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208 | 浏览:5380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将军别吃,夫人下毒了:将军快来吃,妾身在你饭菜里面下/毒了 ...

Rank: 1

91UID
89389917  
精华
帖子
1207 
财富
6040  
积分
12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知道假传圣旨是什么样的罪名?”
张少伟眼中有一丝慌乱散过,他看着林婉城那张冷峻的脸,深深吸了一口气,才道:“夫人可莫要来吓唬奴才,奴才也是奉命行事!”他一挥手,身后的内卫就要将林婉城绑起来。
正在这时,东华门外忽然传出震天的厮杀声,宫门尚未下钥,便被门外的官兵用强力撞开。接着,崔叔明骑着白马、一身金甲、威风八面地冲进来。
张少伟见崔叔明从天而降,只觉得一双眼睛都要瞪裂了,他心知今夜之事恐有变故,一抬手,就从袖子里掏出一柄短刀,刀锋闪着寒芒,立刻就架在林婉城脖子上,对着崔叔明吼道:“崔将军,你夫人现在在我手里,不想让她死的话,就乖乖听话!”
张少伟一边说,他身后立刻就有人跑回去给惠妃报信。
崔叔明坐在马上,拳头紧握,前几天才包扎好的手臂立刻就渗出血来:这张少伟也忒奸猾,他抬手将林婉城拉到胸前,屈着膝,将整个身子都隐藏在她后面,只露出一只细白的、不似男人的手掌,举着一把寒光熠熠的刀架在林婉城脖子上。
依照崔叔明的性子,早该一剑上前劈了他,可是他手里握着林婉城,就等于拿捏住了自己的半条命,一时之间倒不知该如何是好!
且说张少伟打发内卫去跟惠妃报信,惠妃得了消息不由面沉似水,她一甩袍袖就进了养心殿。张喜年上前想要阻拦,她一抬手,就有内卫冲上来把张喜年带了下去。
皇上正靠着大迎枕坐在床头,他听到门外的响动赶忙就回头去看,一眼就见到惠妃风风火火闯进殿来。
隆乾帝抬手指着惠妃道:“放肆!朕不宣召,你胆敢闯宫?到底还有没有将朕放在眼里?”
惠妃一改平日的温柔和顺,迈步近前,居高临下,冷眼睥睨着面色苍白的隆乾帝,勾唇笑道:“皇上,嫔妾伺候了您这么许多年,规矩也守了这么多年,今日请您容嫔妾放肆一回可好?”
隆乾帝听出她话里有话,捂着嘴咳嗽着并不搭腔。
惠妃深深吸了口气,慢条斯理道:“今天,嫔妾来养心殿原是有事相求,不过看皇上您的态度,想必不会答允了!”
隆乾帝冷声道:“你若安守本分,我何事不能答允?”
惠妃冷笑起来:“安守本分?嫔妾素来就不相信这四个字!德妃姐姐安守本分,结果怎样?还不是撇下六皇子就撒手人寰?皇后这些年倒是安守本分,可她的下场如何?就连她唯一的女儿也保不住,被您送到南疆去了……”
惠妃脸上满是讥讽的笑,隆乾帝就有些挂不住:“你放肆!你放肆!”他叫得身嘶力竭,只是全然没有了从前的气势,言语中虽然尽是愤怒,倒有些让人害怕不起来。
惠妃接着道:“放肆?嫔妾还有更放肆的呢!”她

Rank: 1

91UID
89389917  
精华
帖子
1207 
财富
6040  
积分
12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伸手从袖笼中掏出一卷明黄的圣旨,抖手展开,铺在隆乾帝面前:“皇上身子不适,嫔妾怜您辛苦,所以,就特意为皇上解忧。还请皇上在这份诏书上用印,然后,嫔妾便送您去颐养天年!”
隆乾帝浑浊的目光在圣旨上一扫,只见上面写着让郑王承继皇位,心里不由血气翻涌,抬手就抓起来扔出去:“你们做梦!”只是皇上病体孱弱,手上没有力气,所以即使尽了全力,也只扔出几步远。
惠妃却浑不在意一样,她笑盈盈弯腰将诏书捡起来,对着隆乾帝道:“皇上,嫔妾劝您还是想开些,早点告诉嫔妾玉玺的所在,否则,咱们夫妻一场,只怕是要您吃些苦头了!”
隆乾帝自从病倒后,就将玉玺藏了起来,惠妃一直在养心殿侍疾,明里暗里没少打探玉玺的下落,只是皇上咬死了不松口,他们母子又不能用强,一时之间只得慢慢拖延。
然而现在却不同了。崔叔明已经率领支援打倒了东华门外,郑王虽然暂时掌控了紫禁城,但是手里并没有兵权,如果崔叔明真的攻打进来,母子两个一番心血只怕要付诸流水。
可是,如果惠妃拿到了诏书,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到时候,郑王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储,崔叔明就是犯上作乱的反臣,天下有德之士群起而攻之,崔叔明是大将军又如何?掌控兵权又如何?到时候还不是要乖乖俯首称臣?
惠妃一想到即将成事,就有些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她脸上换了一抹冷酷神色,大步走上去,一把抓住隆乾帝的衣领,眯着眼眸,阴冷的神色让人不由心中发凉。
惠妃恶狠狠道:“皇上,嫔妾还是劝您识相一些,交出玉玺,否则,嫔妾真的不客气了!”
隆乾帝被衣领勒住脖子,呼吸都有些困难,他一张苍白的脸涨的青紫,却还是不愿轻易松口。
说话间,宫门外又响起纷乱的脚步,殿门被一脚踹开,郑王拉着披头散发的皇后娘娘就冲了进来。
郑王知道事态紧急,也没有过多寒暄,直接对惠妃道:“母妃,诏书拿到了吗?”
惠妃恼怒地松开手,隆乾帝就“砰”一声落在床榻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你父皇正闹脾气,不肯帮忙呢!”
郑王脸上划过一丝狠色,一把抓着皇后的衣领将她推倒在地上,抬脚就踩着她的手:“父皇,你也不想母后就这么惨死在儿臣的剑下吧,儿臣劝您还是识相些,快点将玉玺交出来!”
隆乾帝看一眼地上的皇后,撇过脸去喘着粗气没有吭声,惠妃拧着眉道:“皇儿,这招无用。你父皇的心从来不在这个女人身上!”
郑王眼眸中闪过厉色:“那他在乎谁,儿臣这就派人把他抓来……”
惠妃听到这句话有一瞬间的失神,她眼睛望着窗外,眼角都是冷笑,似是对郑王,又

Rank: 1

91UID
89389917  
精华
帖子
1207 
财富
6040  
积分
12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似是在自言自语:“他最在乎的那个人已经死了……永远不会再回来!”
母子俩正急得不知所措,隆乾帝那边却突然毒性发作。他只感觉脖子被人骤然掐紧,浑身上下似乎有无数的蚂蚁在爬,在撕咬,让他觉得生不如死。
隆乾帝抓着脖子就开始打滚,一翻身就掉在地上,嘴里不时发出痛苦的嚎叫。惠妃一看,不由喜上心头,她两步冲过去,居高临下看着隆乾帝笑道:“皇上,您难受吗?想不想喝杯参茶?”
隆乾帝双手在半空中不停地乱抓,粗着嗓子一遍一遍祈求:“求你,快给我……我要喝……喝参茶!”
惠妃的笑容更加灿烂:“那您就把玉玺交出来,只要您乖乖交出来,嫔妾一定保证您能好好地颐养天年!”
惠妃虽然没有亲自尝试过红丝蚂蝗的药性,可是她曾亲眼见识过毒发的人没有解药的惨状,所以她料定隆乾帝是撑不住的,到最后,还是会乖乖将玉玺交出来。只要他们母子拿到玉玺,就再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东华门外,张少伟挟持着林婉城与崔叔明对峙,崔叔明心下焦急,却知道不能轻举妄动。忽然,一声清亮的哨声在他耳边响起。崔叔明的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旋即翻身下马。
崔叔明道:“张公公,本侯记得你进宫十五年应该从没有回过家吧?”

Rank: 1

91UID
89389917  
精华
帖子
1207 
财富
6040  
积分
12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百零二章 结局
张少伟脑袋伏在林婉城背后,闷声道:“侯爷什么也不要跟奴才说,奴才什么也不想知道!”
崔叔明冷笑起来:“你不想听本侯说话,还想听谁说?你的父母?好,本侯今日就成全你,让你见一见十五年未曾谋面的父母!带上来——”
崔叔明向身后一招手,立刻就有小厮推着一个老汉上前。那老汉被两个身穿铠甲的士兵一左一右押着,头垂得很低,影影绰绰看不清容貌。那老汉吃力道:“狗剩啊——我是你爹——狗剩——”
狗剩是张少伟的小名,十五年未曾听到,他不禁有些热泪盈眶。张少伟伏在林婉城身后,有些辨不清这声音到底是谁的。
他离家十五载,父母的声音早就记不清了,他有心抬起头来看一看,但是又担心中了崔叔明的圈套。
崔叔明见张少伟不为所动,一抬手狠狠道:“给我打!”
崔叔明话音刚落,就传来“噼里啪啦”的拳打脚踢的声音,还有那个老汉痛苦的哀嚎声:“儿啊,他们要打死我老汉了,啊——我的头,狗剩——狗剩——狗剩——”如此凄厉惨绝地叫了三声,张少伟只觉得百爪挠心,整个人像是被架在火上烤一样难受。
张少伟终于忍不住,他稍微从林婉城背后露出一只眼睛,说时迟、那时快,一只利箭“嗖”一声从崔叔明身后射出来,将张少伟的左眼一箭贯穿。
可怜张少伟只来得及张着嘴,指着崔叔明咿呀道:“你骗我——”就断了气。
崔叔明赶忙冲上前将林婉城抱在怀里,平王脸上带着素日得体的笑容、拿着箭矢从队列深处走出来。
崔叔明派人将林婉城送回府,就带着平王和京畿营的战士进入养心殿。是时,隆乾帝了无声息地躺在床上,郑王扶着惠妃跪在床前,哭得跟泪人一样。
崔叔明带着众人进殿,郑王就站起来,装模作样地打量着崔叔明道:“崔将军不在边关戍守,怎么全副武装、贸贸然闯进养心殿?还有没有将父皇放在眼里?来人——来人——”
崔叔明启齿冷笑道:“郑王不用叫了,你的人已经被本侯全部拿下!”
郑王气得咬牙:“崔叔明,你好大的胆子,将军无召回京,你可知道是什么罪过?更何况你还带领这么多人闯进深宫来,纵使将你千刀万剐,你也无话说!”
崔叔明呵呵笑起来,看着郑王的眼神好似在看一个白痴:“你说错了,本侯恰恰是奉了密诏回京的——”他抬手展开一页信纸,给身后的将士们看过之后,才摔在郑王的脸上。
郑王慌乱捡起来,只见上面写着:着镇国公总览军务,威武将军崔叔明率京畿营亲卫进宫勤王!
郑王吓得浑身颤抖,他和惠妃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可思议。可是这密诏上的笔迹确实是

Rank: 1

91UID
89389917  
精华
帖子
1207 
财富
6040  
积分
12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隆乾帝无疑,而且,上面盖了玉玺,让人不得不信。
明明一切都防备的很好,可是为什么还是让崔叔明钻了空子,将隆乾帝诏书偷偷带出了宫?
说起来,这事还要多谢皇后的帮忙,皇后支走了惠妃,林婉城趁着给隆乾帝施针的空档请他写了诏书,然后在去御书房的路上撞到了一个行色匆匆的小宫女。其实这宫女是平王安插在皇宫中的眼线,她趁着撞到林婉城的机会偷偷将密诏接过来带出宫,然后由木刻带着密诏快马加鞭去了京畿营。
而崔叔明早已在那里等候。将军无召不得私自入京,可是现在崔叔明有了御旨,自然就带着京畿营的战士进京勤王!
郑王想将那诏书团成团扔回去,惠妃眼皮一跳,赶忙悄悄碰了碰郑王的手臂,郑王立刻就反应过来:无故撕毁诏书是大罪,眼下有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他岂能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
郑王深吸两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惠妃就道:“原是我们错怪了侯爷。不过,我们这里也有一份诏书,还请侯爷辨别真伪!”
郑王脸上泛着冷笑,抬手就将一卷明黄圣旨端了出来,“噗”一声展开了,站在殿中朗声道:“圣旨到,百官接旨!”
惠妃赶忙弓身下跪,养心殿的奴才就也都赶忙跪下去。然而,京畿营的侍卫却面面相觑,有些拿不定主意。他们并不是崔叔明的亲兵,只是被他一纸密诏调来京城,所以,对崔叔明的命令并不真心信服。他们抬头去看自己的统领,却见统领也拿不定主意,用眼觑着崔叔明。可是崔叔明腰板笔直,连低头的架势也没有,更别提下跪接旨,所以,京畿营的战士也都强撑着没有跪下去。
郑王一见形式不利,不由就怒视着崔叔明和平王道:“六弟、崔侯爷是想做什么?不愿意接旨吗?”
崔叔明勾唇笑起来:“并非是本侯不愿接旨,实在是你这圣旨……”他若有所思的看一眼郑王手中的明黄圣旨,眼里满是讥诮。
郑王被他一眼看得不由心虚,梗着脖子想要说话,崔叔明却提前发难,一个箭步上前就将圣旨抢了过来。
郑王还没来得及反应,手中已是空空如也。惠妃先一步反应过来,她提着裙裾从地上站起来,脸上陡然变色:“放肆!崔叔明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圣上龙体面前,你也敢放肆?”
崔叔明却颇玩味地看着手中的圣旨,冷笑着将上面的内容读出来:“钦封郑王为大周皇帝?你凭什么做大周的皇帝?这上面根本就不是圣上的笔迹!”
一石激起千层浪,崔叔明的话立时在大殿上炸开了锅,京畿营的战士议论纷纷,都有些难以相信:这世上难道还真诱人敢假传圣旨?
惠妃也跳脚道:“满口胡言!你这个不忠不义的狗奴才!皇上那么宠爱你,可是现在他尸骨

Rank: 1

91UID
89389917  
精华
帖子
1207 
财富
6040  
积分
12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未寒,你竟然当众质疑他的遗诏?京畿营的儿郎们,还不快把这个狗奴才押下去——”
平王立时站出来道:“且慢!叔明自有计较,还请惠妃娘娘切勿急躁,听他把话说完!”
有了平王的话,原本急躁的京畿营就慢慢恢复了平静:谁也不是傻的。看着这个势头,摆明了是平王、郑王夺嫡,他们不过是京畿营的小喽啰,还是不要淌这趟浑水,只做个墙头草,哪边得势往哪倒!
打定了主意,京畿营的人马索性掐腰站着看白戏。
只听崔叔明忽然笑起来:“忠义?惠妃娘娘也有脸跟本侯谈忠义两个字?那我问你,郑王是如何生出来的?”
崔叔明的声音不大不小,却让惠妃觉得平地一个炸雷,她紧张地望着崔叔明,嘴唇泛白,有些失声道:“你,你什么意思?”
崔叔明道:“郑王殿下真的是皇上的儿子吗?惠妃娘娘敢不敢当众滴血认亲?”
惠妃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霎时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郑王却勃然大怒:“你放肆!崔叔明,你辱及先皇,罪当问斩!”郑王怒从心头起,也顾不上许多,举着拳头就冲上来。崔叔明将身子一侧,稳稳躲过去,一把就将郑王制服。
崔叔明挑眉看着惠妃:“娘娘为何不说话?”惠妃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觉得嗓子眼发甜,一个字也说不出。
崔叔明就道:“来人,去滴血认亲的器皿来!”京畿营的战士早就被狗血的剧情雷的外焦里嫩:皇上竟然被人带了绿帽子,而且帮人家养了那么多年的孩子?
可是震惊归震惊,还是有人赶忙就去用瓷碗打了清水过来。
隆乾帝刚刚咽气,所以血液还没有完全凝固,崔叔明上前要给隆乾帝取血,惠妃却忽然像是疯了一样拦住:“不行,不行!绝对不可以!皇上龙驭宾天,尸骨未寒,你不能这么犯上!”
崔叔明不由冷笑:“我这是在帮先皇正名,相信他老人家九泉之下也是能够理解的!平王殿下说,是不是?”
后面几个字,崔叔明一字一顿,平王赶忙上前道:“崔侯爷说的是。毕竟事关宗庙社稷,还是分辨清楚为好!”
惠妃还要阻拦,崔叔明却冷笑一声将她踢翻在一边。崔叔明用**在隆乾帝指尖轻轻一划,鲜血涓涓流出来,崔叔明用刀尖沾了一点滴在清水里,然后拧着眉一步一步向郑王走过去。
郑王看着崔叔明像是猎豹一样一步一步接近自己,只觉得从头到尾一片冰寒。他惊恐地后退,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
可是郑王哪里是崔叔明的对手?崔叔明逼着他滴了血,大殿上的人就都伸长了脖子全神贯注地盯着瓷碗。
血液不溶!真相大白!
惠妃颓然地坐在地上,心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
七天后,隆乾帝大丧,平王登基为帝

Rank: 1

91UID
89389917  
精华
帖子
1207 
财富
6040  
积分
12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改国号为开平。只是北疆的战事还没有结束,开太平盛世局面哪有那般容易?
而企图谋逆的郑王自然是没有好下场,就连他的生母惠妃,也一同死在新皇登基的庆贺声中。
后来,平王——不,现在应该叫他德康帝了——德康帝曾经私下里问过崔叔明,郑王的父亲是谁?
崔叔明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个宫女,她不甘平凡、野心勃勃。但是眼见着年岁渐长,再没有机会得宠,于是就开始为自己的未来谋划。
不得不说,她的眼光非常好。她暗中布局,让当时的太医院首座对她芳心暗许。太医院首座许下承若,她一旦出宫,一定会以正室之位相许。
小宫女欢欣不已,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变故突起。
有一回,皇上喝醉了酒,迷迷糊糊之间宠幸了这个宫女,她也一跃成为后妃之一。
成为后妃的小宫女不甘心做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嫔妃,所以,她使尽浑身解数想要往上爬。只是,眼见着宫里许多主子都有了身孕,小宫女的肚子却迟迟没有动静,她不由有些急躁。
小宫女向太医院首座求救,那个太医经不住她软磨硬泡只得答应给她一个速效怀孕的方子。没想到,她虽然拿到了方子,可是连续一半个月过去了,皇上却再没有宠幸过她。她急得五内俱焚,最终将主意打到了太医院首座的头上。
小宫女趁着把脉的机会,哄着太医喝下了含着春药的酒,两人成了好事,小宫女果然就怀上身孕。她故意将身孕的日期提前了半个月,还请求太医帮忙瞒骗。
太医院首座知道事情已无可挽回,只好在她未足月的时候就给了一副催产药。小宫女诞下麟儿,地位越发稳固。可是太医院首座却渐渐觉得危机四伏。
后来,太医院首座舍弃了荣华富贵只身离京,他游历大周、南疆充实医术,发誓此生再不进京城……
德康帝听了崔叔明的故事,默默然没有开口。没有说在意,也没有说不在意。
不过他在意与否都与崔叔明无关了。斯人已逝,往事随风,这一切的一切于崔叔明来说不过是天边的浮云……
出宫回府,林婉城正牵着儿子班班在门口翘首以待。
崔叔明笑着上前,摸了摸班班的脑袋,笑着问道:“给你添一个弟弟好不好?”
班班还没有说话,林婉城满脸通红地在崔叔明肩上拍一下:“当着孩子的面也这么不正经?”
崔叔明戏谑一笑,拥着她的肩膀,牵着班班往府内走:“若是正经,怎么生得出班班?”
“崔叔明!”
说话声渐渐远去,消失在深深庭院内,金色阳光穿破云层,仿佛驱尽了阴霾,从此山河静好,人事亦从容。
全文完。

Rank: 2Rank: 2

91UID
60155480  
精华
帖子
财富
225  
积分
4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6-22 
最后登录
2018-12-14 

选题很好,但有点像流水账

情节可以,文笔有待提高,看两章放弃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