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2 | 浏览:11133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悬疑科幻] 《重生之进错洞房嫁对郎》作者:浅浅花[连载](原创首发)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7683431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3812  
积分
786  
在线时间
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10 
最后登录
2019-3-10 



简介::一场错误的婚姻,源于进错了洞房,所以,她激烈的反对、斗争,本以为可以把一切返回到原点,可是,错了就是错了,怎么会重新回去呢。


他,是这一场婚姻最无辜的受害者,一场商业联姻,变成了商界上的闹剧,他成了被耻笑的那个人,虽然这样,他仍然义无反顾的娶了反对激烈的她。


她恨过,嫉妒过,斗争过,到结局,抵不过一句话,这一场婚姻一开始就是一场阴谋,从此,她绝望过,无奈过,到后来的悔恨,可是,一切都太迟了。

  如果,人生有重生的机会,你还会让一切继续错误下去吗?

已有 1 人评分财富 收起 理由
sauciness2017 + 10

总评分: 财富 + 10   查看全部评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7683431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3812  
积分
786  
在线时间
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10 
最后登录
2019-3-10 

第一章:回来了。

本帖最后由 浅浅花 于 2017-1-1 16:02 编辑


   一个美丽的大早晨,丝丝缕缕的金光穿透云层,宛如冲破云霄的火箭,以惊人的速度,刹那间照亮了整个繁华的大都市。


金碧辉煌的6星级大酒店,一间豪华的套房里,此时地上凌乱,男人和女人的衣服随处乱扔在地上,四处还弥散着一些痕迹,就连空气中也还残留着一股让人脸红心跳的味道。


宽大柔软的大床上,侧卧着两个光溜着身子的男女,轻薄的丝被将男人的伟岸,女人的苗条勾勒成一副美丽的画面。


“嗯.......”轻轻的一声嘤咛,女人从睡梦中幽幽地醒来。


  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再一次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里,映入眼里的竟是矫健的后背,她下意识的一抖,朦胧的思绪顿时清醒过来。


  她回忆起一些画面,她连忙闭上眼睛,不过,整个人却不停的颤栗着,她拉了拉轻薄的丝被,忍住浑身的不适,转了一个身,背对着男人时,她的眼眶顿时红了。


  她回来了,她居然回来了,忆起昨天晚上的种种,她就忍不住浑身兴奋,原来,她昨天晚上是被一阵刺痛给痛醒的,不等她回过神来,她的意识又迷迷糊糊地跟着沉沦下去。


  她以为她是在做梦,没有想到,一觉醒过来,她不但回来了,而且还回到这么关键的时刻,难道,这就是重生,上一世,她也不是没有看过此类小说和电视剧,没有想到,她也有重生回来的一天。


  她把整个脸埋在丝被里,她闭上眼睛,虔诚的感谢着各路神仙,眼角也因为激动,泪水忍不住缓缓地落下。


  有谁可以想象,她上一秒已经死了,下一秒却回到了悲剧的起点,说不激动,那是假的。


  就在她还再激动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又急又乱的敲门声,她一颤,连忙把整个身子埋入被子里,假装睡过去。


  不一会儿,也许是敲门声太大声了,她旁边躺着的人动了动,过了一会儿,她听到旁边传来一阵低沉的闷哼声,很醇厚,不难听,让她忍不住心里一颤,不等她在回味,外面敲门声更加激烈,她只感到床一动,一阵脚步声朝门外走过去。


  她的浑身发抖的厉害,不过,她没有选择躺在哪里,而是从被子里钻出来,忍住身上的不适,弯腰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了起来,一边艰难的穿着,一边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哭闹声,她的嘴角忍不住扬起一抹嘲讽。


  张永修,这一世我们又见面了,忽然有点期待呢。


  她的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只不过,那笑容却未达眼里,眼里快速的闪过一抹恨意,一直听到一阵刺耳的声音,她才把脸上的表情收了起来,换上一副甜蜜的笑容。


  “我不要听,我要杀江翎熙这个**,是她,一定是她——”随着一阵尖叫声,一个人女人忽然冲进房间,好在她早有准备。


  “永修哥,嘤嘤....人家一觉醒过来,你就不在了。”她直接避开冲撞过来的女子,忍住恶心投入到紧接着跟在后面跑过来的男人怀里。


  张永修头发凌乱,一身白色衬衫有点起皱,上面纽扣也少了二颗,这可以预见他们昨天晚上的战况也是很激烈的,不过这仍然影响不了他身上的帅气,但,只有江翎熙知道,这只是他的外表而已,上一世,自己不就是被他的外表所骗了吗。


  “翎熙你听我说——”张永修此时有点尴尬,他双手无措的望向走过来的男人,江翎熙看到走进来的男人,一身白色浴袍穿在他身上,显得他的身材更加挺直,她眼里闪过不明的情绪,只不过,被她很快的掩饰掉。


  她咧着嘴巴开心地笑着问道:“大哥和大嫂怎么一大早跑到我们这边来,有事吗?”


  “江翎熙你这个贱女人——”就在江翎熙预计她脸上要遭殃的时候,对面的女人却被人抓住了双手,只听见低沉的声音看着她说道:“冷静一下—”他说完之后,瞥了还待在张永修怀里的女人一眼,就把眼睛移开。


  “永修打电话通知双方长辈。”低沉而冷淡的声音让江翎熙呆了呆,只不过,她这模样,却让张永杰误会,其实,她只是被他的声音迷住而已,捂着耳朵,她觉得,她的耳朵快怀孕了。


  “是。”张永修镇定的拿出手机,走到一旁去打电话了,而江翎熙却楞楞的站在哪里,看着张永杰还拉着激动不已的陈诗涵走出房间,留下她独自发愣着。


  张永修打完电话回来,还发现她愣楞的站在哪里,透过窗外的光线折射进来映照在她身上,让人觉得此时的他,如此孤独而圣美,让他忍不住移不开视线。


  他的内心里闪过一阵愧疚,不过,很快就被他掩饰掉了。


  张家兄弟同时与江、陈两家联姻,三家人都是在商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那空前的盛典让多少人眼红嫉妒,此时,就多么的让人感到耻笑。


  新婚之夜,两位新郎官居然跑错房间,这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吗。


Rank: 1

91UID
40458206  
精华
帖子
财富
30  
积分
6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11 
最后登录
2016-12-14 
还有下文吧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7683431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3812  
积分
786  
在线时间
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10 
最后登录
2019-3-10 

第二章:家中长辈。

本帖最后由 浅浅花 于 2017-1-1 16:06 编辑


  此时,江翎熙呆呆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属于三家人的长辈此时都围坐在一张圆桌上,气氛也有压抑,陈夫人率先拍着桌面,大声的呵斥道:“今天你们如果没有给我们陈家一个交待,这事没完。”


  江翎熙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内侧,因为太痛,她的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落,她看向坐在她对面的男人一眼,声音嘶哑的问道:“永修哥,这事是真的吗?”


  妈蛋拧的太痛了,下一次要控制一下力道才行。


  张永修听到江翎熙这么问,就把头转开,望向首位上的几个大人,他目光坚定的说道:“爸妈、陈伯父、陈伯母、江爸、江妈我愿意为这件事负责。”


  江翎熙心理忍不住不屑的笑了一声,这样的大话谁不会说,负责,是对这件事负责,还是对陈诗涵负责,还是对她继续负责,这话说的模棱两可的,只有傻的才听不明白。


  想到这,她的动作顿了一下,上一世,她不就是最傻的那个人吗,当着长辈的面大吵大闹,更是把张永杰嫌弃的一无是处,后来他们定下主意,她因为不满意,更是当着他们的面砸东西。


  活生生把受害者的身份变成了刁蛮大**的大闹剧,有理都变成没有道理了,最后更是让江家丢尽脸。


  “张二少,你这一句江爸、江妈我们可承担受不起。”江妈长得很柔美,一副江南女子的气质,平时说话也是柔柔弱弱的,用现在如此语气说话,可见她也真的是动怒。


  江妈话一出口,张永修顿时尴尬的低下头,沉默的坐到一旁,而张母见到这一副,忍不住皱了皱眉毛,她看了江翎熙一眼,眼里快速的闪过一抹不满,很快,她就把头转开,看向从始至终就一直沉默的张永杰问道:“你是长子,也是长兄,这事你觉得怎么办?”


  江翎熙心里更不是滋味,出事的时候,他就是长子,就是长兄,对他们有利益的时候,他还是长子,还是长兄,说起来,他在这个家,也是很艰难吧。


  想到这,她忽然觉得有点悲哀,看到江母担忧的望着她,她为了不让她担心,连忙低下头,掩饰掉自己的情绪。


  江母不知情,以为她是为了这件事伤心,心理更加恼火了,殊不知,江翎熙只是再为张永杰伤心而已,毕竟经历过上一世,她知道这件事到后面是怎么处理的,所以,不怎么担心。  


  “结婚证还没有办,既然错误已经造成,那么—”张永杰慢慢的走


向江翎熙,一把牵起她的手,扫视了现场一圈,语气冷淡的说道:“我的女人,我自己负责。”


  这样霸气侧漏的话,也就只有张永杰说的出口,而面对着她的江翎熙,内心深处也忍不住一颤。


  上一世,他也说过这样的话,可是,那时候的她根本就没有坐下来冷静思考过一分钟,而当他这样说的时候,她更是忍不住对他拳打脚踢,这一世站在这里,重新以不同的心态去面对,她忽然发现,原来,她也可以这样去迎接她的未来,迎接她的幸福。


  “张永杰你考虑过我感受没有,我也是受害者啊,呜呜.....”忽然,旁边传来一个啜泣的声音,陈诗涵抬起头头,眼里的泪水止也止不住,江翎熙皱了皱眉,没有开口说话,只不过,被张永杰握着的手下意识的松了一下。


  不等她回过神,张永杰再一次握紧,看着一脸发呆的江翎熙,再看了一眼不停啜泣的陈诗涵,两两对比,他忽然发现,他的女人遇事居然一点也不慌乱。


  “诗涵你不是还有我吗?”张永修见张永杰站起来表态,连忙也跟着站起来,生怕错失了良机。


  江翎熙看了他们一眼,发现他们真是天生一对,都是演戏的高手,明明这个阴谋是他们一手策划的,一个表现的正气凛然,一个表现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可笑她上一世一直被他们哄骗,重生回来,她不会这么做了。


  感受着男人强而有力的劲道,她低下头再一次暗自拧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落,她抬起头,用一股柔软而不失坚强的语气看着江父、江母说道:“对不起,爸妈。”转过头又对着张父、张母来了一个大鞠躬,虽然流着泪,不过语气却很坚定:”对不起、张伯父、张阿姨我们给您们添麻烦了,无论你们作出什么决定,我尊重你们的选择,对不起,我回避一下。”


  说完,她捂着脸,大哭着跑出房间,打开另外一个房间门,把自己锁了进去,当她一个人坐在床上时,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她是故意回避,不想张永杰更难做,当然,最主要的目的是,她不想在做张永修的筏子,让他愧疚一下也好,这样,不是更有利于她吗,毕竟上一世,她已经受够了。


  这一次,张永修别想利用她去对付张永杰,而她,也要做回真正的自己,弥补上一世的错误和悔恨的事。


  一想起那个人,她的脸不自觉就红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7683431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3812  
积分
786  
在线时间
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10 
最后登录
2019-3-10 

第三章:做决定

本帖最后由 浅浅花 于 2017-1-1 16:12 编辑


  来到洗手间,注视着镜子中的女子,为了结婚比较喜庆的缘故,她准备的裙子全部都是红色的,此时的她,明艳的如同一朵牡丹花,衬托出更加均称的身材,经历了人事的缘故,脸色比之前更加红润衬托出皮肤更加白皙,好像一下子就长开似的,一双眼睛也变的比以前更加水灵灵,此时披肩的长发垂直在肩膀两侧,更加显示她的娇小玲珑。


  就是这样的她,虽然长的不明艳,可是,还是会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不是她自恋,毕竟,在美女的行列里,她还算美女一个。


  过了一会儿,门外响起了一阵有节奏地敲门声,江翎熙回过神来,走出洗手间,往门外的猫眼一看,发现是她妈,唐丽红女士。


  “妈——”江翎熙打开房门,唐丽红皱了皱眉,江翎熙不等她开口说话,就率先走进去,来到房间的沙发上坐下来。


  唐丽红转过身把房间门关上,担忧的望了沉默的女儿一眼,她迟疑片刻,还是走上前,坐到她身边,牵起她的手,眼神关切的望着她。


  “翎熙,我和你爸商量过了,既然你已嫁进张家,也是张永杰的人,不是爸妈思想传统,毕竟出了这样的事,两家也要作出弥补,你要乖乖的,知道吗?”


  江翎熙上辈子听不懂她妈说的话,这辈子怎么还会听不明白呢,他们两家本来就是有利益的联姻,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没有商业上的合作,这会他们为了顾忌三家的名声,早就让她收拾包袱走人,上一世到了最后,自己不就是这样吗。


  唐丽红见她仍然沉默着,顿了顿,继续说道:“翎熙你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凡事不能意气用事。”


  “我明白。”


  唐丽红松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传来了一阵钝痛,她摸了摸江翎熙的头发,用着慈爱的口气又说道:“这次的事,谁也说不出谁的错,不过,你爸仍然帮你争取了一些利益,等你们度完蜜月回来,就可以从张宅搬出来住,还有,你每个月的零用钱,你爸又给你一些,要乖乖听永杰的话。”


  唐丽红就怕女儿一个激动,分不清楚现在谁才是她真正的老公,以前女儿到底被他们宠坏,不然,现在就不用替她担忧。


  “我想静一静。”


  唐丽红放心不下又叮嘱了几句,无非都是那些安抚她的话,让她不要冲动,安心做好张家的媳妇,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她现在已经是张永杰的老婆,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不会更改,让她不要闹腾了。


  其实,从一开始到最后,她根本就没有闹腾过,如果是上一世的自己,早就闹的不可开交。


  上一世,她是最后得知发生这种情况的,当时,也是闹腾最厉害的一个,她记得她当时当着他们的面,撕声裂肺,砸东西,怒骂,到了后来,那个人更是被她迁怒。


  而其他三个当事人,虽然一开始就有点难以置信,到了后面,他们一个个地接受,反而是她,用情太深,爱错了人,辜负了不该辜负的人。


  这一世,她回来是想好好弥补的,因为,她也渴望有一个家,家里面有爸爸妈妈,有孩子,一家三口幸福生活在一起。


  唐丽红前脚刚走后脚张永修就跑进来,看到缩在沙发上的人儿,他的心理闪过一阵愧疚,不过,很快就被其他神情掩饰掉。


  他慢慢的走过去,来到她身边,刚想坐过去,张翎熙眼眶泛红,直盯着他。


  “不要过来。”她现在最想见的人,根本就不是他,她现在一看到他,就忍不住恶心,这样的人,当真正撕开他的内心,才知道,里面是多么肮脏与厌恶。


  “翎熙你不要这样子好不好?”张永修衣服温文尔雅的模样,此时担忧的眼神正注视着江翎熙,恨不得把她抱入怀里安抚一顿,只是,他作出这一副神态,只会让江翎熙更加厌恶,为了不让他看出来,她连忙低下头,掩饰掉眼里的神态。


  江翎熙忍不住在心理冷笑,上一世她一直以为,张永修长的一副温文尔雅,遇到谁都是笑眯眯的,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就连对待嚣张跋扈、虚荣爱娇的自己,也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性格,其实,她错了,而且错的彻底,这样的男人,根本就虚有其表,想到这,她嘴角扬起了一抹讽刺。


  “张永修请你对我尊重点,从今往后我可是你嫂子,叫一声嫂子给我听听看。”


  “翎熙别闹了。”张永修发现现在他有点看不懂眼前的江翎熙,好像有什么事情正在悄悄发生变化,脱离了他的掌控中,这让他内心有点慌乱,不过,他又自我安慰了一下,说不定江翎熙是受到刺激,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永修,你确实要改变称呼。”张永杰此时一身西装革覆,一边扣着衣领扣子,一边从门口走进来,来到了江翎熙身边,站定。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7683431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3812  
积分
786  
在线时间
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10 
最后登录
2019-3-10 

第四章:张永杰

本帖最后由 浅浅花 于 2017-1-4 19:37 编辑


  江翎熙就这样愣愣的望着他,因为阳光照射进来的缘故,更加显得她皮肤白皙,而脖子上的红印,也更加显露无疑,他眼神一暗,随即就把眼光转开,望向张永修,神态是不容置疑的。


  “嫂子。”张永修在他逼迫的眼神下,不得不改了口,同时,他心里更加暗恨,就是这种感觉,让他从小到大‘深有体会’,所以,他想反抗,想去改变这些情况,他不想坐以待毙。


  “嗯。”今世的江翎熙根本就没有必要给张永修任何靠近她的机会,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所以,她只是安静的坐在哪里,嘴里轻轻的回应一下。


  张永修确实有点不好受,男人强大地自尊心又在作祟,他的眼里快速的闪过一抹嫉恨,随即低下头,语气不变的回道:“你们聊,我有事先走。”


  江翎熙从始至终的眼神一直在张永杰身上,就连张永修什么时候离开,她都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就算她知道,她也是耸耸肩无所谓的样子。


  “看够了吗?”男人的面容冷淡,说出来的话更是平淡无奇,不过,江翎熙居然罕见的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抹促狭的笑意,这让她呆了呆,很快,她就回过神来,因为,刚刚站在她旁边的男人,居然靠近她,坐到她旁边来,牵起她的手问道:“还满意吗?”


  ‘呃——’


  江翎熙无奈的翻了翻白眼,略微挣扎了一会,发现怎么也挣脱不开,也就随他去了。


  “满意怎么了,不满意又怎么了?”江翎熙一向都是不吃亏的主,况且面对这男人已经十几年,就算再怎么样,已经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


  张永杰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牵起她柔若无骨的手,强制的把她从沙发上拉起来,因为太用力,江翎熙整个人跌落在他怀里,一直头顶上传来一阵闷笑,她才回过神来。


  “张永杰......”


  张永杰感觉到怀里的人传来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才不得不收敛一些,一边牵着她的手一边往外走出去,刚到酒店门口,车子就停在他们旁边,酒店门口的服务员,连忙走上前来帮他们打开车门,张永杰从皮夹里抽出几张钞票,递给他。


  “谢谢您,张先生您慢走。”


  江翎熙看着他面无表情的模样,不知道在心里怎么编排他,不过,她的神态倒是没有露出一分,见车子行驶在马路上,她忍不住疑惑的问道:“我们这是要到哪里去?”


  “民政局。”张永杰说话永远都是一副言简意赅,一副冷淡的样子,要是上一世的自己遇到如此性格的他,早就不耐烦这些,直接闹开了。


  上一世的自己,就是被宠坏的小女孩,而张永杰却是商场上的一匹黑马,不仅仅和朋友开创了一家上市公司,张氏集团更是在他的掌管下如日冲天,开辟出了一个新世界。


  长年累月的在商场上,他早已练就了一副表情,面瘫脸,面对所有的事情都冷冷的,好像不感兴趣的模样,要不是上一世到了最后一刻,她永远都不知道,原来,隐藏在男人心里最深处,居然有那么的浓烈的感情。


  她是江氏千金大**,家里有一个哥哥早已接管江氏企业,也已经娶妻生子,大哥从小对她冷冷淡淡的,说不上友爱互助,不过维持表面的兄妹之情还是有的。


  大嫂出身书香门第,一直对她这个千金大**颇有意见,说的直白一点,就是看不惯她的性格,所以,他们一结婚就搬出去住,只有节假日偶尔带着儿女回一趟老宅。


  而她,从出生就明白,生长在这样的家庭,联姻是她唯一的出路,所以,她一直保持着无所谓的态度,一直遇见了张永修,她却陷进去,从此不可自拔。


  有人说,在他们这样的圈子里,如果感情太认真,将会失去一切,变的一无所有。


  所以,说起来真的很可笑,居然一言成真。


  上辈子,她不仅仅是一无所有,更是可笑至极,而张永杰更是被她连累的早早就丧命。


  “怎么了?”张永杰动作温柔地拨开她额头前的几根发丝,见她发呆,轻声问道。


  “你想清楚了吗,我的性格并不讨喜。”她的性格不仅仅是很不讨喜欢,简直是太不讨喜了。


  飞扬跋扈、刁蛮霸气又喜欢持宠而娇,又爱慕虚荣,丁点委屈也受不了,简直一个活脱脱被宠坏的娇**,所以,她大嫂就是受不了这样的她,才会很少去老宅的吧,连同她那些侄子侄女,一遇到她,也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其实,她一直渴望有一个人爱她,然后与她白头偕老,生儿育女。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7683431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3812  
积分
786  
在线时间
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10 
最后登录
2019-3-10 

第五章:民政局

本帖最后由 浅浅花 于 2017-1-11 20:42 编辑




  张永杰并没有正面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直接拉着她走进民政局。



江翎熙眼眶顿时有点湿润,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样,老是喜欢用一些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也不问问自己喜不喜欢,上辈子她会认为被逼迫了,这辈子,她觉得这比说了好听来的实际。



从民政局出来时,江翎熙神情还是有点恍惚,看着崭新的红色小本本,她觉得这梦怎么就那么不真实呢。



“结婚证先放我这吧。”张永杰见她眼神有异,深怕她干出什么过激行为,不得不把两本红色的小本本小心翼翼的放入自己怀里。



江翎熙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无奈的在内心叹息了一声,上辈子她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人原来还有这样的一面。


也是,上辈子她干什么都是不情不愿的,更不要说如此心平气和的坐在他旁边。



如果是上辈子的自己,恐怕这会还在闹发大/**脾气呢,后来还是她爸出面威胁她,她才不得不妥协。



其实,在她爸江淮凯的眼里,永远看到的只有家族的利益,也不是说他不疼爱他们,只是在疼爱和家族利益面前,他永远选择的都是家族利益。



她爸和她妈两个人的婚姻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不过,前提之下,她妈和她爸做了约定,一旦结婚,必须做到真诚,不说相濡以沫,至少要做到相敬如宾,在婚姻上保持忠诚。



所以,在这样的家庭环境,她从小就有一个梦想,希望找到一个‘携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伴侣,可是,上辈子是她愚蠢,看走了眼,这辈子她相信,只要她不在作死,肯定会幸福到老的。



想起这些有的没有的,他们很快就来到了机场,江翎熙楞了一下,一直被旁边强而有力的一双手牵出车外,她才回过神来。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你猜!”旁边的男人可见心情真的很好,难得玩起了‘你猜我猜’的小游戏。



江翎熙转过头看了他一眼,说好的冷淡、漠视霸气的张先生去哪儿了!



“.........”江翎熙沉默以对,实在是霸气的张先生这句话真的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总经理,您交待的事已经办好,这是机票还有护照。”忽然,一名看似秘书的小姑娘奔跑了过来,一边说一边递给张永杰。



“辛苦了。”张永杰对待员工永远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好似刚刚玩‘你猜我猜’这个游戏的人不是他似的。



“祝您玩的愉快。”



张永杰点点头,牵着江翎熙直接走到登机处了,江翎熙转过头看了那个秘书一眼,随即就把头转开,往四处张望了一眼。



虽然好奇张永杰说的‘度蜜月’,不过,她并不会再去追问他去哪里这个问题,她想心里怀有期待,那么惊喜就会大大的吧。



抱着这种想法的她跟在张永杰旁边,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左右张望着,让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张总经理的心柔软的一塌糊涂,不过,这种情绪也仅仅是对待她而已。



等他们登上了飞机,江翎熙被张永杰牵着坐到位置上,已经累的睁不开眼睛了。



也是,昨天晚上是两个人的洞房之夜,今天早上又折腾了那么久,心理与生理上的战斗,现在这么一放松,也就开始困了。



“累了吧?睡一觉。”张永杰温柔的替她盖上毯子,江翎熙迷迷糊糊的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一下子就陷入睡眠之中了。



张永杰感受着身旁的人平稳的呼吸声,看着她靠在他的肩膀上安心的睡过去,不仅摇头失笑,更是对着她的嘴唇轻轻地啄了一下,看着她的睡颜,他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他连忙把头转向别处。



他从小就被祖父接到身边教导,而他的父亲永远都是一副很忙的样子,所以,他是保姆带大的,祖父手把手教导长大的,作为张家唯一的继承人,他永远学会的都是冷漠,再冷漠,套用祖父的话来讲,冷漠是一位上位者必须具备的。



小的时候,他就明白,想要什么东西,必须依靠自己去争取,必要的时候,可以采取一些手段,只是,不要踩过底线,具体用什么方法,就要看看这件事后续发展。



看着安安静静的靠在她肩膀上睡觉的女人,他的眼神越来越深邃,必要的手段,当然也包括她。



他的嘴角挂着一抹复杂的微笑,只是很快的就被其他表情掩盖住了。





不管身边的女人作何感想,她已经是他的人了,所以,从这一刻开始,由他自己来负责,其他人,别再去肖想,根本不属于他的东西,是他的,就是他的,所以,不要从一只狼的嘴里撬出来。




Rank: 2Rank: 2

91UID
40801068  
精华
帖子
财富
210  
积分
4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3-9 
最后登录
2017-10-8 
什么时候更???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7683431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3812  
积分
786  
在线时间
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10 
最后登录
2019-3-10 

第六章:度蜜月

本帖最后由 浅浅花 于 2017-2-20 21:20 编辑

  

  江翎熙迷迷糊糊之际感觉到有人在摇晃自己,她睁开朦胧的眼睛,看了一眼站在她面前的男人,男人看到她迷糊的模样,嘴角微微挺了一下,一把抱起她。



  江翎熙一下子就完全清醒过来,此时,飞机上还有别的客人呢,他们站在后面,看到这一幕,都露出善意的微笑。


  倒是江翎熙一下子就变的有点害羞,她连忙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客气的朝后面的人点了点头,因为这一变故,她逃也似的跑下了飞机。


  等到被张永杰,牵着手拉进车里,她恼火地瞪了他一眼,男人眼里含着笑意,不过,为了顾及她的面子,露出一幕面瘫的模样,其实心里一直笑意不断。

  江翎熙见他这一幕模样,倒是把头转开,不再朝他露出恼火的神态,张永杰今天遇到的是她,如果是上辈子的自己,肯定会被他这一副神态气的乱发脾气,江翎熙不得不在心里感叹。

  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酒店,张永杰让人先把他们的行李搬到事先预定的房间,先陪她吃了晚餐,之后接到一个电话,叮嘱了江翎熙几句,就去忙了。


  江翎熙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望着他离开地身影发呆,上辈子她嫁给张永杰十几年,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样,用眼神送他离开。

  上辈子她和张永杰结婚十几年,两人的夫妻生活过的形同陌路,因为她在张永杰的弟弟张永修刻意营造下,误会了他,以为他是破坏她和张永修在一起的人,其实不然,设计这一次‘入错洞房’的主谋是张永修,而张永杰只是顺势而为而已,因为,他喜欢她。


  想到这,她的脸不仅发热,更是烫的厉害,她捂了捂发热的脸,露出一抹甜蜜的笑容。


  “/**/一个人,不介意我坐下来吧?”忽然出现的声音把江翎熙吓的回过神,她看向来人,愣了一下,怎么会是他!


  “怎么,是不是被我迷住了?”男人磁性的声音在江翎熙耳边响起,故作风流倜傥的动作,让江翎熙倒足了胃口。


  “抱歉,失陪。”江翎熙拿起张永杰临走拿给她的房卡,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男人望着她的背影出神。


  把她勾引就行了吗?他开始越来越期待了,想到这,他露出一抹浅笑,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而故作平静的江翎熙一回到房间,整个人就露出一抹怨恨的情绪。

  上辈子到死,那一刻她才知道,张永杰对她的感情是真的,可惜她老是以为他别有居心,到后来背叛了他,扼杀了他们两个人唯一的孩子,也让自己永远失去做妈妈的资格。


  又在张永修刻意设计和挑拨下,背叛了他,盗取了公司的资料拿给了张永修,让他失去了继承人的资格,到头来更是红杏出墙。


  后面,也许张永杰也累了,疲倦了,不得不放开了她的手,一直到最后她才知道,她的愚蠢,她的蛮横,她的娇纵,让她变的一无所有,让她失去了一切,包括生命。


  一直到她重生回来,那种慢慢失去生命,那种无能为力的模样,仍然生生刻印在她的脑海中,她以为她忘记了,可惜,张永修仍然在背后设计着一切。


  所以,她的怨恨也是有理由的,重生回来的她,不会在轻易去犯下上辈子所犯下的错误,所幸,这一辈子的一切才刚刚开始。


  江翎熙发了一会呆,就从行李箱里拿出睡衣进洗手间洗漱了,等她躺上床,张永杰还没有回来,她也没有去打扰他。


  因为她知道张永杰在这边还开了一家分公司,这么久没有过来看看,现在当然忙着去视察,所以她在理解之下,难免有点难过。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她一下子就陷入睡梦之中了。


  等张永杰进入房间时,就看到这一幕景象,宽大柔软的大床上,侧躺着一名身材面条的女子,只见女子有着长而亮的头发,此时披散在枕头上,长长的睫毛,红润的嘴唇,因为躺在被窝里的缘故,她的脸红彤彤的,如同一个瓷娃娃。


  男人看到这一幕景象,直接躺在她身边,搂过她的身子,用力朝着她的唇角咬了下,因为痛的缘故,女人皱了皱眉,因为睡的太沉的缘故,仍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这让男人的眼神暗了暗。

  本来在例行视察分公司,想把手里的工作早点完成挤出时间陪她玩的,倒是没有想到,他的好弟弟这么迫不及待又出手了,想去手下在电话里头的汇报,他的眼神更加变的越来越阴沉了。

  “你可不能太让我失望了。”说完这句话,他吻了吻她的红润的小脸,把她搂进自己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睛,本来还以为还睡不着,没有想到一下子就睡过去了。

  等到半夜,他是被一阵拳打脚踢给弄醒的,看到躺在身边的小女人的动作,他忍不住搂过她,直接把她给办了,本来想体谅她的,没有想到,她的体力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他开始期待明天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606550  
精华
帖子
104 
财富
1104  
积分
244  
在线时间
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23 
最后登录
2017-4-17 
最近原创专区好作品蛮多哦。特别期待长篇的更文。支持原创,楼主加油。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