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42 | 浏览:135418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六十年代白富美》作者:凤轻轻(正文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夏晓意外重生到六十年代,成为了生产队的一枚小知青。
因缘得了个空间,灵泉玉水,养鸡种菜,却不敢用。
现下人人面黄饥瘦,她若把自己养成白富美,不得作死。
夏晓仰天长叹,这真是另人心酸的惊喜啊!


《大明无盐女》http://91baby.mama.cn/thread-1132336-1-1.html
《贵女拼爹》http://91baby.mama.cn/thread-1117007-1-1.html
《雍正小老婆》http://91baby.mama.cn/thread-1025819-1-1.html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1章 别了,这个世界
今年即将研究生毕业的夏晓已经在一家背景雄厚的上市公司实习一年了,只要拿了毕业证,夏晓就能顺利转正,薪水也会加倍,因此夏晓近来的心情很不错,浑身能量满满。

正赶着上班路上,夏晓包里的手机响,她一看来电,拿着手机接了起来。

“妈。”

“晓晓,你弟弟要结婚了,女方家那边要二十万的彩礼,你赶紧想想办法。”

电话那头夏母的声音一传来,没有问候,直达目的。

夏晓无奈道,“妈我才毕业,上哪给你找二十万。”

“你不是在大公司上班了吗,找你们公司的同事先借着,你弟媳说可以向公司借款的,先凑够二十万,待你弟弟和弟媳结婚后再慢慢还你。”

“我没钱,更没有二十万。”夏晓的脸色很不好,二十万,当她开银行的。

“晓晓,你怎么能这样,那是你弟弟,我和你爸养你这么大,供你读书……”夏母开始不满地数落着女儿。

“是,你是生我养我,供我读书,所以我会给你和爸养老,可不代表我就得为弟弟当牛做马,我上大学的学费是贷款的,阿勇技校的学费、生活费也是我兼职赚的,他谈恋爱交女朋友的钱还要我这个姐出,都二十出头的人了,却成天不好好工作,女朋友一年换几个。妈我告诉你,你把儿子宠成这样,以后你就知道后悔了。他有本事就靠自己的能力娶妻,只会为难父母和姐姐的,就是娶了妻也扛不起责任。”

夏家两个孩子,父母都有重男轻女的倾向,所以夏晓的弟弟就被宠的不成样了,夏晓也无奈。

“晓晓,你太无情了,那是你的弟弟,他没钱娶妻你这个做姐姐的怎么能不帮忙,我养你这个女儿有什么用。”夏母指责着。

夏晓心寒,冷冷道:“我确实没用,所以妈你也别指望我能拿的出二十万给阿勇娶妻,女方要二十万的彩礼,那女方出多少嫁妆。拿不出二十万,你打算怎么办?卖房?”

“怎么能卖房,卖了房一家人住哪里。你弟媳家里条件也不好呢,根本拿不出嫁妆,但她怀了阿勇的孩子,阿勇也是非她不娶,她妈妈说不给二十万彩礼,就带女儿去打掉孩子,那可是我们夏家的孙子啊。晓晓,你要想办法帮帮你弟,别让你侄子死了。”

夏晓简直气笑了,合着还要她出钱帮他们娶个祖宗回来,这未来弟媳夏晓没有见过面,但从她妈那里了解,自己弟弟非常喜欢,甚至一个月有一半的时间都住在女方家,而且从交往开始就要这要那的,她弟弟就来找她这个姐要钱。

现在还要二十万,夏晓咬牙,别说她没有二十万,就是有她都不会给。

“没有,你就是卖了我也没有二十万。”她现在身家也就卡里才两千块,现金五百,信用卡一张,穷着呢。

“晓晓,你阿姨介绍一个男的,就是我们这里的大老板,他可是有好几十家网吧和游戏厅还有电影院,房产有十几处,听说新开的楼盘他是大股东。他也是想找个漂亮的高才生当老婆,他看过你的照片了,很满意,只要你嫁给他,他给五十万的彩礼,还把新楼盘一套豪华复式楼过户到你名下。”

“呵呵,原来我这么值钱啊,几百万啊,妈,那人不会是四五十岁,然后肥头大耳,又矮又黑,还离婚有儿有女的吧。”夏晓讽刺一笑。

“说什么呢,长的好能当饭吃吗,当老板的不都长那样,他和你差不多高,白胖有福相,他还年轻呢,不过四十出头,与前妻离婚了,有两个女儿,只要你嫁过去,生了儿子,他的钱不都是你的。他还让你弟和表哥替他管网吧和游戏厅。”夏母说的都激动起来了。

只有夏晓的表情越听越冷,最后道:“反正我不会嫁,你也别想逼我。”

她也就一米六,男的年纪又大又矮胖,还是离婚有孩子的,不过因为有钱,因为给的彩礼多,她妈就恨不得把她给卖了。

“晓晓,你这孩子是读书读傻了吧,你一个月才挣多少钱,嫁给大老板,你可以少奋斗一辈子,这么享福的事别人都抢不来,若不是他看中了你,你以为轮的到你啊。”夏母有些急了,甚至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还表示后悔让女儿读那么多书,都不听话了。

“反正我不嫁,妈你要这么稀罕钱,不惜要卖女儿,我给个建议给你,阿勇也长的不错啊,之前不是听你说有个富婆看中他吗,他要愿意当小白脸,也可以少奋斗一辈子。”夏晓说完,闭了闭眼,伤了家人的同时,自己心里又何偿好受。

可她实在是受够了。

“晓晓,你怎么能说出这种恶毒的话,你这孩子太不像样了。妈是为你好,你赶紧回来把婚事办了,妈也不跟你计较了。不然妈到时候找你学校和公司去,你也别怪妈狠心,这女人最终还是为了嫁人,我让你读了这么多书不就是为了让你嫁的更好吗。”

夏晓心寒至极,全身被气的发颤,冷冷道:“那你去闹吧,最好上报上电视,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逼着刚毕业的女儿给弟弟二十万娶媳妇,为了钱逼着女儿嫁给人中年老板,当后妈,你最好闹大一点,然后我也不用活了,没意思的很。”

夏晓说到这里就直接挂了电话,匆匆往公司赶。

“小心”

夏晓听到一声大喊,还没有来的及反应,就被不知从哪飞来的一块石头给砸中了。

“不好了,死人了。”

“快叫救护车。”

夏晓的灵魂飘出身体,看着那地上流血闭目而躺的自己,看着周围的人**,仿佛一个看客似的。

她竟然死了,果然不能乌鸦嘴,才说完不用活了,她就被砸死了,夏晓郁闷了,她大好的青春,大好的年华,大好的人生理想、雄心壮志才刚开始呢,就被一块石头给毁了。

不知道家人得知她的死迅,会不会难过,也许会难过她的价值没了吧。

带着几分不甘,带着几分解脱,夏晓灵魂迅速在初阳下消散。

别了,这个世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2章 重生
夏晓再有意识的时候,她已经在另一副身体里了,此刻她耳边吵吵嚷嚷的声音,有些头疼欲裂。

“可怜的夏晓妹子,竟然死了。”

“这南边的蛇真是毒,被咬了都救不了,更不说夏晓妹子还被砸了头。”

夏晓嘤咛一声,缓缓张开了眼睛,就看见一片灰蓝色。

“夏晓妹子活了活了。”一个声音突然惊喜出声。

另一个人也凑了上前,“是啊,不是断气了吗,竟然活过来了。”

“这是好事啊,夏晓妹子没事就好了。”

“夏晓妹子福大命大呢。”

“是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夏晓整个脑袋都浑浑沌沌的,疲倦上来又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脑里也多了一个人的信息。

十三岁,她重生在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身上了,还是个六十年代的小知青。

身体的原主叫夏晓,s市工人家庭出身,上有一个哥哥,下有三个妹妹。本来哥哥要到南边当知青的,但父亲工伤只能由哥哥顶了工作,夏晓这个成绩好又正读初二的妹妹就报大了三岁替哥哥到光明生产队当了小知青。

他们生产队开荒时,隔壁有矿山正好爆破,原主不幸被炸飞的碎石砸到头,又被毒蛇咬中,中毒死了。

夏晓心中不由为原主难过,原主很懂事,因为家里穷,所以跳级上学,读书很勤奋,可惜家逢变故书没读成就离家到了偏远的南方,却在这里送了命。

而自己也是自小包揽家务,若不努力学习拿第一给父母当炫耀的资本,书都没得读。父母总是想炸干她的价值,不断的索取补贴弟弟,从没有想过她的感受。

夏晓,我也是夏晓,虽然重生在你的身体不是我本意,但我会好好的替你活着,替你照顾你的爸妈,孝顺他们,祝你来世投个好胎。

夏晓在心里默念着,她没有想到自己能活,虽然活在六十年代,但多少知道一点这时候的历史,所以夏晓心里还是安定一些。

只是一想到要开荒、要修路、要挖水沟、要种地干活挣工分,夏晓又头疼起来了。她上辈子活了二十五年,也是自小就干家务的,可家务活跟开荒和修路、挖水沟种地这些比起来那可是轻的不能再轻的活了。

开荒这些一不注意可是有生命危险,原主可是用生命证明了,而夏晓又是个怕虫蛇鼠的人,光想就发毛了。

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傍晚,喉龙一阵苦涩,但因为睡了一觉,身体感觉好多了,头也没有那么疼了,没那么肿了,只是到底不是自己的身体所以夏晓有些不习惯和僵硬。

因为夏晓没死,知青点众人的笑容也多了起来,大家到这里从55年到60年已经有五年了,已经牺牲了好几人了,夏晓也并不是第一个被毒蛇咬伤的,之前几个都没有救回来,扎认夏晓在大家的眼里还是福大命大的。

这会大家都是刚收工回来,这会大家是吃大锅饭的。

“夏晓妹子醒来了。”一个年轻的灰衣女子走了进来,大概十*岁这样,手上还端着个热腾腾的两个碗。

夏晓认出了同是知青的杨雪华,朝她露出一个笑容,“雪华姐。”

“大队给你炖了肉汤,你快吃吧。”杨雪华把一碗肉汤和一碗压的实实的白米饭放到了夏晓的面前。

夏晓顿时受宠若惊了,这可是吃肉都困难的时代啊,还有白米饭和青菜。这时候热心肠的人不少,但冷漠的人也有,而且大家都吃不饱饿肚子的时候,也不可能这么大方吧。

而原主年纪小,干活的时候总是拖大家的后腿,也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原主的,常跟原主干活的几个知青意见就非常大,甚至大家都不愿意跟原主组队的。

“怎么还有肉汤。”夏晓看着碗里的肉汤,里面竟有三块肉,更是吃惊了。

“这是大伙的意思,你快吃吧,好好补补,我先出去了。”杨雪华没有多说,就离开了。

夏晓也是饿极了,要以前她也不会把一碗肉汤放眼里,但现在腹中饥肠辘辘,很明显原主常吃不饱,这会夏晓看着肉汤都差点流口水了。

尽管有点烫,但夏晓喝汤吃肉,白米饭青菜,一会的速度,两个大碗就吃的干干净净的。

夏晓摸了摸肚子,好饱好满足,也有些脸红,自己刚刚那饿死鬼投胎的样幸好没人看见,不然就难看了。

夏晓看了看这一间土坯房,就跟大学宿舍那么大,只是没有上下床,一共住六个人,床很小很简陋,睡着床板也很硬,硌的很不舒服,但现在的条件也只能这样了。

不一会,进来的不止有杨雪华一人,几个女知青都来了,大家都来看夏晓。

夏晓看着几个女知青,孙玉华、王爱华、杨雪华、董美华、冯英,这些都是她的舍友。知青点倒有不少女妹子,之前有几个在劳动中牺牲了,还有些年纪到了就嫁给知青,或者嫁生产队的年轻人。

杨雪华、王爱华和孙玉华、冯英是高中生,夏晓和董美华是初中生,知青点里,高中生较多一些,初中生很少,像夏晓这没毕业的就更少了。

大家见了夏晓把肉汤吃完了都笑了,董美华想开口,被杨雪华给拉住了。

夏晓不明所以,但看着大家神秘的样子也不问了,她本就不是个好奇的人,再加上,她虽顶着原主的身体,但实际和大家并不熟。

不过幸好原主也是闷性子,不多话,所以夏晓倒不会暴露了。

“夏晓妹子,是队长家的小儿子高稼兴救了你,幸好发现的早,不然你这会可没了。生产队给你五天的时间休养,待你身体好了,你亲自去队长家感激一番才是。”王爱华开了口,她们这几个女知青,孙玉华为人高傲一些,王爱华则爱管事,俨然是知青点的代表人物。

“是啊,高稼兴好厉害,打猎捕蛇捉鱼可是强中手,听说他练过两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董美华也在这个时候出声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3章 原主的行李
“夏晓到时候要好好感谢高稼兴才是,因为帮你吸出蛇毒,听说可是被他妈拿着棒子追在后面揍呢。”杨雪华本来说的严肃的,到了最后笑了出声。

“谢谢爱华姐、雪华姐、美华姐……,我明天去一趟队长家。”夏晓乖顺地应下,心里是庆幸高稼兴没事的,虽然原主没有被救活,但人家热心相救,这份救命恩情,她还是要记下的。

这个时候王爱华微微一笑,摸了摸夏晓的头,“那你这几天好好休息。”

大家都累了一天了,吃完饭又洗好澡,聊两句就都倒在床上睡了。

因着身体原因,夏晓很快也沉沉入睡,一夜就这么过。

第二天一早,知青们四点就起来了,不到五点就出门了。

夏晓乍舌,这么早,这天都没亮呢。因不用出工,夏晓躺在被窝里,根本不想爬起来。

这一瞬间,夏晓对先驱劳动者们肃然起敬,同时也为自己现在这个小身板禁不住劳动而担忧。

夏晓睡到太阳照屁股了才爬起来,便见着床边放着一碗蕃薯粥,想到王爱华和杨雪华走前在她耳边叮嘱过,心里暖暖的。如今十二月的天气很冷,不过最南边再怎么冷也没有北方冷,只是馒头和番薯还得热着才能入口。

夏晓当下爬起来,煮一锅热水,也把番薯粥蒸热,一部分倒入暖水壶,剩下一些则用来洗脸擦身。

洗漱吃了早餐后,夏晓便翻了原主的行李,原主衣服包括身上的总共也就三套。

棉外套两件,棉被一床,草席一张,蚊帐一床,解放鞋两双,草鞋一双,针线一盒,信有几封。

夏晓打开翻阅,信纸里一张五毛钱和一张半市斤粮票,每封信都有。

信纸很厚,有原主的父亲和哥哥写的,语气里对原主还是很关心的,还提到了原主的母亲和几个妹妹,最后一封信末尾1960年12月9日。

夏晓再看墙上的日历,1960年12月25号,原主才收到信两天。

夏晓叹了口气心里酸酸的,他们都不知道他们的女儿和妹妹在昨天已经死去了,夏晓虽然也觉得原主被报大三岁,这么小顶替哥哥下乡当知青有些残忍。

但想到原主家的条件,夏晓叹了口气,不知怎么说好。

如今除去原主,家里就有六口人,原主的父亲在电厂工作,原主的母亲在纺织厂做流水线,只是临时工,家里如今就靠着这两份工作养着一大家子,几个妹妹还在上学,还有爷爷奶奶要孝敬,一家子也过的紧巴巴的。

大哥夏荣刚好初中毕业,被安排下乡当知青,不想父亲刚好出事,为了保住这份工作,所以家里安排夏荣顶替父亲到电厂上班,做的是高空作业,而知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来说,也挺不容易的。

若是不这么做,一大家子人就靠着母亲一份临时工养活,更难。

这一来,身为老二的原主,就顶替了哥哥下乡当知青了。

所以虽然同情原主,但夏晓也不知道替原主怪谁,这里还有一封原主写到一半的信,信里是原主对家里浓浓的想念,和对家人的关心,并无半点的怨言。

原主十月份到生产队报道,现在也待了两个月了,收了家里二封信。夏晓把信封里的钱和粮票抽出来算了算,二封信共有一块钱,一市斤粮票,他们看起来很担心原主。

只是南边环境恶劣,如今又是冬天,被毒蛇咬的原主还是走了。

夏晓看的出来,原主的家庭很好,很温暖,她从信中还是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心里很是羡慕。她渴望这样的亲情,也想这样被亲情关爱着,现在看着原主的这一切,她觉得自己像个偷窃者,但既然老天让她的灵魂在原主的身上得以重生,夏晓想好好活着,也为原主那一份好好活着。

夏晓把原主的钱和粮票收了起来,想着以后有机会再给家里寄回去,而现在夏晓看着原主写了一半的信,愣愣出神。

她如今顶着原主的身份活着,这字自然也要模仿原主的,不然到时候被看出端倪就麻烦了。

也幸好夏晓当初是考了s市第一大学,大三后便在公司实习了两年,如今又有原主的记忆,s市话对夏晓来说不难。

夏晓缓缓舒了口气,把外套裹紧,认真地看着原主的字迹,然后才拿出纸笔来练字,趁着这几日休养,她必须尽快把字练好,也好给原主家里回信。

时间不知不觉而过,很快就到了中午,知青们都放工回来了。

夏晓把信和纸笔收好,把自己煮好的开水拿出来给大家喝,南边十二月有些寒冷,在屋里就暖和一些,从外面回来能喝点热水就更好了。

当下王爱华和杨雪华还有董美华都对夏晓的贴心行为表示赞声,连孙玉华和一贯沉默的冯英也难得对夏晓露出了笑容。

这个时候董美华悄悄凑了过来,告诉夏晓,她昨日吃的是蛇肉汤,还是咬她的那条毒蛇。

呕呕,夏晓当即浑身恶寒,直犯呕。

没有想到昨天吃的美味的肉汤竟是蛇肉和萝卜炖的,怪不得她们几个神神秘秘的呢,原来如此。

大家见夏晓如此反应都给逗笑了,她们当初也是这么过来的,吓着吓着也习惯了。

杨雪华道:“幸好昨天我拦住了美华,不然夏晓还不把吃进去的蛇肉给吐出来,那多可惜了。”

大家认同的点了点头,身为女人没几个不怕软趴趴的蛇,她们也是怕蛇的很,但蛇肉也是肉,而且尝过之后确实很美味,想着昨天喝的蛇肉汤,几人都有些回味。

王爱华拍了拍夏晓的肩膀,“夏晓还是太胆小了,看来以后要让你多吃一些壮壮胆。”

董美华当下嘻笑道:“夏晓昨日昏迷之前就是给灌的蛇胆,那才是好东西呢。”

夏晓:“……”怪不得她醒来的时候觉得口里这么苦涩。

这会再犯恶心,夏晓也吐不出来,要是昨天跟她说,没准她就真吐出来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4章 高稼兴
夏晓很感激大家的,她们身上有着可贵的质朴和善良,她们的关心和热情也让夏晓知道有情有义的人还是挺多的。

    傍晚,夏晓练完字后,想着这会生产队也快收工了,想去队长家感谢一番,可是夏晓又愁了。

    原主家里寄来的粮票和五块钱,她不打算动,可现在却也拿不出手信来,上门怎么也得带点礼吧,更何况是去感谢救命之恩的,哪能空手上门。这会是吃大锅饭的时代,原主也没有余粮,所以夏晓也犯了难。

    从原主的记忆里,生产队队长高国强,有两子,长子高稼植,次子高稼兴,救原主的则是高稼兴了。

    高稼兴十六岁,在光明中学读初二。

    想到高稼兴还在读书,夏晓看了看她刚刚练完字的英雄钢笔,一时沉默,印象里这是原主父亲最喜欢的钢笔,这是原主父亲工作表现好,领导送的。

    原主下乡前,原主的父亲便把这只钢笔送给了原主,希望原主多写信回来。

    她虽然成了原主,但也无法把原主父亲送给原主的钢笔送出去。

    夏晓又瞄到了原主的两件外套,一件是原主的,一件是原主哥哥送的,也是顾虑到夏晓下乡是冬天,需要多一件外套御寒。

    这里的冬天虽不下雪,没有s市那么冷,可也需要着外套。

    夏晓看看自己这小身板,想着当知青还要干活挣工分,这外套要御寒,送了一件出去,万一另一件下雨淋湿了,那又没得穿了。

    最终,夏晓还是动用了粮票和钱,毕竟这些她以后可以挣回来,所以她拿着粮票和钱去生产队里的供销社。

    虽然有原主记忆,但这个时代的一切对夏晓来说还是很陌生,还有新奇的。

    到了供销社里,夏晓买了白面,一斤红糖,还有一支毛笔一瓶墨水,便提着朝队长家而去。

    也是巧,刚到高家门口,夏晓就遇上了放学回来的高稼兴。

    “你来我家干嘛。”高稼兴板着个脸,居高临下的看着夏晓。

    夏晓被唬了一跳,没有想到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这么有戾气,高稼兴肤色有些黑,又生的手长脚长牛高马大的,这高度目测应该有一米八几,要不是知道高稼兴跟原主的户口一样大,夏晓都怀疑高稼兴有二十出头的青年了。

    这不是吃不饱的年纪吗,怎么高稼兴却长的这么高大壮的。

    而原主实际十三岁,都不知道有没有一米五,这会跟高稼兴一对比,夏晓不忍直视,心里在告诉自己,其实原主和高稼兴相差四岁,不是一岁,所以这个身体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高稼兴,我过来谢谢你。”夏晓说着准备把手上的东西递过去。

    “知道了,那你可以走了。”高稼兴直接开门进家,没再理会夏晓。

    夏晓:“……”手里提着的白面和糖还有给高稼兴买的笔墨也没有送出去,她这是要进还是不进,可人家没邀请她,她能进去吗?

    “夏知青,你怎么过来了。”

    一道声音在夏晓不远的身后,夏晓一转过去,认出了生产队队长的妻子,高稼兴他妈郑向红。想到杨雪华说高稼兴为她吸出毒血却被他妈拿着棒子追着打的事,夏晓心中一凛,忙道:“郑婶子,我身体好多了,过来谢谢高二哥相救顺便拜访高队长和郑婶子。”

    夏晓也没有在郑向红的面前直呼高稼兴的名,想着高稼兴是次子,又比原主大三岁,她这一声高二哥叫出来,虽然有一些别扭,但夏晓心里多少存着几分套近乎的心思。

    现在是1960年,她们这些人回城也要特殊时期结束才行,而且也不是谁都符合条件回去的,也不是谁都能回去,有些人是通过高考回城。

    而她学过这段历史,知道1977年恢复高考,1978年高考,她至少还要得这里待上十*年。

    十*年啊,都三十多岁了,所以夏晓觉得她很有必要和高家打好关系,而现在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她一个女孩在偏远的地区下乡,这十里八村的,好人多,坏人也有,跟高家交好对她有益无害。

    “天寒地冻的,站在门外做什么,快进来吧。”郑向红说着又看着夏晓手上提着的袋子,责怪道:“夏知青也是,过来就过来了,还带什么东西,什么救命之恩不救命之恩的,换作是谁都会去救,这些你带回去吧,你也不容易。”

    夏晓一笑,“郑婶子,我年纪小,也不懂太多,但我知道若没有高二哥救我一命,我现在都没了,哪里还能好好活着站在这里,这事我家人还不知道呢,不然定也会亲自过来感谢高二哥的救命之恩。这些礼物只是我的一点小心意,郑婶子要是让我这样拿回去,下回我都不好意思上门了。”

    “你们城里人就讲究这些。”郑向红摇头,把夏晓迎了进屋。

    夏晓和郑向红进了门,便把买来的白面和糖和笔墨放到台面上,她觉得这个城里农村没有关系,不过现在郑向红说着,她也听着,只是也不可能带回去。

    她这是谢救命之恩,也不是**,夏晓还是坦荡的。

    “臭小子,你关着门在里面做什么,夏晓来了你还不快出来。”郑向红冲着紧闭的房门吼着,一副想要踹门的样子。

    夏晓忙道:“郑婶子不用了,我坐一下就走了,这毛笔和墨水,郑婶子帮我交给高二哥,我希望他能用的上。”

    可惜夏晓没有拦住,门被郑向红给踹了一跳,哐一声踹开了。

    这么彪悍的郑向红把夏晓给吓了一大跳,而房里的高稼兴光着膀子,正敷着草药。

    “妈,你这是干什么。”高稼兴脸上也出现了不满,见了夏晓看过来,还有些不自在地移了移身体。

    可这会高稼兴身上全是伤,怎么移都看的到。

    郑向红道:“你又去跟人打架了,你说你成天不好好读书,老娘交钱给你去那里浪费是不是。”说着郑向红挥着门边的扫把就要朝着高稼兴给打过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5章 热情招待
    “郑婶子,高二哥的身上还有伤呢。”夏晓本也是不想管,而且有些尴尬,可高稼兴还是救命恩人了,这会身上带了伤,夏晓也不能看着郑向红棒揍儿子。

    “我们出去,不用管他,这臭小子打架都成了家常便饭了,哪天不带伤回来才奇怪呢。夏晓今个儿留在这里吃饭,婶子给你做好吃的,我也不叫你夏知青,那太见外了。”

    郑向红拉着夏晓就离开,夏晓这会心里都有些过意不去了,刚刚在门口遇上高稼兴,是因为身上有伤,让她赶紧离开。

    可她上门感谢,也不可能就这样离去。

    郑向红很热情,为人很爽朗大气,但如果不看到刚刚对高稼兴的火爆场面,夏晓也许看不出来。

    “婶子,我不用吃饭了,队里也有饭吃,别浪费粮食了。”夏晓忙道。

    “跟你婶子客气什么,你赶紧坐着,婶子去下个饺子,你既然来了,还带了这么多的白面,就尝尝婶子的手艺。”郑向红说着,就提着白面进了厨房。

    夏晓想跟进去,可被郑向红拦住了,也只能在外面坐着。

    看着台面上的笔墨,夏晓想着这会高稼兴也上好了药,便拿了起来,朝着高稼兴的房间走去。

    “你带了什么来?”这会高稼兴已经穿好衣服,坐在书桌前朝着夏晓问道。

    夏晓把手上拿着的毛笔和墨水放到他的面前,“带了点白面和糖,还有毛笔和墨水,这给你用。”

    “拿块糖给我吃。”高稼兴道。

    哦,夏晓应了声,到了外面,掰了一块红糖进来。

    高稼兴放到嘴里,默默地含着,然后才开口,“我今天一个打七个。”

    夏晓:“……”啥意思,是在跟她炫耀他的战绩,她该夸赞吗?

    所以夏晓道:“那挺厉害的,你们为什么要打架。”

    “那几个小子欠揍。”高稼兴又珉着唇不说话了。

    夏晓也不知道说什么,她不知道该怎么跟高稼兴沟通,她上辈子除了读书就是做家务,中学之后寒暑假就已经给人卖货卖衣服打临工挣零花钱。

    高中以前她的父母会帮她出学费,却从不给零花钱给她,一年下来也就过年的时候有一套新衣服和布鞋,平时都是捡她弟不要的衣服和鞋子穿。

    要是家里穷,夏晓就算了,但其实小的时候父母都是炼油厂职工,家里条件不错的,但父母骨子里就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不愿意在女儿的身上花钱,但在儿子的身上,多少钱都愿意花。

    所以夏晓也只能自己挣零花钱。

    “这些书能看吗?”夏晓对如今的初中课本好奇了起来。

    “随便”高稼兴一脸无所谓。

    夏晓把高稼兴的书拿来看,有语文、代数、英语……心里松口气,对她来说都不算难。

    “你不是想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吗?”高稼兴突然说道。

    夏晓点了点头,就听高稼兴道:“那我今天的作业你帮我完成吧,就当你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你能当知青至少也是初中毕业,这点作业没问题吧。”

    “……”夏晓再次无语了,只能道:“我和字迹和你不同,”

    “没事,你看着我的字迹大概写就成了,你到底会不会。”高稼兴怀疑地看着夏晓。

    夏晓咬牙,想说不会,但还是点了点头。

    高稼兴很痛快地告诉夏晓,自己今天各科的作业。

    夏晓猛的想到自己的字迹和原主的不同,存着谨慎的心思道:“我还是教你写吧,我身体还没有完全好呢。”

    “我手疼。”高稼兴默默道。

    夏晓才了然,原来是打架打痛了手啊,夏晓看着高稼兴有些擦伤的手,最终点了点头。

    于是等到高家人陆续回来,见着夏晓和高稼兴,有些意外,高稼兴道:“夏知青在教我写作业。”

    夏晓有些不好意思,幸好高队长和高稼植没有进来看,她松了口气。

    作业也不算多,郑向红煮熟了饺子,夏晓也做完了。

    高稼兴挑了挑眉,意外地看了夏晓一眼,“你挺厉害的嘛。”

    夏晓微微一笑,怎么说她也是从小到大的学霸,这点作业对她来说并不难。

    “夏晓,出来吃饺子了。”郑向红的声音从厅堂里传来。

    夏晓应了声,起身准备出去。

    高稼兴道:“你以后有什么困难找我,我铁定给你办成。”

    夏晓直接理解成,谁要是欺负她,只要告诉他,他就帮她凑人。

    夏晓笑了笑,对着高稼兴道:“你也好好读书,有不懂的可以问我,我不会俄文,但其它都没有问题的。”

    夏晓离去后,高稼兴默默地看了一眼桌面上的作业不语,被一个比自己年纪小,又比自己矮一截的女孩子给比下去,这感觉真不好。

    高稼兴看着课文,一向都是他认识它们,它们不认识他的,现在他竟奇异的能看进去了,真是神奇了。

    “高队长,高大哥。”夏晓跟着队长和高稼植打着招呼。

    高稼兴长相像高队长,都是浓眉大眼、牛高马大,身强力壮型的,只不过融和了郑向红的面貌,高稼兴也生的高大英俊一些。

    而高稼植大概一米七三,虽然没有高稼兴那么高大,但随了郑向红的面貌,比高稼兴又清俊秀气一些。

    高队长和郑向红相貌也并不是多出色,但两个儿子都青出于蓝胜于蓝,明显继承了父母的优点,颜值都很不错。

    高队长看起来有些严肃,似不讲情面,铁面无私的人。

    果然,夏晓就听到高队长开了口,“夏知青,坐吧,来了不少带东西来,这里也不兴这一套,下不为例。”

    夏晓微微一笑应下,但心里却没当一回事,要是空手她也不好上门啊,更不好意思被留饭。

    只是看着桌上的鸡蛋青菜汤,蒸饺,夏晓有些脸红,见了郑向红从厨房里出来,忙道:“婶子,你弄了鸡蛋呢。”

    “鸡蛋又怎么了,都是用来吃的,婶子今天做的白菜鸡蛋饺,你好好尝尝,这可都是你带来的白面做的。”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6章 石头空间
郑向红说着,便端出一份饺子对着高稼兴道:“给你爷奶送去。”

    高稼兴端着饺子默默地出门,夏晓坐了下来,心里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自己挑这个时间来是不是来错了。

    夏晓也了解到现在是六零年,正是三年的困难时期,这个时候肉腥都是难见的,鸡蛋也是金贵之物,村里连鸡鸭都难见,也是没有粮食养。

    大家个个都是面黄饥瘦的,吃不饱的年代,也不知道郑向红用了多少个鸡蛋,夏晓心里叹了口气。

    若不是高稼兴吸出毒血,她能不能重生还是一回事呢,现在上门谢恩,却让高家破费了。

    “夏晓,坐吧,在婶子家里也不用拘束,你队长就不用管他,他八百年都是一个表情的。”郑向红说着,给夏晓盛了一碗饺子。

    “夏知青,尝尝我妈做的饺子,别客气。”高稼植也开了口。

    高队长也朝着夏晓点了点头,夹着饺子就开吃了。

    送饺子回来的高稼兴不多话,闷头默默地吃着,不过在郑向红给夏晓夹饺子的时候,还是把面前的饺子往前推了推。

    感受到高家的热情,夏晓眼有点热,郑向红的手艺确实很不错,饺子包的很好吃,汤也很好喝。

    高家很温馨,夏晓很羡慕这样温暖简单的家庭,上辈子她家里虽然看似简单,但极品亲戚也多,而父母重男轻女,弟弟每天大鱼大肉鸡蛋牛奶,她则是青菜豆芽,就是馋着想多吃几块豆腐鸡蛋吃都会挨一顿训,严重的还能招来巴掌。

    本来这些也没有什么,但两个孩子,太差别对待了,夏晓就没有感受到半点的温暖。

    郑向红见夏晓如此,心想夏晓一个跟小儿子一个年纪的小女孩离家这么远下乡当知青,也挺不容易的,再看夏晓生的小小一个,自己的儿子牛高马大的,郑向红不由怜惜,所以不停地给夏晓夹菜。

    “婶子,够了,我都吃不完了,您别顾着我。”

    “你多吃一点,你看你和稼兴一样大,这么小不点一个,多吃才能长的高。稼植、稼兴还有他们三个姐姐个个都能吃,可不就长的高大一些,就他两个你婶子我都快养不起了。”

    夏晓听了这话还能说什么,只有默默地吃着,可心里多少还真担心自己的身高问题。

    上辈子,夏晓只有一六米,但也过的去了。

    可现在这身子,估计一米五可能还不到,夏晓脑里想着,吃什么能长高,牛奶,钙、蛋白质,嗯还有打篮球,羽毛球这些运动。

    当然还有遗传,想着原主s市的父母一米六一米七这样,原主应该不会太矮。

    但身高这东西,七分靠爹妈,三分靠努力。

    可现在她这十三岁的小身板得在生产队吃苦受累,干体力活,还要跟人上山开荒种树,挖水沟修路,挑担砍柴,挑水种田,挑粪养田,还能长多高。

    然后夏晓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这个身体貌似还没有来例假,那么这个年代女人来例假有卫生巾吗?

    这一点,倒把夏晓难住了,心里想着一会回知青点看看李雪华她们来例假用什么的。

    夏晓赶紧回神,便发现自己碗里又堆高了,一时哭笑不得。

    这一餐饭,夏晓都吃撑了,有些不好意思,整个脸都通红通红的。

    “对,就要吃饱一些才能长高长大,才有力气干活。”郑向红的话得到了高队长和两个儿子的认同。

    夏晓看着自己的小胳膊细腿儿,惭愧。

    “这个给你。”离开高家,高稼兴送夏晓出门,便递了个石头过来。

    夏晓定睛一看,是一块草花石,瞪大了眼睛,这跟上辈子砸死她的石头竟一模一样。

    “你你……”怎么会有这个?

    夏晓还没有问出来,高稼兴便开口了,“是那块砸你的石头,幸好你刚好毒蛇咬了,头偏了点没有被砸实,不然你脑袋得破个洞了。”

    夏晓无语,“你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那条毒蛇。”

    高稼兴认真点头,道:“被炸飞的石头砸到脑袋那可得开花的,而你虽被石头磨着脑袋,被毒蛇咬了,还能活下来,你还是福大命大的。”

    夏晓接过了高稼兴递来的石头,看着这普通的草花石,可跟上辈子让她送命的却是一个样,她灵魂出窍前可没看错草花石上面的雪花图案呢。

    怎么就那么巧呢,会不会是同一块石头,还是只是巧合?毕竟世界上石头那么多,雪花图案的草花石肯定也有的是。

    夏晓把石头握在手上,掂了掂重量,要是真被砸到,脑袋还真会开花。

    “这个可以给我吗?”夏晓道。

    “拿去吧,不过一个石头,拿着有什么意思。”高稼兴毫不在意道,他也确实打算丢的。

    离开了高家,夏晓握着草花石,腆了个小肚子回到知青点,也幸好因为冬天穿着外套,不然小肚子都藏不住了。

    夜里,夏晓一直握着这块石头,心里更想知道这块石头跟砸死她的那一块石头是不是同一个,可她无法得到答案。

    夏晓就这样握着石头睡着了,突然她的身体一阵的清凉,还听到了水声,夏晓有些奇怪,她不是盖着被子睡觉的吗,怎么会觉得凉凉的,还有水声。

    迷糊间,夏晓微眯着眼,突然瞪大了目光。

    她的眼前是一口泉,一块田,身处一块不到百平米之地。她明明在睡觉,现在却是蓝蓝的天,夏晓整个人都吃惊了,狠狠地咬了自己一口。

    好痛,竟是真实的。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空间,眼前的就是灵泉玉田?

    夏晓看着手上还握着的石头,突然激动了,这莫不是石头送给她的。这不是普通石头,而是宝石?

    夏晓忙对着石头道:“我要出去。”

    当下,夏晓就回到床上了,看了大家都在熟睡,夏晓悄悄松了口气,但心里的激动兴奋却无法抑制。

    她又握着石头道:“我要进去。”

    夏晓又进来了,可一想到进来出去都是握着石头,夏晓又犯难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7章 妇女主任
万一哪天石头丢了,怎么办,这可不好找回啊,而且要是她时时带一个石头,也会让人觉得怪异。

    夏晓可没有想过自己要标新立异,可把石头留在空间里,自己出去,夏晓又不敢尝试,万一好不容易得到的空间就没有了呢。

    夏晓握紧了石头,有些不舍。

    突然夏晓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真笨,试试不拿着石头能不能进来不就知道了。

    当下,夏晓又试了一下,却发现,不拿着石头还真进不去。

    夏晓再也不敢试了,空间是多么的珍贵啊,如果没有就算了,可明明都得到了,她也不愿意失去。

    这日,夏晓把放学的高稼兴堵了个正着。

    高稼兴道:“做什么?”

    夏晓把石头递了过去,“你试试看,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你喊一声,嗯……。”

    夏晓把石头放在了高稼兴的手上,才道:“你喊一声,我要进去,试试看。”

    “快喊啊。”夏晓见高稼兴没动又继续道。

    “你没问题吧,真碰坏脑了?”高稼兴莫名地看着夏晓,让他对着一石头说话,这是正常人的做法吗。

    夏晓嘴角抽了抽,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说,但也知道自己现在拿着个石头让高稼兴试验,确实有些不合常理。

    可她还是很想知道,要是高稼兴拿着这个石头喊进去,会不会也像她一样进到空间里。

    “你做不做。”夏晓朝着高稼兴瞪眼,不过小小的她对上高大的稿稼兴,并没有什么威势。

    高稼兴还是照做了,握着石头,喊了一声,“我要进去。”

    夏晓定定地看着,半晌也没有看到高稼兴有任何的动作,石头也好好的,当下开心了,从高稼兴的手里抢过了石头,夏晓说了声谢谢就跑开了。

    高稼兴看着夏晓丈二摸不着头脑,嘴里嘟嚷道:“这还病的不轻了,把个石头看成宝一样。”

    夏晓回了宿舍,趁着这个时候,大家还没有回来,便又握着石头进了空间里。

    忍不住就捧了一口泉水来喝,哇,清凉甘甜,确实比井水和自来水的味道好。

    夏晓没敢喝多,就尝了一口,看着空间里的地,夏晓想着,下次拿些种子进来种种试试看。

    没敢在空间里久待,夏晓出来了,又把行李袋里的钱和信封都放进了空间里,整个人一下子也圆满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空间的泉水关系,夏晓确实觉得自己身体好多了,虽然没有夸张的像小说里面喝了泡了就洗髓伐骨、治百病的,但夏晓觉得常久喝着肯定多少都有些好处的。

    五日的假休完了,夏晓身体也大好了,就开始跟着生产队干活了,不过考虑着她的身体原因,她不用上山开荒,但要跟着去收番薯。

    夏晓松了口气,这样也好,收番薯确实轻松许多。

    夏晓也是天没亮就到了番薯地,最先看到了郑向红,心里也知道定是郑向红跟队长提了,当下夏晓对于生产队多了份认同,对郑向红更是感激不已。

    “婶子,我来了。”夏晓跟着郑向红打了招呼。

    郑向红道:“夏晓来了,我们今日得把这片的番薯收完,你跟着婶子就行了。”

    “好的,婶子。”夏晓握了握手心,心想自己一会要勤快一些,别给婶子拖后腿了。

    “哟,郑向红还带了个帮手啊。”一道声音传来。

    夏晓看了过去,认出是村里的妇女主任李胜美,夏晓对李胜美的印象也不错,见李胜美看了过来,也打了声招呼,“李主任好。”

    “哼”李胜美轻哼一声,严肃地看着夏晓,道:“夏知青同志,你既然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就得勤快起来,生产队可不需要城里娇生惯养大**,你这是资本主义作派……。”

    李胜美当着众多人的面毫不留情地训起了夏晓,这话就严重了,要是几年后的特殊时期,是给夏晓扣帽子的。

    “李胜美,你管的也太宽了吧,什么时候生产任务也轮到你指手画脚的。夏晓受伤那几日,也不见得你这妇女主任关心女同志,夏晓身体才好上工了,你这一来就训起人来了,你至于嘛你。你看不惯我就直说,拿夏晓抖什么威风,装什么大蒜啊你。”

    郑向红呛了回去,两人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李胜美拿着夏晓开刀,郑向红就不乐意了。

    “知青都上山开荒了,我们几个负责收番薯,这任务量也不轻松,你把夏知青分过来是怎么回事?”李胜美不满道,说到底还是觉得夏晓拖后腿,不顶事。

    李胜美这话一落,大家朝着夏晓看了过来,很明显也是认同李胜美的话的。

    夏晓没出声,前世能在公司里这么快的站稳了脚,也是早练就了一副厚脸皮,这会她可不会为了这几句话就会撂挑子不干。

    “夏知青也是分了任务的,她完不完的成,用不着你咸吃萝卜淡操心。”别人也许顾忌着李胜美,郑向红可不怕。

    说来李胜美是随母改嫁到高家来的,其母嫁的是队长高国强的堂大伯,李胜美也改了高姓。李胜美长的不错还有一把好嗓子,当然好胜心也强,多少人追求都看不上,就看上了当兵的高国强想当军嫂,但高家同姓不婚,李胜美就改回原姓,却不想冒出了个郑向红和高国强看对眼了。

    李胜美心里的失望失落可想而知,这一气之下,就嫁给了村里一个瘸了脚的退伍军人贺红军,而按照辈份,这贺红军算起来是郑向红的表舅,李胜美就比郑向红高了一个辈份。

    同人都在一个生产队里,两人针尖对锋芒,谁也不待见谁,见面不吵都得刺两句。

    而郑向红是队长妻,李胜美是村里的妇女主任,也常仗着自己大小也是个‘官’,没少在郑向红的面前抖威风。

    “别吵了,两人加起来也一把年纪了,都消停消停。”一位年纪大一些的女人开了口,其它人也劝了起来。

    李胜美和郑向红都闭了嘴,只是两人表情都不那么好。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8章 核桃补脑
    夏晓看着这一幕也没有出声,有眼睛的都看到李胜美和郑向红两人不对付,不过夏晓对李胜美的印象也差了起来。

    在原主的印象里李胜美待人随和,亲切大方,是非常关心女同志的。

    现在还是应证了那一句话,看人果然不能看表面。

    本着公平,夏晓也分到了许多和大家一样的工作量,还是有郑向红帮忙才能完成的,就是这样一天下来,夏晓也腰酸背痛,累的直不起腰,不停地喘着气。

    李胜美见夏晓这样,更是鄙视的不行,不过夏晓到底也是完成任务了,李胜美也没有再说什么,但眼里的不屑是真真分明的。

    夏晓没有理会李胜美的目光,人家不待见她,她也不会拿热脸贴冷屁股。

    “婶子,谢谢你,要不是婶子帮忙,我今日都没法完成任务了。”这还真是夏晓的真心话,要没有郑向红帮忙,她还真完成不了。

    “哎,说什么谢呢,哪这么客气,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这点力气能干多少活,婶子现在有力也帮你一把,不过还是得靠你自己。”说到这里郑向红叹了口气,“我那几个闺女啊,都嫁到外村去了,挺着大肚子还得下地干活,要是嫁在生产队里,我还能看着点呢”

    夏晓也听出了一个母亲对外嫁女儿的担忧,不过她对高家不了解,也不好说什么。

    “走吧,吃饭去。”郑向红招呼着夏晓。

    夏晓点了点头,现在大家还是吃一锅饭的,这还是夏晓第一次正正式式的吃大锅的钣菜,和以前在学校的食堂不同,根本没有看到油水,也不见肉。

    不过也是干活又累又饿,夏晓吃了半碗粥,吃着咸野菜,便有些吃不下了。

    “快吃吧,不吃饭怎么有力气干活,可不能浪费了。”郑向红和夏晓坐一起,便催促道。

    夏晓叹了口气,浪费确实是可耻的,现在也不是上一世了,这个年代大家都不容易,夏晓也不能做那例外之人。

    郑向红还是觉得夏晓吃太少了,夏晓只是干笑,表示人小,饭量也小。

    在生产队吃饭的人很多,有的则是拿着饭盒或者碗装回家吃,夏晓就看到队长还有高稼植和高稼兴两兄弟都在。

    “婶子,高二哥不是在读书吗,怎么也要跟着生产队一起干活?”夏晓悄悄地问道。

    郑向红道:“放学了就可以干活,还是你们城里的孩子好一些,还有粮票领,这农村的孩子,不干活哪有饭吃。”

    郑向红这话一出,夏晓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这话还真没法回答。

    吃饱喝足,夏晓便回了宿舍,杨雪华他们全都是打饭到宿舍吃的,这会孙玉华已经去洗澡了,其它几人见了夏晓回来,都纷纷问着夏晓怎么样了。

    夏晓也没有瞒,都一个生产队,也没有什么秘密,有人一传,大家就知道了。

    “听说李主任以前看上当兵的队长,连队长的妈都同意了,但郑向红插了一脚进来成了军嫂,前三个都生了女儿,不受队长妈待见,后面有两个儿子才好一些。而李主任虽嫁了个瘸子,可男人曾是军官啊,跟派出所里都有关系呢,听说她两个儿子都在部队里当兵。”董美华说道。

    杨雪华道:“这话也不能这么说,队长和李主任又没谈对象,郑向红也不算插一脚,若队长看向李主任,也不会有郑向红,你这话可是传到郑向红的耳里,可不好。”

    王爱华道:“莫议他人事非,美华同志,你也注意一下言行,在背后议论他人不好。”

    董美华嘟了嘟嘴,到底没有什么,但心里却不以为然。

    夏晓在心里摇头,董美华这样不改,确实容易吃亏。

    正想着,夏晓就听到外面喊道:“夏晓,有人找。”

    夏晓起身出去,见了是高稼兴有些意外,“高二哥,你找我有事吗?”

    夏晓脸皮也厚,前世都二十多岁的人了,现在叫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为哥,心里也半点异样都没有。主要也是高稼兴长的高大,看着老成,而夏晓现在看着高稼兴都还得仰着脖子,不叫哥也不行啊。

    “我妈让我给你的。”高稼兴把一个袋子递了过来。

    夏晓接过来一看,是野核桃,当即道:“婶子怎么给核桃给我啊,留着自己吃就行了,那多不好意思。”

    “补脑的。”高稼兴说完就走人了。

    夏晓留在原地:“……”

    回了宿舍,夏晓就被宿舍的人围起来了,“什么东西?”

    “是婶子给我的核桃。”夏晓道。

    “郑向红干嘛送核桃给你呀?”董美华道。

    夏晓摇头,心里怀疑的反而是高稼兴,她可没有忘了自己拿着石头叫高稼兴试试能不能进空间的事,会不会是那小子觉得她脑子有问题,要补一补。

    不得不说,夏晓真相了,高稼兴可不就是这么觉得,所以得了点核桃,第一个就想到夏晓的脑子了。

    冯英道:“夏晓,郑向红不会是看上了你,想让你当她的儿媳妇吧?不然怎么会这么照顾你,还给你送核桃,在南方,核桃可是难得的。”

    冯英一句话可把宿舍的人八卦心给点燃了,队长的妻郑向红,谁不认识啊,在队里郑向红一向热心肠,大家也知道,但这主动送东西到知青点给夏晓,这都让她们多想。

    主要这里也没有种核核桃的,这么难得郑向红却第一个想到夏晓,

    董美华道:“不可能吧,郑向红要是找儿媳妇,那也看不上夏晓啊,这农村里找媳妇,那可都是找有力气的,屁股大能生养的,夏晓怎么看也不符合农村人找媳妇的条件。”

    说着董美华还特地打量了夏晓一番,看着夏晓瘦瘦小小的,也直接否认了。

    王爱华和冯英想了想,也觉得不可能。

    夏晓被董美华盯的不自在,道:“是,找你这样的成了吧。”董美华正好是屁股大的,脸圆润,看着有福相这种,确实很符合一些妈妈拉挑儿媳的条件。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1 
财富
3430041  
积分
1139694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9章 想法
  夏晓还真没有想过这些,她这小身板才十三岁呢,要谈婚论嫁那得十年后再看。

    杨雪华道:“也不是每个农村人都这样找媳妇啊,我觉得夏晓挺好的,也未必不是找儿媳啊,夏晓性格好,和郑向红投缘一些。”

    孙玉华从冲凉房回来,听到了议论声,呵了一声,“你们都打算嫁农村了,不回城里了?”

    众人一默,她们都是城里姑娘,当然还是想回城里去的。

    夏晓和孙玉华是s市的,杨雪华和王爱华是首都的,冯英是h市的,董美华是t市的。

    而杨雪华、王爱华、孙玉华和冯英都是高中毕业生,如今都十八十九了,董美华十七了,夏晓十三。

    “我们还能回去吗,户口都牵来了,之前两批人也没见有人能回去。”冯英脸上犯了愁。

    “是啊,头批的那些都在这里结婚生子了。”

    杨雪华这么一说,大家脸上都满满的担忧,连孙玉华都不吭声了。

    夏晓沉默,她是知道历史的,要回城那也至少十七八年后的事,而且也得符合条件才能回。

    就不说她们几个了,便是十七八年后,夏晓也上三十的年纪了,更何况是杨雪华她们,三十多岁肯定在这里结婚生子了。

    一旦结婚生子,有了家累,回去就难了。

    小时候夏晓也看过一部西双版纳的电视剧,说的就是这个时代的事,有些人为了回城离了婚的,最让她印象深刻的是那一句歌词就是: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剩下我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

    “吃核桃吧。”夏晓出声道,也试图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不提这沉重的问题。

    “这得拿东西砸开了才能吃。”董美华说一句。

    “我来吧。”王爱华找了一个锤子,宿舍几人也尝了尝核桃,孙玉华也默默地吃着,可已经心不在焉了。

    “夏晓多吃一些,你明天还要去收番薯吧?”杨雪华问道。

    夏晓点了点头,“是啊,收完番薯,还要得接着收玉米。”

    董美华羡慕地看着夏晓,正想开口,杨雪华便道:“好好干吧,到过年了,就可以回家一趟了。”

    杨雪华这话一落,大家又上心了,夏晓问着杨雪华,“我今年才来就不回了,雪华姐要回家过年吗?”

    杨雪华摇头,“太远了,来回也不方便,我就不回了。”说到这里,杨雪华爱向了王爱华,“你呢,回家过年吗?”

    王爱华默默地摇头,“明年再回,到时候跟你一起回。”

    杨雪华也点头,要是一起回去过年,路上也有个伴。

    宿舍几人,大家今年都不回家,都是准备明年在回。

    夏晓刚重生来,现在哪里敢去上海见原主的家人,一不小心就能穿帮了,现在她还是老实的待着,努力把家信写好,让家人过年前能收到就好了。

    洗澡是排队的,夏晓是最后一个,大家干了一天的活了,洗完澡没聊两句,已经有人上床睡觉了。

    夏晓到底有顾忌,所以并没有进空间里,她也不能频繁进空间,免的引起人怀疑。

    不过这一早被叫起,夏晓浑身酸疼,感觉全身酸痛的厉害,像被车轮碾压过似的,疼的抽气。

    杨雪华笑道:“睡之前要给自己按揉一些,不然早晨起来可疼了,哎,慢慢就习惯了。”

    大家都离开后,夏晓先进了空间里喝了一大口的泉水,才赶紧去食堂吃早饭。

    “婶子,谢谢你的核桃。”夏晓找了机会谢谢郑向红。

    郑向红心一动,想着自己家小儿子昨天带回了一些核桃又揣了些出门,当即明白了,忙道:“哦,几个核桃而已,给你尝尝。”

    也不知道今日夏晓是不是喝了灵泉的原因,这一天干活特别有劲,虽然郑向红也帮了忙,但比昨天来说进步很大。

    这回不止是郑向红夸赞,一些妇女都夸了夏晓,只有李胜美嗤之以鼻,虽没再挑刺但嘴上道:“看你能帮多久。”

    说到底李胜美还是对郑向红有意见,郑向红做什么都看不惯,被郑向红照顾的夏晓也成了李胜美不喜的对象。

    这一天夏晓虽然还是很累,但被夸赞被鼓励,心情都很愉快,心里也觉得村里的妇女也并不难相处,除了个别的,其它人都是与人为善、纯朴真诚的。

    晚上,郑向红进了小儿子的房间,问道:“你昨晚是送核桃给夏晓了?”

    “你不是知道了吗。”高稼兴一副你都知道了还问的样子。

    郑向红凑了过来,“你不是对夏晓有意思吧?”

    “妈,你有毛病啊。”高稼兴白了郑向红一眼。

    郑向红也毫不示弱地朝着儿子瞪眼,“老实交代,不然你好好的,怎么给夏晓送核桃了。你会那么好心?”

    郑向红可不觉得小儿子是这样的人,这小儿子打小就是个孩子王,打架干活倒是一把好手,但读书和讨好女孩子那可差的不行,不把女孩子吓哭都不错了,可现在小儿子现在竟然会讨好女孩子了,还以她的名义,郑向红大为惊奇。

    想想小儿子也十六岁了,若有喜欢的女孩子也不奇怪,只是夏晓,郑向红一想到夏晓和儿子的身高差,表情也有些纠结了。

    “你喜欢矮个子的女孩啊?”郑向红又多问了一句,心里想着夏晓还能长多高。

    郑向红也没有多高,就一米六,高国强一米七五这样,可这儿子也不知道吃了什么,长的牛高马大的,她这老娘跟他说个话都得仰着头。

    “坐下,老娘跟你说个话,你站那么高做什么。”郑向红喝斥道,跟儿子说话就是累。

    高稼兴无语地坐了下来,没回答郑向红的话,反而道:“妈,你要闲着没事就去给我爸的衣服补补,他今天干活裤子破了个洞,幸好天晚了,不然得闹笑话了。”

    “你爸咋的没跟我提。”郑向红一听立马上心了,也不管儿子了,趁着这会还没有熄油灯,赶紧去补补。

    高稼兴看着郑向红离开,轻吁一口气,老娘太能缠人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