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嗨,先生,需要搓澡吗

  电梯‘叮’地一声停在三楼,钟晴对着电梯镜子抓了抓身上的罩衫,想了想,又将领口扯低了一些。

  这家温泉酒店依山势而建,三楼是超级贵宾区,空中花园里藏着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池子,花间幽静,葱郁的树枝长成一个个天然的屏障,将温暖泉水里面的人包裹在其中,既隐私又**。

  耳机里传来胡星星不耐烦的催促:“快点,李公子已经上去有一阵了,你一定要抓住机会引起他的注意,最好能下水。”

  钟晴撇了撇嘴,继续磨磨蹭蹭地往前走。

  “你是不是想逃跑?我知道这很难为情,可你就剩三个月时间了,再接不了通告,公司马上让你卷铺盖走人,你想睡大街吗?”

  钟晴将耳机掏出来离得远些,避过胡星星的狮吼功,耳机那头胡星星还在恨铁不成钢:“我就没见过比你更蠢的,平时叫你对导演放放电,撒撒娇,混个脸熟你不干,死到临头了叫你抱抱拂脚也不肯,你以为你还十八岁鲜嫩小花啊,你都二十一了,再混不出点名堂,你想过几年直接演大妈跳广场舞啊?”

  这倒是实话,女演员的黄金年龄就那么几年,连张爱玲都说过,出名要趁早,毕业两年,当年同班的同学已经有崭露头角的,在这个圈子谋了一席之地,有些早早退出,经商嫁人,也是风生水起,仔细算下来,就剩她一个人这样尴尬地飘着,飘到现在还是个十八线。

  胡星星语带威胁:“韩导这部戏还缺个女四号,虽然是个女四号,但好歹顶着韩导出品的金字招牌,多少人削尖了脑袋在抢,我好不容易得到线报今晚投资方的李公子在这,你绝不能给我出岔子!现在,脱掉你身上那片布,给我下池子找到李公子!”

  胡星星几乎在咆哮了!

  钟晴想到下个季度的房租,眼一闭,心一横,脸上的表情比上战场还要视死如归。

  不需要钟晴刻意寻找,因为据说今晚是李公子包场,可钟晴在三楼转了一圈又一圈,却没见到半个人影,更没找到那位传说中的财神爷!

  正在这时,她忽然发现角落一处隐蔽地池子里,有个男人正仰躺靠在池边。

  难道这位就是包场独享美景的李公子?

  钟晴心中发虚,颠着脚尖悄悄蹭到那池子的岸边。

  那人腰线以下全都没入水中,露出上半身精壮结实的胸膛,皮肤是时下正流行的健康小麦色,视线顺着那引人犯罪的胸膛扫到那人的下巴,饶是见惯了娱乐圈各式美男的钟晴也不由深深吸气,脑海里陡然冒出一个词语:沧海遗珠!

  头顶昏暗的暖色挂灯透过花枝,在水面上细细碎碎的洒了一层,那水波微微荡漾,折射出万道莹光,宛如**温柔的手,拂过他线条锐利的下巴和滚动的喉结,钟晴咽了咽口水,视线情不自禁地胶住在他的脸上,这是一张俊逸绝伦的脸,五官轮廓立体而又深邃,犹如雕塑一般,那双唇形状更是无情,仿佛连暖色灯光也捂不热的冷清,钟晴并不是那种肤浅的花痴女人,可此刻见着这人的睡颜却鬼使神差地再也挪不开步。

  下一秒,那人紧闭的双眸咻地睁开,一双幽暗深邃的眸子直直朝她射来。

  那样的目光,一瞬间让钟晴蓦地想到了草原上狂野危险的狼。

  她本就心虚,这会更是窘迫得不行,只好胡乱学着来时胡星星教过的妩媚招数,伸手将头发撩了又撩,自以为性感的摆了个姿势,张嘴却是乱跑火车:“嗨,先生,需要搓澡吗?”

  池子里的男人眼也不抬,就这样居高临下地睨着他,明明没有任何动作,可就是让人感到无形的压迫。

  钟晴感觉到他的目光仿佛雷达一样将她全身上下扫射了一遍,最后又停在她的脸上,她只好畏畏缩缩地对上他的目光。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