对他无事生非的弹劾,他的心里又硬了起来。

    苏家人心里都明白,三王爷是借着公事,来这一趟出心头的闷气。

    三王爷的心里面,多少还是有些得意起来。

    苏家也只有苏家老大人不知事,他看旁的人,就是小小幼儿都相当知事。

    三王爷很是得意摸一摸新培养出来的胡子,他的眼光落在苏家女子的身上。

    她们一个个挺直着身子,她们的眼光低落在近处。

    三王爷轻头眉头,他跟苏家老夫人一脸正色说:

    “苏老夫人,我做一回好人,跟你好好的说一说话。”

    此时,在人群里的苏青芷,赶紧跟旁人一样,快快抬眼去看三王爷一眼。

    苏青芷很快低头下来,只觉得传言不可完全相信。

    她以为会看到天人,结果只不过是一个生得比较俊美的白脸中年男人。

    三王爷自然感觉到苏家女子们望过来的神色,他很是自得的微微笑了起来。

    苏老夫人心里暗叹一声,又等了片刻,见到无旁的动静,她的心安下来。

    苏家老夫人自是不会相信三王爷的好心,然而他要开口说话,她也无法拦着不让他说。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648 
财富
3386850  
积分
1131494  
在线时间
402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9 
第二章 闹
    “外面有传言,苏家的女子美则美矣,可一个个天生古板无趣。”

    三王爷淡淡的开口说话,他静候片刻,等来的依旧是沉默。

    三王爷有些恼了,怎么这苏家的人,都跟苏老大人一样的如磐石。

    他笑笑说“大好的男儿,皆不喜身边人,是那般古板无趣的人。

    你们家的女子,成亲之后,只怕不会讨自已夫婿的欢心。”

    三王爷的话,让苏家人变了脸色,他总算听见下面有嘀咕声音。

    只是他很快的大失所望,那些声音很快的收敛住。

    三王爷瞧着苏家老夫人的眼神,格外的欢喜起来。

    他在这里说了这样的话,就注定苏家未嫁的女子,短时期内,只怕难以定下好的亲事。

    苏家老夫人淡淡的开口说:“三王爷,多谢你的一番好意。她们在你的面前,是用不着要多么的讨喜。

    至于传言如何,三王爷比我这个深宅内的老妇人,只怕是会感受得更加深一些。”

    苏家老夫人这么一说,三王爷想起因苏家老大人上书之后,传言越发传得没有边际。

    他怒瞧着苏老夫人,说:“老夫人,这样的话,你应该好好的跟老大人说说。

    我今日来是公干,我堂堂大男人,一番好意,你们苏家受不起。

    我岂会再跟你一个妇人在口舌上面争长短。”

    两位主事的人,再一次沉默下来,只是主堂的气息多少有些乱了起来。

    苏家已经有好几个到了婚嫁年纪的女子,她们的神色更加的苍白起来。

    苏青芷侧偏头去,她瞧见身边的姐姐苏青葙握紧拳头,分明是用力在压抑着内心怒火。

    苏青芷伸手悄悄的握了握她的拳头,苏青葙回头望见苏青芷眼里的担心神情,她冲着她安抚的微微笑了笑。

    苏青葙,苏家大老爷的嫡长女。今年,她已经十三岁,家里人,近来正在为她议亲事。

    苏青葙想一想三王爷的话传出去的后果,她的脸色微微泛白起来,可她改变不了什么。

    她很快的力持镇静下来,她的手轻握起来。

    苏青芷瞧着这般神色的少女,她的心里佩服不已。

    如果换成是她,在这样的年纪里,遇见这样的事,只怕一时收敛不住心情。

    苏青芷快快的抬眼瞧一瞧那明显满脸愉悦神色的三王爷,她在心里暗叹一声。

    她这一世的祖父,苏家老大人身为皇上重用的史官。

    苏家老大人对皇上对朝堂,他一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全心全意不计任何的得失做事。

    苏家老大人性情刚烈,在家里面,也常是板正着一张古板的老脸。

    苏家的老仆人私下里说过,苏家老大人年青的时候,他明明是纨绔性情。

    他是偶遇当今皇上之后,一年又一年,人到中年的时候,他和年青时完全成了两个人。

    苏青芷听说祖父再一次得罪权贵之后,便小心翼翼的跟家里人打听过三王爷这个人。

    安瓮城的人,提及三王爷,几乎都有一番话可以说。

    三王爷从年青到中年,从来就不是重女色的男人。

    他的家里面正妃侧妃随侍什么的,听说都是品貌顶尖的女子。

    只是这城里的少女们,有些是见不得三王爷的面,只要一见,就会有对他用上了心思。

    苏青芷悄悄再抬眼看了看三王爷,的确是中年美男子一枚。

    三王爷的眼神,恰巧的扫过来,他瞧见一个八岁大小的小女子,瞪大一双眼睛的神色,他的眼里闪过有趣的神色。

    原来苏家的女子,也不是一色的端庄,还是有小女子眼里闪烁着纯然的好奇。

    苏青芷不觉得,就这么一眼,三王爷能瞧见她。

    如三王爷那样的人,只怕眼里是瞧不见寻常的女儿家。

    天气炎热,三王爷侧头瞧一眼身后的人,低声吩咐说:“让人再查得仔细一些。”

    苏家老夫人在近处,自然是听见他的吩咐。

    她经事已久,她的心里明白,这一次只能让三王爷尽兴而归,才能消了他心头的气。

    幸好三王爷的品性,还不是那种直接上手灭家的人。

    一个时辰又过去了,苏家大大小小的院子,让人翻来覆去折腾过后,不曾翻出多余的东西。

    申时,三王爷一无所获的带队离开,他依旧是凛然不可侵犯的大义神情。

    苏家的人,从上到下,在心里轻松一口气之后,大家对着这样一位王爷,他们心里气得厉害,面上还只能端着,好好的送走三王爷一行人。

    三王爷走了之后,苏家老夫人有些坚持不住,她留下苏家大夫人说话,吩咐别的人,先去休息一会。

    苏家大夫人唐氏扶着苏家老夫人回到正房,扶持着她半躺卧在榻位上,她坐在榻边上。

    苏家老夫人瞧着她,低声说:“玉儿,葙儿的亲事,暂缓行事。”

    唐氏的闺名为玉,如今除去她娘家的人,在夫家,大约也只有苏家老夫人会唤一声两声。

    唐氏缓缓的点了点头,低声说:“母亲,三王爷来这么一趟,应该是消了许多的心气。”

    苏家老夫人缓缓的点了点头,低声说:“这一次,你们父亲是做得过了一些,难怪三王爷来寻事。”

    唐氏可不敢评说长辈的事情,她只是轻声说:“父亲大人,也是瞧着那些女子的父母,体谅他们为父母的心思。”

    苏家老夫人苦笑起来说:“三王爷这样的人,还用得去引诱人吗?”

    那样有权有势的俊美男人,只怕是老了,还是一样会吸引多情的少女们。

    少女们的痴情,那需要那人的眼神,只怕是那人的背影,都能招惹得人狂奔而去。

    苏家老夫人轻叹息着说:“你父亲大人自以为行了正事,却不知,他这样一来,会误了那些小女儿家的亲事。”

    唐氏立时明白苏家老夫人的话,只是那些小女儿家和家人惹下来的祸事,他们就要担着后果。

    闹出来风声的小女儿家家,有一个算一个,只怕是亲事艰难。

    仔细的想一想,苏家两代夫人都为她们叹息不已

    她们一个个原本会有的大好良缘,就这样损折在年少时的一时情热激动。

    苏家老夫人闭眼歇息之后,苏家大夫轻声起步离开。

    家里的事情多,她现在还不能休息。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648 
财富
3386850  
积分
1131494  
在线时间
402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9 
第三章 消息
    夏夜,月色朦胧。

    白日里喧哗的安瓮城,在夜里安静下来。

    只有苏家,在这一夜,大约是安瓮城里最无法安静的人家。

    风,轻轻的吹拂着。

    苏家内院一处小院子里面,一间闺房里的床上,一个小小身影在床上辗转。

    她已经辗转多时,双眼依旧炯炯有神。

    夜,太过安静,房里显得格外的炎热。苏青芷热得睡不了,她的小脸绷紧起来。

    她侧脸瞧一瞧那不远处榻位上,那个嘴里说着不放心她,一心一意要陪伴的小丫头常顺。

    她如今睡熟得如同小猪一样香甜,只怕在她耳边叫,也惊不醒睡熟的人。

    然而苏青芷瞧着她,心里却微微暖了起来。

    苏家那么大,她的身边,也只有这个天真不知事的丫头。

    朦胧的月光里,苏青芷在床上伸出双手。月色下,八岁孩童的双手,白皙而纤纤。

    苏青芷伸手盖住了双眼,她在大兴朝又拾了一回新的人生。

    苏青芷略微苦笑了起来,她是宁愿不记得前生的人。

    然而她的的确确记得上一世的事情,记得岁月流失里发生过的事。

    这种千千万万的人,都难得有一人得遇的奇迹。

    对她也不是一种善心的补偿,反而类似嘲讽的提醒。

    前一世,苏青芷直到活到最后的时光,方醒悟过来,她对得住身边所有人,独独对不起自已。

    她一直觉得她活在幸福的现实里面,然而最后现实告诉她,其实不过是各自的隐瞒和有条件的将就而已

    苏青芷轻轻打了自已一个耳光,这是上一世,她欠自已的耳光。

    她打得不重,更加象是要拍在心上的耳光一样。

    苏青芷苦笑起来,她再活一世,从婴儿起步,原本是再也不想做一个懂事的人。

    只是她在稍大之后,便明白,在这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人的朝代里。

    她又是活在苏家这般情形的人家,活着,她还是要做一个懂事的女子。

    在安瓮城里,提及苏家,大多数的人,都觉得苏家实在是积稫太深的人家。

    苏家老大人为史官,他是一个很愿意为民代言的史官。

    这些年,苏家老大人的官位一直不曾提升过,然而他依旧遇事直言,在暗地里,不知得罪了多少人。

    苏家早几代是经商人家,到苏家老大人这一代,他是家里独子,原本是会继续如此下去。

    只是他自小聪颖,因他性情纨绔爽直,苏家老太爷那时候,也只是想着让他好好玩上几年,再收心回来打理家业。

    苏家老大人一生所有的改变,都由认识年青的皇上开始。

    苏家老大人改了纨绔的行事,他一心一意读圣贤书。

    他原本就是聪明人,对学业上心之后,学业更是一帆风顺不同凡响。

    苏家老大人一路考试,再到他那一年的科考进士名次排在四十八名。

    苏家老太爷只觉得祖宗几辈积得福气,这一朝到了兑现的时候。

    苏家老大人在做史官之前,他在翰林院里官风不错,而且是朋友也多。

    自从他做了史官之后,他在官场几乎是没有了朋友。

    当然听说也不是一开始就没有朋友,要不然苏青芷父亲兄弟们岂不是婚娶艰难。

    仿佛是苏大老爷兄弟们成亲之后,苏家老大人上书越发的勤奋起来。

    此前,他是一年难得出声,现在是月月都有事要上书给皇上。

    苏青芷轻轻的叹一声,在这样安静的夜晚里,这声音显得有些大。

    然而苏青芷却明白,她只要不放火烧房,这个夜晚里,是不会有人来关注她。

    苏青芷是苏家老大人嫡长子苏镇磊的嫡次女,她的上面有兄姐一对,下面有弟妹成双。

    她在这个处在中间位置的孩子,在父母面前,因种种原因,实在不是一个讨喜的女儿。

    苏青芷初初的时候,还想过许多的事情。

    后面她面对现实的时候,觉得在苏家安分是最重要的事情。

    因着苏家老大人越年纪越折腾的性子,苏家别的人,最烦家里的人,有样学样跟着他行事。

    苏家之前是有些老底子,然而苏家老大人为官多年之后,那些老底子也没有太多了。

    如今,在安瓮城里的苏家,在城里的名气是有些大。一般为官的人家,轻易不会亲近苏家人。

    这一次,三王爷来过,把苏家各处院子败得景致全无。

    苏青芷瞧过自家小院子里面,那满满的断枝,还有花坛里的花,全变成花肥。

    她的房里面,瞧着还行,除去歪放了的东西,其实是没有什么损失。

    苏家大夫人特意派人过来跟她说:“先别理房里和院子里的东西,吃了晚餐,就早早歇息吧。”

    唐氏到底是苏青芷的亲娘,她就是不太喜欢这个女儿,应该关心的地方,她还是会随手关心一二。

    苏青芷觉得这样也好,她现在的心态,实在受不起虚伪的关怀。

    苏青芷用力的闭了闭眼睛,明天,苏家人还有得忙。

    傍晚的时候,苏镇磊兄弟三人相继赶了回来,他们的神色疲惫。

    等到他们从各自夫人嘴里,听到三王爷来过的消息之后,各自沉默好一会后,默然点头。

    这一夜,苏镇磊兄弟们聚在书房里说话。恰巧,苏家老大人不在家,他们可以说得晚一些再回去安歇。

    三位嫡兄弟向四位庶出的兄弟打听白日里的事情,他们各自说了回来后的事情。

    兄弟几人交换一下眼神之后,便面面相觑起来。各房的事情汇总出来,都不曾有大的损失。

    苏镇磊瞧着弟弟们面上的庆幸神色,他在心里轻叹一声。

    他提醒说:“父亲回来之后,只怕还是会上书弹劾三王爷的行事。”

    书房里的兄弟们,顿时苦着脸起来。以苏家老大人的性情,这一次的事情,他绝对是会上书弹劾三王爷。

    苏镇城很是不理解的跟兄弟们说:“你们说一说,父亲如今这般行事是为了什么?”

    苏镇磊黑着脸瞧着他,说:“自然是为了职守,为了忠心,为了公正大义。”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648 
财富
3386850  
积分
1131494  
在线时间
402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9 
第四章 学习
    天色还不曾明亮起来,小院子的门刚刚打开,一个青年仆妇快步行了过来。

    常顺难得的起得早,她刚刚梳洗过,正站在屋檐下,吹着清凉的她。她惊喜的瞧见她娘亲,便欢喜的迎了过去。

    青年仆妇伸手摸一摸跑过来女儿的头,她凑近她,低声说:“顺儿,主院传来消息,老夫人病了。你提醒九小姐。”

    青年仆妇瞧着女儿眼里懵懂的眼神,她的心里有些不太好受起来,其实她是舍不得女儿这么小就来服侍人。

    只是他们夫妻上面无老人,孩子们早些进来服侍少爷和小姐,也许是最合适他们的路。

    青年仆妇掩过眼里的心疼神情,她伸手为女儿快速整理了头,低声说:“你把话传给九小姐知晓就行。”

    青年仆妇走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院子里仿佛是少了人。

    她行到门口时,跟守门妇人低声说:“院子里还有的人呢?”

    守门妇人眼里闪过愤怒的神色,她低声说:“早几日,那两个心高的丫头,就寻了机会,跟夫人禀告,去了那位一直嚷着身边无人的姨娘处。”

    青年仆妇眼里闪过嘲讽的神情,她低声说:“她们以为这个世间,有几个如那个女人一样的女子会走那种运。

    你安心服侍着九小姐,我瞧着她是一个长情的人,她不会亏待身边的老人。”

    守门妇人轻轻点头,说:“九小姐年纪虽小,可是一直不是多事的性子,我跟着她尽心,日子过得自在。”

    青年仆妇轻轻点头,又跟她悄声说:“姐姐,我家顺儿年纪小,有能照顾的地方,你帮着多瞧一瞧。”

    守门中年妇人轻轻点头,跟她说:“你只管放心,我瞧得明白,九小姐是一个好主子。”

    青年仆妇和中年妇人告别之后,她赶紧往东园赶去。

    常顺在苏青芷的床前围绕走了好几个来回,都不曾惊扰到睡熟的苏青芷。

    常顺的心里急了起来,她娘亲交待的事情,一定会对小姐很重要。

    常顺伸出小手指去戳醒苏青芷的脸,被她很快的拍打过来,常顺一次又一次的轻戳床上人。

    苏青芷被烦扰的睁开眼睛,她瞧一瞧立在床边的常顺,这个六岁的孩子,明显是有些营养不良,她的人只比床高一个头。

    苏青芷抬眼望一眼窗外,见到天色暗,她颇有些恼怒的瞪着小丫头。

    “常顺,我不是跟你说过,你要是醒得比我早,你就自个先玩一会,别来吵我睡觉。”

    常顺听她的话,很是着急的冲着她摆手,说:“小姐,我也不想来吵你。只是刚刚我娘亲过来说,主院那边传来消息,老夫人生病了。”

    苏青芷听见常顺这么一说话,她赶紧的起了床。

    常顺赶紧去外面端水,苏青芷瞧见她往外走,赶紧跟她说:“我自个去外面洗刷,你帮我理一理床上。”

    苏青芷的芷园,两个大丫头走了之后,对她的生活起居是有些不太方便。

    只是苏青芷也不想催着补人进来,她想缓缓来,她想再来的人,最好是不把她这一处当成垫脚的地方。

    她把这个小心思悄悄的跟苏青葙提过,苏青葙的心里是恼怒苏青芷身边的大丫头,大不把苏青芷这位小姐放在眼里,竟然愿意去服侍一个姨娘。

    对两个丫头这般打脸的情形,她是谨记在心里,只是她想能护着妹妹一天就护一天。

    她笑着应承苏青芷的的要求,她笑着说:“我怕你舍不得她们两个,如今你自个想得通,我心里瞧着也舒服了许多。

    芷儿,你只管放心,这一次你身边的人,我跟母亲说一说,就由你亲自挑选,可行?”

    苏青芷轻点头之后,又瞧着抱住苏青葙的胳膊说:“姐姐,你要帮我一块挑人。我只选愿意去我那个院子的人,不要那些花枝招展的丫头。”

    苏青芷瞧得明白,苏镇磊夫妻的心里还是看重嫡长子和嫡长女,疼爱嫡次子和嫡小女儿,他们待她这个中间的女儿,夫妻两个都表现出淡意。

    苏青芷的心里有过失望,然而她很快的接受现实,她的一对小兄姐待她还是非常爱护和照顾。

    苏家是苏青芷眼里非常老式的人家,她的祖父苏家老大人在外面一向表现得道貌岸然,他在家里一样是娇妾常伴在身边。

    她的父亲是家里的嫡长子,自然身边除去她母亲这样一个嫡妻之外,妾室是免不了。

    苏青芷瞧过苏家大夫人面对妾室和庶子女的神态,她表现得体贴周全,仿佛是天然的善心向着所有的贤慧女子。

    然而苏青芷打心眼里不相信,她的母亲曾经对她的父亲,在情感上面,就没有过任何的幻想过。

    苏家老大人当年那样的家境,苏家老夫人年青时候,她的容貌一定生得不错,才会给挑选嫁进苏家来。

    当然苏青芷父亲的相貌,就是人到中年,也是有几分风流倜傥。

    有关苏镇磊夫妻的事情,在苏家是听不见任何的消息。

    苏青芷对他们夫妻的旧事,尽管是有着好奇,依着她现在的年纪,只怕也听不到几分消息。

    苏镇磊夫妻如今表现得相敬如宾,她常去东园请安的时候,都能见到苏错磊一个月里面,至少有一大半的日子,他是歇在东园。

    她是苏镇磊夫妻的嫡次女,在有些方面,他们夫妻是不会避讳她。

    苏青芷其实很是佩服这个时代的女人,她们的大度宽容,实在是让她惊讶再惊讶不已。

    苏家老夫人善待她的庶叔们,现在庶小叔子们成家立业之后,也是真正的敬重孝顺她。

    苏家老夫人在庶小姑们的亲事上面,从来就不曾真正为难过她们。

    当然相当苏家嫡女亲事的艰难,苏家的庶女的亲事,反而容易许多,她们挑选的空间太多。

    苏青芷三个嫡姑姑的亲事,听说那非常的让苏家老夫人费尽心思。

    当年苏青芷外祖母在三个嫡姑姑的事情上面,也是帮了苏家老夫人很大的忙。

    苏青芷瞧过苏家老夫人和苏大夫人相处的情形,她觉得这对婆媳是有真感情,两人面对着对方,都能够互相体谅相处。

    苏青芷努力借着年纪小这件外衣,多在苏家学习许多人情世故,这些东西,书本不会教,只能从现实中学习观察。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648 
财富
3386850  
积分
1131494  
在线时间
402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9 
第五章 乖顺
    苏青芷到苏大夫人院子的时候,苏青葙已经在院子里等了她片刻。

    苏青葙见到她行了过来,她上前伸手牵住苏青芷的手,姐妹两人一起往外面走。

    在路上,苏青芷瞧着行在身边温温顺顺的苏青芷,她忍不住提点她。

    她低声说:“芷儿,母亲其实喜欢我们跟她能再亲近一些。”

    苏青芷抬头瞧着她微微笑着点了点头,苏大夫人的确是喜欢儿女跟她亲近的人。

    只是她不喜欢苏青芷跟她去亲近,苏青芷的存在,仿佛是她心里的刺,总能提醒一些她想要忘记的事情。

    苏青芷曾经怀疑过,她会不会是苏大夫人的挂名女儿。然而家里上下人的口气,她的确是苏大夫人嫡亲的女儿。

    苏青芷偶然瞧过苏大夫人瞧着她的眼神,那双眼里满满的痛意和愤慨。

    虽说那是苏大夫人一刹那间的神色,苏青芷心里还是明白过来,她和苏大夫人只能做一对亲缘淡淡的母女。

    自那以后,苏青芷不再努力去亲近苏大夫人。有些人的不喜欢,是你做得越多,她越发得讨厌你。

    这种感悟,来自她的前生。

    这一趟再来,她不想再要强求而来的亲情,也不想再那般懂事去体贴人。

    感情只有顺其自然,从来没有强求而来。

    亲情一样有厚薄,这不是后天经营的问题,而是天生上面有得失。前生,她懂得时候,放下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人生已经飘忽而过最好的光阴。

    只是苏青芷欢喜苏青葙对她的关心,她笑着说:“姐姐,你放心,小九明白的,我会听母亲的话。”

    苏青葙只觉得这样的妹子可爱又懂事,只是母亲却待她总是淡了那么几分。

    苏青葙牵紧妹妹的手,她低声跟她说:“一会,在祖母那里,你跟着我。”

    苏青芷轻轻点头,这一会,苏家老夫人院子里的晚辈,一定是排着队想要进去探望。

    苏青葙是苏家这一辈的嫡长女,她在长辈们的眼里,多少是有些不同。

    苏老夫人的院子,在苏家最东边,院子是无门牌,家里的人,习惯称之为主院。

    听说苏家主院,曾经是有过园子的名号,后来为什么没有了?

    苏家无人敢去追问一二,只听说是苏家老大人夫妻年轻时的事情。

    苏家现在居住的院子,是由苏家老大人父母在旧宅的基础上,重新扩大整修过的院子。

    那时候,主院就是为他们独子准备成婚用的院子,想来一定是取过好听的院子名。

    苏青芷见到苏家老夫人的机会很多,一月里至少能见到苏家老夫人二十多次。

    苏家老夫人对礼仪规矩方面的要求来得轻松,一般的时候,她都是要求大家不必早到。

    她笑着说:“我年纪大了,大家轮流着来,我觉得热闹。大家挤着来,我觉得烦燥。”

    苏家大夫人因此给家里的人排了排日子,大日子,全家来请安,别的日子,大家轮着来给老人家请安,孙女们顺带轮着来陪伴老人家。

    相比苏家老夫人的开明风趣,苏家老大人给苏青芷的印象,就是一个特别古式的老男人。

    在苏家,苏家老大人的话,是容不得任何的不同意见。

    苏家老大人每个月总有几日,会在主院出现,别的时候,听说是在书房歇着。

    苏青芷的心里面,其实更加尊重品性良好的男人。

    然而苏家老大人是苏家的天,她自然是要敬着。

    再说苏家老大人的眼里,也未必会注意到她这样一个不打眼孙女的存在。

    她的喜乐悲欢,其实在多数的时间里,都是与旁的人无关,哪怕是亲人,也许也是无关。

    苏家的孙辈多,出色的更加多,如苏青芷这样平常不往在祖辈面前争风头的人,其实也是有。

    毕竟大家的年纪小,心思纯然,都还不知道讨好一个在家中掌权的祖辈,那些种种的好处。

    苏家嫡长房的子女,自然不同旁旁的人,苏青芷的兄姐就很受苏家老大人夫妻的看重。

    偶尔两位老人家的眼神,还是会飘到苏青芷的身上,他们总叹息苏青芷不如兄姐弟妹们出色。

    他们觉得苏青芷年纪尚小,那些话,自然是豪不顾忌的说出来。

    只是苏青芷在背地里照镜子,她五官生得还是沾父母长处的光,只是因为她现在年纪小,自然不如其姐姐苏青葙明艳夺目。

    姐妹两人行到主院门口时,已瞧见院子里满满的人,大家瞧见她们两人行进来,很自然的闪开了一条道。

    苏家老夫人房外候着的大丫头,她瞧见苏青葙姐妹两人一脸的笑,她迎上来说:“老夫人一直等着大小姐和九小姐来。”

    苏青芷紧跟在苏青葙的后面进了房,她听得院子里有小女子凑在一处,低声的说话声音,听上去,总是有些不平心。

    然而这就是现实,人的出生,有时注定一些事情,总是有优势和弱势。

    苏家老夫人待庶子们庶女们宽厚慈爱,可是她的心底里面,最慈爱关怀的还是她嫡亲的儿孙们。

    转过屏风,再行过外面的房,往里面进,苏家老夫人面色不太好的靠坐在榻位上,苏家三位嫡老爷夫妻还有几年嫡出年纪大的孙子们在场。

    满满一室的人,然而苏家老夫人还是抬眼瞧见进来的一对姐妹,她的面上露出欢喜的笑容。

    苏家老夫人笑着招她们招手说:“葙儿,芷儿,可用过早餐?”

    苏青葙轻轻摇头之后,她牵着苏青芷的手,上前关心的问苏老夫人说:“祖母,祖母你可用早餐?你现在身子舒服了一些吗?”

    苏青芷自然乖顺的跟在一旁连连点头,跟着说:“祖母,我和姐姐没有用早餐,我和姐姐想先来看祖母。”

    苏青葙和苏青芷在给房里的长辈们一一见过礼,她们姐妹很自然的候在苏大夫人的身后。

    苏家老夫人瞧着室内的人,她笑着说:“我这里没有什么事情,大夫说,我静修两天,就能缓过神来。老大两人留下来,我有事跟他交待,你们别的人,就散了吧。”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648 
财富
3386850  
积分
1131494  
在线时间
402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9 
第六章 说话
    苏青葙和苏青芷跟在长辈们的身后出了房,出来后,苏家的二老爷夫妻两人跟院子里的人,说了说苏老夫人平安的消息,他们劝院子里的人先回去。

    院子里的人慢慢的散去,苏镇平和金氏回头望着身后的两个侄女,夫妻两人交换一下眼神。

    金氏笑着招呼两个侄女和他们一块用早餐,苏青葙轻轻摇头,苏青芷瞧着她的举止后,她笑着也摇了摇头。

    苏镇平瞧着他们姐妹两人,他笑着说:“走,葙儿,芷儿,你们和我们一起去用早餐。”

    苏青葙和苏青芷都是非常听从长辈话的人,姐妹两人跟着去了二叔的院子里。

    苏镇平的性情相比兄长苏镇磊性情要随和许多,而他的妻子金氏的性情,相比她们母亲唐氏性情也温顺太多。

    苏镇磊和唐氏夫妻,在有些方面太过想像。苏家老大人和唐家老大人是同科进士,两家人是有机会相互结交。

    苏镇磊和唐氏在年少时候相识相知,两家人为他们定下亲事,在这个时代里面,是非常特别的缘份。

    他们之间不单单是媒妁婚姻,只是后来,还是变成这时代里大户人家一样的婚姻。

    苏镇磊有妾室,听说都是他自已相中的人,妾,都生有女儿。而他心里还有一对早亡的母子,这样的婚姻,在这个时代里面,大约是有太多的类似情形。

    唐氏纵然是以前深爱过他,如今余情只怕也不会太多。她现在是这个时代里的模范大妇,她淡然面对夫婿的妾室和庶女们。

    苏青芷却透过唐氏待她的淡然,觉得她现时的表现,都象是痛彻心扉之后的淡然。

    苏家的夫妻,几乎让苏青芷看不到这时代婚姻里的幸福,瞧上去,每一对夫妻都在人前装扮着恩爱的相敬如宾过日子。

    苏镇平和金氏算是苏家比较特别的例子,他现在没有妾室,可是他一样有通房,有一对庶子女。

    苏家老大人夫妻有嫡子三人,嫡女三人。苏家老大人另有庶子四人,还有庶女到底是多少,因为有外嫁的女,苏青芷分不清,隐约记得大约是六七八个。

    苏家老大人除去在公事上面老骥伏枥外,在私生活上面,一样是尽心尽力努力为苏家人口努力再努力的人。

    有他的带动下,就是苏家老夫人不插手儿子们房里事,他的儿子们在子孙大事情上面,跟他一样是拼了力去实现。

    苏镇磊和唐氏如今就有嫡子两人嫡女三人,他们最小的嫡女如今刚刚半岁大小,他们夫妻还年青,按这时代的生育水平,他们还有十年努力的光阴。

    苏青芷想起她的庶妹妹们,她的眉心就跟着跳起来,她实在不喜欢,她们小小的年纪,那心眼和心思就已经非常的多起来,而且是特别的会扮娇柔可爱。

    苏青葙轻扯一下苏青芷的手,经过昨天的事情,她其实不太想去面对家里人明晃晃的关心。

    苏青芷抬眼瞧见少女眼里的眼神,她抬头笑瞧着她说:“姐姐,我们一会去看君儿和荨儿。”

    苏青葙现在十三岁,她嫡亲的长弟苏丰道如今十岁,苏青芷现在在八岁。而苏丰君如今刚三岁,最小的妹妹苏青荨只有半岁。

    苏青芷和苏丰君中间隔了五年,苏青芷有时默然数一数,都知道只怕在有她的时候,苏镇磊和唐氏之间出现了大问题,以至于他们夫妻都待苏青芷有些不喜。

    苏青芷上辈子就明白一个道理,有些夫妻,他们只会爱他们情深时结晶,而不喜欢那情淡时的孩子。

    苏青芷有时透过叔婶们同情她的眼神,她也能感觉到她是猜到了事实的真相。

    苏青芷只觉得她出生在一个深坑里,苏镇磊夫妻两人的性情,大约只怕不会从自身寻原因,反而会迁怒到无辜的她。

    苏青芷暗暗的想,寻着机会,她一定要查一查当年的事,她就是受淡待,也要明白起因的来由。

    苏家的大事,她是参与不了。苏家老大人还不曾回来,可是苏青芷觉得他如果回来之后,只怕还是会再一次对上三王爷。

    苏青芷只要想起苏家老大人史官的身份,她只觉得他们这一房的坑其实不大,苏家老大人才是一个擅长给家里儿子们挖深坑的人。

    他在朝为官这么多年,他所生的儿子们,眼瞧着一个个还在七八九品的官位上挣指扎着生存。

    苏青芷这时候还不知道,其实苏镇磊七八年前不作得那样的厉害,他如今的官品不会行在目前这个位置。

    苏家的男人们,包括苏镇磊自已都已经瞧得明白。唐家是绝对不会伸手扶持一把苏镇磊,然而唐家则会在有机会的时候,他们愿意等待着苏丰道和苏丰君的成长。

    唐氏的名字为唐玉,就能知道唐家人的心里,她是怎么样的存在。

    唐家是大兴朝书香人家的传奇,他们家的子弟从来是以知事的一面出来行走,一个个身上自带清贵之气,又能接地气的生存。

    苏青芷是非常喜欢唐家的生活气氛,只是那到底是她的外家,她只能偶尔跟着母亲去小住几日。

    苏青芷想起唐家,突然记起来了,她仿佛很少见到苏镇磊和他们一起去唐家。

    而且在唐家的时候,好象也很少有人会去提及他,大家是习惯的避开那样的一个人。

    苏青芷暗自捏着手指,苏青葙低声问:“怎么了?”

    苏青芷抬头笑望着她说:“大舅母上一次跟我说,过几日,要来接我们过去的日子。快到那日子,只是祖母生病了,我们不能去,对吗?”

    金氏在前面听见她的话,她瞧着苏镇平低声说:“挺懂事的孩子。”

    苏镇平淡淡的扫她一眼,金氏立时沉默下来,她只能做自已的本分,多了,就是不好。

    苏青葙的眉头轻轻一抬,她转而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那时候,祖母一定好了,我们再多陪一陪祖母。”

    苏青芷只觉得这般好的苏青葙,最后不知花落谁家。她天生就是一个会说话的人,听一听她说的话,再想一想自个说的话,前世都白活了多少年。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648 
财富
3386850  
积分
1131494  
在线时间
402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9 
第七章 打算
    梨花苑,是苏镇平和金氏夫妻的主院,距离苏镇磊夫妻的东园,只有几步路的距离。

    苏青葙和苏青芷从梨花苑里,用过早餐出来之后,两人又去了东园。

    苏丰君早已经在院子里候着,他瞧见苏青葙和苏青芷来,他迈着小腿欢喜的迎上前去。

    他软软的小手,紧紧的牵住苏青葙和苏青芷,他仰头左右望着两个姐姐笑了笑。

    苏青葙弯腰把他抱了起来,他笑着贴了贴她的脸,他又转头跟苏青芷说:“九姐,来。”

    苏青芷笑着凑近他,他弯腰下来,用小脸贴了贴苏青芷的脸,他笑眼眯眯的瞧着她。

    苏青芷只觉得他那可爱的笑脸,实在是能够把坚冰给融化掉。

    姐弟三人去内院里,瞧了瞧睡熟了苏青荨,三人出来之后,苏青葙提议去她的院子里。

    苏丰君欢喜的拍了拍手,苏青葙留话给东园的人,三人往往外面走。

    苏青葙此时已直接吩咐身边的人,去看一看大厨房里面,今天有没有煮消暑的糖水。

    苏青芷微微的笑了起来,跟着苏青葙,她一样可以占到许多的生活便利。

    姐弟三人往内里走,一路上顺着树荫处走。

    苏丰君蹦跳着往前走,那小脸上都是欢喜的笑容,他叽叽喳喳的问着各样的问题。

    苏青葙都会仔细的回答他,有时会顺带为他擦拭一下脸上的汗水。

    三人走进明心园之后,苏青芷直接在院子里大树荫下椅子上坐下来,她轻轻的舒一口气。

    昨天夜里,她睡得晚,今天起得早,如今有些想睡了。

    苏青葙瞧着她的神色,她轻轻摇头说:“我让人搬一张躺椅来。”

    苏青芷轻轻的摇头说:“姐姐,我只是这一时的睡瘾,过了,就会好。我回去会午睡。”

    苏青葙瞧着她的神色,她轻轻的点了点头,昨天晚上,她一样睡得不太好。

    苏家这一次又是风浪平安度过,只是三王爷的话,过几天传出去之后,她的亲事,只怕是不会太过顺意。

    苏家嫡女的亲事,往往没有庶女来得平顺。上一辈苏家三位嫡女的亲事,就是一波三折最后成良缘。

    而庶女们的亲事,则明显是快速成事。苏家老大人当了史官之后,他嫡亲儿子的亲事,一样是难了起来。

    苏青葙眉头轻拧起来,她知道家里正在为她的亲事相看人家,如今这么一来,她的亲事,只怕是最难的事情。

    苏青芷抬眼瞧着苏青葙眼里的忧愁神色,她在心里轻叹一声,果然是少女已是识愁的年纪。

    苏丰君欢喜的在院子里跑来跑去,他跑过一圈之后,会跟两个姐姐说一说他的欢喜。

    其实苏家还是有跟他年纪相近的孩子,他仿佛更加喜欢跟两个嫡亲姐姐相处在一块。

    苏青葙颇有些关心的问苏青芷说:“芷儿,你在学堂里读书,琴棋书画可跟得上去?”

    苏家的孩子们,年纪稍大之后,都会在附近林家族学里读书。

    林家族学的名气不错,近几十年来,还是教导出许多人才。原本只是为自家孩子所设的学堂,只接受交好邻居家的孩子借读。

    如今则因为名气传出去,多了不少远处而来借读的孩子。林家族学是分男女,只是男子这边有名气之后,一样多了许多托人情要来族学借读女子们。

    苏青芷这样的年纪,林家小姐们不多,只有四个,小小班里,另外十个女孩子,都不是林家人。苏青芷很喜欢这种学堂气氛,她不用去感受那种林家人合起来排挤外人。

    听说当年苏青葙当年入学的时候,那时林家小姐们多,只有三个外来人。如果不是苏青葙本人够出色,为人又温和,自小和林家女子交好,只怕也会象另外两个外来人一样,最后快快的归家去。

    苏家男孩子们六岁会入林家族学,而女孩子则是七岁或八岁入族学。苏青芷去年入了林家的族学,在女子部读书。

    苏青芷这时候听苏青葙的话,她很自然的微微皱了眉头,她大约在琴棋书画这些方面实在是少了那天分。

    她是会弹琴,只是夫子说,她的年纪太小了,只怕是体会不到琴谱里意思,所以她一心一意只顾着看着琴谱弹完了事。

    夫子专门跟她说:“苏同学,你可明白春天有春花开,夏天有夏风过,秋天有果子用,冬天有火炉烤的种种欢喜之情?”

    苏青芷自然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她很有些羞愧的跟夫子说:“夫子,日后,我会放慢些弹琴。”

    苏青芷弹琴,夫子也说不出她有多少错的地方。她是处处都跟着谱子走,然而她的琴声里只听得见着急的声音,听不出那缓缓的情意。

    苏青芷自然明白她的不足之处,她的心里面,大约是少了那么一份享受生活的韵味,她的心里面,对任何事情,都抱有一种完成任务的态度。

    苏青芷抬眼瞧着苏青葙低声说:“夫子说,我太过心急了,不曾体会过春花秋月的美妙,让我有空的时候,可以多多体会一下。”

    苏青葙几乎是手把手教导过苏青芷弹琴,同样的琴谱,苏青葙慢慢的舒展开去,听上去琴声美妙动听。

    苏青芷初初上手之后,苏青葙还能听得出几分美妙出来,可是越到后来,她一样是在弹琴,那琴声就显得激越而高昂,听上去,就是有人在追赶,她拼命在前面跑的急促劲头。

    苏青葙这个姐姐是琴棋书画样样佳的人,三年前,她从林家族学出来的时候,那些夫子们都惋惜不已,只觉得苏大夫人为人太过古板,白白浪费这样的一个好女子的才华。

    然而苏家大夫人早早说过,她的女儿只在林家族学里读书到十岁,过后要归家来,学习女子应该学习的技艺。

    如今林家族学的夫子们,还会关心的问及苏青葙的事情,知道她在家里事情多,琴棋书画上面不曾多花心思,她们一个两个都是惋惜不已。

    而苏青芷则觉得苏家大夫人在这方面做事极其的谨慎,林家的族学里,瞧上去规矩分明。

    然而这个时代里,有些少年男女还是早熟的厉害。

    苏青芷便瞧得明白,有些人家过了十岁的女子,还继续在林家族学里读书,其实是有别的打算,想来她们大人的心里面,一样是有别的打算。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648 
财富
3386850  
积分
1131494  
在线时间
402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9 
第八章 痕迹
    苏青葙见到苏青芷的确是一脸不在意的神情,她的心稍稍的放下来了。

    她不是那般好面子的人,在她的心里面,苏青芷是非常聪明的人,只是她的心思没有用在这上面。

    苏青葙想一想她听林家女子提过的闲话,她眉头轻皱起来,低声跟苏青芷说:“你性情好,可是跟人交好,你要分人来。

    那些只是想借着你认识林家人的女子,你可别一门心思的去待她们好。”

    苏青芷抬眼瞧着她,凑近她的身边,见到苏青葙还是一脸不会多说的神色,她伸手扯着她的胳膊轻摇起来。

    这一招学自苏丰君小孩童,他每次要苏青芷帮他做事,就是这般亲热的摇头她的胳膊,直把她的心摇得软和起来。

    苏青葙瞧着苏青芷嬉皮笑脸的架式,她伸出食指轻戳她的额头,叹息说:“芷儿,你怎么不跟姐姐学习好的东西。你一个劲瞎跟着君儿学这些上不了台面的撒娇手法。”

    苏青芷瞧着她只是笑,见到她满脸不赞同的神情,她赶紧笑着解释说:“姐姐,你跟我说过,有用的东西,多学一学,用得上就用,用不上,存着,也不会有错。

    弟弟别看年纪小,可是他聪明啊。”

    苏青芷原本是有心想要跟苏家的姐姐们学一学,可是她们从小就是小大人的举止,比她这个前世多活了三十多年的人,还要显得古董有礼节。

    苏青芷再活一世,可是想潇洒的活一世,不想再拘谨着,事事遵从别人的心意活着。

    当然她的这个美好想法,很快就给现实一巴掌击碎。

    那几年,苏镇磊和唐氏夫妻不合,两人背着人的时候,互相是冷脸相向。

    苏青芷是做过两年真正的孩童,只是在苏青芷两岁的时候,因为仆妇照顾不周,她在病中做梦的时候,梦见到前世的事情。

    她是给惊吓得一身大汗之后,她清醒过来,病好了,人却显得木了一些。

    常顺的娘,那时候给苏大夫人派来照顾她,她反而觉得这样的苏青芷身上有唐家人的气质。

    苏镇磊和唐氏都不喜欢苏青芷这个女儿,然而他们到底是她的亲生父母,在她生病的时候,夫妻两人还是担心不已。

    只是等到苏青芷病好之后,这对夫妻待她又象从前一样的冷淡。

    唐氏的身边,是离不了常顺的娘,她只能派两个成事的仆妇来照顾苏青芷。

    而经这一次的事情,唐氏多少还是对苏青芷上了一些心,有时会让过来照应苏青芷。

    苏青葙和苏丰道姐弟经这一次的事情后,两人对苏青芷一样的上心了,姐弟两人时常来照看她,就怕仆妇会待她不经心。

    苏青芷是因祸得福,她记起前世的事,这一世父母待她是有些冷淡,可是却没有放弃她不管。

    而自家的嫡亲兄姐,这一次是真正的待她上心,只是也有不好的地方。最初两年的时间,他们总是担心她会不小心生病,就那么的没有了。

    当然最大的好处,是让所有的下人们明白过来,苏青芷就是不得苏镇磊和唐氏的喜爱,她也是他们嫡亲的女儿,容不得下面人的怠慢。

    苏青芷其实庆幸在那样的年纪想起来,虽说她错过了了解苏镇磊夫妻交恶的真正原因,可是她到底从一些细碎的事情里面,听说了一些事情,多少猜到事情的本源。

    唐氏嫁进苏家来,她带了六个丫头,在成亲几年后,其中五个丫头都相继在苏家挑到合适的小厮婚配,只有一个机灵的小丫头,一时之间没有寻到合适的人选。

    唐氏喜欢那个丫头的机灵,也觉得她为人处事机灵,在苏镇磊在房里的时候,她从来不会出头来做事。

    只是她从来不曾想过,在她没有瞧见的地方,那个丫头无数次跟苏镇磊默然表过佩服喜爱又不敢求取的深情。

    苏镇磊这样的人,那里瞧不明白那个丫头的眼色。只不过他和唐氏两人有感情,他不想伤了她的心,就由着那个丫头白抛媚眼。

    然而苏家这样的地方,苏镇磊这样的人,他守得了一年两年三年,却终究在唐氏怀有苏青芷的时候。

    在书房醉酒,与前来传话的那个丫头成就好事。又在那个丫头的哭求之下,一直等到她的肚子隐瞒不了,他才把事情说给唐氏知晓。

    唐氏也算是身子骨不错的人,在那样的时睺,她不见那个丫头,只是把事情传回娘家去,然而直接把那个丫头交给苏家老夫人处理。

    苏家老夫人问过唐氏的意思,把苏镇磊要提那个丫头做妾室的意思,直接压制下去。

    苏镇磊因此来寻唐氏吵闹一番,恰巧此时唐家老夫人带着儿媳妇来看女儿。

    当时如果不是苏家老夫人听到消息赶了过来,在她的拉和下去,又因为孩子们的关系,两家人没有伤了和气。

    而苏家的人,因此自然恶了那个丫头,苏镇磊此时大约是给石头砸了脑子,反而待那个丫头体贴起来。

    唐氏这样的人,就是苏家封锁消息,她那有不知情的时候。夫妻两人情冷,以至于苏青芷出生之后,苏镇磊都不曾面见过她。

    直到苏青芷两岁的时候,她生大病差点活不下去,苏镇磊才来见这个女儿。当然他们夫妻冰冷两年的关系,稍稍的好了一些。

    就在这两年里面,唐氏大约是给苏镇磊伤透了心,只要苏镇磊透出对谁有心,她都会为他抬谁为妾,只有那个生了一子的丫头,一直做着通房。

    苏青芷瞧着这对夫妻仿佛斗气一般的举止,再听着下人们提及那个丫头,因为生孩子的时候伤了身子,如今大约是有些不行了。

    苏青芷的年纪小,可是她到底是会说话的孩子,下人们是不会在她的面前提及太多的事情。

    后来,苏青芷病好没有多久,就听人说那个孩子生病了。那个孩子没有苏青芷这般的好运气,他很快就给病没有了。

    而那个丫头则因此也跟着很快就没有,那个丫头的娘家人,最后把她的人和东西带着走了。苏青芷曾经偷偷瞧过苏镇磊的神色,他的面上,好象没有什么伤心的神情。

    那个丫头和那个孩子的事情,后来在苏家主人们的不喜下,下面的人,自然不敢多提及起来。时日一久,那一场事情,大约只有当事的人,心里还有痕迹。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648 
财富
3386850  
积分
1131494  
在线时间
402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9 
第九章 亲手
    苏青芷那个时候,已经做好随时要面对宅斗的心里准备。可是转眼之间,宅斗的起源人,就这样的消失了。

    而后苏镇磊反而有些象是浪子回头一样,重新想与唐氏修复夫妻关系。只是此时他有妾室多名,已和她们生有庶女三名。

    唐氏自然是冷淡对待他,只是苏家老夫人欢喜他们夫妻能够有和好的机会。

    苏家老夫人亲自来和唐氏悄悄的说过话,她劝唐氏放下过往的事情。或许有相同的经历,婆媳两人最后出房的时个,两人的眼睛都微微的红了。

    苏家老夫人很快出手打发掉苏镇磊身边不曾生育过的女人们,只留下那生过三个庶女儿的姨娘。

    苏镇磊仿佛重新变回那个专一难得的好男人,而唐氏在人前又做回那个大方得体体谅的好妻子。

    苏丰君在这样的情形出生,苏家上上下下都欢喜不已。苏青芷也很喜欢这个弟弟,有他之后,大房的生活气氛总算轻松了许多。

    苏镇磊和唐氏两人的关系,瞧着是融洽了许多。两年之后,他们再有一个女儿苏青荨,如今才半岁大小。

    这几年里面,苏家的人,都清楚的知道大房里的妾室,都只余下了名头。

    大房无宅斗,别房纵然有宅斗,与苏青芷这个隔房的侄女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苏青葙尽管有些暗忧亲事,可是到底她的年纪还是不大,有苏青芷有意无意的招惹,又有苏丰君童真童趣,她很快的开怀起来。

    主院这边,苏家老夫人面对长子夫妻,她的面色却明显凝重起来。

    苏镇磊瞧着她的神色,他笑着宽抚说:“母亲,三王爷那人是君子,来过这一趟之后,轻易不会再来吵扰妇孺们的安静。”

    唐氏微微低垂眉眼,只怕三王爷当然也会息事宁人,而苏家老大人却不会就这么认了帐。

    苏家老夫人着急起来,她用手轻轻捶打着榻位,低声说:“你们的父亲,岂是轻易会放过眼前的机会,只怕是他回来之后,还会继续弹劾三王爷。”

    苏镇磊默然下来,以苏家老磊人的禀性,他的确是会做这样的事情。

    然而子不言父之过,何偿苏镇磊也不觉得苏家老大人在公事上面有过什么真正的大错,

    苏家老夫人瞧着长子轻摇头不已,她伸手去握了唐氏的手,说:“玉儿,你有空去你娘家的时候,请亲家劝一劝你公公,他继续这样下去,对道儿他们将来的官路有大的影响。”

    唐氏苦笑起来,她的长子如今才十岁,而等到他成长起来,苏家老大人在官场的影响其实已经少了许多。

    然而她不能驳了苏家老夫人的话,她轻轻点头说:“母亲,你只管放心,我会跟我母亲说一说。只是我父亲那人,他为官一向端直,只怕是不太会劝人。”

    苏家老夫人和苏镇磊交换一下眼神,那位唐家老大人为官与端直挨边不多,只是他会审时度势的做官,他在官场人脉相当的深广。

    苏家老夫人伸手拍一拍唐氏,说:“玉儿,只是希望你父亲瞧在孩子们的面上,能劝则劝,实在劝不了,也只能这样了。”

    唐氏轻轻的点了点头,苏家老大人怎么会轻易受人劝的人。当然唐家老大人私下跟女儿说:“亲家老大人虽说很会惹事,可是他一向是聪慧的人,他惹不了什么大事,就由着他去吧。

    皇上现在愿意听亲家老大人的上书,自然会许他一家大**安。再过几年,亲家老大人年纪大了,只怕火气也不会这样大了。”

    唐氏的母亲,则在私下里跟唐氏交了底,要她不要在父兄面前为苏镇磊说任何的话。唐家当日不曾劝她和离,完全是为外甥们着想。

    如今他们夫妻重修旧好,可是在唐家男人们的心里面,苏镇磊是不值得他们去相信去认同的人。

    唐氏默然的认同娘家人决定,苏镇磊当年既然已经变心移情,那么有些后果,他自然就要承受下来。何次况她认为苏镇磊有本事,就自已往仕途上面发奋去。

    唐氏瞧着苏家老夫人明显想要跟苏镇磊单独说话,她笑着寻一个机会出来了。

    唐氏走后,苏家老夫人眼里含着深深的伤情。几年下来,她看得明白,唐家人是绝对不会扶持苏镇磊去多行一步。

    她瞧着苏镇磊轻摇头说:“玉儿待你,再也不如初嫁来的那几年一往情深。”

    苏镇磊的心里如何会不明白,他瞧着苏家老夫人低声说:“母亲,唐家那边待家里的孩子们还是很疼爱。”

    苏家老夫人轻轻的点了点头,她轻轻叹气说:“不怨他们会如此作法,我也是有女儿的人。玉儿当年嫁进我们家来,那时候,唐家和玉儿都是相信你,相信你会待玉儿一直好下去。

    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我怎么也想不到,你会给一个丫头迷了心眼。后来玉儿明显是放纵着你,那时候,我就明白过来,她待你,还是心淡了。”

    在苏镇磊夫妻关系上面,苏家老夫人是明白儿媳妇的心思。只是她的心里,还是希望他们夫妻还能走回到从前那样伉俪情深的时期。

    苏镇磊在这一桩事情上面,他的确是不知如何跟苏家老夫人去解释,就是他自已想起来,他也不觉得他待那个女子能有几分的深情。

    可是他的确是怜惜了那个女子为人奴婢的不容易,他的确是在唐氏面前隐瞒与那个女子之间的事情。

    他和唐氏面上和好之后,夫妻之间从来不提那几年的事情。而他的心里面明白,唐氏的心,如今他是那心墙的外面人。

    唐氏如今待他面上还是不错,可是他是享受过她好过的人,自然分得内外的区别。

    从前她待他,那是事事仔细亲力亲为。如今她待他,嘴上依旧事事事周全,然而事事由着丫头们去安排。

    这几年,唐氏不曾为他做过一件衣裳。哪怕是她极其不喜欢的女儿苏青芷,在一年四季里面,她还是会亲手为她做上一两样的衣物,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