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09 | 浏览:487660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林清重生记》作者:兰之(更至172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2 
财富
3430046  
积分
1139695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林清生于一九六零年,她常常想,如果她没有在林老太太死后回到张家,没有让张家霸占老太太的房屋财物等,是不是就不会有张家虐打她的那六年?更不会在她十四岁时被张家卖给一个三十几岁的鳏夫?
虽然她逃了,受尽苦难,迎来机缘富贵,更是得到一方小世界,可她依然常常在想,是否能够重头再来?
一次机缘巧合,林清得以重生再来——她发现,原来她的选择错误不是在她八岁那年。
重回幼时三岁那年,错误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所幸,她还来得及挽回……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2 
财富
3430046  
积分
1139695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一章:重回幼时
    林清昏昏沉沉的醒来时,老太太正在外面骂架,抑扬顿挫的骂声中气十足,响彻四邻。
    “你老张家就是个遭天谴的!往上祖宗八辈都是个不得好的!这就报应在你张老婆子身上,让你生了五个赔钱货才生了个带把讨债的(儿子)!你那个带把讨债的也不是个好东西,老天爷看不过眼呐!就让他连生四个闺女都不得儿子!克死了媳妇又娶了个走过家的(嫁过一次的再婚妇女)!活该你老张家绝香火!绝户头!……”
    林清躺在床上,听着老太太熟悉的骂声,脑子里嗡嗡直响,一些久存的记忆被唤醒。
    林清生于一九六零年,那年正闹着饥荒,林清的母亲胡秀娟不怎么情愿的改嫁给了张家独苗张福生。
    张福生前面娶过一房媳妇,为他连生了四个闺女,在生四闺女时,不幸难产而亡,半年不到,就迎娶了胡秀娟进门。
    胡秀娟一进门不久就怀了孕,可惜七个多月就早产生下了林清,是个女孩不说,还病歪歪的猫崽似的难养活。
    老张家一看就不乐意了,直接给扔到了西南山上,恰巧被进山的老太太碰见,也不知怎么了,看着草堆里的孩子,哭声弱弱的,老太太忽然就入了眼,心软的不行,干脆抱回来让村长做主养在了自己的名下。
    别看是个老张家不喜的闺女,可老太太就是稀罕!疼的跟眼珠子似得!那是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要什么给什么,就差没给供起来了,娇养的不得了!
    也别看老太太孤身一人无儿无女的,可老太太富足、有钱。
    老太太姓林,叫林阿七,村里人说她参过军、上过战场,也是在战场上认识了丈夫林兴华,俩人结婚不到两年林兴华战死,自此老太太再未嫁人。
    建国后,老太太搬到丈夫的老家清河湾,盖了三间的大瓦房还有两间的土坯房,并让人在院外围了个高高的院墙,前院后院,一块圈了起来,在村里谁不羡慕?!
    老太太收养林清后,精心的养了一段时间,还别说,林清命大,硬是活了下来还活的好好的,吃的是白白胖胖的,那模样,用老太太的话来说,比那观音坐下童女都稀罕!活那么大就没见过这么稀罕的闺女!
    老太太是高兴了,可老张家心里不平衡了。别看他们打心眼里不喜欢闺女,但不得不承认家里有个模样好的闺女,养个十几年,能换不少的彩礼钱,瞅瞅家里的其他几个闺女,黑不溜秋的不说,小眼睛塌鼻子没一个拿得出手的,不是一个妈生的就是不一样。
    林清三岁这年,老张家频频让人递话,想把孩子要回去,老太太不依。
    最后张家张老太太暗里打了个注意,先让老太太养着,让自家的孩子跟那孩子玩到一块去,等日后长大了,这孩子指不定就回来了,白得一个大闺女不是更好!那死老太太年纪大了,能活多久?想养那就养着,白白给咱们老张家养闺女而已!
    张老太太算计的好,但没算计到自家的几个闺女心眼毒,给林清玩时,嫉恨的把人给推到了南河沟里。刚开春啊,早上起来水缸里还结着层薄冰呢,掉进河沟里能去半成的命。
    等人捞上来时,脸都青紫青紫的,看上去像是没气了似得,老太太心疼的呦,抱着林清的小身子就哭了个撕心裂肺,求了村里的土大夫,死马当活马医的吊着命。
    养了两三日后,林清命不该绝似得又缓了过来,村里人都说林清命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老太太喜极而泣,抱着林清又哭了一场。
    这不,林清好了,老太太开始找老张家算账了!一大早的饭也不做了,搬了个凳子坐在张家大门口骂,从上到下、从老到幼、里里外外的把张家骂了个遍。
    林清听着外面老太太的骂声,心里别提是有多舒坦了!打量着屋里熟悉的摆设,止不住红了眼,大大的双眼里泪水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她真的回来了,不是做梦,是真的真的回来了。
    前世林清认为错误是八岁那年开始的,老太太从山上摔下来摔破了头,没几天就去世了,当时年幼,听信了张家的话,愣是让他们住进老太太的瓦房,占了房子还独吞了老太太留下的钱财等物。
    自那以后,老张家脱贫变富,林清却成了张家猫狗都能踩一脚的小可怜,直到她十四岁时,老张家把她卖给了一个三十几岁的鳏夫,她才奋起反抗的逃了。自此流落在外,哪怕最后她有了番大机缘,富贵余生,但依然忘不了老太太,忘不了张家丑恶的嘴脸。
    重来一次,许多幼时记不清的记忆,一下子都清晰了起来,忽然间发现,原来错误从三岁这年就开始了。
    前世时,正是这个时候,她醒过来后,老太太到张家狠狠的骂了一通,但父亲张福生和母亲胡秀娟暗里找到了她,好话哄着,还买了根红头绳给她,让她对外说是自个不小心掉进河沟里的,和张家无关。
    三岁的小人儿能懂什么?哄了几句,三岁的林清就对外说了出去,加上张家暗里散播出去的谣言,一时间村里暗地里都在传,到底不是亲生的,老太太不会养孩子。
    张家自那以后常常接触三岁的林清,表面是又疼又爱,哄着林清拿了不少的好东西给张家。老太太对林清那是溺爱的不得了,心里都清楚,只要其高兴,怎么着都行,睁只眼闭只眼权当不知道。
    渐渐村里人也都知道了张家对林清的所谓“疼爱”,以为张家舍不得林清,张老太太又常常逢人就说,那时候正是闹饥荒的时候,要不是养不起,也不会让孩子养在别人跟前,又说老太太不肯把孩子还回来,家里头儿子、儿媳天天念叨,心疼的不得了。
    一步步的渗透,让所有人都同情张家,觉得老太太不通情理,林清想回张家等,直到老太太去世后,村里人都觉得林清回张家林所应当,张家占了老太太的房子也没什么不对。

点评

hxjhhh  好看,谢谢  发表于 2017-6-15 16:57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2 
财富
3430046  
积分
1139695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二章:前世今生
林清深吸了一口气,好在她回到了这一年,一切错误都还没开始,她还是老太太手里的宝贝疙瘩,而老太太依然嘴毒的骂遍清河湾,精气十足谁也不输。

忍着浑身酸疼,林清挣扎着坐起来,只听老太太还在外面骂着,“你老张家老的心狠,养的小更是心毒!要不是我孙女福大命大!指不定被你们害上多少次了!以后你老张家离我孙女远着点!不然我老婆子一天三遍的骂你个祖宗十八辈!”

骂到这,老太太忽然停了嘴,林清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似乎是有谁在劝着老太太,听声音觉得很是耳熟,林清听了好一会,才听出来是老村长的声音。

老村长和老太太年岁相当,当年也是上过战场的,不说在村里就是乡里镇里都是能说的上话的,为人正直宽厚,有他来劝说,老太太肯定会给面子的。

果不其然,没多久,老太太砸吧着嘴意犹未尽的回来了。一进堂屋东里间,看到林清迷瞪瞪的坐了起来,顿时是心喜又心疼:“哎呦我的乖乖!咋地起来了?再睡会,奶去给你蒸蛋羹!”说着,老太太把林清抱在了怀里,一手轻拍着她的背脊止不住的心疼,孩子这次真是遭罪啊!

林清心里酸疼的厉害,糯糯的带着哭声喊了声:“奶……”伸出短小的两条胳膊搂着老太太的脖子就是一阵大哭,心里的委屈、想念、悔恨一股脑的发泄出来,哭得老太太心肝直颤。

“哎呦我的乖孙!真是受了大难了!老张家的缺大德啊!老婆子我和他们没完!”老太太嘴里骂着张家,一边还不忘哄着林清,“乖孙不哭~不哭啊……”

林清哭了多久,老太太就哄了多久,直到林清感到疲惫的闭上眼睡着了,老太太才擦了擦红着的双眼,心里不断咒骂着张家,把林清放到被窝里,转身就去厨房蒸蛋羹。

老太太不用每天上工,前两年她手里有钱又有关系,暗地里托人弄来的粮票、肉票、布票等,整个清河湾加起来都没有她手里的多。

以前老太太是一个人得过且过,全都攒了起来,自从有了孙女后,全都拿了出来用,吃穿用那都是顶顶好的,别说是在清河湾,就是跑到县里市里去,都找不到几家过日子能比的了老太太的。

这年头缺物资、缺食品,什么都缺,就没有不缺的,没关系、没票的,有钱都不好使。

就这,老太太还怕委屈了自家乖孙女呢!饥荒过去后,物资什么的缺的更厉害了,有票都买不到什么好东西。老太太干脆在家里后院一口气养了三十多只的鸡,光公鸡就占了一大半,不为别的,就为了十天半月的杀一只给林清打牙祭。杀完再养,一整年都不带断的。
    就这样精心的养着,林清娘胎里带出的虚病总算是好了不少,虽说比不了正常孩子的身体,但也差不了多少。最让老太太高兴的就是林清白胖白胖的,在这个年代那就像黑夜里的一盏灯,一出门就亮眼四方,为此老太太是引以为傲的。
    可现在自家精养的娇娇孙女,竟是被老张家给害的去了半条命!这还了得!别看今天老太太给老村长面子收声回来了,但老太太心里可不打算就这么了了,不闹他个人仰马翻、鸡犬不宁的,老太太是不会罢休的。
    林清在屋里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后,猛然惊醒的睁开眼,觉得自己还在,并不是做梦,心里才松了下来,凝神联系了下空间,不由得咧开嘴笑了。空间还在,她前世收集的东西也没消失,有了这些,她可以让老太太中气十足的活个一百多岁!
    说起林清的空间,还是前世她逃离张家,在外面流离失所了二十多年后才得到的。那时林清因为身体的原因,已近油枯灯尽,更是居无定所,直到被一个四处摆摊算卦的老道救下,那段时间林清已经做好死亡的准备,没有害怕,也没有不舍。
    可那老道说林清不能死,还有份大机缘在等着她呢,他还要靠着林清的机缘再进一步呢!
    于是老道费尽心思的医治林清,在林清四十一岁那年,莫名其妙的得到了一个空间,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初进空间时,她脑子里忽然觉得这空间的一切都是异常的熟悉,不由冒出来一种这本来就是她的空间的感觉,只不过她自己忘了而已。
    空间里包罗万象,高山平原、江河小溪、深海岛屿等,无论是植物还是空间里自带的动物,仿佛是一个完整的星球生态系统,唯一不同的就是空间有个中枢控制系统,可以掌控空间里的万物。林清就是靠着空间里的灵药等物,本该油枯灯尽的生命才又延长了十几年。
    外面,老太太端着粗糙的搪瓷大碗进屋来,见自家娇娇孙女躺在床上醒了,正睁着一双大眼看屋顶呢。
    “奶的乖孙女,这是看啥呢?快看,奶给你蒸了一大碗的蛋羹,奶还在里面放了剁碎的肉末(剁碎的肉糜),浇了香油的!可香了!”老太太笑眯眯的献宝似得一手端碗,一手扶起林清,让她看自己手里端着的蛋羹。
    “奶!”林清休息了一会,人也有了些精神,甜甜的叫了声老太太,把老太太乐呵的嘴都合不拢了。
    看着面前有她脑袋大的搪瓷大碗,黄色的蛋羹中夹杂着剁碎的肉末,看起来很是诱人,凑着小鼻子上前嗅了嗅,别提是有多香了,心里幸福满满的,有几十年没吃到老太太亲手做的蛋羹了。
    “香吧?”老太太拿了勺子挖了一勺喂到林清嘴里,“奶可是放了四个鸡蛋、一把肉末、五六滴香油的。大口吃!吃完,奶还给你蒸!”
    林清差点没掉下眼泪来,推着老太太递过来一勺子蛋羹,“奶也吃!我一口,奶一口!”
    “哎呦呦!奶的心肝哦!真是会疼人,好好好!乖孙一口,奶一口!”老太太知道这一大碗的蛋羹林清是吃不完的,以往都是剩下了老太太才吃。
    老太太从不让林清吃剩下的东西,尤其是蛋羹类的,都是现吃现做,但自己吃剩下的和孙女孝顺的可不一样,老太太心里那个喜呀,要不是正喂着林清吃东西,早抱起来亲上几口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2 
财富
3430046  
积分
1139695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三章:撒娇
祖孙两个你一口我一口的把一大碗蛋羹分吃了个干净,林清砸吧着嘴回味着老太太的手艺。老太太则喜的找不着北了,这都三天了,乖孙终于有胃口吃饭了,能不喜嘛!老太太随即决定,去后院宰一只鸡,炖了给乖孙补身体。

    让林清躺床上玩,老太太端着碗出去,进厨房洗好碗,拿了菜刀又端了个小碗急慌慌的去后院抓鸡杀鸡。

    老太太手脚麻利,眼明手快的在鸡舍堵住了一只火红鸡冠的大公鸡!粗糙的大手几下就制服了那只大公鸡,那公鸡似是明白的“咯咯咯!”直叫。

    老太太毫不变色的拿刀朝着鸡脖子一抹,顿时鲜血涌出,流到了事先准备好的小碗里。待鸡血流尽后,便随手一扔,垂死挣扎的大公鸡扑腾腾的在地上来回垂死挣扎,老太太不再理会,端着鸡血回了前院的厨房开始烧水。

    林清在东里间听到动静,知道老太太又杀鸡了,心里别提是有多甜了,不为吃肉,只为老太太的那份心。这个年代,尤其是乡下,一年吃一回肉就已经是不错的了,谁家会这般的为了个孩子十天半月的就杀只鸡?全国都找不到第二家!

    从空间里摸出一颗,前世自己按照空间医书研制出来的药丸,吞咽下后,林清觉得身体舒坦了起来,浑身都有了力气。歇息了片刻,折腾着自己的小身板翻身坐起,在床里头翻出自己的小棉袄,淡蓝绣花的崭新小袄,冬天的时候老太太给新做的,里面的棉花都是雪白的新棉。
    好一会,林清才手脚不灵活的穿好小棉袄,整个人趴在床沿上慢慢的滑下床,找到床下的虎头鞋,蹲在地上穿好后,站起身就往外走。
    厨房里,老太太刚烧好了水,正打算褪鸡毛,忽然间想起了什么,便拍拍身上的柴灰出了厨房。谁料,一抬眼就看到堂屋门口、正扶着门框努力抬脚朝外迈的林清。
    老太太当初建屋时,门槛建的比村里人都高,三岁的林清又比同龄人弱小,爬门槛更是费力了些。
    一见此,老太太又是好笑又是心疼,“奶的乖阿清,咋地下床出来了?床沿那么高要是摔了可咋办!”一把抱起林清,后又纳闷的摸了把林清身上的棉袄,“乖孙,你自个穿的袄子啊?”
    林清笑眯眯的点头:“奶,小竹子家的妹妹都会自个穿衣裳了,我和她一样大,不比她差!”
    “哎呦!那是!”老太太顿时傲娇了!“奶的乖孙咋地都不会比别人差!”这时候,也不纠结为啥乖孙突然会自个穿衣裳了。
    稀罕的亲了一口乖孙,便要把林清抱回东里间,林清不愿,搂着老太太的脖子就一阵撒娇:“奶、奶我不回床上,我待在院子里陪奶。”
    “奶的乖孙啊,奶要去你太叔公家一趟,等奶回来你再出来。”老太太难得没有顺着林清的意,乖孙刚有些精气神,可不能再出什么乱子来。
    “去太叔公家干啥?”林清歪着脑袋,不明白老太太这时候跑太叔公家干啥。
    老太太抱着林清进了东里间,把她放回被窝了,才摸着她的头小声说:“奶给你说了,可不能到外说!”
    林清立马点头不停,乖巧的眨巴着大眼盯着老太太不放,让老太太心软的不行,“你太叔公早些年在西南山上晃荡,找了不少的好宝贝,奶去找他要些参片什么的,这可是精贵的东西,给乖孙补身正好,你小时候,奶可没少问他拿稀罕的药材!”
    林清记得这个太叔公,只是前世比老太太去世的还早,也是个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人看起来严肃的厉害,但对她却是疼爱有加。
    “奶拿点大米给太叔公吧,太叔公喜欢吃米。”林清还记得太叔公喜欢吃米饭,因为老太太不知从哪打听来的,小娃娃喝米粥对身体好,所以家里储存了不少的大米,前世时,老太太没少给太叔公送大米。
    “小人精!”老太太笑着点了点林清的额头,“奶心里清楚。在家待着,奶拿了东西就回来。”
    林清点头,乖巧的躺了下来,黑黝黝的大眼盯着老太太笑,说不出的惹人怜爱。老太太看得更是心痒,上前吧唧吧唧的亲了两口,才依依不舍的出了屋。
    听到院里大门关起的声音,林清知道老太太肯定是又锁门了,但凡是她一个人在家,老太天铁定是要锁大门的。
    一会后,琢磨着老太太应该已经走远不会突然回来,便默念着进了空间。
    空间内四季如春,鸟语花香,微风阵阵,林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种舒爽的感觉是从没有过的畅快。果然,心境不同感觉也就有了不同。
    回到空间的中枢系统——一座欧式大城堡内,林清给自己弄了桶适合自己的营养液。没办法,底子亏的厉害,别看现在三岁的她白胖胖的,可内里还是比不了村里粗茶淡饭的同龄孩子,白瞎了老太太的费心精养。
    泡完了营养液,林清身体表面出了层薄薄的污垢,心里知道这是毒素排出体外的表现。找毛巾擦干了身体,又笨手笨脚的穿好棉袄,怕老太太回来,不敢多待的出了空间。
    一出空间,林清眨巴着眼似是清醒猛的拍了下额头,她忘了,空间对外的时间是一比十,这才多大会儿啊?老太太估计刚到太叔公家。
    想着,便下了地,费力迈过堂屋的门槛,林清一边挽着袖子一边朝后院走去,既然闲来无事,干脆帮老太太提前把鸡毛褪了的好。
    乡下家养的大公鸡长到八九斤那都不是事,老太太喂养的鸡,稻谷麦麸类的没少喂,家里有好几只都长到十一二斤的样子,老太太看得可紧了,生怕别人偷了去。
    今天老太太杀的这只鸡,起码有十二斤!
    林清看着心喜,想提溜起地上的大公鸡,可惜人小力薄,压根就没提溜的起来,气闷之下直接拽着一只鸡爪拖行着走。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2 
财富
3430046  
积分
1139695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四章:太叔公的药膳

    把公鸡拖到厨房,丢到一个灰色盆子里,林清搬了张凳子放在锅台边,拿了水瓢,站在凳子上一小瓢一小瓢的舀出锅里的热水,均匀的浇在盆里的大公鸡身上。
    一双小胖手,费力的拽着鸡爪、鸡翅膀,来来回回的烫着盆里的大公鸡,还拽下几根鸡毛,试试有没有烫好。
    老太太回来的时候,林清的拔鸡毛工作已经做的很有成效了,鸡身上基本已拔光,只剩下鸡头和鸡爪没收拾,一听到院门发出的声响,急忙心喜的站起来去迎接老太太,没注意自己的小胖手上,还沾着两根鸡毛。
    老太太一踏进院门就被林清热情的抱住了,喜的老太太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可一瞧林清此时的模样,湿了的袖口、衣襟、还有小胖手上的两根鸡毛,老太太想偏了,“奶的乖阿清,这是去后院拔鸡毛去了?想踢鸡毛毽子是不?回头奶给你弄,你自个可不能瞎弄。”
    “鸡毛毽子?太叔公家有,清丫头可不能自己动手弄!小娃娃家哪里能干这个。”说话的人是跟着老太太过来的太叔公,快九十岁的高龄了,那场饥荒后,清河湾唯一一个活下来的八十多岁的老人。
    “太叔公!”林清先前没注意,这不,太叔公一进院门开口说话她才看见,立马带着小激动的跑过去给了个拥抱,看得一旁的老太太心里直泛酸。
    “太叔公,阿清不是要鸡毛毽子。”说完,又转头对老太太道:“奶,我帮你把后院的大公鸡给褪毛了!”
    “啊……”老太太懵头的没反应过来,等明白林清说的是什么时,一拍大腿,“哎呦!我的个乖孙!那是你能碰的啊?!万一开水烫着了可咋整!”
    说着话,老太太一溜烟的跑到厨房,看着锅灶边大木盆中差不多褪好鸡毛的公鸡,顿时红了眼,乖孙可真是受累了!
    “奶的乖孙啊!”老太太出了厨房抱起林清就是一阵的心疼,“你说你这刚缓过来,哪能干这些操心的活!万一要是累着了可咋整!”
    若是有别家的路过听到这话,保管送几个白眼给老太太。
    听着老太太这话,林清心里跟喝了蜜似得,“奶呀,我不累,别家比我小的妹妹都会捡柴烧火了,我拔个鸡毛哪里会累。”
    “哎呦那可不一样!”老太太不认同的摇摇头,“奶的乖孙那是别人能比的?这要是搁到奶以前的家里头,乖孙那就是正儿八经的大家**!那是一般人能比的?!”
    林清眨巴着眼,前世时,她有时也会听到老太太隐讳的说起过往,知道老太太小的时候家境不凡,最后为什么会参军上战场,老太太没说过,那时她还小,不懂事,更是没有问过,现在想来,老太太怕也是个不简单的。
    太叔公进厨房看了眼,也是心疼,“丫头啊,你奶说的对,别家是别家,咱家是咱家,这是没赶上时候,要不然哪能让你遭这罪!”
    他林家这一脉,死的死没得没,如今就剩下这根独苗,虽说不是亲生的,但头上写的可是林家的姓,承的也是林家的香火,以后他百年不在了,逢年过节的好歹有人给烧个纸钱什么的,平日里疼都疼不过来,那还能使唤她做活?!
    林清笑眯眯的点头,“我听奶和太叔公的!不和别家比。”小人儿不足巴掌大的小脸,乌黑黑的双眼皮大眼,再配上羊脂玉般的肌肤,太阳一照,整个人像是玉雕出来似得,看的老太太那个稀罕啊!吧唧吧唧的就亲了两三口。
    老太太亲香够了,放下林清,搬张小凳子让她坐在院里晒太阳,自己回厨房收拾木盆里的公鸡。
    太叔公笑呵呵的拍拍林清的头,逗弄了她一会,便从身上的破棉袄里掏出一个褐色油纸包来。
    林清好奇的趴到了太叔公怀里,“太叔公,这是啥?”伸手戳戳还不够,干脆凑上去用鼻子嗅了嗅。
    “呵呵……”太叔公看着林清这幅模样,乐呵的不行,还故意的问:“闻出什么来没有?”
    “一股子药味!”林清皱着眉头,难不成今天又要喝药,还是中药,那个苦啊!
    太叔公一见林清皱的那个眉头,顿时笑的更厉害了,同时心里也是酸疼的紧,要不是自小中药西药的吃个没完,也不会一闻到药味就害怕,“莫怕,这回不是熬药给你,这回,太叔公给你做药膳。”
    “药膳?”林清眸中一亮,她怎么忘了,太叔公可是个精通药膳之人,她小时候身体太差,稍稍猛烈一点的药效都受不住,为此老太太没少帮她打听偏方秘方的,刚抱回来的那会,眼看着就养不活了,好在有太叔公的药膳,温和滋补,最适合孩子,才算是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太叔公最好了!”林清小嘴甜甜的拍着马屁,把太叔公哄得乐的不行。
    找了个簸箕,拆开油纸包,太叔公把里面各种药材都分类的捡好,等会掺着公鸡一起炖,这个可是要讲究技巧的,什么药先放,什么药后放,那都一点不能错的,错了,药膳的效果跑一半不说,味道还差。
    林清蹲在一旁仔细的看着,太叔公见她好奇,便慢慢解释的说给她听什么药材是什么模样,什么药材是什么药性等。
    林清听的津津有味,望着太叔公满脸沟壑的苍老面容,心里止不住的酸疼,这个满心疼爱她的老人,前世在两年后的六六年,正逢十年动荡开始的那一年,被人告发家里藏着旧社会留下的黄金珠宝,在半夜的时候被人抓到了乡里。
    等天亮老太太知道了,和老村长一起到乡里,凭着关系查清事实,这事纯属别人诬告后,最终放了回来。但太叔公却被人打断了腿,回家后高烧不断,没挨过三天就走了。
    林清在太叔公怀里撒着娇,心里满是坚毅,前世,最疼爱的她的两个老人没有一个得以善终的,今世,她要他们安康熬过那黑暗的十年,只要过了那十年,她就能让他们富贵余生。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2 
财富
3430046  
积分
1139695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五章:奶糖
厨房里,老太太笑意连连的一边竖耳听着院子里祖孙俩的对话,一边拿刀给那只公鸡开膛破肚,鸡心、鸡胗、、鸡肝、鸡肠都留了下来,收拾好后,连同先前留下的鸡血全放到了一起。

    接下来,那只公鸡由太叔公全面接手。在中医里,公鸡肉属阳,温补作用较强,所以老太太为了林清养的最多的就是公鸡,当然,偶尔也会杀一只母鸡。

    公鸡炖到中午时,香味药效已经全面出来了,满院子都是香喷喷的鸡肉味,已经有几十年没吃过这种不掺假的鸡肉了,林清小嘴吧嗒着,趁太叔公没注意,丢了颗空间内的养生丸进去,眨眼间,香味越发勾人的爆发出来。

    林清一时没忍住,口水泛滥的差点流出来,跟在太叔公身后来回转悠,像个小尾巴似的,看的老太太忍俊不禁的直发笑。

    太叔公见林清馋的不得了,便拿了一个小碗,连着鸡胸脯上的肉,装了一碗递给她,让她先吃着。

    老太太看林清吃的香,便越发笑的合不拢嘴,林清毫不在意的朝老太太咧嘴,捏了快鸡肉喂到她嘴里,还问老太太香不香,老太太自是满口答应香的不得了。喂了老太太,也不忘狗腿的喂了口太叔公,见二老吃的开心,林清笑的更舒心。

    老太太让太叔公带着林清回堂屋吃去,自己则洗了大锅开始蒸米饭,还用小锅合着鸡心、鸡胗、鸡肝、鸡肠、鸡血连同土豆一起炒了个菜出来。

    没多久,午饭就出锅了,大米饭合着鸡杂炖土豆,在村里都是难得的好饭菜,加上瓦罐里炖的药膳公鸡,过年也不过如此了。

    林清见二老舍不得吃鸡肉,自己伸出小胖手拿了筷子,几下就把炖的酥烂的鸡肉分好,一份夹给老太太,一份夹给太叔公,“奶,太叔公,快吃肉,太叔公说过,药膳不能吃回锅的,要是剩下就不好了!”

    “乖孙就是孝顺!奶吃!”老太太眯着眼喜得不得了,夹了鸡肉送到嘴里嚼着香得很!

    太叔公欣慰的摸了下林清的头,接过林清手里的筷子,留了一只大鸡腿下来,“这么大只鸡,咱三肯定吃不完,留下只鸡腿,等下半晌你饿时,直接拿了啃。”

    “听太叔公的。”林清乖巧的点头,低头大口吃着碗里的鸡肉,哄得二老就没断过笑声。

    老太太见林清吃得欢,低声对太叔公说着:“这下好了,有胃口就行!能吃是福,再大的病,只要能吃能喝的,那就不是事,我这心也就放下了。”

    “嗯,那是!回头你再仔细的上点心,我看那老张家不是个好的!小的也一样,孩子才多大?心眼毒的就容不了人,可不能再让那孩子接触清丫头!”太叔公难得严肃的跟老太太说起这事。

    老太太也是心有余悸,“成!这事我记心里头了,老张家这事就别想这么算了,还真当我不知道他们家打什么注意呢!”

    林清埋头吃着饭菜,装作没听见二老的话,来者不拒的吃下老太太和太叔公夹过来的菜,一边还挑了几块好肉夹给二老,把二老喜的眉里眼里都是笑意大庄园主。
    用过午饭,太叔公坐了一会后便起身离开,老太太带着林清送到门口,看着太叔公进了不远处的家门才关了院门。
    林清拉着老太太的手,“奶,咋不让太叔公搬来咱家住呢?太叔公一个人没人说话、没人心疼的,多不好!”
    说起这,老太太也是无奈:“乖孙啊,奶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可你太叔公脾气倔!总说自己腿脚好,用不得小辈伺候,愣是不肯搬咱们家来。后来奶想清楚了,左右不过几步路,不搬来就不搬来,往后咱们多操点心也是一样的。”
    林清想想也是,依着太叔公那倔脾气,能搬来那才叫奇怪。
    下半晌,老太太拿了一块布,怀里又揣了几块钱,胳膊上还挎着一个竹筐,嘱咐林清自己在家待着,收拾了下说是要去老村长家一趟。
    经过一个冬季和年节,老太太养的鸡除了母鸡,公鸡没多少只了,怕接不上往后林清的药膳炖补,昨儿个知道老村长家的老母鸡孵出一窝小鸡来,老太太头一个预定了,一窝小鸡孵出来的话能有十五六只,老太太一口气全订了。
    出门时,恰巧碰到对面孙家的小竹子。小竹子笑嘻嘻的喊了声老太太,看到林清后,惊喜的上前拉着林清问,“阿清,你好了?这两天没找你玩,我都担心坏了!”
    “嗯,好了,以后我们还一起玩。”林清对小竹子的感觉非常好,要不是她头一个跑回来告诉老太太,自己怕是早断气了。
    老太太见自家孙女和小竹子玩得好,也是心喜,对这个心善的小丫头老太太更是多了些耐心,“你俩搁一块玩着,等奶回来拿糖给你们吃。”
    小竹子欣喜的应了一声,林清也是笑着点头。见老太太走远后,笑眯眯的对着小竹子说:“你在这等着,我去拿糖,不用等奶回来。”
    “这不好吧。”小竹子拉住林清,一脸不安。这时候,一块糖对于孩子来说,那是极具诱惑力的,让干啥就干啥。
    “别怕,我奶有多疼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拿了没事的!”林清拍拍胸脯,保证连连。
    小竹子自是知道老太太有多疼林清,清澈的双眸除了羡慕再无其他,林清看的清楚,心下越发高兴。
    进屋后,林清没拿老太太的糖,而是从空间里拿出一把奶糖,香浓的奶香味,纵是包裹着糖纸也是遮掩不住。
    林清在每一个奶糖上都抹上一种空间里的秘药,这种秘药唯一的功效就是隐藏在人的身体里,三年内随时修复人体的损伤,让人的身体一直达到最好的状态,缺点就是,对老人无用。
    揣着一把上了药的奶糖,林清出了房屋,把奶糖交给小竹子手里,“这是我奶托人从外面弄来的,可好吃了,这些给你妹妹们吃,别忘了给婶子一颗,吃了对身体好。”
    小竹子从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糖块,外面包裹着五彩的糖纸,揭开糖纸,里面是白如雪的糖块,干净洁白的让人心喜的不行,“这、这太稀罕了!阿清,你快拿回去,要是让你奶知道了,肯定打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2 
财富
3430046  
积分
1139695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六章:猫崽
“怕啥!”林清不以为意,“我奶对我啥样你还能不清楚,莫说是几块糖,就是我把房子给点着了!我奶也不会动我半根毫毛,别吓担心了!快点回去分给你妹妹们吃,别忘了,给婶子一颗,这东西可金贵这呢!”

    小竹子感激的眼泪汪汪,“阿清,你真好!以后我找到好吃的,一定不忘你!”

    小竹子说这话林清信,小竹子比她大三岁,前世六八年时,小竹子妈和老太太同一年去世,自那以后,小竹子看不惯张家欺负她,暗地里没少带东西给她吃,直到七零年,小竹子被继母虐待至死。

    坐在院门槛上,林清笑眯眯的看着小竹子回家,前世今生这是她第一个朋友,却和老太太一样不得善终,今世,不说别的,还她一个健康的身体还是行的。

    太阳西斜时,老太太才急匆匆的出了老村长家的门,林清老远就看到了老太太,“奶!”欣喜的跑着迎了上去。

    老太太很是高兴,一手搂着林清一边压低声音道:“乖孙,回家说,奶给你带回个好东西!”

    林清一听老太太这话,马上就是一个激灵,脑子里胡乱转着,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一件事,看着老太太的眼光顿时热切起来。

    祖孙二人回到家,关上院门,老太太掀开盖在竹筐上的粗布,里面是叽叽喳喳的十几只小鸡仔,外加一只不足月的猫崽!

    没错,就是猫崽!

    “奶啊,这是从哪弄来的?”林清眨巴着大眼,故意问道。这猫崽她还记得,只不过前世老太太抱回来后,没几天就死了,为此她当时还哭了好一会,最后逼的老太太没法子的又给她找了只小狗回来养。

    “老村长家的亲戚给的,两只呢,才半个月大,老村长家养不起,奶问他要了一只,寻思着给你玩,咋样?喜欢不?”老太太小心的问着,就怕乖孙闹脾气说不要。

    “喜欢!奶啊,你可真好!我想什么你就给什么!”林清好话不要钱似的吹捧着老太太,心里很高兴。

    从竹筐里抱出猫崽,安抚着炸毛的猫崽,犯愁的对老太太道:“奶,这猫崽太小,不好养,用啥喂它?”可不能再像前世一样,没个几天就死了。

    老太太僵了脸,一直想着怎么哄乖孙高兴去了,把这事给忘了,半月大的猫崽除了猫奶啥都不会吃。

    “要不……给它熬个米汤?”见乖孙喜欢,老太太费心的想出这么个招来。听得林清抿唇无语。

    “奶呀,还是给它冲奶粉吧。”林清想了个靠谱的,家里还有好几袋老太太买回来的奶粉,都是给她喝的。

    “嘶!那么个小玩意儿张嘴就要喝奶粉?它咋恁精贵!”老太太心疼了,看向林清怀里猫崽的眼神立马变了,“乖阿清,那奶粉是给你喝的,可不能给这玩意儿喝,给它熬碗米汤都是不得了的了。”
    林清无奈,也不和老太太争辩,干脆顺了老太太的意,“行,听奶的,就给它熬米汤。”不喝也没事,她从空间弄点牛奶出来喂它。
    老太太这下满意了,挎着竹筐到后院放小鸡仔去了。
    晚上做饭的时候,老太太果然给猫崽熬了碗米汤,林清接过手的时候,不由得感叹,还不错,起码米汤不是希的见人影,可就是再稠人家猫崽也不吃啊。
    用过晚饭,老太太让林清看着猫崽喝米汤,说是不能糟蹋了,一定得喝完,嘱咐完话,揣着四五个鸡蛋出门去了。
    林清眨眨眼,联想前世此时发生过的事情,似乎明白了老太太这是去干嘛。朝隔壁张家冷冷的撇了一眼,老太太闹得再大也是为了她,张家欠她的,她都一笔笔的记着呢。
    喂完猫崽,林清坐在堂屋门口等了大概一个小时,才听到老太太回来的动静。
    外面太黑,看不清老太太的面部表情,但林清就是感觉到老太太很得意、很畅快,随即便笑着迎了上去,“奶!”
    “哎呦奶的乖孙在等奶回来呢?真好!走,进屋睡了。”老太太语气中是遮掩不住的高兴。
    祖孙俩进屋先是洗了脚,吹灯后,躺在床上说话。
    老太太悄声对林清说:“奶的乖孙,这次受了大罪,奶都记得呢,奶铁定给你出气!”
    “嗯,奶是个有本事的,村里人都这样说。”林清睁着亮晶晶的大眼,很是崇拜老太太,末了又道:“奶啊,我给猫崽取了个名字。”
    “叫啥?”老太太好奇了。
    “初一!”林清得意洋洋,老太太却一片沉默。
    好一会儿,老太太才纳闷的问:“这是啥名字?咋叫初一呢?”
    “今天就是初一啊,正好奶把猫崽抱回来,就叫这名字了。”林清很稀罕这名字,还撺掇老太太:“奶啊,赶明儿再给我找只小狗吧,我给它取名叫‘十五’,跟咱家初一配一对!”
    老太太不说话了,正当林清以为老太太不同意时,却听老太太干巴巴的道:“那奶是不是还得挑个十五的日子抱回来?”
    “成啊!”林清捂着肚子咯咯得笑了起来。
    老太太顿时又气又笑,伸手在她小屁股上轻拍了一下,“睡觉!”
    第二天。
    天刚微微亮,老太太就起身了。看了眼呈大字形霸占大床的林清,老太太宠溺的把被子给她裹严实,这才拿了钥匙急慌慌的出门。
    不知过了多久,林清睡得迷糊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尖声的骂架声,声音之高猛的惊醒了她。
    一咕噜的翻身坐起,初春的天气依然寒意不减,冷风窜到被窝里,冻得林清一个哆嗦。
    坐在床上清醒了片刻,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声响,了然的点头,原来是老太太又和张家掐上了,听这骂声,老太太完全是一边倒的碾压张家。
    林清哪里还能坐的住,赶紧找出自己的小棉袄,手忙脚乱的穿了起来。
    收拾好自己后,林清就往外走。一出院门,就看到老太太双手叉腰,站在张家院子里气势十足的大骂着:“你个老虐婆!害了我乖孙后你还想占我的地?!我呸!当初要不是看在我乖孙的面上,我能让你占我的自留地?!你脸可真大!地是我的,我就是空着长草我也乐意,种我地里的东西我不砍了还留着它做啥!”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2 
财富
3430046  
积分
1139695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七章:自留地

    林清好笑的看着老太太气势汹汹,把张家人堵在院子里,嘴皮子利索的骂的欢的不得了!
    张老太太和张老爷子气的铁青了一张脸,手指哆嗦的指着老太太说不出话来,本想指望着儿子儿媳能帮忙骂上几句,谁料,张福生连着胡秀娟一起早都躲在了屋子里,几个孙女也没见人影。
    最后张老太太忍不住了,跟老太太呛出了声,“当初都是说好的了!那地留给我们种,咋现在反悔了?!那地里的蚕豆咋能说挖掉就挖掉!”
    “说好的?谁和你说话的?!有字据、有人证吗?!”老太太打定注意赖到底,“不明不白的种我老婆子的地,是欺负我老婆子家里没人是吧!”
    林清在一旁勾了勾嘴角,老太太这招狠啊。
    自留地这块,村里各家都有分,不大,就是用来种菜什么的,给家里缓解点困难,各家看的都挺重的,唯有老太太不怎么在乎的一直空在那里。
    因为老太太当初建院墙的时候,圈的院子大,前院不说,光是后院就是老大一块,随便在自家后院种点就足够祖孙两个吃的了,离家近不说,还不会招贼,因而年前张家过来说想借自留地种一年的蚕豆,还说不白种,开春后给老太太抓只鸡。
    老太太也没说什么,当时看在林清的面上,想种就种吧。可谁料张家种上蚕豆后,翻脸就不认人了,先前承诺的抓只鸡,如今连鸡毛都没看见。
    老太太心里记着呢,本想睁只眼闭只眼的让他们白种一年算了,可又出了林清掉河沟这件事,这下可算是把老太太彻底惹火了!
    昨晚上揣了几个鸡蛋找到村里胡家的胡树根,请他一大早帮忙,没多大功夫的就把老太太自留地里的蚕豆挖了个干净,挖出的蚕豆苗老太太也挥挥手让胡家带回去喂猪去了。
    张家知道后,这不一大早就拦住老太太问怎么回事,咋好好的就把自家的蚕豆给挖干净了?!那可是不少的口粮,也能卖钱,全家都指望着呢。
    可老太太是那么好拦的?顿时火冒三丈,嘴皮翻翻,老账新账的一起算了起来。
    老太太的一张嘴那是全村都出了名的,论骂架就没输过,张家人被骂的再没敢出头。
    林清在一边听得是津津有味,见村里早上上工的人差不多开始回来了,才小跑着去找老太太,“奶!”
    “呀!奶的乖阿清!你咋出来了?”老太太一见到自己的宝贝乖孙,顿时阴转晴,乐呵的一把抱了起来。
    “奶啊,肚子饿了,咱回家吧。”林清眨巴着大眼,水汪汪的盯着老太太看。
    “哎呦奶给忘了!这就回家、这就回家!”老太太心疼拍拍林清的背脊,走时还不忘白了张家一眼,“为了这点个破事!差点饿了我的乖孙!”
    祖孙二人很是潇洒的转身离去,非常彻底藐视了张家老小。
    张老太太阴沉了脸,耷拉下来的眼皮遮住了眼底的阴鸷,也不管身旁脸色不好的张老爷子,转身便进了屋。
    屋里,张福生盘腿坐在床上,双手抄在袖子里,低着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听闻家里蚕豆苗被挖后,丝毫不见心疼,就眼睛一亮的想着讹钱,结果被老太太堵到家门口,吓得不敢出面,早早进了屋。
    一抬眼见老太太进了屋,立马眉头一皱,没好气的嘟囔着:“那死老太太走了?快些做饭吧,这都啥时候了,早饿的没劲了!”
    张老太太被儿子的话堵得难受,气得胸口疼,脸色越发难看。可面对儿子,张老太太就是再有气也不会对他发,眼光瞟了瞟,看到了张福生身后站在床尾,试图缩小自己存在感的胡秀娟。
    这下张老太太算是找到了发泄口,抄起地上的一把扫帚,拎起来就奔向胡秀娟,“白吃饭的婆娘!老张家娶了你可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生不出儿子不说,连个骂架你都不会!躲在屋里干啥?!作瘟啊?!等着老娘伺候你哪!”
    张老太太可是下了狠手,劈头盖脸的直往胡秀娟头上招呼。一开始胡秀娟没反应过来,一张秀美的小脸愣是被敲出了好几条血棱子,伤口四周迅速的红肿起来。
    胡秀娟抱着头蹲在地上,一边求饶一边哭着,就这,还不忘偷偷朝床上的张福生望几眼,那哭泣带伤的小脸,欲语还休的眼神,着实是把张福生石头般硬的心看软了几分。
    胡秀娟是个美人,年轻的时候,皮肤天生的白、细、嫩,虽然在张家磋磨了三年,但天生丽质,皮肤比起原先是糙了许多,模样也打了几分折扣,可在这乡下里,依然是个不常见的俏媳妇。
    张福生一直心里都稀罕的很,虽说胡秀娟没给他生出儿子来,但胡秀娟还年轻,有的是机会,这会儿,一见媳妇朝自己求救,顿时心里自豪感爆棚,麻溜的下地拦住了老太太,“娘,你这是干啥?那死老太太来骂,关秀娟啥事?”
    “护!(护着)你护!你接着护!生不儿子的玩意儿你护去吧!我老张家要是在你媳妇身上绝了后!你让娘死了怎么下地下见你爷奶!”张老太太狰狞着一张脸,最是见不得儿子护媳妇,尤其是现在她需要在儿媳妇身上发泄怒火的时候。
    “娘!”张福生也是头疼,只能直面对上老太太,谁让胡秀娟躲到了他身后,“秀娟还年轻,娘忘了,秀娟一进门不到一年就生了个娃,医生不是说了,早产亏了身体,养个两三年就能怀,又不是不能生,头一个生的那个不是挺好的嘛。”
    “别提你那媳妇生的扫把星!”一提起林清,张老太太越发火大,“那孩子不是个好的!小孩子家家的,谁没有个磕磕绊绊的,掉河沟里了有没死!一个赔钱货,咋那么金贵!”
    “行了老婆子!”院里待着的张老爷子也进了屋,嘴里吧唧着旱烟袋,语气很不好,“吵吵啥啊!整天就听你在家里吵吵!有能耐去外面吵吵去,方才也不见你骂一句,咋一进自个的家就跟点了炮仗似得!”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2 
财富
3430046  
积分
1139695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八章:打算
张老太太听了这番话,脸色是红了青,青了红,心里憋屈的不行。她不是骂不过老太太,而是豁不出去那张脸。

张老太太出生在旧社会,十二三岁的时候给富人家做丫鬟,签的死契,一辈子的奴,要不是后来战争爆发,她也不会流落在清河湾嫁给张老爷子。

见惯了大家**温柔端庄的作态,张老太太心里一直羡慕嫉妒着,可她又觉得自己为奴的经历太丢人,因而到了清河湾后,便从没和人说起过,那段过往,是她一生最大的污点。

但可笑的是,张老太太在嫁人后,竟是不自觉的模仿着心里那抹羡慕嫉妒,想让人觉得她和村里那些围着锅台转的其他媳妇是不同的,于是张老太太开始了装。

在人前,她装温柔、装贤惠、装慈爱,别说是破口大骂过,就是疾声厉色都从来没有过,从她嫁到清河湾开始,谁提到她不说句:老张家的媳妇,不是顶顶美的,但绝对是看起来顶顶舒服的!

久而久之,张老太太开始习惯在家里耀武扬威,在外面,依然是端庄贤惠。

张老太太到底是没有和张老爷子呛声,因为她找不到好的借口,最后气得只能朝躲在儿子身后装可怜的胡秀娟吼,“没个眼力见的玩意儿!还愣着干啥?!去厨房烧火!”

胡秀娟低着头弱弱的应了一声,微颤着身体出屋去烧水,任谁都没看见她那张狰狞阴狠的脸。
    张老太太的气算是出了一半,可一想起她那几分地的蚕豆苗,气又喘不匀了,“就这么算了?那老些蚕豆苗,等长成结果了,可是能抵不少口粮的!蚕豆种还是花钱买的呢!”
    “那可不能算!”张福生率先叫了起来,“那死老太太说好给我们种的,挖了她就得赔!”
    张老爷子也是点头,“话没错,不过还是找老村长出面的好。”
    张老太太脸色一僵,“找啥老村长?你忘了咱那地是白种的?那鸡可没给,老村长要是知道了,能偏向咱?”
    提起这茬,张老爷子也想了起来,顿时拉下了脸,心里尴尬气恼的厉害,“不干正事的老婆子!当初咋不抓鸡给人家?真是添乱!”没好气的训斥了一句,张老爷子羞恼的回了东里屋。
    张老太太也气的回骂了句:“黑心肝的老头子!当初你也是点头同意白种的!”
    张福生有些不甘,“娘,那咋整?就这样算了?那能赔不少钱的!”够吃好几顿肉的。
    “娘再想想!先做饭吧。”张老太太有些心烦意乱,摆摆手就去了厨房。
    进厨房看到胡秀娟,张老太太忽然明悟了过来,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胡秀娟,心里有了思量,难得没发脾气、没冷言冷语的,煮苞米粥时,更是多抓了一小撮。
    隔壁林家。
    老太太在厨房做饭,熬米粥、蒸蛋羹,后因林清说想吃炒鸡蛋,老太太便又加了一道青椒炒鸡蛋。
    林清搬张凳子坐在厨房门口看老太太做饭,原本她想帮老太太烧火,可老太太心肝心肝的喊着就是不同意。
    老太太兴致很好,甚至还唱了首宛转悠扬的曲子,林清很是给面子的拍手叫好,听得老太太越发兴奋起来,一首接一首的,没完没了了。
    吃饭的时候,林清霸着蛋羹,把青椒炒鸡蛋推到老太太面前让她吃。别看老太太对林清大方舍得,可对自己一直都是得过且过的,林清心疼老太太,逼着老太太吃些好的。
    老太太是个聪明的,心里明白的很,那嘴笑的都没合过,一碗的青椒炒鸡蛋,老太太拨了一半到碗里,留下一半盖了起来,“这一半等会吃完饭给你太叔公送去。”
    林清乖巧的应着:“嗯!吃完饭我去送!”
    老太太没说什么,只道:“行,奶送你去。”这要是别人,老太太可是不舍得林清跑腿,但太叔公是个例外。
    太叔公有多疼林清,老太太心里清楚的很,没事的时候也会带着林清到太叔公家玩。
    用完饭,老太太收拾好厨房,便带着林清朝太叔公家走去。
    路上,林清坚持要自己端着碗,说是心诚意诚,怎么着也不能别人代劳,心疼的老太太不断劝说着:“你一个三岁大的娃!讲啥心诚意诚的!”
    林清不为所动,直到到了太叔公家。
    进了院子,老太太依然心疼的在一旁干看着,只能朝屋里喊着:“老爷子在家不?快些出来!你曾孙给你送吃的来了!”
    太叔公起的晚,此时刚开始吃饭,桌上是苞米加大米熬的米粥,外加一碟腌制的萝卜菜。
    听到老太太的声音后,心喜的不行,急慌慌的迎了出来,看到林清费力的双手捧着碗,顿时心疼连连:“这么大的碗哪里是你个娃娃能捧得住的,累着了可咋整?!”说着,赶忙伸手接了过来。
    “倔脾气呗!”老太太笑着点了点林清的头,“早上让我炒的鸡蛋,留一半要送过来,还非得自个一路捧着来,怎么说都不肯撒手。”
    太叔公笑眯眯的摸摸下巴上的胡子,“是个孝顺的,孝顺好啊,百善孝为先,乖孙以后前程无量。”
    老太太听了这话后,笑的越发开怀。林清心里抽抽,面上笑的乖巧,指着太叔公手里的碗:“太叔公吃!”
    那软软糯糯的声音直接甜到了心里,太叔公喜不自禁的连连应道:“好好好!吃吃吃!跟太叔公进屋,咱一块吃!”
    进了屋,林清哄着太叔公全吃了送来的炒鸡蛋,才笑嘻嘻的和太叔公玩起了游戏。
    祖孙两个在太叔公家一直乐呵了大半晌,快到中午时,才意犹未尽的回转。
    回到自家院里,对面的小竹子欢快的跑了过来,老太太让俩人一块玩着,自己回了屋里,琢磨着柜子里还有几块鲜亮的布,打算给林清缝制两件春夏季的衣裳出来。
    小竹子拉着林清到了一处隐蔽的地,从怀里掏出两颗野菜团子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着头,“阿清,这是我妈蒸的野菜团子,可香了!我妈让我带给你的。”
    说到这,小竹子的眼睛又亮了起来:“你给的糖我妈吃了,说可香甜了,这辈子就没吃过这么稀罕的东西!这不,一早蒸了菜团子让我给你送两个过来,你别嫌弃……”话落,眼中多了些忐忑不安。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382 
财富
3430046  
积分
1139695  
在线时间
40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7 
第九章:友情

林清咧咧嘴,心里一阵温暖,笑眯眯的接过野菜团子,拿了一颗送进嘴里,大口的咬下一口,嚼了几下呜咽道:“小竹姐,你妈蒸的野菜团子真好吃!谢谢你带给我。”

“谢啥啊!”小竹子这下露出了舒心的笑容,“你要是喜欢,下次我妈再蒸时,我再送你!”

“嗯!”林清咽下口里的食物,“你等着我,我有东西给你。”话落,人便跑回了屋里。

林清跑回屋里找到老太太,把剩下的一团菜团子塞到她手里,“奶啊,这是小竹姐给我的,你说,咱家该回她啥吃食?小竹姐家日子不好过,奶说过不能占她家便宜的。”

老太太听清事情来由,欣慰的抚摸着乖孙的头顶,“送啥都行,乖孙只要明白不能随便占人家的便宜就行,你和小竹子玩的好,平日里也没少送她吃的,你自个拿主意。”

林清笑着咬了口手里菜团子,“昨儿个剩下的鸡肉还有,奶啊,送给小竹子家吧?你不喜欢吃过夜的东西,我也不喜欢,太叔公也是不咋的喜欢,干脆送给小竹子吧?”

老太太没意见,“成!听乖孙的!”

林清这下满意了,去了厨房,在案板上找到了放在碗里的鸡肉。

找了一块油纸包了,林清蹦蹦跳跳的回到小竹子面前,把油纸包塞到她手里,“小竹姐,这里面是鸡肉,你拿回去给妹妹还有婶子吃,这是我奶给的,你放心拿回去!”

“呀?!鸡肉?!”小竹子惊叫了一声,凑上鼻子闻闻,一股子肉香钻进鼻孔,瞬间口水泛滥成灾,强撑着不舍推让了回去,“阿清,这太金贵了!你快拿回去!我不要!”

“为啥不要?”林清故意问道,“你给我菜团子我都要了,我给你鸡肉你咋不要?我奶说了,朋友间,有来有往才是最好,你不要,是不是不想跟我做朋友、不想跟我玩、不喜欢我了?!”

小竹子闻言也急了,“说啥呢?!我咋不喜欢你了?!我不要那是因为这不一样的!”

“咋不一样?!我看都是一样的!你要是不要,我就哭给你看!”林清对自己这个死心眼的朋友,实在是头疼,只好出言威胁了。

小竹子气的跳脚,可看到林清当真是眼泪汪汪的,顿时心就软了,“好好好,你可千万别哭,我要了!”

林清这才松了口气,“你拿回家别给你爸吃,要是让他知道了,肯定拿回去给你奶!你偷偷的带回家,给你妹妹吃,哦,别忘了给你妈一块,记住了,除了你妹妹和你妈,其他人谁都不能说!”

小竹子因瘦而变大的双眼,顿时唰唰的掉下了泪,似是止不住的一般,伸手抹了一把又一把,“阿清,我记得你的好,除了我妈,你是对我最好的,我亲妹妹都靠边!”

“我当然得对你好,你忘了?前几天我掉河沟里,要不是你喊来我奶,我早没了!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林清也伸手帮她擦了把眼泪,心里酸酸的。

这个时代的孩子,早熟的很,同样,死亡率也是高的很,哪怕是长到十来岁,可因为吃不饱、外加营养不良、体力过度操劳等,猝死的孩子多的是。而前世的孙家,正是借着这个借口,随意模糊了小竹子的死亡。
    想到这,三岁大的林清不由得伸手安慰六岁大的小竹子,一边拍着她的肩膀,一边劝慰着她。好一会儿,才算是劝好了小竹子,哄着她先回了家。
    六岁大的小竹子比不了自由的林清,大多数时候她都在大人后面跟着劳作,很少会有机会和人玩耍。
    林清也是知道的,用过午饭后,便和老太太在屋里玩了起来,直到天将黑时,赵家赵刚的儿子赵一海匆匆跑来。
    “林阿奶,我爸明天一早要去西南山的大河网鱼,您不是说要活鱼吗?明天您去不去?要不要我爸给你留条大的?”赵一海带着股兴奋劲,笑的憨憨的。
    村里人都知道,谁家网到鱼了,老太太那铁定头一个掏钱买。
   老太太喜欢吃鱼,尤其是现捕的野生活鱼,不说老太太喜欢,就是幼小的林清那都是喜爱的很。

听到赵一海这么一说,立马眼睛亮晶晶的盯着老太太不放,“奶、奶!捕鱼啊!我还没见过呢,我要去!”

老太太宠惯了林清,哪有不答应的,顺嘴就应了下来:“行,去,明天奶也去!”

赵一海在旁边听得清楚,笑的越发灿烂,看到玉雕雪白的林清,瞬间眼都直了。

老太太挥挥手,“赵家的阿海,阿奶知道了,自个回去吧,天不早了,明儿个阿奶一定过去。让你爸留条最大的给阿奶。”

“哎!阿奶,您放心好了!”赵一海定了定神,末了,又看了一眼林清,依依不舍的走了。

清河湾河沟多,大大小小的河沟连同村子附近的,十几个之多,里面或多或少的都有野生的河鱼,前两年闹饥荒,小鱼条都被抓了干净,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鱼。

老太太也是想到了这茬,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期盼,“要是真能网到了鱼,奶给阿清炖鱼汤、煎鱼块,小娃娃多吃鱼好。”

林清点着小脑袋笑着拍马屁,“嗯嗯,奶会的真多!”

“那是!”老太太傲娇了,“要不是时候不好,买不到什么好东西,别说是河鱼,就是海里的东西,奶也能不输人的给你做出来,这手艺还是你太姥姥(老太太的母亲)传给奶的,可惜弄不到那些好东西了,亏了乖孙的嘴。”

老太太遗憾至极。林清眨巴着眼,别人弄不到的好东西,可她空间里多的是啊,别说河鱼海鲜,就是熊掌猴头她都有!

想到这,林清觉得她得琢磨琢磨,怎么才能把东西名正言顺的弄出来。

次日一早。

老太太这边刚起身,床里面,一直把意识沉浸到空间里的林清,瞬间惊醒了过来。

一睁眼,见老太太不声不响的穿衣下床,立马微哑着嗓子嘟囔起来:“奶啊,你说话不算话呢,说好带我去看网鱼的,咋不叫我起来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