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2 | 浏览:6001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奕奕清芳》作者:顺妞(原创首发已完结21万字) ... [复制链接]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43 
财富
9612  
积分
2911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1-22 



《奕奕清芳》
第一章    喝酒
  刘清芳遇见杨浩宇的时候,她三十岁,带着两个拖油瓶,在一座熟悉而陌生的城市里,寻找歇息的地方!
  “姐们,迟到了?!”杨娇边说话边卖弄她那新做的睫毛,像把大扇子一样忽闪忽闪的。
  刘清芳也学着她眨眨眼,把身上的大衣脱下,露出了杏色的紧身毛衣和一条黑色大伞裙。她把手放到裙子后面一压,刚想坐下。
  王婷立马出声阻止:“想坐下?嗯,那就从实招来,为什么来晚了?”
  张淼淼也不甘示弱:“要是不招,那就老规矩!”
  待她说完,刘清芳低头看了看,面前矮几上的酒杯,在说与不说之间,她更愿意喝酒。喝酒要看在什么地方和什么样的人喝,同这群酒鬼在一起,她光是坐着都觉得惬意。
  临近下班的时候,店里来了一个人,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问价格,意思是他们家新装修房子,还有很多东西没买,意思他是个大客户,刘清芳一遍遍看手表,一遍遍翻白眼,面前的人还是自说自演了将近一小时。这不算事,说与不说没啥区别。反正面前的姐妹们,就算你说了啥惊天大事,这酒还是会耍各种花招灌到你的肚子里去。
  刘清芳直白的说:“那就老规矩吧!”既然来了这里,当然是怎么高兴怎么玩。
  角落里一直没做声的秦沁,开了口:“这酒是张淼淼调的。”张淼淼一直混迹于酒吧,交了好几个调酒师男朋友,这调的酒就和遇到的渣男成正比,渣男有多渣,酒就有多么差。
  果然,张淼淼听完秦沁的话,生怕刘清芳会反悔样,立马就站起来,走到刘清芳身边,拿起酒递给她,示意她拿高,“你看看这颜色,多亮眼。”然后又让她挪到鼻子下面,“你闻闻看,多么香,勾人得狠,是吧!我敢保证,你下次还会想喝,你放心,这酒我只调给你一人喝!别人我都不给。”说完还嘻嘻的笑起来,露出一副你赏赏脸的表情。
  刘清芳看了看张淼淼,又看了看旁边两个想看好戏的人。心想:这张淼淼调的酒,喝完了家都不知道在哪。自己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
  她知道,这酒要是自己不喝,秦沁立马就会倒掉。秦沁这人忒讲究,人生准则:吃好,喝好,玩好,不勉强自己,也不勉强他人!
  好赖总归要喝,这年头傲娇给谁看呢!
  “嗯…”刘清芳深吸一口气,“确实挺香的,这颜色也确实好看。”张淼淼这酒调的就像宝石一样,七彩斑斓的,卖相还是不错的。她把酒一口气倒进了嘴里,火辣辣的,透心凉的,各种乱七八糟的,顿时在胃里翻腾起来。
  张淼淼一看刘清芳赏脸了,立马高兴的吆喝大家给刘清芳递杯,这老规矩是,谁来得最晚,便自罚三杯,每人一杯,四个人轮下来就是十二杯。
  十二杯酒下肚,刘清芳觉得这肚子都不是了,难怪秦沁宁可多喝,也不愿意喝张淼淼调的酒。这滋味……
  大家见刘清芳喝完了,都又倒酒轮番喝起来。这气氛便热闹起来,疯女人疯女人,越疯这女人味才越浓。
  秦沁坐在一边,看着刘清芳发红的脸,关心她:“你没事吧?”
  刘清芳甩甩头,看向秦沁:“没事!不过今天这酒你该喝喝看,我可从没有见你喝醉过呢?”
  “就你的道行,想看我喝醉了,估计,此生都没希望。”秦沁鄙视道。
  刘清芳又甩甩头,好像越甩越晕:“哎~我这酒量真的还要再练练才行呢?”果真上头了。
  “淼淼这酒叫失恋酒,上头快,下得也快。你要是有个什么烦心事,随便喝喝还可以,真要练酒量,得在家里喝点白的。”像刘清芳这样的小白兔,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姐们,喝多了才好办事呢,听说缤纷又来了好多新人,就你好的那口。”王婷凑到中间神秘兮兮的说。
  刘清芳眯着眼,装懵:“什么我好的那口?”
  秦沁拿眼瞪王婷,没好气的说:“又来,你要玩自己玩。”刘清芳不喜欢那些,她不想勉强她。
  这几个人里要数刘清芳耳根最软,无论怎么软磨硬推的,她不喜欢的总是有理由推掉。刘清芳虽然出来玩,但是除了喝酒外,其他的一律不沾。
  “没事,以前她也不是没叫过的。”刘清芳使劲眯了一下眼,又甩了两下头:“我好像真的上头了,先出去透口气!”其实她就是想躲一下,这几个女人胆都大得狠,挑到喜欢的人,还要上下其手,看性格对不对胃口,才肯罢休。
  杨娇一见刘清芳又要躲出去,就拉住不让走,张淼淼忙出来解围,以报刚才赏脸的恩:“让她出去,让她去,她最多五分钟就回来!我调的酒我最有分寸的。”
  刘清芳无奈的笑了笑,这围解得…
  缤纷KTV位于城中区最热闹的位置,旁边同类型的KTV多不胜数,可唯独缤纷最红火,来玩过得人都知道,缤纷的得意之作便是二楼和三楼,女客来了基本在二楼,男客则分到三楼,女客的服务生是男孩,男客的服务生是女孩,更重要的是,走廊是波浪形的,每一个拐弯处会有一具仿真假人,只露出腹肌,触感好比真人一般。三楼则是女人,具体什么样,刘清芳没听谁说过,或许是她们没告诉她也不一定。
  二楼九个男人,三楼九个女人,人称缤纷为十八罗汉。
  出了包间,刘清芳避开要入包间的服务生们,便走到外围,去观看楼下舞池里的人,震耳欲聋的声音,时近时远,眼皮都快撑不起来。
  她一直觉得自己很大气,却没想到只要跟铺子有关的事,她都会很在意。居然为了那胡搅蛮缠的,又不买东西的人,白白生了半天气。出了门等了半天都没有车,在公交车上摇摇晃晃了半个小时才到。不知道这张淼淼往里面胡乱加了多少东西,这酒确实不能喝,上头上得太快。刘清芳不想回到包间去看他们你侬我侬的,便摸索着去洗手间待会。她以前常这样做,把盖子放下,用卫生纸把头垫一下,靠在墙上。
  刚在墙上靠了没一会,隔壁间里就传来不和谐的声音,刘清芳觉得有些恶心,用力敲了敲隔间,没想到声音却越来越大,她看实在睡不下去了,就走出去在门口大叫:“隔壁的酒店,经济又实惠,钟点房才六十。”开不起房,在厕所里,空间有限,能施展得开吗?
  里面有男生传出来:“妹子,一起玩呀!”说完还哈哈大笑起来。
  这世道,世风日下,以前看美剧的时候,看着那些人认识不到五分钟便能滚到一块去,她觉得不思议,还跟李子栋说,这电视拍的都是假的吧,又不了解别人,万一有病什么的。她还清楚的记得李子栋当时说,这男人就是这么回事!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受这连一分钟都没有认识的人的邀请,哈哈哈,她根本就不想去想,谁是谁非,都已成为过去!
  走到水池边,用水使劲的拍脸,好半天人才清醒一下。得要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哪怕就靠一会儿也好,这脚就像踩棉花的,她就在那清醒的一瞬间想。
  九曲回廊实在名不虚传,装修公司完全是堆金子,金色的玻璃,金色的压边,连灯光都是金色的。刘清芳看了一下手表,出来快二十分钟了,应该差不多了。她扶着墙壁,慢慢往前摸索着前进。没走几步就抚上了墙壁边的假人,她胡乱的往肚子那里摸了几下,果然弹性好,她使劲压了压,居然像人的肚子一样,还可以弹回去。这有钱人的世界果然不懂。身旁的这具假人身上还套了一件黑色的服,刘清芳用力的推起假人身上的衣服,刚好推到了胸肌上,她使劲在胸肌上拍了拍,用力抓了一下,自言自语到:“居然比我的弹性都好,唉~”她实在站不住了,便把身体靠在假人身上,低下头,发现这假人身上还造得有人鱼线,她用两手慢慢的描画了一会,才发现这假人造得实在太真实了。
  “还想看哪里?”
  半梦半醒间,耳旁居然有声音传来。刘清芳迷迷糊糊点点头,忽然又觉得不对:“你不是假人吗?”怎么还可以说话,唉~肯定是自己喝太多了,连耳朵都能产生错觉了,刘清芳如是想。
  “有这么好弹性的假人?”头顶上继续有声音传来,听不出情绪。
  这一遭,刘清芳立马就知道摸错了,自己是白占了别人便宜。扮猪吃老虎,是她的长项。她不动声色的直起身,立马开跑起来。九曲回廊根本不用跑,稍微走快一点,后面的人就看不到前面的人。刘清芳是怕万一,别人要自己负责,赔偿,或者摸回去,这其中任何一种都不是自己想要的!
  回到包间,惊魂未定的刘清芳连忙拉起王婷,慌里慌张的问:“王婷,这缤纷的十八罗汉是不是真的?”
  众人一听十八罗汉这词,立马都望向她,纷纷不解她为何这样问。
  刘清芳觉得有些兴师动众样,就淡了语气:“刚在洗手间里,听到有人这样说,我就问问。”
  旁边有服务生道:“这十八罗汉是真的,但是只在重大节日,或者有人包场的时候,公司才放出来。”
  言下之意很明显,这下,换成刘清芳彻底懵逼了。
 
  
  
  



转播到腾讯微博 收藏2 支持0 反对0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0796  
精华
帖子
175 
财富
1332  
积分
279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7-11-20 
哇,91新的原创写手嘛。哈哈。有新文看了,每日更新哦。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5989 
财富
34748  
积分
168763  
在线时间
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11-29 
虽然只有一章,但是楼主文笔不错哦。继续加油。哈哈哈。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1189445  
精华
帖子
828 
财富
7498  
积分
1728  
在线时间
5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9-30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43 
财富
9612  
积分
2911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1-22 

《奕奕清芳》
第二章 小七哥
        刘清芳背着身子,蹲在门口整理货,小件的需要数个数,然后上货架,剩余的则入库。
  正聚精会神的点了一半,刘清芳觉得耳边,忽然传来“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后背还有时重时轻的压力,她轻轻的转了一下头,发现在自己的肩膀处,有巨大的獠牙及那像布袋一样的舌头,刘清芳轻呼了一下气,不敢大动作,以防激怒那不明生物。
  她只好用眼角观察四周,可是眼珠子转来转去无数趟,也没有发现什么人。这么大一条狗,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趴到自己身上,时间慢慢的过去,那条狗像是被摄入了定针一样,除了会“呼哧”的喘气,丝毫也没有要下来的意思,店里的小工这会送货去了,早知道自己去送就好了。
  她也不敢乱动,害怕这不明动物一不高兴,就咬断了她的脖子。背上的衣服被汗水打湿了,腿也开始发麻,身体已超过极限……
  刘清芳开始用笔写数字,那是银行卡的密码,她写得有些潦草,她还有些担心,会不会有人能看懂,她想了想,又把重要证件的位置写出来,但愿会有人能帮助她的孩子找到这些……而后还有什么呢?她还在思考……
  “哈哈哈,哈哈哈,Lily,赶紧过来!”张昀先笑的肚子都开始直不起来。刘清芳太惜命,从来不会反抗。
  后背上的狗,一听到召唤,立马就跑走了,刘清芳顺势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喘气。
  她一回头,只见靠在旁边电线杆上的张昀先捂着肚子,笑的丝毫没有形象。
  她实在不敢对他发脾气,只恨自己运气不好!
  张昀先家在市场下面配货,有关系网,所以生意做得得心应手。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六点,一天净收入七万。人称老张“七哥”,张昀先为“小七哥”。
  七哥四十岁那年,喜得贵子,所以对小七有求必应,小七无法无天,恶名在外,市场里多数人远远看到他过来,立马就会躲起来,他就是瘟神!
  “七哥!”刘清芳恭敬的叫了一声。她又转过头来,往周围看了看,附近的店铺门口都有人在张望,果然刚才那么长时间,都没有人来救自己,原来大家都知道是张昀先来了。
  张昀先胡乱的点了点头,大步走过来,一手还捂着肚子。“来,我看看,你在生死关头,又做了什么?”刘清芳总是会给他惊喜。
  她挪了挪腿,准备站起来,却发现那人一样高的动物,又出现在自己面前和自己的头之间只有一掌的距离。不敢挪动头,只能用眼神询问张昀先。
  张昀先这会只顾着看,刘清芳刚才在本子上写了什么东西,没有注意到卢丽对刘清芳的虎视眈眈。他拿起刘清芳的入库单,潦草的字迹,前面的看起来像数字,乱七八糟的不知道是什么,后面还有几个字,“床王扣?嗯,是什么东西?”
  等了半天见刘清芳没有说话,他才把眼神回到刘清芳身上。此时的刘清芳就像水老鼠一样,头发湿哒哒的贴在脑门上,额头都是汗珠,脸憋得通红,大气也也不敢出。
  张昀先立马大声呵斥,“滚一边去,没眼色的东西。”说完还用脚胡乱踢。
  刘清芳觉得倒了八辈子霉才会遇见这种人,上次放了二十几只吃饱了的老鼠,和一只饿了两天的猫,在她的店里,害她和小刘两人整理了一个星期,才让店铺恢复原状。
  上上次,放了一个婴儿啼哭的录音在她店里,半夜里保洁把派出所的人招来,让她被教育了半天,她把门打开,愣是找了一晚上,才找到声音源。那录音器人一走近了,婴儿啼哭声便停了,人走开了,那婴儿啼哭才慢慢的响起来,无比折磨人。
  这次是一条巨型宠物,不是她不敢反抗,而是她知道,反抗了,张昀先还有后招。这市场里被他调教过的人,多不胜数。
  万一这巨型宠物也是饿了好几天的……怎么办?她可是连病都不敢生的。
  张昀先一面骂,一面用脚踢Lily,模样有些气急败坏的,刘清芳觉得Lily没有完成,张昀先布置的任务或者是他心情本来就不好。但这些本就与她无关,她连走带爬的上了台阶,店里面有人在看卫浴,小刘正在给别人做介绍,还好背着门,没有注意到刘清芳此时的狼狈。
  刘清芳坐下来缓了缓气,又把开水倒出来,慢慢的搽了搽脸,把头靠在凳子上。小刘的业务能力很强,客人不一会儿,就笑着交了定金。小刘喜滋滋的拿着钱,才发现刘清芳进来了,便朝刘清芳走来。
  “芳姐,客人说周六安装,先交了一百块定金,余下的安装好后再交。”他每做成一笔交易,语气都是这样轻快!
  小刘家里有个叔叔,在食品区,却连一个小工的活都不想给他做。恰逢刘清芳招工,他一上门来,直接就问,你看我能干活吗?到现在刘清芳都记得,小刘问这话时的眼神,试探中又带着坚定。
  三年前的小刘,又矮又瘦又黑,远没有现在精神,刘清芳随意的点了点头,小刘便一直干到现在。患难之时的情,足以让一个人铭记一生。于刘清芳,于小刘来说都一样。所以小刘拿刘清芳当亲姐样,刘清芳对他也一样。
  小刘一看刘清芳的模样,好像累虚了,就着急起来:“姐,是不是外头太热了,我说过等我回来再点就行了…”,谁知话没说完,便被来人打断了。
  “小刘,你姐心疼你,不让你晒太阳,你他妈真躲到铺子里不出来了,你看你姐”,说着还用手提起小刘的衣领,用脚踢他,大声吼骂:“赶紧滚下去,全点清楚了,要是有差池,小心你的皮。”
  小刘被张昀先一把就提了起来,他无可奈何,只好回头看了一眼刘清芳,刘清芳点了点头。
  他有点担心刘清芳,小七哥的名声,不是白来的。可是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你不遵循,便会变成儆猴的鸡。他不情不愿的下去点货,手脚却比平时快了一半。
  “七哥,你不要拿那…动…宠物吓唬小刘,他是个孩子。”刘清芳慢慢的说,希望张昀先能网开一面。
  张昀先一屁股,坐到他边上的货箱上,摸了摸鼻子,“那畜生我让人送走了,你再不要害怕了。”
  刘清芳连忙起身,给张昀先让座位,“七哥,你坐这吧?”七哥怎么能坐货箱子呢。
  张昀先这人对这些不太注意,“你坐下,你坐下”,忙按下起身的刘清芳。”哎,我问你,你那床王扣是什么东西?”
  “床王扣?”刘清芳有些糊涂。
  “就是你那个本子上写的?”怕她不明白,又说了句,“狗趴在你身上那会。”
  刘清芳脸一白,她那会写了银行卡密码,和床内扣板下,并不是写的床王扣。幸好没什么事,要是遇到一个像张昀先这样断字取意的人,她的孩子就没有指望了。
  张昀先见她不想说,以为是被那狗吓坏了,就没有继续,转头又说起了,最近去西藏的见闻,还有其他城市的风景。
  刘清芳没有去过,不做评价,张昀先这人说风就是雨,不管他说什么,她都表现出一副好好学生的样子来。这样张昀先就会觉得没意思,就会早早撤走。
  “说实话,你要是和我去了,我保证你永远不会忘了那刺激感!”
  在悬崖上蹦极,刘清芳不怕跳的姿势对不对,她只害怕万一到中途的时候,那绳子突然断了,自己的小命一下呜呼了怎么办。
  “你不知道,那感觉,唉~说了你也不懂。那感觉我永世难忘。”张昀先感叹道。
  张昀先看着刘清芳那故意表现出的顺从模样,手握成拳头,用力的锤了一下桌子,果然吓了刘清芳一大跳。刘清芳立马站起来,说什么也要让张昀先坐到,那唯一有靠背的椅子上。然后自己坐到了旁边的货箱上。
  或许这样才爽快,刘清芳听到张昀先舒舒服服的,叹了一口气,“小芳,你会随随便便就忘记我吗?”
  他问得有些郑重,却有些荒唐,刘清芳不解的看着他。面前的人,还是那个无法无天的小霸王,但是这会的眼神很坚定。刘清芳虽耳根软,但也不会敷衍他,她只是默不作声。
  张昀先最喜欢看她隐忍的模样,她长情,离婚了三年,一个人带着孩子,却也没有半点要嫁人的意思。估计也不会忘了他,他一边这样想,一边又有些不甘心,非得要听她亲口说出来才行,自己才放心。
  “你告诉我,说真心的话告诉我,你会随随便便就忘记我吗?”比刚才更坚定,更殷切的目光。
  张昀先目光灼灼,刘清芳实在不忍,“如你所愿。”
  “那就好!”他松了一口气。“我大概一两年都不回来了,你要记得你说的话。”
  刘清芳听着这话,把头垂的低低的。她实在找不到话来回答他。
  张昀先站起来,抓起刘清芳放在膝盖上的手,用力的捏了捏,“你一定要记住!我走了!”
  待张昀先走后,隔壁左右有相熟的人来安慰她:“小刘,你没事吧。这小王八太可恶了。”
  刘清芳有些累,所以语气敷衍,“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了。”
  “唉~谁要是能收拾这王八犊子就好了。”
  “就是呢,老王,你刚才录好了吗”
  被唤老王的人答到:“全录上了!”
  众人一听,都叹了口气,说着好。然后回去看店铺去了。
  老王看了一眼刘清芳,有些痛心的说:“小刘,你被吓坏了吧!我们不是不帮你,只是这…”
  “王叔,没关系我知道的。”大家都是外地来的,只不过是想来求个财,不到涉及自己利益时,谁会奋不顾身的救别人呢。“王叔,上次霞霞的事情,您问清楚了吗?”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43 
财富
9612  
积分
2911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1-22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43 
财富
9612  
积分
2911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1-22 


《奕奕清芳》
第三章    童言童语
  “妈妈,姐姐说是shuzhi,不是shuzi,你说对不对呀?”睿睿有模有样的卷起舌头,嘟起嘴,说给刘清芳听。
  刘清芳看着睿睿红红的小嘴,呵呵的笑起来:“姐姐教你的是对的!”
  “那姐姐不是老师,我老师还没教?”意思是老师教了才知道是不是对的。
  “那好,你去那看书去,妈妈把这些收拾好了,就去陪你们一起看书!”徐姐说明天让她过去做晚饭,她她就弄了一些要提前准备的小吃。
  “妈妈,你明天还要去钰莹家吗?”睿睿问道。
  “对呀,你们明天都去吧?!”刘清芳大声的问两个宝贝。
  “妈妈,明天你带弟弟去吧,我还有作业没有写完!”
  这话一听就知道是瑶瑶说的,不管你问什么她总是作业没有做完。
  “妈妈,妈妈我要去!”睿睿跳着脚,他就爱去钰莹家玩,钰莹有很多玩具,可是她连玩具的开关,都不知道在哪里,简直是浪费。
  刘清芳把手头的鸡翅码上条调料后,退下一次性手套,丢在垃圾桶里,然后把垃圾提到门口。
  “妈妈,你又忘记套垃圾袋了,等你走到门口又走进厨房,然后套上垃圾袋,比你事先套上垃圾袋,然后走到门口丢垃圾,这之间会错四分钟!”瑶瑶一本正经的说完,然后发现妈妈在偷笑,才知道上当了,无奈的叫了声妈妈。
  妈妈就像个小孩子,每次都会玩这种游戏,真无聊!
  被发现的刘清芳,只好哈哈大笑起来。
  “妈妈,笑不露齿,你简直太没有形象了!”还敢笑那么大声,一点也不知道吸取教训,瑶瑶心想。
  “睿睿,你觉得妈妈笑得好看吗?”刘清芳又转头去逗睿睿。
  睿睿不明所以,只知道妈妈很高兴,“妈妈高兴了才这么大声。”
  这两个孩子有太大的反差,女生早熟,男生迟钝。
  你选择哪条路,就必须接受那条路上的荆棘,纵使结局不是自己能掌控的,可是开始却是你决定的,那就没有什么后悔可言。
  “钰莹家里小朋友多,你们一起玩玩,以后还可以约上一起去爬山,逛公园。”刘清芳试图动摇他们。
  “妈妈,我只想去他们家玩玩具。”睿睿撇撇嘴。
  瑶瑶立马也说道:“妈妈,我的作业真的没有写完。”
  看到两个太有主见的孩子,刘清芳不知道是福是祸。转身又去厨房准备菜了,明天下午六点就要过去,七点要开饭。有些只能在家里先做上。
  兜里的手机响起来,刘清芳忙洗了手,一看是妈妈,她高兴的接起来:“妈,怎么啦?”太久没有听到妈妈的声音,她激动得不得了。
  电话那头的刘妈妈,一听到刘清芳的声音,眼泪就出来:“姑娘,你呀…”边说边哽咽起来,“你在那里好不好?孩子都好吧?你们都吃饭了吧?”
  刘妈妈问得多,刘清芳都不知道先回答哪个。“我们都吃了,孩子在写作业,我们都好!”
  “你呀就是太犟,你要是……唉~你这些年,一个人带两孩子,得多累呀,还要开铺子,你能忙得过来吗?”
  “妈,我挺好的,孩子都懂事,我不累。妈,你和我爸在家里还好吧?”
  刘妈妈不接刘清芳的话,自顾自的说:“他们家现在好了,双胞胎,走到哪里去别人都羡慕呀,可苦了你这么多年像奴隶一样啊,芳儿,你这么辛苦,值不值啊?”刘妈妈无比痛恨女儿的不成器。
  刘清芳知道刘妈妈的意思,这两个孩子现在小需要依靠自己,可是长大了呢?“妈,你不要担心,我有分寸的。”
  刘妈妈在电话那边嘤嘤的哭了一会,便忍住了。又说起了正事。“孩子再大了,你就不好哄了,趁你还年轻,有合适的再找一个。再可要注意,要找个真心对你好的,这人光有皮相有什么用?你呀就是太犟了。”
  刘清芳不是没有考虑这些,可是两个孩子,怎么办。她只好默不作声!
  刘妈妈像是知道她怎么想的样:“到时候有合适的了,你就把孩子送回来,我帮你带上。两个孩子,有好的也不会考虑你的。你得为自己打算一下。你再不要这么犟了,到时,我给你爸,唉~我和你爸都是为了你好啊。”
  刘清芳捂着嘴,好一会才开口:“妈,人家过得再好在坏,都和咱没关系,你和我爸在家里把身体照顾好就行了。孩子都懂事,其他的我有分寸的,您不要担心了。”
  刘妈妈有些生气:“反正我们老了,说什么你也不听了,你就这样犟吧你!人家现在吃的用的住的,都是当初你从牙口里省出来的,你现在还死死的把孩子护在手里,等到孩子长大了认祖归宗,你还有什么呀,你什么都得不到。”
  “妈,孩子都跟我姓了,她们的祖宗也是我们老李家。”刘清芳试图解释。“我们当初是签了协议的。”
  “协议,协议,协议能把人心拴上吗?”刘妈妈怒吼:“如果可以,那还要结婚证做什么,你总是不明白我们的心哪,你得要为自己打算哪!”
  刘清芳觉得刘妈妈今天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妈,是不是谁给你说什么了?”
  刘妈妈顺了顺气:“不管别人说什么,我的孩子只要争气,比什么都强。”刘妈妈又胡乱说了一些事,才说到正事上:“今天我和你爸逛街买东西,遇到他们一家人了,那女的带的项链有拇指那么粗,穿得好的狠哪,我气不过去骂了几句,谁知那李子栋居然把我拉开了,要不然我不扇死她那死妖精,破坏别人家庭的东西。”
  刘清芳释然,原来妈妈是自己给自己气受呢!“妈,下次遇到别人不要再闹了,免得人说你还稀罕别人儿子,妈,我保证争气,你不要生气了!我想你了,想爸爸了!”
  电话那头久久没有回音,刘清芳以为妈妈把电话挂掉了,才听见刘妈妈说:“芳儿,你争气,你爸那里我会给你劝劝的。好了好了,你忙去吧!我挂了!”
  挂完电话后,刘清芳蹲在地下,把嘴捂得紧紧的,呜呜的哭。
  厨房外两个小人,相互一看,默不作声的回到了刚刚各自看书的位置。
  过了一会,瑶瑶示意睿睿往厨房去,睿睿听话的走了进去:“妈妈,我肚子饿了,咱们吃饭吧!”
  刘清芳听见儿子的声音,假装在地上找东西,“好,你先出去妈妈的饭马上就好了。”
  刘清芳看着儿子听话的出去了,立马收起了心思,用水拍了拍脸,开始炒菜。
  饭本来就做好了,这会她直接炒了一盘豆苗,一个回锅肉,还舀了一大碗排骨汤,便叫孩子们过来吃饭。
  人多就一个好处,吃饭倍香,两碗菜,一大碗汤,三个人吃得丝毫不胜。瑶瑶拍了拍肚子:“妈妈,你看我的肚子变大了。”说完还故意往前挺了挺。
  睿睿看见了也有样学样,“妈妈,我的也大了。”
  “我的最大。”
  睿睿立马跟上:“我的最大最大最大最大…”还做了一个张大胳膊的动作,意思他的才是最大的。
  刘清芳看着他们的动作哈哈笑起来,只有吃完饭后,孩子才像一个正常的孩子。
  其实她不知道,只有她吃完饭后才是正常的,孩子们不大,已经学会了摸索她的性格,如果她一生气了,就会关在家里使劲的砸东西,两个孩子但凡有一点不如她的意,她就使劲打,直到解气为止。她只有一个爱好,那就是做饭,以前是将所有的菜狠狠的剁得碎碎的,和米饭混在一起煮。那拿刀的架势,让瑶瑶害怕了很久。
  “吃完饭,还喝了那么多汤,就会这样的,你们看妈妈的也鼓起来了。咱们的都很大,哈哈哈…”
  瑶瑶一听妈妈这样哈哈哈大笑的,立马凑到刘清芳跟前:“妈妈我摸一下吧。”
  刘清芳点点头。瑶瑶把手伸到肚子上摸了摸,然后自言自语的说:“怎么和张雪说的不一样,她说里面是会动的?”然后把头又贴上去,“咦,怎么没有声音啊?”
刘清芳看她又是摸又是听的,还自言自语的,便开口问她:“怎么了,瑶瑶?”
  瑶瑶立马抬头,不解的问到:“妈妈,我们班上的张雪,就是那个她五岁时,她爸爸和她妈妈就离婚的那个,她妈妈又结婚了,她说她妈妈的肚子里有声音,还可以动呢,怎么你的肚子里面没有呢?”
  刘清芳这才听明白,瑶瑶刚才的一番动作是什么意思。“那是有小宝贝的肚子里才有声音,妈妈这是吃饱了怎么能一样?”
  “妈妈,那是不是要有了新爸爸才会有小宝宝?”
  刘清芳觉得今日的瑶瑶有些不一样,又觉得可能是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就是这么好奇。旁边的睿睿也开始闹起来:“噢,新爸爸,新爸爸咯!”
  “妈妈,张雪的新爸爸对她可好了,还领她去公园玩,还给她买了好多东西。”
  刘清芳望着她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头次接不上话来。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43 
财富
9612  
积分
2911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1-22 


《奕奕清芳》
第四章  鲫鱼汤
  刘清芳回到家里,收拾好昨天准备好的菜后,又到瑶瑶的房间去了一趟,瑶瑶把课后练习册拿出来,示意刘清芳打消念头。私立小学的孩子成绩好,那是公认的,可是好成绩背后的汗水那与成绩也是成对比的。刘清芳只好表示把饭烧好后,立马就回来!
  徐琳家离刘清芳住的小区,有十分钟的路程,两家就隔一条河,中间有条环城路。就一条河而已,却隔出了两种生活。刘清芳家的小区鱼龙混杂,见缝插针的停着车。徐琳家的小区,进个门保安都要询问半天,还有那绿化,楼与楼的间距都是经过测算的,真正的寸土寸金。
  进了电梯,刘清芳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卫衣,下穿一条牛仔裤,扎了马尾,看起来很有精神。旁边的睿睿一声不吭的抿着嘴,和刘清芳一样,白色的卫衣,牛仔裤,白球鞋,样子酷酷的。
  徐琳家有好几个KTV和洗浴中心,每个月都会把得力的管事,请到家里聚餐,美名曰:联络感情。从刘清芳认识徐琳的时候开始,徐琳就喜欢这样请人到家里。从刚开始的亲力亲为,到后来雇佣小时工,而后来…后来,刘清芳曾经想过无数趟,为什么人与人的缘分就是那么的恰巧呢,如果不是徐琳,她现在是否能站在这里,是否还有心情对着镜子整理衣衫。
  徐琳家的门大开,没走近便听到里面闹哄哄的声音,刘清芳熟门熟路的把手里的菜放到厨房去,又领着孩子去和徐琳打招呼,又把孩子送到钰莹的房间里,让他和他们一起玩,几个小姑娘看见睿睿都很高兴,忙招呼睿睿一起过去玩。
  刘清芳才经过客厅,就听到有人在说:“这年轻,孩子都那大了,就是不爱说话,忒没劲。”        ”就是,论模样也不错,饭也做得好,就是不知道床上是个什么样子,哈哈。”  “想知道床上怎么样,试试不就知道了。哈哈。”
        旁边有人眼精,立马就大声的吆喝:“出牌出牌,我这五万打得太亏,要是换成六万,早自摸了。”说完还有模有样的叹了口气。
  刘清芳快步的走进厨房,假装没听到,那会刚来徐琳家时,多数人对自己是不屑的,要装扮没装扮,要模样没有模样,也开不起玩笑,动不动就掉眼泪,所以一般人不爱跟她说话,后来徐琳私底下说过,让她多和人交流,她也兴致缺缺。以至于大家只爱她的菜。
  胡萝卜,红椒,葱,姜,蒜,香菜,全都切好,鱼,鸡肉丁,瘦肉丝全部准备好后。徐琳开门进来,高兴得嘴都合不拢,用商量的语气对刘清芳说:“小芳,再添几个菜,能行吧?”
  刘清芳看着徐琳笑哈哈的,开口问她:“徐姐,什么事这么高兴?”
  徐琳大笑了半天,才回答道:“我们在兴利镇的丽星洗浴城上正轨了,这不,大功臣回了,趁着今天人多,也正好为他洗洗尘。”
  徐琳很会笼络人心,两口子甘做甩手掌柜,各处的分店只用派得力的人去就行。去年丽星装修时,徐琳只去过三回,到现在开业还没一年,就已经上正轨,难免徐琳不这样开怀。
  刘清芳也很高兴:“没事,琳姐,别的我不会,做饭还是难不倒我的。你放心玩去吧。”
  “你呀,就是太谦虚了。你的铺子也不错,你哪,就是喜欢过安生日子,要不然,我可是比不上你的!”刘清芳的野心不小,从她刚踏入生意门的时候便显性出来,只可惜嫁错了人,硬生生的把这股劲给磨掉了。
  “琳姐,你就别夸我了。多加十个菜都没问题,你先出去玩吧,这厨房油烟大。”说完忙推着徐琳往外去。刚把门推开,外面就传来一片恭维声,“浩宇哥,你可回来。”,“浩宇,你小子好样的。”,“浩宇哥…”,“浩宇哥”………
  刘清芳听见闹哄哄的声音就头疼,幸好徐琳家的房子都做了隔音。
  这么多人都恭维他,看来真是个了不起的人。刘清芳就这么想了一下,便开始想关于菜的事。原来准备了十个热菜,幸好自己做了一点小吃来,这临时要加菜的事以前也有过,所以刘清芳每次来的时候,都会在家里事先做好准备。她把昨天下午在家里做好的排骨汤,拿出来用电磁炉小火煮上,又用刀把五花肉分了一小半出来,解刀成小块的,可以做成另一种口味的红烧肉。
  刘清芳守着时间开始炒菜,先把要蒸的菜放到蒸锅里,另一边的灶头打开开始炸花生米,然后又把腰果炸上,男人们喝酒都爱这两菜。每次徐琳都会让她多做些。刘清芳接着又把笋子木耳炒肉做好,看了一眼柜子里的小钟,一看快七点了。往常这时候,徐琳都支使人进来端菜了,她把蒸锅的火往小里调了调。偷偷把门打开往外瞧了瞧,难不成大家都高兴得忘了吃饭,这八点往后大家都得去上班的。
  外面的人都围在沙发前,不知道在干什么。刘清芳远远就看见徐琳一脸的着急,难道发生什么事了?
  她悄悄走到徐琳身边拉了一下她的衣服,“琳姐,怎么啦?”
  徐琳皱着眉:“这浩宇胃痛,让小高买药去了,这么半天都没来,急死人了。”
  小小胃痛都能让徐琳这么着急,看来果然是深受器重。
  刘清芳走进厨房,把生姜切成薄片,两面粘上糖,丢到油锅里炸了下,立马盛起来,端到外面。小高还没有回来,徐琳住的这个小区,所有的店铺都在大门外,而她的屋子面积大,自然是靠后,如果靠走路的话,去来最少要二十分钟。
  “琳姐,你让他把这个先吃了。”刘清芳把碗递给徐琳,徐琳抬头看了一下,“生姜?生姜能治胃痛?”
  “在我们老家是有人这样治的,就几片,吃了也不会碍事吧!”刘清芳解释道。
  徐琳这才想起来,小的时候确实看到老一辈的人这样吃过,这还是农村里流传下来的偏方。她感激的朝刘清芳点了点头。
  刘清芳看她端了过去,就去厨房把蒸菜端了出来,再不吃饭,耽误她回去不说,等下这些菜都会蒸过气了。
  待有十来个菜上桌了,小高才回来,他看见刘清芳在摆菜,便朝刘清芳点点头。
  “你搞什么鬼搞这么长时间,你是想把浩宇哥疼死吗?”沙发那传来一个男人的大吼声。吓了刘清芳一跳,她回头看了一下,徐琳已经把碗放在边上了,碗是空的。
  “就是,买个药而已,花这么长时间?”
  “谁知道是不是偷着玩去了?”
  “就是,这都半个小时了?”
  众人一面指责小高,一面观察徐琳的脸色。
  “对不起,浩宇哥,我下去的时候跑下去的,电梯不知道在给谁家运东西呢,一直上不来…”他一边说一边看徐琳的脸色。
      刘清芳一扭头就进厨房继续炒菜去了。徐琳说得对,她就是喜欢简单的生活。这群人放在各自的店里,都是跺一跺脚,楼都要震一下的人,这会为了巴结徐琳面前的红人,也还是弯腰驼背不停的恭维他人。这样的生活确实不是她想要的。
  又炒了两盘菜端出去,走到小高身边用脚踢了一下他。小高示意跟在她身边进了厨房。“你怎么那么害怕他们?他们又不是头一次来,谁都知道药店远,就你实心眼要去?”换成别人去,小高就不会被骂的这么惨。她喜欢实心眼的人。
  “没事芳姐,谁去都不如我合适!我年纪小,跑得最快!”
  小高是徐琳的远房侄子,这是刘清芳无意之中知道的,确实只有他去才最好。刘清芳也假意道:“来,给你个表功的机会!把这鱼汤端去给那个胃疼的人喝,我没放多少盐,你看他喜欢喝不,不然我就再放点盐,不过像这样有胃病的人,少盐才是最好的。”刘清芳说完,小高还是没动。“怎么,这表功的机会也不想要吗?”
  “芳姐,你其实挺好的!”小高心想,大伙都说刘清芳木讷无趣,忒没劲。其实是不对的,她还有满满的爱心。
  刘清芳看小高还不动,“快去呀,我就在门口看着,你看他要是合适了,就给我点点头,免得跑来跑去。”
  小高端着汤慢慢的走到杨浩宇面前:“浩宇哥,这鱼汤是芳姐特意给你做的,说吃了对胃好!”
  杨浩宇抬起头看了一眼,鲫鱼,他从小就害怕吃,刺多不说,肉还少,鱼没吃完,汤都冷了。他示意小高放在一边。可是小高这人太过于实在,刘清芳说不知道咸淡如何,他怎么好交差呢?他一脸为难的不肯走。
  “还有事?”杨浩宇问。
  “浩宇哥,芳姐说让你喝口汤看看合不合胃口?”他还特意用手指了指,厨房门口等着的刘清芳。
  刘清芳这会正侧着头在看茶几上吃饭的睿睿。旁边的钰莹不知道在说什么,三姐妹都呵呵在笑,唯独睿睿板着面孔。刘清芳也微微的笑了一下。正笑着感觉有一道视线对着自己,刘清芳又望向饭桌上,看见一个人端着汤碗,对自己点点头。刘清芳随即点点头,便进了厨房。
  待人吃得差不多了,刘清芳便领着睿睿一起去和徐琳告别。徐琳把厨房冰箱里的冷藏屉里,不知道什么东西全装到袋子里,让刘清芳带回去,说吃不完了,下次再带过来做给他们吃。刘清芳推脱不过,便领着睿睿先回去。
  下了电梯,睿睿还是一脸的不高兴,刘清芳也累的很,便也没在意。刚坐上车,便看见后面有个人围着行人道边上的花坛在追什么,刘清芳借着路灯看了看,那个人腿有些不便,身体随着奔跑的动作,有往地上倒去的倾向。刘清芳也没在意,回过头来把睿睿往怀里搂了搂。
  刚过行人道拐弯,车里就多了一个人,砰的一声,把刘清芳吓了一跳。司机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刘清芳,旁边的人开口:“一起的,她和我闹脾气呢。”司机又把头转过去,一声不吭,估计是对这样的情况司空见惯。
  旁边又有声音传来:“我送你们回去,还有,你的鱼汤很对我的胃口。”不容置疑的语气,如果刚才第一句开口,刘清芳还不知道为了什么,那么这一句,如此熟悉的嗓音,同样的高度传来,不轻不重的,却让刘清芳如雷劈体,久久不能缓释。
  半响,刘清芳开口:“我有两个孩子,大的今年十岁,小的今年六岁,两个孩子相差四岁。”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0864317  
精华
帖子
542 
财富
4343  
积分
855  
在线时间
35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20 
最后登录
2018-5-31 
开新文啦、~~期待,期望大大不弃坑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43 
财富
9612  
积分
2911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1-22 
回复 朵朵家小姐 的帖子

这是一篇完结文,二十多万字,一直单机,现在才发出来,哈哈哈,不会弃坑的!
‹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