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70 | 浏览:16713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燕南归》作者:总小悟(连载中)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0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内容介绍:
    曾有大家说,大楚其实有两大祸害。
    萧将军手握重兵,表面忠义,实为奸臣。
    白家人为商不仁,是个大大的奸商。
    萧子鱼听闻这种说法后,颇有些无奈。
    她作为奸臣女儿,奸商未过门的妻子——
    用世人的话总结便是,萧家七小姐,此生当真是‘双奸合璧’。
    还好,在最坏的一世里,有个最好的你。


《锦谋》http://91baby.mama.cn/thread-1133856-1-1.html
《侯门福妻》http://91baby.mama.cn/thread-1122218-1-1.html

点评

maywellbao  简介和文风不搭  发表于 2018-3-14 06:10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0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001:处境
    乌云越聚越多,先前晴朗的天空,很快遍布阴霾。

    看来,要落暴雨了。

    萧子鱼躺在软榻上,眼里带了些许迷茫,看着狂风将雕花窗棂吹的哐哐作响。

    廊下小丫鬟的对话,也一字不落的被她听在了耳里。

    “你方才说,墨砚的腿好了?”

    “可不是,没想到真的好了,明明被王管事打成那样,可……就是好了!”

    “我还以为七小姐是说笑的,她只是为了给王管事下马威,才随意做了那些事。“

    “说笑?王管事敢那样打墨砚,不就是因为打狗要看主人面吗?你不知道,那墨砚可是四爷特意从北越带回来的獒犬,是送给四太太的!这次……”

    小丫鬟话还未说话,屋外又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很快便有老人苛责的声音传来,“你们还站在外面站着做什么,七小姐呢?”

    “回柳妈妈话,七小姐还睡着呢!”

    萧子鱼无神的眼珠转了转,又疲惫的闭上了眼。

    夏日的阵雨总是来的突然,眨眼间泼盆的雨便劈头地砸了下来,院内像是张起了无边的水幕。

    雨声将一切喧闹都盖过,让人五感渐渐地迟钝了起来。

    下一刻——

    屋门从外被推开,屋外带着雨水的夏风吹了进来,内室里顿时沾了几分湿气。

    柳妈妈的声音再次传了进来,“七小姐?”

    她见睡在软榻上的人没有应答,便走上前又抬高了声音,“七小姐,醒醒!”

    萧子鱼缓缓地睁开眼,神色依旧迷茫,“是柳妈妈?”

    “是老奴!”柳妈妈挤出一丝笑,将手里的药碗搁置在小杌上,又道,“小姐,您该用药了,若是过了时辰,会失了药效!”

    她说完,便擅自做主扶起萧子鱼,讨好的神色里带了几分焦躁。

    萧子鱼垂着眸子,“不用了!”

    柳妈妈闻言愣了愣,半响后才挤出一丝笑,“小姐您又说笑了,这病了怎么能不吃药呢。”

    “苦!”萧子鱼皱着眉头固执的回答。

    柳妈妈此时才发现萧子鱼的异样,不由地打量起眼前的少女。

    萧子鱼靠在绣着牡丹的大迎枕上,满脸病弱之气,娇小的唇没有半分血色。昔日那双澄澈的眸子,此时一片静谧无神,像是失了魂似的。

    自从萧子鱼在京城里的花灯会上落水后,气色便一直不好。如今到了姑苏后,夜里也总是梦魇,病情更不见丝毫好转。

    大夫换了一波又一波,可都说萧子鱼病情并无大碍,好好休养便是。

    并无大碍,却不见病情有丝毫好转。

    于是久而久之,众人似乎也明白了这无非是——心病。

    柳妈妈叹了一口气,言语里带了几分急迫,“老奴让人拿一些蜜饯来?”

    萧子鱼闻言,只是摇了摇头,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挤不出一丝。

    屋子里很快又恢复了安静,过了许久,柳妈妈见萧子鱼不再开口,这才支支吾吾地说,“小姐,老太太听闻你落水后一直病着,担心得食不下咽……”

    萧子鱼慢慢地转头看着她,却没有说话。

    柳妈妈此时脸色有些难堪,急忙解释,“是顾老太太,小姐您的外祖母,她让二太太从京城里赶来看你了!”

    柳妈妈说完话后,又怕萧子鱼生气,赶紧添了一句,“小姐你别生气,老太太也是担心你的身子!”

    萧子鱼闻言垂着眸子,那双没有温度的眼眸微闪,喃喃地说,“是吗?”

    柳妈妈没有察觉萧子鱼的异样,只是点了点头,回答,“是的,是的!”

    “姨母来了!”萧子鱼低声说,“那就见见吧!”

    柳妈妈内心有些惊讶,忍不住暗自嘀咕,这次落水后的萧子鱼瞧着有些不同了。往日嚣张跋扈的样子再也不见半分,连从不离手的九节鞭也丢的远远的。不过是个刚满十岁的孩子,可身上散出来的气息,却又让她琢磨不透,总觉得渗得慌。

    萧家并不是名门望族,准确地说是到了萧子鱼的祖父萧栋这一辈,才勉强有了起色。当年,萧老太爷中举后,便任正六品户部清吏司,晚年才被调回京城升了从五品户部员外郎。只可惜,萧老太爷一去世,萧家又逐渐开始衰败,慢慢有了从商的迹象。若不是萧子鱼的父亲萧四爷如今是个挂着散阶的正六品昭信校尉,恐怕萧家早已彻底从官场中退出所有人的视线了。

    萧家虽不是大家族,但是萧子鱼的母亲嫁入萧家,在所有人的眼里,的确攀上了高枝。

    顾家世代在郡城行医,医术精湛,祖上也曾出过御医。只是后人无能,几代下来已经沦落到靠着采草药为生。当年,若不是北越突然发兵攻打大楚,萧子鱼的母亲顾氏也不会在逃难的途中,救了受了重伤又和军队走散的萧家四爷。

    当时,萧家人虽然感激顾氏,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顾氏会进萧家的大门。

    于是当萧四爷亲自将顾氏带回京城时,萧家人从起初的震惊,到最后的大力反对,用尽了各种办法也没能阻止萧四爷迎娶顾氏。

    因为这件事情,萧老太太对顾氏总是有些成见,直到后来萧老太太知道顾氏将自己的例银补贴顾家后,便更是厌恶顾氏。

    顾氏在萧家处境艰难,而萧四爷又常年在外领兵,自然不知道妻子在家里的详细情形。顾氏温顺,对于萧老太太的为难和萧家大房时常的挑衅一直忍让,偶尔也会借着姑苏离郡城近为由头,带着萧子鱼到姑苏萧家三房这里暂住些日子。

    只是,这次顾氏离开京城的行程十分匆忙,连萧子鱼病着也没有阻止她的脚步。到了姑苏后,顾氏便迅速的住进了寒山寺,对外宣称为女儿祈福,需要斋戒净口,行为颇有些奇怪。

    如今看来,顾氏所有的异常,或许正是因为顾家人的一而再,再而三贪婪的索取。

    一直选择忍让,便会被人当做软弱无能。

    柳妈妈脸上流露出满意的神情,手里却急着将萧子鱼扶下软榻,动作匆忙间将身后的小杌子给带倒了,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动。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0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002:讨债
    屋外的丫鬟听见屋内响动,便探着身子,急急地朝着屋内看了看。

    萧子鱼似乎没有瞧见屋外丫鬟的视线,似笑非笑地对柳妈妈道,“姨母来了多久了?”

    柳妈妈伺候萧子鱼的动作依旧不见半分迟缓,她手里拿着从妆台上取来的一片翠玉珠花替萧子鱼戴上,“二太太来了有小半个时辰了,她怕打扰**您歇息,一直不敢通传!”

    不敢通传,却强行将她唤了起来。

    萧子鱼如今年纪尚且年幼,眉目间还带着几分稚气,这奢华的珠花并不适合她。

    太过刺眼,太过浮夸。

    不过好在,她肌肤白皙,宛如剥了壳的鸡蛋,瞧着才不会让人觉得怪异。

    萧子鱼偏头看着身边的柳妈妈,眼眸清亮如山涧清泉,和方才判若两人。

    萧家当年的确有从商的意向,所以萧三爷早早的做了准备,年少时独自到了姑苏做起了丝绸生意。萧家三爷并不适合为官,却在经商这方面天赋异禀,后来他又娶了乔氏票号的嫡**,生意也越做越大,在姑苏商行里颇有地位。

    然而商人,总是唯利是图,萧三爷也不例外。

    他昔日送萧子鱼这片翠玉珠花,是萧子鱼第一次给他问安时,他随意从戴姨娘首饰盒里拿出来的,当时他的神色里全是敷衍和轻蔑。

    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人,萧三爷自然不会在乎。

    他这样的言行举止,导致三房的下人们就更不将萧子鱼和顾氏放在心上伺候了。

    虽是萧家太太和**,在萧家的地位却不如一个姨娘。

    顾氏虽然没有读过几本书,却也通晓人情世故,知道自己现下的处境。所以,昔日才会指了许嬷嬷来萧子鱼身边伺候。

    只是,许嬷嬷年岁渐长,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所以这一次并未跟随顾氏到姑苏。

    萧三太太乔氏念及和顾氏妯娌之间的感情,便指派了柳妈妈过来伺候。

    柳妈妈替萧子鱼换上了月白兰花刺绣长裙后,便对外唤道,“断雨去取把雨伞来!”

    显然,柳妈妈没有等雨停了再领萧子鱼去待客厅的意思。

    跟着断雨进屋的初晴皱了皱眉,低声询问,“**,等雨停了再去吧,你身子还未痊愈,不能再受了风寒!”

    初晴的话让柳妈妈心中一跳,她往初晴身上扫了一眼,“二太太是长辈,哪有让长辈等小辈的理?**自幼知书达理,断不会做出这种违背常理的事情!”

    柳妈妈说的柔声细语,眉头却皱得紧紧的。

    初晴闻言,久久地沉默。

    “罢了!”萧子鱼见初晴的模样,便轻叹,“总是要去的!”

    她的声音平和,言辞滴水不漏却又让人觉得话里有话。

    断雨将雨伞递了过来,话语里带了几分讨好,“**你的九节鞭可要带上?”

    萧子鱼仿若未闻,神色里又流露出几分迷茫,一双秀气的眉微蹙,像是在回忆什么事情。

    柳妈妈并未等萧子鱼回答,便从断雨的手里接过雨伞,扶着萧子鱼出了门。初晴犹豫了一瞬,还是赶紧跟了上去。

    这是萧子鱼到了姑苏后第二次出院门。

    屋门刚一推开,一股携着浓重湿气的夏风,便打在她的脸上,又冷又冰,冻的她打了个哆嗦。

    天色愈暗,隔着雨幕,只能听见哗啦啦作响雨声。

    顾氏和萧子鱼住在西院的紫薇苑内,而紫薇苑离待客厅却有小半柱香的路程。

    柳妈妈脚步匆忙,几乎是半拖着萧子鱼朝着待客厅走去。

    夏风掠过众人的衣摆,将雨水不停地往他们身上吹。

    不过片刻,萧子鱼的衣裙裤鞋皆沾上了水汽。

    萧三爷是商人,虽不像书香门第一般将住宅布置的高雅脱俗,曲径通幽,但也十分精致。就连小小的待客厅,都摆放不少名贵的器皿。

    华贵而又夺目,并不会让客人觉得有丝毫怠慢。

    萧子鱼刚走到待客厅门外,还未来得及掀起帘子,便听见屋内传来一阵响动,很快便有女子的声音响起,“我可是你们家**的姨母,这样的粗茶,怎么也敢端上来?”

    下一刻,帘子掀起,屋内的小丫鬟一脸慌张地逃了出来,她的脚步匆忙,差点和屋外站着的萧子鱼撞在了一起。还好初晴机灵,迅速的拦住了跑出来的丫鬟,避免了一场混乱。

    小丫鬟似乎被吓坏了,她发髻凌乱面色惨白,在瞧见萧子鱼时,更是吓的腿软。

    她急忙跪在地上,“**,奴婢不是故意的!”

    萧子鱼看着眼前的小丫鬟,年纪约摸十二十三,穿着一身发旧的素衣。从装束上看,这个小丫鬟应该不是在内院伺候的。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无非是被人拉来‘替罪’的。

    断雨闻言,低声训斥,“愚笨的东西,若是撞了**,我必告知三太太,把你交给人牙子卖出去!”

    站在屋外的妇人门愣了愣。

    当真是什么样的主子,教出什么样的下人。

    言语粗俗低劣,狐假虎威。

    小丫鬟听了这话,吓的哭出了声,“**,**,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奴婢知错了!”

    萧子鱼皱了皱眉,低声道,“断雨你随我进来!”

    她并未多看一眼跪着的小丫鬟,而是走进了屋内。

    一直嚣张的顾二太太在看见萧子鱼后,急忙挺直了身子,一脸谄媚,“燕燕,你怎么来了!”

    萧子鱼面无神色,“姨母不是想见我?”

    顾二太太愣了愣,起身笑着说,“我怕打扰你歇息,吩咐了他们不要通传。只是没想到,她们会去吵醒你。燕燕,你不会生姨母的气吧?”

    萧子鱼茫然,“姨母的意思是柳妈妈自作主张?”

    站在身后的柳妈妈抬眼,一脸惊讶的看着不远处的顾二太太,手上更是紧紧地撰住了衣袂。

    萧子鱼在萧家的处境再差,她也终究是萧家的**。而且,萧子鱼自幼喜欢跟在萧四爷身边习武,力气大的不像是个女孩子,挥动九节鞭的时候,更是凶狠无比。

    在京城里,萧子鱼更是出了名的野蛮泼辣。

    甚至在前些年,她还将账房王管事的脸上,用鞭子打出了一道深深的血印。直到今日,这印子也未从王管事的脸上褪去。

    萧子鱼脾性怪异,她们虽然忽视,却不敢明目张胆的招惹。

    可明明就是这样一个易怒的人,此刻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却平淡如水,情绪更是没有一丝起伏。

    顾太二太太打量萧子鱼一眼,尴尬地转移话题,“燕燕,你外祖母担心你的身子,特意吩咐我来瞧瞧!”

    “只是来瞧瞧吗?”萧子鱼坐了下来,语速缓慢柔和,“没有别的事情了?”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0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003:索要
    她的言行举止,和往日大相径庭。

    顾二太太打量萧子鱼一眼,笑着说,“怎么会有别的事,我就是来看看你!”

    萧子鱼微微一笑,目光停留在柳妈妈身上,“我身子已经痊愈,外祖母不必挂心!”

    她言语间像是被顾二太太成功转移了注意力,但是看着柳妈妈的视线,却没有因为说出这句话而收回。

    柳妈妈只觉毛骨悚然。

    这个人,是记仇了吗?

    顾二太太显然没注意到萧子鱼的神色,她现下被萧子鱼的话语噎住了。

    她此次急着来姑苏,自然不单单是为了来探望萧子鱼的病情。

    可那样的话题,又该从何提起?

    顾二太太眼珠转了转,半响后,轻叹了一口气,“你外祖母老了,身子一日不如一日。若不是这次受了风寒,必定会亲自来看你!她啊,可是最心疼你了。”

    “你母亲这次走的匆忙!并没有和老太太提前知会一声。等老太太知道你们离开后,你们已经到了姑苏了……老太太记挂你,现下病情又加重了!”

    所以,顾老太太这病情加重,似乎还是萧子鱼的错了。

    萧子鱼语速缓慢,“母亲在萧家住着,她要离开京城,自然是要告知祖母的!不过母亲这次的确是离开的匆忙,像是逃难似的,也不知是在躲避什么怪物。姨母你知道吗?”

    顾氏虽是顾家的女儿,可现在已经是萧家的媳妇,她离开京城的确是要提前告诉萧老太太,至于顾家,当然没有这个必要。

    萧子鱼没有直接反驳顾二太太的话,却也婉转的堵住了顾二太太的嘴,更是丢了个难以回答的问题给顾二太太。

    她言语温和,但是字面深处的意思,又带着讽刺的意味。

    顾二太太有些微恼,这个小丫头不过短短的一句话,居然绵里藏针,不带脏字的讥讽她们是怪物。

    她方才还觉得萧子鱼变了,如今看来,萧子鱼依旧和从前一样,惹人讨厌。

    过了一会,顾二太太心绪渐缓后,才支支吾吾地说,“你外祖母病了!”

    “外祖母病了便去找大夫!”萧子鱼感叹,“我同母亲都不会医术,并不能帮外祖母治病!”

    顾二太太满面心酸,“你外祖母她,病的很重。你知道的,京城里的物价又高,稍微好点的药材,出手便要几两银子!”

    几两银子?

    萧子鱼莞尔一笑。

    不过普通的风寒,哪里需要这么名贵的药材。

    而且外祖母的风寒,似乎来的也太频繁了一些。

    “这次我和你大舅舅是真没办法了!”顾二太太眼眶微红,“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外祖母就这样病下去!”

    她的声音哽咽,神色楚楚可怜。

    连站在萧子鱼身边的断雨,都忍不住多看了顾二太太几眼。

    萧子鱼点了点头,“姨母说的是,是不能让外祖母这么病下去!”

    顾二太太闻言,眼眸里闪过一丝得逞的神色。然而下一瞬,萧子鱼的话却让她的神色彻底的凝固住了。

    萧子鱼说,“我记得大舅舅在城郊有套宅子,卖了吧,给外祖母治病!”

    “你舅舅的宅子怎么可以卖?”顾二太太瞪圆了双眼,急的跺脚,“那是你舅舅住的地方啊!”

    萧子鱼神色不改,“方才姨母不是说,没有办法了,但是又不能看外祖母就这样病下去吗?我这也是替大舅舅和姨母想办法呀!”

    顾二太太此时手脚僵硬,到了嘴边的话,又不知该如何说出来。

    她居然被一个小丫头说的哑口无言。

    顾二太太缓了缓,神色里带着几分恼羞成怒,“她是你外祖母!”

    “是,但是外祖母也是大舅舅和姨母的母亲!”萧子鱼道。

    顾二太太听的目瞪口呆,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

    她怎么也没想到,看似说话温和的萧子鱼,话语里却丝毫不曾客气。

    “我曾听闻萧家乐善好施,连路边的乞丐也不会吝啬!”顾二太太眼角噙着泪,委屈地说,“你母亲嫁入萧家后,怎么没有学到萧家人的仁慈!如今对自己的亲人,居然这般冷血!”

    语毕,顾二太太的眼泪已经掉下来了。

    她像个无力又绝望的弱女子,被人伤的体无完肤。

    似乎所有一切的错,都是萧子鱼和顾氏太过于冷漠。

    萧子鱼并没有丝毫动怒的迹象,她乖巧又安静,知礼又不打断长辈的话语。

    等顾二太太说完,她还点了点头。

    “是啊,萧家仁慈,一直乐善好施!”萧子鱼说,“母亲进了萧家后,用例银贴补顾家,还靠着卖刺绣给大舅舅攒足了买宅子和还赌债的银子。她做出这样胳膊肘往外拐的事情,父亲也并未责怪!”

    顾二太太的眼泪止住,有些慌张的看着萧子鱼。

    “前些年,小舅舅念书的钱,是母亲省吃俭用存下来的!而姨母出嫁的时候没有嫁妆,还是母亲亲自给姨母添箱,才没有让姨母空手嫁出去受气!”

    她……怎么敢全部都讲出来。

    顾二太太的脸上迅速地笼上了一层寒意。

    以前她并不是没有见过萧子鱼,只是那个小丫头一直摆出一副高姿态,和她们说几句话便匆匆离开,眼神里流露出的厌恶,是怎么都掩盖不住的。

    后来,萧子鱼干脆找了各种借口不来见她们了。

    不见也好,她门也厌烦萧子鱼的举止。

    粗鲁又自命清高。

    “姨母后来拿着嫁妆贴补大舅舅,又将姨夫的家的地契偷出来换成银子给了外祖母,的确是孝顺。只是姨母恐怕忘了,你同姨夫才是一家人!”

    打人不打脸,说人不说短。

    萧子鱼的话语让顾二太太更是抬不起头来。

    她几乎咬碎了牙,看着萧子鱼的目光也带了一层恨意。

    她昔日做出这样的事情,气的婆婆当场晕了过去。后来,若不是念在她已诞下孩子,丈夫肯定是要将她休掉的。

    然而,她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母亲自幼告诉她,哥哥和弟弟是要继承顾家的,而她的骨子里也流着顾家的血,所以她长大了一定要照顾好哥哥和弟弟,不能让哥哥和弟弟受半点苦。

    她这是孝顺……她并不像顾氏那般忘恩负义。

    萧子鱼说到这里,微微一笑,“书上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那些乞丐拿了吃食后,还会跪着说一声谢谢。然而母亲倾尽全力去扶持顾家,却落得姨母的一句冷血!”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0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004:哀求
    这话,很熟悉。

    顾二太太很快便明白了萧子鱼话里的意思。

    萧子鱼这是说她们,连乞丐都不如,方才的那句冷血,更彷佛在说她们自己。

    顾二太太只觉得面颊有些微疼,她怎么也没想到,刁蛮任性的萧子鱼说话更是尖酸刻薄。

    但很快,顾二太太便调整好情绪,压制住了内心的怒气。

    “我,不是故意的!”顾二太太温和的说道,“我只是急坏了……”

    她说完这句话,只见萧子鱼的眼里闪过一丝平静的神色。

    没有动怒迹象。

    顾二太太继续,“燕燕,你可知百善孝为先,你作为小辈,难道不应该,希望家里的长辈永远康健吗?”

    站在萧子鱼身后的断雨已经懵了。

    她没想到,这待客厅内的气氛会如此的剑拔弩张。

    这些日子一直沉默寡言的萧子鱼,说起话来居然也有如此伶牙俐齿的一面。

    只是比起顾二太太脸上情绪的波动,萧子鱼恬静的面目更像是平静的水面,不见一丝涟漪。

    顾二太太看了一眼断雨,丢了个眼神。

    断雨怔了怔,立即会了意。

    “**,二太太也是急坏了!”断雨自作聪明地插了一句,“她是担心老太太的身子,才会说出那样的话,关心则乱啊!”

    萧子鱼声音温和,“是吗?”

    断雨闻言,又道,“奴婢知道老太太一向最疼**了,有什么好东西都会记着**,从前**用的药,也是老太太特意派人送来的!”

    断雨的话让顾二太太有几分得意。

    顾二太太知道,其实顾家每次送来的药材,都是在药铺里买最便宜的。

    有些,甚至都有了霉味,根本不能再用。因此,药铺基本上都是半卖半送,他们花不了多少银子。

    然而他们拿到这些药材,只需对顾氏说,这是自己亲自上山采来的时,顾氏便会露出一脸愧疚的样子。丝毫不会在意,这些其实全部都是劣质药材。

    最后,他们更是会拿着顾氏给的一笔银子离开。

    萧子鱼是顾氏的女儿,显然也会吃这套。

    “原来如此!”萧子鱼再次开口,神情里难得的流露出几分迷惘。

    断雨再接再励,“二太太和**是一家人,何必为这些小事置气?而且太太一向孝顺,**理应和太太一样啊!”

    萧子鱼看向顾二太太,目光里似乎带着对长辈的探究。

    顾二太太抬高了头,嘴角浮现出笑意,脸色也逐渐温和慈祥。

    “那么,在你看来,我要怎么做,才是孝顺?”萧子鱼看着顾二太太,说出了这句话。

    她像是在问断雨,又像是在问顾二太太。

    两个人一时琢磨不透萧子鱼的想法,过了一会断雨大胆的接着说,“**你还小,自然不明白养儿方知父母恩。老太太如今病着,**不能在一旁伺候,何不另想办法尽些孝心?”

    她顿了顿,带着试探的语气,“三太太前些日子,不是给了**一些……银子吗?”

    断雨的语气诚恳,似乎真的是在为萧子鱼着想,帮着出主意。

    顾二太太的目光,也迅速地落在了萧子鱼身上。

    顾氏如今在寒山寺,顾二太太想见顾氏一面,颇为麻烦。

    要入寒山寺,不仅得找马车,还得遭受一路颠簸的辛苦。

    顾二太太自然不愿意。

    她退而求其次,便找到了萧子鱼。

    因为她听闻前些日子,萧家三太太怜惜萧子鱼病着,给了萧子鱼一些零花。

    萧子鱼没有立刻回答,只是转目打量不远处的柳妈妈。

    她从始至终都没有恼怒,更没有流露出嫌恶的神色。反而是一直乖巧地听着顾二太太和断雨言语,时不时礼貌地回答一句。

    就连此时,谁都知道顾二太太的来意,不过是欺负一个软弱无力的孩子,并且用道德来压榨这个孩子,希望她拿出来银子来时。萧子鱼依旧没有满面愤怒,反而是笑了起来。

    她本就生的灵动,笑起来的时候,更让人觉得惊艳。

    顾二太太被晃了晃眼。

    “银子?”萧子鱼说道,“我一直病着,自然没地方使银子。所以,我让柳妈妈帮我放起来了!”

    话里有话。

    这些日子萧子鱼一直病的浑浑噩噩,屋子里的事情自然都交给柳妈妈打理。

    萧三太太私下给萧子鱼的零花,也是柳妈妈在保管。

    柳妈妈保管银子,自然也清楚这笔银子的数目。

    然而萧子鱼病着,又不出门,即使身上有银子,其他人也未必知晓。而柳妈妈除外……

    如此,断雨又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呢?

    她的这一句话,让顾二太太心里一紧,急忙说道,“燕燕,你外祖母果然没白疼你!”

    顾二太太的话,无非是在曲解萧子鱼言语里的意思。

    她这样说,萧子鱼便不得不将银子拿出来了。

    作为长辈,顾二太太丝毫没有觉得内疚,只是觉得松了一口气。

    “**当真是孝顺!”柳妈妈见尘埃落定,语气里全是谀媚,“若是太太知道**的孝心,怕是会十分高兴呢!”

    高兴?

    萧子鱼笑了,“母亲高兴不高兴我不知晓,但三伯母知道柳妈妈如此体贴我,不知是喜是忧?”

    萧三太太乔氏是个聪明的人,她怎么能忍受萧家养着个吃里爬外的东西?萧子鱼纵然再不讨喜,她也是萧家的**,岂是一个下人可以算计的?

    而且,乔氏本就不喜顾家人,所以她知晓顾二太太来拜访,也未曾出面款待。言语里更是,要多敷衍便有多敷衍。

    若是柳妈妈今日的事情被萧子鱼告知乔氏,那么柳妈妈肯定会被赶去庄子上,再也不能入城。

    柳妈妈脸色瞬间惨白。

    萧子鱼神色不改,又看了一眼身边的断雨,“你方才说养儿方知父母恩?若我没有记错的话,断雨你还未成亲,更未许配人家吧?”

    断雨心里咯噔一下。

    萧子鱼对她颇为纵容,因为她总是会在萧子鱼生气的时候,及时的将九节鞭递过去让萧子鱼出气。

    至于被打伤的是谁,会不会惹事让萧子鱼难堪,这些自然和她无关。

    她的机灵,让她在众多小丫鬟里面显得尤为突出。

    昔日,有些事情萧子鱼懒得多想,便交给她做决定。

    所以今儿,她在收下顾二太太银子的时候,也没有觉得不妥。

    “我想了想,觉得你说的对!”萧子鱼想了想,又道,“孝心我自然有,只是我行动不便,不能在外祖母身边伺候。”

    “断雨,你去收拾下,随姨母回京,帮我伺候外祖母,尽下孝心!”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0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005:不祥
    断雨闻言,吓的面色惨白。

    萧子鱼方才那句话说的风轻云淡,语气却又是不容置疑。

    顾家?

    顾家怎么能和萧家比!

    顾氏和萧子鱼的处境再落魄,她们也住在萧家的宅子里。

    她在她们身边伺候,比去顾家好上千百倍!

    断雨曾听闻,顾家那位大舅爷,时常流连在赌坊和柳巷。顾老太太性子又怪异,若她去了顾家伺候,岂不是生不如死?断雨不敢继续想下去,立刻跪在萧子鱼身前,嘴唇哆嗦,“**,你是在和奴婢说笑吗?”

    “断雨。”萧子鱼神情依旧平静,语气更是温柔,“那你方才,也是在和我说笑吗?”

    断雨身子一抖,神情有些惊慌。

    她觉得十分憋屈。

    屋外的雨不知是何时停了,轻微颤动的芭蕉叶上雨水慢慢地滑落,留下一条银色的痕迹。

    在大雨中隐去的喧嚣人声,又逐渐恢复了往常的样子。

    顾二太太惶遽不安的看了看柳妈妈,见柳妈妈一直垂眸后,又转头盯着地上的断雨,脸上迅速的笼上了一层寒意。

    这银子,她怕是拿不到了。

    萧子鱼现在就像是个泼皮无赖,根本不会好好和她交谈。

    可是,若拿不到银子,她这次不就白跑了一趟姑苏,还倒贴了雇马车的钱。顾二太太不甘心的瞪了一眼萧子鱼,最后目光落在了萧子鱼的发髻上。

    那是一枚做工精致的翠玉珠花,奢华、夺目,一看便知价值不菲。

    顾二太太有些急了,“若你外祖父还在就好了。他当年若不是出了那样的事,顾家也不会成现在这样。他为了你母亲……”

    柳妈妈低低的咳嗽了一声,打断了顾二太太的话语。

    顾二太太立即察觉到自己太过着急说错了话,立马又转移了话题,“燕燕,我们是你的亲人,你得帮帮我们啊!”

    顾二太太说这话的时候,丝毫没有意识到,她在逼迫的萧子鱼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

    “银子,我没有!”萧子鱼言语和善,眼神里闪过一丝疑惑,转瞬即逝,“不过我会让断雨去外祖母身边伺候,帮我和母亲尽孝!”

    断雨惊的哭了出来,“**!”

    此时的断雨终于明白了,萧子鱼不是在说笑。

    她是真的想要让自己去顾家。

    断雨来萧家时,签的是死契,这张**还在许嬷嬷的手里。

    萧子鱼是主子,她吩咐自己去哪里,自己不得不听从。

    可是,她并不想去顾家。

    顾二太太和萧子鱼的谈话并不愉快,她将手握的紧紧的,牙齿更是咬的‘咯咯’作响。眼前这张稚嫩灵动的面容,让顾二太太觉得刺眼又不安。

    她眉角抽动,“没有银子,你有首饰啊!”

    顾二太太再也不顾及长辈的形象,而是看着萧子鱼发髻上的珠花,“首饰也能换银子的!”

    她说的直接,言语里没有丝毫婉转,露出一副无赖的样子。

    或许是因为顾二太太的话语不够含蓄,连低着头的柳妈妈,都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这样,像是撕破了脸。

    萧子鱼站定不动,微笑看着顾二太太,轻描淡写的说,“首饰?”

    顾二太太指着萧子鱼头上的珠花,“就你戴着这个!”

    顾二太太的动作像是乡下那些无理取闹的妇人,而她自己却浑然不觉,目光一直不愿从萧子鱼的发髻上挪开。

    屋子里的气氛,静寂的可怕。

    萧子鱼杏目弯弯,“这个?”

    她说完便伸手将发髻上的翠玉珠花摘了下来,又说,“只是,这个东西很不祥,会给人带来灾难,姨母你确定要?”

    她说的郑重其事,像是好心的劝解,连顾二太太听着她诚恳的语气,都有些失神。

    但是很快,顾二太太又反应了过来。

    不祥?

    萧子鱼忽悠傻子呢!

    这珠花最少能换几十两银子。

    如此,她也不算白来姑苏一趟了。

    “怎么会不祥?”顾二太太破涕为笑,“燕燕你说笑了,这是你的孝心啊!”

    她们总说她在说笑,可她那句话像是在说笑?

    萧子鱼挑眉,没有再说什么便将珠花递给了顾二太太。

    顾二太太立即伸出手将珠花接了过来,眼里满满的笑意。

    相比顾二太太的激动,萧子鱼始终如初,她声音温和,语气平静,神态更是端正,没有半分失仪。虽然是个孩子,却更在场的大人们更沉稳。

    顾二太太顺心了,脸上的笑怎么也藏不住,“燕燕,还是你孝顺!”

    “姨母!”萧子鱼声音放轻了些,“记得我今日的话吧!”

    顾二太太哪里还有心思听萧子鱼继续说什么,现下东西她已经拿到了手,自然不愿多和萧子鱼继续寒暄。她很快又像是长辈一般嘱咐了几句后,便起身告辞。

    她正要离开,萧子鱼便唤住了她,“姨母,你有东西忘记带走了!”

    顾二太太纳闷的看着萧子鱼,“什么东西?”

    萧子鱼看着还跪在地上的断雨说,“这是我送给外祖母的丫头,姨母一并带走吧!”

    什么?带走断雨?

    顾二太太满脸错愕!

    萧子鱼说一并。

    意思很明显,她想带走这珠花,就得把断雨一起带走。

    顾二太太见断雨瞪大眼看着自己,支支吾吾半响也没应答。

    她这次赶来姑苏,自然是为了银子。

    她的兄长顾田前些日子看上了一户人家的**,非要娶人家为妾。在京城里住着的人,非富即贵。但凡有点家底的,谁又愿意将女儿送出去做妾。

    但是,顾田这次像是认准了那家**似的,和顾老太太商议着,多下些聘礼将人娶回来。顾老太太罕见地犯了愁,却又耐不住顾田绝食哀求,只好允了。

    好在,顾田看上的**,是个一直不被重视的庶出,多给些聘礼,还是能娶回来的。

    只是这聘礼,对方开口便是一千两银子。

    一千两……

    顾二太太听到这个数字,便觉得头疼欲裂。

    她去哪里凑一千两?

    很快,她便想到了嫁入萧家的妹妹顾氏。

    毕竟萧家家大业大,拔根腿毛都比别人腰粗,一千两对顾氏而言,不过就是省几顿饭便能凑出来的。

    顾家唯一没想到的是,顾氏会突然急匆匆地离开京城,根本没有提前和他们支会一声。

    等顾家收到消息时,顾氏已经到了姑苏。

    事情,顿时变得棘手了。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0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006:绝望
    可再棘手,顾二太太也得想办法。

    这些日子顾老太太茶饭不思,一心想要早早的凑齐银子。她看不得母亲受苦,只好硬着头皮想法子来见顾氏。

    她知道越有钱的人,越吝啬。

    若是顾氏往日多给她们一些银子,她何至于现在还得亲自再奔波一趟姑苏。

    然而,顾二太太到了姑苏后才得到消息,顾氏居然住进了寒山寺。

    寒山寺位于姑苏城郊,香火并不旺盛,地势险要且又路途遥远。她手里没有太多的银子,雇不起很好的马车,又不愿一路颠簸,所以只能作罢。

    姑苏的物价不比京城低,顾二太太以为自己到了姑苏后,会理所当然的住进萧家在姑苏的宅子里。却不想萧三太太乔氏对她总是避而不见,连一盏好茶都不愿给她吃,更别提主动说让她住下的事情。顾二太太没辙,又不想白跑一趟姑苏……母亲和大哥对她的期望很大,她怎么能空手而回。

    她急的团团转,日日在萧家三房的宅子外逗留。

    就在此时,她遇见了出来买东西的柳妈妈。

    顾二太太知道柳妈妈而今在萧子鱼身边伺候,立即拦住了柳妈妈,给了她一些银子,让她帮自己想想办法。

    柳妈妈犹豫了一会才告诉她,萧子鱼如今病着,像是失了魂似的。前几日又受了惊吓,不再似往日那般嚣张爱闹腾。重要的是,萧子鱼手里有乔氏给的零花,若是她拿到了,自然可以解燃眉之急。

    当然,柳妈妈不可能白白的帮衬顾二太太,她开口便要和顾二太太五五!

    顾二太太看着柳妈妈臃肿的身子,心情沉重。

    最后,两人谈下三七分。

    顾二太太虽然不甘心,自家的银子,为什么要给一个下人。

    可是,她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了。

    她必须拿到银子,才能想办法去见顾氏。

    为了让事情进行的更顺利,她私下还塞给萧子鱼身边的贴身丫鬟断雨二两银子。

    她是豁出去了……自然不能空手而回。

    为了顺利拿到银子,她还特意做足了万全的准备。

    顾二太太满脸迟疑,她千算万算,都没算到萧子鱼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断雨不是最受宠了吗?

    “燕燕!”顾二太太思索了许久,将一肚子火又憋了回去,“你有心了。只是你身子还未彻底痊愈,断雨应该留在你身边伺候才是!”

    萧子鱼说,“姨母这不是让我言而无信吗?说出口的话和送出去的东西,怎么能轻易收回!”

    断雨神情呆滞,握住衣袂的手,颤抖的厉害。

    萧子鱼的意思在明显不过了……

    要带走珠花,人也得带走。

    萧子鱼是真的不要她了。

    顾二太太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子,她紧紧的撰住手里的珠花,咬了咬下唇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这……好吧!”

    萧子鱼对顾二太太行了礼,才缓缓地走出了待客厅。

    雨后的院内,花木的清香徐徐散开,空气里多了几分冷冽的气息。

    青绿色的藤蔓从墙上垂了下来,藤蔓上的一朵朵白色花苞在夏风中轻轻摇曳,宁静安详。

    萧子鱼看着一直跪在地上的丫头,柔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跪在地上的丫头急忙回答,“奴婢叫九丫!”

    萧子鱼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她神色里流露出几分迷茫,转身朝着紫薇苑走去。

    留在待客厅内的人,并没有因为萧子鱼的离去,而觉得松了一口气。

    尤其是一直跪在地上的断雨,此时更是哭的梨花带雨。

    这样的萧子鱼比从前更可怕,尤其是她静谧的神色,镇定的不像是一个幼小刁蛮的孩子。浑身的气质让人觉得怪异,害怕的想要逃地远远的。

    过了一会,断雨才战战兢兢地看着顾二太太,“二太太,你得帮帮我啊!”

    “帮?”顾二太太绷着脸,“我怎么帮?”

    断雨对着顾二太太磕头,“奴婢还想继续伺候七**,求二太太做主!”

    顾二太太皱了皱眉,没有再理会她。而是看向了不远处的柳妈妈,垂眸喃喃自语,“不应该啊,她明明用了那药,怎么还会如此清醒。”

    她的声音极低,但柳妈妈依旧听了个彻底。

    那药?

    今儿顾二太太带了一副药材给她,让她煎了给萧子鱼用下。

    顾家祖上曾行医,目前又是靠着卖草药为生,自然知道药性。柳妈妈当时没有多想,便将药接了过来,亲自熬好了之后,送到了萧子鱼的院子里。

    现在想来,她吓的浑身冷汗淋漓。

    她将熬好的汤药递给萧子鱼时,萧子鱼毫不犹豫的说不用了。而她再提起,萧子鱼干脆说苦。

    不应该的!

    柳妈妈想起曾有丫鬟说,萧子鱼每次用完辛辣的菜肴后,便会吩咐下人将苦瓜切成片,晒干后放几片在茶水里清火。这样的行为,一点也不像南方人。

    这样的萧子鱼,又怎么会怕苦?

    而且,平日里的萧子鱼虽然没什么精神一直昏睡,但是送来的药都会乖乖服下,哪像今日这般推三阻四。

    柳妈妈越想越怕,连顾二太太欲言又止的神色都没有注意到。

    她满脸阴沉,而心里恐惧也逐渐将理智掩埋。柳妈妈转身掀起帘子,不顾一切的朝着萧子鱼消失的方向追去。

    彼时,初晴和萧子鱼并没有走远。

    “**!”初晴跟着萧子鱼走了一段路后,有些担心都上前扯了扯她的衣袖,“二太太是不是为难你了?要不要吩咐人把消息送到寒山寺,让太太知晓!”

    萧子鱼语气平静,“母亲知道了,又能如何?”

    初晴被这句话问的哑口无言。

    是啊,顾氏知道了,又能如何。

    无非是和从前一样,东拼西凑给顾家送银子。

    “奴婢。”初晴眼眶微红,“心疼**您啊!”

    萧子鱼神色迷惘,“心疼?”

    她说话的语气有些捉摸不定,像是拼命在回忆什么事情,却又无论如何都记不起了。

    “墨砚的腿好了吗?”萧子鱼突然问。

    初晴不明白,为何萧子鱼会问这个问题,只是赶紧点头,“好了,都能跑了。**,你可真厉害,你怎么知道,那些药能救墨砚啊?明明被王管事打成那样了!”

    萧子鱼微微蹙眉,“是啊,我怎么会知道!”

    初晴被萧子鱼的话弄的彻底糊涂了。

    她有些疑惑的看着萧子鱼,顿时浑身僵硬。

    她自幼跟在萧子鱼身边伺候,知晓萧子鱼的脾性,虽然大大咧咧却没有任何坏心,高兴时也总是会露出无忧无虑的笑。

    初晴从未见过这般的萧子鱼,一脸痛苦又像一个被人丢弃而不知所措的人。

    绝望到极致。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0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007:变了
    是因为顾家人的态度,而觉得难过吗?

    初晴翕了翕唇,到了嘴边安慰的话,又不知该如何提起。

    很快,萧子鱼又恢复了和似往日那般静谧无神的样子。

    她语气平静,“回屋吧!”

    初晴小心翼翼看着自家**,半响后才试探说了一句,“**您知道这些很好啊!而且,太太很喜欢墨砚的!”

    萧子鱼露出一丝笑,“是啊!知道这些,很好。”

    初晴神色懵懂,她前些日子便觉得萧子鱼变了,无论是气质还是举止。

    如今,这个感觉越来越清晰。

    明明是个小姑娘,处事和说话却都波澜无惊,幽深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前几日天气温和,到了傍晚时,一直恹恹的萧子鱼突然想要去园子里走走。她那会说的突然,初晴虽然不解,却立即伺候萧子鱼更衣。

    萧子鱼自从落水后,精神一直不好。连和萧子鱼关系极好的崔家**,都不愿意再继续来往。到了姑苏后,萧子鱼连院门都不愿意迈出。

    她主动提起要散步,初晴自然是高兴的。

    夕阳的余辉在树木亭台间浮动,院子里像是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纱幔,所有的景色看起来都显得黯澹。

    此时,廊下的防风灯还未点燃,若不仔细瞧着,远一点的景致,根本看不清楚。

    萧子鱼缓缓地走着,初晴和柳妈妈跟在她的身后。走了一会,萧子鱼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朝着木梨院疾步奔走,初晴和柳妈妈像是心有灵犀似的,没有询问便立即跟上。


    走过抄手游廊又步入石子铺成的小径,眼看越走越偏,柳妈妈终于开口,“七**,你这是要去哪里?”

    她话音刚落,便被眼前的一幕惊的目瞪口呆。

    夜幕下,王管事拿着木棍对着远处的獒犬挥打,血将地面都染成了红色,而向来乖巧的獒犬,明明浑身是伤,却依旧固执的朝着王管事大叫,没有露出丝毫畏惧之态。若不是它被铁链拴着,此时的王管事怕是早已被它撕裂。

    萧子鱼声音淡淡地,“住手!”

    她的声音不大,却让站着的人,从施暴的丑态里清醒了过来。

    连眼神凶狠的王管事,握着木棍的手都微微颤抖,他试探着问,“七**你怎么来了!”

    萧子鱼并未开口,只是这么一直站着。

    眼神极好的初晴很快便看清,被打的奄奄一息的獒犬居然是墨砚。

    她不安的看着萧子鱼,提醒,“**,这是墨砚啊!”

    昔日,萧四爷从北越将这只獒犬带回来的时候,顾氏十分喜欢。因为它浑身漆黑,又极通人性,所以取名墨砚。

    这些年顾氏走到哪里都带着墨砚,然而这次去寒山寺太过于匆忙,居然给忘了……

    不应该被遗忘的。

    王管事见初晴认了出来,也没有丝毫退让。他声音里带着几分恼意,“七**你不能怪小的,今日是这不长眼的东西吓到了五少爷,戴姨娘便吩咐小的,将这小畜生扒皮打死!”

    他说完后便得意洋洋的看着萧子鱼。

    暮色下萧子鱼就这么安静的站着,她身形虽然还未完全长好,但已经颇有袅娜娉婷之态。尤其是那张精致宛若玉雕的小脸,让人有些挪不开眼。

    可就是这么夺目的小姑娘,当年因为他怠慢顾氏,便狠狠地抽了他一鞭子。

    直至今日他脸上的痕迹,都未彻底消除。

    对于萧子鱼,他怎么能不厌恶。

    然而,萧子鱼并未注意到他的视线,而是对身边的柳妈妈说,“把墨砚带回去!”

    柳妈妈愣了愣,又窥了一眼王管事,柔声劝道,“七**,你还在病中不宜见血。而且老奴瞧着,墨砚怕是……不行了!不过是个小畜生,**您不必放在心上!”

    “你怎知它不行了?”萧子鱼说。

    柳妈妈辩解,“快没气了,自然是不行了!”。

    萧子鱼道,“现在有气,不就是活着么!”

    柳妈妈哑然。

    王管事并没有因为萧子鱼的话而妥协,“戴姨娘吩咐了,今儿必须打死这个小畜生!”

    他说的理直气壮,言语里更带了几分挑衅。

    萧子鱼道,“我竟不知,这萧家原来早已是戴姨娘说了算!”

    王管事瞪圆了眼,支支吾吾半响也没反驳出一句话来。

    戴姨娘再受宠,也不过是个姨娘。这萧家三房的内宅,自然依旧是三太太乔氏说了算!

    只是,乔氏并不知晓今日的事情,一切都是因为墨砚惊了五少爷而起。

    王管事不甘心就这样交差,想要开口继续说下去,却不料看见萧子鱼冰冷的视线,面颊上的伤口似乎又隐隐作痛,他到了嘴边的话,立即咽了回去。

    他想,反正这狗也活不成了。

    带走就带走吧。

    省的他处理尸首,脏了自己的手。

    最后,萧子鱼带着墨砚顺利的回到了紫薇苑。

    过了几日后,初晴才知道原来是墨砚不知何时有了狗崽子,被顾氏养在小佛堂。

    五少爷无意间路过小佛堂,觉得小獒犬蹒跚的模样极有意思,便拿着棍棒驱赶,结果惹恼了护崽的墨砚,还被追赶了一会。五少爷年纪不足七岁,自然跑不过身形强壮的獒犬,还好墨砚还有一丝理智,最后没有对五少爷下口,而是将他手里的棍棒叼走了。

    通人性的墨砚,只是想护住自己的孩子。

    不过,墨砚的样子却依旧吓到了胆小的五少爷。

    戴姨娘见儿子被一个小畜生欺负,立即大怒吩咐王管事打死墨砚。

    王管事下手极重,而护崽的墨砚,却依旧没有护住那些小狗崽子,等萧子鱼赶到的时候,只剩下两只藏在墨砚身后的小的还残留着气息。

    初晴想着,眼眶就红了。

    明明是五少爷先招惹了墨砚,明明墨砚没有伤害人,可最后要被处死的,却是最无辜的。

    当所有人都以为墨砚和剩下的那两只小狗崽子不行的时候,萧子鱼却吩咐她们去抓了草药回来,又亲自给狗敷上,动作仔细又熟练。

    不过短短半月时间,墨砚和小狗居然被救回来了,而且行动和从前无异。

    初晴又高兴又害怕。

    高兴的是,墨砚终于被救了回来。

    害怕的是,萧子鱼此举不止得罪了在萧三爷身边向来得宠的戴姨娘,更是让王管事和从前一样丢了颜面。

    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尤其是戴姨娘,她自从诞下五少爷萧玉修后,更是将三太太乔氏都不放在眼里。

    来日,萧子鱼的处境可见有多艰难。

    初晴小心翼翼地跟在萧子鱼身后,愁容满面。

    她们刚走了几步,便听见身后柳妈妈的声音传来,“七**,你等等!等等老奴!”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0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6-10-1 20:51 编辑

008:怪异
    萧子鱼恍若未闻,径直地朝着紫薇苑走去。

    初晴见自家**这样,便垂下眼眸装作什么都不知晓。

    柳妈妈身形臃肿,等她小跑追上萧子鱼时,已经离紫薇苑不远了。

    她瞪了一眼不言语的初晴后,才挤出几分笑意疾步走到萧子鱼身边,“七**可是累了?”

    萧子鱼看柳妈妈一眼笑了笑。

    她笑的淡然,眼神里却带着一丝探究。

    柳妈妈没想到萧子鱼会露出这样的神色,脚步微滞。

    方才不安地她,此时更是惊诧。

    这个从容不迫地人真的是萧子鱼吗?那个情绪总是流露在表面,行动招摇且无礼的人。

    柳妈妈将手撰成了拳,情绪翻江倒海。

    一向沉稳的柳妈妈,思绪茫然直到进了紫薇苑,神色也不见改变。

    萧子鱼并未急着进屋,而是认真的看了看周围的布置。

    紫薇苑不大,院内的树木却极多,入眼处几乎都是树木,庭院显得有些拥挤。只是,若是仔细瞧着,会发现这里的树木,和外面的其实有些不同。雨后微风吹过,树叶抖动时,一股清香暗暗地传来。闭上眼深吸一口,会让人觉得心神宁静舒适,内心憋着的那股疑惑和不安,都随着夏风消失在了遥远的深处。

    这里,和她记忆里的地方极不同。

    只是这些树木,却又有几分熟悉。

    应该更高一些,更壮一些。

    “**,您还是不喜欢这些树吗?”初晴皱眉,扫了一眼周围的树木,脸上全是不满,“三太太明知**喜欢宽敞的地方,这里太挤了,**练箭都不方便!”

    萧子鱼自幼习武,擅长弓箭和九节鞭,每日清晨都会在院内练习。正是因为如此,萧老太太总说萧子鱼没有规矩,身上不见闺阁**该有的气质。

    反而是顾氏,却支持萧子鱼这样做,甚至还特意将京城内居住的院子,空了很大一块地出来给萧子鱼使用。

    从前萧子鱼总是会觉得,姑苏这边的院子太小,对乔氏也颇有怨言。

    萧子鱼摇头,“三伯母有心了,这里挺好的!”

    初晴愕然。

    她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等她从震惊里清醒过来时,萧子鱼已经回屋了。

    初晴犹豫了一会,见柳妈妈跟在萧子鱼身后,也立即跟了进去。

    萧子鱼精神依旧不好,方才又出去走动一圈还应付了顾家人,脸色更是疲惫。初晴伺候萧子鱼躺下,等柳妈妈离开后,才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她见萧子鱼没有睡意,“这事,是不是完了?”

    顾二太太不是那么好应付的人。

    大楚地广人多,所以刑律里并未规定同姓不婚,而是写着同宗不婚。只是,民间依旧有‘同姓不婚,惧不殖也’的说法。当年,顾二太太力排众议的嫁给了同姓的丈夫,惹了不少流言蜚语。

    初晴起初不解,为何顾二太太会如此执着,后来她才知道,顾二太太在乎的无非是——银子。

    聘礼多,且男方家只有他一子。

    连众人议论都不放在眼里的顾二太太,也不知是怎么对待自家**的。

    萧子鱼看着绣着玉兰的帐子,神色一怔,“这事,完了。有的事,又来了!”

    “有的事?”初晴不解,“**你说什么事?”

    萧三爷对萧子鱼的态度虽然淡漠,但却不会主动来找萧子鱼和顾氏的茬。

    在萧家三房住着,比京城里安静了许多。

    这也是为何顾氏心里太过于压抑,会主动来姑苏小住的原因。

    萧子鱼说,“还能有什么事?不过也快了!”

    她说完之后,便合上了眼,显然是真的累了。

    初晴依旧没明白萧子鱼话里的意思,她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不要再开口询问最好,在她的记忆里萧子鱼并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今日语气友善又不见半分急躁的萧子鱼是她从未见过的。

    话中有话,温和有礼。

    初晴怔了怔,缓过神来从屋内退了出去。

    屋外,柳妈妈正皱着眉头来回走动,她见初晴走了出来,立即上前问,“七**有什么吩咐?”

    “没有!”初晴虽不喜欢柳妈妈,但碍于她是三太太乔氏指来的人,便又回答,“睡着了!”

    柳妈妈瞪大了眼:“睡着了?”

    刚才言辞犀利,几句话说的众人心神不宁的人,此刻居然睡着了。

    没有丝毫动怒的迹象,更没有提及汤药的事情。

    太过于安静了。

    初晴点了点头,“**累坏了!”

    柳妈妈扯了扯嘴角,神色僵硬。

    累了?

    萧子鱼方才的行为,哪有一丝疲惫的样子。连顾二太太精力那么好的人,在萧子鱼面前都节节败退,最后更是被反驳的说不出一句话。

    顾二太太又哭又闹的行为,彷佛成了猴戏,丝毫没有影响萧子鱼的情绪。

    这样的萧子鱼,身上倒是有几分乔氏的影子。

    不……准确地说,比乔氏更镇定更厉害。

    柳妈妈咬了咬牙,见初晴朝着院外走去,又问,“初晴,你这是要去哪里?”

    “去给墨砚上药!”初晴笑了笑,“**今儿问起墨砚了,奴婢想**应该是担心墨砚了!”

    听初晴提起墨砚,柳妈妈的神色便更难看了。

    明明奄奄一息的小畜生,居然被萧子鱼这么乱七八糟的捣鼓,又活了过来,而且精神还很好,已经可以来回跑动了。

    周围的人都觉得惊讶,她自然也不例外。

    怎么就好了?

    不应该的。

    初晴见柳妈妈神色苍白,便有些不解,“柳妈妈你还有别的吩咐吗?”

    “没……没了!”柳妈妈摇头,“你去忙吧!”

    初晴抿了抿唇,便朝着院外走去,留下惶惶不安的柳妈妈。

    过了一会,柳妈妈轻轻地跺脚,对着紧闭的屋门冷哼了一声,便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

    不过三日,初晴心里的疑惑,便因为传来的消息逐渐加大和不安。

    连柳妈妈听闻消息时,都吓的瘫软了身子,坐在了地上。

    反而是萧子鱼一脸镇定的喝着碗里的补药,平静极了。

    顾二太太雇了马车去寒山寺,不知在途中出了什么事情,马车跑离了原本的道路,最后跌下山崖。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0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009:怪谁?
    寒山寺的香火并不旺盛。

    它和其他寺庙不同,信奉的并不是南海观音。

    这座寺庙里也有人信仰佛教,但是更深得是自己的内心。

    他们不止将寒山寺当做了佛寺,更是一种宁心和远离红尘纷扰的地方。

    从姑苏到寒山寺的山路崎岖,周围更是山崖陡峭。

    只是,路途中若是慢行,是绝对不会出任何事情的。

    所以,顾二太太坠落山崖的消息传了出来,众人都是极度震惊。

    柳妈妈自知失态,立即站稳了身子,随意找了个借口匆匆地走出了屋内。

    不知为何,她的脑海里一直回响那日萧子鱼郑重其事地和顾二太太说:只是,这个东西很不祥,会给人带来灾难,姨母你确定要?

    萧子鱼诚恳的语气,直至今日柳妈妈想起依旧记忆深刻。

    一切,都被萧子鱼言中了。

    顾二太太出事了,还是出了大事。

    为何会莫名其妙的坠落山崖,已往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

    巧合的是,断雨并没有跟随顾二太太去寒山寺,所以她想询问原因,也不知从何打听。

    断雨虽未跟着顾二太太去寒山寺,显然也不可能再回萧府伺候在萧子鱼身边了。断雨得回京去顾家,将顾二太太坠崖的事情告诉顾家人。

    顾家人的德行,柳妈妈早有耳闻,断雨这一去,犹如进了狼穴。

    柳妈妈想要问萧子鱼,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那个人,很可怕,似乎还很记仇,她现在想做的就是逃地远远的。

    柳妈妈不敢继续想下去,浑身冷汗淋漓,在心里更是安慰自己,肯定是她想多了……不要想了。

    屋内。

    柳妈妈失态的样子初晴并未看在眼里,此时的她头脑一片混乱,欲言又止的看着萧子鱼。

    过了一会,她才有些不安地问了一句,“**,这可怎么办?”

    萧子鱼闻言用帕子拭了拭嘴角,温声细语,“派人将这个消息送到京城,告诉外祖母!”

    初晴目瞪口呆,“可若是老太太知道了,这事就麻烦了!”

    顾二太太再刻薄再无礼,她始终是顾家人,是顾氏的姐姐,是萧子鱼的姨母!顾家人很清楚顾二太太这次来姑苏,是特意来找顾氏要银子的。很不凑巧地是,顾氏并不在府内而在寒山寺。顾二太太专程来找顾氏拿银子,当然不会因为顾氏不在府内就空手回京。

    她去寒山寺找顾氏,结果途中出了这样的事情。

    于情于理这件事情和顾氏都没有任何关系……可若对方是毫不讲理又喜欢胡搅蛮缠的顾家,这件事情自然就棘手了。

    “有什么麻烦的?”萧子鱼不解地看着初晴。

    初晴无奈地说,“老太太怕是会生气,还会责怪太太!”

    初晴虽然从未见过顾老太太,但是顾家人那个是好招惹的?到时候传出各种不堪的谣言,吃亏的是萧子鱼和顾氏。

    尤其是在萧子鱼落水后,不止崔家那位三**当众出言羞辱萧子鱼,京城里的人也开始盛传萧子鱼没有一个大家闺秀该有的品行,如果再传出其他对萧子鱼和顾氏不利的消息,那么来日萧子鱼该如何说亲?

    男方最在乎的,无非是女子的品行、礼仪、闺誉……

    “外祖母那次不生气?”萧子鱼笑,“母亲从前对外祖母那样孝顺,又有那次不被责备?”

    想找茬总是有借口的。

    无论对错。

    “出了这种事情,瞒着不过是纸包火,瞒不了多久!与其瞒着,不如坦白……我,问心无愧!”萧子鱼继续说。

    顾二太太出事的消息,是客栈传来的。

    想要瞒住,太难。

    而且,萧子鱼也从未想过要瞒住。

    初晴皱眉,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萧子鱼的话,因为萧子鱼说的都是实话。她只能暗自嘀咕,“二太太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萧子鱼挑眉,没有回答。

    她是提醒过顾二太太的,很可惜那个人不愿意领她的好意,落得这样的结果和她自然没有关系。

    大楚的边境其实一直都不安稳,这些年来虽然有重兵把守,可郡城那边总是会有些小****。她隐约感觉到今年的干旱比往年更可怕,所以郡城不少人又开始朝着姑苏迁移,然而不是所有流民都能安分守己的找活做。有些人,懒惰成性根本不愿付出劳动。

    那么这些人想要活的舒坦,就需要银子。

    需要银子,唯一不累的方式,便只有——抢。

    在城内他们不敢乱来,怕惊动官差,而城外却可以暗来……

    顾二太太性子一直张扬,到了客栈住下后,怕人不知她和萧家有关系似的,到处宣扬想占便宜。只是,萧家三房的人显然不愿多搭理她,所以几日后周围的人都会觉得顾二太太是在高攀萧家,痴人说梦。

    顾二太太气急,却又没地方证明自己便是顾家人,她走投无路才和柳妈妈妥协。

    那一日,顾二太太并没有从她的手里拿到银子,而是拿了一枚极其耀眼华丽的珠花。回到客栈后,顾二太太又免不了一阵吹嘘,让人信服自己真的和萧家有来往。

    太过显摆的结果,就是引人注目。

    若顾二太太去寒山寺身边有断雨陪伴,那些流民也不敢明目张胆。

    然而,顾二太太是个极其吝啬和贪婪的人,她不想顾氏知道自己在萧家做的事情,只能单独前往。

    她和车夫上路,等于给人送财。

    其实,只要顾二太太将银子和身上的值钱的东西丢给那些流民,也不至于丢了性命。

    但是,视财如命的顾二太太怎么可能会乖乖交出去?

    她快马加鞭地让车夫逃离的结果,就是坠落山崖。

    一切,从她炫耀开始,早已埋下祸根。

    俗谓财不露白,今露白矣,孰能保**盗仗戈夺之。

    道理,谁都明白。然而,有些人却被虚伪的奉承蒙住了双眼,忘记了最简单的处事原则。

    初晴愁眉不展。

    萧子鱼的心情却丝毫没有被这件事情影响,眉目间依旧平静。

    “天气不错!”萧子鱼站了起来,动作轻柔,“我们去看看墨砚吧!”

    初晴还未来得及应答,屋外的小丫鬟便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七**,五少爷带着王管事来了。”

    萧子鱼点头,“是在侧院吧?”

    该来的总会来,不祥的预感从她从迷茫里清醒过来时,便没有停歇。
更新不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