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厂花,又是你?

“厂花,怎么又是你?”

当看到面前的这张绝世容颜,顾小暖吓得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你怎么做鬼都不放过我?”

顾小暖此刻只觉得自己头上天雷滚滚,心里群兽奔腾。

她,顾小暖,生长在根正苗红的大中华,不过就是偷偷的在宿舍看了一部男男的基情片,结果就莫名其妙的穿到了一个叫大金朝。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刚到这里,就被人砍下了脑袋挂在了城墙上,因为她穿的这具身体的夫君造反,她作为其夫人,自然逃不掉。

上天可怜她,又给她再活一次的机会,可是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又重生到了这个女人的身上,还重生在了洞房花烛的这一天。

顾小暖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虽然眼前这张脸能迷惑万千少女,可是和他在一起可是要掉脑袋的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从上世她知道的那一丁点来看,这个男人是东厂的都督,也就是大太监头子。

太监啊!连鸟都没有一个,她拿来做什么用?

顾小暖真的恨不得一头去撞死,为什么这么倒霉催的事情竟然让她给遇上了?顾小暖真的很想说,“厂花,我们离婚吧!”

可是,她没有这个胆子,因为这个身子的记忆告诉她,眼前这位芝兰玉树的人绝对不是表面看到的那么良善,她可不想再死一次了。

顾小暖沉浸在自己的悲痛中,丝毫都没有发觉头顶两道目光正在冷冷的打量着她。

容奕没有忽略之前顾小暖说的那两句话。

她认识自己?还有,厂花是何意?为何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不像他情报里收集的那样?

顾小暖和容奕两人都在想着自己的事情,谁都不曾先开口说话。

那边顾小暖已经想通了,离砍头还有三年的时间,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过眼前这关。

想到这里,顾小暖吞了吞唾沫,小心翼翼的从地上爬起来,讨好的看着容奕,“要一起睡吗?”

说完,她就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她的这位相公可是太监啊,他怎么睡她?她这不是揭人短处吗?

果然,容奕的脸色有些变了。

容奕皱了皱眉,半响才轻轻的开口,“顾青萝?”

顾小暖先是没有反应,后来看到容奕一直看着她,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这具身体的名字就叫顾青萝。

“对,我就是顾青萝!“

顾小暖为了证明自己一般,用力的点了点头。

容奕眼睛一眯,眼里闪过一抹幽光。这就是那个名满京城的顾家小姐?

被容奕那么看着,顾小暖有些绷不住了,她讪讪的笑了笑,讨好的上前想要帮容奕解衣服,“那个,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

“不必!”

不等她的手碰到容奕的衣服,容奕已经退后一步转身离开。

顾小暖眨了眨眼,她这是得罪她这位太监相公了?

毕竟按照这位顾家小姐的记忆,虽然前世她的这位太监相公也并没有对她多好,可是却也没有象今天这样落她的脸啊。

如果他再讨厌自己一点,那会不会良心发现将她休了?

这个想法顾小暖也只是敢想想而已,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因为她刚才那句惊世骇俗的话,她的太监老公已经派人去查她了。

书房里,容奕坐在上首,轻轻的喝了一口茶,才开口道,“去查查顾卿萝是不是被人调了包。”

早在顾家献人上来的时候,他就将那位顾卿萝给查了一个彻底,他敢肯定刚才那个女人绝对不是顾卿萝。

顾家内部虽然龌蹉的事情不少,可是在礼仪这方面向来是挑不出什么刺的。顾家教出来的女儿,绝对不会说出那么轻佻的话。

想到顾卿萝刚才的那话,容奕忍不住挑了挑眉,即便勾栏院的女子也说不出如此**的话吧?

又或者她是想讽刺自己?如果真的是那样……

容奕的嘴角勾起一抹浅笑,熟知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动怒的标志。

容奕座下的人见此都齐齐打了一个寒颤,“千户,属下这就去查。”

容奕没有说话,只是闭上了眼睛,他身下的人已如鬼魅一般的飘了出去。

发生在书房的一切,顾小暖完全不知情,此时的她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她很想的开,既来之,则安之。

至少这三年她的脑袋是安稳的。

想通这个环节,顾小暖睡的更加的安稳了。

顾小暖做了一个梦,梦里她被一跳毒蛇给盯上了,她怎么跑也跑不开,最后她掉下了悬崖,然后她被吓醒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摔在了地上,而那种被毒蛇盯着的感觉还在,让人头皮发麻。

顾小暖睡着那股凉意看去,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了,因为此刻,她的太监老公正坐在椅子上轻蹙着眉看着她。

“那个,夫君早。”

顾小暖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擦了一下嘴边的哈喇子,笑的极其的谄媚。开玩笑,这位可是随时可以要人命的主,她的小心的伺候着。

看到顾小暖的动作,容奕皱了一下眉,抬步走到顾小暖的身边,用漂亮的不像话的修长的手指捏住顾小暖的下巴。

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美的人神共愤的脸,顾小暖忍不住吞了 一口唾沫,内心悲愤不已,“白瞎了这张脸了,可惜是个太监,不然即便要砍脑袋,她也跟定他了。“

顾小暖那吞咽唾沫的动作没有逃过容奕的眼睛,他嘴角微微的上扬,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可是他的眸子却冷到了极致。

“你是谁?”

容奕的声音如他的人一般的清冷,他的手上微微用力,让尚在犯花痴的顾小暖吃痛回过神来。

她下意识的想说自己是顾小暖,可是话到嘴边时,她及时刹住了车,“夫君,我是青萝啊!”

顾小暖眨巴了一下眼睛,一副,你看,我多萌我多无害的样子。

“青萝?”

容奕重复了一遍。

“对啊,夫君,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吗?”

顾小暖装出一副十分受伤的模样,心里却忐忑到了极致。老天,这是什么人啊,怎么这么快就发现不对了。

不过,他就算发现到不对也查不出什么吧?毕竟这个身体是顾青萝的,谁会想到芯子换了一个呢?

想到这里,顾小暖挺了挺胸,“夫君,你怎么这么问?”

顾小暖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个身体,她将这个身体当成了她以前那副豆芽菜,却没有想到这顾青萝虽然年纪小,可是发育却很不错,该挺的地方更是十分的傲人。

随着顾小暖一挺胸,她就悲催的发现自己傲人的胸恰好抵在了她太监老公的小腹上。

\n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