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47 | 浏览:337208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重生影后小军嫂/你好,八零姑娘》作者:咸客(连载中) ...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内容介绍:
  重生影后小军嫂,开挂虐渣技术好。
  养个忠犬好老公,累断我的小蛮腰。
  重生影后变萌娃,模样演技顶呱呱。
  扮猪吃虎无敌手,拐个老公pia~pia~pia~
  作为影后,林菀菀的一生算是成功的,只是却摆脱不了童年因父母离异而留下的阴影。
  等着她重回了那个淳朴年代后,才知道原来那群狼,不过是披着淳朴的羊皮。
  我回来了。
  你们,准备好了吗?

《活 色 医 香》http://91baby.mama.cn/thread-1154710-1-1.html
《白莲攻略》http://91baby.mama.cn/thread-1151317-1-1.html
《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http://91baby.mama.cn/thread-1145955-1-1.html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1章 回来
  “本届入围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的分别有《春天,那么远》女主角林菀菀,《周末我们在一起》女主角......”
  林菀菀看着液晶屏幕上回放着昨天的金马奖颁奖典礼,看着里面主持人风趣的对白,灯光与镜头不断的在五个提名的女演员中间徘徊。
  美人倾城、星光璀璨、金碧辉煌。
  “呵......”林菀菀不觉得冷呵了一声。
  她起身,赤着脚,踩在柔|软波斯地毯上,绕过沙发,从酒柜上取下一瓶拉菲,随手取过一只高脚杯,缓缓的走到了落地窗前。
  “......本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是——《春天,那么远》林菀菀!......”
  电视里主持人的声音和掌声还在继续着,只是林菀菀却已经没有再听着了。
  她看着眼前高楼林立,灯火万家,只觉得自己这半生,近四十岁的生命,异常的空虚,以及......可笑。
  如今她是影后。
  不管别人说什么,这个影后,在她心中是实至名归的。
  她仰头饮尽了手中的酒,一杯一杯。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喝了多久,她有些看不清眼前的景象。
  她无力的躺在了身后的地毯上,柔|软的让人仿佛躺在了云端上。
  恍恍惚惚中,她仿佛看到了小时候被大院里的一群熊孩子揪着辫子,追在身后唱着:“爹顶绿光,娘要出墙,剩下个小姑娘,有人生来没人养......”
  又恍恍惚惚,看到青春年少时那个叛逆的女孩,再不愿受束缚,再不愿住那个破落的大院,摔门而去:“我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了!”
  丝毫没有理会身后不过三十多岁的女人,已经华发早生。
  她突然很想哭。
  想摔门,想任性,却没有了那个由着自己的人。
  又仿佛看到了不知道第几次拍电影的时候,被当时的女主角一次次的掴掌,只为了满足女主要求“如临其境”的感觉。
  林菀菀呵呵的笑了两声。
  不过是十年河东转河西,几年后再遇到,自己也让她“身临其境”的感受了一下那被人一次次打耳光的滋味。
  她越走越高。
  那一条路充满了算计与被算计,充满了明里暗里的潜规则。
  陷害与被陷害,不过是让她一颗心再没有柔软的地方。
  是的,没有那些能帮助她的男人,她永远都是那个被掴掌的人。
  什么天道有轮回,不过是欲盖弥彰的借口。
  这一路走来,她无父无母,无夫无子,到如今不过是一个人罢了。
  身心俱疲,污|秽不堪......
  
  林菀喝醉了。
  近来她经常喝醉,且每次醒来都头疼异常。
  可是,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总是止不住想去追求那轻飘飘的感觉。
  这次她醒来的时候却没有感觉到头疼,只有肚子里发出咕噜的一声。
  她坐起来,蹬开了身上搭着的小被子。
  她呆住了。
  那红红绿绿的被子上不知道是什么花儿,却是记忆里常见的。
  她抬手揉了揉眼睛,随后看向了四周。
  半新不旧的墙,墙角红漆大木箱,木箱旁笨重的红漆衣柜,衣柜的门上还有一面镜子,再往边上是张八仙桌,八仙桌上还放了半边西瓜,旁边的盆里面是削了外面绿皮的西瓜皮。
  愣愣的收回目光,看到一床叠的十分整齐的军用被子,与自己脚边的那个花花绿绿的小被子倒也相称。
  让林菀菀回神的不是被子,而是那小被子旁边胖乎乎的小脚丫子。
  五个脚趾头像是是假的一般堆在脚面上,小巧玲珑,仿佛拿个针一刺,就会漏气一般。
  她把手伸了过去,在脚趾头上狠狠的拧了一把。
  疼,疼的她眼泪都流出来了。
  她抱着自己的脚丫子,无声的笑着又无声的流着泪,直到听到了外面有了声音。
  “嫂子,这样会不会对大嫂太狠了点?”一个轻柔的声音,略带着心虚的语气。
  “妹子,这事可不赖我,这是你大哥的主意,你想想,我跟你二哥还有你,哪个有大哥那样有出息,将来光耀我们刘家的门楣可都靠大哥,可不能让大嫂给耽误了。”这个声音压得虽低,却盖不住话里的尖锐。
  林菀菀的眼皮不由得跳了跳。
  这个声音,这种尖锐,她听过!
  这是刘家!
  这是刘家的二媳妇,也就是自己的二婶陈桂娥!
  她回来了!
  她回到刘家,回到了父母还没有离婚的时候!
  当初在一个上流社会的宴会中,陈贵娥是高高在上的贵妇人,曾毫不留情面的奚落过自己。
  那句“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林菀菀到现在都记得。
  林菀菀的妈妈叫林淑芬,是刘家的大媳妇。她的姓是随妈妈的,因为那时候父母离婚了。
  在那个哪怕成为终身怨偶也不会离婚的年代,她的父母离婚了。
  因为她的妈妈红杏出墙。
  作为军嫂,丈夫在前线站岗放哨,护卫国家,妻子却背着他偷人。
  这是违法的,尤其是刘家不认林菀菀是刘家的种,母女被扫地出门后,军属大院的人都在称赞刘家有情义,毕竟刘家没有再深一步的追究林淑芬的错处。
  这件事跟随了林淑芬一辈子,也让林菀菀人前抬不起头,人后自暴自弃。
  她现在回来了,回到刘家了,回到还没有被扫地出门的时候。
  她上一辈子活了近四十岁,什么样的风浪没见过,她们两个的对话,林菀菀一听就知道有猫腻。
  “但是...但是这样的话,大嫂以后可怎么活啊!”那个声音轻柔的女人说着,林菀知道,这应该是刘家的闺女,也就是自己的姑姑刘志芳。
  “芳芳,你就是太心软了。大嫂有文化,人也漂亮,离开我们刘家,扭头就嫁了人家,说不定比现在活的好呢。再说了,要是大嫂是清清白白的,大哥又怎么会借着这件事诬赖她。这信里面的同学,八成就是真的。”
  “二嫂,你小声点吧,小心四周邻居听见了。”刘志芳十分的谨慎。
  “放心吧,大嫂去镇上买东西,让我看着菀丫头,院里其他的媳妇跟大嫂作伴去了。”陈桂娥不以为然,之后洋洋得意的说着:“再说了,眼前就有个一步登天的机会,不然你以为大哥能狠下心来这样对大嫂。”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2章 好个一步登天!
  “二嫂说的是晓莹姐姐......”刘志芳不太确定的问着。
  “还能有谁,就是司令的掌上明珠,死活的看上了大哥。我听你二哥说,你大哥有次出任务的时候受伤了,一直都是人家照顾着,孤男寡女的就出了事,现在小莹有了两个月身孕,再过几天就瞒不住了,司令要是知道了,咱们刘家全都得跟着倒霉。这不,大哥没办法了,才想了这招儿。等着将来大哥有了大本事,肯定会提拔你二哥,就是你,将来也能寻一个好婆家,你以后的人生跟现在完全不一样......”
  林菀菀只觉得耳边轰隆隆的犹如惊雷一般。
  耳边响起的是那一群孩子,不止一次的扯着自己的辫子唱的那句“爹顶绿光,娘要出墙,剩下个小姑娘,有人生来没人养……”
  她眼前浮现的是不过三十五岁就白了头发的妈妈。
  “我不要你这样的妈,我再也不想过这样的生活……”
  那时候她竟然能说出口,她怎么就说出口了呢?
  林菀菀扬手就种种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好个刘家!
  好个一步登天!
  好个模范好丈夫刘志国!
  一边是含辛茹苦的糟糠妻,一边是军区司令的女儿。
  真真是打的好算盘。
  因为是军婚,因为母亲这些年含辛茹苦,照顾儿女,伺候老人,如果刘志国跟母亲离婚,那就是忘恩负义,会影响他的前途。
  如今他把所有错处都算计到发妻的身上,由着她背负一生罪名,最后凄凄惨惨的过了一生。
  他刘志国如花美眷,攀上军区司令的老丈人,一步登天,平步青云的从了政。
  真是好手段!
  真是好计谋!
  真是好黑的心肝脾肺!
  等着林菀菀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那一双小手已经被自己的指甲掐的阴了血。
  她松开了紧握的双手,眉梢眼底是上一辈子养成的冷漠与阴鸷。
  如今她回来了。
  这是她父母离婚的那一年,1984年!
  她也才四岁。
  造成她们母女上一辈子凄惨落魄的人,都应该后悔!
  林菀菀躺回了床上,拉上小花被子盖好,闭着眼睛装睡。
  因为她听到外面的那两个女人已经走了进来。
  “二嫂,这些信放哪儿?”刘志芳一反之前的犹豫,等不及的说着。
  陈桂娥在屋子里看了一圈,见林菀菀还睡着,指了指靠着墙的大柜子说:
  “大哥说这个柜子最上面有个匣子,里面装的都是大嫂的着紧的东西,你去拿过来。”
  “嗳,我这就去拿。”赵志芳有了那一句以后的人生会大变样,她比任何人都迫切的希望刘志国娶了司令的女儿。
  匣子的确在柜子的上面,赵志芳没够着,搬了个凳子垫着才把匣子拿了下来。
  匣子没有锁,陈桂娥打开翻了翻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好像都是一些信件。
  刘志芳认得一些字,看了看说:“这是大嫂爹娘写给大嫂的信。”
  “那正好,把这信混到这些里面,大嫂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陈桂娥兴奋的说着。
  等着她们放完,就把匣子又放回了原处。
  之后陈桂娥和刘志芳两个人一边说着话就出去了。
  林菀菀睁开眼,眼底都是冰冷。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3章 不可以!!!
  刘家不只是一个刘志国黑了心肝,他们是一个户口本都黑了心肝!
  全家上下合计着怎么算计她们娘儿俩,将她们扫地出门。
  等在再也听不到声音了,林菀菀看了一眼那柜子上的匣子,依着她现在的小身板,就是垫两个凳子也是够不着的。
  就在这时候林淑芬回来了。
  林菀菀看着帘子一动,随后帘子后面露出一个青春明媚的脸庞。
  林菀菀有些陌生。
  她见多了林淑芬的头发里有一半的银丝,哪里有现在这样乌黑浓密的头发。
  她见多了林淑芬眼角的细纹,眉间的川字,哪里有现在这样白里透红的脸颊。
  她更见多了林淑芬愁眉苦脸,眼中不时噙着泪的样子,哪里像现在这样眉间眼底都是笑意的时候!
  “妈......”林菀菀也顾不得穿鞋,赤着脚就跳到了地上,扑到了林淑芬的怀里,哭的没了样子。
  “菀菀,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林淑芬被林菀菀哭的吓了一跳。
  林菀菀哭的厉害,一句话都说不出。
  她做噩梦了,做了很长很长的一个噩梦。
  现在梦终于醒了。
  “菀菀不怕,看妈妈给你买的什么?”林淑芬哄着她,从衣服里的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
  林菀菀看到妈妈手里是一对漂亮的头花,粉红色的,很漂亮。
  “菀菀是大姑娘了,等会给你梳个漂亮的辫子好不好?”林淑芬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像月牙一样。
  林菀菀慢慢的不哭了,她指着柜子上的匣子说:
  “妈妈,我要看信,我要看姥姥姥爷的信。”
  刘家这个吃人的地方林菀菀没打算待着,也不许林淑芬待着,只是哪怕她们要走,也要走的理直气壮!
  林淑芬听林菀菀要看信,愣了一下,没人跟她说过那里面是姥姥姥爷寄来的信,她好端端的怎么吵着要看信呢。
  林淑芬也够不着那匣子,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之后对林菀菀说着:
  “等你爸爸回来了,让他给你拿下来。”
  不可以!!!
  就是刘志国要害她,怎么可以等着刘志国来!
  “我不,我就要现在看!”林菀菀闹着让林淑芬给她拿下来。
  林淑芬没办法,怕她再哭,就准备给她去拿的时候,刘志国回来了。
  对于刘志国,林菀菀的印象有些模糊,上一辈子也是在新闻里经常见他。
  端方的国字脸,一副干练精神的样子。
  笑的时候很和煦,尤其是对着镜头的时候,天生好领导的样子。
  可是,谁又知道,这样的一层表象下,是一颗藏污纳垢的心。
  林菀菀觉得,她天生会演戏,绝对是刘家的基因。
  林淑芬看到刘志国,当即笑着说:
  “菀菀这丫头突然要看她姥姥姥爷的信,你帮我去把匣子拿下来。”
  “不要!”林菀菀突然声音尖锐的说着。
  林淑芬和刘志国都看向了林菀菀,只见她看着刘志国的时候仿佛看到了仇人一样,小眼神恨不得将人生吞活剥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4章 我咬
  林淑芬看着林菀菀现在的样子,有些尴尬的对着刘志国说着:
  “这丫头,刚才做了个梦,可能是吓着了,现在还没癔症过来呢。”
  刘志国也不知道林菀菀这是怎么了,不过一个小孩子,不用理会。
  刚才妹妹刘志芳说信已经放进去了,现在刚好林淑芬自己开口了,便是个好机会。
  “我去把匣子拿下来。”刘志国说着。
  林菀菀知道,晚了。
  刘志国回来无论找什么借口,都是要揭穿匣子里的信的,更何况现在这样好的机会。
  林菀菀想着种种应对的方法,如果这件事嚷开了,又该怎么办?
  等着匣子拿下来,刘志国随手一翻就翻到了陈桂娥留的那封信。
  他拿起来,装模作样的看着,随后就脸色铁青的甩手给了林淑芬一个耳光,口中骂着:
  “**!”
  林淑芬一下就被打懵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林菀菀只知道刘志国知道了要闹,她已经想好了应对的方法。
  刘家要闹,大不了大家一起闹,看谁没脸。
  她们娘儿俩不好过,他刘志国想要那么容易的攀上军区司令,也没那么容易!
  只是林菀菀没想到刘志国看了信后,一句话都没说便打了林淑芬一个耳光。
  这封信是怎么回事,刘志国心里清楚,原来害了母亲的一辈子不说,母亲还曾被他这样打过。
  林菀菀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冲到了脑子里,她扑过去刘志国的身上,够不着他的脸,趴到他的大|腿上就是一口,紧紧地咬着不松口。
  现在是初夏,刘志国的衣服薄,林菀菀是用了全力咬的,这一下就见了血。
  他用脚把林菀菀踹开,气急败坏的骂着:
  “反了天了,连你老子也敢咬!”
  林菀菀被刘志国踹到了床边上,磕的脑袋生疼,可是她不管,扑过去还要再咬,只要踹不死她,他刘志国就休想再动林淑芬一根头发!
  林淑芬看到林菀菀被刘志国踹开,尖叫一声就扑了过去:
  “你疯了吗,她还是个孩子!”林菀菀被林淑芬紧紧的搂在怀里,怕她上前去再被刘志国打。
  “你做的好事!”刘志国把那一封信甩到了林淑芬的脸上。
  林淑芬双手颤|抖的把那封信捡起来,林菀菀在林淑芬的怀里,一眼就看到了上面的字。
  等着她看到“照顾好菀菀,等我的工作稳定了,我就把你们娘儿俩接过来,以后都不用跟着刘志国受苦了......”
  林菀菀明白了,刘志国是如何给他自己扣上绿帽子的。
  他竟然连这样的手段都能使出来,真不是个男人!
  “志国,这是假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志国,你要相信我......”
  林淑芬此时也顾不得林菀菀了,把她放到地上就扑过去抱住了刘志国的腿,口口声声的解释着。
  刘志国却是横眉怒目,抽出自己的腿,把林淑芬蹬到一边,一脸嫌恶的说着:
  “你还敢说是假的?你敢说你跟欧阳那个小白脸清清白白?我知道,你当初在城里跟欧阳青梅竹马,可是你要是还念着他,当初何必嫁给我,现在你三心二意的给我戴绿帽子,我要是忍下这口气,我还是不是个男人!”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5章 不要脸的小3
  “志国...志国,你听我说,我跟欧阳早就断了,我当初下乡的时候就没有再联系过了,从你那次在河里救了我,我就是一心一意的跟着你的......”林淑芬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林菀菀不知道他们那一辈还有这样的感情纠葛,现在被刘志国拿来利用。
  就算不用脑子想,林菀菀也知道,自己母亲一个大学生,刘志国不过是刘家堡一个不起眼的志愿兵,要是刘志国没用手段,母亲怎么可能放弃城里的青梅竹马跟了刘志国。
  现在他攀上更好的了,就翻脸无情了!
  这时候,屋里进来了其他人。
  “哎呀,这是怎么了,上午出门的时候还好端端的,怎么回来就吵架......”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穿着现下流行的那种喇叭裤,高个儿长头发,很有气质。
  林菀菀并不认得她,不知道她是不是刘家的人。
  她弯腰把林淑芬拉起来,等着看到林淑芬脸上红肿的巴掌印时,当即就皱了眉头,转头对刘志国说:
  “志国,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两口子拌嘴归拌嘴,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能跟女人动手呢,你看把淑芬打的。”
  “嫂子,这事不赖我,你问问她做的那些事!”刘志国还伸冤着。
  林淑芬一个劲儿的哭,这时候听到刘志国说话,摇着头,抓着那个女人仿佛救命稻草一样说着:
  “嫂子,那不是真的,那信不是我的,我根本不知道这事。”
  扶着林淑芬的女人有些懵了,不知道他们两口子为什么闹得,这时候陈桂娥和刘志芳进来了,跟着她们一起进来的还有院里其他的人,熙熙攘攘的挤了一屋子人。
  林菀菀看着这情景就知道,这是他们一早就安排好的。
  只等着这件事出来后,他们好昭告天下。
  不然出了这样的事,都还嫌丢人,哪里像这样恨不得通知所有人知道。
  “大哥大嫂,你们这是怎么了,还有菀丫头,怎么坐在地上?”陈桂娥说着就走了过来。
  说是来抱林菀菀,其实就是来捡那封信的。
  等着拿到那封信,根本就不管林菀菀是站着还是坐着。
  “这是什么信啊,我不认得字,周家嫂子你给看看。”陈桂娥喊得周家嫂子,就是正扶着林淑芬的女人。
  “拿来我看看。”周大嫂子接过信,看了一会脸色就不好看了。
  “嫂子,这不是我的信,我也不知道这信怎么会在这儿,我平时怎样的为人嫂子也知道,我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林淑芬还在狡辩着。
  “证据摆在面前你还想狡辩,今天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会承认了!”刘志国叫嚣着。
  他说着就一把揪起林淑芬的衣领要去打,那边的周大嫂子想拦也没拦住,心想任何男人对上这事只怕都不能平静。
  “你敢打我妈试试!”这时候屋里响起一个清脆稚嫩的声音。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随着声音看去,只见林菀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小小的人儿颇有气势的等着刘志国。
  “哼......”屋子里不知道是谁发出一声冷哼,林菀菀看了过去。
  这一看林菀菀当即就气炸了。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就是后来刘志国娶的女人,什么狗屁朱司令的掌上千金朱晓莹。
  不要脸的小三,就这么迫不及待来看自己母亲的惨状?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6章 抓贼抓脏,捉奸拿双
  不要脸的小三,就这么迫不及待来看自己母亲的惨状?
  林菀菀看了屋子里面的人,眼珠子一转,看了看那张八仙桌,心中有了主意。
  “我妈她做错什么了,凭什么打我妈?”林菀菀掐着腰瞪着刘志国。
  输人不输阵,今天他们人多也休想讨什么便宜!
  “志芳,把菀丫头抱下去。”还是周大嫂子觉得这事得避着孩子。
  刘志芳还在愣着,陈桂娥先反应过来,走过来就要拉着林菀菀出去。
  林菀菀甩开陈桂娥的手,瞪着她说着:“我不要二婶拉,二婶不是不是好人,那天二叔出门后,有个伯伯来找二婶,我看到那个伯伯把二婶衣服脱了打二婶,我怕那个伯伯打我不敢吭声,等伯伯走了后,二婶看到我在窗台下还要打我,说我要是跟被人乱说就要卖了我。”
  林菀菀的话说完,举座皆惊。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陈桂娥,已经有人低低的嘀咕着:
  “真看不出来她是这样的人......”
  “就是,还让孩子看到了,看她的脸往哪儿搁。”
  陈桂娥听着她们七嘴八舌的话,气的脸上则是一阵红一阵白的,当即就指着林菀菀大骂:
  “你个满嘴放炮的死丫头,老娘什么时候偷人了,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林菀菀早就做好准备了,怎么能被她逮到,一边一蹦一蹦的躲着,一边说着:
  “二婶,什么是偷人?是那个伯伯偷偷的打你吗?”
  屋子里有人憋着笑,噗嗤嗤的声音听得陈桂娥面红耳涨。
  她抓不到林菀菀,就指着林淑芬说:“肯定是你,是你自己不要脸偷汉子,现在教这个小野种这样诬赖我!”
  你才野种,你一户口本野种!林菀菀心里骂着。
  林淑芬是受过教育的人,自然跟陈桂娥这种开口偷汉子,闭口小野种的人不一样,但是听着陈桂娥骂林菀菀小野种,她气的面色涨红,想骂却不知道骂什么。
  这时林菀菀跳出来,站到林淑芬前头,跟陈桂娥对峙着:
  “你被打了,又不是我妈被打了,你凭什么骂我妈!”
  林菀菀的话说完,屋子里其他的人再也忍不住了,有的笑出声来。
  陈桂娥急了,面红脖子粗的对着屋子里的人嚷道:
  “抓贼抓脏,捉奸拿双,无凭无证的,你们不能听这个死丫头信口开河!”
  “抓贼抓脏,捉奸拿双。”林菀菀歪着头念叨着两句话,声音清脆响亮,带着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之后她抬头看向了扶着林淑芬的周大嫂子,眨了眨眼问着:“周大娘,我二婶子这话是什么意思?贼我知道,捉奸拿双是什么意思?我二婶跟那个伯伯是两个人,这算不算双?”
  周大嫂子被林菀菀问的脸上十分的尴尬,呐呐的不知道怎么说。
  林淑芬看着林菀菀忽闪忽闪的眼睛,突然就不哭了。
  是啊,捉奸拿双,不过是一封自己都没见过的信,谁也不能这样诬赖她!
  而陈桂娥听到了林菀菀的话,则恨不得生撕了她。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7章 童言无忌
  跳着脚就要去揍林菀菀,林淑芬刚要护着林菀菀,就见林菀菀扭着身子跑到了八仙桌边上,伸手够着那个装着西瓜皮的盆子,拿着西瓜皮就丢到陈桂娥的脸上。
  陈桂娥肺都要气炸了,追着林菀菀去打。
  林菀菀也不去林淑芬的身边,就往人堆里扎。
  来到朱晓莹的身边故意失手打翻了盆子,手里没了武器,就一边跑一边哭着:
  “晓莹姨,你要救我,二婶她要打死我...呜呜呜......”
  前世那半生的演艺事业可不是白做的,今天不闹他个惊天动地,誓不罢休!
  这时周围的人都自动的闪开,看着林菀菀缠上了朱晓莹,林菀菀脸上挂着一串串的泪珠,扯着朱晓莹的衣服,还在哭诉着:
  “晓莹姨,我二婶说我妈妈太没用了,我爸爸要撵走我妈妈,以后晓莹姨要过来给我当妈妈,给我生弟弟,晓莹姨你要救我,不能让二婶打死我...嘤嘤嘤......”
  这时候满屋子人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这画风......跌宕起伏,当真能闪了人的腰。
  朱晓莹哪里反应的过来,被林菀菀拉着完全蒙圈了。
  陈桂娥一听林菀菀这话,也仿佛雷劈了一样。
  她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你个死丫头,看我今天不撕了你的嘴!”陈桂娥上前就要打林菀菀。
  林菀菀在朱晓莹身边躲来躲去,后来也不顾的陈桂娥要不要打自己,抓着朱晓莹的裙子,用力的往后扯。
  陈桂娥一巴掌打到林菀菀的头上,林菀菀脑子懵了一下,心里更发狠了。
  拉着朱晓莹就用力的往后扯,在别人看来只是林菀菀害怕,拿朱晓莹当挡箭牌,可是朱晓莹被她扯着往后退了一步,脚下踩到了刚才林菀菀撒在地上的西瓜皮上,脚下一滑,无仰八叉的摔倒在了地上。
  朱晓莹“啊......”的叫了一声,随后就抱着肚子歪倒在了一边,皱着眉看着十分的痛苦。
  陈桂娥吓傻了,愣着不敢动了。
  林淑芬从刚才林菀菀说朱晓莹要生弟弟的时候就已经傻了。
  就是刘志国现在也完全懵了,丝毫不知道该怎么做。
  朱晓莹今天穿的是裙子,在这个军区里打扮最洋气时髦的就是她了。
  粉色的裙子没一会就被身下的血染红了。
  “哇......”这时候林菀菀扯着嗓子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喊着:“晓莹姨的屁|股流血了,小莹姨的弟弟没了,二婶你赔我的弟弟!”
  整个屋子里面,除了林菀菀撕心裂肺的哭声,就是朱晓莹微微的呻|吟声。
  在场都是结过婚生过孩子的,朱晓莹身下的那一滩血是怎么回事,大家心知肚明。
  周大嫂子经历的事多,结合这一连串的事情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她看了一眼此时脸色苍白如纸的林淑芬,又看了看已经傻掉不知所措的刘志国,失望的摇了摇头。
  见过心狠的,却没有见过这么心狠的。
  这如果让林淑芬背着这样的罪名出去,她这一辈子就算完了。
  “志国...我的肚子...好疼......”朱晓莹费力的说着。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8章 那1瓢的风情~
  满屋子的人她谁也不喊,喊刘志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刘志国也顾不得其他了,脸一拉,走过去抱起朱晓莹就大步的跑了出去。
  看着刘志国抱着朱晓莹出去的背影,林淑芬的一个趔趄,险些摔倒,还是周大嫂子扶住了她。
  等着周大嫂子回头看林淑芬的时候,只见她脸色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摇摇欲坠。
  林菀菀也看到了林淑芬的样子,现在她的目的达到了,哭声也止住了,但是等她看到林淑芬的时候,却忍不住心中一紧,随后狠狠的疼了起来。
  林淑芬的裤子上...血迹斑斑......
  
  1984年,五月,傍晚,有风。
  林菀菀坐在大院里两棵老榆树中间架着的秋千上。
  她回来一个星期了。
  除了第一天惊天动地的那一场之后,一直都是平静的。
  朱晓莹流产了。
  同样,林淑芬也流产了。
  林淑芬有孕,林菀菀根本不知道,因为林淑芬除了她之外没有过其他的孩子,想必上一辈子也是在这一场风波中没了一个孩子。
  而林菀菀却知道朱晓莹这一胎是个儿子,将来风光无限,前途无量。
  姥姥姥爷还有大舅舅和大舅妈在第三天坐火车赶过来了,刘志国从那天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过。
  院里的邻居说,刘志国被上面的领导带走了,要就他的作风问题进行处罚。
  林菀菀听了后不过是冷呵了一声。
  处不处罚,要看刘志国在朱晓莹身上多卖力,说不定朱晓莹还念着刘志国给她的爽快,求了她的司令爹,绕过刘志国也不一定。
  不管刘志国落个什么下场,总归他不会再像前世那样平步青云了。
  林淑芬也不会背着那个罪名一辈子,被人看不起了。
  现在林淑芬还在军区医院里,姥姥姥爷在医院照顾她,大舅出去找军区领导了,大舅妈在屋子里做晚饭等会要送到医院里。
  “菀丫头,你先自己玩,舅妈到医院里,一会回来陪你吃饭。”大舅妈提着保温桶要出去。
  “好,舅妈路上慢点。”林菀菀十分的乖巧。
  “好,乖。”林家舅妈说完就走了。
  林家舅妈走了之后,林菀菀抬头隔着榆树叶看着上头透进来点点微光,对于重新回到八十年代还是有点如梦似幻。
  她这几天时常在想,这会不会自己喝醉了做的一个梦呢?这段时间压力太大,喝酒太频繁,常常分不清梦境现实。
  会不会哪一天突然睁开眼睛,回到了那个金碧辉煌的高档公寓里,到那个时候,她又该怎么办?
  她十分的渴望。
  十分的渴望能重新好好地经营这一生,将上一辈子的遗憾都弥补一下,再也不想走的那么累,那么辛苦,那么孤独了。
  林菀菀正想着这些的时候,听着嗖的一声,一个小石块打在了自己的胳膊上。
  “啊......”林菀菀猛地被打到,疼的不得了,叫了一声。
  随着她的动作,秋千架一晃,一边的绳子啪的一下断了。
  林菀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这时一间屋子里跑出来几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其中一个手里还拿着弹弓,他们几个又蹦又跳的说着:
  “小胖丫头屁股大,家里板凳装不下,出门坐个秋千架,噗通——断啦......哈哈......”
  她愣了愣,随后拿过断了的秋千绳子,见断面果然齐齐的,是被他们割断的!
  林菀菀站起来拍拍屁|股,看到那一群毛孩子身边,不知道谁家晒了一大盆水,她走过去,拿起里面的葫芦做成的瓢,冲着手里拿弹弓的那个男孩泼了过去。
  他们虽然有四五个人,现在猛地被泼水,都闭着眼睛看不清楚,林菀菀手里拿着瓢对着他们的脸就是一通打。
  其中一个被她一瓢砸到脸上,当即就流了鼻血。
  拿弹弓那个反应快,窜到了一旁,没有被她拿瓢砸到。
  那个流鼻血的摸到了血,吓得哇哇大哭,一边哭一边跑着喊妈。
  其他的两三个看林菀菀的拼命的架势,也都蹿到一边,纷纷的逃开。
  虽然事后想起来觉得忒丢人,四五个六七岁,七八岁的男孩,竟然被一个四岁的女娃娃给吓住了。
  就剩下那个拿弹弓的,看到林菀菀拿着瓢过来砸自己的脸,仗着身高一把夺了过来。

第9章 被帅1脸
  林菀菀被夺了武器,看着他又比自己高,瞪了他一眼,好女不吃眼前亏,换个别的套路收拾你!
  随后林菀菀往地上一坐,嚎啕大哭了起来。
  “哇......”
  小男孩看着林菀菀一副要哭个惊天动地的样子,突然不知道怎么办了。
  “嗳,嗳,你别哭啊,我又没还手。”小男孩挠着头。
  “哇哇...就是你打我...我要回家...我要找妈妈......”林菀菀一边哭还一边揉着脸,手上在地上摸了一把土往脸上一揉,这一揉就揉成了花脸猫了。
  一个院住着,小男孩听她这么哭下去,自己非得挨揍不可,就上前去捂她的嘴|巴,一边说着:
  “你别哭,我从我家给你拿糖好不好?”
  你磕头叫姑奶奶今天也得整治你!
  姑奶奶的屁|股是你能笑话的!
  小男孩刚一捂她的嘴,林菀菀哪里管他那么多,张口就咬,咬到就不松手,一排又尖又白的小米牙成了她的力器。
  小男孩痛呼了一声,之后气急败坏的甩开她:
  “你...你...你属狗啊,竟然咬人!”
  “你才属狗,你全家属狗!”林菀菀骂完继续哭。
  直到她的哭声惊动了院里的人。
  首先跑出来的是周大嫂子,看到这边之后喊了一声:“老二,你在那儿干嘛呢?”
  “妈...她...她咬我!”周二回身跟他|妈告着状。
  过一会,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跟周大嫂子一起下来了,男人身姿挺拔,器宇轩昂。
  林菀菀眼前一亮,但是还没忘记哭。
  一边哭一边打量着这男人。
  极品啊。
  还是第一次看人把军装穿的这样帅的,身姿如松,气势如虹,五官立体,犹如刀刻,鼻子英挺,双目炯炯有神,连个板寸这样的发型也能hold得住。
  林菀菀被帅了一脸。
  等着这个帅大叔跟周大嫂子来到跟前,看到林菀菀一张小花脸还在嚎啕大哭着,二话没问就踹了周二一脚。
  “是不是你小子干的?”
  周二一撇嘴,刚要举起手让亲爹看看这个丫头的杰作,就听周爹又骂: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畏畏缩缩像什么样子!”
  “......是。”周二蔫儿了。
  “还不快给菀丫头道歉!”周爹呵斥着。
  周二一想,弹弓是他射的,也算是他动的手,道歉就道歉。
  磨磨蹭蹭的来到林菀跟前,别别唧唧的开口:“对不起。”
  林菀丝毫不理会,要是让我打你个花儿为什么那么红,我跟你说十个对不起也乐意!
  “嘤嘤嘤...周哥哥欺负人...打菀菀屁屁......”姐是影后,驾驭得了任何的角色。
  “我都说对不起了!”周二愤愤不平的说着,再说我什么时候打你屁股了!
  “嘤嘤嘤...怕怕......”
  “......”周二十分的气愤,刚刚你拿瓢打人的时候怎么不怕!!!
  周爹看着一直哭个不停的林菀菀,没有办法,弯腰把她抱起来,林菀菀趁机在他怀里蹭了几下,脸上的花儿也蹭没了。
  “菀丫头说要怎么罚你二哥,伯伯听菀丫头的。”周爹哄着她。

第10章 竹板炒辣椒
  林菀菀眼泪一包,就在眼眶里打转儿,看着可怜的不得了,撇着嘴想哭不敢哭,之后听着周爹发话,才一边抽泣一边撇着嘴说着:
  “我姥爷说了,欺负弱小的不是男子汉,不是人民|解|放|军,是土匪。”
  周爹一愣,随后哈哈笑了两声,之后说:“对,欺负弱小不是男子汉!”
  “所以,伯伯应该打他屁|股,让他学着当男子汉。”林菀菀循循善诱。
  周二瞪大了双眼,很想说屁|股跟男子汉没关系!
  但是看着自己的亲爹瞪了自己一眼,没敢说话了。
  小丫头都说了,刘家人都不在,周爹不像样的惩罚一下,也说不过去。
  放下林菀菀,看了周二一眼,说着:“趴下,裤子脱了。”
  “爸,她撒谎,她刚刚还拿瓢把二蛋鼻子砸流血了!”周二指控着林菀菀。
  “丢人丢不完!”周爹一巴掌拍到周二的背上,一下就把周二拍到了一边的石头上。
  几个人欺负一个女娃子,还被砸的流了鼻血,也不嫌丢人。
  林菀菀蹬蹬的跑到一边,捡了个趁手的竹板,递给了周爹:“伯伯,用这个。”
  周家两口子的嘴角都不由得抽了抽,现在已经被上墙抽梯了,周爹扒了周二的裤子,只能拿着竹板打周二的屁|股。
  周爹下手算不得太重,但也不轻,林菀菀看着周二闭着嘴咬牙不吭声,哼哼唧唧的揉着屁|股呜呜的说着:
  “嘤嘤...屁屁疼......”
  见到周爹的动作重了点,周二眉头皱的更深了,林菀菀嘴角翘了翘。
  过了一会,她又揉着屁|股:“呜呜...我想找妈妈......”
  周爹:“......”
  周妈:“......”
  周二:“......”
  等着周爹揍完了周二,气呼呼的丢下竹板训了他一通,林菀菀还上前拽着周爹的军裤,小眼睛里都是崇拜的神色:
  “伯伯真是最伟大的解放军战士。”
  周爹眼角又抽了抽,之后哄了她两句回去了。
  周大嫂子前几天见识过林菀菀的战斗力,心想原本娇憨的丫头现在鬼精鬼精的,那天闹得人仰马翻,现在看把她儿子打成啥样了。
  周大嫂子要扶起来周二,周二被打屁|股,拉不下脸,死活不起来,那边周爹又喊周大嫂子,无奈她就回去了。
  周二起来后看到林菀菀趾高气昂的挑着眉看着自己,一边提裤子一边没好气说:
  “看什么看!”
  林菀瞄了一眼他手摁着的裆前,哼了一声:
  “不过是个小辣椒,有什么好看的。”
  “你...你......”周二气的憋得脸都红了,握着拳头。
  林菀菀看到后,之后往他跟前走了两步,来到他身边说着:
  “你再动一下试试,今天让你吃竹板炒肉,明天就让你吃竹板炒辣椒。”
  “......”竹板炒辣椒!!!
  林菀菀说完之后,哼了一声转身要走。
  走开两步之后才又退后两步,来到周二身边,一笑道:
  “还有,我是属猴的。”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11章 狗改不了吃屎
  晚上林家大舅回来了,林家舅妈给他盛了饭后,抱着林菀菀放到凳子上,三个人就围着八仙桌吃着饭。
  “怎么说的?”林家舅妈开口问着。
  林菀菀也抬起头,看着林家大舅。
  “我想着,刘志国犯错误是朱家那女的主动,只要刘志国洗心革面,以后离开军区,跟我们回去B市,让爹动用关系给他找个工作或是做点小生意,以后靠着咱们家,日子也能过下去......”
  林家大舅的话让林菀菀心中一惊,听这话的意思,林家这是还打算让林淑芬跟刘志国过呢。
  林菀菀刚要开口,就想到了自己还是个四岁的女娃娃,有些话她是说不得的。
  她拿着勺子低着头想着,这件事应该怎么说。
  离婚在这个年代的确是不多见的,女人出|轨就该死,男人出|轨远比女人出|轨能被世人接受,在自己重生之前的2017年大多数女人知道老公出|轨都是忍忍咽咽,捏着鼻子往下过。
  上一辈子是刘家铁了心要离婚,陷害林淑芬所以才离了,现在林菀菀真不好说林家会不会铁了心的离婚。
  林家大舅这样想,林家舅妈就有些不赞同了。
  “刘志国也太过分了,这是这件事闹出来了,要是没闹出来,给小姑身上背个这样的罪名,她往后一辈子怎么抬头,这是成心的要人的命,现在跟他过下去,心里得多膈应。”
  说得好!
  林菀菀赞了一声。
  “可是要是离婚,说长道短的人更多,到时候淑芬的压力更大,只要刘志国改了,毕竟这么些年的夫妻了,还有菀丫头,离婚对她也不好。而且......医院那边说淑芬她...身子不太好了,将来只怕不会再有孩子了,就是离婚了,以后也嫁不了什么好人了......”
  林菀菀目光冷了下去。
  林淑芬落到这个地步全是刘家人害的,在继续留在刘家岂不是被他们吃的渣儿也不剩了!
  “大舅舅,今天我在院子里看到周家大娘家里喂的那个小黑狗又在吃粑粑,周大娘打了它几次了,它每次看到粑粑都要吃,粑粑很好吃吗?”林菀菀忍着恶心说着。
  两个说话的大人都停住了看向了林菀菀。
  “正吃饭呢,说什么粑粑,怪恶心的。”林家舅妈拍了拍林菀菀,让她乖乖吃饭。
  林家大舅想到林菀菀还是个孩子,好奇正厉害的时候,看着狗吃屎,再当成什么好吃的,万一哪天好奇......
  画面不忍直视!
  “菀菀,狗是狗,人是人,狗能吃的东西,人不能吃,而且狗就是那样的,改不了。”林家大舅说着。
  “哦......”林菀菀一副懂了的神情,声音拉的长长的,“原来是狗改不了吃屎。”
  林菀菀说完,见到林家大舅两口子都是一愣,之后彼此看了一眼,全都沉默了。
  过了许久,林家大舅叹了一口气,放下了碗筷,之后说着:
  “离就离吧,嫁不了人,林家养着她们娘儿俩,也不是养不起!”


第12章 走出1条锦绣路
  正在说着话,就听到外面撕心裂肺的哭声。
  “刘志民你再打我一下试试!老娘跟你拼了,我说几百句你不听一句,那满嘴放炮的孩子瞎胡扯,你也能信!”
  之后就是叮里咣啷,和男人叫骂的声音。
  不用说也知道现在是打起来了。
  刘志民是刘志国的弟弟,原本刘志民在别的军区,刘志国费了些心思,把刘志民也调到了这个军区,所以现在兄弟两个在一个军区,不过不在同一个连队。
  如今刘志民两口子打架,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前几天林菀菀的话。
  刘志民这几天没回来,一回来就听说了这事,哪里还能忍。
  林菀菀骂了句活该,姓刘的没一个好东西。
  骂完之后,林菀菀继续吃饭,只要林家不再想着让她妈留在刘家继续凑合过日子,比什么都好。
  第二天大人忙大人的事情,小孩子聚在一起玩弹珠,还是院里住的那几个熊孩子,昨天被林菀菀砸的流了鼻血的那个和周二不在,剩下的几个都在。
  看着林菀菀坐在院子的榆树下的秋千上,谁也没有过来招惹她。
  昨晚周家人已经修好了,现在林菀菀托着小脸,发着呆。
  既然要离婚了,就要离开这里。
  听大舅的话是要林淑芬随着他们回B城,现在林菀菀不由得想起了前世有关林家的一些事情。
  林家要是放在古时候,就是典型的书香门第。
  当年林淑芬的爷爷还曾是B城高校的校长,林淑芬的父亲,也就是现在林菀菀的姥爷林致远还曾出国留学,全家都是高知识份子。
  当初在B城说起林家,上层社会没有不知道的。
  东富西贵,那时候林家就是住在B城北边的西城,自是风光无限。
  可是时局动荡,林家老太爷死在狱中,林淑芬的父亲在高校任职也都停了,林淑芬和哥哥林怀仁被安排下乡插队,林淑芬就是当时作为知青被安排到了其他省的刘家堡,认识了刘志国。
  还是六年前新的政策下来,知青开始返乡,大舅林怀仁才带着老婆孩子回了B城,姥爷林致远也恢复了高校的工作,如今已经子承父业,升任校长了。
  只有林淑芬,当时准备回来的时候落了水,病了大半年,那时候刘志国救了她,又衣不解带的照顾她大半年,这一来二去,名声就不怎么好了,加上刘志国也细心体贴,林淑芬就留下了。
  后来过了一年坏了林菀菀,之后生了后就一直随着刘志国在军区。
  前世的时候,林淑芬被刘家陷害,破坏军婚的罪名压下来走到哪儿都被人看不起,后来就算回了B城,跟林家关系也是淡淡的。
  那个年代,加上姥爷林致远又是高校的校长,碍于外面的舆论,家里二舅妈的压力,对林淑芬也没有多亲近。
  还是姥姥时常贴补林淑芬,只是林淑芬虽是个软性子,但却有个硬骨头,任何人的周济都没有接过,就这么带着女儿在那些胡同大杂院里租了两间房生活。
  林菀菀对于那时候完全没有一点美好的记忆。
  现在要回B城了,如今要走的路,是跟前世完全不同的一条路。
  林淑芬还年轻,有学问,怎么样也能走出一条锦绣繁华的路。
  林家怎么说都是娘家了,作为后盾可以,但要是长期的依靠,只怕不是长久之计。
  林菀菀还在想着回B城的事情,就觉得什么东西晃了眼,她眼睛眯起来,往四周看了看,看到周二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他们几个玩到一起。
  林菀菀心想,周爹还是下手轻了。
  他们离自己原本很远,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个弹珠就这么滚呀滚的,滚到了林菀菀的脚边。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