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五年的婚姻宛如一场笑话

其实被绑架的时候,迟南雪就知道司明远不会来救她的。

夏家走投无路选择了绑架自己,无非就是白费力气罢了。

迟南雪被束住手脚,挣扎着抬眼看向夏沐锋:“你会亲自来绑我,倒是让我有点意外。”

“闭嘴!”夏沐锋脸色难看至极,忽然俯身下来,在迟南雪的旁边挥了挥手中的刀子:“如果不是因为我答应了司明远,要把你完好无损地还回去,还真想在你脸上划上几道,司少也就喜欢你这张脸吧。”

迟南雪低头笑了:“你和司明远说了几天了?”

她好几天没喝水了,嘴唇干裂开来,看起来相当凄惨。

夏沐锋脸色很冷:“三天,今天是最后一天。”

游轮在海上飘荡了三天,今天速度愈发慢了,看来是约好了地方想和司明远见面,将自己卖个好价钱了。

迟南雪笑了一会儿,这才问:“你想拿我换什么?”

“你装什么?你不知道司明远对我们夏家做了什么?也是……他怎么可能让你知道。”夏沐锋眼神微变,讽刺道。

“司明远的事我不怎么插手……”

“你插不插手,反正也没什么两样。”夏沐锋冷笑着打断了迟南雪的话:“行了,快到地方了。”

夏沐锋低下头,将迟南雪的脚镣解开,又示意保镖压着人,这才带着迟南雪上了甲板。

三天了,迟南雪一直被绑在游轮的地下室,摇摇晃晃地让她头晕眼花,甚至有点恶心。

在司家的日子虽然不算好过,好歹司明远还算个君子,结婚以来虽然没给过她一天好脸色,倒是也没怎么为难过她,而现在这样明晃晃的就是虐待了。

迟南雪脸色苍白地被摁着,远远地就看到了司明远。

她多少有点意外,本以为司明远根本就不会来的。

司明远不爱她,这件事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司明远的游轮靠得不算近,脸色相当阴沉,见迟南雪上来了,手中的烟狠狠摁在了甲板的栏杆上,径自走了过来。

夏沐锋显然对司明远很是忌惮,他恶狠狠地喊道:“你离我……离我们的游轮远一点!让警察靠远点!你再过来我就撕票了啊!”

他手中的刀紧紧逼着迟南雪的颈动脉,迟南雪却是不慌不忙地看向了司明远。

司明远还是老样子,自己失踪三天似乎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变化。警方似乎和他产生了相当激烈的争执,司明远面露不耐,良久,警察无奈地挥挥手向后退去,似乎还是妥协了。

司明远长身而立,只是站在那里,便显出一种极致的压迫感来——

“说你的条件。”

“五千万旧钞,还有……你把我爸放了,保证以后再也不招惹夏家。”夏沐锋咬牙。

司明远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唇角冰冷地弯起:“你做梦。”

“你的人还在我手里……”夏沐锋万万没想到司明远会如此绝情。

“三千万不连号新钞,你把她放了,”司明远的薄唇冷锐如刀,目光在迟南雪脸上掠过:“毕竟是我的人,我就当做买个脸面。”

迟南雪怔怔地看着司明远。

这就是她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

尽管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却还是忍不住心底的钝痛,他的话像是一刀又一刀,划在她的心上。

夏沐锋全身都在抖:“你把我们夏家逼到这种程度,我们什么都不剩了,现在你以为是三千万能解决的?”

他手中的刀就在迟南雪的颈侧,迟南雪静静看向不远处的司明远,迟疑了一下却是开了口:“司明远,我以为……你不会来。”

司明远的眉头微不可察地蹙起:“有媒体追着。”

哦,媒体。

迟南雪几乎控制不住眼泪,她咬紧下唇,哑声开口:“这么多年,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夏沐锋觉得不对劲,刀也向前逼了逼:“废话少说!还有,你先打电话,不然我们免谈!”

司明远眼底满是嫌厌,不言自明。

夏沐锋的脸色变了几变,这才沉声开口:“把林凝带过来。”

迟南雪的瞳孔猛地收紧,他们竟然将林凝也绑了?还真是心思缜密,竟准备了个双保险。

林凝被带来的时候显然还晕着,迟南雪下意识看向不远处的司明远,就见司明远的脸色在林凝出来的瞬间变了,像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不如我们换个玩法,司大少爷,这两人都在这儿。你打电话过去,警署放了我爸,我就让你带走一个。”夏沐锋咬牙。

他在赌。

夏沐锋何尝不明白?司明远连迟南雪都不要,怎么可能要林凝?可夏沐锋同样清楚,事已至此他早已别无选择。

迟南雪一个字都没说,却是浑身都在颤。

她比不过林凝,她从一开始就知道。

她是死皮赖脸搭上司明远的,司明远娶了她,却又无时无刻不在厌恶她,而现在拿她来和林凝比,她从一开始就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夏沐锋将迟南雪挡在身前,似乎是笃定司明远必然会忌惮。

再抬眼,迟南雪看到了司明远给了身后不远处的警察一个干净利落的手势,为首的警官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枪管上扬,准确无误地对准了迟南雪。

迟南雪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看着司明远,像是看向她六年间的爱恋。

夏沐锋也被吓呆了:“你不用这样,司少,这……有话好商量。”

跟着来的警察不少,暗处传来他们整齐划一的子弹上膛声。

迟南雪从来没有感觉过那么平静,她看清了,看清了这么多年的自己。

司明远淡淡开口了:“我让警署放人,换林凝,我给你十秒,不放人的话我就让警方开枪了。”

夏沐锋惊骇地看了司明远一眼,疯了一样将地上的林凝挟持住了——

“你,你先放人!不然我让你看看是我的刀快,还是警察的枪……”

司明远沉默片刻,静静放下了手。迟南雪几乎能够感觉得到夏沐锋的欣喜,她却是觉得心底愈发冰寒,不,不对……

果然,在夏沐锋难以置信的眼神中,司明远挥了挥手。

枪声响起。

腿部中枪的瞬间,迟南雪其实也没觉得有多疼,只是思绪都跟着涣散了。

枪声仿佛变得很是遥远,她费尽力气抬起头,却只看到司明远冰冷的眼神。

是啊……

只要林凝还好好的,司明远怎么会管自己的死活?

他能来,自己就已经很意外了。

纠缠司明远的这么多年,到底有什么意思呢?

甲板栏杆不高,夏沐锋也早就松了手,此时除了手上的手铐,竟然也没有其他的束缚了。

想来夏沐锋终于看懂了,自己对于司明远而言,还真是半点价值都没有。

迟南雪恍惚地笑了笑,往前走了一步,又一步。

耳畔的枪声都无关紧要了,似乎因为自己的走动,肩头又中了一枪。

真是讽刺,死在司明远的命令下,简直是太讽刺了,迟南雪唇角满是冷意,她没有再看司明远一眼,而是瞄准了方向,一头栽进了幽深的大海。

恍惚传来了司明远的呼声,可是迟南雪知道,那不可能是叫自己的。

他那么好看的一双眼,五年的婚姻里,却是没正眼看过自己。

迟南雪之于司明远,就是一个偌大的笑话。

还好都结束了。

若有来世……只要别和司明远有任何纠缠,就足够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